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战胜

    第七十八章战胜

    这一剑,包含了山泽田野一生的功力,强大而恐怖的剑气,如同毒蛇一般,发出嘶嘶的撕裂空气的爆啸,瞬间罩住欧阳志远的全身。

    这一剑速度极快,又快又狠,一剑竟然幻出无数朵剑花,瞬间刺到欧阳志远的咽喉和胸前的十几处大穴。

    欧阳竹园感到了冰冷锋利的剑锋,已经割断了自己咽喉上的汗毛。

    欧阳志远不敢怠慢,身形顷刻间,化为一道青烟,左扭右突,高速的后退。

    但三则田野的身体如同一道电芒,紧贴欧阳志远,如同跗骨之蛆,紧追不舍。

    两人的速度几乎相近,瞬间如同走马灯一般,又如同两道残影,在大坝上来回的飞奔,看的人眼花缭乱。

    我的天,好快的速度!

    阳光下,山泽山田的剑锋已经刺到了欧阳致远的咽喉。

    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萧眉的心骤然爆缩,几乎提到嗓子眼里了。萧眉、黄晓丽、陈雨馨三个人的手,刹那间再次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指甲几乎刺进对方的掌心里。

    这一剑,是山泽田野毕生功力的一剑,山泽田野志在必得。他狞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死定了!”

    欧阳志远在高速的后退两圈后,终于赢到了时间,他猛然一翻手腕,一指点在了山泽田野的剑背上。

    “叮!”

    一声龙吟,山泽田野的软剑如遭铁锤的重击,一股强悍的弹力从剑上传来,震得山泽田野手臂发麻,软剑几乎脱手而飞。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一剑杀不了我,但我一针能要了你的命。”

    欧阳志远说完话,手里猛然多出了一根五寸银针,寒芒一闪,刺向山泽田野的咽喉。

    欧阳志远这一针,同样的又快又狠。

    山泽田野一声怪叫,连忙后退。

    “叮!”

    又是一根银针,寒芒一闪,从欧阳志远的左手飞出,钉向山泽田野的右手腕。

    声东击西!

    欧阳志远射向山泽田野咽喉的银针,一针逼退了他,但杀招,却是叮向他握剑的右手腕。

    山泽田野的武功极高,他一看又是一根银针射向自己的手腕,他右手碗一动。

    “叮!”

    那根银针打在了他的剑把上。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山泽田野,你输了。”

    山泽田野只感觉,自己的剑把如遭重锤的猛击,手腕一麻,软剑竟然脱手而飞。

    欧阳志远一勾,那柄软件,竟然到了欧阳志远的手里。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手腕一抖,爆出漫天凌厉的耀眼剑花,罩向山泽田野。

    山泽田野大惊,连忙后退。

    “嘶嘶嘶嘶!”

    连声爆响,他感觉到胸前一凉,低头一看,自己的胸前破了无数条口子,多出十几道剑痕。

    山泽田野一呆。

    欧阳志远的剑锋停在了他的咽喉之上。

    两人的身形刹那间静止。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简直就是电光石火。

    山泽田野的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他知道,自己输了,而且输得很惨,如果不是对方手下留情,自己今天就会死在这里。

    欧阳志远盯着山泽田野,冷声道:“回你们的日本去吧,中国的东西,永远是中国的,你们别想抢到一分一毫。”

    山泽田野后退了一步,向欧阳志远鞠了一躬道:“谢谢欧阳县长手下留情。”

    山泽田野说完话,头也不回的走出人群。那柄软剑也不要了。

    “小日本败了!欧阳县长赢了!”

    人们大声喊道,整个现场顿时欢呼一片。

    酒井骏雄的脸色变得一片铁青。他没想到,山泽田野竟然能败在欧阳志远的手里。

    “八格!”

    酒井骏雄低声骂了一句,带领着日本人,狼狈的退出了比赛现场。

    萧眉跑向欧阳志远,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欧阳县长万岁!欧阳县长赢了!”

    人们大声欢呼着,跳跃着。

    欧阳志远抱着萧眉轻声道:“眉儿,人家都在看咱呢。”

    萧眉离开欧阳志远的怀抱,看到了志远咽喉上的一道血痕。

    山泽田野的那一剑,的确极其的厉害,欧阳志远差一点没有躲过。

    “志远,你受伤了!”

    萧眉连忙拿出纸巾给欧阳志远擦去血痕。欧阳志远笑道:“没事,皮外之伤。”

    萧眉之所以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和欧阳志远拥抱,因为她发现,在刚才的战斗中,陈雨馨、韩月瑶的那种对欧阳志远的紧张关心,是发自内心的,这让萧眉警觉起来。

    萧眉要用当众的拥抱,来宣誓自己对欧阳志远的拥有权。

    韩月瑶、艾丽娜和霍英杰都冲了过来,三个小丫头紧紧地和欧阳志远抱在了一起。

    “欧阳大哥,你真棒!真厉害。”

    欧阳志远笑道:“一般呀,呵呵。”

    萧眉看着三个小丫头和欧阳志远抱在了一起,她不由得笑了起来。她倒不怕三个小丫头。

    陈雨馨和黄晓丽看着萧眉和欧阳志远,两人只能默默的注视着欧阳志远。

    志远,你是最棒的。

    秦剑、沈朝龙、杨凯旋走了过来,三个人同样抱住了欧阳志远。

    秦剑笑道:“志远,祝贺你。”

    沈朝龙道:“志远,你让咱中国人扬眉吐气。”

    杨凯旋道:“晚上,咱们喝酒,庆贺你打败小日本。”

    霍岩栋推着霍雨烟走了过来,霍雨烟看着欧阳志远,伸出了白皙的小手,笑着道:“欧阳哥哥,你真棒。”

    欧阳志远拍了拍霍雨烟的小脑袋笑道:“我们雨烟也不错,就要开始学走路了。”

    远处的郭霄鹏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神情。可惜了,那一剑要是再快点,欧阳志远就完蛋了。***,命真大,山泽田野真是个笨蛋。

    高满堂带领这高家的人,走了过来,抱拳道:“欧阳县长,我代表高家镇的全体乡亲们,感谢你为咱中国人争了光,打败了小日本。”

    欧阳志远连忙道:“谢谢高老,呵呵,这只是比赛交流,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高满堂大声道:“我们和小日本没有什么友谊,我们也不稀罕他们来投资,这些王八蛋,一看就不是好人,贼眉鼠眼的,就是强盗和小偷。”

    对于高满堂的话,欧阳志远只能苦笑。

    高满堂抱拳道:“欧阳县长,以后用得着我们高家镇,您说一声就可以了,我们高家镇的人,都听你的。”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高老了。”

    欧阳志远打败日本人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龙海市,老百姓听了都很高兴,但有的官员听了,却皱起了眉头。现在是招商引资的大好时节,欧阳志远打了日本人,会不会影响日本人的投资呀?

    一个县长,竟然和日本客人打架,这成何体统。

    听说还把人打伤了,这要是引起国际争端,就麻烦了。

    这小子,什么时候都不安分。

    龙海市的一部分官员,对欧阳致远很不感冒。

    但是,随着运河县经贸洽谈会和招商引资的日子到来,这些对欧阳志远不利的话语,逐渐的消失。

    世界各地的商人开始向龙海市运河县聚集。

    运河县的各种宾馆开始爆满起来。龙海市到运河县的班车,增加了一倍。

    冰点乐队和迈克尔来运河县的时间是七月十四号下午。

    欧阳志远在上午就来到了龙海。整个龙海市街道内,张灯结彩,欢迎冰点乐队和迈克尔的彩旗标语到处都是。

    欧阳志远刚回到了龙海的家,就看到了妹妹娜娜和好朋友王雪,在帮着父亲收拾墙根的青花大酒缸。

    今年的高考已经结束,两个小丫头考的不错,燕京大学是能进去了。

    欧阳娜一看哥哥来了,连忙跑了过来,大声道:“哥哥,你回来了。”

    欧阳志远伸手刮了一下妹妹的小鼻子道:“考的怎么样?”

    欧阳娜笑道:“燕京大学是能进去了。”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过几天,我送你到外婆家去玩一段时间。”

    欧阳娜道:“太好了,我还没见过外公外婆。”

    王雪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您好。”

    欧阳志远道:“王雪,能进燕京大学吗?”

    王雪羞涩的点头道:“我和娜娜都已经内定,就等录取通知书了。”

    欧阳志远道:“不错,等忙完这阵,我送你们一起到燕京。”

    欧阳宁静看着自己的儿子,眼里露出了自豪的笑意。

    “爸爸,这批酒又出来了?”

    欧阳志远接过父亲手中的工具,帮着父亲清理着酒缸。

    欧阳宁静道:“出来了,这批酒的口味更加纯正,对了,娜娜和王雪都要到运河县看演出,这几天,你照顾一下。”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

    娜娜道:“哥哥,我和王雪要看冰点乐队和迈克尔、王欣怡、程琳琳的演出。”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票都给你们准摆好了,你们住我的宿舍。”

    欧阳志远说完话,拿出一叠演出的票,递给了欧阳娜。

    欧阳娜接过票,高兴地跳了起来道:“太好了,哥哥,我还要迈克尔、王欣怡、程琳琳的签名照片。”

    欧阳志远道:“不光给你照片,我让他们和你们合影留念。”

    欧阳娜高兴地那叫起来:“真的?哥哥。”

    欧阳志远笑道:“那还有假吗。”

    欧阳娜和王雪都高兴地跳起来。

    欧阳娜道:“运河县还有我一个好朋友,我们去喊她一起看演出。”

    欧阳志远道:“是不是叫林小雅?”

    欧阳娜点头道:“是的,哥哥,你怎么认识林小雅的?”

    欧阳志远道:“林小雅的母亲是农机厂的职工,我原来主管农业,到农机厂视察工作,当然认识林小雅了。”

    欧阳娜道:“林小雅也是燕京大学内招的,她的父亲,前一段时间去世了。”

    欧阳志远知道这件事,林跃峰是被人家灭口的。

    欧阳志远道:“你和王雪多关心一下林小雅。”

    欧阳娜道:“那是当然了哥哥,我们是好朋友。”

    欧阳志远从家里出来后,直奔龙海市公安局。由于运河县的警力不够,运河县要大量的借调龙海市局的干警和特警力量,来维持秩序。

    欧阳志远要亲自去拜访周茂航局长。

    由于赵大山的失踪,市局局长,暂时由副局长周茂航代替。这个机遇,周茂航把握的很准,据说省委已经开始讨论让周茂航担任龙海市的代理政法委书记。

    如果周茂航当上了龙海市代理政法委书记,下年的换届,他就可以正式担任政法委书记了。

    欧阳志远的车直接开进了市局,就在楼下碰到了副局长耿剑锋。

    “呵呵,欧阳县长,你来了。”

    耿剑锋连忙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两人在傅山县的时候,关系很好,耿剑锋升职也是很快的,从傅山县的局长,直接到市局,担任副局长,已经成为周茂航的得力助手。

    欧阳志远笑道:“耿局,您好。”

    耿剑锋道:“走吧,周局长在等你。”

    两人说着话,走向周局长的办公室。周茂航正在安排市局的干警、特警到运河县执勤的事宜。

    欧阳志远忙道:“周局,您好。”

    周茂航笑道:“志远,你来了,坐吧。”

    欧阳志远道:“周局,我来看看市局支援运河县的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周茂航笑道:“志远,我正在安排,市局一共调集二百名干警和特警,支援你们,带队的就是耿局长,具体的事情,你和耿局商量。”

    欧阳志远一听市局调集二百名干警和特警支援自己,欧阳志远很是感动,他连忙道:“谢谢周叔叔。”

    他连称呼都变了。

    周茂航是周玉海的父亲,自己和周玉海如同亲兄弟一般,并肩战斗过,欧阳志远救过周玉海的命。因此,周茂航对欧阳志远很是关心。

    周茂航的仕途在前一段时间,走了弯路,如果不是欧阳志远,他就跟了郭文画了。现在看来,如果他跟了郭文画,他的前途就完蛋了。

    欧阳志远跟着耿剑锋,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耿剑锋笑道:“志远,下午我们就开始工作,冰点乐队和迈克尔来之前一个小时,我们进入飞机场警戒,进行安全检查。”

    欧阳志远道:“检查的仔细点,千万不能出现任何的意外。”

    耿剑锋道:“你放心,我亲自带队,检查仪器都是最先进的进口仪器,还有警犬队跟随。”

    下午两点,耿剑锋亲自带着大批警察和特警,进入飞机场负责安全警戒。

    欧阳志远来到机场的时候,运河县的宣传部长周铁国带领迎接的车队,早已在大厅外等候。

    整个飞机场大厅外,人山人海,来自国内外数万名迈克尔的粉丝,打着标语,在等待着迈克尔的到来。

    近百名中外记者,长枪短炮的架好,采访准备。欧阳志远看到了游思雨。小丫头冲着欧阳志远摆摆手。

    欧阳志远走向巴顿集团的巴顿特,笑道:“巴顿特先生,您好。”

    巴顿特笑道:“欧阳县长,您亲自来迎接我弟弟,我非常高兴。”

    欧阳志远道:“您弟弟的冰点乐队和迈克尔,都是世界最好的乐队和歌手,我当然要亲自来迎接了。”

    巴顿特看了看表道:“还有半小时,飞机就到了,到时候,我跟您介绍我弟弟和迈克尔。”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巴顿特先生。”

    巴顿特道:“欧阳县长,您的医术很高明,自从吃了您的药后,我的高血压明显下降。”

    欧阳志远笑道:“您吃完这个疗程,我保证的高血压不会再犯。”

    半个小时后,随着飞机的轰鸣,冰点乐队和迈克尔近二十人的演出团队,出现在大家面前。

    整个大厅里,顿时欢呼一片。记者们的闪光灯开始闪烁。

    警察和特警们在维持秩序。

    巴顿特和欧阳志远走上前去迎接。

    巴尔斯在进口的地方都看到了自己的哥哥,他欢呼一声,跑了几步,和自己的哥哥抱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看到了身材修长的、一头蜷发的世界级歌星迈克尔。他的周围,跟着五六名身材高大的黑人保镖。

    巴顿特笑道:“来,巴尔斯、迈克尔,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欧阳县长,也是医生。”

    巴尔斯和迈克尔看到了年轻的欧阳志远,两人都是一愣,他们没想到,哥哥介绍的医生,竟然是这样的年轻。

    欧阳志远用熟练流利的英语问候道:“您们好,巴尔斯先生、迈克尔先生,认识您们,很高兴。”

    两人一听欧阳志远的英语竟然是这样说的熟悉,两人很高兴的道:“欧阳县长,认识您很高兴。”

    两人和欧阳志远拥抱在一起。

    巴尔斯看着哥哥巴顿特道:“哥哥,这个县长医生,这么年轻,他的医术能看好我的病吗?”

    巴尔斯有点不相信欧阳志远。

    巴顿特笑道:“巴尔斯,你看我的气色,红光满面,我吃了几天的药,血压降下来了。”

    巴尔斯看着哥哥健康的脸色,他点点头道:“欧阳县长如果能看好我们家族的遗传病,我将邀请他到美国交流医术。”

    欧阳志远看到游思雨在向自己招手,又指了指迈克尔,看样子很想采访迈克尔,但迈克尔还没有表示要在大厅里接受采访。

    欧阳志远看着迈克尔道:“迈克尔先生,有位记者小姐,想采访你,您同意吗?”

    迈克尔转脸看着巴尔斯。迈克尔的采访,要巴尔斯同意才可以。

    巴尔斯点点头道:“可以,五分钟吧。”

    巴尔斯一点头,保镖们终于闪开一条路。

    欧阳志远看着游思雨笑道:“游思雨,过来吧。”

    游思雨根本想不到,自己能采访到迈克尔。她刚才只是示意的问一下,根本没有报什么希望。没想到欧阳志远竟然说通了巴尔斯。

    游思雨连忙拿着话筒,快速的走了过来,很是激动。

    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迈克尔和游思雨他们。

    游思雨看着迈克尔问道:“请问迈克尔先生,运河县只是一个偏远的县城,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免费开演唱会?”

    游思雨问的这个问题,是所有的人都想知道的。迈克尔和冰点乐队的演出费,不是一般城市能出的起的,他们为什么能免费到运河县来演出?欧阳县长使用了什么方法,能请的动冰点乐队和迈克尔?

    翻译把游思雨的问题翻译了过去。

    迈克尔微微一沉思,看着游思雨用英语道:“这个世界上,最感人的就是亲情。我从小是一个流浪在街头的孤儿,有一天,我生病了,就要死了,我的义父巴尔斯路过那条街,他是一位善良的人,他收留了我,给我治好了病,把握培养成了一位歌手。现在,我义父巴尔斯老了,他得了一种很难治疗的顽固高血压。义父走遍了无数的医院,但都没看好这顽固的疾病。我义父的哥哥巴顿特,同样患有这种顽固的高血压,他在中国遇到了一位名医,这位名医治好了他的病,巴顿特开了一张一千万的支票,送给这位中国的名医,但这位名医没有要一分钱,他说,他要免费为所有患有疾病的人治病。巴顿特提出来让这位中国神医,给我义父治病,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我义父就带着他的冰点乐队和我,第一次来到了中国。我和义父为了感谢他免费为我们治病,呵呵,我们同样免费为这位中国名医,免费开三天演唱会。”谁也想不到,原因竟然就这样简单。

    一千万的支票,要是美元,就是八千多万人民币,我的天哪,这位中国名医是谁?这么高的风格?外国人的钱也不挣?这不是傻子吗?

    难道这位名医,在运河县?他是谁?

    人们顿时议论纷纷。

    游思雨问道:“请问迈克尔,那位中国名医是谁?”

    迈克尔拉住欧阳志远的手道:“这位国名医,就是欧阳县长。”

    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欧阳志远,闪光灯噼里啪啦的闪个不停。

    这名神医竟然是运河县的县长欧阳志远?怪不得迈克尔要来运河县演出。欧阳志远的医术真的这样高明?这么多的钱,竟然不动心?真的假的?

    高血压还是病吗?直接吃降压片不就行了?这个病有什么难看的?这不是骗人的?

    免费三天演出呀,运河县这次赚大了。

    巴尔斯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咱们走吧。”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的,车子在大厅门外等侯。”

    警察护卫着迈克尔,走向大厅的出口。

    出口外,成千上万的歌迷粉丝,早就等在那里。他们一看到迈克尔走了出来,场面顿时变得极其热烈。

    “迈克尔!迈克尔!迈克尔!”

    呼唤迈克尔的呼声,一声高过一声,响彻天空。

    很多粉丝试图挤过来,但警察围城的人墙,挡住了他们。

    欧阳志远把迈克尔送进一辆奥迪,前面几辆警车开道,整个车队开向运河县。

    车队后面,是无数的粉丝在打车。

    整个龙海市的出租车都汇集到了这里。

    不一会,所有的出租车都开向了运河县。没有坐上出租车的,都在坐公共汽车。

    好在市政府早作准备,添置了近百辆公共汽车。

    每一辆公共汽车里坐满了前来观看迈克尔的粉丝。

    虽然运河县和龙海市早有准备,增加了很多的宾馆。但运河县的宾馆,全部爆满,就连龙海市的宾馆都住满了人。

    欧阳志远把冰点乐队和迈克尔安排到璀璨星海大酒店。魏寒梅陪同欧阳志远亲自为巴尔斯的冰点乐队和迈克尔安排房间。

    市局副局长耿剑锋的警察,住进了璀璨星海宾馆,担任安全警戒。

    欧阳志远没有想到,迈克尔的世界各地的粉丝,会来这么多人。

    众人住下后,巴尔斯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您什么时候,给我看病?”

    欧阳志远笑道:“巴尔斯先生,您不休息吗?”

    巴尔斯道:“我这个病,折磨了我很多年,我想尽快的治愈,你能尽早的给我看看吗?”

    旁边的巴顿特道:“欧阳县长,先给巴尔斯看病吧。”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吧。”

    欧阳志远给巴尔斯诊脉。欧阳志远发现,巴尔斯的高血压症状和巴顿特是一样的。

    他们家族的基因有问题,他们每一代的男人都会得这种病,而且男人大多在六十岁左右,都会由于高血压而引起脑溢血身死病故。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