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水中的留城

    第五十八章水中的留城

    拨了还一会,王超然的电话终于有了回音。

    “老大,我们现在就在明珠港潜艇基地执行任务,监视林跃峰的事情,不得不放一下。“

    欧阳志远一听,忙道:“潜艇基地有事?”

    王超然道:“我们国家最新式的静音核潜艇要拭海,这几天间谍的活动很频繁,我们国安五处的全体人员都在这里。”

    欧阳志远忙道:“要我去吗?”

    王超然道:“老大,你还是在运河县吧,您多注意外国的投资商,有什么异常活动就行了,现在,吴处也在这里。”

    林跃峰已经死了,再也不用监视了。

    欧阳志远点头道:“如果遇到紧急情况,立刻通知我。”

    王超然道:“好的,老大。”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怪不得没看到李玫、王超然他们,原来他们都在明珠军港。

    第二天早晨,陈雨馨打来电话,让欧阳志远陪同自己去看巨山岛和万亩荷花湿地。欧阳志远安排好开发区的工作,把自己的去向,告诉给黄晓丽后,开车直奔阳泉大酒店。

    陈雨馨和韩月瑶就在酒店门前等候。两个小丫头打扮的花枝招展,十分的漂亮,亭亭玉立,每个人都打着一顶漂亮的小花伞,来遮挡阳光。看来,两人都不打算开车,这是要欧阳志远来当车夫来着。

    欧阳志远笑着把越野车停在两人面前道:“两位漂亮的小姐,请上车,很荣幸给你们开车。”

    陈雨馨抿嘴展颜一笑,整个天地都为之一亮。欧阳志远的眼睛有点发直。陈雨馨今天穿了一套名贵的紫色连衣裙,长发在小花伞下,随风飘舞,整个高挑的身形,亭亭玉立,极其的高贵飘逸。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干嘛?不乐意开车?给我们开车,你应该感到荣幸,别人开,我们还不坐呢。”

    寒月瑶说着话,笑嘻嘻的拉着陈雨馨,坐进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直奔巨山岛渡口。

    初夏的阳光很毒,照的人眼花花的,整个巨山湖渡口,人来人往,十分的热闹,今天可能是周末的缘故,到巨山湖湿地观赏万亩荷花的游客很多,几艘渡船都存在超员的现象。

    巨山岛就在巨山湖的中间,湖里风高浪大,特别是要穿过大运河航道,运河过往的大型货船,激起的巨浪很高,如果加上超员,渡船就十分的危险。

    欧阳志远道:“两位小姐,外面太阳毒,你们就不要下车了,我去看看渡船。”

    韩月瑶大声道:“欧阳哥哥,快去快回。”

    欧阳志远走向渡口,渡口旁边的售票处,很多人在排队买票,登渡船的人,十分的拥挤。

    渡口管理处的几名管理人员,正在办公室门外,喝着大茶,看着报纸,有几个正在打牌,脸上贴满了纸条。根本没有起到管理的作用。

    零三号渡船只能乘坐50人,但却挤上去一百多人,船上是人挨人,人挤人。

    这种船要是碰到大风大浪,瞬间就会颠覆。

    欧阳志远看着那几个喝大茶打牌的几个人,猛然喝道:“渡船上坐了这么多人,不是超载吗?你们管理处也不管管,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喝茶看报纸的那个大胖子,叫王敬伟,是这里的渡口管理站副站长,他一听有人超载超员,不由得抬起头来,看到一个小青年在管闲事,他很是不爽道:“你是谁,管闲事吗?谁的裤裆破了露出你?他们想上,他们花钱,你管的着吗?”

    另一个喝茶的瘦子道:“去去去,小毛孩子,滚一边去,没看到天气这么热?老子都热死了,还能管闲事?”

    两人骂骂咧咧的发泄着不满。

    欧阳志远脸色一沉道:“你们是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拿着国家发的工资,在这里打牌喝茶,不脸红吗?”

    渡口管理站副站长王敬伟一听这话,腾的一声,站了起来道:“你他妈隔壁的找死,老子的闲事要你来管,那些贱民想上船,淹死拉到,还为国家的计划生育做了贡献,你***再在这里唧唧歪歪,老子找人弄死你。”

    欧阳志远最不喜欢打人,但碰到这样的骂人的家伙,你不打他,他的皮子就痒痒。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赏了他一记耳光。

    “啪!”

    一声脆响,渡口管理站副站长王敬伟的脸上,多了一个紫青的巴掌印。

    王敬伟被打的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这家伙顿时暴跳如雷,嗷嗷的狂叫着指着欧阳志远道:“弟兄们,抄家伙,弄死这个王八蛋。”

    十几个管理员一看副站长挨了打,立刻放下自己手里的牌,抄起钢管什么的东西,嗷嗷叫着冲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冷笑着看着这些人。

    “住手!快住手。”

    一辆桑塔纳停了下来,巨山湖管理处办公室主任贾洪涛下了车,跑了过来大声道:“王敬伟,你想干什么?”

    王敬伟一看是自己的姐夫巨山湖管理处办公室主任贾洪涛来了,立刻大声道:“这个王八蛋敢管我的闲事,老子要好好的教训他一下,让他长长记性……。”

    “啪!”

    贾洪涛一巴掌打在自己小舅子的脸上,大声道:“胡闹,这位是主管水利农业渔业和巨山湖的欧阳县长,你竟然敢让人打他?你找死不成?”

    王敬伟一听,顿时吓了一跳,我的天哪,这个年轻人是副……县长?这么年轻?自己还一直在骂他,还要打他,我靠,这次死定了。年轻的县长真会装逼呀,视察工作,也不带工作人员?这年月,当官的都会装逼,自己可要倒霉了。

    王敬伟的脸色吓得煞白,后面拿着棍棒的管理人员吓得连忙扔下棍子,扯下脸上的纸条。

    巨山湖管理处办公室主任贾洪涛连忙跑到欧阳志远面前道:“欧阳县长,您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们好去接您?”

    欧阳志远指着正在从脸上扯纸条的工作人员沉声道:“你看看你手下的人,这还象国家的工作人员吗?上班时间喝茶打牌,你看看,零三号渡船上了多少人?这样会翻船的。”

    贾洪涛脸上的冷汗狂流而下,连忙道:“我这就去整改,这就去。”

    欧阳志远道:“撤掉王敬伟的副站长职务,今天所有打牌喝茶看报纸的人员,都写出深刻的检查,如果谁以后再犯这种错误,一律开除,你的办公室主任,也别干了。”

    王敬伟一听撤掉自己的管理站副站长,顿时傻了。

    贾洪涛连忙让管理站的人去核实零三号渡船的人数,多上的游人,慢慢的退了回来。

    陈雨馨看到了这里的丰富旅游资源,她决定先扩建这里的码头,上几条先进的渡船,来缓解渡口的压力。

    贾洪涛又调过来几艘渡船,让退回来的人上了一艘渡船,快速的疏散人群。

    欧阳志远看着贾洪涛道:“周末游客多,你们要提前做好准备,另外,渡船决不能超载,以后我要是查出来渡船超载,我首先撤你的职。”

    贾洪涛连忙道:“欧阳市长,我一定要加大力度,管理好巨山湖。”

    欧阳志远道:“今天的事,你写好检查,送到我的办公室来。”

    贾洪涛连忙道:“我一定深刻检查。”

    欧阳志远道:“你忙去吧,我和别人要看看巨山湖的万亩湿地和巨山湖上的旅游。”

    贾洪涛忙道:“我派个导游过来?”

    欧阳志远道:“不用了,我们自己去。你给我找一艘机动马达的快艇就行了,我的车要渡过去。”

    “好,船马上过来。”

    贾洪涛去安排船。

    欧阳志远走向自己的越野车。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道:“游客很多,但秩序太乱,码头太小,渡船少。”

    欧阳志远道:“你打算如何处理?”

    陈雨馨道:“扩建新的码头,上一批先进的渡船,保证游客来到就能渡过去。”

    欧阳志远道:“还没看景区,你就决定投资?”

    陈雨馨笑道:“你看看有多少游客,就知道这里是否由开发的价值,呵呵,简直就是人山人海,如果我们在荷花湿地,再建立一个大型水上游乐场,在龙海市和另外六大县城都设立免费的公交专线,呵呵,你说,炎热的夏天,龙海人民就有了游乐休闲的地方了。”

    欧阳志远笑道:“雨馨,你真是经商天才,车票根本花不了几个钱,但游客在这里一天的消费,肯定会很多。”

    陈雨馨笑道:“当然,我们要在这里建成吃喝玩乐住宿一条龙的消夏服务,生意绝对不会差到哪里。”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你如果资金不够,我可以借给你。”

    陈雨馨笑道:“这点资金我还能拿出来的,咱们看完巨山岛和荷花湿地再说,如果你有闲散的资金,可以入股的。”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我的这张卡上,有五个亿的闲置资金,你可以拿去。”

    陈雨馨笑道:“五个亿?呵呵,小心纪委查你。”

    欧阳志远笑道:“我可不怕纪委查我,这上面每一笔的钱,来路明确,清灵集团、天信药业的分红,和我干妈冯秀梅赠送我的股金。”

    三个人把车开到一艘渡船上,贾洪涛找的一艘机动小渡船,跟在大渡船的后面。

    码头距离巨山岛,有十公里的水路,当渡船开到运河航道时,渡船慢慢的停下来。运河主航道上,一艘又一艘装满焦炭木材的长长船队,鸣着汽笛,快速的通过。

    负责押船的男人们,看到渡船上漂亮的女人们,他们顿时兴奋起来,嘴里嗷嗷的狂喊着,在船长做着各种动嘴,展示着自己古铜色健美的肌肉。

    游船上的女孩子们,立刻拿起相机,微笑着开始给他们拍照。

    船员们强健的肌肤,在阳光下闪烁着健康的雄性光泽,让少女们的心开始骚动不已。

    韩月瑶早已打开车门,冲了出来,对着船队,打着嘹亮的口哨。

    船上的汉子们,看到了穿着一身火红连衣裙、漂亮的韩月瑶,他们更加兴奋起来了,十几天的寂寞,他们要发泄出来,十几汉子脱光衣服,只留下裤衩,在船上开始展示他们健壮的体魄,嘴里发出更加尖锐嘹亮的口哨。

    十几艘船队过后,人们才安静下来,韩月瑶兴奋的小脸透红,看着自己拍下的照片,笑个不停。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真会闹。”

    巨山岛是巨山湖上最大的岛屿。据传,很久以前,岛子主峰上落过一只金凤凰,自此,岛上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湖里物产丰富,日出斗金。一日,几个会拳道的岛外人来岛,欲劫金凤凰,岛上人力敌不过,待金凤凰被装进笼子时,笼子突然火起,凤凰金翅一闪,遁入云空。留下一个金蛋,沉入山下。

    不久,天连降暴雨,水如猛兽,大有吞噬岛子之势。岛上人冒雨祈拜,金凤凰显灵,雨幕中,那只沉入地下的金蛋幻化成一只金船和一个人面鱼身的神童,神童随水势的大小撑驶着主宰岛子沉浮的金船。

    从此,巨山岛便水涨岛高,永不受水魔侵害了。?这个美丽动人的传说,不过是先人用来安慰那些惧怕岛子沉陷人的心灵而已。可它确也帮助人们奠定了巨山岛是高山多次陷落而形成的理论基础。?

    巨山岛原本是山而并非岛。距今约8亿至6亿年间,形成中国大陆主体的华北地块和扬子地块多次的碰撞,耸立出许多大大小小的山脉。巨山岛便在其中。那时,山峦叠嶂,岌峰耸峙。

    然而随地壳升降变异,这些处于两大地块结合部上的危峰峭壁渐渐地沉陷,形成一大奇观——九十九座锥状山峰。沧海桑田,千年,万年,弹指一挥间。似伟丈夫的九十九座山峰,任凭自然修饰、历史雕琢。

    自宋绍熙五年(公元1194年)至明末400余年间,黄河屡屡决口泛滥南迁,侵夺泗河由淮入海,使泗河宣泄不畅,淤塞积水,使这九十九座山峰下潴成湖沼。九十九座山峰经多次的升降和风化剥蚀,已成为大陆丘岭似的小山峰,至此,始有称谓“巨山岛”。?

    巨山岛四面环水,东西长6公里,宽3。5公里,面积约9平方公里,24处村庄环岛濒水棋布。日剥月蚀的巨山岛,如今远远望去,则活象一匹不知何时从大漠走来掣波踏浪的沙漠之舟—骆驼。?

    踏上岛子,最先撞入眼帘的便是岛西那高筑在山峰上的“三贤墓”了。这三座古墓,是三个难解的谜。?

    坐落在岛的西北部、全岛制高点上的微子墓,因曾落过那只金凤凰,故岛上人仍俗称“凤凰台”。微子乃商纣王的庶兄,始封于微地(今梁山西北),故称微子。周公旦平定纣王之子武庚叛乱后,又把微子封于宋地(今河南商丘),以接续殷后。商丘距巨山岛400余里,山水阻隔,交通不便,微子为何葬在这里??

    距微子墓约2公里,位于巨山岛西峰的目夷墓。目夷,字子鱼,微子十七世孙,春秋五霸之一宋襄公的庶兄,是古代著名的军事家,其战略思想可从为人谙熟的《子鱼论战》中窥见一斑。

    他的卒年、卒处和葬地鲜见史书记载。习惯于驰骋沙场、军旅生活的目夷,卒后却葬于“世外桃源”般的巨山岛,这不能不说又是一个谜。?

    位于微子墓南1公里许的张良墓,是三墓中最大的一座。墓前有乾隆二年所立石碑一幢,上书“汉留侯张良墓”。墓前原有的“透亮碑”和“松抱槐”,为巨山岛的两奇观。民间盛传,张良为防盗墓毁尸,夜造一百零八墓,事实上,张良墓确有多处。张良是否真葬于此,该谜至今未解。?

    登临凤凰台,驻足山巅,举目四顾,远山近水尽收眼底。时时可以看到千变万化的景色:晨晖初露,百里湖面浮光跃金,白帆点点;

    夕阳西下,夜幕低垂,湖水静如练,唯见星星渔火闪动。初春,湖水澄澈,点点渔帆似在银绢素帛上滑动。

    盛夏,十万亩荷花映红天日,缕缕馨香沁人心脾;金秋时节,蒹葭苍苍,菰草金黄,水鸟啁啾,渔歌唱晚,千顷湖面采莲摘菱一片丰收景象;寒冬,辽阔的湖面恰如洁净的琉璃世界,偶见装了冰撬的小舟滑向冰面,或猎鸭或凿冰捕鱼。

    多变的湖面,扑朔迷离,令人留恋忘返。?在岛峰上观湖,确是迷人极了,但若划动小舟,荡入翠绿的清波中,更是美妙绝伦。去水上觅古,水下寻幽,探那水中古城之胜。这水中沉城叫留城,是汉张良的封地。

    据史料载:但民间对留城的失陷却有着神奇的传说:张良眷恋封地,怜爱百姓。在他弥留之际,曾嘱咐儿孙,把他葬在微山岛,平礼薄葬,只是要赶紧修造七只大船。等尸身下葬七天祭祀时,供在墓前备用。

    子孙们和当地百姓对此颇费猜想:地处广袤平原上的留城,四周皆无河汊水沟,造船何用?转而想,张良乃汉室谋臣,定有谋略。子孙们便请来能工巧匠星夜赶造大船。就在张良葬后的第六天,奇迹出现了:天突降暴雨,黄河决口,浊浪排空,洪峰咆哮,席卷留城。张良的子孙们和部分留城百姓乘七条大船幸免于难。

    后来,在淤陷留城六十年的那天,人们竟看到在那片水域上复现原城:依旧是古时的市井,古时的车马和身着古装的人。据传,有几只夜渔晚归的船,竟驶进灯火辉煌的古城区,与古人对酌言欢。从此,“六十年留城一现”便成为岛上妇孺皆知的奇闻。

    举世闻名的蓬莱仙境几乎每年都出现几次,而古留城却六十年一现奇景,由此说来,现留城远比蓬莱仙境更珍稀。若能躬逢其时,可谓眼福不浅。?

    千百年来,巨山岛以庙宇群矗、香雾缭绕的古墓区和神奇的现留城,吸引了无数骚人迁客联袂提携聚于岛上,发思古之幽情,抒鸿鹄之赍志。

    半个小时后,渡船到了巨山岛码头。欧阳志远决定,先看看岛上的人文古迹。他让那条机动小船在码头等候,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从渡船上下来,直奔巨山岛。

    巨山岛共计二十四个自然村,属于巨山县的有十二各个村,组成巨山岛乡。另外的十二自村属于湖西市西巨山岛乡。

    整个巨山岛被龙海市和湖西市分为两半。

    而巨山岛的制高点就是商朝著名宰相微子墓和宰相目夷墓,再向东就是汉代军事家宰相张良墓,这三个墓群中,张良墓和微子墓属于龙海市运河县的巨山湖乡管辖,目夷墓测属于湖西市巨山县西巨山岛乡管辖。

    每个墓群都建有祠堂。三个墓群分别坐落在微子庄、目夷庄和张良庄三个自然村庄。

    由于渔民的脾气大都暴躁,东西巨山岛的渔民,经常为了争夺水域打渔和芦苇荡而发生械斗。这种械斗一直是龙海市和湖西市最为头痛的市。

    现在两边都要开展旅游,而巨山岛上的三大古墓群两座在龙海市这边,一座在湖西市那边,两边的游客来到巨山湖,都想到对方的墓群祠堂来游玩。

    这样就经常发生矛盾。

    湖西市是一个以煤炭和航运为基础的地级市,和龙海市平级,但人家的经济发达,要比龙海市先进五年。他们开发巨山岛西部比较早。

    巨山岛西部,已开发出了目夷墓群旅游点,又在目夷墓旁边,建立了春秋战国目夷博物馆。

    博物馆内搜集了大量的春秋战国文物和目夷的生平材料,在博物馆内展出,再加上十万亩湿地荷花早已开发出来,龙海这边的游客想到湖西市的旅游景点看看,还要二次再买票。门票的收入,当然都归湖西市。

    而湖西市的游客在游玩西巨山岛之后,想过来游玩,但已经在那边买过门票了,他们就不想再买了。

    这样,龙海市和湖西市的游客,经常打架斗殴。

    欧阳志远、陈雨馨和韩月瑶游完张良墓和微子墓后,准备到湖西市的目夷墓看看,欧阳志远在车里看到,东西巨山两边的游客,又开始矛盾升级了。

    双双挣得脸红脖子粗,运河县的巨山湖管理处办公室主任党金福亲自坐镇,在分界点卖票,但湖西市的游客以运河县没有开发出来张良墓和微子墓为理由,拒绝买票,数百名的游客就要冲击运河县巨山湖管理处办公室出售门票点。

    欧阳志远一看,连忙快步走了过去,大声道:“住手!”

    巨山湖管理处办公室主任党金福正要顶不住的时候,自己身后传来一声巨喝,下了他一跳。他转过身来一看,顿时大喜之极,主管农业水利鱼牧业的副县长欧阳志远到了,党金福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连忙叫道:“欧阳县长,您快来,我顶不住了。”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走了过来。

    湖西市正想冲过来的几百名游客,猛然听到一声暴喝,如同打雷一般,震得头皮发麻,眼冒金星,就连呼吸都几乎同顿了。

    有十几个人当场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欧阳志远一看情况危急,这一嗓子,用上了自己强大的内劲,一般的人,根本受不了。

    几百个游客连忙停了下来,气喘吁吁。

    如果这几百个游客冲过来,就会有人受伤或者被踩死。这样的悲剧,以前在这里出现过。

    欧阳志远走了过来,看着党金福道:“党主任,怎么回事?”

    党金福连忙道:“湖西市的人欺负人,他们来咱们这里参观,不买票,而我们龙海市的人到他们那里,却要买票。”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这不是欺负人吗?湖西市的人不会这么不讲理吧?”

    湖西市的一个游客大声道:“你们龙海市根本没有开发张良墓和微子墓,也没有开发万亩荷花湿地,我们凭什么要买票?”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这位同志,我问你,你的家同样没有开发,我派几百个人,每天到你家转一圈行吗?如果你同意,我立刻放你们过去。”

    “你……什么逻辑……,我肯定不同意了。”

    那个游客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顿时张口结舌。

    欧阳志远大声道:“我是运河县副县长欧阳志远,我们龙海市的游客到你们湖西市的目夷墓游玩,可以买票,但你们湖西市的游客到我们龙海市的微子墓和张良墓来游玩,同样要买票,这有什么不对吗?再说,我们还是两个墓群,而你们是一个墓群,你们的门票是十块,而我们的门票只有五块,如果你们不买门票,这就有失公平。”

    欧阳志远的声音洪亮,震耳欲聋,传的很远。

    湖西市的游客,有的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其中有的,已经开始掏钱买票。

    “嘿嘿,欧阳县长在偷换概念,我们湖西巨山县已经投资两个亿,把目夷墓开发出来了,建有春秋战国博物馆,而且还把万亩红河湿地也开发出来,而你们龙海运河县,到现在都没有开发微子墓、张良墓,也没有建立博物馆,更没有开发万亩红河湿地,就是说,你们没有丝毫的投入开发,为什么要我们湖西市的游客买票?”

    一个身材魁梧、方面大耳,脸色长得比较阴沉的中年男人,说着话,在十几个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来人,就知道,对方的领导到了。但欧阳志远却不认识他。

    党金福忙道:“欧阳县长,中间说话的是湖西市,主管旅游的副市长甄永军,左边的是巨山县常务副县长沈俊水,右边的是主管旅游的副县长楚庆阳。”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三个人的身份,心道,好家伙,一个副市长,一个常务副县长,另一个是副县长,看人家湖西市对旅游是多么的重视。

    欧阳志远不属于湖西市副市长甄永军的管辖,他当然不惧怕副市长甄永军,欧阳志远笑道:“甄市长,那按照您的意思,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们湖西市的游客别过来,我们龙海市的游客不过去,这样就可以省掉门票了,岂不更好?”

    副市长甄永军冷笑道:“欧阳县长,你领会错我的意思。”

    贾永军故意用领会两个字,来说明自己的级别要比欧阳志远的级别高很多。

    欧阳志远哈哈笑道:“那甄市长是什么意思?难道您的意思,你们湖西市的游客来我们这里白来,不买票,我们龙海到你们湖西市,却要买十块钱的门票,嘿嘿,这和西方强盗的逻辑有什么不同?你们不是欺负人吗?”

    欧阳志远把副市长甄永军暗暗地比喻成强盗,而且是不讲理的西方强盗。

    “欧阳县长……你……。”

    副市长甄永军气的张口结舌。在湖西市,还没有谁敢这样和自己说话,想不到在巨山县,却碰到运河县的副县长,这样和自己说话,真是岂有此理。

    巨山县常务副县长沈俊水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副县长,我们甄市长的意思是,你们没有投入一点资金,就不能卖票,而我们湖西市投入了两个亿,所有,我们要卖门票。”

    沈俊水故意把欧阳志远的那个副县长的副字,咬的很清楚,意思就是你欧阳志远的级别太低。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我还以为你们湖西市投入十几个亿,嘿嘿,只投入小小的两个亿,就这么嚣张。”

    主管旅游的副县长楚庆阳冷笑道:“什么小小的两个亿,你们运河县能投的起两个亿吗?”

    楚庆阳不屑的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哈哈笑道:“两个亿有什么了不起?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中国五百强企业的红太阳集团总裁陈雨馨小姐和亚洲最大的电子集团,台湾恒丰集团未来的总裁韩月瑶小姐,准备投资二十个亿,把运河县的春江古栈道、运河古城和巨山湖万亩红河湿地,三点连成一线,做成最大的旅游区,你说,我们的门票要定价到多少?你们的区区两个亿,和二十个亿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

    “哗哗!”

    欧阳志远舌战湖西副市长甄永军他们,让龙海市所有的游客拍起掌来,他们一听这个消息,顿时都兴奋起来。

    二十个亿的投资,是欧阳志远故意夸大的,目的就是镇住副市长甄永军。

    副市长甄永军他们早就看到欧阳志远身后的两位女孩子的不凡,没想到竟然是中国五百强企业的红太阳集团总裁陈雨馨小姐和亚洲最大的电子集团,台湾恒丰集团未来的总裁韩月瑶小姐,这让甄永军他们大吃一惊,很是震惊。

    他们知道,红太阳集团总裁陈雨馨小姐,在龙海市傅山县投了七个亿,而亚洲最大的电子集团,台湾恒丰集团在傅山县投了二十八个亿。

    都是大财神呀。

    副市长甄永军有点后悔和欧阳志远较劲了,他连忙微笑着走过来,伸出了手道:“哪位是台湾恒丰电子集团的未来总裁韩小姐?”

    韩月瑶小鼻子一皱,冷笑道:“我就是韩月瑶。”

    副市长甄永军一听这位声音带着港台味、极美的红衣少女就是台湾恒丰集团未来的接班人,他连忙伸出了双手笑着道:“您好,韩小姐,我是湖西市的市长甄永军。”

    这时候,谁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韩月瑶竟然一皱小鼻子道:“哼,我才不给连五块钱的门票都不舍得买的小气市长握手。”

    韩月瑶说着话,直接走到欧阳志远的身后。

    这下,副市长甄永军差一点傻掉,他尴尬的僵硬在那里,伸出的双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脸色一阵白一阵青。

    欧阳志远看到副市长甄永军尴尬的表情,差一点乐晕过去。

    陈雨馨连忙走过来笑道:“您好,甄市长,我是红太阳集团的陈雨馨,认识您很高兴。”

    副市长甄永军一看红太阳的陈懂过啦解围,连忙和陈雨馨握手,微笑道:“您好,陈懂,认识你很高兴。”

    陈雨馨笑道:“甄市长,我准备投资运河县的十万亩红荷湿地,扩建运河县的码头,修缮微子墓,张良墓,并在巨山岛东面建立一座大型的水上娱乐园,我的投资将远远的超过您们两个亿的投资。我看,这样好吗,以后不论你们的游客到我们这里,还是我们的游客到你们那里,咱都不再二次卖门票如何?”

    副市长甄永军感激陈雨馨给自己解围,再说湖西市并没有看重这十元钱的门票,主要是两个市平时积怨太深,是为了挣一口气。现在陈雨馨既然这样说,甄永军干脆送个人情,大声道:“陈懂,只要运河县同意,我们没有什么意见。”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就这么定了。”

    欧阳志远看着巨山湖管理处办公室主任党金福道:“党主任,只要对方不卖票,咱们也不卖票,双双可以自由出入。”

    党金福道:“好的,欧阳县长。”

    陈雨馨笑道:“谢谢甄市长。”

    副市长甄永军道:“如果有时间,欢迎陈懂到我们湖西市来做客。”

    陈雨馨道:“好的,甄市长。”

    欧阳志远笑道:“甄市长,一路走好。”

    甄永军市长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怎么听起来好像在给死人送行似地。

    韩月瑶指着欧阳志远,做着鬼脸,咯咯的笑个不停。

    事情好在被陈雨馨解决了,从此,东西巨山岛不在互相阻拦双双进入对方的旅游区。

    欧阳志远、陈雨馨和韩月瑶返回巨山岛码头,三人准备游览十万亩荷花湿地。

    夏天正是荷花盛开的季节。巨山岛荷花湿地,满眼便填满了荷叶荷花了。碧绿的荷叶长满了池塘,一片片挤在一起,好像一个个碧绿的大圆盘。荷花的茎是笔直的,但摸上去很粗糙,因为上面布满了像细珠似的小颗粒。碧绿的茎上托着粉红的、雪白的荷花。荷花的样子真是千姿百态,各不相同。有的全开了,露出了金黄色的小莲蓬;有的只开了几片花瓣,像个害羞的小姑娘;有的还只是花苞,鼓鼓的马上就要胀裂似的。宋朝诗人杨万里这样赞颂荷花:“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凉风习习,微波泛起,荷叶荷花轻轻地摇曳起来,好像在翩翩起舞,又像是在和游客打招呼。

    太美了,太漂亮了。

    陈雨馨微微的闭上眼。韩月瑶小丫头用照相机,拍个不停。

    欧阳志远在码头上,找到那搜机动游艇,开了过来,看着陈雨馨和韩月瑶大声道:“两位女神,上来吧,我带你们有去看古代留城遗迹。”

    陈雨馨和韩月瑶连忙上了机动游艇,欧阳志远开着游艇,穿过密密麻麻的荷花湿地,直奔留城遗迹。

    在古时候,留城整座城市都沉入湖中,只有几间用巨石盖成的石头房子,还矗立在湖边上。

    这里的渔民,经常在湖里捞出明代的盘子和碗。

    明代古人,大多数都是居住在石头的房子里,这十几间遗留下的石头房子,竟然和傅山县崮山镇的房子,一摸一样,建设的高大宽敞。

    猛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陈雨馨的脑海里一闪。陈雨馨道:“志远,我有个想法。”

    欧阳志远笑道:“什么想法?”

    陈雨馨道:“我要在这里重建明代留城。”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