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鹤蚌相争

    第三十五章鹤蚌相争

    欧阳志远并不知道,璀璨星河是佳腾集团的产业。

    魏传临一摆手,那个柜台的服务员连忙跑了过来道:“魏总,您有什么是要吩咐?”

    魏传临道:“刚才那一对年轻的男女,来干什么?”

    服务员忙道:“魏总,那两人定了顶层永恒星河的单间,是吃饭的。”

    魏传临一摆手,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嘿嘿,欧阳志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竟然自投罗,嘿嘿,你想和老子玩吗?老子这次要玩死你。

    魏传临走进了电梯,按下了顶层。

    他掏出了电话,拨通了魏传宝的电话。

    魏传宝一听大哥魏传临说欧阳志远在璀璨星河吃饭,连忙赶了过来。

    魏传宝来到顶层,直接走进大哥魏传临的办公室。

    “嘿嘿,大哥,欧阳志远怎么会来咱这里吃饭?”

    魏传宝大声道。

    魏传临道:“我也不知道欧阳志远为什么来这里吃饭,看来,这家伙并不知道这是我的产业,传宝,你不是想报仇吗?呵呵,机会来了。”

    魏传宝一听,顿时喜上眉梢,但又随即道:“大哥,这里是你的酒店,在这里动手,对你不好吧?”

    魏传临笑道:“我并不是让你动手,嘿嘿,你知道在欧阳志远隔壁吃饭的是谁吗?”

    魏传宝道:“是谁?”

    魏传临道:“是王磊、王鹏、卫小山、石新桥他们,还有几位警察。”

    魏传宝一听,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嘿嘿,这下真的有好戏看了,刑警大队长石新桥一直认为,自己的父亲石国虎,是死在欧阳志远手里的。如果不是欧阳志远调查自己的父亲,父亲也不会在自己的家门口被车撞死。

    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儿子王磊,更是欧阳志远的死对头,天安集团卫东林的儿子卫小山,被欧阳志远揍过,他对欧阳志远更是恨之入骨。哈哈……。

    魏传临狞笑道:“我们不动手,我们只负责煽风点火,这样做……。”

    魏传临在魏传宝的耳边上说了几句,魏传宝一边点头,禁不住狞笑起来。

    “哈哈,大哥,好,就这样干,欧阳志远你个***,等死吧……哈哈哈……。”

    欧阳志远和关诗琳来到顶层时,欧阳志远看到了一个人走向一个房间,而这个房间,正是自己要的单间的隔壁。

    这个人竟然是刑警大队长石新桥。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呀。自己打过这家伙,而他的父亲石国虎,私自截留农机补助金,被车撞死在自己的家门口。

    石国虎的死,欧阳志远始终认为,是有人在杀人灭口。撞死石国虎的那辆车竟然爆炸起火。石国虎的死,背后隐藏了什么秘密?欧阳志远想查,但竟然无从查起。

    石新桥也看到了欧阳志远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走了过来,但他立刻装作没看到欧阳志远,转过身去,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石新桥的眼里露出了极其可怕的杀机。***欧阳志远,老子早晚要收拾你,***你等着。

    他知道,凭借自己现在的力量,根本对付不了欧阳志远。自己的大舅王广忠,都在尽量的避免和欧阳志远发生冲突,何况自己?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欧阳志远并没有在意石新桥,石新桥这种人,欧阳志远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和关诗琳走进了永恒星河。

    两人一走进这间永恒星河包间,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这间包间,真不愧为叫永恒星河,包间的三面墙壁竟然全是巨大的屏幕,屏幕上,是一望无际的璀璨星空,无数的星星慢慢的旋转,发出迷人的璀璨光芒。一团团遥远的五彩星云,绚丽多彩,如同梦幻一般,数颗拖着长长尾巴的流星,发出五彩的万丈光芒,划过天际。

    仿佛两人就站在无边的宇宙夜空一般,四周是遥远而神秘的星河。一种无比渺小的感觉,刹那间在两人的心头升起。自己就是宇宙里的一粒尘埃,自己从哪里来?最后又到哪里去?

    对过是一块巨大的无框玻璃,透过玻璃,整个运河县城都收在眼底,现在正是万家灯火的时刻。

    “真漂亮!真的不愧叫璀璨星海!”

    关诗琳透过头顶的玻璃,看着遥远而璀璨的星空,喃喃的道。

    欧阳志远也没想到,这间包间竟然布置的这样别致,果然名不虚传呀。

    这时候,一位漂亮的服务员走进了房间,拿过来菜谱道:“请客人点菜。”

    两人从这别致的幻境中清醒过来,坐到了座位上。欧阳志远把菜谱递给关诗琳,笑道:“关小姐,您点菜。”

    关之琳笑着点了两个清淡的菜,又把菜谱还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点了四个凉菜,又点了两个热菜和一瓶红酒。

    服务员鞠了一躬,走了出去,另外一位服务员给两人倒好茶。

    关诗琳看着欧阳志远,又看了看四周璀璨的星空,笑道:“设计这家大酒店的人,真是奇才。”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真是位奇才。”

    关诗琳看着头顶璀璨的星空道:“人和一望无际的宇宙相比,实在太渺小了,简直就是一粒尘埃,转眼就会被人忘记,甚至没有任何人注意你,知道你、关注你。”

    欧阳志远笑道:“只要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做到内心无愧,何必让别人记着?何必让别人关注?别人记着你又能如何?还不是几十年后,都灰飞烟灭,化为尘埃,消散在茫茫无际的宇宙中,就如同没有来过一般,没有人能记起你。”

    关诗琳笑道:“你的见解比我还要精辟,咱们的思维,都受到了这周围的星河影响了。”

    欧阳志远笑着把西装挂在门旁的衣架上道:“星河虽然漂亮,但会消除人的志向,让人感到自己十分的渺小,而丧失进取的勇气。”

    关诗琳笑道:“那是你的意志力不行。”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党员,革命干部,意志力当然不一般了。”

    服务员到顶层的冷藏柜里拿出客人点的红酒,刚想离开,魏传宝笑道:“冷藏柜里的红酒太凉,拿保鲜柜里的红酒吧。”

    服务员点头道道:“好的,魏总,还是您想的周到。”

    服务员说着话,从保鲜柜里,拿出一瓶同样品牌的红酒,放进托盘里,走了出去。

    魏传宝看着服务员拿着那瓶红酒,走进了欧阳志远的房间,他狞笑着走向酒店的厨房。

    厨房里的厨师们正在忙碌着,魏传宝看到了服务石新桥那个房间的服务员,正在向托盘里放一碗汤,当服务员转身再去端另一份菜的时候,魏传宝闪电一般的把一包药粉洒进了那碗汤里。

    这是一包兴奋狂暴剂,人在吃了之后,会变的极其兴奋狂暴,破坏力和打架的**极强。

    嘿嘿,这些人吃了这东西,有热闹看了。

    这两天,石新桥带人正在破那个连环强和奸杀人案子,但最近那个杀人犯好像凭空消失了,很长时间不再出现了。

    这个案件是省厅挂牌重点督办的。但案情进展缓慢,很长时间过去了,到现在毫无线索,这让县分局局长周玉海十分的恼火。

    周玉海已经给石新桥下了死命令,一个月内,如果破不了案子,他这个刑警队长就别干了。

    如果石新桥再破不了案子,周玉海就会拿下石新桥,正好让陈可剑当正职。

    这几天,石新桥十分的烦躁。带着手下的人路过璀璨星海大酒店,看到了王磊和王鹏、卫小山他们。

    王鹏和王磊立刻喊表哥石新桥来喝酒。

    魏传临看到了他们要了楼顶层的房间,没想到,欧阳志远带着一个女人,也来喝酒。魏传临想到一个报复欧阳志远的主意。

    欧阳志远看到女服务员把菜和酒都上齐了,他摆摆手,让服务员出去。

    志远从怀里摸出一瓶玉春露笑道:“你喝红酒,我喝白酒。”

    关诗琳笑着启开了那瓶红酒,给自己到上了一杯道:“我喝不惯白酒,你也少喝点,夜里咱们还要去焦化厂。”

    欧阳志远笑道:“自家酿的白酒,不醉人。”

    关诗琳举起酒杯笑道:“你家里有人会酿酒?”

    欧阳志远笑道:“我父亲会酿,一会,你尝尝。”

    关诗琳笑道:“我可不尝,难喝死了,来,谢谢你救了我,为咱们的认识干杯。”

    欧阳志远笑着和关诗琳碰了一杯。

    关诗琳抿了一口红酒,欧阳志远把一杯玉春露一口喝光。

    玉春露的酒香极其好闻,关诗琳笑道:“你家酿的酒很香的。”

    欧阳志远道:“来,尝尝这家酒店的菜怎么样?”

    关诗琳笑着道:“酒店的菜,口味都是一个样,我一般的不喜欢到酒店吃饭。”

    欧阳志远道:“国家对南水北调这个项目,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动工?”

    关诗琳道:“南水北调工程,已经立项勘探好几年了,现在只是准备启动,我们负责环保的,是现行一步,如果要动工,就怕还要一段时间,不过,要动工的话,咱们东线肯定是首先动工。”

    欧阳志远看着关诗琳漂亮的脸蛋,由于喝了红酒,变得如同彩霞一般,增添了一丝迷人的妩媚,心道,小丫头喝酒竟然上脸。

    关诗琳这时候,竟然觉得全身有点臊热,一种陌生而让自己心慌的感觉在心里升起。

    她以为是红酒的原因,可是自己过去也经常喝红酒,没有这种感觉呀?

    关诗琳看到欧阳志远已经喝了将近一瓶白酒了,她拿起红酒瓶笑道:“你别喝白酒了,喝一杯红酒吧。”

    说着话,关诗琳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红酒。

    欧阳志远看到了关诗琳雪白的皓腕上闪着一丝红润。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一把拉住关诗琳的手腕,手指搭在了她的脉门上。

    欧阳志远的行动,吓了关诗琳一跳,她想挣脱开欧阳志远的手,但从欧阳志远手上传来的那种男人特有的温暖气息,让关诗琳感到迷醉。

    欧阳志远脸色一沉,小声道:“不好,我们被下药了。”

    关诗琳一听欧阳志远说被下药了,顿时下了一跳,连忙道:“被下了什么药?谁这么大的胆子?”

    欧阳志远小声道:“是春药,有人想害我们。”

    关诗琳一听是春药,她的脸色更红了,只觉得全身发软,脸上很烫,心里有种立刻想扑进欧阳志远怀里的强烈冲动。

    欧阳志远一下子把关诗琳抱在了怀里,悄悄的拿出微型扫描器开始扫描,他要看看房间里有没有安装了摄像镜头和窃听器。

    这时候,关诗琳一下子被欧阳志远抱在了怀里,她的呼吸刹那间变得急促起来,脸色发烫,娇躯酥软,两条修长的手臂,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

    那种陌生而浓烈的男子气息,让关诗琳感到迷醉。

    欧阳志远没有发现摄影镜头和窃听器。怀里的关诗琳开始扭动,炽热的娇唇竟然一下子亲在自己的嘴唇上。

    这小丫头肯定没有和人接过吻,吻得极其生涩,而且不会躲开牙齿,她的牙齿把欧阳志远的嘴唇咬了一口,疼得火辣辣的。

    我的天哪,谁要是这样接吻,还不咬破嘴唇?

    欧阳志远知道,关诗琳的春药刚开始发作,好强烈的春药。

    他强压住自己的欲火,快速的掏出一颗药丸,塞进关诗琳的小嘴,一拍她的后背,药丸进入了她的胃里。

    这是那个王八蛋在害自己?菜里没有下药。欧阳志远拿起红酒瓶一闻,不由得冷笑起来,春药竟然被下在了红酒里。

    但关诗琳在开启红酒的时候,酒瓶的木塞是好好的,春药是怎么下进去的?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来,隔壁的房间,是石新桥他们在喝酒。难道是石新桥这个王八蛋下的春药?等一会,老子饶不了你。

    欧阳志远拿起红酒瓶的木塞,上面竟然有一个极细微的小针孔。看来,春药是用针管打进来的。

    石新桥,你倒霉了,你***刑警队长干不成了。

    这时候,怀里的关诗琳渐渐的清醒过来,她隐隐的记得,自己被欧阳志远抱在了怀里,自己还亲吻了她。

    关诗琳顿时羞得脸色透红,连忙推开欧阳志远。

    自己可是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更没有亲过别人,这……。关诗琳恼的眼泪流出来了,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向欧阳志远的脸。

    欧阳志远一把抓住关诗琳的手小声道:“咱们被人下了春药了,我已经给你吃了解药,好在没有发生什么,你想不想知道是谁要害咱们?”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关诗琳顿时冷静下来,点点头。

    欧阳志远这才敢放开关诗琳的手,小声道:“关诗琳,会叫炕吗?”

    关诗琳一听,脸色顿时变得透红,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抬手就要打过来。

    欧阳志远顿时知道问错了话,人家小丫头就连接吻都不会,怎么会叫炕?

    欧阳志远连忙解释道:“有人在害我们,他们肯定会在门外偷听,等会你学着叫几声,害我们的人听到你的声音,肯定会冲进来,到时候,我狠狠地给你出气,打死这些王八蛋。”

    关诗琳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顿时没好气的道:“不会叫,没叫过。”

    欧阳志远一听关诗琳这样说,不由得一愣。

    关诗琳立刻感觉到自己这是说的什么话,不由得羞得脸色透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顿时冲淡了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

    欧阳志远小声道:“要想抓住对方,你必须要学着叫,让对方听到。”

    关诗琳红着脸道:“不会叫呀?”

    欧阳志远差一点晕过去,连忙道:“我教你叫。”

    欧阳志远的几位红颜知己级,可都会叫炕。

    “呸!”

    关诗琳呸了欧阳志远一口道:“这怎么学呀。”

    欧阳志远拉着关诗琳来到门旁的沙发上,小声道:“听我先叫。”

    欧阳志远捏着嗓子,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

    这不伦不类的叫炕声,听的关诗琳全身起满鸡皮疙瘩,不由得毛骨悚然,差点晕了过去。

    为了要抓住那个王八蛋,关诗琳红着脸,学着欧阳志远,也跟着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

    欧阳志远冲着关诗琳竖起了大拇指,笑嘻嘻的小声道:“你学的又快又象。”

    关诗琳笑道:“本小姐极其的聪明……。”

    关诗琳话说了一半,顿时知道自己上了当,立刻狠狠地在欧阳志远腰上的软肉上,掐了一把。

    疼得欧阳志远眼泪都掉下来了。

    站在门外的那两个服务员,听到房间里传来了奇怪的喊床声音,两人的脸色一红,心道,不会吧?刚才还正在吃饭,现在就这样了?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脸色红红的,走回顶层的服务台。

    魏传宝在等消息,他看到了欧阳志远房间里的两个女服务员,红着脸走了过来。他指了一下一个女服务员道:“你们不在房间里服务,出来干么?”

    那个女服务员的脸色变得更红了,神情扭捏的小声道:“客人……在……。”

    魏传宝内心顿时狂喜,他从两个女服务员的表情中,知道自己下的春药成功好了。

    魏传宝沉声道:“客人在干什么?”

    一个女服务员红着脸道:“他们……在……亲热,叫的……很响……。”

    魏传宝一听,嘿嘿的冷笑着,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他快速的拿出一个无记名的手机卡,按在一个新手机里,拨通了刑警队长石新桥的电话。

    刑警队长石新桥和王磊、王鹏、卫小山他们喝的正起劲。

    卫小山看着王鹏道:“王鹏,我听说市环保局正在调查你家焦化厂的污染情况?”

    王鹏冷笑道:“调查个屁,***都是标准的**分子,几个小钱都打发滚蛋了。”

    卫小山道:“他们可都是市环保局的,他们也敢喜欢钱?”

    王磊冷笑道:“只要是人,没有不喜欢钱的,小官小贪,大官大贪。”

    王鹏喝了一口酒道:“卫小山,你父亲卫叔叔接的每一个工程,没有花钱?嘿嘿,没花钱,工程能到你父亲的手里?”

    卫小山大声道:“还真不假,每次我父亲接的新工程,都要给领导上供。不过,王鹏,这次不光市里来人查焦化厂,前一阵子,中央卫生部不是来了几个专家吗?鉴定前一阵的疫情,最后的结论是空气污染造成的。”

    王鹏哈哈笑道:“空气污染又不是我一家造成的,嘿嘿,工业园有五家焦化厂,**家制药厂。一家农药厂,还有两家造纸厂,两家橡胶厂,这些企业都是重度污染企业,即使市环保局,查出来什么,有什么用吗?市里的经济要靠运河县的工业园来支持,要是运河县的工业园垮了,龙海市的经济怎么办?龙海市的工业产值就会下降,别的市的经济产值,就会超过龙海市,哈哈,市里的领导们要的是政绩,经济产值,如果经济产值上不去,他们的乌纱帽就危险了,想要再升迁,有可能吗?我们五座焦化厂在运河县是纳税大户,一年就是几个亿,嘿嘿,龙海市派来工作组又能怎样?整个政府明年就到了换届的时候,今天是最关键的一年,嘿嘿,如果龙海市的经济产值排在山南省所有地级市的前列,郭市长和周书记要想进入省级领导,还不是轻而易举?所以呀,我们焦化厂根本没有事,龙海市的领导不会关闭焦化厂,县里的领导更不会关闭焦化厂。”

    石新桥道:“这次疫情,死了四个,有人说是你们焦化厂排放的污染物所致,省里下决心要关闭你们。”

    王鹏撇撇嘴道:“就算是省里的领导,想关闭焦化厂,嘿嘿,他们也要通过地方政府来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不是一句话能说的了得。”

    石新桥冷笑道:“有人说,县里最想关闭焦化厂的领导,就是副县长欧阳志远。”

    “呸!”

    王鹏恶狠狠地呸了一口道:“这个王八蛋算哪根葱?他想关闭焦化厂,他有这个能耐吗?老子早晚找人弄死他。”

    王磊阴森森的看着石新桥道:“表哥,我听人说,我姨夫就是被欧阳志远暗中害死的,如果不是欧阳志远暗中调查姨夫,姨夫也不会被车撞死。”

    石新桥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他的手禁不住摸了摸枪柄,狞笑着道:“早晚老子要干掉他。”

    卫小山道:“咱们都被这个王八蛋打过,王磊大哥因为欧阳志远,还进了监狱,嘿嘿,我们找好机会,干掉这个王八蛋。”

    “嘭!”

    石新桥猛的把酒杯摔在地上,一股极其狂暴的怒气在心头升起,他的脸色变的极其狰狞,破口大骂道:“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老子一定要宰了你。”

    “对,宰了他,宰了他个狗娘养的。”

    王磊的眼睛,由于喝多了酒,两眼变得血红,充满着诡异的狂暴。

    旁边的几个警察都是石新桥手下的心腹,他们看到自己的队长和欧阳志远有仇,个个借着酒劲,纷纷的道:“石队,找机会弄死那家伙。”

    石新桥恶狠狠地道:“那家伙活不长时间了。

    石新桥的电话响了,他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谁给自己打电话?他沉思了一下,按下接听键。

    电话里传来一个沙哑嗓子的男人声音:“石队,你隔壁有人正在嫖娼卖和淫,嘿嘿,送你个功劳。”

    “咔嚓!”

    那人说完话,挂上了电话。

    石新桥一听,吓了一跳。隔壁就是欧阳志远带着一个女人在吃饭,难道是欧阳志远在嫖娼?不可能吧?

    石新桥沉思了一下,他的脸色顿时变得狞笑起来。

    嘿嘿,自己的手机有录音功能,有人报警,自己就要出警呀,你***欧阳志远又能把老子怎么样?

    想到这里,石新桥掏出了手枪,低声道:“跟我到隔壁看看。”

    石新桥说着话,快步冲向隔壁的房间。他手下的几个警察和王磊、王鹏他们,一看石新桥掏出了手枪,冲向隔壁,他们立刻跟下后面,冲了过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