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进窝

    第六十三章进窝

    身为龙海市财政局局长的苗加军,什么好酒没喝过?但玉春露这种好酒,让苗加军终于知道,什么酒才是好酒?

    本来,宗鹏飞和苗加军在酒桌上都很拘束,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平易近人,让两人感到自己遇到了明主似的,谁也没想到,本来站在市长郭文画的阵线里的财政局长苗加军,从此以后,竟然加入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战斗序列。

    魏海娟本来想去酒店招待他们,但萧远山不愿意,他知道,在酒店喝酒,虽然上档次,但没有了那种亲切感。在自己家里招待属下,会让手下的人,感到非常自豪而激动,手下的人会更加和自己走的近。

    萧远山这样招待周天鸿,这对欧阳志远以后的发展,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萧远山只喝了两杯酒,就不能再喝了。

    这顿饭,让宗鹏飞和苗加军对欧阳志远彻底的服气,特别是宗鹏飞在以后的工作中,成了欧阳志远强有力的后盾。

    这顿饭在一个小时候后结束。萧远山亲自把周天鸿送出了客厅,但在院子里,两人细细的交谈了了半个小时,宗鹏飞和苗加军在外面等候。

    谁也不知道,两个人谈论了什么,但周天鸿走出来后,整个脸上洋溢着意气风发的神情。

    欧阳志远把三个人送回酒店,回到了岳父的家里。

    欧阳志远给萧远山倒了一杯水,端给了岳父。萧眉坐在妈妈魏海娟的身旁,两人说这话。由于欧阳志远的关系,现在,魏海娟对萧眉很是疼爱。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说说你账户上的五个亿是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一听,自己的岳父竟然也知道了这件事。

    欧阳志远就把自己的收入来源说了一遍。

    当萧远山知道,欧阳志远竟然拥有清灵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权,这把他吓了一跳。清灵集团可是江南省最大的中成药制药集团,市值几千个亿,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是什么概念?

    萧远山沉思了一下道:“志远,你这次的五个亿,竟然惊动了整个中纪委,连秦副总理都惊动了,好在你还是清白的,以后,你的账户上,最好不要拥有这么多的资金,免得有人在这方面年做文章,你知道吗?”

    欧阳志远苦笑道:“清灵集团、山南酒业集团和眉儿的天信药业的分红,我不能不要吧?这些分红,是我应该所得的,每年就会有几个亿。”

    萧远山道:“这些钱,让媚儿给你保管,他们下次分红之前,让萧眉给你开个新账户,户主是萧眉,所有的钱都打到新的账户上。”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爸爸。”

    萧远山道:“志远,现在你做事,要更加小心,有的人为了打击你外公,甚至打击我,都会拿你说事的,你明白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谢谢爸爸的提醒,我以后会注意的。”

    萧远山道:“你们开发区的建设,更要加快速度,别的你比我看的都明白,我也不说你了,你记住,官场里不是永远只有斗争,要的是均衡和牵制。如果只有斗争,你不会做到现在这个位置的,早就被人拿下了。”

    “谢谢爸爸,我明白了。”

    魏海娟笑道:“志远,今天就不要走了,住在家里吧。”

    欧阳志远本来想去干妈那里和萧眉住在一起,现在岳母大人邀请了,自己就不好拒绝。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妈妈。”

    魏海娟又问了欧阳志远爸爸妈妈的身体情况。

    说了一会话后,萧远山和魏海娟休息去了。

    萧眉笑嘻嘻的冲着欧阳志远坐着鬼脸道:“你住客房吧。”

    欧阳志远一听萧眉让自己住客房,几乎要哭了。

    他小声道:“眉儿,咱们可快一个月没见面了,我都快要憋死了。”

    萧眉伸手揪住了欧阳志远的耳朵,笑嘻嘻的道:“你过去憋了二十多年都能憋住,这一个月都憋不住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那二十多年不是没有释放过吗?现在有地方释放了,可不一样了。”

    “小坏蛋,你释放的动静太大,小心让爸爸妈妈听到,走吧,客房已经收拾好了。”萧眉娇嗔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只得走向二楼的客房。两人刚一进门,欧阳志远一把就抱住了萧眉的娇躯,笑嘻嘻的道:“咱们都住客房吧。”

    “小坏蛋……喔……轻点……啊……压死我了……。”

    小别胜新婚,两人狠狠地亲在了一起,在床上翻滚着。

    “小坏蛋,洗澡。”

    当欧阳志远把萧眉剥成了小白兔的时候,萧眉喘息着,挣扎着。

    “那就洗个鸳鸯浴吧。”

    欧阳志远让温水淋在两人的身上,萧眉伏在欧阳志远的怀里,一动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

    “眉儿,睡了吗?”

    眉儿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在不断的跳动。

    她微微地睁开眼,看着志远,喃喃的道:“志远,我要给你生个孩子。”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咱们还年轻,再过几年吧。”

    眉儿小声道:“再过几年,我就老了,怕你不要我了。”

    欧阳志远小声道:“我的眉儿不会老的,我会要你一辈子的。”

    萧眉的眼睛有点湿润,她抬起头来,痴痴的看着志远道:“你是这么的优秀,这么的年轻,很多女孩子都会缠着你的。”

    欧阳志远笑道:“眉儿,你放心,这一辈子,我只娶你一个。”

    “拉钩。

    眉儿伸出小手指,痴痴的看着志远。

    欧阳志远伸出了自己好的手指,两人的手指勾在了一起。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两人就像纯真的孩子一般,嘴里喃喃的……。

    “志远,抱我回床上。”

    欧阳志远关上水龙头,擦干了两人的身子,抱起了如同白玉一般的眉儿,回到了床上。

    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第二天,两人起的很晚,两人起来的时候,萧远山和魏海娟早就上班去了。

    萧眉羞红了脸,狠狠地打了欧阳志远两下道:“昨天这么大的声音,爸爸妈妈能听到吗?”

    欧阳志远笑道:“我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掩盖了你的叫声。”

    萧眉一把扭住了志愿的耳朵道:“快说,昨天做了几次?”

    欧阳志远笑道:“就做了一下呀。”

    萧眉皱着眉头道:“不会吧,我感觉到半夜的时候,你又偷偷地进来不止一次。”

    欧阳志远苦笑道:“半夜里,小鸟不进窝,你说他能到那里去?小鸟一夜都在里面呢。”

    “小坏蛋,我掐死你……。”

    上午的时候,周天鸿和欧阳志远拜访了常务副省长秦明月。周书记向秦明月汇报了龙海市的工作。

    欧阳志远来到了山南省血液病医院。

    经过一天的恢复,梁建恢复的很好。虽然他的脸色还有点苍白,但已经能下床走路了,还能喝稀饭了。

    这让欧阳志远对自己出的药方更有自信心了。

    看来,自己和惠瑞尔集团的合作生产抗癌中成药,绝对会成功的。

    王艳和梁建对欧阳志远感激的再次流下泪来。

    欧阳志远给梁建又扎了一次针。

    欧阳志远给梁建取下针后道:“王燕,梁建,你们明天就可以进行骨髓移植了。”

    王燕和梁建激动地热泪盈眶。

    “欧阳县长,谢谢您了。”

    王燕和梁建,就要跪下。欧阳志远一把拉起了两人。

    这时候,院长赵丰德带着一位五十多岁、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儒雅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中年男人的眼里,闪烁着一丝焦虑,眼球上布满了红丝。

    儒雅的中年男人身后,跟着四个魁梧矫健的大汉,看样子,就是这人的私人保镖

    “志远,来,我给你介绍一位朋友,这位是香港富佳康电子集团总裁霍岩栋先生。”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动,好家伙,这人就是香港最大的电脑芯片制造商的总裁霍岩栋先生?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能碰到他?

    富佳康电子集团总裁霍岩栋和台湾恒丰集团香港分公司,韩老的干儿子刘仲书,合成香港电脑芯片制造的哼哈二将,这两个集团公司制造的电脑芯片份额,占据亚洲百分之四十六。也就是说,亚洲一百台电脑的芯片,有这两个公司制造了四十六台。

    山南省南州开发区,有富佳康电子集团投资的电脑芯片厂。

    欧阳志远微笑着伸出了手道:“霍先生,您好。”

    赵丰德道:“霍先生,这位就是龙海市运河县的县长欧阳志远。”

    霍岩栋连忙伸出手道:“您好,欧阳县长,认识您,很高兴。”

    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霍岩栋一边和欧阳志远握手,一双眼睛却老是看着梁建,当他看到梁建的情景,他的眼里露出了一丝惊奇和狂喜。

    欧阳志远心道,霍岩栋是梁建的亲戚?他看梁建干什么?难道是为了梁建的康复而高兴?

    霍岩栋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先生,能借一步说话吗?”

    欧阳志远点头道:“好的,霍先生。”

    欧阳志远随着霍岩栋、赵丰德来到了一套高干病房的外间。

    这种高干病房,里面带沙发、空调、电视和会客厅,就好像在家里一样。

    “坐吧,欧阳县长。”

    霍岩栋亲自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茶,双手端给欧阳志远:“欧阳县长,您请喝茶。”

    欧阳志远接过茶杯道:“霍先生,您不要客气,有什么事,您请说。”

    院长赵丰德道:“志远,霍总有一个女儿,叫霍雨烟,患的也是白血病,骨髓移植后,老是高烧不退,骨瘦如柴,性命危在旦夕,你给看看?”

    欧阳志远一听,忙道:“好的,霍先生,我给令爱看看。”

    霍岩栋站起身来,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道:“欧阳先生,只要您能看好雨烟的病,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您。”

    欧阳志远道:“霍先生,医者父母心,我给任何病人看病,都是全力以赴的,没有任何的条件,但是,我不是神仙,我只能尽力。”

    霍岩栋忙道:“好吧,欧阳先生,您看看吧。”

    霍岩栋打开里间的房门,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病床上,一具极其瘦弱、骷髅似的,看不清是男孩子或者是女孩子的病人,静静的躺在床上。

    那人的一双漆黑的大眼睛,正看着窗外,里面透出强烈的求生**。

    欧阳志远刹那间,被这人的那双眼睛惊呆了,内心受到强烈的震动。

    这双眼睛真大,仿佛有两道黑色的烈焰,在狂风暴雨中,隐隐的然烧,但却又有一种随时熄灭的可能。

    欧阳志远的内心刹那间,猛烈地抽搐着,他内心里,有一个强烈的愿望,我一定要救活这个人。

    这人的生命就象暴雨中的一点火星,一不注意,就会熄灭。

    欧阳志远快步走过去,坐在她的病床前,拿起这人只剩下骨头和皮的手腕,微微地闭上眼睛。

    这人的脉象极其微弱,已经到了孤灯油尽的时刻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一颗药丸,十分小心的把这颗药丸分成十份,拿出其中一丁点的一份道:“温水。”

    霍岩栋连忙递过一杯温水。

    欧阳志远看着这人的嘴,沉思了一下,一捏这人的骷髅下巴,把药丸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喝了一小口水,让药丸划开,然后毫不犹豫的含住这人的嘴巴,用内力慢慢的把药液渡进这人的喉咙里。

    这人早就不能进食了,就是水,也灌不进去,欧阳志远只能用内力慢慢的渡进她的食道里。

    欧阳志远的举动,让所有的人都深深地感动和震惊。

    欧阳志远竟然不怕脏,用嘴给病人渡药。

    霍雨烟早就不能进食了,就是水,都喝不进去。所有的营养,都是靠点滴来维持。

    欧阳志远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含有药物的温水,全部渡进她的嘴里。

    但病人嘴里的那种污秽腥臭,仍旧让欧阳志远内心狂翻。

    他一转脸,哇的一下,呕吐了一地。

    护士连忙拿打扫。

    霍岩栋连忙递过一杯温水。欧阳志远快速的用温水漱口。

    欧阳志远漱过口后,拿出来一根银针,微微地沉思了一下,手腕一抖,银针钉在了霍雨烟的眉心。欧阳志远手指慢慢的捻动,股股乙木灵气随着手指的捻动,进入了霍雨烟的眉心。

    欧阳志远看过的病人中,霍雨烟的病情最重最难治疗。可以这样说,霍雨烟就还剩下一口气,这一口气一断,人就死了。

    是这个女孩子的强烈求生意识,支撑着她还活着,但意识已经模糊。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欧阳志远这一根针,竟然下了三个小时,才收手。

    病人的身体极弱,一颗药丸只能吃十分之一,多一点的话,就会被药力胀死。

    欧阳志远身上,如同水洗一般,汗水早就把他全身的衣服湿透。

    欧阳志远终于用乙木灵气,把霍雨烟全身的经脉,梳理温润了一遍。

    欧阳志远收起银针,慢慢的站了起来,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

    霍岩栋连忙扶住了欧阳志远,热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您受累了,雨烟的情况怎么样?”

    欧阳志远摇摇头道:“我不是神仙,我不能保证,但我会尽力救治,三天后,再看结果。”

    霍岩栋郑重的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然后道:“谢谢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看着霍岩栋道:“霍先生,您要是相信我,从现在开始,只给霍小姐点滴所需要的营养,以外的所有针剂,全部停了。”

    霍岩栋转脸看着院长赵丰德。赵丰德点点头道:“听从欧阳县长的安排。”

    欧阳志远慢慢的开了一张药方,递给赵丰德道:“让护士用这种药的温水,一天三次给霍小姐泡澡,一次一个小时,注意,不能着凉。”

    欧阳志远开的药方,是温润肌肤的药方。

    赵丰德点点头道:“好的,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霍岩栋道:“霍小姐的病要慢慢的治疗调养,不能急。”

    霍岩栋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谢谢您,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道:“我是医生出身,救死扶伤是我的本分,霍总,不要谢的。”

    霍岩栋拿出笔,快速的开了一张支票,放到欧阳志远的手里道:“欧阳县长,不成敬意,请你务必收下。”

    欧阳志远一看,霍岩栋竟然开了一张一千万港币的支票。

    欧阳志远笑着把支票又放回霍岩栋的手里道:“霍总,我给任何人看病,从来不收一分钱。”

    欧阳志远的举动,让霍岩栋大为惊奇。

    院长赵丰德更是佩服欧阳志远的胸怀。

    “在附近给我准备一套房间,我要在这里住三天。”

    霍雨烟的病,极其的凶险,就是欧阳志远也不敢保证,能否救过来,他要随时知道,她的情况。

    霍岩栋道:“欧阳县长,外面就是一套贵宾房,您就住在这里吧。”

    欧阳志远点头道:“就这样吧。”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回到了大酒店。按照原来的计划,今天晚上,就要回龙海。

    欧阳志远把遇到香港富佳康电子集团总裁霍岩栋先生的过程,向周天鸿汇报了一遍。周天鸿一听欧阳志远要给霍岩栋先生的女儿治病,周天鸿内心狂喜。

    香港富佳康电子集团总裁霍岩栋可是大财神爷,要是能把霍岩栋拉过来投资,那不就是十个亿的问题,而是几十亿的投资了。

    香港富佳康电子集团在南州开发区的投资是一百二十个亿。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我批准你一个星期的假期,一定要把霍总女儿的病看好,运河县的事,你不要问了,我派常务副市长马明远亲自抓。”

    欧阳志远笑道:“我又不是神仙,现在也没有把握能治好霍雨烟的病。”

    周天鸿笑道:“我命令你治好,你要是治好霍雨烟的病,运河县的常务副县长就是你的了。”

    欧阳志远的眼睛一亮,他笑道:“不会有这么好的事吧?”

    周天鸿笑道:“治好霍雨烟的病,还要把霍岩栋拉进龙海来,让他投资。”

    欧阳志远笑道:“我治病向来都是无条件的,让人家投资,这不是乘人之危吗?”

    周天鸿笑道:“我今天不回去了,我要和你一起去拜会霍岩栋先生。”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咱不能这样利用人的?”

    周天鸿道:“利用你,我想利用别人,别人还没有这个本事,我又不是为了我个人的利益?如果霍岩栋能在我们龙海投资,你想想,这将增加多少个工作岗位?多少位下岗职工能重新养家糊口?能让多少位老人孩子的脸上,重新露出笑容?”

    宗鹏飞和苗加军看着欧阳志远和周天鸿两人之间的对话,心里都极其的羡慕。在整个龙海市,只有欧阳志远一个让人敢用这种口气和市委书记周天鸿这样说话。

    人比人得仍,你看,人家欧阳志远去趟医院,竟然能认识香港富佳康电子集团总裁霍岩栋这个大财神爷,人家的命怎么会这样好呢?

    晚上六点,霍岩栋亲自带人来接欧阳志远。光是保镖,就带来十几个,简直就是前呼后拥。

    欧阳志远把市委书记周天鸿介绍给了霍岩栋。

    霍岩栋和周天鸿两人竟然很投缘,两人谈得很投机,晚上这顿饭,就在南州最豪华的明湖大酒店举行。宗鹏飞和苗加军一同去了。

    当众人来到了大酒店的时候,谁也没想到,霍岩栋竟然邀请来了山南省常务副省长秦明月。

    下午,周天鸿刚刚拜访完了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秦明月看到了周天鸿和欧阳志远,不由得大为惊奇。

    霍岩栋表面上儒雅好客,但骨子里极为高傲,一般的副省长,他都不放在眼里,他竟然和保镖们,把欧阳志远众星捧月一般围在中间,就是龙海市市委书记周天鸿都站在旁边,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一眼看到了舅舅秦明月,他连忙走过去道:“秦省长,您好。”

    在众人面前,欧阳志远当然不能愚蠢到喊秦明月舅舅。

    秦明月笑道:“欧阳县长,你好。”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戴鹏飞和苗加军在电视里经常看到过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现在看到欧阳志远竟然和常务副省长秦明月这么熟悉,不由得大吃一惊。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这几天看到的,彻底的颠覆了两人对欧阳志远过去的了解。

    两人终于明白,为什么欧阳志远升迁的这样快。一是人家欧阳志远有本事,二是人家认识省里的领导。两人要是知道,欧阳志远的外公是秦副总理,秦明月就是欧阳志远的舅舅,两人绝对会当场晕过去。

    市委书记周天鸿可是知道常务副省长秦明月是欧阳志远的亲舅舅。

    霍岩栋一看欧阳志远和秦明月认识,他走了过来笑道:“秦省长和欧阳县长认识?”

    欧阳志远连忙接过话来道:“我在电视里经常看到秦省长,呵呵,所以就认识了。”

    霍岩栋看到了欧阳志远和常务副省长秦明月在交换眼神,让当然不相信欧阳志远的话,他笑道:“这太好了,今天咱们大伙要好好地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我带来一种好酒,霍总一会品尝一下。”

    霍岩栋笑道:“好的,欧阳县长。”

    众人来到贵宾房,霍岩栋拉着欧阳志远,看着秦明月道:“明月老弟,今天咱是私人宴席,不谈官职,平时咱兄弟能谈得来,所以,今天拉你来喝酒,目的是来陪我感谢志远。”

    霍岩栋开始改称呼了,他叫秦明月为老第,喊欧阳志远为志远。

    霍岩栋在平时,和秦明月谈得来,他在山南省南州开发区投资了120亿,建成南州电脑芯片厂,就是秦明月在香港拉过来的。

    两人平时在私下称兄道弟,很投机。

    秦明月一听霍岩栋拉来自己,是为了感谢欧阳志远,他连忙问道:“感谢志远?为什么呀?”

    霍岩栋道:“你知道,你侄女霍雨烟的病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了,我今天碰到志远了,他在血液病医院,竟然救活了一个被判了死刑的白血病男孩子。所以,院长赵丰德就给我说了,把志远介绍给了我,志远今天下午给雨烟看了病,我看雨烟的病,有了起色。我在南州,没有什么亲人,就你一个兄弟,所以,我今天拉来你,让你一起分享我的希望和快乐,今天咱两人,要陪着志远喝酒,一定要让志远喝好。”

    秦明月一听,心里顿时哭笑不得,霍岩栋竟然要自己陪自己的亲外甥喝酒,哈哈,今天有热闹看了。

    志远的医术是很高,可是霍雨烟得地是白血病,虽然已经骨髓移植,但效果不明显,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志远的医术再高明,也不可能治愈白血病。

    秦明月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有把握么?”

    欧阳志远摇摇头道:“没有把握,我不是神仙,但我要试试,三天内,如果没有起色,霍雨烟就会香消玉损,三天之内如果有起色,我就能治好她。”

    霍岩栋道:“我赞成志远试试,如果能治好我女儿的病,我情愿把霍氏富佳康集团送给志远。你知道,雨烟是我霍岩栋唯一的希望,富佳康未来的接班人。雨烟要是没有了,我要富佳康集团有什么用?”

    霍岩栋说着话,眼圈红了。

    欧阳志远看着霍岩栋红红的眼圈,忙道:“霍总,我尽力而为。”

    “好,来,志远,今天你上坐,我和明月陪你喝酒。”霍岩栋一把拉过欧阳志远,让志远坐在了上首的贵宾席。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舅舅就在自己的面前,自己怎么能坐在首席?

    欧阳志远刚想退让,秦明月给欧阳志远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推辞。欧阳志远看到了舅舅的示意,他就不再坚持谦让。

    霍岩栋又安排好周天鸿、宗鹏飞和苗加军他们。

    秦明月趁着霍岩栋安排周天鸿他们的空隙,小声道:“志远,有把握吗?”

    欧阳志远道:“没有把握,但我可以试试。”

    秦明月点头道:“霍岩栋骨子里极其的高傲,看不起任何人,就是我,他也没有看在眼里,但今天他在电话里,提到你的时候,对你极其的佩服,你是怎样让这个高傲的老头,佩服你的?”

    欧阳志远苦笑道:“今天,我为了救治霍雨烟,用内力嘴对嘴给那个病危的丫头喂药了,喂完药,我也当场吐了,霍岩栋当场开了一千万港币的酬谢金,我没有要。”

    秦明月冲着欧阳志远竖起了大拇指道:“好小子,真有你的,做的好,我让霍岩栋到运河县去投资,资金最低一百个亿。”

    “一百个亿?”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这时候,霍岩栋走了过来笑道:“好了,上菜。”

    服务员开始上菜。

    市委书记周天鸿看着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竟然坐在欧阳志远旁边,陪自己的外甥喝酒,他心里就想笑。秦明月和霍岩栋这样熟悉,拉霍岩栋到龙海投资,已经是铁板上订丁的事了。

    宗鹏飞和苗加军看到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竟然陪欧阳志远喝酒,要不是两人亲眼见,打死两人,两人都不会相信的。

    服务员提来几瓶白兰地,欧阳志远从行李箱里拿出最后几瓶玉春露笑道:“霍总,尝尝我家自己酿造的玉春露。”

    欧阳志远说完,打开了玉春露,一股股甘醇浓烈绵长的酒香,刹那间飘进霍岩栋的鼻子里。

    霍岩栋什么好酒没喝过?但他说一闻到玉春露,禁不住赞道:“好酒,好酒。”

    欧阳志远给舅舅秦明月倒了一杯,又给霍岩栋满上,递给宗鹏飞一瓶。苗加军连忙接过来,给市委书记周天鸿、秘书宗鹏飞倒满。

    霍岩栋端起酒杯道:“来,为我们今天的认识,干三杯。”

    霍岩栋也学会了山南省喝酒的规矩,上来就三杯酒。

    秦明月笑道:“来,咱们祝贺霍雨烟小姐早日康复,干三杯。“

    欧阳志远道:“为了我能救治好霍小姐,干三杯。”

    众人没有人藏私,莲碰三杯。

    “好酒!好酒!”

    霍岩栋大声赞美着玉春露。

    周天鸿笑道:“霍总,你有时间到龙海走走,到志远家看看。他家有十几大缸这种美酒等着你去喝。”

    霍岩栋笑道:“好,我一定去龙海看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