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玩大了

    第三十六章玩大了

    石新桥一边走一边看着自己手下的一个叫李亚洲的警察,低声道:“手里还有货吗?”

    李亚洲点点头。

    石新桥嘿嘿的狞笑道:“一会看我的脸色行事。”

    李亚洲嘿嘿的冷笑道:“放心吧,石队。”

    石新桥带着人冲到欧阳志远的门前,果然,从房间里传来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剧烈喘息声。

    石新桥顿时狂喜至极。

    嘿嘿,欧阳志远,你也有今天,老子现在抓你个现行,我看你的县长还能干成吗?你***县长干不成了,老子再对付你,还不是小菜一碟?

    几个警察也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他们知道,今天有好戏看了。

    石新桥狞笑着一脚踹向房门。

    “嘭!”

    一声闷响,房门被石新桥一脚踹开,石新桥举着手枪就冲了进去。

    后面的警察、王鹏和王磊他们也都跟着冲了进来。

    本来石新桥一位屋内的情景绝对极其香艳,但他看到的情景,顿时让他目瞪口呆。

    欧阳志远和那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正坐在椅子上喝酒。

    石新桥的脑子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刚才明明听到房间里,有人在呻吟和喘息,但现在两人竟然板板整整的坐在那里喝酒,一点出轨的意思都没有。这怎么可能?

    难到有人要玩自己?我靠,***,上当了,怎么办?不好收场了?

    欧阳志远一听有人奔向自己的房门,就知道陷害自己的人到了,他立刻拉起正在叫的起劲的关诗琳,小声道:“再大声点。”

    关诗琳红着脸,又大声的叫了几句,两人一边叫,一遍快速的回到座位上。

    这时候,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七八个人,举着手枪,冲了进来。为首之人竟然是刑警队长石新桥。

    向自己下春药的是石新桥,这个王八蛋不是找死吗?刚才这家伙的眼神就带着杀气。

    后面竟然还有王磊、王鹏和卫小山他们,欧阳志远知道,今天可能是个圈套呀。

    欧阳志远脸色一沉,一声冷喝道:“石新桥,你想干什么?”

    石新桥被欧阳志远这一声爆喝,吓了一跳,顿时清醒过来。

    但这家伙也不是吃素的,他的脑子在快速的转动着,嘿嘿,欧阳志远,今天的情况不能善终了,现在就将错就错吧,你***是老子的杀父仇人,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魏传宝下在他们饭菜里的兴奋狂暴药物,让石新桥的脑子里只有仇恨了。

    石新桥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狰狞,他看着欧阳志远道:“我们接到有人报警,说这房间里有人正在卖和淫嫖娼,而切贩毒,欧阳志远,我怀疑你们有不正当的关系,你现在跟我们走一趟,大家仔细的搜查房间。”

    欧阳志远一听石新桥这样说,就知道这个王八蛋在官报私仇,陷害自己,他不由的一声冷哼,猛地站起身来,大声道:“石新桥,你是找死,竟敢陷害我,那么说,这酒里的春药,是你下的了?”

    石新桥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是正常的出警,请你配合,给我仔细的搜搜!”

    石新桥向李亚洲使了个眼色。

    李亚洲和几个警察都没有想到,这个房间里的人,竟然是副县长欧阳志远。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他们的脑子都有点不转圈,那碗下了药的汤,使他们都失去了理智。几个人开始搜查房间。

    后面的王磊、王鹏和卫小山看到这房建立的人,竟然是欧阳志远和一个漂亮的女人,他们的脸色都变得十分的阴冷。

    自己的仇人就在眼前,三个人立刻变得极其狂暴,王磊首先嗷嗷叫着冲了过来,一拳打向欧阳志远的面门。

    后面的王鹏和卫小山一看王磊动手了,两个家伙也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这三个家伙的举动,把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这三个家伙疯了不成?即使警察在办案,你们三个狗东西掺乎个啥?

    欧阳志远看着三个人的眼神竟然有点呆滞,眼神里充满着兴奋的狂暴,欧阳志远瞬间就知道,这几个家伙都被人家下药了。

    这是一个圈套,有人在背后下手。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脚就踹在了王磊的肚子上。

    “嘭!”

    一声闷响,王磊直接飞出了三米开外。欧阳志远不给王鹏和卫小山机会,身形闪电一般的迎了上去,又是两脚,碰碰两声爆响,这两个家也飞了出去。

    关诗琳看着欧阳志远转眼间踹飞了三个人,小声道:“他们是警察吗?”

    欧阳志远冷笑道:“这三个不是警察。”

    欧阳志远这一出手,几个警察的枪口,瞬间对准了欧阳志远。

    “找到了,毒品!”

    李亚洲大声喊了一声,从欧阳志远的西装口袋里,摸出了几包用纸抱着的东西。

    所有的人一听说搜出了毒品,顿时都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心里一沉,他看着一个警察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掏出了几包东西。欧阳志远瞳孔暴缩,两眼透出了无穷的杀机。

    竟然用毒品来暗害自己,嘿嘿,老子正在调查林小雅的父亲林跃峰吸毒的事情,你们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咔嚓!”

    石新桥一听搜出了毒品,他狞笑着看着欧阳志远,快速顶上了子弹。只要欧阳志远再敢动手,自己就可以趁机开枪,干掉这个王八蛋。

    关诗琳没想到,进来的竟然是警察,更没想到,警察还在欧阳志远的口袋里搜出了毒品,这让关诗琳吃了一惊。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石新桥举着手枪,枪口死死地指着欧阳志远,嘿嘿狞笑道:“欧阳县长,嘿嘿,你还有什么话说?这些毒品可都是从你口袋里搜出来的,走吧,到警察局说清楚吧。”

    欧阳志远冷冷的盯着石新桥道:“石大队长,毒品的事,你应该比我清楚,我看你进监牢的日子不远了,而且就怕要被枪毙吧。”

    石新桥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全身经不住一哆嗦,他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眼里透出无穷的杀意,扳机上的手指,下意识的在加力。

    欧阳志远感觉到了石新桥的浓烈杀意,更看到他的手指在加力,顿时警觉起来,冷冷的道:“怎么,大庭广众之下,你敢开枪吗?

    欧阳志远的话,让石新桥在仇恨中清醒过来。他恶狠狠地的道:“把欧阳志远铐起来,带回警察局。”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石新桥,你听好,能铐我欧阳志远的手铐,还没有造出来,你听,外面谁来了。”

    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又是十几位警察冲了过来。带头的是刑警队副队长陈克剑。

    欧阳志远刚才给陈可剑打电话,是让他来协助调查是谁对自己暗暗地下春药的事情,现在没想到,竟然出现了毒品。

    毒品的出现,让这件事一下子变得诡异复杂起来。任何事情只要牵扯到毒品,都是大案要案。

    石新桥一看副队长陈克剑带人来了,立刻大声道:“陈克剑,我们在欧阳志远的口袋里,搜出了毒品,我命令你,立刻让人把欧阳志远带进警察局审问。”

    陈克剑一听,顿时吓了一跳,什么,竟然在欧阳县长的口袋里搜出了毒品?这怎么可能?

    陈克剑道:“欧阳县长,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立刻大声道:“陈队长,我在这里吃饭,有人暗中向我们下毒,现在又被人陷害藏毒,你把这瓶红酒保管好,瓶里被人下了春药,把那两个服务员控制起来,带到警察局,王磊、王鹏和卫小山,也要带走,现在,我们到警察局再说。”

    陈克剑立刻道:“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知道,能接触自己挂在衣架上西装的人,只有那两个服务员和冲进屋的警察和王磊他们。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王磊他们,一听要带走自己,顿时暴怒起来,破口大骂道:“欧阳志远,你算那棵葱,竟然要带走我们,我看谁敢带走我?”

    陈克剑冷声道:“王磊,你要是不配合,别怪我给你戴手铐。”

    王磊刚想再说什么,几个警察立刻把王磊、王鹏和卫小山控制起来。

    这时候,警察把两个服务员带到了。两个服务员吓得全身哆嗦,脸色煞白。陈克剑带来的警察,快速的从赵亚洲手里,取到那几包毒品,保管起来。

    石新桥暗暗地冲着赵亚洲使了个眼色。赵亚洲瞬间明白了石新桥的意思。他在经过两个服务员身旁时,几包毒品闪电一般的塞进那两个女服务员的口袋里。

    赵亚洲对栽赃陷害的事情,早已干的轻车熟路。

    陈克剑在路上,就打电话向周玉海局长汇报了失去你过得经过。周玉海和副局长丁宝山不敢怠慢,立刻赶往公安局。

    案件牵扯到毒品,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在回县公安局路上的时候,石新桥的脑子渐渐的清醒下来,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事。这一清醒,吓得他冷汗一下子湿透了他全身的衣服。

    自己刚才是怎么了?怎么会拿毒品陷害欧阳志远?这不是暴露了自己吗?欧阳志远是什么人?他绝对一下子就会猜中是自己陷害他的。

    石新桥一下子就后悔的要死。他的脑子飞快的运转着,怎么办?

    欧阳志远说有人给他们下春药,那么欧阳志远和那个女的故意在房间里叫,目的就是要看看是谁给他下的药?

    看来,自己被别人利用了。当时自己怎么会没有想起来?自己被仇恨蒙住了心神,那个给自己打电话的人是谁?他肯定是幕后者。

    他的目的是什么?

    石新桥猛然想到,当时王磊、王鹏和卫小山那种狂暴的反常神态,就是自己也是处于一种狂暴的兴奋状态,当时自己看到欧阳志远,差一点没控制住自己,手指再用力一点,就会开枪。

    不好,难道自己被人下了药?

    石新桥想到这里,仿佛瞬间明白了事情的原由。

    璀璨星海大酒店是佳腾集团的产业,欧阳志远把水坝乡大堤豆腐渣工程暴露出来,差一点把佳腾集团董事长魏桂堂抓起来。魏桂堂让总经理梁夫中跳楼,当了替罪羊,他才开脱了自己的罪行,但却被罚了两个亿。

    这样,佳腾集团就和欧阳志远有了深仇。魏桂堂的儿子魏传临就在璀璨星海,这人是个极其阴险狡诈的人,今天这个局,绝对是这个家伙做的。

    自己,王磊、王鹏、卫小山,都和欧阳志远有过节,魏传临暗地里给欧阳志远下春药,然后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去抓欧阳志远。

    这样,借自己的手来对付欧阳志远。

    ***魏传临,要是老子过不去这道坎,老子首先来杀你全家,你个王八蛋。

    石新桥知道,自己被利用了。自己不光被人利用,而且还暴露了毒品。

    好在自己让李亚洲向那两个服务员身上,塞进了几包毒品,嘿嘿,你***魏传临陷害老子,老子也不会饶了你。

    石新桥立刻拨打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弄一些货,放到璀璨星海经理魏传临的办公室里,要快,马上。”

    “是,老板。”

    石新桥狞笑着挂上了电话。***魏传临,你和老子玩,老子就和你玩到底。

    …………………………………………………………………………………………………………

    璀璨星海顶层的大厅里,魏传宝和魏传临互相看了一眼,顿时苦笑起来。

    这件事玩大了,想不到竟然牵扯出来毒品。

    对于毒品,魏桂堂曾经吩咐过魏传临,绝对不能碰一丁点,那是杀头的行当。

    这个世界上,能挣钱的路太多了,何必干杀头的买卖?

    石新桥竟然能在欧阳志远的衣服里,搜出毒品,嘿嘿,真是让人想不到呀。

    魏传宝看着魏传临道:“大哥,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魏传临道:“石新桥死定了。”

    魏传宝道:“为什么?”

    魏传临冷笑道:“你下的药物,让他的大脑收到了刺激,他竟然在欧阳志远的口袋了放毒品?想陷害欧阳志远,以欧阳志远的精明,他瞬间就能猜到是石新桥干的,石新桥这样干,就说明他和毒品有关。运河县一直有地下毒品交易,公安局一直在查,但没查出来,现在,我明白了,石新桥肯定涉毒,呵呵,刑警大队长竟然涉毒,你说,运河县的毒品案子,能破的了嘛?”

    魏传宝道:“大哥,公安局的把我们俩个服务员带走了,我们不会有事吧?”

    魏传临笑道:“那两个丫头什么都不知道,我已经请了律师了,很快就会放出来的,我们不会有事。”

    欧阳志远他们到达公安局的时候,局长周玉海、副局长丁宝山早已在公安局等候。

    “欧阳县长,是怎么回事?”

    周玉海在外面,还是要称呼欧阳志远为欧阳县长的。

    欧阳志远道:“到办公室说。”

    欧阳志远转过身看着陈克剑道:“立刻审问那两个女服务员。盘问王磊、王鹏和卫小山。”

    陈克剑道:“是,欧阳县长。”

    关诗琳被请到另一间办公室喝水。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丁宝山来到办公室,欧阳志远就把经过说了一遍。

    周玉海的脸色刹那间变得凝重起来,几年来,运河县就有毒品在地下交易,但一直没有得到线索,现在竟然有人陷害欧阳志远,在欧阳志远口袋里放毒品。

    丁宝山笑道:“这是个好消息,只要查出来,毒品是谁放进欧阳县长口袋里的,一切都真相大白。”

    欧阳志远道:“我有拍下来的视频。”

    “你有视频?”

    周玉海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的西装,进屋后,就挂在了衣架上,任何人走进自己的西装,口袋上的签字笔就会拍下对方的一行一动。

    欧阳志远刚把连接线连到电脑上,陈克剑快速的跑进来道:“在两位女服务员身上,搜出了毒品六包。”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一听,噌的一声站起来。周玉海大声道:“立刻把这件事报告给市局赵局长。”

    副局长丁宝山道:“是。”

    周玉海又大声道:“陈克剑,你立刻调动所有的警察和特警,包围璀璨星海,给我仔细的搜。”

    陈克剑大声道:“是。”

    周玉海道:“丁局也去,一定要找到毒品。”

    “是,周局。”

    丁宝山和陈克剑立刻带领特警和警察,冲出了县公安局。

    欧阳志远一听在两位女服务员身上搜出毒品,禁不住一楞。这怎么可能?欧阳志远把那两个女服务员带来,目的就是要问出红酒里的春药是谁下的。

    欧阳志远没看到那两个女服务员靠近自己的西装。

    这时候,电脑已经开始播放欧阳志远和关诗琳在房间里喝酒的画面。画面上清晰的显示,那两个女服务员没有接触到欧阳志远的西装。

    当画面播出两人为了要引出下毒之人,而学喊床的时候,欧阳志远连忙关上声音。

    周玉海禁不住笑了起来。

    周玉海很佩服欧阳志远的招数。

    在向下的画面,就是石新桥带人冲了进来,欧阳志远放倒了王磊、王鹏和卫小山的画面。

    这时候的画面很乱,欧阳志远控制着画面的前进速度,最终定格在一个人的身上。

    刑警队员李亚洲。

    周玉海的神情一变,两眼死死地盯住赵亚洲的双手。画面上,李亚洲去搜欧阳志远的口袋,但他的手伸进去的时候,掌心里明显有东西。

    欧阳志远笑了,嘿嘿,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

    欧阳志远把赵亚洲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的速度放慢,他的手就要从欧阳志远的口袋里拿出来但还没有拿出来的时候,赵亚洲就喊出了一句:“找到了,毒品!”

    欧阳志远冷声道:“毒品还没有摸出来,他就喊找到了毒品,嘿嘿,莫非赵亚洲有透视眼不成。”

    周玉海想不到,赵亚洲竟然涉毒,而且陷害欧阳志远。

    周玉海道:“立刻抓捕赵亚洲。”

    欧阳志远道:“放长线钓大鱼,派人监视赵亚洲和石新桥。”

    周玉海一愣,沉声道:“你是说,赵亚洲和石新桥是一伙的?不会吧?”

    欧阳志远道:“我只是推测,赵亚洲是石新桥的手下,赵亚洲涉毒,石新桥能逃脱嫌疑吗?我感觉赵亚洲和石新桥都只是小鱼,后面一定还有大鱼。”

    周玉海道:“现在就怕要打草惊蛇了,我怕有人要杀人灭口。”

    欧阳志远一愣,是呀,赵亚洲拿出毒品陷害自己,肯定是受人指使,毒品一曝光,大鱼肯定会知道公安局绝对不会放过赵亚洲的。

    欧阳志远连忙道:“我去抓赵亚洲。”

    周玉海道:“我让人配合你。”

    欧阳志远道:“不用。”

    周玉海道:“赵亚洲很有可能和石新桥在一起。”

    欧阳志远立刻跳上了越野车,冲出了。

    龙海市凤鸣湖畔的一座高级别墅里,房间内没有开灯,七爷坐在黑暗的阴影里。一明一灭的香烟,让他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阴森。

    “通知人做掉他们!”

    旁边的一个长着鹰钩鼻子的黑影,鞠了一躬道:“好的,七爷。”

    黑影转身走出了别墅,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