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严厉的喝斥

    第九十二章严厉的喝斥

    县委书记黄晓丽的话,极为严厉,她一句话就彻底的瓦解了沈加林和几位常委设计好的圈套。钟继伟、孟凡贵和夏传雨根本没有任何勇气,和县委书记黄晓丽抗衡。

    而欧阳志远的几句话,更是直接羞辱钟继伟、孟凡贵和夏传雨这三个人,把他三个人的名字点了出来,指责他们在过去没有胆量反对王广忠他们。

    纪委书记陆庆田站起来道:“我赞同黄书记和欧阳县长的话,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就是怎样筹集资金,让天成集团尽快复工,而不是进行秋后算账。恒洋集团郭宵鹏参加投标的过程,在座的常委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也明白,我们任何人都不敢和王广忠、李明学他们抗衡,现在又何必把责任都推到张县长身上?要说承担责任的话,大家都有份,让张县长一个人承担责任,这显然不公平。”

    县委书记黄晓丽和欧阳志远的态度一明确,纪委书记陆庆田立刻站出来说话,他的话分量很重。很多常委,可都不敢得罪纪委书记陆庆田的。你要是得罪了陆庆田,他就可以让人在背后查你。现在的干部,有几个是清白的?

    政法委书记汪东升道:“我也赞成黄书记和欧阳县长的决定,请大家不要偏离主题,现在已经不是打闷棍、秋后算账的时代了,我们的任务,就是怎样团结在县委黄书记和欧阳县长的周围,把我们运河县建设成为一个繁荣昌盛、经济高速发展的富强县。”

    宣传部长周铁国和张茂盛的关系很好,他大声道:“我们宣传部已经接到市委办公室的通知,正在大力宣传我们开发区的建设和未来美好的前景,因此,我们正在拍一个张县长领导开发区建设的专访,这个专访拍摄完成后,就可以在县电视台、市电视台和省电视台播放了。我们和市委一样,都对张县长的工作很满意。”

    这三位常委一发言,常委副县长张茂盛终于缓过一口气来,他知道,今天这道坎,自己可以过去了。如果不是黄书记和欧阳县长力挽狂澜,今天,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了,沈加林他们很有可能直接联手把自己的的常务副县长拿下。

    县委书记黄晓丽道:“刚才几位常委说的都很好,过去的事情,咱们先不提,现在最主要的是集思广益,看看怎样筹集资金,让天成集团恢复建设,大家有什么好的办法,都说说看。”

    黄晓丽终于把话题引到筹集资金方面来了。

    郭宵鹏一失踪,他准备投资的四十五个亿就没有了,在座的常委,谁有本事筹集到这么多的资金?

    众人一时沉默下来,没有一个人说话。

    欧阳志远皱了皱眉头,看了副书记钟继伟一眼,心道,你刚才打击人不是踊跃发言吗?一到正事上就成了哑巴,草鸡了?嘿嘿,你不说是吗?老子就偏点名让你说。

    欧阳志远道:“钟书记,您是县委的老前辈了,请您说说怎样筹集资金?”

    钟继伟的脑子里,正考虑怎样继续打击张茂盛,他没想到,欧阳志远能在常委会上点自己的名字。

    所有的常委们一听欧阳志远点了钟继伟他的名字,众人都在看着他。

    钟继伟一愣神,连忙道:“欧阳县长,筹集……筹集……资金的事,不属于我的管辖……我主管的是县委行政……。”

    钟继伟这样一说,党组书记沈加林知道,要坏事了。他知道,钟继伟说错了话。不属于你管辖的是你就不问了吗?真是饭桶。你在欧阳面前这样说,他能饶了你?

    果然,欧阳志远的脸色一沉,他两眼死死地盯住钟继伟大声道:“你说什么?好一个事不关已、高高挂起。钟书记,黄书记今天开常委会的目的,就是集思广益,让大家出主意,怎样筹集资金,让春江水电站尽快的恢复建设,你竟然说不属于你的管辖,嘿嘿,所有的常委如果都象你一样,不属于你管辖的事,都不问,那我们还开常委会干嘛?那我们就各自为政好了,春江水电站扔了就是。”

    欧阳志远说到最后,竟然拍起了桌子。他终于找到了对方的一个缺口,嘿嘿,钟继伟,老子让你不死,也要脱层皮。

    纪委书记陆庆田冷笑道:“钟书记的话确实不对,筹集资金的事,同样也不在我纪委的管辖范围之内,难道我也不管不问吗?在坐的常委们,都有自己的管辖范围,难道他们应该都不问这件事吗?那黄书记请我们来开会,还有什么意义?那我们干脆就解散常委好了。”

    纪委书记陆庆田的一记落井下石,砸的钟继伟目瞪口呆。

    钟继伟连忙道:“陆书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筹集资金的事……看看能否找银行贷款。”

    钟继伟确实晕了头,能找银行贷款,黄晓丽还开常委会干嘛?

    黄晓丽一听钟继伟这样说,她大声道:“好,这个主意不错,找银行贷款的这件事,就交给钟书记去办了,党政工作,钟书记先放一放,我替你几天,一个星期之内,钟书记要落实好贷款的事宜,所有的常委都要配合,哪位常委不配合,我要问责哪位,今天就到这里,散会。”

    黄晓丽说完话,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县委会议室。

    钟继伟一听黄书记让自己负责向银行贷款,他的脸色都绿了。他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大嘴巴,他死的心都有了。自己一直抓县委行政工作,和银行的人根本不熟悉,自己要是能贷出四十五亿,除非太阳从西面出来。

    纪委书记陆庆田呵呵笑道:“钟书记,祝贺你又多了一项管辖范围,呵呵,一个星期之内,希望你能顺利贷出来四十五个亿。”

    欧阳志远看着钟继伟铁青的脸色,他差点笑了出来。呵呵,***钟继伟,你要是在一个星期内贷不出四十五个亿,嘿嘿,常委会上,有你好过的。

    钟继伟这次,彻底的蒙了。

    党组书记沈加林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一眼钟继伟,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自己筹划了很长时间的计划,竟然没有成功,这让沈加林很是不爽,特别是钟继伟的表现,更让自己失望。一个主管党内行政的副书记,怎么能这样说话?

    县委常委会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反而成为了以党组书记沈加林为首的小集团,攻击常务副县长张茂盛的战场,这让黄晓丽极其的气愤。她狠狠的敲了一记钟继伟,然后直接决定散会,怒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黄晓丽刚坐下,喝了一口秘书赵小云冲好的水,就看到欧阳志远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看着还在生气的黄晓丽,他笑道:“黄书记,给这些人生啥气?就是一群正事不干,勾心斗角的小人,你指望他们想办法筹集资金,那是让母猪上树。”

    黄晓丽道:“四十五个亿,不好筹集呀。”

    欧阳志远道:“这么优惠的政策,肯定有人会接手春江水电站的。不过,我就不明白了,既然是三方投资,龙海市、省政府到现在为什么还没有投资?”

    黄晓丽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龙海市只所以没有投资,这个原市长郭文画的私心有关系。”

    欧阳志远心终一动,接口道:“他想让他的儿子郭宵鹏控股?”

    黄晓丽点头道:“就是这样,郭文画的思路就是,当春江水电站建设到三分之一的阶段,市政府故意拿不出来钱,郭宵鹏就会趁机再追加投资,当他的投资超过百分之五十的时候,恒洋集团就可以控股了,春江水电站就是他儿子的了。”

    欧阳志远笑道:“好深的计谋。国家不允许个人建设水电站,郭文画就以政府的名义建设水电站,让自己的儿子参股,让后再让自己的儿子控股,呵呵,想的很不错,可惜的是,他的贪污,东窗事发,提前跳楼了。”

    黄晓丽道:“郭宵鹏投标参股,根本没有张茂盛的任何责任,全是王广忠和李明学搞的鬼,钟继伟这几个人,竟然借机发难,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笑道:“这些乌合之众,根本不会成功。”

    黄晓丽道:“志远,不能让天成集团停工,得想办法筹集资金,恢复春江水电站的建设。”

    欧阳志远道:“下午我去找找几个大财团,看看有没有人有兴趣接手,水电站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何况郭文画给他儿子的条件,极其优惠。”

    黄晓丽笑道:“好呀,你下午就不要来上班了,可以直接去找人。”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四哥诸葛青云的。

    现在,运河县就剩下诸葛青云了,剩下的人都回了燕京。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道:“四哥。”

    诸葛青云道:“志远,我听说春江水电站中的郭宵鹏退出了?”

    欧阳志远笑道:“四哥,你的消息很灵嘛,郭宵鹏的资金中,有他父亲贪污的大量赃款,账户被封,恒洋集团垮台,怎么,呵呵,你想接手?”

    诸葛青云笑道:“不是我想接手,而是精慧投资联盟要接手。”

    欧阳志远哈哈笑道:“我就知道,这块肥肉肯定有人要抢的,好,具体事宜,咱们下午谈。”

    诸葛青云笑道:“好的,下午我等你。”

    欧阳志远挂上了电话,看着黄晓丽道:“好消息,精慧投资联盟想接手春江水电站。”

    黄晓丽一听,高兴地站了起来,看着欧阳志远道:“很好,不错。”

    秘书赵小云走了进来道:“黄书记,张副县长来了。”

    黄晓丽道:“让他进来。”

    不一会,张茂盛一脸感激的走了进来,他轻声道:“黄书记,欧阳县长,谢谢您们。”

    欧阳志远笑道:“张县长,不要谢我们,应该谢的是你自己,你的工作成绩,有目共睹,任何人都抹杀不了,呵呵,再接再厉。”

    张茂盛连忙道:“欧阳县长,我一定要更加努力工作。”

    黄晓丽道:“张县长,你来的正好,你今天把春江水电站的进度和已经投入的资金明细表,整理好后,给我送来,还有恒洋集团参股的合同,我都要。”

    张茂盛道:“好的,黄书记,我去了。”

    黄晓丽点点头道:“张县长,不要多想,做好你的工作就可以了。”

    张茂盛道:“谢谢黄书记,我会的。”

    张茂盛说完,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的电话再次响起,他一看是县公安局长周玉海的电话,他连忙接了过来。

    “欧阳志远,石新桥跑了。”

    周玉海的声音很着急。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连忙道:“石新桥跑了?快说,是怎样跑的?”

    周玉海道:“看守石新桥的两名民警竟然是石新桥原来的手下,他们和石新桥一起逃走的。”

    欧阳志远立刻道:“跑了多长时间了?”

    周玉海道:“很有可能是夜里跑的,在早晨交班的时候,民警才发现石新桥和两名看守不见了。”

    欧阳志远道:“立刻全城搜捕,宾馆、码头、车站,都不要放过我。”

    周玉海道:“我正在带人搜捕。”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道:“石新桥跑了。”

    黄晓丽道:“石新桥干过刑警队长,志远,你要小心了。”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就怕他不来找我,他要是找我来报仇,我肯定能再次抓住他。”

    ……………………………………………………………………………………………………………………

    台湾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在回到香港后,他突然宣布,把香港恒丰分公司的所有股份,都转到孙女韩月瑶的名下。这个消息一传播出去,顿时引起很多人的议论纷纷。

    人们都在猜测韩老的用意。

    香港恒丰分公司总经理刘钟书的府邸。

    富丽堂皇的大客厅内,刘钟书坐在沙发上,他的脸色阴沉的就像锅底一般。他的三个儿子刘志鹏、刘志鸿、刘志鹰站在他的旁边。

    管家刘金忠走了进来,躬身道:“老爷,消息确凿,明天韩律师就要来签字。”

    刘志鹏的眉头皱了皱,他的双眼闪烁着阴厉的寒芒,他看着父亲道:“父亲,你为恒丰奋斗了一生,现在什么都没有你的,我为您感到不平。”

    刘志鸿恶狠狠地道:“父亲,现在就是个机会,错过了这个机会,就没有了。”

    刘志鹰道:“父亲,我们的人,都准备好了。”

    刘钟书看着管家刘金忠道:“安排的怎么样了?”

    刘金忠诡异的笑道:“老爷,都安排好了,就等您发话了。”

    刘钟书点点头道:“按计划行事。”

    管家刘金忠躬身道:“是,老爷。”

    刘钟书看着三个儿子道:“安排好你们的人,不准出现任何的差错。”

    刘志鹏点头道:“放心吧,父亲。”

    晚上,香港韩氏律师事务所。

    香港最著名的律师韩邦坤正坐在自己的沙发上,看着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把恒丰香港分公司所有的股份,转移给自己孙女韩月瑶的文件。

    女秘书走进来道:“韩律师,刘志鹏刘公子想见您。”

    韩邦坤点点头道:“有请。”

    不一会,刘志鹏微笑着走了进来笑道:“韩律师,你好。”

    韩邦坤笑着站了起来道:“刘公子,请坐,呵呵,找我有什么事?”

    刘志鹏微笑着拿出一张写好的支票,放在了韩邦坤的面前道:“韩律师,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事情做成后,这张支票就是你的了。”

    韩邦坤一看支票上的数字,顿时吓了一跳。五千万港元。韩邦坤的内心不禁狂跳,眼睛里露出一丝贪婪的亮光。

    韩邦坤看着刘志鹏道:“刘公子,什么事?”

    刘志鹏小声道:“让韩建国把香港恒丰分公司的所有股权,都转给我父亲的名下。”

    韩邦坤脸色一变,他沉声道:“不,这是不可能的,这会违背我们律师职业道德的,也是犯法的,再说,韩老对我一直不错的,我不能背叛韩老。”

    虽然这五千万,极具有吸引力,但是,自己要是背叛了韩老,韩老的手下不会放过自己的。

    刘志鹏微笑着,又拿出一张写好的支票,放在了韩邦坤的面前。

    韩邦坤一看,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天哪,又是一张五千万的支票。

    韩邦坤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他感到全身发软,呼吸急促,口舌发干,不住的吞咽唾液

    。一个亿的支票,就放在自己的面前,只要自己点头,这一亿港元,就是自己的了。

    刘志鹏微笑着道:“还有一段视频,你看看。”

    刘志鹏说着话,拿出一张碟,放进韩邦坤的电脑里。

    电脑的屏幕上,竟然出现妻子多丽丝和六岁的女儿露丝的画面。妻子多丽丝牵着女儿露丝的小手,在大街上走着,一辆车猛然停在了两人的身旁,车上冲下来两名黑衣大汉,一下就把妻子和女儿拉上了轿车,扬长而去。

    韩邦坤不由得大吃一惊,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失声道:“你……你们绑架了我的妻子和女儿?”

    刘志鹏狞笑道:“帮我们办成事,一亿港元是你的,我们不动你妻子和女儿的一根寒毛,嘿嘿,要是你敢不帮我们,嘿嘿,韩大律师,你的妻子和女儿,提个都活不成,而且那几个男人,都是**者,他们更喜欢虐待小女孩子。”

    韩邦坤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他连忙道:“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妻子和孩子,我答应你们。”

    刘志鹏呵呵笑道:“好,明天在签字仪式上,你把那份写着我父亲名字的文件,想法让韩建国签字,嘿嘿,只要韩建国签上字,你的任务就我那成了,一亿港元,够你花销一辈子了。”

    ……………………………………………………………………………………………………………………

    香港恒丰集团韩建国府邸。

    韩建国正在和孙女韩月瑶说话。老管家韩武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祖孙两人说着话,他的眼里露出了温暖的笑意。

    “爷爷,你为什么要把香港恒丰集团的股份都转到我名下?”

    韩月瑶看着爷爷道。

    韩建国疼爱的看着孙女道:“爷爷老了,趁着还明白,我要把属于你的东西,都给你。”

    韩月瑶道:“爷爷,我不要什么股份,我就要爷爷。”

    韩建国揉了揉孙女的头道:“傻孩子,爷爷早晚会有一天要离开你的,我要为你做好打算呀。”

    老管家韩武道:“老爷,吃饭的时间到了。”

    韩建国道:“走,月瑶,陪爷爷吃饭。”

    “好的爷爷。”韩月瑶抱着爷爷的胳膊,走向餐厅。

    韩建国看着跟在后面的老管家韩武道:“|韩武,明天韩邦坤几点到?”

    韩武道:“老爷,韩邦坤九点到。”

    韩建国叹了一口气道:“可惜呀,月瑶还没有找到夫婿,很多的事,我都不放心呀。”

    韩月瑶脸色一红道:“爷爷,找夫婿干嘛?反正我不喜欢那些臭男人。”

    韩建国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可惜,志远那孩子,有未婚妻了,要是志远能娶自己的孙女,那该有多好呀。

    自己曾经拿整个恒丰集团来暗示他,只要他能娶了月瑶,恒丰集团就是他的了,可惜,这臭小子故意装糊涂。

    第二天上午九点正。

    香港恒丰集团分公司大厅内,刘钟书带领三个儿子,早早的就来到了,他们布置好了一切,就等着律师韩邦坤的到来。

    刘钟书知道,自己跟了韩建国干了一辈子了,但始终是个打工的。他本来认为,香港恒丰集团分公司,自己经营了几十年,这里的继承权,应该归自己。但现在韩建国竟然要把所有的股份,都给了韩月瑶。这让刘钟书彻底的绝望了。

    他决定动手,逼迫韩建国把股份站给自己。他聘请了七星社的杀手,已经埋伏好了。首先要干掉韩建国的六名贴身保镖,抓住韩月瑶,逼迫韩建国签字,律师韩邦坤作证明。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