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突发的疫情

    第三十三章突发的疫情

    欧阳志远叹了一口气,这要是普通老百姓得了这种病,能有几十万元看病吗?还不得在家里等死?

    不知道梁建进行手术了吗?

    虽然梁夫中用跳楼把所有的罪行都承担起来,致使魏桂堂逃脱了法律的惩罚,但欧阳志远仍旧很同情这一家人。自己有时间去南州看看,说不定能得到什么线索。

    欧阳志远看着沈朝龙笑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沈朝龙道:“我和梁夫中是大学同学,也是朋友。”

    这让欧阳志远一愣,沈朝龙竟然和梁夫中是大学同学。

    欧阳志远道:“既然你和梁夫中是大学同学和朋友,你打电话问一下,梁建做手术了吗?”

    沈朝龙道:“我打电话问过了,医院正在准备手术,不过,梁建的身体极其虚弱,医生又不敢给做,怕他下不来手术台。即使做了手术,也不敢确定,梁建能否渡过危险期,所以,现在,医生也是很矛盾。”

    欧阳志远一听,就知道,梁建肯定是凶多吉少。

    自己的医术能否对梁建又帮助?自己没有治疗过白血病,但可以提高他的免疫力。白血病的可怕之处,就是再做手术前,要把免疫力降到为零。

    这时候的病人,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感冒,都会要了病人的命的。

    欧阳志远告辞了沈朝龙,回到了石墨兰的阳泉大酒店。

    惠瑞尔集团的人在阳泉大酒店住了一上午,就离开了运河县。他们最后的答复是,等到运河县的新工业园开工再谈。

    这句话,让县委书记王广忠看到了希望。

    三天以后,市里正式下来了红头文件,决定成立运河县新开发区建设筹备委员会指挥部。

    运河县的县委常委会上,举手选举了新开发区建设筹备委员会指挥部的成员。

    总指挥长:县委书记王广忠。

    副总指挥:县长黄晓丽,常务副县长李明学。

    新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有主管城建的副县长郭振宏担任,副主任:老开发区主任孙庆山担任。

    组员:张茂盛、欧阳志远、汪东升、贾正村、冯志邦、陈嘉禾、卫建安。

    这份名单下来,就说明了一个问题,运河县,还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的。

    新开发区的工业园,要象老工业园一样,要由县委书记王广忠亲自指挥建设。

    欧阳志远看着这份名单,不由的笑了起来,扔到了一边。

    新开发区的建设,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自己管好自己的农业就行了。

    这天,欧阳志远下班后,直奔运河县医院。

    林小雅的母亲手术很成功,今天就可以出院了。林小雅家分到了农机厂宿舍楼两室一厅的新房子。

    林小雅在上午,就把电话打了过来,小丫头高兴极了,她终于可以拥有自己的房间了。

    当欧阳志远的越野车,赶到医院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丝不对的气息,整个医院已经人满为患,咳嗽声一片,大批的儿童在住院,就连走廊里都坐满了正在打点滴的儿童。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欧阳志远的心头升起。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孩子生病?

    欧阳志远走到那些孩子面前,每个孩子的症状都很相似,脸色青紫、嘴唇发青、发热、咳嗽、流泪、哮喘,气管有炎症,肺部出现阴影。

    欧阳志远给几位孩子号了脉,一种更强烈的不好感觉,让欧阳志远不安。

    孩子们的脉象极沉,却又极快,这和肺炎的症状一样,但又不相同。欧阳志远看着给孩子们注射的药物大多数是青霉素和先锋之类的抗生素。

    欧阳志远感到孩子们得的并不是肺炎和气管炎,而是一种病毒感染,主要的还是因为空气污浊造成的。

    “啊……啊……”

    急诊室前的走廊里,猛然传来一声凄厉的、让人毛骨悚然的绝望哭喊声。

    欧阳志远心里一紧,冲了过去。

    只见两位年轻的夫妇,抱着一个脸色青紫,已经失去了生命的孩子,目光呆滞而绝望的从急诊室里走了出来。

    欧阳志远一把拉过孩子的小手。但这个小男孩的小手冰凉,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欧阳志远一把推开急诊室的房门,他看到了急诊室主任李正友和院长陈朝海。

    急诊室主任李正友和院长陈朝海两人的脸色很难看。

    欧阳志远大声道:“那个小孩子是怎么死的?”

    院长陈朝海一看到是副县长欧阳志远,他连忙站起来道:“欧阳县长,那个孩子死于呼吸衰竭、心肌炎、心脏骤停。”

    欧阳志远大声道:“立刻对那个孩子的的分泌物进行病毒检测,我怀疑孩子是感染了一种新型传染病毒。”

    急诊室主任李正友和院长陈朝海两人的脸色一变,连忙命令病毒室对病毒进行检测。

    欧阳志远道:“不要让那对抱孩子的夫妇离开医院,以免造成传染。”

    急诊室主任李正友道:“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快速的走出了急诊室,拨通了黄晓丽的电话,把医院发现大量孩子患有发热咳嗽呼吸系统疾病的情况向黄晓丽汇报了一遍。

    这个消息让黄晓丽吓了一跳,她是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的,能让欧阳志远感到紧张的病,绝对极其的凶险。

    黄晓丽道:“志远,你说现在怎么办?”

    欧阳志远道:“我怀疑是一种极其厉害传染性病毒,立刻对所有的患儿进行隔离抗病毒治疗,防止交叉感染。对学校、幼儿园进行病毒性消毒预防。”

    黄晓丽立刻拨通了主管卫生的副县长陈嘉禾,和卫生局长杜伊中,让他们赶往医院,命令教育局长田家水,准备大量的抗病毒药水,对全县的学校和幼儿园进行消毒。

    黄晓丽连忙拨通了县委书记王广忠的电话,把医院的情况和自己下的命令,向王广忠在仔细的汇报了一遍。

    王广忠一听,顿时下了一挑,什么病这么厉害,竟然死了一个小孩子。

    王广忠大声道:“黄县长,你采取的措施很好,有什么新的情况,立刻向我报告。”

    “好的,王书记。”

    黄晓丽放下电话,立刻和秘书赶往运河县人民医院。

    王广忠是运河县的一把手,他的反映不慢,立刻把这一情况向主管卫生文教的副市长张广军作了汇报。

    副市长张广军感到王广忠有点大惊小怪,每年初夏这一段时期,都会有这种病。

    他吩咐王广忠,有什么最新情况,再向自己回报。

    当黄晓丽赶到县人民医院的时候,病毒检验科的工作人员写出了报告。检验结果和欧阳志远猜测的一样,这竟然是一种变异的新型感冒病毒。

    这种感冒病毒喜欢在污浊的空气中生存和繁殖,能通过空气传播,这种病毒极其的可怕,在儿童之间传播,极容易引起呼吸衰竭、肺部感染、心肌炎、心脏骤停,死亡率极高。而且发病速度快,极其的凶险。

    黄晓丽在急诊室里见到了忙碌不停的院长陈朝海、急诊室主任李正友。

    “陈院长,怎么样了?”

    黄晓丽大声问道。

    院长陈朝海一看到县长黄晓丽亲自赶来了,立刻道:“黄院长,是一种新型的变异流感病毒,这种感冒病毒喜欢在污浊的空气中生存和繁殖,而且繁殖极快,能通过空气传播,这种病毒极其的可怕,在儿童和老人之间传播,极容易引起呼吸衰竭、肺部感染、心肌炎、心脏骤停,死亡率极高。而且发病速度快,极其的凶险。”

    黄晓丽一听,立刻大声道:“所有的病人,立刻隔离,成立专门急诊,把最好的内科大夫调过来。疫情马上报告给市卫生局。”

    院长陈朝海道:“好的,黄县长。”

    院长陈朝海立刻拨通了市卫生局长孙朝阳的电话,把情况详细的汇报了一遍。

    孙朝阳一听运河县发现了疫情,而是最新感冒病毒变异,死亡一例。这让他大吃一惊。他立刻把这一情况报告给副市长张广军。

    副市长张广军没有把王广忠报告的情况进行上报,他并没有重视。当市卫生局孙朝阳的电话打过来,并说已经有一例死亡的时候,吓了他一跳。

    他立刻命令孙朝阳马上组织市里的专家,赶赴运河县。

    欧阳志远来到外科病房,林小雅和妈妈宋桂兰早已收拾好了东西,结完了帐,就等着欧阳志远的到来,小林军在旁边玩着,偶尔咳嗽一声。

    林小雅一看欧阳志远来了,微笑着道:“欧阳大哥来了。”

    宋桂兰连忙站起来,感激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您来了,我的病能治好,多亏了您。”

    欧阳志远知道,癌症要想治愈很难,自己只是延长了宋桂兰几年的生命,自己也不敢说,彻底的把宋桂兰的癌症治好。

    欧阳志远笑道:“不用感谢,小雅是我妹妹娜娜的好朋友,咱们出院吧。”

    小林军忽闪着大眼睛,笑嘻嘻的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欧阳大哥哥。”

    欧阳志远伸手拧了一下林军的笑脸道:“林军……。”

    欧阳志远猛然感到林军的体温有点热,而且林军咳嗽了一声。这吓了欧阳志远一跳。他立刻抓过来林军的手腕,脸色一变。

    林小雅看到欧阳志远的脸色不好看,忙道:“欧阳大哥,怎么了?”

    欧阳志远立刻道:“小雅,林军生病了,马上住院。”

    林小雅和宋桂兰一听,两人连忙去摸林军的额头,果然,从额头上传来一阵温热。

    宋桂兰忙道:“欧阳县长,要住院吗?”

    欧阳志远道:“一定要住院,小林军的事交给我了,小雅,你下午去上棵。”

    但是,林军是自己唯一的弟弟,自己能去上课吗?

    欧阳志远没等林小雅和宋桂兰回答,他立刻抱着林军直奔儿科病房。

    两人连忙跟在后面。

    儿科病房的气氛极其的压抑,县长黄晓丽、主管卫生的副县长陈嘉禾,和卫生局长杜伊中都在。

    黄晓丽看到欧阳志远抱着一个**岁的孩子快步走过来,忙道:“欧阳县长,病毒检测出来了,是一种变异的新型感冒病毒。”

    欧阳志远把小林军递给院长陈朝海道:“安排这孩子住院,所有有这种症状的孩子,立刻注射抗病毒药物,我写个中药方子,医院负责煎药,所有住院的孩子,每人两小时一碗,不能间断。”

    院长陈朝海接过林军道:“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快速的写了中药方子,递给院长陈朝海。

    副县长陈嘉禾看到欧阳志远,他的眼里露出了一丝讥笑,但一闪而没。

    陈嘉禾现在对欧阳志远一点好感都没有,而且心里极其反感欧阳志远。

    精神病医院事件,让陈嘉禾受到党内警告和行政记过处分,他把这笔账算到了欧阳志远的头上。

    如果不是欧阳志远调查精神病医院,自己也不会受到这么重的处分。自己在一年后的换届中,没有机会升迁。但陈嘉禾的城府极深,表面上,他一点没有表现出来。

    他拿出检验出来的病毒说明书道:“志远,你看这种病毒。”

    陈嘉禾拿过来一张纸,上面记录了这种叫r4流感病毒的特点和发病症状。

    欧阳志远看着这张说明书,大声道:“准备呼吸机、吸痰器、强心剂、冰块、酒精、心脏除颤器。”

    旁边的医生立刻开始调集这些医疗器械。

    欧阳志远感到这次疫情还要死人,自己的中药也不一定能控制住疫情。他拿出电话,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爸爸,我是志远,运河县发生了一种变异的流感病毒,很严重,已经有一个孩子死亡,您马上给一帆配好抗病毒的中药,然后和朱师叔,赶过来帮我,对了,不要让一帆在上幼儿园了,让妈妈给一帆请假,家里用醋和抗病毒药水喷洒。”

    欧阳宁静一听志远这样说,顿时吃了一惊,连忙道:“好的,一帆就在我身旁吃饭,我立刻给一帆配好药,和你朱师叔赶过来。”

    正在吃饭的一帆,听到了爸爸的声音,立刻大声道:“爸爸,一帆想你,你吃饭了吗?要多喝水吆。”

    小一帆把在幼儿园老师的话,说给了志远听。

    欧阳志远笑道:“一帆,爸爸也想你,这几天在家里陪奶奶说话,不要上幼儿园了,知道吗?”

    一帆笑嘻嘻的道:“那让奶奶给我请假。”

    欧阳志远道:“好的,这几天在家里要听***话。”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黄晓丽,把电话挂上了。

    他不想让黄晓丽在这里和一帆说话,免得引起别人误会。

    黄晓丽看到欧阳志远这么关心一帆,她的心里很是感动。

    一位大夫冲了出来道:“欧阳县长,快!一个孩子出现抽搐、呼吸衰竭、心跳过缓。”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冲进了病房抢救室。

    病房内,院长陈朝海和大夫正对这孩子全力抢救。

    欧阳志远一看抢救台上的各种仪器数据,孩子高烧竟然41度,他立刻大声道:“冰块物理降温,上呼吸机,注射强心剂。”

    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孩子的脸色立刻变得青紫缺氧,四肢抽搐。

    欧阳志远一看,大声道:“嗓子有痰,堵塞了气管。”

    上吸痰器以及来不及了,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低下头,一口含住小孩子的嘴,捏住他的鼻孔,用力一吸。

    “波!”

    一声闷响,一口浓痰被欧阳志远吸出孩子的气管。

    欧阳志远转脸吐出浓痰道:“上呼吸机。”

    大夫和和护士门看到欧阳县长竟然给孩子用嘴吸痰,顿时都很感动。虽然欧阳县长过去是医生,但现在是位副县长呀。

    外面的黄晓丽,以及孩子的家属,透过玻璃门窗,看到了欧阳志远给孩子用嘴吸痰的情景,都感动的很厉害,孩子的家长,两眼泪水已经流出来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副县长陈嘉禾虽然他内心感到一阵恶心,但他的心里也产生了一丝佩服之情。

    虽然自己不喜欢欧阳志远。

    医生有条不紊的给孩子注射药物。

    堵住气管的浓痰被欧阳志远吸出来,在插上呼吸机后,孩子的脸色出现了一丝红润,体温开始下降,心跳慢慢的恢复正常。

    一位护士给欧阳志远擦去脸上的冷汗。

    刚才那口浓痰极为凶险,孩子的身体极为虚弱,再慢几秒,这孩子就没有救了。

    众人一看孩子的生命特征开始稳定,都松了一口气。

    欧阳志远道:“送重症监护室。”

    医生和护士把抢救过来的孩子,送到重症监护室。

    欧阳志远换没来的急喘口气,扬声器了传来了护士急促的呼救声:“陈院长,请您速来急诊室,收到一位重症病危儿童,请您速来。”

    陈院长和和欧阳志远脸色一变,两人立刻冲向前面的急诊室。

    当他们赶到门诊急诊室的时候,急诊室主任李正友和几位大夫,正在抢救一位三岁左右的小女孩子。小女孩子的全身青紫,嘴唇发黑,心脏和呼吸已经出现衰竭。

    欧阳志远一看小女孩子的样子,知道这孩子,病情机极其的凶险,就怕抢救不过来了。

    但两人还是毫不犹豫的参加了抢救。

    但是,孩子的病送来晚了,家里人一直把孩子的病,当做一般的感冒来看,已经打了两天的点滴了,谁知道,今天病情突然加剧,家人连忙把孩子送来。

    半个小时候后,就连欧阳志远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但孩子没有抢救过来。

    这是第二例死亡的孩子。

    医院立刻把紧急疫情报告给市卫生局。

    市卫生局长孙朝阳就在来运河县的路上,当他听说又有一名儿童死亡的时候,他的冷汗湿透了全身。这种病毒真厉害呀。

    孙朝阳立刻把最新的情况报告给副市长张广军。主管卫生的张广军一听,又有一个死亡病例。他的头立刻大了。他不敢怠慢,马上拨通了市长郭文画的电话,把紧急的情况向市长郭文画回报。

    市长郭文画听后,大吃一惊。我的天哪,死了两位孩子!

    郭文画马上拨通省卫生厅的电话,向上回报。

    孙朝阳给市长郭文画打完电话,立刻坐上车,干往运河县,并拨打龙海市立医院院长张延清,让他立刻派专家,赶往运河县医院。

    张延清快速的组成五人医疗队,亲自带队,赶了过来。

    最先来到运河县人民医院的是欧阳志远的父亲欧阳宁静和圣手朱文才。

    欧阳志远连忙迎了上去道:“爸爸,朱师叔,走,到病房。”

    黄晓丽连忙向前打招呼。

    欧阳宁静点点头道:“先看病。”

    三人快速的冲向后面的隔离病房。三人先对病情最重的,那个刚抢救过来的孩子看起。

    那孩子虽然生命迹象好转,但一直还没有醒来。

    欧阳宁静给孩子号完脉,看着欧阳志远道:“三分针,木针刺眉心,激发他的抵抗力。”

    欧阳志远手指一弹一捻,一根银针扎到男孩子的眉心上。欧阳志远双手微微捻动,股股充满生命力的木系真气,从欧阳志远的手指,顺着同银针,进入了孩子的眉心。

    朱文才快速的按摩着孩子的心经穴脉和肺经穴脉,让这两条穴脉畅通,孩子的呼吸才能通畅,心脏不会衰竭。

    三大绝顶高手,连手救治一个孩子,终于将这个孩子从鬼门关里拽了回来。

    孩子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欧阳志远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大声道:“拿掉呼吸机,按正常程序用药,做好记录。”

    “好的,欧阳县长。”

    这时候,护士已经把中药煎好了,端了进来,欧阳宁静拿过药碗尝了一口,点点头道:“喝三分之一,两个小时一次。”

    “好的,欧阳大夫。”

    三个人走出来重症监护室,外面的那对年轻夫妇,扑通一声,跪在了三个人的面前,泪流满面,连声感谢。他们终于听到自己孩子的哭声了。

    欧阳志远连忙把两人扶起来。

    副县长陈嘉禾虽然和欧阳志愿是同学,但他没见过欧阳宁静,他看到欧阳宁静的年纪好像只有三十岁的样子,而欧阳志远竟然称呼他为爸爸,这让他目瞪口呆。

    他看着黄晓丽道:“黄县长,那个叫欧阳宁静的人,真是志远的父亲?”

    黄晓丽瞪了一眼陈嘉禾道:“陈县长,现在是什么时候,你竟然问这个问题?你看看别人再干什么?”

    陈嘉禾脸色一红,连忙道:“对不起,黄县长。”

    这时候,市卫生局长孙朝阳带着局里的三位专家已经来到,院长陈朝海陪着他们来到病房的走廊。黄晓丽连忙迎了过去。

    “孙局长,感谢您们前来支援。”

    黄晓丽伸出了手。

    孙朝阳局长握住了黄晓丽的手道:“情况严重吗?”

    黄晓丽神色一暗道:“死亡两例,都是来晚了。”

    孙朝阳道:“到病房,我看你们的治疗方案和变异病毒的报告。”|

    院长陈朝海立刻带着孙朝阳局长走进病房办公室。

    里面的护士和医生快速的忙碌着。

    孙朝阳局长亲自把病毒报告和治疗方案拿了过来。

    孙朝阳看完后,递给三位专家。三位专家看着治疗方案点点头,一位呼吸内科专家道:“不错,这是最好的治疗方案,你们医院的水平还不错呀。”

    院长陈朝海道:“是欧阳县长帮助制定的。”

    孙朝阳一听,看着陈朝海道:“欧阳志远也在?”

    陈朝海道:“不光欧阳县长在,他把他父亲都请过来了,我们联合成功的抢救过来一位病危的孩子。”

    孙朝阳道:“走,到病房看看。”

    几个人走进了隔离区的病房,三位专家并没有再跟在孙朝阳的后面,他们立刻加入了治疗之中。

    孙朝阳在病房内,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和他父亲,还有朱圣手,在联合给一位病重的孩子按摩扎针。

    孙朝阳对欧阳志远很熟悉,在龙海医院抢救老将军谢德胜的时候,孙朝阳就认识了欧阳志远,他是亲眼看到,欧阳志远是怎样有一位医生,走进仕途的。

    宁静致远药铺开业的时候,孙朝阳参加了开业庆典。时间过得真快呀,转眼间,半年过去了,欧阳志远竟然坐到了副县级,真是不简单,呵呵,自己还是在这个局长的位置上没变。孙朝阳知道,用不了多久,欧阳志远绝对会超过自己。

    孙朝阳快步走过去道:“志远、欧阳大夫、朱大夫,你们辛苦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