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生死之间

    第五十七章生死之间

    欧阳志远一听魏寒梅的话,吓了一跳,脸色一变道:“你说什么?警察栽赃陷害?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心里大吃一惊。虽然欧阳志远在过去怀疑过运河县公安局刑警队长石新桥,但又没有亲手抓住他。那次在璀璨星海吃饭,石新桥的手下就陷害自己,但最后查到,竟然是三个服务员的口袋里有毒品,结果引起龙海市公安局的注意,立刻对璀璨星海和佳腾集团进行大搜查,结果,在佳腾集团董事长魏桂堂和璀璨星海里都搜出来毒品,魏桂堂、他的儿子魏传临和侄子魏传宝都被抓了起来,佳腾集团一夜之间,轰然倒塌。

    抓佳腾集团董事长魏桂堂的,可是市局副局长薛兆国和刑侦一处的处长范正法,魏寒梅说警察栽赃陷害,这怎么可能?

    要说石新桥藏有毒品,自己还相信,但是市局副局长薛兆国和刑侦一处的处长范正法和手下用毒品陷害魏桂堂,欧阳志远有点不相信。

    欧阳志远两眼死死地盯住魏寒梅道:“你就是有这张纸条,我怎么能相信你?你说警察陷害你父亲,你又没有什么证据,当时带领警察搜查你父亲住处的,抓你父亲的可是市局副局长薛兆国和刑侦一处的处长范正法,他们难道有问题?”

    欧阳志远说到这里,顿时吓了一跳,冷汗湿透了自己的后背。

    如果市局副局长薛兆国和刑侦一处的处长范正法,他们有问题,那么整个龙海市公安局就会有问题。我的天哪。欧阳志远想到这里,内心砰砰直跳。

    难道石新桥和市局有联系?

    石新桥,是个关键的人物。对了,自己刚才还看到石新桥在青山绿水会馆出来,石新桥到那里去干什么?林跃峰就是在那里被打出来的,林跃峰手臂上有注射毒品的针眼,难道青山绿水会馆,就是毒品交易的地方?

    如果石新桥和市局的人有勾结,整个龙海市的公安系统就怕已经腐朽了。

    公安局长赵大山……,赵大山……,还有周玉海的父亲,副局长周茂航……。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不敢想下去了。

    赵大山和市委书记周天鸿联手敲掉了佳腾集团的魏桂堂,赵大山的目的是什么?周天鸿的目的又是什么?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的后背冷飕飕的,第一次感到后怕。

    欧阳志远盯着魏寒梅道:“你为什么会选择我?”

    魏寒梅两眼还闪着泪花道:“我知道,欧阳县长是一位正直的好官,我让人调查了您的一切,我知道,如果龙海市有一个不贪婪的官员,就是你欧阳县长,所以,我选择了你,您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您是山南省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没有人敢动您,即使有人敢动您,他们也会顾及省委书记萧远山的。”

    欧阳志远看着魏寒梅道:“今天晚上的话,你不能透漏给任何人,否则,你的生命就会有危险。”

    魏寒梅的神情顿时激动万分,泪流满面的道:“欧阳县长,您答应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

    欧阳志远决心查明这些事情的真象。魏寒梅一看欧阳志远点头了,激动地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欧阳志远感到了魏寒梅两团在了自己的胸口,极富有弹性,他能清楚地感觉到两粒坚挺,在微微的颤抖着,同时,阵阵好闻的处子幽香飘进了欧阳志远的鼻端。

    欧阳志远下意识的搂住了这具迷人的娇躯,欧阳志远连忙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一震剧痛,痛彻骨髓,立刻让他清醒过来。

    他猛地一把推开魏寒梅。魏寒梅被推得一个踉跄,倒在沙发上,露出了雪白的匀称大腿。欧阳志远连忙道:“魏小姐,我知道你为了父亲的冤屈,甘愿献出自己的身子,可我是人,我和你没有任何的感情,请你自重,坐好,我还有一些问题要问你。”

    魏寒梅毕竟是黄花大闺女,她羞得脸色透红,连忙坐好道:“欧阳县长,你问吧。”

    欧阳志远道:“魏寒梅,你父亲和赵大山有仇吗?得罪过市委书记周天鸿吗?”

    魏寒梅道:“我父亲没有得罪赵大山,更没有得罪周天鸿,他只是个有点贪婪的商人。”

    欧阳志远道:“你父亲是够贪婪地,石坝乡的大堤都敢造假。”

    魏寒梅脸色一红道:“是我父亲糊涂。”

    欧阳志远道:“石坝乡的大题建造中,你父亲肯定贿赂过市里的领导,贿赂的谁,我要知道。佳腾集团在石坝乡大堤事件中贿赂的人,说不定要杀人灭口,才抓你父亲的。”

    魏寒梅一听,连忙道:“欧阳县长,这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建石坝大堤的时候,我还在国外学习,没有回来,我父亲也没有和我提起来。”

    欧阳志远看着魏寒梅的眼睛,魏寒梅的眼睛清澈透明,没有乱转。

    小丫头可能真的不知道他父亲的所作所为,看来要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必须当面问魏桂堂了。

    欧阳志远看着魏寒梅道:“你知道你父亲被关到什么地方吗?”

    魏寒梅道:“我知道,被关在龙海拘留所,具体的位置,我不知道,我去过很多次,花了钱疏通关系,但仍旧没见到父亲,欧阳县长,他们会杀人灭口吗?”

    欧阳志远道:“你父亲的确是很危险,记住,今天所有的话,不能给人说,否则,你我都会被人杀人灭口。”

    魏寒梅脸色吓得苍白,连忙道:“好……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道:“魏寒梅,你准备好接待工作吧,七月十号到二十号的所有房间不能对外开放。”

    魏寒梅道:“我听你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离开璀璨星海,他把车在青山绿水旁停好,在车里开始化妆,半个小时后,一个满脸病容、无精打采、脸色蜡黄的男人,从越野车里走了出来。

    欧阳志远又在自己的胳膊上造出很多密密麻麻的针眼,看上去和注射毒品一样。

    他慢慢的走进了青山绿水会馆。

    …………………………………………………………………………………………………………

    龙海市检察院副院长姚玉琴正在家里生闷气,自己的儿子裴洪刚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副县长殴打了两次,真是岂有此理,有机会一定制一制这个嚣张的家伙。

    欧阳志远,老娘不会放过你的。

    身为主管城市建设的市长裴元正,竟然不管不问,真是气死我了,真是个懦夫。

    裴元正还没有回来,家里只有姚玉琴自己。门铃响了。

    透过监控,姚玉琴看到了纪委书记戴宝楠站在自家门口。

    姚玉琴和戴宝楠很熟,纪委和检察院经常一块办案子,而且两人还有一腿。

    呵呵,这么晚了,戴宝楠来干什么?难道还想好事?

    姚玉琴按下一个按钮笑道:“戴书记,请进。”

    大门自动的打开了,戴宝楠走进了姚玉琴的家。

    姚玉琴微笑着站起来道:“戴书记,您好,您怎么有时间来我家?快坐下。”

    戴宝楠握着姚玉琴的手笑道:“我是给你送好消息来了。”

    姚玉琴笑道:“我能有什么好消息?你们纪委的领导,到谁家,谁怕的要死。”

    戴宝楠笑道:“不做亏心事,就不怕鬼敲门。”

    姚玉琴笑道:“这年月的领导,有几个不做亏心事的?我敢说,所有的机关领导,就从科级以上的领导说吧,直接拉出去枪毙,都不会冤枉一个人。”

    两个人顿时笑起来。

    姚玉琴笑的花枝乱颤,两个**和房,上下颤抖着,形成阵阵诱人的波浪。

    戴宝楠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液。

    姚玉琴看到了戴宝楠的目光在自己胸前扫描,她的心顿时痒痒的,下面一下子就湿了,她不由得挺起了自己的胸脯道:“说吧,什么事?”

    戴宝楠依依不舍的把目光从姚玉琴的乳和房上拔了出来,他兴奋的道:“欧阳志远是你的仇人,也是我的仇人,我暗中调查了他的的存款,欧阳志远的存款,竟然有五个亿,我们联手查一查如何?”

    “你说什么?欧阳志远的存款有五个亿?这怎么可能?”

    姚玉琴吓了一跳,五个亿可是个天文数字。

    姚玉琴颤抖着嘴唇道:“欧阳志远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

    戴宝楠阴笑着道:“所以呀,咱们联合查一查,只要有问题,立刻对他秘密俩规,严加拷问,嘿嘿,如果查出来什么,你我都是大功一件。”

    戴宝楠把从银行拿过来的底账给姚玉琴看了看。

    “我的天哪,真是将近五个亿的存款,欧阳志远,嘿嘿,你终于犯到老娘的手里了,老娘让你不死,也会脱层皮。”

    姚玉琴恶狠狠地道。

    戴宝楠道:“常委会上,周天鸿袒护欧阳志远,让我们纪委成立调查组,调查欧阳志远的五个亿的来源,但不能影响欧阳志远的工作,你说,这不是放屁吗?”

    姚玉琴阴森森的道:“我派人和你一起秘密调查,查出问题,立刻秘密两规,上报给省纪委。”

    戴宝楠得意的道:“不,我们直接上报中纪委,这可是五个亿的大案,省纪委就怕有人袒护欧阳志远,嘿嘿,五个亿,我不相信,没有不偷吃腥味的猫。”

    姚玉琴阴笑道:“就算他这五个亿的来源正确,嘿嘿,我们难道不会造证据?放出风去,说他贪污,他就贪污,说俩规他,就俩规他,有谁能拦住咱们?”

    戴宝楠笑道:“呵呵,还是姚检察长有办法。这样,我们的大仇就能报了。”

    姚玉琴嘿嘿笑道:“欧阳志远,他死定了。”

    戴宝楠淫笑着,一把握住了姚玉琴的乳和房,把身子压了过去。

    姚玉琴的身子顿时软了下来,笑道:“不知道你还能站起来吗?”

    戴宝楠嘿嘿笑道:“再过十年,老子的家伙照样硬的象麻花钻,小心我钻透你……。”

    “别……在这里,走,我有一个秘密……的住处。”

    两人互相摸了几下,匆匆的离开这里。

    欧阳志远走进了青山绿水会馆。

    青山绿水会馆,一层是舞厅,二三四层是大酒店,再向上,是高级的会馆,里面有很多的有钱人,在上面长期包房聚会。

    一楼的舞厅里,正播放出强劲的迪斯科音乐,很多年轻人在疯狂的摇摆着。

    欧阳志远刚一进来,暗处几双眼睛立刻阴森森的射了过来,在他的脸上不停地扫射,最后停留在他胳膊上的针眼上。

    但没有人向前搭讪。

    人群中,欧阳志远没有发现林跃峰、李玫和王超然他们,欧阳志远要了个座,要了一杯咖啡,慢慢的喝着。

    “先生,请我喝一杯好吗?”

    一个浓妆艳抹的风尘女子,走了过来,嗲声嗲气的撒着娇,冲着欧阳志远陪你了一口烟雾。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小姐,坐吧。”

    欧阳志远冲着服务生打了一个响指,服务生快步走了过来。

    “给这位小姐来杯咖啡。”

    欧阳志远大声道。

    “好的,先生。”

    不一会,服务生送来一杯咖啡,这位小姐坐了下来,开始喝着咖啡。欧阳志远感觉道,这个女人从桌子底下,把脱掉鞋子的脚伸了过来,用脚尖在摩擦自己的下面,欧阳志远的下面立刻坚硬站立起来。

    “嘻嘻,先生好棒呀。”

    小姐笑嘻嘻的在挑逗着欧阳志远,这个女人的活路很熟,竟然能用脚趾夹住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强忍恶心,打了一个哈欠,眼泪和鼻子流了出来。

    那个女子一看,就知道对方那个犯了,她掏出一颗大麻香烟,用打火机点着,猛地吸了一口,然后按向了欧阳志远的嘴里。

    欧阳志远接过来那支香烟,把女人含过的那个地方偷偷的掐断,藏在手指间,猛地吸了一口香烟。

    我靠,这是一支含有大麻的香烟。

    “先生贵姓?”

    小姐停下了脚趾的动作,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道:“你叫我阿黄就可以了。”

    “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小姐显然在想欧阳志远都收皮肉生意。

    欧阳志远做了个注射的动作。

    女人的眼睛一亮,随即道:“跟我来吧。”小姐说完话,扭着腰,走向电梯。

    欧阳志远跟在小姐身后,走进了电梯。电梯刚一关上,小姐就如同蛇一般的缠了过来,猩红的嘴唇亲向欧阳志远,另一只手一把握住了欧阳志远的下。

    “嘻嘻,黄哥下面好好大好硬好热幺。”

    欧阳志远躲开女人的嘴唇,一伸手,捏住了小姐的一只大的,狠狠地捏两下。

    “呀,黄哥哥好坏呀,你捏疼了我。”

    小姐痛的一声尖叫。

    欧阳志远装着变态的淫笑道:“不痛不够味呀。”

    小姐连忙躲开了欧阳志远,皱着眉头看着欧阳志远道:“你弄疼了老娘。”

    欧阳志远不想和这个女的纠缠,所以,刚才捏了这个女人的,手劲很大,捏的这个小姐钻心的剧痛。

    这个小姐不敢再挑逗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做了个注射动作道:“我想要这个。”

    小姐看着欧阳志远胳膊上密密麻麻的针眼道:“我没有,我只有大麻香烟,你是第一次来,没有人会向你供货的。”

    欧阳志远道:“你知道谁有货?”

    小姐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欧阳志远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姐道:“你叫我阿柳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名字肯定是假的。小姐的名字绝对不会是真的。看来要想要货,非得多来几趟不可。

    阿柳带着欧阳志远走进她的房间。在酒店,很多风尘小姐都有自己接客的房间。

    欧阳志远当然不会和风尘女人发生关系,他的电话铃响了。

    欧阳志远立刻道:“阿柳,我还又事,以后再来找你。”

    说完话,欧阳志远扔给阿柳五十元钱,走进了电梯。

    阿柳一看100元钱,眼睛顿时一亮。那个年代放一炮就是二十块。这人给了一百,这是等于放了五炮,这个小费不少。

    一个长脸带着一道刀疤的男人走了过来,一把抢去了那100块钱,阴森森的道:“这个男人是什么来历?“

    虽然100钱被这个刀疤脸抢去,阿柳吓得有点哆嗦道:“张哥,他说姓黄,看样子是第一次来。两个胳膊上,全是针眼,很变态,喜欢折磨人,差点把我的胸脯抓掉。”

    “哼!”姓张的刀疤脸一声冷哼,仍给阿柳十块钱道:“下次来,勾住他,看样子,很有钱。”

    欧阳志远来到楼下。猛然看到了林跃峰。

    林跃峰已经瘦得不成样子,皮包骨头,脸色腊黄,看样子,如果不戒毒,活不多长时间了。

    欧阳志远没有看到李玫和王超然。李玫和王超然干什么去了?

    欧阳志远装着走到角落了,接了电话,但眼睛却盯着林跃峰。

    林跃峰是一条线索,在他身上,能找到谁在青山绿水放货。

    欧阳志远没有停留,快步走出了青山绿水会馆,发现没有人跟踪,他在饶了一圈后,又换成另一幅面孔,擦去胳膊上化妆的针眼,走到了对过的一家茶楼,要了一杯茶,监视着青山绿水的大门。

    一个小时后,欧阳志远看到了林跃峰急匆匆的走了出来,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欧阳志远走下茶楼,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小声道:“慢慢的跟上前面的出租车。”

    出租车开向郊区,最后停在了一个小院子前,林跃峰走进了院子里。

    欧阳志远下了出租车,顺着墙根跑向那座小院子。

    欧阳志远坐的那辆出租车司机,看着欧阳志远猫着腰,跑向那个院子,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他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阴森森的道:“林跃峰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干掉他。”

    “是,老板。”

    出租车司机看了欧阳志远的背影一眼,他的眼里露出了浓烈的杀气。他手里多出了一把阴森森的手枪。

    司佳狞笑着拿出一根蓝汪汪的毒针,针尖向上,小心的插进欧阳志远坐过的座位上,只露出一点蓝汪汪的针尖。这是一枚见血封喉的剧毒毒针,只要刺破人的一点皮肤,人立刻毙命。

    林跃峰走进你了院子,一个妖里妖气的女人迎了过来道:“挨千刀的,死哪里去了?老娘的烟瘾快犯了,快,给老娘抽一口。”

    林跃峰淫笑着伸手在女人的胸脯上捏了一把,掏出了一盒香烟,递了过去。

    女人连忙掏出一颗香烟,哆嗦着手,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让大麻在肺里久久的饶了一圈,然后吐出了烟雾。

    林跃峰的一只手,伸进了女人,摸了起来。

    那女人立刻哼哼唧唧的叫了起来。

    “死鬼,炕伺候老娘快乐去。”

    两人搂抱着走进了屋子里。

    欧阳志远山闪电一般的跟了过去,窜进了房间内。

    屋内,林跃峰和那女人早已纠缠着倒在了污迹斑斑的沙发上。

    欧阳志远一指头点在女人的睡穴上,那个女人死猪一般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林跃峰刚想喊,欧阳志远一指头点在他的喉结上,林跃峰只觉得咽喉一麻,却没有喊出声来。

    他的眼里露出了极其恐惧的眼光,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你是谁?”

    欧阳志远手掌一伸,一包毒品出现在他的掌心里。欧阳志远在点出他的哑穴的同时,在他身上搜出了一包毒品。

    “说,谁卖给你的?”

    欧阳志远阴森森的看着林跃峰。林跃峰一看自己好不容易买来的毒品竟然被对方搜去,嘴里立刻发出呜呜的嘶鸣,去抢那包毒品。

    欧阳志远一巴掌打在林跃峰的脸上,把林跃峰打得一个倒栽葱,倒在沙发上。

    欧阳志远伸手解开他的哑穴,然后一指头戳在他的缩筋穴上,林跃峰顿时感觉到全身的筋脉急速的收缩,如同成千上万的疯蚂蚁,在拼命的撕咬自己,痛彻心扉,痒痒到骨髓。

    “啊!啊!啊!”

    林跃峰疯狂的惨叫着,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扭曲着,脸色变得极其狰狞,冷汗如雨。

    “我说……你饶了我吧……!”

    欧阳志远刚想去解开他的缩筋穴,猛然,一股极其危险的警兆在心头升起,同时,一道浓烈的杀机,在远处传来。

    欧阳志远一个虎扑,闪电一般的趴在了地上。

    “噗!”

    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轻微闷响传来,林跃峰的整个头颅猛然爆开,白花花的脑浆和污血喷溅出来,死尸喷射着污血,一头栽倒在地。

    有杀手在暗处。

    欧阳志远一个翻滚,如同电芒一般从窗户射了出去。他刚刚射出,轰的一声巨响,烈焰冲天,正个房间在天崩地裂的的爆炸中,飞上了天空。

    欧阳志远几个跳跃,飞射出了院子。

    我的天哪,真是危险之极,自己再慢一秒,就会和这间房子一样,在爆炸中,化为灰烬。好歹毒的手段。

    一辆桑塔纳急速消失在远处的黑夜之中。决不能让凶手逃掉。

    欧阳志远冲向那辆桑塔纳,一辆出租车赶来。欧阳志远一摆手,出租车减速。

    欧阳志远快速的拉开车门,坐向座位。

    司机看到欧阳志远坐向那根毒针,他的脸上露出了狞笑。一辆大车迎面开来,刺目的灯光照射过来,刚要做到座位上的欧阳志远,猛然看到座位上的海绵垫子上闪过一丝蓝蓝汪汪的毒芒,特别的刺目,他瞬间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司机手里的枪,几乎同时对准了欧阳志远的眉心,扣动了扳机。

    “噗!噗!噗!。”一连串的闷响。

    欧阳志远一个倒栽葱,直挺的栽下出租车。

    但司机没有停手,继续高速冲着欧阳志远不断地开枪。

    欧阳志远不停地在路上翻滚着。

    “噗!噗!噗!噗!”

    出租车司机一边开枪,一边高速的离开。等到欧阳志远从地上爬起来时,那辆出租车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欧阳志远如同水洗过一般,大汗淋漓的从地上站起来,脸上的肌肉还在突突突的剧烈跳动着。

    我的天哪,刚才真是危险之极,要不是对过开过来一辆大货车,灯光照了过来,自己根本就不会发现那根毒针,只要自己坐到那根毒针上,自己就死定了。真是危险呀。

    好歹毒的计谋!这个开出租车的司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

    欧阳志远到现在,双腿还在发软,心脏狂跳。

    远处传来了凄厉警笛的声音,几辆警车高速的开了过来。欧阳志远的身形,快速的消失在黑夜里。

    欧阳志远绕了几圈后,回到了自己的越野车,刚才惊心动魄的惊险的刺杀,让欧阳志远还在后怕。要不是自己反应快,自己就完蛋了。

    ***青山绿水会馆真不简单呀,特别是那个开出租车地杀手,真是危险之极,手段歹毒。

    欧阳志远拨通了公安局长周玉海的电话。

    “玉海,你在哪里?”

    周玉海就在分局办公室,他今天值班,就发生了爆炸事件,刑警副队长陈克剑已经带人去了。

    “志远,我在分局办公室。”

    周玉海回答道。

    欧阳志远道:“我去找你。”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开着自己的越野,奔向公安分局。

    分局的警察认识欧阳志远的车,知道是副县长欧阳志远的车,就放行。

    当欧阳志远出现在周玉海面前的时候,吓了周玉海一跳。一个陌生的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

    刹那间,周玉海的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的眉心。

    “你是谁?”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欧阳志远,呵呵。”

    周玉海一听是欧阳志远的声音,但相貌根本不是欧阳志远。周玉海瞬间就明白了,欧阳志远化妆了。

    “志远,你的化妆术竟然这样高明?”

    周玉海收起手枪,狠狠地打了欧阳志远一拳。

    欧阳志远用水洗掉脸上的化妆药物,笑道:“你们公安没学过化妆术?”

    周玉海笑道:“学过是学过,但没有你的逼真,你化妆成这样,我都没有认出来,你不会作奸犯科吧。”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好人,更是党员,党培养多年的好干部,能干违法的事吗?”

    周玉海笑道:“志远,你化妆成这样,干嘛去了?”

    欧阳志远收起脸上的笑容,看着周玉海道:“玉海,我今天给你说的话,你要保密。”

    周玉海看到欧阳志远严肃的样子,他道:“志远,咱们是兄弟,还能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欧阳志远道:“玉海,我怀疑龙海市整个公安系统都在犯罪。”

    周玉海一听这话,顿时吓了一跳,两眼瞪着欧阳志远道:“你……你说什么?”

    欧阳志远道:“佳腾集团董事长魏桂堂是冤枉的,龙海市公安局故意陷害魏桂堂,让佳腾集团一夜之间,土崩瓦解,这是阴谋。”

    周玉海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脸上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情。

    周玉海快速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检查了一边外面。

    欧阳志远道:“外面没有人,二十米之内有任何人,我都会听到。”

    周玉海道:“志远,说说你的怀疑。”

    欧阳志远就从石新桥带领手下陷害自己说起,连同魏寒梅拜托自己,给他父亲伸冤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把刚才有人试图干掉自己的惊险情况说了。

    周玉海听了,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他忙道:“志远,我父亲没有牵连进去吧?”

    欧阳志远道:“伯父和赵大山不是一伙的,不会牵连进去。”

    周玉海道:“你怀疑赵大山和周书记?”

    欧阳志远道:“赵大山和周书记联手敲掉佳腾集团,周书记是借机打击党组书记魏振伦,赵大山的目的就不很明确,带人搜查佳腾集团的是是市局副局长薛兆国和刑侦一处的处长范正法,这两个人的嫌疑最大,他们用毒品陷害魏桂堂,他们的毒品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而且量很大,最有可能的就是他们在贩毒,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打击了魏桂堂,但却暴露了自己。”

    周玉海道:“赵大山和魏桂堂有仇?有什么仇?”

    欧阳志远道:“魏桂堂肯定知道赵大山什么秘密,赵大山借机把魏桂堂抓起来,最后肯定要杀人灭口。”

    周玉海道:“魏桂堂岂不很危险?”

    欧阳志远道:“他们不敢这么快下手的,他们在等机会,只要机会一到,他们立刻就会下手。”

    周玉海道:“运河县的石新桥嫌疑最大。”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嫌疑最大的就是石新桥,我今天看到石新桥坐在一辆车子里,从青山绿水会馆里出来,本来车窗帘都放下来了,但由于车速过快,窗帘被掀起来,我正好看到了石新桥的脸。”

    周玉海道:“秘密逮捕石新桥。”

    欧阳志远道:“不行,石新桥一失踪。立刻就会引起敌人的怀疑,就会打草惊蛇,暂时还不能动他,再说,我今天要是反应慢一点,就被害了,玉海,今天的话,你对任何人都不能讲,包括周伯父,你明白吗?”

    周玉海道:“我知道。”

    欧阳志远道:“玉海,你去过龙海拘留所,你知道关押魏桂堂的地方吗?”

    周玉海道:“我知道,你要去拘留所?”

    欧阳志远道:“我要和魏桂堂见面,你把拘留所的地形图画出来,我找机会进去。”

    周玉海道:“志远,龙海拘留所戒备森严,全是特警把守,很危险的。”

    欧阳志远笑道:“再危险的地方,我都能去。”

    周玉海画好地形图,交给了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接过地形图,看了一眼,把地形图放进怀里。

    “志远,你什么时候去,我接应你。”

    周玉海担心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我有人,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周玉海惊奇的道:“你有人?什么人?”

    欧阳志远笑道:“这是秘密,以后再给你说吧,不过,魏寒梅的安全,你要派人暗中二十四小时保护起来,而且不能暴露身份。”

    周玉海道:“好,我派人化装成住店的客人。”

    欧阳志远离开县公安分局,快速的拨打李玫和王超然的电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