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刁难

    第五十三章刁难

    欧阳志远看到了自家门诊前,停留了几辆高级轿车,有拉宾、劳斯莱斯。

    呵呵,生意不错嘛。

    欧阳志远走下越野车,看到父亲亲自在给一位一头金发的外国老太太诊脉。这位外国老太太有点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随着欧阳志远走进,他猛然想起了这位老太太是谁了。

    竟然是艾丽娜的舅妈,凯琳集团的总裁凯琳夫人。

    凯琳集团可是美国汽车制造六大集团之一的大公司,上次欧阳志远在燕京给王老看病的时候,自己给那个访问团所有的成员,都免费看过病。

    当时,自己和艾丽娜在一起。

    欧阳志远还看到主管招商的副市长吕胜泉,市经贸委主人冯一坤、市招商局长颜广强都在旁边陪同。

    难道是凯琳夫人要在龙海市投资,呵呵,一定要把凯琳夫人拉到运河县。

    凯琳夫人旁边,还有几位外国人,在饶有兴趣的看着欧阳宁静给凯琳看病。

    欧阳志远走进了诊疗室笑道:“爸爸,我回来了。”

    欧阳志远先给自己的父亲打了招呼。

    欧阳宁静点点头,继续给凯琳夫人诊脉。凯琳夫人一下子看到了欧阳志远,顿时惊喜不已高兴地站了起来笑道:“欧阳……欧阳……你好,我是艾丽娜的舅妈凯琳夫人,我来找你看病的,你还记得我吗?”

    凯琳说完话,就给欧阳志远来个热情的拥抱。

    欧阳志远笑道:“凯琳夫人,您好,我让然记得你,你的身体还没好吗?”

    凯琳笑道:“欧阳先生,您给我开的中药,效果很好,我这次来就是要找你,我们到了傅山县,人家说,你调到运河县工作了,我们只好带着朋友到你父亲的诊所来看病,你看,我的几位朋友,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奥拉斯先生,他是奥斯集团的总裁,这位是巴顿特先生,巴顿集团的总裁,他们都是来找你看病的。”

    欧阳志远连忙一一和他们握手问好。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爸爸,我来吧。”

    欧阳宁静笑道:“好,这几位朋友有点不相信我,说只认欧阳志远,我说,我是欧阳志远的父亲,他们还是不相信。”

    凯琳笑道:“对不起欧阳先生,欧阳志远给我看过病,我相信他,也相信您。”

    欧阳志远坐下来,先给凯琳开始诊脉。

    副市长吕胜泉的脸色很难看,欧阳志远只是个小小的副处级干部,看到了自己,竟然没有和自己打招呼,真是岂有此理,上次在春江水库,打了自己的儿子吕强,今天上午,又打了自己的儿子,这个狗东西还打上了瘾了?要不是周书记给自己做了思想工作,自己绝对饶不了他,这么年轻,怎么这样没有教养?抬手就打人?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了吕胜泉,故意不和他打招呼。

    他给凯琳诊完脉,小声道:“凯琳夫人,你的身体很好,就是有点脾胃不调,平时有点恶心,不想吃饭对吗?”

    凯琳一听,脸上露出了笑容,连忙道:“对,就是这个样子。”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我给你开几副药,你当茶喝,喝上一个星期,就会好了。”

    欧阳志远给凯琳夫人开好药方,让人去给凯琳抓药。

    奥拉斯走过来道:“欧阳先生,请您给我看看。”

    奥拉斯说的是英语,还没等翻译开口,欧阳志远用英语熟练的道:“好的,奥拉斯先生,您请坐下,我这就给你看。”

    欧阳志远熟练的英语,让大家一愣。

    欧阳宁静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神情,儿子,你真棒。

    市长吕胜泉听到欧阳志远熟练地英语,也是很惊奇愕然。

    欧阳志远真是个奇才,英语竟然说的这样熟练。

    欧阳志远给奥拉斯诊脉,手指刚一搭载奥拉斯的脉门上,心里顿时一惊。奥利斯的病在肺部和肝部,癌症中期,活不了几年了,而且换过肝和肺。

    欧阳志远快速而小声的用英语给奥拉斯说着他的病情。

    奥拉斯听后,脸上露出极其惊奇的神情,欧阳志远说的很对,自己换过肝脏和肺,是癌症中期的患者。

    欧阳志远用英语道:“奥拉斯经理,你的癌细胞在血液里有残留,就是现在的药物,也不能彻底的杀死您血液里的癌细胞,我只能提高您的免疫力,帮你延长几年的生命。”

    奥拉斯一听,顿时神情很是激动,自己国家的专家说,自己即使换了肝脏和肺,最多能活三年,欧阳志远说延长自己的生命,不知道能延长几年?

    奥拉斯连忙问道:“欧阳先生,你能延长我的生命几年?”

    欧阳志远道:“我不是神仙,也不敢确定,但有个范围,我能让你再多活五到十年,有个前提,就是两个月一次,到我这里扎针拿药。”

    奥拉斯一听欧阳志远把自己的病情说的准确无误,而却能延长自己的寿命,虽然只有五到十年,这也不错了,五年后,儿子二十了,是可以代替自己,担任奥斯集团的总裁。

    艾拉斯很是感激欧阳志远,他从怀里拿出笔,唰唰唰写了一张支票,双手恭恭敬敬的递给欧阳志远道:“欧阳先生,这是一张一千万的支票,请你收下。”

    吕胜泉、冯一坤和颜广强一看奥拉斯开了一张一千万美元的支票,给欧阳志远,三个人顿时一呆,我的天哪,一千万美金,就是将近一个亿的人民币,欧阳志远发财了,这个家伙真是好运气,我们十辈子也挣不了这么多的钱。

    欧阳志远笑道:“奥拉斯先生,用不了这么多钱,您的扎针和药费,二百元就够了,我不会要你这一千万的。”

    欧阳志远推回这张一千万的支票,开始给奥拉斯开药方。

    众人看到欧阳志远拒绝了奥拉斯一千万的支票,每个人都感到很奇怪和不解,这可是一千万的美元呀,在九十年代,能换成人民币八千多万。

    吕胜泉、冯一坤和颜广强三个人一看欧阳志远拒绝了一千万美金,他们心里顿时好受了一下。

    欧阳志远没有要这一千万美金,他们的心里终于有点平衡,但在心里还是骂欧阳志远是个傻逼,榆木疙瘩脑袋,脑子进水了,不要这一千万。

    人呀,都是个矛盾的产物。

    奥拉斯说什么要送给欧阳志远这一千万,欧阳志远道:“奥拉斯先生,你要真心感谢我的话,我们运河县下个月准备举行夏季经贸招商引资洽谈会,我希望你能参加,到我们运河县投资建厂,赞助我们建设新的开发区。”

    奥拉斯一听,很是高兴,连忙道:“可以,我们奥斯集团正想在龙海投资建厂,我们的奥斯汽车,早已供不应求,一个月后,你再给我扎针。”

    凯琳笑道:“欧阳,我也准备投资龙海,一个月后,我到你们开发区看看,和奥拉斯一起去。”

    欧阳志远一边准备银针,一边笑道:“好呀,我等你们的到来。”

    奥拉斯和凯琳这么一说,副市长吕胜泉,市经贸委主人冯一坤、市招商局长颜广强都傻眼了。他,他们陪同奥拉斯和凯琳两天了,就是想让他们在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建厂投资,现在可好,又让欧阳志远劫走了。

    上次惠瑞尔集团的投资,也被欧阳志远劫走,这不是坑人吗?整个龙海市的工作不白废了吗?

    三个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片,很是恼怒。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副市长吕胜泉,市经贸委主人冯一坤、市招商局长颜广强三人的脸色气的好像鸡下蛋一般,他装着没看见。

    欧阳志远给奥拉斯扎针,这十几根银针,是刺激提高艾拉斯的免疫能力。欧阳志远没有能力治疗癌症,但他可以通过提高人的免疫力,来吞噬癌细胞,延长病人的生命。

    欧阳志远神奇的扎针技术,让凯琳和奥拉斯、巴顿特很是惊奇。这么长的银针,竟然能扎进眉心里,人竟然没有任何的伤害,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给奥拉斯扎完针后,又给巴顿特看了病。巴顿特的血压偏高,欧阳志远给他开了降低血压的的中药。

    西药在缓解高血压得时候,是强制性的降压。治疗不彻底,更是治标不治本,一停药,血压又上来了。而欧阳志远的中药,是通过调节人的内分泌和化解血液里的粘稠油脂,来降低血压的。

    给三个人看完病,欧阳志远拿着巴顿特的药方,走到药房,看到母亲在药房抓药,连忙道:“妈妈,我来了。”

    秦墨瑶一看儿子来了,很是高兴,笑道:“臭小子,你把妈妈忘了吧?这么多天不来看我。”

    欧阳志远抱住了妈妈的胳膊笑道:“最近有点忙,这不,今天是专程来看您的。”

    秦墨瑶笑道:“走,回家吃饭。”

    欧阳志远笑道:“我要邀请那三个外国人到咱家去吃饭。”

    秦墨瑶笑道:“好呀,人家从很远的地方来,也不容易,一起吃一顿便饭,家里冰箱里有肉馅,咱们包饺子招待他们。”

    欧阳志远拿好药,走了出来,告诉他们怎么服用,然后邀请他们到家里做客。

    凯琳、奥拉斯和巴顿特欣然接受,他们成天住酒店吃酒店,早就厌烦了。

    副市长吕胜泉,市经贸委主人冯一坤、市招商局长颜广强一听三位投资商答应到欧阳志远家去吃饭,而欧阳志远又没有邀请自己,三个人顿时有点傻眼,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去吧,人家又没有邀请自己,不去吧,自己可是来陪同三位外商的。

    欧阳志远看到三个人抓耳挠腮的样子,笑道:“吕市长,一起到我家做客吧。”

    吕胜泉笑道:“谢谢欧阳县长。”

    三个人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欧阳志远有何朱文才打了招呼,众人浩浩荡荡的开着车,开向老街。

    车队刚进入老街,众人都被老街的古建筑风格迷住了。

    这条老街是龙海市的老城区,是省级文物重点保护的地方,任何人没有通过省里文物监管局的同意,不准动一砖一瓦。

    这条老街在明清时期,是龙海城的中心街,每位老宅子,都是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的大院子。特别是欧阳志远家的院子,是龙海古城孔家的大院,光一个门楼子,就价值连城。

    众人直接把车子开进了大院子里。

    从门楼到里面的堂屋,距离有六十米,东西两排厢房,院子内假山流水、翠竹婆娑,非常的好看,特别是两边墙根的两排十几口青花大瓷缸,从里面传来让人迷醉的酒香。

    这一批玉春露,又要出缸了。

    奥拉斯和巴顿特都喜欢喝酒,一闻到这种沁人心扉的好酒,脸上顿时露出惊奇的神情。

    “好酒……好酒……”

    两人一边赞美着,一边向里走。

    副市长吕胜泉,市经贸委主人冯一坤、市招商局长颜广强都是个饮酒行家,他们一闻这酒味,顿时精神一震,两眼神采奕奕,都知道这酒绝对是酒中极品。想不到,欧阳志远家竟然会酿酒,而且是这么好的酒。

    三个人的口水差点流出来了。

    当众人走到正厅堂屋的时候,每个人都惊呆了。堂屋的正厅,高大巍峨,十几根闪烁着荧光和美丽花纹的木柱子,支起了整个前沿,整个大厅富丽堂皇,如同故宫的建筑一般。

    副市长吕胜泉想不到,欧阳志远家竟然有这么大的一套宫廷式住宅,这一套房子,根本不能用金钱来衡量,还有墙根两边的那十几个明代青花酿酒的大瓷缸,每个都价值连城。

    副市长吕胜泉可是个古玩鉴赏家,他也喜欢搜集老东西。

    大厅外那十几根木柱子,竟然是明代的海南黄花梨。明代黄花梨木材,很难长到这样粗壮的大料,这种大料肯定是原始森林里采集到的。现在这种黄花梨的柱子,每根价值都在百万元以上。你就是有一百万,也没有地方去买这种又粗又直的黄花梨。

    副市长吕胜泉还看到,院子墙头上和制高点,都安装了红外线的监控系统和报警装置。好家伙,欧阳志远的家,真有好东西。

    众人进了堂屋的大厅,十几个人进来,竟然不显得拥挤。

    屋内的摆设,让凯琳他们和副市长吕胜泉惊叹不已。

    博古架上,摆满了欧阳宁静二十年来,搜集的瓷器、铜器、象牙和玉器各种老东西。这些东西多的,可以办展览馆了。

    欧阳宁静有个想法,把自己的搜集的古玩和朱文才搜集的古玩集中在一起,办个博物馆。

    朱文才也同意了。朱文才就一个人,没有老婆和孩子,他一直把欧阳志远当成自己的孩子,自己死后,这些东西,都给欧阳志远。遗嘱他早已写好了,大夫也不能看好该死的病。

    欧阳志远亲自下厨,做了十几个菜,秦墨瑶和大家一起包饺子。凯琳学的很快,但奥拉斯和巴顿特怎么学都没有学会,反而弄得满脸煞白,全是面粉。

    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不已。

    副市长吕胜泉,市经贸委主人冯一坤、市招商局长他们三个人,竟然十分熟练的包着饺子,这让欧阳志远暗笑不已,这三个人,在家里肯定是做饭的高手,而且怕老婆。

    饺子熟了的时候,欧阳志远的菜也好了。

    副市长吕胜泉他们闻着菜香,就知道欧阳志远的手艺绝好,这种自然地菜香,并不是饭店里那种大料拿出来的香味,而是菜的自然香气。

    欧阳宁静开了一坛子原浆玉春露。泥封一开,那种沁人心扉的酒香,让大家馋蜒欲滴。

    欧阳志远看着凯琳道:“凯琳夫人,您喝红酒是喝白酒?”

    凯琳笑道:“这么香的酒,不喝可是终生遗憾,我来一杯。”

    远来是客,欧阳志远给凯琳、奥拉斯、巴顿特倒满,然后给副市长吕胜泉,市经贸委主人冯一坤、市招商局长颜广强他们倒满,最后给朱文才、父亲和妈妈倒满。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道:“相聚就是缘分,来,为今天大家能聚在一起,干杯。”

    十几个酒杯碰到了一起。

    玉春露的香味比茅台的香味还要浓烈甘醇一些,这让大家喝的酣畅淋漓。

    酒好菜更好,欧阳志远的手艺,就是一个醋呛土豆丝,都让人吃的津津有味。

    巴顿特和艾拉斯的酒量极好,都喜欢喝白酒,今天他们终于知道,什么酒才是真正的好酒,自己国家的那些名酒,我呸,简直就是马尿。

    巴顿特和欧阳志远干了一杯道:“欧阳先生,你的医术是这样高明,酒是这样的甘醇,我的集团总部,在洛杉矶,一个月后,我给你拉来几位著名公司的总裁,组团参加你们运河县的夏季招商经贸洽谈会,到时候,你还要用这种酒招待我们,我们一定会在你们运河县投资的。”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巴顿特先生,到时候,我恭候你们。”

    凯琳笑道:“巴顿特,你把你弟弟巴尔斯的冰点乐队带来吧,那可是世界级别的乐队,还拥有世界级别的摇滚乐歌手迈克尔。”

    什么?冰点乐队是巴顿特的弟弟拥有的?天哪,摇滚乐天王歌手迈克尔,就在冰点乐队。

    众人顿时惊叹不已。

    巴特顿笑道:“我弟弟巴尔斯的冰点乐队,是我一手赞助起来的,也可以说,是我的投资,一个月后,迈克尔将会出现在运河县的经贸洽谈会上。”

    欧阳志远按住自己内心的狂喜,只要迈克尔能来,运河县的经贸洽谈会,就会成功。迈克尔的无数世界级别的粉丝也会跟着来。

    欧阳志远没有想到,今天会收到这个好的消息。

    奥拉斯举起酒杯道:“欧阳先生,到时候,我也会带队组团来运河县的,我的奥斯集团总部在美国的硅谷,里面有无数的世界级电子集团,到时候,我给你拉来几个大的集团,来参加经贸洽谈会。”

    欧阳志远和奥拉斯干了一杯道:“谢谢奥拉斯先生。”

    凯琳举起酒杯道:“欧阳,到时候,你们开发区可以设立一个汽车制造装配城,我给你拉来几位美国的汽车制造商,让他们落户运河县的经济开发区。”

    欧阳志远感谢道:“凯琳夫人,谢谢您。”

    副市长吕胜泉他们一看三位外商都答应投资运河县的经济开发区,这让他们很是妒忌和气愤。

    但三个人内心虽然难受,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副市长吕胜泉没有想到,欧阳志远的凝聚力是这样的优秀。一顿普通的饺子宴,就能拉来这么多的投资,真是让人眼红呀。

    这一顿饭,大家吃的很是高兴,一个小时后,凯琳他们回到酒店休息,临分别前,欧阳宁静每人送了一箱子玉春露。

    这让凯琳、奥拉斯、巴特顿高兴地不得了。

    下午刚一上班,欧阳志远就在市政府等候市长郭文画签字。市长郭文画的新任秘书晋开来说,郭市长刚休息,要一个小时后再来吧。

    欧阳志远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

    秘书晋开来着***真不会办事,老子等了一上午了,现在好不用意来了个大早,市长郭文画竟然在休息,现在是上班的时间,可不是休息的时间,老子有时间在等吗?还有一个月就举行经贸洽谈会了,老子还得赶紧的回去汇报这件事。

    这要是换了别的官员,肯定要老老实实的等候,可是欧阳志远心急如焚,要他等一个小时,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欧阳志远强压住怒火,沉声道:“晋开来,你立刻给我向郭市长说一声,我有急事要郭市长签字,你要是不通报,别怪我硬闯。”

    晋开来是郭市长亲自提拔起来的新秘书,这家伙有点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主要是他老子是山南省纪检副书记晋光辉。

    在市政府里,很多人都再巴结他。

    晋开来不认识欧阳志远,他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顿时怒火中烧,冷冷的道:“你敢硬闯?你要是惊扰了郭市长休息,你的小官也别干了。”

    晋开来说完,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不屑的道。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伸手把晋开来推到了一边,猛一推门,嘭的一声,门打开了,欧阳志远走进了市长郭文画办公室的外间。

    在里面房间正在休息的郭文画被欧阳志远推门的声音惊醒了。他看了看表,两点十分了。郭文画连忙从床上起来,简单的洗了一把脸。

    晋开来一看欧阳志远硬推开市长办公室的门,不由得勃然大怒,冷声道:“你是谁?怎么这样不守规矩?”

    欧阳志远根本不大小秘书放在眼里,他大声道:“郭市长,我有事找您。”

    正在洗脸的郭文画一听是欧阳志远的声音,不由得苦笑起来,嘿嘿,只有天不怕地不怕的欧阳志远敢强推自己的办公室的门。

    郭文画擦了擦脸,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来到中间的办公室,大声道:“志远,进来吧。”

    欧阳志远狠狠地瞪了一眼晋开来,一把再次推开他,推开中间办公室的门。

    “郭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恭恭敬敬的向郭文画问好。

    郭文画点点头道:“坐吧,志远。”

    欧阳志远一点都不紧张,但他并不是不知进退的人,他没有坐,笑道:“郭市长,打搅你休息了。”

    郭文画道:“没有,说吧,什么事。”

    欧阳志远并拿出那张手续表格道:“这上面,请您签字。”

    郭文画一看,是拨给运河县一个亿的启动资金,他一边签字,一边道:“志远,龙海市的资金很紧张,这一个亿是多方面才筹集出来的,你要节省着花。”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您,郭市长,市里拨的三个亿,省里再拨五个亿,剩下的十二个亿,我准备集资。”

    市长郭文画眉毛一挑,笑道:“集资?十二个亿怕不好集吧?”

    欧阳志远笑道:“傅山县工业园,我一个星期集了八个亿,运河县同样能集十二个亿。”

    市长郭文画笑道:“好,你要是能集十二个亿,市里答应的三个亿,一分不少的会拨给你。”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郭市长。”

    郭文画道:“说说你准备怎样集资?”

    欧阳志远道:“下个月,运河县夏季经贸洽谈会就到了,我想把运河县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招商会和经贸洽谈会合并起来办,到时候,我们邀请一些港台影星和中央节目主持人来办一个盛大的晚会,提高我们运河县的知名度,地址就选在运河古城的城楼门前,以古老的运河古城墙为大幕,充分展现出一千多年古老运河城的文化底蕴。”

    郭文画一听,眼睛一亮,看着欧阳志远道:“不错,好!好!。”

    郭文画一连说了两声好。他看着欧阳志远道:“港台明星不好请,他们要价太高,出场费就几百万,你想请谁?”

    欧阳志远道:“台湾玉女歌后掌门人程琳琳,著名导演林凡,香港玉女歌后掌门人王欣怡,中央电视台最著名的主持人叶琴和姚晴晴,美国冰点乐队和世界级的摇滚歌手迈克尔。”

    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市长郭文画就笑着道:“志远,你要是把这几个人请来,一个亿就怕拿不下来,台湾玉女歌后掌门人程琳琳,著名导演林凡,香港玉女歌后掌门人王欣怡,这三个人的出场费每人就要二百万,中央电视台最著名的主持人叶琴和姚晴晴,你就是有钱,也请不到,美国冰点乐队和世界级的摇滚歌手迈克尔的出场费,根本就是天文数字,我们根本请不起。”

    欧阳志远看到郭文画不相信自己,他笑道:“郭市长,你先别下这么早的结论,你先说,我要是把这些人请来,你能给多少钱的费用?”

    郭文画笑道:“你要是能把这些人请来,我给你一千万,现在就签字。”

    欧阳志远苦笑道:“一千万太少了,两千万还差不多。”

    郭文画根本不相信欧阳志远能请来这些人,他笑道:“好,两千万就两千万。不过,你要是请不来怎么办?”

    欧阳志远笑道:“请不来的话,我就辞职,县长都不干了。”

    郭文画笑道:“好,一言为定。”

    郭文画给欧阳志远又签了一个两千万的单子。

    欧阳志远道:“这个两千万的单子,还让周书记签字吗?”

    郭文画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脸色一沉道:“我签的字,不用周书记再签了,你直接到财政局找苗加军办手续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心里一动,看着郭文画到:“郭书记,这张一个亿的签字单,已经有您和周书记的签字了,还要别人签吗?”

    郭文画道:“不用别人签了,你快去办手续吧,办好手续,一个月内,要让来的客商,看到你们开发区的雏形,记住,开发区要加快建设,尽量向前赶。”

    欧阳志远心里有数了,连忙道:“好的,郭市长,那我走了。”

    “去吧!”

    欧阳志远拿着两张签字单,走出郭文画的办公室。

    郭文画看着欧阳志远的背阴,他的脸色变幻不停,一丝得意在嘴角露出。欧阳志远是个人才,可惜呀,没有站在自己的队伍之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