第九十四章 火爆的拼杀

    第九十四章火爆的拼杀

    欧阳志远坐的是下午的飞机,到达香港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他走出机场,没有心思观赏这最繁华的不夜城,一招手,一辆出租开了过来。

    欧阳志远上了车。出租司机道:“先生,您到哪?”

    欧阳志远道:“恒安医院。”

    根据内部消息,韩建国被关在恒丰集团的私人医院,有很多刘钟书请的杀手在看管。

    出租车直奔恒安医院开去,不远处两辆出租车,紧跟着后面开了过来。车里坐着几个面色阴冷,戴着墨镜的男子。

    三辆出租车看出数百米后,又是一辆轿车跟了过来,开车的竟然是一位留着小胡子的男人。

    出租车内,一个面色阴冷的家伙,拿起了电话,快速的拨通了刘钟书的电话。

    “老板,运河县那个县长来了。”

    刘钟书一听,嘿嘿的狞笑着道:“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家伙还真和老东西的关系不错,竟然来香港了,他来香港干什么?嘿嘿,不论他来香港是什么目的,刘三,你都要干掉他,你的账户上,就会多出一千万港币。”

    刘钟书知道,即使自己做的再严密,也不能保证不走漏消息,所以,他派人严密监视机场,特别是和韩建国有联系的人。防止有人来救韩建国。

    大陆的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家伙,难道他知道了我把韩建国囚禁了?这个人很不简单,身手极好,竟然能解了李嘉兴的慢性毒。

    刘钟书在运河县的时候,派人查了欧阳志远的一切。

    刘钟书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通了,刘钟书道:“七星海棠,在大路上,杀了你手下的那个叫欧阳志远的人来香港了,嘿嘿,你可以报仇了。”

    远处的一个山洞里,七星社杀手集团的主人七星海棠,蒙着脸,坐在沙发上,一手端着红酒,一手拿着电话。

    她一听欧阳志远来了,立刻沉声道:“他在哪?”

    刘钟书道:“刚出机场,正在向恒安医院方向来。”刘钟书说话,卡死了电话。

    七星海棠沉声道:“黄金殿的杀手,全部出动。

    刘钟书狞笑着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柳门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大陆龙海市的欧阳志远来香港了,你们斩杀上帝门可以报仇了。”

    刘钟书要调动整个香港的杀手,来猎杀欧阳志远。

    斩杀上帝门主柳云生一听,黄金面具下的脸色剧变,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自己手下的杀手,死在了欧阳志远手下的有很多,就连田宝武的哥哥天保文,都死在了欧阳志远的手里。

    在山南省的南州,欧阳志远又杀死了自己的几名心腹大将,就连田宝武都差点没有回来。欧阳志远竟然来了香港,嘿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哈哈,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柳门主道:“他在哪里?”

    刘钟书:“欧阳志远刚刚离开飞机场,正向恒安医院这里来。”

    柳门主冷笑道:“好。”

    他挂上电话,立刻叫过来田宝武。

    不一会,门厅前,一道诡异的青烟一闪,田宝武那瘦长的身影,如同鬼影一般,出现在柳门主的身旁。

    “门主,您叫我。”

    田宝武的一只独眼,闪烁着毒蛇一般的寒芒,他的另一只胳膊,已经被欧阳志远砍掉。

    柳门主怪笑道:“田宝武,你的仇人欧阳志远到了。”

    “欧阳志远来了?”

    田宝武的那只独眼瞳孔骤然爆缩,一股滔天的威压和杀气,在身上狂涌而出,一头的乱发根根竖立起来。

    “他在哪里?”

    田宝武的声音如同九幽恶魔一般的冰冷。

    自己的哥哥死在了欧阳志远的手下,自己的一只眼被欧阳志远射瞎,一条胳膊也被他砍掉。自己在南州又差一点死在了欧阳志远的手里。这次,一定要杀了欧阳志远。

    柳门主阴森森的道:“欧阳志远刚出了机场,在去恒安医院的路上。”

    柳门主的话音还没有落,田宝武的身影,如同一道诡异的烟雾,消失在大厅里。

    “出动所有的力量,格杀欧阳志远。”

    柳门主恶狠狠地道。

    出租车刚开出没多远,欧阳志远就感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在后面传来,他透过后窗户,看到了两辆车,紧紧地跟了过来。

    不会吧?自己刚到香港,就被人盯上了?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里,迎面几道刺目雪亮的灯光射来,两辆商务车风驰电掣的冲来,几只冲锋枪伸了出来,对着欧阳志远的出租车,疯狂的扫射。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快趴下!”他直接趴在座位上。

    “突突突突……”

    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倾泻过来,瞬间把出租车的前面的玻璃打得粉碎。司机根本没有反映过来,瞬间就被打成马蜂窝,鲜血狂喷。

    几乎的同时,后面的两辆车上,也开了枪,同样是冲锋枪。

    出租车司机一死,欧阳志远心里很难过,是自己连累了这人。

    但现在已经顾不上他了,欧阳志远趴在座位上,伸手猛地按住油门,轿车带着一溜火花,发疯一般冲向前面的商务车。

    欧阳志远一脚跺开车门,冲了出去。

    一辆商务车的司机一看出租车带着一溜火花冲了过来,吓得他连忙急打方向盘。欧阳志远手指一弹。

    “叮!”

    一到寒芒一闪,一根银针穿透了挡风玻璃,射进了他的眉心,针尖从后脑透出,带出一股花白的恶心脑浆和污血。

    这辆车里面的杀手一看出租车如同发疯一般的撞了过来,齐声惊叫,再想跳车,跟本来不及。

    “轰!”

    一声巨响,两辆车撞在了一起,发生强烈地爆炸。两辆车顿时火光冲天,冲向了天空。

    最后面的一辆轿车上的那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顿时兴高采烈的道:“好家伙,身手果然不错,在四辆车杀手的追杀下,竟然干掉了一辆车里的杀手。”

    另外三辆车里的杀手,所有的冲锋枪,一齐对着欧阳志远扫射。

    “砰砰砰!突突突!”

    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打向欧阳志远。欧阳志远也没有碰到过这么密集的子弹。他把影子身法,发挥到了极致,身体如同一道青烟,高速的闪转腾挪,躲着子弹。

    但他是人,不是神,这么密集的子弹,就是欧阳志远也感到很是吃力。

    时间一长,就怕危险。欧阳志远一声长啸,一个翻滚,避开了一串子弹,寒芒一闪,一根银针射出。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一个杀手的嘴里发出。

    这根银针贯穿了这个杀手的眉心。

    好针法!

    这次,车里的小胡子男人,终于看清楚了欧阳志远一根银针,贯进了一个杀手的眉心中

    欧阳志远一个翻滚,撕开了一道口子,身形如同一道青烟冲了出去。

    “好身法!”

    小胡子男人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竟然化成一道青烟冲出了包围圈,真是不可思议。

    欧阳志远刚跑出十米,数股极其强烈的危险气息,在四面八方传来。

    不好,有高手来了。

    欧阳志远手掌一翻,扣住了三根银针。一道黑影一闪,那人抬手就是一枪。

    这一枪,又快又狠又准,子弹高速射向欧阳志远的眉心。这人是高级杀手。

    欧阳志远一个铁板桥,猛地向后一仰身子,子弹发出锐利的怪啸,擦着自己的脑门飞了过去,炽热的气流刺激的满脸火辣辣的剧痛。

    但欧阳志远就在仰身的同时,一根银针无声无息的射了出去。

    这个杀手一看对方竟能躲过自己的子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自从出道以来,还没有人能躲过自己的抬手一枪。这人竟然能躲过去,这怎么可能?

    他对着欧阳志远再想开枪,自己的咽喉一凉,好像针刺一般,只觉得后颈突出来一截又细又尖的东西。他伸手一摸,满手都是鲜血。

    “啊!”一声有点漏气的惨叫,从他嘴里发出。

    他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力气,刹那间被抽空,喉咙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声,汩汩血沫子从嘴里涌出来,堵住了他的气管。

    “噗通!”

    这名杀手,一头栽倒在地。欧阳志远一个虎扑,捡起了这个杀手的手枪。他看也不看,反手就是一枪。

    “砰!”

    子弹射进了一个杀手的头颅,这名杀手的整个头颅被打的炸开,花白的脑浆和污血,喷出数米。

    身后,一道惨碧的刀芒在黑暗中一闪,抹向欧阳志远的后颈。

    这是一把见血封喉的毒刀,只要割破人的一点皮肤,立刻毒发身亡,无药可救。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翻身就是一个窝心脚。

    “咔嚓!”

    这名杀手只觉得自己的前胸如遭重锤的轰击,整个胸脯凹了下去,几根惨白的断茬肋骨,刺穿了皮肉和衣服,漏了出来。

    他张嘴想喊,但已经发不出来任何的声音,毒刀从他手里掉了下来扎进了他的脚面,顷刻间,这人全身变成惨碧色。

    “噗噗!”两声让人毛骨悚然的爆响,这人两颗让人恐怖的眼珠子猛然暴涨,从眼眶里爆出来,连着一根筋,挂在了脸上,来回的摇晃。

    紧接着,这人全身的皮肤快速的溃烂,露出了森森的白骨。

    我的天啊,好恐怖的剧毒。

    欧阳志远顾不得看这让人毛骨悚然的惨景,他发觉又是一个杀手现身,欧阳志远一枪打在了他的眉心,直接爆头。

    远处传来刺耳的警笛声。不好,香港的警察到了,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绝不能再警察面前露面,要是让香港的警察抓到自己,就麻烦了。

    欧阳志远刚想离开,前后几辆警车高速的开到。

    小胡子的男人猛一加油门,车子高速的开了过来,嘎吱一声停在了欧阳志远的身旁。

    “快上来!”

    小胡子男人大声喝道。

    欧阳志远一看,警车就要到了,自己决不能让警察抓到,自己还要救韩建国。

    欧阳志远纵身跳上了这辆轿车。轿车高速的开离一片狼藉的血腥现场。

    六七辆警车开到现场,没所有警察都惊呆了。

    |“我的天,简直是屠宰场。”

    整个现场,一片血肉模糊,浓烈的血腥气息让人作呕,倒出处是倒在地上的尸体。

    两辆还在燃烧的汽车,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一道诡异的黑影一闪,田宝武出现在那些血肉模糊的尸体旁。

    田宝武看到了那些死尸眉心上的弹孔,不由的瞳孔暴缩。

    好枪法!

    其中有一具尸体的后颈上,竟然透出一截又尖又细的针尖,这让田宝武的那只独眼冒出滔天的杀气。自己的这只眼睛,就是被欧阳志远用银针射瞎的。

    “欧阳志远,我一定要杀了你!”

    狂暴的田宝武忍不住大叫道。

    “站住,举起手来,把手放在头上。”

    两个警察看到了怪异凶恶的田宝武,两人举着手枪,枪口对准了田宝武。

    田宝武的怒火正没有地方发泄,两个警察竟然用枪指着他。他的独眼立刻变得如同恶魔一般的血红,狞笑着扑向两个警察。

    田宝武的速度极快,两个警察根本没来的极扣动扳机,他们直觉的咽喉一凉,一股炽热的液体从自己的咽喉处喷出。

    两人立刻捂住自己的咽喉,但他们捂不住,鲜血喷出很远。远处的两位警察,看到了着诡异的一幕,那个独臂人竟然化成一股青烟一般,自己的两个弟兄的咽喉,就被这东西划开。

    两人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双腿哆嗦。

    “鬼呀!”

    两人拔腿就跑。

    ……………………………………………………………………………………………………………………

    小胡子男人拉着欧阳志远开了半小时,来到了海边,停下了车,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跟着下了车。股股微微发咸的海风吹来,传来丝丝凉意。

    “呵呵,身手不错,竟然在一分钟内,干掉了四名七星社的杀手,不错。”

    留着小胡子的男人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抱了抱拳道:“谢谢您的帮助,请问尊姓大名。”

    这名留着小胡子的男人,他的声音竟然一变,变得清脆起来,伸手在脸上一阵揉捏,然后拿下帽子,又黑又亮的瀑布秀发,迎风飘舞,眨眼间,一位面目清秀的绝色女子,出现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只看得欧阳志远目瞪口呆。

    我的天哪,好高明的化妆术。这人竟然是一位女子。

    女孩子微笑着伸出手来道:“国安六处,张倩倩,欢迎九处的欧阳县长来到香港。”

    欧阳志远想不到,这个漂亮的女孩子,竟然是六处的人,他连忙伸出手道:“你好,张倩倩,谢谢你帮了我。”

    张倩倩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呵呵,不用谢,赵处派我来帮你。”

    欧阳志远可没想到,这小丫头,为了看看自己的身手如何,一路跟踪过来,竟然看着自己和那些杀手拼命,却没有帮助自己。

    欧阳志远道:“张倩倩,你说后来的那四个杀手,是七星社的?那四辆车里的杀手,是谁的人?”

    张倩倩道:“那四辆车里的杀手,是刘钟书的人,你最后杀的那四个,是七星社里的杀手。”

    欧亚志远一听,下了一跳,忙道:“那些人是刘钟书的人,刘钟书怎么会知道我来香港?”

    张倩倩道:“刘钟书在运河县就调查了你,他知道你和韩建国的关系不是一般,他软禁了韩建国,他怕

    你来救韩建国,他就派人在飞机场监视,果然你就来了。对了,欧阳志远,刘钟书怎么会调查防备你?你难道在运河县就引起他对你的防范和怨恨?“

    欧阳志远心道,在运河县,自己没有得罪刘钟书呀?也没有什么会引起刘钟书对自己的不满?欧阳志远猛然想起,在运河县有七星社的杀手来抓自己的妹妹和萧眉,是因为自己给李嘉兴解毒。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猛然心中一动,难道李嘉兴的毒,是刘钟书派人下的?他想吞并李嘉兴不成?好大的胃口呀。

    自己给李嘉兴解了毒,得罪了他?所以刘钟书调查自己?

    欧阳志远在李嘉兴房间里按了监听器,自己在韩老的房间里看监视屏,刘钟书当时就坐在沙发上。怪不得自己守护了李嘉兴一夜,没有抓住任何人。

    原来下毒暗害李嘉兴的就是刘钟书,欧阳志远终于想通了这件事。刘钟书这人真歹毒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