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强大的对手

    第四十章强大的对手

    欧阳志远握着霍英杰伸过来的小手笑道:“英杰,我带人来春江水库看看,正看到你在这里,我就过来看看你了,工程进行的怎么样?”

    霍英杰道:“天气不好,今年的雨水太多,老是下雨,到现在,连基建都还没有建完。”

    欧阳志远道:“英杰,注意安全,这里地势险要,山洪和塌方,都要主意。”

    霍英杰轻声道:“谢谢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道:“你姐姐不在这里?”

    霍英杰道:“在呀,在春江对过的施工现场。”

    欧阳志远看到了副县长张茂盛和一位长的极其英俊儒雅的年轻的男人走了过来。张茂盛的年龄要比欧阳志远大的多,已经五十多了,是到线的年龄,还有一年,就要退休。

    他本来不想过来,他的内心有点看不起欧阳志远,他始终认为,欧阳志远这样年轻就能当上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是走了不正当的道路。

    自己奋斗了一生,才混到了副县长的位置,而且现在,就要面临退休,混血等死,这让张茂盛的心里极度的不平衡。

    还有一个原因让张茂盛不喜欢欧阳志远,甚至是非常反感欧阳志远,那就是在盘龙河污染事件中,欧阳志远大闹运河县政府,同样泼了张茂盛一身的污水,而且事后,张茂盛受到了县里和市里的批评。

    张茂盛认为,这一切都是嚣张的欧阳志远造成的。因此,他不喜欢欧阳志远。

    但当他看到,欧阳志远和天成集团的霍英杰这样熟悉的时候,心里顿时暗暗地吃惊。

    霍英杰可是天成集团总裁霍天成的女儿,燕京霍老的孙女,欧阳志远竟然和这个小丫头这样熟悉,他肯定和霍家的关系不一般。

    张茂盛想到这里,连忙走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张茂盛走了过来,连忙向张茂盛打招呼:“张县长,您好。”

    “呵呵,欧阳县长,你好。”

    张茂盛微笑道。

    旁边的那位不到三十的儒雅年轻人,听到张茂盛叫这位年轻人为欧阳县长,他的瞳孔骤然暴缩,眼里闪过一丝寒芒,但随即消失,脸上仍旧透出淡定儒雅的笑意。

    张茂盛笑道:“欧阳县长,我给你介绍一位朋友,这位就是恒洋集团董事长郭霄鹏。”

    恒洋集团董事长郭霄鹏!市长郭文画的儿子!

    欧阳志远看着郭霄鹏,内心很是震惊。郭霄鹏的年纪不到三十岁,他的恒洋集团的资产,竟然达到了几百个亿,在整个龙海,甚至山南省,他的集团公司,都是处在前列的。

    欧阳志远听说,春江水电站,一共要投资四十个亿,而恒洋集团董事长郭霄鹏一个人就投资十五个亿。他是春江水电站最大的私人投资商。

    这个人不简单呀,想不到,在这里能碰到市长郭文画的儿子。

    欧阳志远微笑着伸出了手道:“您好,郭懂,我早就听说过您的大名,恒洋集团可是龙海市最大的投资公司,为咱们龙海市,做了很大的贡献。”

    郭霄鹏笑着伸出手来,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县长,我也早就听说过您的辉煌业绩了,二十三岁,就能做到副县长,这在全国都是少有,您几个月内,就筹集了几百个亿,组建傅山县新工业园,并成功的让傅山县走出了贫困。欧阳县长,你要是进入商界,我郭霄鹏第一个和你合作。”

    欧阳志远笑道:“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而是整个傅山县政府和傅山人民的共同努力的结果,才走到这一步的。”

    两人嘴里虽然都这样说,但在刹那间,都把对方当作了最强大的对手。

    郭霄鹏知道,欧阳志远的背景极深,是省委书记萧远山未来的女婿。龙海市的很多官员私下里议论,说欧阳志远是个吃软饭的家伙,是凭借自己的小白脸,攀上了省委书记的关系。但郭霄鹏不这么认为。

    他查看了欧阳志远从一个小小的外科医生,进入了傅山县县政府的整个过程,和在傅山县和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县委书记王凤杰斗法,最终赵丰年身死,王凤杰退让,每一个环节,都充满着刀光剑影,极其的凶险。但欧阳志远都能凭借自己的强大的智慧,化险为夷的走了过来。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特别是欧阳志远筹建的傅山县工业园,竟然能拉过来台湾恒丰电子集团,建成一个电子城,整个电子城内,住满了来自韩国、香港、新加坡和美国的电子集团公司,投资额竟然达到数百亿。

    还有工业园内的制药城,江南省最大的中成药集团清灵集团,就进驻在那里。还有山南省生产抗生素最大的制药龙头企业,天信集团。

    天信集团是欧阳志远未婚妻萧眉的集团公司,最近,天信药业凭借生肌膏和养颜膏的畅销,天信药业的资本急剧膨胀,大有成为国内制药行业的龙头企业。

    还有就是,欧阳志远把整个傅山县,打造成为全国最大的的药材生产基地,让傅山县终于走出了贫困。

    这两个政绩,会让欧阳志远终生受用不尽。一般人绝对做不到。

    欧阳志远是市委书记周天鸿手里的一把锋利的枪,这把枪在傅山县清除了父亲的底班常务副县长赵丰年,吓退了县委书记王凤杰。

    现在,周天鸿又把这把枪安插到运河县,周天鸿的目的,就是要把整个运河县的掌控权,从父亲手里夺过来。

    这家伙来到运河县不到一个月,就把佳腾集团干掉了。虽然是周天鸿和赵大山联手,但引子就是欧阳志远。肯定是欧阳志远和周天鸿、赵大山联合演出的一出戏。

    看来,自己以后和欧阳志远接触,要十分的小心。

    两人说了几句话,欧阳志远告辞,他还要到春江水库视察。

    当欧阳志远到达春江水库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青石乡、北峰乡和溪水乡的领导们和春江水库主任伍德奎,早就在水库前面的十字路口迎接。

    秘书郭明给众人和欧阳县长互相方介绍。

    众人在介绍后,欧阳志远在众人的簇拥下,登上了春江水库的大坝。

    欧阳志远瞬间就被春江水库的美丽景色吸引住了。

    春江水库建在两座山峰之间,两边的山峰,极其的险峻秀美,郁郁葱葱、青翠欲滴,而湖面上,清风徐来,碧波荡漾,水天一色,远处,点点白帆,山湖倒影,凉风拂面,让人心旷神怡,如沐春风一般。

    左边的百丈山崖半腰,距离水面不远,竟然有一条蜿蜒险峻的栈道,这让欧阳志远很感兴趣。

    栈道曲折蜿蜒,竟然随同山势和湖面,向深山里伸去,如同盘旋在山峰山的一条巨龙。

    欧阳志远没听说过春江水库还有栈道,欧阳志远看着北峰乡的乡长祁连水道:“祁乡长,左边的山峰叫什么峰?怎么会有栈道?这条栈道通向哪里?能走人吗?”

    北峰乡的乡长祁连水一听欧阳县长问这个栈道,连忙道:“欧阳县长,这条栈道是一条古栈道,距离现在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据传最早修建于唐代,在古代的时候,是进出大山的唯一的一条道路,现在上面照样走人,只是我们乡政府每年都要维修,栈道的最后面,就是通向我们北峰乡政府驻地。现在很多老百姓,仍旧走这条栈道。”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这里的风景很好,再加上古栈道,山清水秀,还有你们北峰乡的茶叶是个旅游的好地方。”

    北峰乡党委书记乔羽江道:“欧阳县长,我们乡党委也一直有这个想法,想开发这里的旅游,但是,北峰乡太穷,拿不出资金,这条古栈道长八公里,光维修资金,就要一千多万。北峰乡里的碧波峰尖春茶,色泽碧绿,清香悠长、沁人心肺、茶汤清澈透明,微带绿意,如同淡绿的琥珀一般,并不次于江南的龙井,如果有足够的资金,我们都能开发出来。”

    欧阳志远仔细的听着北峰乡党委书记乔羽江的回报,看着远处的栈道,不由得笑道:“你有这个想法是好的,但不能光停留在那里,你们为什么不出去招商引资?你们呀,是拿着金饭碗要饭,你们看,这风景优美的湖区,古代的栈道,我听说你们北峰乡还有一座唐代的甘露寺,规模宏大,环境更是优雅,甘露寺的后面,是一望无际的竹海,里面出产一种韧性极好的彩色竹子,竹节绿紫黄三色相间,编织出来的凉席和竹艺,极其漂亮。”

    党委书记乔羽江笑道:“欧阳县长了解的一点都不错,我们北峰乡的彩色竹艺编织很是精巧,极富盛名,但就是卖不上价。”

    欧阳志远道:“关键是没有品牌效应,我给你们说,春江库区的风景、古代栈道、峰尖碧波春茶、甘露寺、竹海,再加上你们的彩色竹艺编织,这些都是极大的财富,乔羽江,我给你们联系红太阳集团,让他们来投资,如果你们能签订投资协议,不出一年,你们北峰乡绝对能甩掉运河县贫困乡的帽子。”

    “红太阳集团?就是在傅山县投资五个亿,建设生态果饮的国家五百强企业的红太阳集团?”

    北峰乡党委书记乔羽江和北峰乡的乡长祁连水一听,顿时大喜,高兴的差一点跳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红太阳集团正在扩大集团的多元化,他们正向旅游方面发展,等到红太阳集团的人来到后,你们要好好的和人家谈判,争取签下合同。”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剩下的两个乡领导的眼里,都露出羡慕的神情。

    欧阳志远行事干净利索,雷厉风行。他说完话就拿出了电话,拨通了陈雨馨的电话。

    陈雨馨就在傅山县工业园,她的果饮加工厂已经建好了,这个月就准备投产,她投资的短期果品已经成熟。

    让她最开心的是,石头城的投资。在过去,她根本没想到,旅游行业是这样的赚钱。她投资的石头城,开放了两个月了,竟然赚了两千多万。

    这样算下来,石头城投资的两个亿,两年就可以收回成本。

    现在,五眼泉村的万佛寺和万佛洞,正在建设之中,在发改委来验收傅山县之前,就能竣工,到时候,就可以把两个景点连在一起。

    陈雨馨抬起头来,透过窗户,看着远处县政府的办公楼,不由得叹了口气。

    志远离开傅山县已经一个月了,不知道他的工作顺利吗?

    陈雨馨伸手握住了脖子上那块志远送给自己的玉佩,脸上露出一丝红润。

    这个家伙,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陈雨馨刚想到这里,自己的手机就响了。

    她一看号码,内心顿时狂跳,自己刚想到志远,这家伙就打过来电话了。

    陈雨馨激动的手有点颤抖,她做了一个深呼吸,按下了接听键。

    “陈懂,你好。”

    陈雨馨一听欧阳志远的口气,就知道旁边有人。她笑道:“欧阳县长,你好。”

    欧阳志远道:“我现在就在运河县北峰乡,这里有一个很好的投资环境,如果你下午有空的话,过来看一看,我等你。”

    陈雨馨原来给欧阳志远说过,有什么好的投资,多给她介绍。

    欧阳志远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里的景色。

    陈雨馨一听有个很好的投资环境,不由得笑道:“是什么环境?”

    欧阳志远道:“是自然风光,你过来,我下午在北峰乡等你。”

    陈雨馨感到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起来,而且脸上多了一层红润,她恨不得立刻赶到北峰乡。

    “好……的,我这就……过去。”

    陈雨馨感到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

    她放下电话,想站起来,但双腿竟然有点发软,竟然没有站起来。

    志远,你知道吗?我是多么的想你。

    陈雨馨等了好一会,她才站起来,快速的收拾了一下要带的东西。

    她给总经理卢建平打了电话,安排好工作,换了一身志远喜欢的紫色套裙,让副经理黄玉伟、秘书蔡轻云拎着皮箱,走下楼。

    当她刚走到楼下的时候,就看到韩月瑶开着一辆崭新的兰博基尼跑车,冲了过来。

    “雨馨姐姐,你们拎着皮箱干什么去?”

    韩月瑶笑嘻嘻的停下车,跳了下来。

    陈雨馨笑道:“你欧阳大哥在运河县发现一个投资项目,我们去看看。”

    韩月瑶一听,顿时跳了起来,一把拉住了陈雨馨得出胳膊大叫道:“太好了,这段时间闷死了,雨馨姐姐,我要和你一块去散散心。”

    陈雨馨一听,知道这小丫头又想出去疯去了,笑道:“你要去的话,给总经理黄友平打个电话,免得人家找不到你着急。”

    韩月瑶道:“好的。”

    司机把陈雨馨的奔驰开了过来,黄玉伟坐进了一辆商务。

    三辆车开向运河县。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看着北峰乡党委书记乔羽江和北峰乡的乡长祁连水道:“红太阳集团陈董事长要亲自来,祁乡长,你回去准备好接待。但不能搞形式,我们要看真实的北峰乡,记住了吗?”

    欧阳志远的口气很是严厉。

    祁连水连忙道:“好的,欧阳县长,我一定做好接待工作,绝不走形式。”

    欧阳志远道:“好,你去准备吧,我们看见看春江水库的防洪措施。”

    整个上午,欧阳志远带着他的主管部门视察了春江水库的防洪工作,听取了春江水库防洪办公室主任伍德奎对春江水库防洪工作的回报。

    欧阳志远根据自己看到的防洪措施,给春江防洪又提了不少的建议。

    十一点半的时候,开饭的时间到了。

    春江水库的职工,有二十几位,主要负责大坝的安全和水库的管理,他们有个食堂,办公室主任伍德奎就在食堂里,摆开了十大盆宴席。

    在农村的喜宴上,没有那么多的花俏,上菜都是大黑盆。每桌都是十个大盆,十样菜。

    伍德奎今天就上了十大盆。

    所有的鱼都是在水库里捞上来的鲜鱼,还有螃蟹、老鳖。

    由于下午还要去北峰乡,吃饭间没有喝酒。

    众人吃着鲜美的鱼,大呼过瘾。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自己在南州和萧眉的大哥萧秋鹏一起喝酒的时候,认识的九海集团的董事长陈广虎。

    九海集团是专门养殖名贵鱼种的大型养殖企业,他们养殖的的桂花鱼、黄骨鱼、团头坊,香脊鱼,每公斤都买到八十到一百五十元,而且大量的出口。

    欧阳志远看着青石乡和溪水乡的几位领导道:“宋乡长、刑乡长,你们在春江水库里养的是什么鱼?”

    青石乡的宋建林乡长道:“春江水库里养殖的都是鲤鱼和胖头。”

    欧阳志远皱了皱眉头道:“现在的鲤鱼六元一公斤吧,胖头更不值钱,三块多钱一公斤。为什么不养殖一些价值高的名贵淡水鱼,据我知道,一些名贵的淡水鱼,很适应我们这里的水质和气候,你们养殖鲤鱼和胖头,去了饲料,还能剩下多少?”

    欧阳志远说着话,看了一眼渔业局局长尚永军。

    渔业局局长尚永军连忙道:“欧阳县长,我回去就联系,我们过去联系了一些名贵鱼种,但都失败了,还不如我们本地的鲤鱼和胖头好养殖。”

    欧阳志远摇了摇头道:“鲤鱼和胖头好养殖,但是不挣钱,据我所知,一些名贵鱼的价格,每公斤都买到八十到一百五十元,而且大量的出口韩国和日本,我给你们联系一下。”

    欧阳志远拿出电话,拨通了九海集团董事长陈广虎的电话。

    “陈懂,您好,我是欧阳志远。”

    陈广虎现在就在海岛市的永盛码头装船,一批淡水鱼要运到韩国。

    他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连忙接过来。

    陈广虎和萧秋鹏是大学同学,两人关系极好,陈广虎可知道,欧阳志远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是萧秋鹏未来的妹夫。萧秋鹏是龙海市的副市长,在生意上,很照顾陈广虎。

    陈广虎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他笑呵呵的道:“呵呵,志远,是你呀,最近忙什么了?”

    欧阳志远道:“陈懂,我调到运河县了,主管农业和渔业,我们县有一个十几平方公里的水库,还有巨山湖,我问一下,咱们能合作养鱼吗?”

    陈广虎笑道:“当然可以呀,呵呵,我有一个养殖基地就在巨山湖,不过那个地方,是属于湖西市巨山县,和你们运河县紧挨着,我现在装船的这批鱼,就是产自巨山湖的养殖基地,过两天,我带人到运河县找你,看看你们的湖区和水库。”

    欧阳志远一听有门,连忙道:“谢谢陈懂。”

    陈广虎笑道:“志远,我比你大,你以后就叫我陈哥吧。”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陈哥,我等你们。”

    陈广虎道:“好的,志远,再见。”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道:“成了,你们三个乡统计一下库区的水面,等着九海集团的人,做好接待工作。

    几位领导连忙道:“好的,欧阳县长,我们一定做好接待工作。”

    大家刚吃完饭,库区的东面,就传来了几声闷响。

    “轰轰轰!”

    欧阳志远的眉头一皱,这种沉闷的声音,好像是炸鱼的声音。

    春江水库防洪办公室主任伍德奎顿时吓了一条,这是那个***找死,竟然在副县长来视察的时候炸鱼,这不是找死吗?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看到了几道水柱冲天而起。

    防洪抗旱办公室主任梁启山、水利局长宋毅、渔业局尚永军他们的眼睛都盯着伍德奎。

    平时为了水库的安全,严禁炸鱼,何况现在是汛期?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