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大比武

    第七十七章大比武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在看表,她小声道:“志远,你都是运河县的县长了,做事还这么冲动,山泽松山向你挑战,你答应他干嘛?”

    欧阳志远道:“山泽松山的挑战,并不是代表同一个人,而是代表整个日本政府,我要把这个阴毒变态狭隘贪婪狂妄自大的民族,彻底的击败,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在五十年前能打败他们,现在仍让让他整个民族沉到海底。”

    黄晓丽道:“咱们一块去。”

    欧阳志远笑道:“你还是在这儿盯着吧,县政府和县委不能没有人,战败山泽松山,我很有信心。”

    欧阳志远说着话,走出了黄晓丽的办公室。

    他来到楼下,自己开着奥迪,直奔巨山湖大坝而去。

    酒井集团的山泽松山,挑战欧阳志远的消息,早就传的很远,前来观战的人很多。

    高家镇的太极族长高满堂带领着弟子,早早的来到了巨山湖大坝。

    在祖坟迁移的事件中,高满堂虽然很怀恨欧阳志远,但那只是内部矛盾,在对待民族大义方面,高满堂仍旧希望,欧阳志远能赢,毕竟,都是中国人。

    萧眉、陈雨馨和韩月瑶早就到了,三个人站在河堤上,看到了酒井集团酒井骏雄和山泽松山站在那里,他们身后,还有十几个杀气腾腾的日本人。

    韩月瑶看着陈雨馨道:“雨馨姐姐,你说,欧阳大哥能战胜那个变态吗?”

    陈雨馨点点道:“月瑶,放心吧,你欧阳大哥的身手,你又不是不知道,几个日本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萧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心。

    秦剑、沈朝龙、杨凯旋走了过来。惠瑞尔和艾丽娜也来到了。

    富佳康集团的霍岩栋推着女儿的轮椅,站在大坝上,霍雨烟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中,同样露出担心的神情。

    “爸爸,欧阳大哥还没到吗?欧阳大哥能赢么?”

    霍雨烟看着远处的路口,神情有点焦急。

    霍岩栋拍了拍女儿的小脑袋道:“雨烟,不要着急,你欧阳哥哥会来的,我们中国人,一定能赢的。”

    天成集团的霍英琼和霍英杰,站在自己的车旁,霍英杰担心的看着姐姐霍英琼道:“姐姐,你说,欧阳大哥能赢吗?”

    霍英琼笑道:“你欧阳大哥什么时候输过?日本人什么时候赢过咱们?”

    霍英杰笑道:“也是,虽然他们有点小聪明,但缺乏的就是一种大气。”

    霍英琼笑道:“地理环境的空间狭小,决定了他们的思维和心胸,这个民族,不会走很远的。”

    站在霍英琼身后的郭霄鹏,他的脸色变幻不停,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在嘴角一闪,消失不见。

    ***欧阳志远,但愿你被日本人打死。嘿嘿,你不好好地做你的县长,逞什么英雄?等到你被日本人打败的时候,有你的好看了,真是个傻逼。

    天星集团的总裁金朴闲是一位截拳道高手,他十分渴望看到欧阳志远的身手,他和金元春站在大坝上,看着十几个日本人道:“金元春,你说,山泽松山和欧阳志远比武,谁能赢?”

    高傲的金元春道:“不好说,我见过山泽松山的身手,这人的武功十分的变态,你看到了他身后的那个身材十分瘦小,但一双眼睛精光四射的人了吗?”

    金朴闲看着那个身材瘦小,但整个身形如同一道刀锋一般的日本人道:“看到了,这人绝对是个隐藏不露的绝顶高手。”

    金元春道:“这人就是山泽松山的父亲山泽田野,他在日本的拳道和剑道横行十几年,无人能敌,就连柳生家族的剑道高手柳生一空,都被他打败。”

    金朴闲一惊,沉声道:“柳生一空可是柳生家族的剑道天才,竟然败给了山泽田野?这个山泽田野这么厉害?”

    金元春的眼里露出了炽热的战意,他道:“山泽田野今年快六十岁了,他的武功,同样来自中国,他的儿子山泽一郎,前一段时间,死在了傅山县,他是来报仇的。我希望有机会,能和山泽田野一战。”

    金朴闲道:“我知道,他们为的是生肌膏和养颜膏,嘿嘿,中国人是这么好对付的吗?他们竟然全军覆没,中国人厉害呀。”

    金元春道:“据说,都是死在了欧阳志远的手里。”

    金朴闲道:“什么事都满不了你。”

    金元春傲然道:“我的情报,不是吃醋的。”

    金朴闲道:“生肌膏和养颜膏的配方能得到吗?”

    金元春狂热而傲然道:“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我们大韩民族的,整个中医,都是我们大韩民族发明的,被中国人窃取了,我一定能要回来,让这些好东西,回归我们大韩民族。”

    …………………………………………………………………………………………………………………

    酒井骏雄看着山泽松山道:“山泽君,你有几分把握,能战胜欧阳志远?希望你不要为我们大和民族丢脸,一定要打败欧阳志远。”

    山泽松山鞠了一躬道:“酒井君放心,我一定能战胜欧阳志远。”

    后面的山泽田野道:“山泽,我知道,你能行。”

    山泽松山道:“父亲,您放心,我的武功,要比弟弟好多了,我一定能为弟弟报仇。”

    酒井骏雄道:“好,山泽君,拜托了。”

    欧阳志远透过车窗,看到了巨山湖大坝上,站满了很多人。很多外国投资商,都来观战了。

    这段大堤,不是公路,而是伸向湖里的丁字大坝,来减少湖浪冲击的大坝。

    欧阳志远停下车,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欧阳志远的轿车刚一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所有中国人热切的目光,都投了过来。当欧阳志远走下车来的时候,韩月瑶握进了拳头,大声喊道:“中国人必胜!”

    “中国人必胜!中国人必胜!中国人必胜!”

    所有的中国人,都齐声大喊高呼起来,欢呼声震耳欲聋,响彻天地。

    “欧阳县长!欧阳县长!欧阳县长!”

    人们欢呼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前来观战的乡亲们和那些欢呼的外国人,欧阳志远感动了。

    他挺着笔直的腰杆,豪情万丈的走了过来。

    高家镇的族长高满堂一抱拳道:“欧阳县长,我们高家镇的全体老百姓,来支持你了。”

    欧阳志远看着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那关切的目光和希望中国人在永远在世界上站立起来的渴望目光,欧阳志远感动了。虽然在前一段时间,和老人有过摩擦,但老人的爱国热情,还是鼓舞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抱拳道:“谢谢老族长,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高家镇的村民眼里,看着欧阳志远的目光,不再是愤怒和不满,而是充满着热切渴望和深厚的鼓励。

    他们高呼着:“欧阳县长必胜!”

    欧阳志远道:“谢谢乡亲们。”

    欧阳志远知道,我们中国的老百姓,在民族大义上,还是永远一致的。我们有这样团结一致的老百姓,我们的中国,绝对会强大起来的。

    韩月瑶跑了过来,大叫道:“欧阳大哥,一定要把东洋鬼子打趴下。”

    后面的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眼里充满着深情和鼓励,还带着希望。

    欧阳志远笑道:“月瑶,谢谢。

    萧眉走了过来,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我在后面看着你,你是最棒的。”

    欧阳志远道:“眉儿,放心,我一定能打败山泽松山。”

    秦剑、沈朝龙、杨凯旋走了过来,秦剑笑道:“志远,我看好你。”

    沈朝龙大声道:“志远,打败小日本,晚上我请你喝酒。”

    杨凯旋笑道:“我们等你凯旋。”

    欧阳志远道:“谢谢兄弟们的支持。”

    “欧阳大哥,揍趴下那个罗圈腿,我和父亲都支持你。”

    艾丽娜跑了过来,拉住了欧阳致远的手。惠瑞尔微笑着点点头。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艾丽娜,惠瑞尔先生。”

    “欧阳哥哥,你一定能打败他们。”

    霍岩栋推着女儿霍雨烟,走了过来。

    微风中,雨烟长发飘舞,漂亮的大眼中,透出一种崇拜和敬佩,还有一种让人心动的情愫。

    欧阳志远走过来,拍了拍雨烟已经长出头发的小脑袋笑道:“相信你欧阳哥哥,我不会让你是失望的。”

    霍岩栋道:“志远,所有的中国人,都在看着你。”

    欧阳志远道:“霍总,放心吧,我不会给中国人丢脸的。”

    霍英琼、霍英杰走了过来,霍英杰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摇晃着道:“欧阳大哥,你一定要把那个让人恶心的小胡子打趴下,拔掉那个黑色的小胡子,难看死了。”

    欧阳志远大笑道:“好,我一定打趴下他,拔掉他的小黑胡子。”

    霍英琼看着欧阳志远小声道:“小心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谢谢你,英琼。”

    郭霄鹏看着霍英杰、霍英琼这样关心欧阳志远,他的眼睛里透出股股极其妒忌的烈焰,他恨不得跑上前去,对着欧阳志远的面门狠狠地跺上两脚。

    欧阳志远昂首大步走向巨山湖大坝的中心。他感到背后无数双眼睛,在默默的支持着自己。他回过头,看到了黄晓丽从车上走下来,正深情的看着自己。

    黄晓丽还是来了。

    欧阳志远的心里暖哄哄的,自己的背后,站着多少关心自己的亲人。

    欧阳志远冲着她一摆手,走向山泽松山。

    还没走到大坝的中心,欧阳志远就感到了数到凌厉的杀气和恐怖的压力,从远方射来,让人毛骨悚然,透不过气来。

    好家伙,他们中间有高手!

    欧阳志远抬起头,看到了山泽松山那双怨毒的眼睛,透出让人恐怖的杀机,死死的盯着自己。

    但是,欧阳志远却感到了,另一双眼睛,如同万丈寒冰中的恶魔一般,直刺自己的心神,让自己全身禁不住一颤。

    好可怕的一双眼睛,简直就是九幽地狱里的魔鬼。

    这人是谁?

    “欧阳志远!今天你死定了。”

    山泽松山一字一句的说着话,双眼露出让人恐怖的寒芒,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看着山泽松山道:“山泽松山,你们日本人就喜欢大喊大叫,大话谁都会说,咱手底下见真章。”

    山泽松山恶狠狠的道:“好,手底下见真章,请吧。”

    山泽松山说完话,慢慢的后退着。

    欧阳志远如同一棵岩石上的青松,刹那间,全身进入巅峰状态。

    山泽松山一声暴喝,身形如同闪电,拳头发出尖锐的撕裂空气的怪啸,带着一股炽热的热度,砸向欧阳志远的面门。

    “烈焰拳?”

    欧阳志远身形一晃,闪开山泽松山的一拳,心里一惊,这家伙怎么会自己师门中的五行拳拳术?

    欧阳志远冷笑道:“山泽一郎是你什么人?”

    欧阳志远在傅山干掉的山泽一郎,也会五行拳,难道两人是亲兄弟?

    山泽松山恶狠狠地道:“欧阳志远,山泽一郎是我弟弟,今天我要给弟弟报仇。”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明白了,他哈哈大笑道:“我以为是谁?原来是小偷的大哥到了,嘿嘿,我们中国的东西,你们偷了不少了,还想再来偷吗?”

    山泽松山大怒道:“再好的东西,在你们中国人手里,也不会利用,反而糟蹋了,不如让我们大日本帝国来发扬光大。”

    欧阳志远道:“就你们弹丸之地的国家,也想狂妄的来拿我们的东西,嘿嘿,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多粗多长,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我们中国人痛打落水狗的手段。”

    欧阳志远说完话,同样一记烈焰拳,拳头带着炽热的温度,如同一柄重锤,砸向山泽松山的脑袋。

    山泽松山一声怪叫,同样一拳打来。

    “砰!”

    一声闷响,两人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一起,发出沉闷的轰鸣。

    欧阳志远的身形纹丝不动,强大的撞击力,让山泽松山一声闷哼,身形后退了一一步。

    所有看热闹的中国人一看欧阳志远纹丝不动,而日本人却后退了一步,顿时欢呼声四起。

    韩月瑶跳起来大喊道:“欧阳大哥,打趴下他,让他叫爷爷。”

    安丽娜大叫道:“打断他的罗圈腿。”

    霍英杰笑嘻嘻的大叫道:“打掉他恶心的小胡子。”

    众人一听这三个小丫头的大喊声,顿时哄笑起来。

    “八嘎!”

    山泽松山一声嚎叫,身形如同旋风一般扑到,左拳一晃,发出夺人心魄的怪啸,砸向欧阳志远的前心,右掌砍向欧阳志远的脖颈。

    这家伙一拳一掌齐出,同时,左腿如同毒蛇一般,悄悄的铲向欧阳志远的裆部。

    好歹毒的一招三式,又快又恨,竟然打向欧阳志远的三处要害。欧阳志远只要中上一招,不死也会身受重伤。

    欧阳志远一声大叫:“来的好!”

    他的身形一扭,山泽松山的左拳带着风声,擦着自己的前胸而过,但他的左掌如同刀锋一般闪电砍到。欧阳志远左手一拂,叼住了山泽松山的左手腕,几乎的同时,右腿猛地一抬,右脚踹向山泽松山暗袭而来的左腿。

    “嘭!”

    一声闷响,两人的腿部撞在了一起,飞出沉闷的爆响。

    但这时候,山泽松山被欧阳志远叼住的左手腕猛然一旋,一道寒芒一闪,一根毒针在山泽松山的袖口中如同毒蛇一般爆射而出,射向欧阳志远的咽喉。

    这一招暗袭,让人防不胜防,极其的歹毒,山泽松山凭借这一毒招,在和俄国的特战部队交战中,连杀数人。

    人们一看山泽松山竟然偷偷放出毒针,顿时骂声一片。

    “真是卑鄙至极。”

    “下流的王八蛋,刚一开始就放毒针,丢人呀。”

    “矮脚狗放毒针了,可耻呀。”

    人们立刻大骂起来,一片骚动。

    萧眉、陈雨馨、黄晓丽她们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里了。三个人的手,不自觉的,紧紧地抓在了一起,三双眼睛,都担心的,死死盯住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猛然一声长啸,一个铁板桥,身形猛地后仰。毒针发出尖利的锐啸,擦着欧阳志远的鼻尖飞过。

    “真卑鄙!”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身形如同车轮一般高速继续后仰,抡圆了的脚掌,如同一柄重锤,狠狠地踹到了山泽松山的肚子上。

    “啊!”

    山泽松山一声惨叫,整个肠子如同断裂一般,身形被欧阳志远一脚踢出五米开外。

    “嘭!”

    一声闷响,巨大的身体,砸在了水泥大坝上,烟尘横飞。

    “好呀!打得好!”

    人们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萧眉、陈雨馨、黄晓丽她们什么都忘记了,都欢呼起来。

    倒在地上的山泽松山,恼羞成怒,一声咆哮,从地上爬起来,从怀里摸出一把寒芒四射的短刀,嗷嗷叫着,一刀劈向欧阳志远的脑门。

    “不要脸,下流,竟然用刀!”

    “日本人输不起了,小人!”

    “输不起就别打,滚回日本去吧。”

    人们嗷嗷叫着,狂骂起来,酒瓶、塑料瓶和臭鸡蛋、臭鞋子,雨点一般飞向酒井骏雄他们。

    几个保镖连忙把这些脏东西打落。

    欧阳志远一看山泽松山用刀,不由得一声冷哼,不退反进,闪电一般抢进山泽松山的怀里,一拳打在了他的胸脯上。

    “嘭!”

    一声闷响。

    “啊!”

    山泽松山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噗!”

    一口鲜血从这家伙的嘴里喷出。他的身形飞出了五米开外,砸在了地上。

    巧得很,他的嘴唇正砸在一块小石子上,那点人丹胡子,被刮掉了。

    由于这是公开的武功交流,欧阳志远手下留情,没有下重手,留了他一命,但山泽松山从此不能练武了,成了废人一个。

    欧阳志远一脚踏在了日本短刀上。

    “咔嚓!咔嚓!咔嚓!”

    象征日本武士道精神的短刀,被欧阳志远一脚踩断三截。

    人们一看,欧阳志远赢了,顿时欢声雷动。

    他们大声喊道:“欧阳县长!欧阳县长!欧阳县长!”

    韩月瑶禁不住的跳起来大声喊道:“欧阳大哥,我爱你!”

    她这一喊,吓了萧眉、陈雨馨、黄晓丽他们一跳。

    安丽娜和霍英杰一听韩月瑶这样喊,两个小丫头也不示弱,立刻大声喊道:“欧阳大哥,我爱你!哈哈,他的人丹胡子果然被打掉了。”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心道,这三个小丫头,还真敢喊。

    坐在轮椅上的霍雨烟,看到了欧阳志远轻松的击败了山泽松山,小丫头的眼里露出了异样的神彩,她喃喃的道:“欧阳哥哥,我也爱你。”

    霍岩栋听到了女儿喃喃的声音,不由得吓了一跳。他看到了女儿眼里亮晶晶的那抹神彩,他的心里不由得苦笑起来。

    女儿长大了。

    萧眉、陈雨馨、黄晓丽她们三人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胜利,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握在一起的手,都笑了。

    酒井骏雄看到山泽松山的败落,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极其的阴冷。

    几个保镖连忙把山泽松山扶起来,抬到了一边。

    山泽田野看到了儿子败了,他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动着,看也不看受伤的儿子,走了过来道:“酒井君,我要为儿子报仇。”

    酒井骏雄看着山泽田野,脸色缓和下来,他沉声道:“田野君,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山泽田野躬身道:“请您放心。”

    山泽田野一步一步的走向欧阳志远,强大的压力和杀气,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狂涌而出,压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的五行神功,布满了全身,他知道,更厉害的人到了。

    欧阳志远沉声道:“报上名来,希望来的不再是饭桶。”

    山泽田野停下脚步,强压怒火,沉声道:“山泽天野。”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山泽田野可是山泽太一郎的父亲,这家伙的武功,要比山泽松山厉害多了,自已要小心应付了。

    欧阳志远故意道:“山泽天野?山泽松山的哥哥?看来你来也是白搭,我看你们还是回日本吧,免得挨揍,失去了面子。”

    欧阳志远故意在激怒山泽田野,乱了他的心性。

    山泽田野沉声道:“你错了,我不是他们的哥哥,我是他们的父亲。”

    欧阳志远笑道:“哈哈,打了小的,老的来了,山泽田野,你劝你还是回日本吧,来了也是白给,同样挨揍。”

    山泽田野不上欧阳志远的当,他仍旧心平气和的道:“我要领教一下欧阳县长你的身手。”

    欧阳志远心道,我就不相信你个老东西不生气。

    欧阳志远道:“领教什么,你的两个儿子都是草包,我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欧阳志远这句话,戳到了老家伙的疼处,让山泽田野勃然大怒,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动着。他的心在抽搐流血。自己的一个儿子,死在了中国,连尸体都不敢要回来。现在这个儿子,又被欧阳志远在自己的眼前打败打残,估计这辈子也完蛋了。

    山泽田野的眼里,猛然爆发出毒蛇一般的浓烈杀气,他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出手吧。”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老家伙不简单,他心里也暗暗的戒备起来。

    老东西一叫欧阳志远出手,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就出了手,身形如同一道青烟,闪电一般的射向山泽田野。他要给老东西一个下马威,打掉他的气势,让他有所顾忌。因此,欧阳志远出手极快,一掌扇向老东西的脸颊。

    这一掌,欧阳志远用上了他的绝顶轻功身法——影子身法。目的就是打掉山泽田野的嚣张气焰和信心。

    山泽田野根本想不到欧阳志远的身法会这么快,等到他发觉,欧阳志远的手掌已到了他的脸上。

    山泽田野不由得大惊失色,全力后退躲闪,如同电芒一般。

    一个退,一个追。

    但为时已晚。

    “啪!”

    一声响亮清脆的耳光声,在两人中间爆响,传出很远。

    山泽田野只觉得脸上被狠狠的打了一记,剧痛至极,火辣辣的,眼冒金星,鼻血都流出来了。他不禁一愣。

    “好呀!打得痛快!”

    看热闹的人们顿时叫起好来,欢呼雷动。

    欧阳志远一招得手,并没有停手,一声长啸,立刻痛下杀手,一招阳光三叠,手掌印在了山泽田野的前胸。这个老家伙的武功极高,他的五行神功,虽然没有炉火纯青,但已经登峰造极,

    他的五行神功,来自他的父亲山泽一文。抗日战争时期,山泽一文抓到了五行门中的一个内门弟子,逼出了五行神功的练法。万幸的是,这个弟子不会五行神针

    山泽一文把五行神功又传给了山泽田野。山泽田野修炼五行神功已经有几十年了,功力极其深厚。

    欧阳志远的一掌,把山泽田野打得一个趔趄,后退了一步。

    这让山泽田野暴跳如雷,脸上露出了极其狰狞的怨毒杀气。但是,他还不了解中国武功的神奇,欧阳志远的阳关三叠是这么好对付的吗?

    他在后退一步的时候,连忙稳住身形。但又是一股极强的冲击力在胸口生成,猛的向后推他。

    山泽田野一声大叫,吓了一跳,连忙全力稳住身子。但这股冲击力极大,他运足了几十年的功力,全

    力抗衡。

    “噗!”

    山泽田野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终于稳住了身形。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一指山泽天野道:“倒!”

    山泽田野以为欧阳志远发射暗器,连忙躲闪,就在他躲闪的时候,胸口又是一股强悍的内劲爆发,狠狠地击向山泽田野。

    这道内劲,比原来的两道没劲,更加强悍。山泽田野根本来不及抗衡,一屁股仰面倒地,摔得眼冒金星,头昏脑胀。

    “噗!”

    山泽田野一张嘴,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所有的人看到这里,顿时一愣,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是,日本人被打倒在地,仰面摔倒,在喷血。

    “哈哈,小日本被打倒了!

    “哇,欧阳县长真厉害!欧阳县长万岁!”

    “解气呀,解恨呀!打得好!”

    人们纷纷的大叫着。

    欧阳志远的阳关三叠,极其神奇,他能瞬间打出三重内劲。只要打中敌人,这三重内劲可以在五秒钟内连续爆发,攻击敌人,让人防不胜防。

    “好!”

    太极名家高满堂他明白欧阳志远用的是什么内劲了。他对欧阳志远的武功,极其的佩服。欧阳志远竟然能练成阳光三叠的内劲,真是不错。

    “欧阳大哥,厉害呀,打倒了那只老猴子!”

    韩月瑶兴奋地尖叫起来,还打起了口哨。

    艾丽娜和霍英杰兴奋的又蹦又跳。

    艾丽娜大叫道:“那老头吓破胆了,自己怎么摔倒了?吓得腿软了吧?”

    霍英杰大叫道:“欧阳大哥,小心吓死他,你们这是交流比赛,不要吓死他。”

    这几个小丫头这样一叫,顿时让山泽田野恼羞成怒,暴跳如雷。

    他一声冷哼,猛然如同弹簧一般暴起,一柄软剑在手中一抖,幻出无数朵耀眼的剑花,发出刺耳的撕裂空气的剑啸,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刺向欧阳志远。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