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杀人

    杀人第八十一章

    是欧阳志远,在自己最艰难无助的时候,救了自己。如果不是欧阳志远,自己的一生都要被人毁了。

    “王欣怡,你好。”

    欧阳志远微笑着伸出了手,看着她。

    “欧阳大哥,您好,谢谢你亲自来接我。”

    王欣怡握住了欧阳致远的手。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欣怡,你从香港这么远的地方来帮我,我肯定要来接你的。”

    娜娜、王雪和林小雅过来献花。

    三个小丫头都是王欣怡的粉丝,能给王欣怡献花,高兴地喜笑颜开。

    王欣怡抱着鲜花,又把友情来支持自己的几名歌手介绍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一和他们握手问好。

    欧阳志远拉过来娜娜道:“欣怡,这是我妹妹娜娜,这两位是娜娜的同学,她们都是你的粉丝,都很喜欢听你的歌,更是非常崇拜你。”

    王欣怡连忙拉住娜娜的手笑道:“娜娜,你们三人长得真漂亮,可以做模特了。”

    欧阳娜笑道:“我喊你欣怡姐吧。”

    王欣怡笑道:“好呀,娜娜。”

    欧阳志远安排一辆豪华奥迪给王欣怡,他让娜娜、王雪、林小雅陪着王欣怡坐车。又把所有的歌手都安排好。

    那边,李嘉兴和韩建国正要上车,欧阳志远走了过来,韩建国道:“志远,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欧阳志远看到了一位儒雅的五十多岁中年男人和一位三十左右的男人人站在韩建国身旁。

    这位儒雅的中年男人,带着一架金丝眼镜,全身上下透出一股书香之气。

    韩建国指着儒雅的中年人道:“志远,这是你香港的刘叔叔。”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手道:“刘叔叔,您好。”

    这人叫刘钟书,恒丰集团香港分公司的董事长,旁边是他大儿子刘志鹏。

    刘钟书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你好,志远,我父亲经常在我面前提到你,二十三岁就做到了县长,真是年轻有为呀。”

    欧阳志远笑道:“刘叔叔,您过奖了。”

    刘钟书一指旁边的有三十左右的男人道:“志远,这是你刘大哥,我的儿子。”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手道:“刘大哥,您好。”

    刘志鹏看着欧阳志远,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你好,爷爷经常在我面前提到你,一直让我学习你,呵呵。”

    欧阳志远笑道:“韩老在开玩笑你,能学我什么?”

    刘志鹏笑道:“听说你的身手极好,有机会正咱们交流一下。”

    欧阳志远道:“我肯定不是刘大哥的对手。”

    韩建国笑道:“上车吧,有话到酒店再说。”

    众人都上了车,整个车队浩浩荡荡的开向运河县。

    刘钟书的轿车内,刘志鹏看了父亲一眼道:“想不到欧阳志远是这样年轻,有二十出头吧。”

    刘钟书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志鹏,咱们要小心。”

    刘志鹏冷笑着低声道:“不就是一个小白脸吗?很好对付,嘿嘿……。”

    刘钟书看了儿子一眼道:“不要轻视任何人。”

    刘志鹏道:“我知道,爸爸。”

    王欣怡他们住的酒店,在石默兰的阳泉大酒店。欧阳志远先把王欣怡送到阳泉大酒店。

    在路上,欧阳娜、王雪、林小雅和王欣怡谈得很投机,她们早已成了好朋友。

    石默兰把最好的房间,留给了王欣怡。石默兰同样非喜欢王心怡的歌。

    欧阳志远看着王欣怡道:“欣怡,对房间还满意吗?”

    王欣怡看着欧阳志远道:“很不错,欧阳大哥,一个小县城,能有这么好的房间,已经很不错了。”

    欧阳志远道:“你满意就好,我和娜娜他们回去了,晚上我请你吃饭。”

    王欣怡笑道:“让娜娜他们留下来陪我说话,你忙去吧。”

    欧阳志远笑道:“那好,你和她们多照几张照片。”

    王欣怡道:“当然可以。”

    欧阳志远让娜娜她们留下来,自己开车来到了璀璨星海大酒店。按照先前的安排,李嘉兴和韩建国他们,都安排在璀璨星海大酒店。

    周书记和任市长都住在了璀璨星海大酒店,下午,他们要陪挺李嘉兴和韩建国参观新老工业园和古运河城。晚上还要举行欢迎晚宴。

    欧阳志远来到韩老的房间门前,敲了敲门。里面的韩月瑶跑过来,打开了房门。

    “欧阳大哥,快进来。”

    韩月瑶一看是欧阳志远,她连忙把欧阳志远拉进房间来。

    韩建国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坐吧。”

    欧阳志远坐在了韩建国身旁,韩月瑶给爷爷和欧阳志远倒了一杯茶。端了过来。

    欧阳志远道:“韩老,您在香港还好吧?”

    韩建国道:“香港的生意还是可以的。”

    欧阳志远道:“您和李总怎么会想起来到运河县来考察?”

    韩建国道:“志远,亚洲经济危机过去了,随着经济的发展,电脑的需求量,急剧的增加,我们恒丰和新加坡的茂源集团,都在寻找新的投资点。在这方面上,香港的霍岩栋先行了一步,他在运河县投资。呵呵,志远,你知道,电子行业的产业链,都是互相配套的。一个大型的电子生产基地的建成,就可以让一台电脑不出这个基地,就能生产组装出来,直接销售。茂源、恒丰和富佳康虽然存在竞争,但产品都是互相配套的,霍岩栋在运河县投资,恒丰和茂源也只好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韩老,您们决定在运河县投资了?”

    韩建国点点头道:“茂源、恒丰和富佳康生产出来的电子产品,正好可以组装出来一台最先进的一台电脑,这样,就可以节约大量的物流运输,我和茂源的李嘉兴决定,在运河县各投资一百五十亿美元,建立电脑自动生产线。”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狂喜之极,三大电子集团各投资一百五十亿美元,就是四百五十亿美元,三千多亿人民币呀。亚洲三大集团这样投资,肯定会带动更多的小型电子配套厂家的投资,这样,运河县就会形成一个庞大的电子生产集团的航空母舰,甚至成为,亚洲电子电脑的生产中心。

    欧阳志远笑道:“韩老,我代表运河县的老百姓,谢谢您了。”

    韩建功笑道:“你也别谢我,三大集团之所以能在运河县一起投资建厂,还是你自己的功劳。如果你不看好霍岩栋女儿霍雨烟的白血病,霍岩栋就不会来运河县投资,霍岩栋不来,我们都不会来,就像我在傅山县投资一样,只能建个小型的电子城。”

    欧阳志远笑道:“我看好霍雨烟的白血病,只是个锲机,投资的还是您们,三个一百五十亿的投资,简直是个天文的数字。”

    韩建国道:“志远,李嘉兴的病情不看好,医院已经出了结论,他最多还有两年的生命,走,咱们去看看他,你看看还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欧阳志远苦笑道:“韩老,癌症是治不好的,就是中医,也没有人敢说,谁能治好癌症。”

    韩建国看着欧阳志远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谁又能想到,已经昏迷了一个月的霍雨烟,被你治好?”

    欧阳志远道:“走吧,那我去看看。”

    李嘉兴就住在韩建国的隔壁。

    二人敲开李嘉兴的房门,开门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魁梧中年男人,他是李嘉兴的大儿子李继昌。

    李继昌一看是韩老爷子带人来了,他连忙道:“韩老,您请进。”

    韩老一边走一边道:“继昌,这位是欧阳县长,在机场上你们已经见过了。”

    李继昌连忙伸出手道:“欧阳县长,你好。”

    欧阳志远握住了李继昌的手道:“你好,李总。”

    李继昌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好年轻呀。”

    欧阳志远笑道:“李总也是正当年呀。”

    客厅里的李嘉兴一看韩老进来了,他笑着站了起来道:“老伙计,快来,坐下。”

    韩建国笑道:“我把欧阳县长给你带来了,让他给你瞧瞧。”

    李嘉兴笑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反正我已经八十多了,活一天赚一天吧,医生不是说我还有两年的时间吗。”

    欧阳志远走了过来道:“李老,您好。”

    李嘉兴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你好,坐下吧,”

    欧阳志远看着李嘉兴豪爽豁达的神情,不由得很敬佩这位老人,立刻对李嘉兴大有好感。

    “谢谢您,李老。”

    欧阳志远坐在了李老的身旁。

    一位中年女人走了过来,给韩老和欧阳志远端来热茶。这女人是李老的女儿李素琴。

    韩老笑着道:“我可不想死,我还想抱上外重孙子,所以呀,老伙计,你等我几年,等我抱上外重孙子后,咱再一块走,你还是让欧阳县长给你看看吧。”

    李老笑道:“你个老家伙,说的轻巧,月瑶才多大?你就想抱外重孙子?我呀,就怕等不到了。”

    欧阳志远笑道:“李老,把手伸过来。”

    李老虽然这样说,还是把手伸了过来。

    欧阳志远把手指搭在李老的脉门上,感受着李老的病情。

    李继昌看到欧阳志远在给父亲号脉,他的神情顿时有点紧张。

    猛然,欧阳志远的眉毛一跳,心一下子沉了起来,老人的生命竟然就要到了尽头,如果没有碰到自己,老人的寿命最多还有半年。

    老人患的是胰腺癌,但胰腺癌还没有到了致命的阶段。是什么因素,让老人的生命在高速的流逝?欧阳志远仔细的探查着。

    慢性毒!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老人竟然中了一种慢性毒,这怎么可能?是谁给老人下的毒?难道有人想让老人快点死?

    这下毒之人,绝对是能经常接近李老的人。

    因为这中慢性毒,下的非常精确,分量极轻。而且是天天在下。如果不是这慢性毒,老人还是能活两年的。中了这慢性毒,老人就危险了。

    欧阳志远的内心开始快速的盘算着。是谁的心,这样歹毒?嘿嘿,你们想让老人死,老子偏不让。老子还要你跳出来。

    欧阳志远看着李嘉兴道:“李老,医生说你还有两年的时间,呵呵,你碰到我呀,我能治好你的病。”

    李嘉兴一听,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县长,我知道你的医术很高明,霍岩栋那个昏迷了一个月的、患了白血病女儿霍雨烟,你能治好,可我的病,是香港最有名的癌症医生下的诊断书,还能活两年,你真的能治好我的病?”

    欧阳志远笑道:“白血病我都能治好,小小的胰腺癌,不在话下。李老,我给你开几幅中药,最低能延长你十年的寿命。”

    李继昌一听,一把抓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县长,你……你真能治好我父亲的病?”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能,最低能延长老人十年的生命。”

    李素琴连忙道:“谢谢你,欧阳县长。”

    韩建国一听,欧阳志远能治好李嘉兴的病,不由的大喜道:“志远,好小子,你能延长老家伙的十年生命,这太好了,哈哈,老家伙,这次你想死都死不成了。”

    欧阳志远站起来道:“李老,我去给您配药,晚上,我给你送来,连吃上三天,我怕保证药到病除。”

    李嘉兴站了起来笑道:“呵呵,欧阳县长,麻烦你了。”

    欧阳志远、韩建国和李老告辞,两人走出李嘉兴的房间,回到了韩建国的房间。

    韩建国笑道:“志远,你原来还说不能治疗癌症,你现在竟然能治好李嘉兴的病,这太好了。”

    欧阳志远看着韩建国小声道:“韩老,李嘉兴的癌症,我根本治不好,我是骗他的。”

    韩建国一听,不由得吓了一跳,他盯住欧阳志远失声道:“你……你说什么?你怎么会欺骗李嘉兴?”

    欧阳志远没有回答韩建国,他拿出手机,按下一个按钮,在整个房间扫描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窃听器,他小声道:“韩老,有人向李嘉兴下毒。”

    韩建国一听,吓了一跳,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小声道:“你说什么?有人向李嘉兴下毒?”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是慢性毒药,下的分量很低,即使是医生,都查不出来,已经下了很长时间了,有人想让李嘉兴快点死。”

    韩建国道:“为什么要下毒?是谁想让李嘉兴死?”

    欧阳志远道:“如果李嘉兴死了,对谁有最大的好处,谁就是下毒之人。”

    韩建国道:“志远,那你为什么说,能延长李嘉兴十年生命?”

    欧阳志远道:“有人想让李嘉兴快点死,我却要让李嘉兴再活十年,你说,这个下毒之人会怎么样?”

    韩建国立刻道:“这人会狗急跳墙,说不定能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欧阳志远笑道:“对,这个邪下毒之人,知道我的医术高明,他肯定会沉不住气的。”

    韩建国道:“这样的话,李嘉兴就危险了。”

    欧阳志远拿出一个接受器道:“您看这个。”

    欧阳志远按下一个按钮,接收器上,立刻出现了李嘉兴在和儿子说话的画面。|

    韩建国道:“你放了微型监控器?”

    欧阳志远点头道:“那个监控器极小,能拍到整个房间里的情况,我知道,白天,这个下毒之人,不敢怎么样的,但到了晚上,他就怕要行动,所以呀,晚上我就不走了。”

    韩建国道:“好,志远,晚上你就住在这里,如果有人要害李嘉兴,你立刻过去抓人。”

    欧阳志远道:“是谁要害李嘉兴?”

    韩建国道:“李嘉兴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现在跟在李嘉兴身边的是老大李继昌和女儿李素琴。”

    欧阳志远道:“这两个人的嫌疑最大。”

    韩建国道:“不会吧,李继昌和李素琴,都是李嘉兴的亲生儿子和女儿,亲儿子和亲女儿要杀自己的父亲?不可能吧,他们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父亲?”

    欧阳志远道:“你问我?我问谁?嘿嘿,咱晚上看监控就知道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