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水里亲吻

    第五十九章水里亲吻

    欧阳志远一听陈雨馨要在这里重建明代留城,不由得眼前一亮,留城的美丽传说,至今还在民间广为流传,要是能重现明代的古留城,绝对是一个绝好的旅游景点。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道:“雨馨,你的想法不错,可是,留城可是明代山南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极其的繁华,你要是重建留城,资金能抽出来吗?你近期的投资太大了。”

    陈雨馨笑道:“你不是还有五个亿吗?就算你入股了?”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那五个亿反正也是闲着,咱们就投进来吧,古留城建好后,第一是个旅游景点,第二个,咱们可以作为影视基地来对外开放。建筑一定要原汁原味的明代风格。”

    韩月瑶道:“雨馨姐姐,你的资金要是不够,欧阳哥哥身上还有一百个亿,咱们可以动那部分钱。”

    陈雨馨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一百个亿?”

    欧阳志远点头道:“这一百个亿,是韩老委托我保管的,是月瑶的嫁妆,但韩老说,这笔钱可以用来投资,但法定人要是月瑶。”

    陈雨馨笑道:“月瑶的嫁妆钱,就不要动了,有你的五个亿,就足够了。”

    这时候,欧阳志远停好船,一指这片水域道:“美女们,这里水下就是明代留城。”

    这片水域,清澈透明,风平浪静,环境优美。

    三个人一时都愣住了,这么大的古代城市,竟然一夜之间,沉入了湖底,真是让人难以相信。

    三个人仿佛看到古时的市井,古时的车马和身着古装的人,在街道上来来往往。又仿佛听到熙熙攘攘的人们在讨价还价。

    六十年一现的古留城,不知道什么人那么幸运的能看到。

    “嘻嘻,好清澈的湖水,雨馨姐姐,咱们下去游泳如何?”韩月瑶笑嘻嘻的道。

    韩月瑶道:“呵呵,咱们不是都准备好了吗?”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欧阳哥哥,我们要下去游泳,你可要当好救生员。”

    欧阳志远看着两位大美女笑道:“想游泳,你们带游泳衣了吗?怎换衣服?”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不用换衣服,我们脱了就是。”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内心狂跳。不会吧,莫非两个小丫头要裸泳不成?

    看看美人鱼也不错呀,这家伙的的内心顿时充满着强烈的期待。

    韩月瑶说着话,猛地一掀连衣裙的下摆,吓得欧阳志远连忙转过脸去。

    “嘻嘻,大色和狼哥哥,看把你吓得,脸都白了。”

    韩月瑶笑道。

    欧阳志远哪是吓的?而是激动地白了。

    “噗通!噗通!”

    两声跳入水中的声音传来,欧阳志远这才转过脸来一看,不由的笑了。

    两个小丫头早有准备,竟然在连衣裙里,早就穿好了游泳衣。

    陈雨馨如同一条美人鱼,雪白的白皙大腿在水里更加诱人。

    欧阳志远的某一部分,开始敬礼膨胀。

    欧阳志远连忙用腿夹住,不让他造反。

    “志远,船头有你的游泳裤,你下来吧,水不凉。”

    陈雨馨一边游着,一边大声道。

    “嘻嘻,下来,欧阳哥哥,咱们比赛,看看谁游的快。”

    韩月瑶在水里大叫道。

    欧阳志远道:“好吧,我换衣服了,两位美女不许偷看。”

    “呸!”

    水中的两位美女一起鄙视。

    欧阳志远快速的换好游泳裤,站起身来,做了几个扩胸动作。

    欧阳志远由于从小练武,身材高达匀称健美,脸色阳光英俊。现在只穿了一件游泳裤头,全身健美的肌肉,透出爆炸一般的力度和坚硬,对女人来说,充满着强烈的诱惑。

    陈雨馨和韩月瑶都没有在白天见过欧阳志远的身体,她们从来没有想到,男人的身体竟然这样好看,充满着强烈的诱惑和强大的力度。

    太美了!

    陈雨馨喃喃的道。

    韩月瑶小丫头,更是没见到过男人的身体,她看着欧阳志远的身体,顿时逮住了,脸色透红,呼吸急促,内心狂跳。

    欧阳志远那充满着男性刚阳爆炸力度的身体,给韩月瑶强烈的震撼。

    韩月瑶在认识欧阳志远前,对男人极其的排斥反感,自从和欧阳志远熟悉后,她对欧阳志远渐渐地着迷起来,但对待其他的男人,还是厌恶至极。就像刚才,湖西副市长甄永军伸出手来要握手,韩月瑶连忙躲开。

    韩月瑶非常喜欢欧阳志远,她在梦里,经常梦到自己和欧阳志远在一起。

    “噗通!”

    欧阳志远跳进水里。果然,水的温度,不冷不热。

    “嘻嘻,欧阳哥哥,来,咱们比赛,看谁游的快。”

    韩月瑶缓过神来,大声叫道。

    欧阳志远道:“雨馨,不要离船太远。”

    陈雨馨道:“我知道。”

    欧阳志远说完话,箭一般的射向韩月瑶。韩月瑶夸张似的大叫一声,向前冲去。

    小丫头的游泳技术很好,游的很快,瞬间就冲进了一片荷花从中。

    欧阳志远赶了过去,也冲进了那片荷花。

    “啊呀!”

    韩月瑶一声惊叫,吓了欧阳志远一跳,他连忙快速游过去,一把拉住韩月瑶道:“月瑶,怎么了。”

    “嘤咛!”

    韩月瑶一声娇和吟,雪白的娇躯如同游鱼一般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抱,两条修长的胳膊,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炽热幽香的嘴唇印在了欧阳志远的唇上。

    “欧阳哥哥,我爱你……我喜欢你……,你……要了……我吧…………。”

    欧阳志远一呆,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小脑开始膨胀。

    “月瑶……。”

    欧阳志远一张嘴,韩月瑶灵巧的小舌头,早已伸进了欧阳志远的嘴里,和志远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欧阳志远下意识的搂紧了韩月瑶的娇躯,两人顿时在水里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下面膨胀的厉害,住了韩月瑶最柔软的神秘地方。

    “啊!”

    韩月瑶感到了一个灼热的坚硬,羞得小丫头脸色透红,娇躯发软发烫,心脏狂跳。

    两人不知亲吻了多长时间,韩月瑶游累了,已经上了小船。

    欧阳志远轻轻地推开韩月瑶道:“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韩月瑶的眼泪留下来了,她哀怨地盯了欧阳志远一眼,转身游出了这片荷花。

    她刚游出不远,猛然觉得下面有一股的吸力,在疯狂的扯着自己的双腿。

    不好,碰到暗流漩涡了。

    “啊呀!救命!”

    韩月瑶大叫一声,整个身形瞬间被吸了下去。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又来了,这次我可不会在上你的当了。”

    欧阳志远不想再伤害韩月瑶,自己也不会娶她。

    他慢慢的游向韩月瑶的地方。但却猛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吸了过来。

    不好,是暗流和漩涡,韩月瑶有危险。

    欧阳志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身形箭一般的顺着吸力潜了下去。

    这股吸力很大,而且还在旋转。欧阳志远运足五行神功,逼住旋转之力,高速的向下冲去。

    随着下潜的加深,吸力竟然越来越强。韩月瑶危险了。

    韩月瑶可不能出现什么意外。欧阳志远一阵心痛。

    欧阳志远立刻提足十成的功力,高速向下射去,越向下,吸力越大。压得欧阳志远肺部好像撕裂一般。月瑶,你在哪里?你可不能死呀。

    小丫头,哥哥也喜欢你,这次咱们要是能脱险,去他***什么世俗,老子也要了你。

    欧阳志远强忍剧痛,顾不上自己的危险,向下冲去

    越向下,水的温度越凉,光线越低,压力越大。

    不能放弃,决不能放弃,丫头,我也爱你,我一定要把你救上来。

    强大的信念,让欧阳志远的勇气大增

    又下潜了五六米。那是什么!

    韩月瑶!

    终于看到了韩月瑶高速旋转的身体。

    欧阳志远一阵狂喜,高速接近韩月瑶,一把抱住了韩月瑶,快速的含住了她的樱桃小嘴,渡进一口氧气。

    这时候,韩月瑶已经昏迷了,强大的压力,让她的肺部好象要爆炸一般。

    猛然,一个炽热的嘴唇含住了自己的小嘴,一股自己极度需要的氧气输了过来。

    韩月瑶下意识的猛吸了以后,肺部的压力顿时减弱。

    突然,一个庞然大物,矗立在自己的面前。

    我的天,那是什么?

    欧阳志远仔细一看,那是一条完整的大船,静静的卡在湖底的山峰之间。船下是一条看不到底的湖沟。这条船竟然死死地卡在两块巨石中间。

    怪不得这里的吸力这样恐怖,竟然连一只巨大的商船都吸了下来,原来下面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湖沟。欧阳志远再次给韩月瑶渡了一口氧气,抱着她,慢慢的落到了大船之上,信手抓了一把东西,把五行神功提高到十二层,高速的向上升去。

    欧阳志远只觉得自己抓的那串货物很沉,但他舍不得丢下,整个船上,装满了都是这种东西。这条大船是什么年代的?上面装满了什么?

    陈雨馨在船上等了半个小时了,欧阳志远和韩月瑶还没有回来。

    陈雨馨等的急了,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这时候,本来晴朗的天空,竟然起风了,湖面上起了浪花,船摇晃的厉害,天空开始出现乌云。

    要下暴雨了。

    “轰!”远处传来隐隐的雷声。

    这时候,风越来越大。陈雨馨感到冷了,她连忙换好衣服。等的心急如粉焚。

    湖面上的浪越来越高,乌云越来越浓了,闪电一个接着一个的打来。

    陈雨馨知道,自己不能离开这里。如果自己开船离开,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就会有危险了。这里距离岸边很远,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游不回去的。

    要死,大家一块死。能和自己心爱的人死在一起,也值了。

    陈雨馨焦急的搜索着湖面。湖面上浪头一个接一个的打来,天竟然黑了下来。

    “志远,你在哪里?”

    陈雨馨禁不住的大声喊了起来,急的泪水狂流而下。

    “志远,你在哪里?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志远,你在哪里?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陈雨馨大声狂喊着。

    “轰隆!”

    欧阳志远从水底冲了上来,他听到了陈雨馨的那句哭喊的话。、

    这让欧阳志远极其的感动。

    “志远,你在哪里?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陈雨馨泪流满面的大声狂喊。

    “我在这里,死不了的,我们要一起好好地活着。”

    欧阳志远大声喊着。

    陈雨馨猛然听到了欧阳志远的回答声,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连忙回头一看,他看到了欧阳志远抱着韩月瑶出现在船尾。

    陈雨馨顿时泪流满面道:“志远,你……你们还活着?”

    欧阳志远看着泪流满面的陈雨馨大声道:“还活着,我可舍不得留下你一个人,我还要你做我的老婆呢。”

    陈雨馨羞得满脸透红,大声道:“快上来,要下暴雨了,月瑶怎么啦?”。

    陈雨馨接过来韩月瑶。欧阳志远把自己信手抓来的东西放在了船上,大声道:“快,给韩月瑶人工呼吸。”

    陈雨馨一看,韩月瑶脸色苍白,竟然没有了呼吸。

    她连忙捏住韩月瑶的鼻子,对着陈雨馨的小嘴吹了一口气,快速的按压韩月瑶的心脏。

    欧阳志远从自己的衣服里,取过来银针,手指一弹,一根银针扎下了韩月瑶的心脏部位,刺激心脏跳动。

    “我来!”

    欧阳志远救人的手段要比陈雨馨高明的多,他连续给韩月瑶吹了三口气,按压心脏几十下,韩月瑶清醒过来。

    “咳咳咳……”

    韩月瑶剧烈的咳嗽着,吐了几口水,睁开眼来。她看到了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关切的目光。

    “欧阳大哥、雨馨姐姐,我们有死?”

    欧阳志远收回银针笑道:“有你欧阳哥哥在,你死不了。”

    韩月瑶说完这句话,又虚弱的闭上了眼睛。

    “雨馨,擦干月瑶的身子,给她换好衣服,咱们上岸。”

    欧阳志远去发动机器。

    “好的,志远。”

    陈雨馨快速的擦干韩月瑶的身子,把游泳衣换下来,给她换好衣服。

    “走了,要下雨了。”

    欧阳志远发动起来游艇,快速的开向岸边。

    “啊,志远,快看,那是什么!”

    陈雨馨发出激动狂喜的喊声,韩月瑶和欧阳志远一看,顿时一呆。两人连忙拿起照相机和摄影机。

    不远处的湖面上,竟然多出了一座十分清晰雄伟繁华的古老城市,高大巍峨的城墙上写着大字:留城!

    巨大的城门下,身穿古代衣服的古人,进进出出,城门前有明代的士兵在值班站岗。

    繁华的街道,古时的车马和身着古装的人,在街道上来来往。街道上,有各种店铺酒肆,人们互相问好说话,十分的客气。

    “我的天哪,古代的留城!六十年一现的古代留城!”

    欧阳志远疯狂的大声喊着,连忙用摄影机拍摄着这神奇的海市蜃楼。

    刚刚醒过来的韩月瑶也拿着照相机拍个不停。

    欧阳志远大声喊道:“咱们重建留城,就按照这个样子建。”

    陈雨馨一边开着游艇,一边仔细的看着这几百年前的古城。

    岸上的游人也看到了六十年一现的留城,人们惊呆了,有的人激动着狂喊着、跳跃着,观看这六十年才出现一次的奇景。

    很多游客拿着照相机和摄影机拍个不停。

    “看,那是什么?有活人!我的天啊,是神仙呀。”

    “神仙在古留城里下凡了,快照下来。”

    “好漂亮的神仙!是三位神仙,一男两女。”

    人们看到,从古留城里,开出一条游艇,游艇上,竟然坐着一男两女,男的英俊潇洒,女的美丽漂亮。

    岸上的闪光灯咔嚓咔嚓的闪个不停。

    “不对呀,神仙手里怎么会有照相机,还有摄影机?”

    “古留城怎么会有游艇?”

    “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海市蜃楼里,怎么会有人从里面下来?”

    由于欧阳志远三个人距离海市蜃楼比较近,他们快速的开着游艇,奔向岸边,就好像从海市蜃楼里走出来的一样。

    几分钟后,六十年一现的古留城,在慢慢的消失,只留下欧阳志远他们,从湖面上开了过来。

    等到欧阳志远就要到岸边的时候,人们才清楚地看到,所谓的神仙,竟然就是现代的人。

    但所有看到六十年才出现一次的古留城,感到非常的幸运。人的一生中,有几个六十年?

    很多人还沉醉于刚才如梦似幻的海市蜃楼中。

    海市蜃楼一消失,天空的乌云慢慢的散去,风小了许多,天色渐渐地又恢复了晴朗。

    岸上的一个留着山羊胡子、五十多岁、尖嘴猴腮的男人,两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从古船里捞上来的那写东西,眼里露出强烈的震惊神情和贪婪的目光。

    他的目光里掺杂着羡慕、贪婪和杀机。

    “我的天哪,明代的青花釉里红碗和盘子,官窑的,竟然有二十八个。”

    这个人叫范文军,是个铲地皮的。什么叫铲地皮的?就是到乡下收古玩的文物贩子。

    范文军经多见广,他在巨山岛收到了很多瓷器和玉器,但从来没见过官窑的青花釉里红瓷器,今天竟然见到二十八件,这让他狂喜不已。简直就是在做梦。

    难道这三个人见到水下的留城了?难道是在水里捞出来的?就是古代的留城里,也没有官窑的瓷器呀?这是怎么回事?这二十八件瓷器,价值连城呀。明代的青花釉里红本来就十分稀少,自己活了大半辈子了,就见到过一个青花釉里红的小碗。

    现在可是二十八件呀。范文军的大脑急速的运转着,要是把这二十八件青花釉里红买下来,卖给七爷,自己就发财了。七爷一直委托自己找这种瓷器。

    七爷出的价很高,一件青花釉里红盘子或者碗,每件一千万。这只是一般的民窑的,要是官窑,价格翻倍,那就是两千万。

    欧阳志远都不知道,自己看到的那是一艘从景德镇出来,拉了满满一船的官窑瓷器,准备进京献给明代宫廷的,却想不到,走到这里,遇到了大风暴雨,被强大的吸力,吸入水下,正好卡在了地下裂缝的中间,而一船的瓷器,竟然完好无缺。欧阳志远信手捞起来是用特制老藤条捆起来的一摞宫廷官窑瓷器,下半截是十四个盘子,上半截是十四件碗。价值连城呀。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顾得上看自己捞上来的是什么东西,三个人刚到岸边,范文军就走过来打招呼。

    “你好,年轻人。”

    欧阳志远回头一看,一位五十多岁、尖嘴猴腮留着胡子的男人,两眼闪烁着贪婪看着自己,但眼光却老是偷看什么。

    欧阳志远顺着他的眼光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内心狂跳不已。

    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看到自己在那条船上信手抓来的,竟然是一摞明代瓷器。难道,那艘船上,装了满满的一船瓷器?

    这摞盘子和碗,竟然是极其罕见的明代青花釉里红,官窑的。我靠,发财了。

    欧阳志远强压住自己内心的狂跳,不露声色的看着这个中年男人道:“什么事?”

    中年男人范文军笑着道:“年轻人,你的盘子碗卖吗?”

    欧阳志远笑道:“自家吃饭的家伙,你说能卖吗?”

    范文军笑道:“年轻人,你要是卖的话,我给你一百块一个,这几个我全要了。”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嘿嘿的冷笑不已。这个王八蛋真是黑心呀,一件官窑的青花釉里红竟然只给一百元,去年香港拍卖了一个明代的青花釉里红官窑的小碗,竟然拍了两千六百万。

    看来,这个家伙是个识货的人。

    欧阳志远道:“不卖。”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赶快离开这里,免得夜长梦多,这二十几个盘子和碗,可是一笔不小得数目。

    我的天哪,水下还有一船,自己发财了。

    找机会,全部捞上来。

    可是,那可是个极其危险的死亡之地,自己要不是为了救韩月瑶,自己根本不敢进去。自己仗着有五行神功护体,才没有完蛋的。那个地方,要是别人下去,早就被吸下去了,必死无疑。韩月瑶要不是自己给她渡了几口氧气,小丫头早就香消玉损了。

    就是自己有五行神功护体,还差点没上来。

    那个地方,自己可不敢再去了。

    欧阳志远轻声道:“咱不上岸了,坐好,走。”

    欧阳志远开着游艇,快速的离开岸边,高速开向码头。

    范文军一看到年轻人竟然开着游艇高速的离开了,他知道,人家警觉起来了,看来对方绝对是个行家,这些官窑瓷器看来,就是在水里捞出来的。

    难道水下面有沉船?这个地方怎么会有沉船?这里可是古代的留城遗址呀。

    “年轻人……。”

    欧阳志远看着游艇早已消失在湖面上。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月瑶,你们是怎么回事?这么长时间不回来,我都急死了,月瑶怎么会溺水的?”

    欧阳志远道:“我们碰到了暗流漩涡。”

    “暗流漩涡?”陈雨馨一听,吓了一跳。

    游泳的人,最怕的就是暗流漩涡,如果被吸到水底,九死一生。

    欧阳志远道:“月瑶被吸了下去,我连忙跟着下去了,在水下十几米的地方追到了月瑶。”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欧阳哥哥,你又救了我。”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咱们之间还要谢什么?我不救你,怎么向你爷爷交代?你要是有什么事,你爷爷非宰了我不可。”

    韩月瑶笑道:“我爷爷才不宰你呢。”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道:“雨馨,你说我在那个湖沟下面看到了什么?”

    陈雨馨笑道:“莫非你看到了传说中的金船?”

    欧阳志远笑道:“没看到金船,但我看到了一艘比金船还要值钱的沉船。”

    “什么,你发现了一艘沉船?比金船还要值钱?”

    陈雨馨惊奇的道。

    欧阳志远一指那些盘子碗道:“这一摞盘子碗,就是在那条沉船上,我信手一抓,抓上来的,你看看,这些盘子和碗,竟然是明代官窑的青花釉里红。”

    “你说什么?这就是价值连城的青花釉里红?听说一个官窑的青花釉里红小碗就在香港拍了两千多万,你这可是大盘子大碗。”

    韩月瑶和陈雨馨连忙去看那一摞盘子和碗。

    “好精美的图案!竟然全是双龙戏珠、五福捧寿一些吉祥文字的图案。

    欧阳志远笑道:“这些大盘子大碗,要是到香港拍卖,每个能拍到三千万港币。”

    韩月瑶一吐小舌头,笑道:“一个三千万,十件就是三个亿,这里有二十八件,我的天,欧阳哥哥,你发财了。”

    欧阳志远笑道:“那一船都是,月瑶,你说那一船应该价值多少钱?”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道:“价值无法估计。”

    欧阳志远道:“可惜,那条船打捞不上来,正好卡在湖沟中间,任何人下去,都会被强大的吸力,吸进湖沟了。”

    陈雨馨笑道:“你能下去,也能回来。”

    欧阳志远道:“如果不是为了救韩月瑶,我同样不敢下去,我的肺差点被压力压爆炸。”

    陈雨馨道:“月瑶怎么没有受伤?”

    欧阳志远道:“我在下去前,吸了大量的氧气,我在水下找到月瑶,月瑶已经昏迷,我给她渡了三口氧气,如果没有这三口氧气,月瑶的肺部早就被压炸了。”

    韩月瑶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道:“谢谢你,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笑道:“你是我妹妹,我当然要救你了。”

    欧阳志远找到一块布,把盘子和碗包的严严实实。

    那个中年男人,绝对不是好人,他没有买到这些盘子碗,就怕不甘心。

    三人来到渡口,把游艇交给管理人员,欧阳志远拎着包的严严实实的瓷器,上了自己的越野车,把瓷器放进越野车里,用衣服包好,防止破碎。

    下午的时候,三个人回到了运河县。

    范文军看到年轻人开着游艇高速的离开,他丝毫的没有一丝遗憾,他慢慢的掏出了电话,拨通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七爷,我是范文军。”

    范文军没见过七爷,任何人都没见过七爷。但他知道,打这个电话,七爷就能接到。

    一个沙哑带有金属冲击力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范文军,说,什么事?”

    “七爷,我发现了明代的青花釉里红瓷器,而且是官窑。”

    范文军的声音有点颤抖。

    “是吗?没看走眼么?”

    七爷的声音波澜不惊。

    范文军道:“七爷,我看了一辈子的瓷器,绝对不会走眼,是明代的青花釉里红五福捧寿大碗和双龙戏珠大盘,一共二十八件。”

    “范文军,你找死……。”

    七爷的声音猛然变得冷酷起来,如同刀锋一般,充满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机。

    一件明代的青花釉里红瓷器就很难见,范文军竟然一次见到二十八件,这让七爷暴怒,他以为范文军在戏耍自己。

    范文军的冷汗下来了,他连忙解释道:“七爷,千真万确,我现在就在巨山湖留城遗址的湖边上,一个年轻人开着一条游艇,从六十年一现的留城海市蜃楼里出来。船上就放着一摞明代的青花釉里红瓷器,一共二十八件,对方很可能是从水里捞出来的,而且是从沉了的明代官船里捞出来的,我看到,捆绑瓷器的古藤条,还没有腐蚀断。”

    七爷一听这句话,他终于相信了范文军。

    明代官窑瓷器,为了防止在路上破碎,全部用古代的特制藤条捆绑。这种藤条,不怕任何东西的腐蚀,极其的坚韧。

    七爷沉声道:“快速查明那个年轻人是谁?我派人帮助你,夺回瓷器,干掉那人,在干掉他之前,带着他找到沉船的位置,咱们自己打捞,记住,一定要保密,不准走漏半点消息,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

    范文军连忙点头道:“明白七爷,我办事,你放心。”

    “办好这件事,我给你一个亿,送你出国,永远不要回来。”

    七爷道。

    “好,谢谢七爷。”

    范文军关上电话,直奔渡口而去。

    一船的官窑瓷器,要是能打捞上来,自己就出国,定居海外,永远不再回来。

    七爷放下电话,眼里露出了一丝冷酷的杀机。办完这件事,范文军也得死。

    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定了的范文军,来到了渡口,果然发现了那条游艇停在渡口。

    范文军悄悄的拿出一张五十的钞票,塞进一位管理人员的手里,小声道:“刚下谁送来的那条游艇?”

    那个管理人员一看对方送给自己五十元钱,高兴地差点跳起来,他眼里露出贪婪的笑意,小声道:“二百。”

    范文军心道:“你个***,狮子大开口。”

    他小声道:“我就还有五十,一共一百。”

    范文军又塞了一张五十的给了那人。

    那人小声道:“是欧阳志远县长和两个女人开的游艇。”

    范文军一听,不由得吓了一跳。

    什么?竟然是一个县长?我的天哪,有这么年轻的县长?这怎么可能?

    范文军走到一边,暗道:“县长可不是这么好杀的。”

    范文军再次拨通了七爷的电话。

    “七……爷,事情有点不好……办了。”

    范文军有种不好的感觉。

    七爷沉声道:“说,打听出来了什么人了?”

    范文军小声道:“那人是欧阳志远,听说是一个县长。”

    七爷的眉毛不由得一跳,失声道:“欧阳志远!”

    范文军道:“七爷,您认识欧阳志远?”

    七爷顿时知道,自己失口了。他的眼里露出了浓重的凌厉杀机。

    七爷狞笑道:“文军,那人的事不用你问了,我给你一千万的奖金,你过来拿吧。”

    范文军一听有一千万奖金等着自己,范文军高兴发的差点晕了过去。

    他大声道:“谢谢七爷。”

    七爷挂上了电话。

    我的天哪,一千万,够自己的老婆孩子花上一辈子的。

    范文军连忙坐上渡轮,直奔巨山湖码头。半个小时后,渡船到了码头,下船的和上船的挤在了一起。一双阴冷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盯住了范文军。范文军刚想下船,一柄蓝汪汪的毒针,扎进了他的心脏。范文军身子一硬,一头栽进了湖里。

    上下挤在一起的人们,谁也没有注意,有人掉进了水里。人们照旧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七爷接到了电话,范文军被干掉了。

    七爷坐在沙发上,眉头禁不住的皱起来。欧阳志远,又是欧阳志远……。

    自己不断地忍让,可是,欧阳志远坏了自己的事太多。

    一船的管窑瓷器,要是能打捞出来,自己就可以洗手不干了,可以定居外国。自己吃饭的用具,要全部用官窑瓷器。哈哈哈……。

    欧阳志远真幸运呀,他竟然能在留城遗址的地方,发现明代的管家沉船,真是幸运呀。二十八件官窑青花釉里红瓷器,就是将近十个亿的价值。

    那一船的价值,又是多少?

    欧阳志远这个人不好对付,他背后有着强大的京城势力,而且还和军方有牵扯。看来,只有智取,不可硬来呀。

    嘿嘿,那一船的管窑瓷器,一定是我的。

    红太阳集团董事长陈雨馨的合同,又签了一个。红太阳集团计划投资七个亿,开发巨山岛,重建明代古留城。

    这样,陈雨馨在运河县的投资,已经有十四个亿了。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让整个运河县都兴奋起来。

    晚上,欧阳志远开车来到龙海市,把二十八件官窑青花釉里红交给了父亲保管。

    欧阳宁静和朱文才看过以后,把这些东西,锁进了保险柜。

    两人已经商定,把两人的古董都拿出来,成立一个私人博物馆,供人们参观学习。

    欧阳志远给李大鹏打电话,约他吃饭。

    半个小时后,李大鹏来到龙海老羊汤老店。

    羊肉汤是龙海市,最受欢迎的名吃。当年欧阳志远吃不饱饭的时候,李大鹏经常领着欧阳志远来这里解馋。

    晚上八点,欧阳志远看到了李大鹏开着一辆崭新的奥迪。

    “呵呵,大鹏,发财了。”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李大鹏下了车,上来就给欧阳志远一个熊抱笑道:“老大,很长时间没有和你一块喝酒了,今天咱要一醉方休。”

    欧阳志远笑道:“今天不喝酒,吃晚饭后,我有事找你帮忙。”

    李大鹏笑道:“老大,什么事?”

    欧阳志远笑道:“先吃饭。”

    两人没有喝酒,要了两碗羊肉汤和烧饼,很快的吃完。

    李大鹏看着欧阳志远道:“老大,说吧,什么事?”

    欧阳志远道:“帮助我进入龙海拘留所,我要去看一个人。”

    李大鹏一听,笑道:“你不会是劫狱吧?”

    欧阳志远道:“肯定不劫狱。我让你把拘留所的电停了,我好进去见一个人。”

    李大鹏道:“停电好办,但就怕拘留所里有备用电源。”

    欧阳志远道:“所以呀,你在停掉拘留所的电后,如果拘留所用备用电源,你用仪器干扰他们的备用电源和监视器。”

    李大鹏笑道:“这很好办,交给我就好了。”

    欧阳志远看着李大鹏道:“大鹏,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这样做?”

    李大鹏笑道:“老大永远是对的,我敢肯定,那个蹲拘留所的人,肯定是被冤枉的,老大要救他,所以想了解事情的真相,对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大鹏,就是这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