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广告权

    第六十九章广告权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回到了床上,志远看着眉儿红润的脸庞,小声道:“眉儿,你的童年在什么地方过的?”

    萧眉笑道:“我的童年在西北大沙漠。”

    欧阳志远惊奇的失声道:“在大沙漠?什么地方?”

    萧眉道:“酒泉,咱们国家的航天基地。”

    欧阳志远笑道:“你怎么在酒泉?”

    萧眉道:“我父母最早就在酒泉航天城,他们都是军人,在一九五八年,不到二十岁,大概十七八岁,就过去了。”

    欧阳志远道:“伯父伯母都是军人出身?”

    萧眉笑道:“那时候的年轻人,都以当兵为荣,我父母在那个时候,刚参军就到酒泉了,参加了咱们国家的航天城建设,后来,爸爸妈妈专业,回到了山南。”

    欧阳志远道:“眉儿,沙漠里苦吗?”

    萧眉道:“也不怎么苦,就是风沙厉害,最怕碰到流沙,流沙一过,什么都不会留下,每年都有被流沙吞并的人。志远,你问这个干什么?”

    欧阳志远道:“没有什么,我随便问问。”

    萧眉看着志远道:“睡觉吧,明天还要参加秦剑的酒厂投产典礼。”

    “好吧,眉儿。”

    欧阳志远搂着眉儿地娇躯。

    “晚安,小坏蛋。”

    萧眉依偎在志远的怀里,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志远睡不着,他拉过被子,盖上了眉儿的娇躯,脑子里老是想起霍天武的话。

    难道眉儿的父母,真是霍老的的儿子?眉儿确实一点都不象萧远山,更不象魏海娟,反而很象霍老

    的儿媳李卫红,眉儿简直就是李卫红年轻时候的翻版。

    眉儿要是霍老的亲孙女,那眉儿的父母哪去了?牺牲了?自己第一次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就怀疑过眉儿的身世。

    如果眉儿的亲生父母牺牲了,这对眉儿又是个不小的打击。

    欧阳志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脑子很乱。

    当他睡醒的时候,闻到了荷包蛋的香味。

    他一睁眼,看到了眉儿正在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看的很迷醉。

    志远坐起来,伸手拉住了眉儿的小手笑道:“眉儿,看啥?我脸上有花吗?”

    萧眉笑道:“小坏蛋,起床吧,饭做好了,荷包蛋,肉丝面条。”

    欧阳志远笑道:“真香。”

    志远起来,哎呀一声又倒在了床上。

    萧眉连忙道:“志远,怎么了?”

    欧阳志远笑道:“腰酸腿疼。”

    萧眉脸色一红,狠狠地瞪了欧阳志远道:“小坏蛋,昨天夜里拼命地疯狂,哼,知道厉害了吧。”

    欧阳志远一把抱住了眉儿,压在身下,笑道:“我还想要。”

    萧眉笑道:“小坏蛋,快起来,秦剑的酒厂八点十八分放炮投产,快吃饭,还有半小时。”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起身,快速的洗脸刷牙。

    眉儿把荷包蛋和肉丝面条端到餐厅,放好碗筷。

    欧阳志远洗刷完毕,跑了进来,抽动了鼻子一下,笑道:“眉儿,手艺不错嘛。”

    萧眉笑道:“快吃吧,别晚了。”

    两人吃晚饭,来到楼下,一辆崭新的豪华高配置奥迪a6静静的停在楼前。

    欧阳志远惊呼道:“太漂亮了,大气,这要一百多万吧。”

    萧眉看着志远道:“志远,送你的。”

    欧阳志远的越野被炸飞了,现在他只有坐县政府配给的桑塔纳。

    欧阳志远笑道:“眉儿,这太奢侈了吧。”

    萧眉笑道:“走吧,快到点了。”

    欧阳志远笑道:“走吧。”

    两人坐上奥迪,欧阳志远操控着这辆新车,笑道:“不错,眉儿,谢谢。”

    萧眉羞涩的笑道:“谢什么,我的都是你的,等到你不当官了,天信总裁的位置,就是你的。”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我还是当官吧。”

    ……………………………………………………………………………………………………………………

    霍天武来到南州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他直接来到南州霍家的产业,锦江大酒店住下。这一夜,霍老和霍天武都没睡着。

    早晨六点整,霍天武就来到了省委宿舍大院,他下了车,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别墅。

    经过一夜的思索,霍天武敢肯定,萧眉就是自己的亲侄女。萧眉长得不光象自己的嫂子,那双眼睛更像自己的大哥。那种倔强坚韧、永不服输的眼神。

    大哥还在吗?如果在,他肯定会想法设法联系家里人的。

    就怕大哥和大嫂都不在了。

    那座别墅的门开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穿了一声干净的运动服,走了出来。他要到前面去的空地,去练习新学的太极拳。

    他看到一位四十对岁的魁梧男子,一双鹰隼一般的眼睛,在看着自己。

    这人是谁?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压力?这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

    霍天武虽然没有进入官场,但他身上的无形压力,就连省委书记萧远山都感到不舒服。

    霍天武走了过来,看着萧远山道:“您好,您是省委萧书记?”

    萧远山看到这个魁梧的男子和自己说话,他点点头道:“我是省委书记萧远山,请问你是……?”

    霍天武笑着伸出了手道:“我是燕京霍家的霍天武,霍老是我父亲。”

    “你说什么?你是霍老……?”

    即使是省委书记萧远山,一听对方是燕京霍老的二儿子霍天武,他也是吓了一跳。

    霍家的人怎么会找自己?自己和霍家没有什么关系呀?霍家在官场,那是高不可攀的大家族。霍老的学生、老部下和老下级,以及自己的后辈,都是在中央重要的部门工作,霍老的影响力极大,属于开国元勋,和赵家、王家,合称燕京三老。

    霍天武点头道:“我是霍天武,我来的目的,就是让你看一张照片,你认识这两个人吗?”

    霍天武拿出一张大哥和嫂子的结婚照。

    霍天武知道,如果萧眉是自己大哥的孩子,萧远山绝对会认识大哥和大嫂的。

    当萧远山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不由得大吃一惊,两眼露出强烈的惊异。

    “霍建国、李卫红!”

    萧远山瞬间就叫出了两人的名字。萧远山一叫出两人的名字,霍天武不有的狂喜至极。我的天哪,三十年了,自己终于知道大哥的消息了。

    霍天武一把抓住了萧远山的双臂,失声道:“快说,我大哥大嫂在哪里?”

    萧远山大惊道:“霍建国是你大哥?”

    霍天武大声道:“霍建国是我大哥,李卫红是我大嫂。”

    萧远山一听,极其的震惊,霍建国竟然是霍老的大儿子,这真让人想不到。

    他沉声道:“走吧,到我家里说吧。”

    两人回到家里,萧远山给霍天武倒了一杯水,端给了霍天武。

    霍天武急于想知道大哥大嫂的消息,他连忙道:“萧书记,我大哥和大嫂的情况,你说一下。”

    萧远山叹了一口气道:“二十八年前,在建设酒泉航天城的时候,我们部队遇到了沙漠风暴,霍大哥和大嫂,被流沙吞没,我们只救下了他的女儿。”

    霍天武虽然早就预计,大哥和大嫂,凶多吉少,但从萧远山的嘴里亲耳听到,霍天武的眼泪,还是禁不住的落下来。

    大哥从小就很疼自己,家被抄了之后,一家人没有了去处,没有饭吃,大哥在风雪天讨到了一个窝头,藏在了怀里,自己没舍得咬一口,一路跑回来,给了自己。

    大哥和大嫂竟然遇难了。

    霍天武难受了好一会,才止住泪水,他看着萧远山道:“萧眉是我大哥的女儿?”

    萧远山点点头道:“是的,霍大哥和李大嫂遇难后,我们就养了眉儿。”

    霍天武站起来,给萧远山深深的鞠了一躬,沉声道:“谢谢您,萧书记,您抚养了我大哥的女儿。”

    萧远山道:“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事后,我们找到了霍大哥和李大嫂的遗体,埋葬了他。”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过来好一会,萧远山道:“霍总,你们什么时间来认眉儿,随时都可以。”

    霍天武道:“谢谢萧书记,我回去和我父亲商量一下吧,不过,在没有结果前,最好不要的眉儿说,免得她悲痛。”

    萧远山点头道:“好的,霍总。”

    霍天武辞别了萧远山后,拿着萧远山给的萧眉一张照片,回到了锦江大酒店,他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霍老一夜没睡,他一直在看大儿子的照片。

    霍老接到了霍天武的电话。

    “天武,有你大哥地消息了吗?”

    霍老急切的道。

    霍天武沉痛的道:“爸爸,萧眉正是我大哥的女儿,您的亲孙女。”

    霍老在自己儿子的语气了,仿佛知道了什么,他沉声道:“你大哥大嫂不在了?”

    霍天武沉声道:“我大哥和大嫂,他们在二十八年前,在酒泉航天基地遇到了沙漠风暴,都牺牲了,萧书记抚养了我大哥的女儿萧眉。”

    霍老听到这个消息,儿子的照片在他手中滑落,泪水从眼里流了出来。他虽然早已预计自己的儿子已经不在了,但这个消息一确定,那让自己心痛的悲伤,还是疯狂的撕裂着他的灵魂。

    “父亲,我现在就回去,我带来了眉儿的照片。”

    霍天武沉声道。

    霍老道:“来吧,我看看我孙女的照片。”

    ……………………………………………………………………………………………………………………

    欧阳志远和萧眉赶到傅山山南酒厂的时候,整个厂区,彩旗招展,锣鼓喧天,厂门口前面搭建了一个剪彩台,台上站满了各路的客人。

    欧阳志远看到了现任傅山县长江宗武和县委书记王凤杰。

    何振南升迁龙海市副市长,傅山县的县长,就有常务副县长江宗武接替。他总算没有下来一场,级别终于提到了县级。

    几位领导人中间,是市委书记周天鸿。欧阳志远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一脸威严的中年男人,和周书记并肩而立。

    “眉儿,周书记身旁的那男人是谁?”

    欧阳志远大声道。

    萧眉道:“新任龙海市长任海涛。”

    “任市长?呵呵,来的好快呀。”

    由于秦剑的身份特殊,市委书记周天鸿和新任市长任海涛,亲自来剪彩。

    秦剑看到了欧阳志远,他连忙打招呼,让欧阳志远和萧眉上来。

    欧阳志远拉着萧眉,走到了剪彩台的旁边。

    秦剑走过来笑道:“怎么才来?”

    欧阳志远笑道:“还差十分钟到八点十八。”

    秦剑亲自给欧阳志远和萧眉拿来了写着贵宾的胸花带上。

    县长江宗武早就看到了欧阳志远,他微笑着走了过来。现在,欧阳志远的级别和他一样,都是县级干部,但欧阳志远只有二十三岁,而自己,已经三十五岁了,整整大欧阳志远十二岁。欧阳志远进入仕途只有一年,而自己进入仕途十一年了。

    人和人能比吗?但是,欧阳志远栽的树,江宗武要乘凉了。现在,江宗武是县长,再过三个月,发改委就要下来验收绿色环保县。以傅山县现在取得的成绩,评上绿色环保有机旅游大县,是铁板钉钉上的事了,这个一生都受用不尽的政绩,要落到江宗武的头上。江宗武下来镀金,终于赶上了好时候。

    “欧阳县长,您好。”

    江宗武微笑着伸出了手。

    欧阳志远握住了江宗武的手笑道:“江县长,您好,傅山工业园就要竣工了。很不错。”

    江宗武笑道:“这是欧阳县长的基础打得好,工业园能提前两个月竣工。到时候,竣工典礼,我一定要请你欧阳县长来剪彩。”

    欧阳志远笑道:“还是江县长领导有方。”

    这时候,欧阳志远在傅山县原来在一起工作的同志,都走了过来,和欧阳志远握手。

    纪委书记张建设大笑道:“欧阳县长,你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欧阳志远握着张建设的手笑道:“张书记,你好呀。”

    副县长魏光海快步走了过来,拉住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县长,您来了。”

    欧阳志远一直和魏光海在一起工作,欧阳志远对魏光海的评价还是不低的。

    “呵呵,魏县长,你好。”

    张建设和魏光海,这两人都是欧阳志远原来的老上级,可是现在,志远已经是正县级了,比他两人的级别还要高。

    远处的组织部长武振兴、宣传部长张成林、副县长戴立新,在过去都是欧阳志远的政敌,现在看到,欧阳志远已经坐到了正县级,这让他们的心,暗生嫉妒,心里酸溜溜的,这几个人都没有过来。

    县委书记王凤杰走了过来。虽然王凤杰开始和欧阳志远有矛盾,但后来,两人开始了合作,共同抗衡赵丰年。王凤杰怎么都不会想到,欧阳志远在一年内,能升到正县长,几乎和自己平级了。

    王凤杰很庆幸,自己后来联合欧阳志远的决策是对的。

    欧阳志远看到了王凤杰走过来,欧阳志远连忙迎了过去,老远就伸出了手,握住了王凤杰的手笑道:“王书记,您好。”

    “哈哈,欧阳县长,咱又见面了,不错呀,你又开始在运河县大展宏图了。”

    王凤杰笑着道。

    欧阳志远道:“王书记,您可不能表扬我,我今天是来学习的。”

    市长任海涛看到了傅山县的干部们,在和一位年轻人握手说话,好不热闹,他回过头来,看着秘书吴兴勇道:“那人是谁?”

    秘书吴兴勇忙道:“任市长,他就是运河县的县长欧阳志远。”

    任市长一听这位年轻人就是拿下郭文画的欧阳志远,任海涛眼角的肌肉,不禁抽动了一下。

    嘿嘿,果然年轻有为呀。

    自己在上任之前,省长江川河就吩咐自己,注意压制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进入仕途一年,拿下的官员不少了。

    傅山县的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公安副局长崔德成、副县长姬广元、城建局长郑俊熙,运河县的农业局长石国虎、县委书记王广忠、副县长将安山,副公安局长丁宝山,市长郭文画、纪委书记戴宝楠、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付桂山,这十几名官员,都是欧阳志远的原因,而下台被捕死亡。

    欧阳志远不简单呀。

    这时候,八点十八分的时间到了,鞭炮声和锣鼓声惊天动地的响起来。

    县长江宗武亲自宣布山南酒业集团傅山分厂投产剪彩开始。

    市委书记周天鸿、市长任海涛和秦剑,连同县里的领导,微笑着拿起了剪刀,开始剪彩。

    鞭炮齐鸣。

    整个剪彩过程,热烈而庄重。

    剪彩完毕后,大家一起参观酒厂的生产过程。

    周天鸿早就看到了欧阳志远在和原傅山县的官员们握手说话。呵呵,好小子,故地重游,有什么感想吗?

    欧阳志远没有跟着人进去,他在外面等候周书记,有事情要向他请示。

    一个小时后,周书记参观完酒厂,走出来,坐进了自己的专车,准备回龙海。欧阳志远快步走了过去,坐进了周书记的专车。

    周天鸿看到欧阳志远坐进来,笑道:“志远,故地重游,我看你洋洋得意呀。”

    欧阳志远笑道:“周书记,哪有呀?我现在求您来了。”

    周天鸿笑道:“什么事,说吧。”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冰点乐队就要来了,我请了燕京红都传媒给策划这次演出进行策划,我想要从机场到运河县公路沿线的广告权。”

    周天鸿一听,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道:“志远,你们运河县的所有广告权归你,机场到运河县这段路的管理,不属于运河县,你要这段路的广告权,就怕要不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