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坐山观虎斗

    第六十章坐山观虎斗

    卫东林笑道:“这个主意不错,甘宜涛学的就是古建筑学,如果能和红太阳集团合作,这将是一项很好的合作项目。”

    甘宜涛的眼睛一亮道:“重建古留城?”

    欧阳志远点头道:“对,红太阳集团的陈懂的意思,重建古留城,一是可以增加旅游景点,第二个就是可以作为影视城,对外开放。”

    甘宜涛的神情渐渐地开朗起来,他看着欧阳志远道:“最好和陈懂面谈。”

    欧阳志远拿出电话,拨通了陈雨馨的电话。

    “陈懂,有个专门做古建筑的朋友,想和您合作,你能否有时间来一下。”

    陈雨馨正在宾馆的电脑搜集运河古城的图片,就接到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她一听听到有古建筑方面的专家,陈雨馨很是高兴,她忙道:“好的,志远,你在哪里?我这就过去。”

    欧阳志远道:“我们在墨园酒店。”

    陈雨馨开着车,朝墨园赶来。

    欧阳志远刚放下电话,就看到黄晓丽从楼梯上走了过来。

    自从市纪委调查欧阳志远的五个一亿的来源,黄晓丽就很是担心欧阳志远,他并不是担心欧阳志远贪污,她知道欧阳志远的品行和道德,他从来不占集体的一分钱。她担心的是,以欧阳志远的火爆脾气,说不定会暴打一顿戴宝楠。

    纪委书记戴宝楠可是代表市委常委而来的。

    如果欧阳志远打了戴宝楠,就是市委书记周天鸿,都保不住欧阳志远。

    戴宝楠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调查欧阳志远?他的背后,是谁支持的?现在,整个运河县都知道,欧阳志远有五个亿的存款,市纪委正在调查者五个亿的来源。

    过去妒忌欧阳志远的人,早就在等机会对欧阳志远下手,现在,他们终于等到机会了。撤销欧阳志远一切职务的呼声,在运河县越来越高。

    这么年轻的欧阳志远,当上了运河县新开发区的主任,这让几个副县长妒忌的要死。这个位置可是个肥缺呀,二十个亿的投资,闭着眼就能弄个几千万花花。

    黄晓丽知道,欧阳志远从县纪委办公室冲了出去,还好,小家伙没有冲动,没有打人。黄晓丽找了欧阳志远几个地方,都没有找到欧阳志远。最后他来到了墨园。

    ………………………………………………………………………………………………………………

    县委书记王广忠第一时间得到了欧阳志远户头上有五个亿,市纪委开始调查欧阳致远的事。这个消息,上来就把王广忠吓了一跳,但过了一会,他的内心就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欧阳志远身上有五个亿,并不奇怪。欧阳志远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而欧阳致远的未婚妻子萧眉,人家可是山南省抗生素最大的生产集团,资产有几百个亿,欧阳志远有五个亿,根本不奇怪。

    现在王广忠考虑的是,是谁要调查欧阳志远?自己好把握住对欧阳志远的策略方针。过去的一段时间,自己是想借用欧阳志远的能力,建立工业园,大捞政绩。但现在,不知道是谁要向欧阳志远下手?是市长郭文画?不,不可能,市长郭文画和自己一样,想要利用欧阳建立开发区。

    不是市长郭文画,更不会是市委书记周天鸿。难道是上面的人要整欧阳志远?

    要是上面的要整欧阳志远,如果是自己惹不起的强大势力,自己就可以落井下石,拿下欧阳志远,以绝后患,自己就不要工业园这个政绩。

    欧阳志远最近得罪了谁?王广忠的大小脑飞快的运行起来。猛然,他的眼睛一亮,想起一个人来。

    中纪委第六室主任高贵挺。

    王广忠知道,欧阳志远要迁走高贵挺的祖坟,而高贵挺却要让开发区横挪一百米,让开他家的祖坟。而欧阳志远通过比武,赢了族长高满堂他们。

    肯定是中纪委监察第六室主任高贵挺的支持,市纪委书记戴宝楠下敢明目张胆上的调查欧阳志远。

    嘿嘿,戴宝楠,你这家伙也不打听一下,欧阳志远的背后是谁?你死定了。

    中纪委监察第六室主任高贵挺能和秦副总理比吗?能和省委书记萧远山比吗?

    呵呵,老子来个坐山观虎斗,谁赢了谁输了,和自己无关呀。

    王广忠想到这里,他顿时感到了一阵轻松。

    要是戴宝楠失败了,自己说不定弄个市纪委书记干干。

    ……………………………………………………………………………………………………………

    欧阳志远看到了黄晓丽走了过来,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欧阳志远的内心感到很温暖。

    他站了起来笑道:“黄县长来了。”

    卫东林和甘宜涛一听运河县的黄县长来了,两人连忙站起来打招呼。

    黄晓丽笑道:“卫懂、甘懂,您们好。”

    黄晓丽和两人都认识,昨天和甘宜涛见过面。

    欧阳志远一看都认识,他让服务员增加两副碗筷和酒杯,再上几个女同志爱吃的菜。

    黄晓丽笑道:“谢谢。”

    欧阳志远要了两瓶饮料,上午,黄晓丽不会喝酒的。

    欧阳志远道:“黄县长,陈雨馨马上就到,我想让甘懂和陈雨馨合作,重建运河古城和古留城。”

    黄晓丽笑道:“这个主意不错,甘懂可是古建筑的专家,而且还有古建筑的工程队。”

    甘宜涛笑道:“专家称不上,中国的九大古城,我参与了六个古城的恢复,运河县的运河古城,很有恢复的价值,再加上运河大战的历史意义,恢复古城后,两年就可以收回成本。”众人正说着话,陈雨馨走了过来。

    甘宜涛神情一呆,好漂亮高雅的女人。

    陈雨馨笑道:“黄县长也在。”

    黄晓丽连忙站起来道:“雨馨,来,给你留下位子了。”

    欧阳志远笑道:“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卫东林和甘宜涛连忙站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卫东林你认识,这位是远古集团的甘宜涛甘懂,毕业于燕京古建筑系,对古建筑很有研究。这位是红太阳集团的陈懂。”

    甘宜涛很是惊讶陈雨馨的年轻美丽。这么年轻,竟然能闯出这么大的产业,真是不错。

    “您好,甘懂,您好,陈懂。”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这顿饭,大家吃的很高兴,陈雨馨和甘宜涛达成初步协议,卫东林的天安集团和甘宜涛的远古集团加入运河古城和古留城重建的项目。

    欧阳志远看着卫东林道:“卫懂,您的儿子卫小山和一些人混杂在一起,早晚要出事,请你管教他一下,免得你以后后悔。”

    欧阳志远已经和卫小山发生两次冲突了。卫小山和王磊、石新桥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

    卫东林连忙道:“对不起,欧阳县长,我听说了,卫小山和您发生了冲突,我向你道歉。”

    欧阳志远道:“卫懂,我不是让你向我道歉,他和石新桥、王磊在一起,早晚会受到牵连,你要小心,卫小山被人家利用,否则,你后悔就晚了。”

    卫东林知道,王磊他们成天惹是生非,自己曾经多次说过儿子卫小山,可是,卫小山就是不

    欧阳志远道:“卫懂,你的蓝天和白云大酒店,我预定下来,七月十号到二十号的,你就不要对外开放了。”

    卫东林笑道:“是要接到香港来的冰点乐队?”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七月十六号的演出,肯定会来很多人。我要安排人到你那里去住。你的服务水平要跟上去。”

    卫东林连忙道:“好的,欧阳县长,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欧阳志远下午直接去了开发区办公室。

    自己一进开发区,就感到气氛很不对,人们在议论着什么。

    欧阳志远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他的耳朵很灵敏,他听到大家在议论自己的五个亿和被纪委调查的事情。

    欧阳志远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宋忠军和陆建他们正准备标书,下个星期,开发区的所有项目,就开始招标。

    张吉祥正在财务室忙碌着。

    宋忠军一看到欧阳志远来了,他连忙走过来,一脸关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老大,您没事吧。”

    欧阳志远笑道:“没事,我走的正,站的直,别人不会整垮老子的。”

    宋忠军笑道:“我知道老大的品性,我们相信你,那些传说,都是他们瞎说的。”

    陆建恶狠狠地道:“谁再乱说,老子打断他的舌头。”

    欧阳志远笑道:“嘴长在他们的脸上,想乱说,就让他们乱说去吧,不要理会。”

    宋忠军道:“老大,这是所有招标的项目,请您过目。”

    欧阳志远看着宋忠军和陆建消瘦的脸庞,心里很是感激两人,自己一句话,三位兄弟姐妹,二话没说,就赶了过来,这份情谊,自己会永远的记在心里。

    他拍了拍宋忠军和陆建的肩膀道:“兄弟,辛苦了。”

    宋忠军和陆建笑道:“能和老大一起工作,是我们最大的幸福和快乐的事。

    士为知己者死。

    欧阳志远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仔细的看着招标的细节,抬头看到万通集团的颐秋水和楚雄集团的楚浩南从汽车上走下来。

    欧阳志远眉头一皱,这两个家伙来干嘛?难道也想投标?自己好长时间没见这两个家伙了。

    颐秋水和楚浩南在傅山县城开发的商品房,十分成功,赚了一大笔钱。

    这两个家伙,是做生意的天才,一个项目能否挣钱,两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随着傅山县的发展,傅山县的地皮价格会更加飙升,两人联手在傅山县又投入了几十个亿,买了几块地,准备再大干一次。

    运河县新建开发区,这块肥肉,两人同样不会放弃,他,他们今天来。就是想看看运河县的地皮和开发区的项目。

    两个家伙也看出来了,欧阳志远到哪里,那里的地皮就会飞涨。

    运河县的焦化厂一停产,运河县的空气立刻变得纯净起来。由于运河古城就要被开发,古城区和新城之间的地皮,会有极大地升值空间,他们打算再次投资,抢购几块地皮。

    两人打听到欧阳志远的办公室,秘书郭明进来道:“欧阳县长,万通集团的颐秋水和楚雄集团的楚浩南想见您。”

    欧阳志远道:“带他们进来。”

    不一会,两人微笑着走了进来。

    颐秋水笑道:“恭喜欧阳县长,又担任了运河县开发区的主任。”

    欧阳志远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两人打得那两个亿的欠条道:“颐秋水、楚浩南,我听说你们在傅山县赚了几个亿,呵呵,这两张欠条,你们该还账了吧。”

    两人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又看着那张欠条,两人的连都绿了。

    两人和欧阳志远在南州红楼里赌博,每个人输了二亿,还有一个亿的欠条。

    过了好一会,颐秋水笑道:“欧阳县长,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哪有见面就讨账的,我们今天来的目的,可是想投资开发区的,来支持您的工作的。”

    欧阳志远看着两人僵硬的惨绿脸色,心里非常的爽,刚才的不快一扫而光。

    欧阳志远笑道:“下个星期就举行招标,到时候,欢迎两位参加投标。”

    楚浩南笑道:“好,欧阳县长,我们会参加招标会议的,欧阳县长,晚上有时间吗?我们在璀璨星河定了房间,咱们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楚浩南,晚上不见不散。”

    欧阳志远之所以答应两人的邀请,欧阳志远想让他们在七月十六号的演出时,赞助开发区。

    两人和欧阳志远谈了一会话后,两人告辞。

    欧阳志远走进陆建和宋忠军的办公室道:“忠军,高家镇高满堂的祖坟迁了吗?”宋忠军道:“老大,他们在拖时间,根本没有迁走的意思。”

    欧阳志远冷笑道:“打输了,就应该迁走,说话不算数,还是男人么?”

    欧阳志远拿出电话,拨通了开发区派出所所长季开来的电话道:“季所长,你带着派出所的人,跟我到高家镇。”

    “好的,欧阳县长。”

    季所长带领十几个警察,在楼下等候。

    欧阳志远有拨通了高家镇的镇长王家坤和书记高贵峰的电话,让他们在高家镇前等着自己。

    欧阳志远喊上宋忠军、城建局长关洪国,直奔高家镇。

    十分钟后,欧阳志远他们来到高家镇,看到了镇长王家坤和镇书记高贵峰。

    欧阳志远大声道:“走,到高家镇的祖坟去看看,还有两天,就到了最后通牒的日子。”

    镇长王家坤和镇书记高贵峰看着欧阳志远阴沉的脸,两人的心里开始打鼓。

    欧阳志远看着镇书记高贵峰道:“高书记,这两天高家族长高满堂找到迁入祖坟的地方了吗?”

    高贵峰这几天根本不敢到高满堂家里去,自己是高满堂的侄子,每次见到族长,高满堂都会训斥自己,自己不敢说一句话。

    现在欧阳志远问自己,高贵峰支支吾吾的道:“欧阳县长,我这两天太忙,没有时间去叔叔那里。”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是不敢去吧?你是高家镇的书记,高家镇属于你的管辖范围之内,县政府早就下了文件,所有不重要的工作都放下,一切都要为开发区的建设让路,你说,你这几天干了什么工作?”

    欧阳志远知道,镇委书记高贵峰就是个聋子的耳朵,摆设,高家镇的大权,实际上在族长高满堂手里,要这样的镇委书记有什么用?欧阳志远今天就要拿高贵峰开刀,杀鸡给猴看。

    书记高贵峰这几天还真没干什么重要的事,相反,他还收了很多的礼。开发区就建在高家镇的东面,只要开发区整完地,立刻就会开时建设。那时候,就会有很多的活,要让高家镇协助。人们纷纷向高贵峰送礼,指望能找到活干。

    高贵峰结结巴巴的道:“欧阳县长,我……我在动员……高家镇的乡亲们,准备协助开发区的工程队,做好建设的工作。”

    欧阳志远冷笑道:“高贵峰,最重要的迁坟工作你不去做,偏偏做那些闲事,你现在立刻去高满堂家,问问高满堂找到迁坟的地方没有。”

    高贵峰的冷汗流下来了,他忙到:“好的,欧阳县长,我这就去。”

    欧阳志远道:“走,咱们去高家祖坟看看。”

    欧阳志远带着人,直奔开发区的高家祖坟。

    凯旋集团和金鑫集团整理开发区的土地,已经到了尾声,再过两天,就要开始铺设开发区的主要道路。但向开发区的主要干道,就被高家几十个祖坟的坟头,拦在那里。

    欧阳志远知道,这几十个坟头,就是考验自己工作能力的试金石。这些坟头要是搞不定,自己也别干开发区的主任了。

    高家的人派了两个年轻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看护着自己的主坟,以免被开发区的人铲平。

    欧阳志远一到,两个年轻人一人拿着一杆木棍,站在路口,一脸警惕的看着欧阳志远他们。

    欧阳志远走下车来,两眼死死地盯住两个拿木棍的年轻人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其中的一个年轻人阴森森的道:“我叫高贵河,他叫高贵阳,欧阳县长,你们想干什么?不是距离迁坟还有两天的时间吗?”

    欧阳志远冷笑道:“是还有两天,我来看看一共有多少个坟头,你们准备向什么地方迁坟。”

    高贵河大声道:“我们只管看护祖坟,至于向什么地方迁,我们可不知道。”

    欧阳志远回过头来看着宋忠军道:“宋主任,所有的坟头补偿款和拆迁费都给了高满堂他们了吗?”

    宋忠军道:“所有的补偿款,都已经发下去了,我这里有族长高满堂的收据。”

    宋忠军把高满堂的签字拿出来给欧阳志远过目。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道:“收好吧,我看高满堂不会这么容易迁这些坟头的,你多准备好几台推土机,如果他们不签,两天后,咱就开始强推。”

    宋忠军道:“我已经准备了十台推土机。”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到时候,不怕他们不迁。”

    欧阳志远话音刚落,就看到高满堂带着近百号人赶了过来。

    高满堂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时间没到,你们不会出尔反尔吧?”

    欧阳志远道:“我来看看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你们找到迁入的地方了吗?各种补贴,都已经发给你们了,两天后,你们要是还不迁坟,我们就强推。”

    高满堂恨恨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我们还没有找到地方。”

    高满堂知道,明天担任中纪委第六监察办公室主任的侄子高贵挺就来,同来的还有自己的大哥高擎天。

    欧阳志远道:“你们怎么还没有找到地方?时间还有两天。”

    高满堂道:“我们尽量找到。”

    欧阳志远看着高贵峰道:“高书记,这些祖坟也是你的祖坟,你是高家镇的书记,更是党员,国家干部,我命令你,两天之内,必须把你们的祖坟迁走,如果办不成,你的高家镇书记也别干了,立刻停职检查。”

    欧阳志远没有权力撤掉高贵峰的书记,但有权力停高贵峰的职务。

    高贵峰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他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其实,高满堂根本没打算迁祖坟,他迷信的认为,这块地就是一块风脉宝地,自己的侄子高贵挺和大哥高擎天能保护住自己的祖坟不被迁走。

    欧阳志远撂下这句话,带领人离开这里。他回到县政府,去了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办公室。见到了王书记。

    王广忠看着欧阳志远道:“坐吧,志远。”

    王光中倒有点佩服欧阳志远了,纪委书记戴宝楠带人调查欧阳志远,这丝毫没有影响欧阳志远的工作,反而激起了欧阳志远的斗志。

    欧阳志远道:“王书记,高家镇的高满堂已经领到了迁祖坟的各种补贴,但我看到他们根本没有迁走祖坟的意思,到时候,我们要进行强推。”

    王广忠道:“强推?就怕要引起群众事件,志远,现在全国讲究的是和谐团结,强推可以,但你要保证高家人不会闹事。”

    欧阳志远道:“我不能保证他们是否闹事,一个星期的时间,是他们自己定的,如果他们出尔反尔,阻碍强推,我将动用警察抓人。”

    王广忠道:“志远,高家有一个叫高挺贵的人,在中纪委第六监察室担任主任,到时候,你要注意这个人。”

    王广忠这一提醒欧阳志远,欧阳志远又想起来戴宝楠来调查自己,难道是高贵挺指使戴宝楠暗中调查自己的?哼,一个小小的厅级干部,竟然来干预地方的建设,真是不自量力。看来,自己是不是给外公打个电话。

    欧阳志远道:“谢谢王书记的提醒,我明白了。”

    王广忠提醒欧阳志远的目的,就是让欧阳志远给他外公秦副总理打电话,来阻止高贵挺插手地方建设,保持地方经济建设的顺利进行。

    欧阳志远辞别王广忠,下班的时间到了。他开着越野车,直奔璀璨星海。

    他刚到璀璨星海,就看到工商、税务和卫生、公安的人从里面出来,每个人都趾高气扬的,而魏寒梅强作笑脸,送了出来。

    什么时候,工商、税务和卫生、公安的人,联合检查大酒店?不会魏寒梅得罪了这些人了吧。

    欧阳志远下了车,走向魏寒梅。

    魏寒梅看到了欧阳志远,她眼圈一红,强忍泪水,没有流出来,她一转身,再转过来的时候,小丫头已经恢复自如了。

    好倔强的丫头。

    欧阳志远走过去道:“魏寒梅,工商、税务和卫生、公安的人,联合检查你的大酒店,你得罪人,了吧?”

    魏寒梅苦笑道:“欧阳县长,是有人针对我的酒店,有人想购买我的酒店,我拒绝了,今天工商、税务和卫生、公安的人,就联合检查我的大酒店,这是故意整我的。”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社会,就是人走茶凉,也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魏桂堂进了监狱,已经没有人再能罩住魏寒梅了。

    欧阳志远道:“谁想购买你的璀璨星海?”

    魏寒梅道:“天安集团卫东林的儿子卫小山。”

    欧阳志远一听是卫小山,不禁冷笑起来。前一阵子,卫小山就想强买石默兰的阳泉大酒店,被自己教训了两次,现在,竟然又打起了魏寒梅的璀璨星海,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以卫小山的力量,还指挥不动工商、税务和卫生、公安,难道卫小山的背后,是王磊和石新桥他们?

    欧阳志远拿出了电话,拨通了天安集团卫东林的电话。

    “卫懂,我是欧阳志远。”

    卫东林一听是欧阳志远的电话,连忙道:“欧阳县长,您好,有什么事?”

    卫东林的天安集团,已经和陈雨馨的红太阳集团开始合作,这还是欧阳志远促成的,卫东林很感谢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你儿子和王磊、石新桥他们在一起,想强买璀璨星海,人家不卖,你儿子就勾结工商、税务和卫生、公安来查人家璀璨星海,卫懂,我再给你说一次,最好让卫小山离开王磊、石新桥他们,以免连累了你的儿子。”

    卫东林一听,脸色变得顿时很难看,他知道,王磊和石新桥他们仗着县委书记王广忠,走的是什么路。卫东林道:“欧阳县长,谢谢你的提醒,我会过问这件事的。”

    欧阳志远挂上了电话。

    魏寒梅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欧阳县长。”

    两人来到魏寒梅的办公室,欧阳志远看着魏寒梅,沉声道:“魏寒梅,我见到你的父亲了。”

    “什么?”

    魏寒梅一把死死地抓住了欧阳志远的双臂,瞪大双眼,急促的大声道:“欧阳大哥,你……你见到我父亲了?我父亲说了什么?”

    欧阳志远看到了魏寒梅焦急的看着自己,轻声道:“你父亲什么都不说,他情愿承认毒品都是他的。”

    魏寒梅一听,眼泪流出来了,她大声道:“不,我父亲不会贩毒的,肯定有人逼他。”

    欧阳志远道“魏寒梅,你冷静一下,听我说。”

    魏寒梅慢慢的冷静下来,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道:“好的,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看着魏寒梅道:“魏寒梅,你说实话,你父亲在傅山工业园和石坝乡大堤建设中,和谁走的最近?”

    魏寒梅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我最近才从国外回来,我真的不清楚我父亲的一切。”

    欧阳志远看着魏寒梅清澈的大眼睛,知道小丫头没有说谎。

    欧阳志远道:“你父亲的公司业务都有谁打理?”

    魏寒梅道:“很多事情,都是副总梁夫中打理。”

    欧阳志远道:“可是,梁夫中跳楼了。”

    魏寒梅道:“欧阳大哥,你怀疑我父亲掌握了一些人见不得人的事情,那些人为了灭口,逼我父亲承认那些毒品是他的,是故意陷害我父亲的?”

    欧阳志远点头道:“是的,当年你父亲参与了傅山县工业园地建设,又独自承包了石坝乡大堤的建设,这里面有猫腻。傅山县的工业园造价不超过六亿,但账面上却花了十个亿,这里面,肯定有人贪污。石坝乡的豆腐渣工程造价也就几千万,但账面上花费了二个多亿,这些钱都到哪里去了?你父亲肯定知道,但你父亲为了保护你和你弟弟魏传临,他死也不肯说。如果梁夫中活着,他肯定知道,可惜,他已经死了。”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梁夫中的妻子和孩子,他们都在山南省南州血液病医院看病。不知道,他们的儿子梁建怎么样了?

    魏寒梅失声道:“欧阳大哥,你是说,这个贪污的人,是上面的人?”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接对是一个能在龙海一手遮天的人物。”

    魏寒梅大声道:“他是谁?”

    欧阳志远摇摇头道:“我要是知道他是谁,在就去抓了,魏寒梅,今天咱们在这里谈的话,半句都不能泄露出去,否则,你我都有性命之忧,如果你有危险,你父亲的心血都白费了。”

    魏寒梅点点头道:“我知道,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道:“我会想办法救你父亲的,等我找到证据。”

    魏寒梅眼圈一红,抽泣道:“谢谢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道:“楚雄集团的楚浩南和万通集团的颐秋水订的房间在哪里?今天他们请客。”

    魏寒梅道:“在星河一号。欧阳大哥,他们请你吃饭?”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他们想参加开发区的建设,所以请我吃饭。”

    欧阳志远来到星河一号房间的时候,楚浩南和颐秋水早就到了,他们居然还请了主管城建的副县长郭振宏、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张茂盛。

    欧阳志远刚一进来,几个人都站了起来。

    楚浩南笑道:“欧阳县长,我们都在等你。”

    颐秋水笑道:“欧阳县长来晚了,可要罚酒三杯。”

    郭振宏和张茂盛两人对欧阳志远都很反感,甚至很妒忌,但两人表面上没有丝毫的表露出来,两人微笑着拉住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县长,坐贵宾席。”

    欧阳志远在这几个人里,年纪最小,他当然不能坐那里,最后,年龄最大的张茂盛坐了贵宾席。

    服务小姐开始上菜,魏寒梅上了一箱子茅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