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无相大师

    第三十二章无相大师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本来想拍魏氏兄弟的马屁的,最终却让魏氏兄弟暴跳如雷,白白的忙活一阵。

    魏传宝阴沉着脸,看着魏传临道:“大哥,这件事不能这样算了,欧阳志远在大街上打了我,现在又公然玩咱们,我们不能放过他。”

    魏传临阴笑道:“就是对付他,也要找机会。我查了欧阳志远的底细,他是市委书记周天鸿派来牵制王广忠的,他打过王广忠的儿子王磊,纪委书记戴宝楠的儿子戴世军、副市长张兴勇的儿子张继山,上次,郭市长和戴宝楠联合你父亲,还有政法委书记赵大山,想拿下欧阳志远,没有成功。但纪委书记戴宝楠彻底的和周天鸿决裂,我们都可以利用这些矛盾,打压欧阳志远。再说了,运河县还是王广忠的天下,很多领导部门,都是王广忠提拔起来的,这些,我们都能利用,我就不相信欧阳志远能有三头六臂,嘿嘿,到时候,有这家伙受的。他不是力挺阳泉大酒店吗?咱们就从阳泉大酒店下手。”

    魏传宝忙道:“大哥,怎么下手?”

    魏传临阴笑道:“天安集团的卫东林,和咱们佳腾集团存在着很大的竞争力,很多的工程他都要和咱们竞争,欧阳志远打过卫东林的儿子卫小山,而卫小山早就想吞并阳泉大酒店,咱们可以借助卫小山的手。”

    魏传宝听着魏传临的注意,不由得狞笑道:“大哥,好主意,怪不得父亲让我听你的。”

    魏传临笑道:“你父亲是让我保护你,免得你被人家欺负,欧阳志远在街上打了你,叔叔差一点吃了我。”

    县委书记王广忠参加完欢迎惠瑞尔的宴会后,让司机把自己送到巨山湖小区。

    巨山湖小区的位置极好,这里住满了运河县最富有的老板和煤炭贩子。

    这些煤炭贩子,家家都有几艘货运船,货运船在运河码头装上山南省的煤炭,走水路大运河,就可以把山南省的优质煤炭和焦炭运到中国的南部各个钢铁集团。

    每个煤炭贩子,都富的流油。

    王广忠的二哥王广臣就住在这里。

    看着一幢幢豪华的别墅,王广忠的眼睛渐渐的露出炽热的眼神。

    王广臣在家,当他看到自己的弟弟王广忠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阴冷起来。

    兴旺焦化厂,他投资了十个亿,现在成本只收回了一半,王广臣已经接到了市环保局的通知,规定焦化厂逐渐的进行限产减炉,而且所有的环保设备,必须全部开启。

    把煤炭练成焦炭,中间的利润极大。但要是开动环保设备,上环保项目,利润就会降低了一半,几乎不挣钱了。

    现在,市环保局在焦化厂里安装了监控仪器,而且专门派了两个记录数据的监督员,轮流值班,监督生产。

    今天晚上,儿子王鹏和侄子王磊,邀请两位监督员吃饭,不知道怎么样了。

    只要拿下两位监督员,自己夜里就可以放心大胆的生产了。

    现在,生产一炉,就能挣将近一千块。

    “二哥,吃饭了吗?”

    王广忠一进门,就和王广臣打招呼。

    王广臣道:“坐吧,我听说惠瑞尔集团来参观工业园了?”

    王广忠点点头道:“他们想来投资,没相中工业园,说咱们的工业园污染太重。”

    王广臣冷笑道:“嫌工业园污染,就不要来投资,谁稀罕他们来投资?”

    王广忠看着自己的二哥,沉声道:“二哥,市里已经决定,建设新的开发区工业园,在新的工业园建成后,把老工业园进行搬迁。”

    王广臣早就得到了这个消息,但那是道听途说,现在从自己的弟弟嘴里说出来,看来,这件事是真的了。

    自己这次投资焦化厂,就怕要折本了。

    新工业园的建设,肯定不会再让建设焦化厂。

    王广臣点了点头道:“我也听说过了。但焦化厂,我投资了十个亿,总不能说关闭就关闭吧?政府得给我一个说法。”

    王广忠道:“我尽量给你争取,对了,你夜里生产的时候,最好小心点,别被人抓住把柄,很多人在盯着你。”

    王广臣点点头道:“我会小心的。”

    王广忠站起身来道:“话我只能说道这里,你要心里有个准备,南水北调就要启动了,说不定焦化厂就要直接被关闭。”

    王广臣冷冷的道:“我不能白白的亏了五个亿,政府不给我一个说法,我不会关闭焦化厂的。”

    王广忠道:“该给你争取的,我一定给你争取,但是,个人和政府相抗,就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的,根本不行的,二哥,到时候,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王广忠说完话,就起身告辞。

    王光臣道:“我送送你吧。”

    王广忠笑笑道:“不用了。”

    王广臣看着自己这个三弟弟的背影,他的脸色沉了下来。人都说,兄弟之间,数老二的心机最重,但在自己家里,自己是老二,但自己的心机,反而不如老三。而且老三行事果断阴毒,从不拖泥带水。

    王光臣知道,任何人阻碍了三弟的仕途,他会毫不犹豫的拿下对方。就是自己也不行,他不会顾忌自己是他的亲二哥的。

    老三进入了仕途,自己确实得到了很多的好处,自己的第一桶金,就是在弟弟的帮助下,只用了二百万,就买了本来价值一千多万的一个管理不善的乡镇煤窑。自己和大哥就是凭借着这个小煤窑,开始发展,后来又去了山西,发展,终于挣下了几个亿的资产。

    现在,自己到了俩难之地。投资的十个亿,自己可是贷了四个亿的款呀。如果关闭了焦化厂,自己这几年就白干了。

    在焦化厂关闭之前,一定要加紧生产,多生产一炉是一炉吧。

    市环保局留下的两个检测员,一个叫杜景春,另一个叫郭守东。两人上午就喝了不少酒,睡了半下午,晚上天还没黑的时候,兴旺焦化厂总经理薛贵年亲自开着一辆蓝鸟来接两人。

    杜景春和郭守东两人都喜欢喝酒,虽然今天夜里郭守东要值班,但是经不住薛贵年的盛情,两人都上了蓝鸟。

    薛贵年在蓝天大酒店定好了位子,王磊和王鹏早已到了,就连大酒店的主人卫小山也来到了酒桌上。卫小山还有一个哥哥,叫卫战国,在龙海市天安集团任总经理,帮助父亲卫东林。

    卫小山看着王磊道:“王哥,今天请的是谁呀?”

    王磊道:“市环保局的两位监督员。卫小山,你去准备几位漂亮的小姐……。”

    卫小山一听王磊要漂亮的小姐,他立刻笑着道:“好的,王哥。”

    当薛贵年带着杜景春和郭守东两人来到蓝天大酒店的时候,陷阱已经挖掘好了。

    两个人当晚就喝多了,两人不光喝多了酒,而且每人还收了两万块钱。

    两万块钱对他们每个月六百多元工资来说,就是三年的工资。他们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每人旁边,都睡着一个光着、的小姐。

    欧阳志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萧眉在家里等着他。今天竟然是个晴天,月亮如同银盘一般挂在天上,皎洁如水的月光,洒落下来,让人感到十分的宁静。

    “眉儿,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欧阳志远拥着萧眉微笑着道。

    萧眉抬起长长的睫毛,凝视着志远道:“你带我去那里,我都会跟你去。”

    志远忍不住亲了一下眉儿的娇唇,笑嘻嘻的道:“走。”

    两人下了楼,坐进越野车,开进了朦胧的月色之中。

    半个小数后,越野车来到运河古城的一个小码头,码头上,停着十几条小船,每一条小船上,都挂着一盏红色的灯笼,在微风中摇曳。

    欧阳志远拉着萧眉来到一条小船前,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客官,要游览运河古城吗?”

    欧阳志远笑着点点头。

    老人道:“客官上来吧。”

    萧眉的眼睛一亮,笑着看着志远道:“不错,运河古城,号称江北第一水上古城,位列中国九大古城之六,今天晚上,要好好的看看。”

    欧阳志远笑道:“眉儿,你真有福气,我来运河县快一个月了,今天是第一个晴天,咱们就月夜游古城吧。”

    欧阳志远说着话,拉着萧眉跳上了船。

    老人搬过一张古迹斑斑的桌子,拿过来两个竹椅道:“客官,坐下吧,船上有刚刚炖好的巨山湖香辣鲤鱼、五香春螺、龙虾,还有巨山湖烧酒。”

    欧阳志远和萧眉坐好笑道:“每一样来一盘,酒吗,我带来了。”

    “好嘞。”

    老人竹篙一点,小船顺着水巷慢慢的向前滑行。老人的老伴端来热气腾腾的香辣巨山湖鲤鱼、五香春螺、龙虾,一盘面蚕豆。又送过来一壶茶。

    那条巨山湖的鲤鱼,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欧阳志远笑着从怀里摸出两瓶玉春露,给眉儿和自己倒了一杯道:“巨山湖的鲤鱼就是与众不同,长着四条胡须,香气入骨,肉质细腻,来,眉儿,尝一尝。”

    萧眉一看,盘中的那条香气扑鼻的野生鲤鱼,长着四根胡须。

    萧眉笑道:“呵呵,果然有四条胡须。”

    志远夹了一块鱼块,放进了眉儿的小盘子里。萧眉把鱼块放到嘴里,细腻的鱼肉入口即化,一股幽香立刻充满自己的口齿之间。

    萧眉笑道:“不错,这是我吃过最好的野生鲤鱼。”

    撑船的老人笑道:“这条鱼,是我早晨下捕住的,有大又鲜,是真正的野生鲤鱼。”

    欧阳志远笑着:“老人家还捕鱼?”

    老人笑道:“我白天捕鱼,晚上就载客人游运河古城。”

    欧阳志远笑道:“老人家好自在。”

    老人笑道:“人活着就图个自在,还想干嘛?”

    欧阳志远喝了一杯酒道:“老人家,过来喝一杯如何?”

    老人笑道:“我撑船,你们喝,我自己有。”

    老人说着话,拿出一个乌黑发亮的酒壶喽,喝了一口酒。

    欧阳志远喝了一会口玉春露笑道:“尝尝我的酒如何?”

    欧阳志远抓起一瓶酒,扔了过去。老人接了过来,一股甘醇的幽香,从酒瓶口传出来,沁人心肺。

    老人神色一喜,猛地喝了一口,禁不住大笑道:“好酒……好酒。”

    欧阳志远笑道:“老人家,慢点喝,那瓶送你了。”

    老人笑道:“客官,你这酒,是我喝过最好的酒,我留着慢慢的喝。”

    欧阳志远笑道:“我车上还有,这酒不醉人,你喝吧,咱们回去后,我再送你两瓶。”

    老人笑道:“好东西不能多喝,有这一瓶就够了,你这酒绝对金贵。”

    欧阳志远笑道:“不值钱,自家酿的。”

    老人笑道:“好手艺。”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来,眉儿,干一杯。”

    萧眉端起酒杯,两人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古运河城,建于古代隋唐,已经有千年的历史,城内水巷纵横,延绵十几里,水巷两边,亭台楼阁,雕龙刻凤,有无数文人墨客留下的墨宝遗迹。

    小船刚一进入古城,一种让人凝重的千年古老气息,带着久远的岁月,就扑面而来。

    古老的建筑,在月夜下,斑驳婆娑,竟然能看到青砖绿瓦。

    一盏盏古老的灯笼,挂在水巷两旁的店铺上。

    “嘭嘭嘭!”

    一座水亭之上,说书的老人敲打着花鼓,那古老苍凉的古韵,透过月色,传来过来,说不出的悲壮慷慨。

    老人笑道:“大鼓陈又在说评书运河大战。”

    欧阳志远知道,震惊中外的运河城大战,就发生在运河古城。

    这一惨烈的大战,中国人彻底粉碎了日寇是不可战胜的神话,无数面沾满鲜血的太阳旗,在中国将士的枪口下,灰飞烟灭。

    小船转过一条水巷,一座古老的高大寺院,出现在水道旁边,古迹斑斑的匾额上写着报国寺三个大字。

    报国寺的院门敞开,月光下,有人进出。

    一座挂满灯笼、十几米高的青砖玲珑塔,拔地而起,刺向苍穹。

    老人笑道:“这是护国寺的明月塔,塔高十八米,九层,建于隋唐。”

    萧眉道:“好高的青砖宝塔。”

    欧阳志远笑道:“眉儿,咱进去看看如何?”

    萧眉笑道:“好呀。”

    欧阳志远站起来笑道:“老人家,我们进去看看。”

    老人笑道:“进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们。”

    欧阳志远拉着萧眉走进了报国寺。

    报国寺的整个路面,都是青砖铺地,进得门来,俩棵数人楼不过来的银杏古树,鉄枝虬干,拔地而起,数棵苍翠的唐槐仍旧郁郁葱葱。

    银杏树下,亮着一盏灯笼,两位留着花白胡须的高僧正在月下下棋。

    一位老僧下的悠然自得,微笑着掳着胡须,而另一位老僧手里高高的举着一枚白色棋子,沉吟不语,竟然不能落子。

    欧阳志远一看棋盘,心中顿时一惊。好高明的布局。

    两位老僧的布局,都极其的大气浑厚,棋局中竟然透出一种超然脱俗的气息,每一步棋,并不计较一子之地的得失,大局观极强。

    整个棋局已经下到中盘,沉吟不语的那位老僧,他的一条大龙被悠然自得的老僧困住,好像无路可走。

    他看来没有办法了,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放下棋子道:“多少年了,我仍旧下不过你。”

    那位微笑的老僧道:“你是看不开太多的事情,患得患失。”

    欧阳志远信手捻起一颗白色棋子,啪的一声落下。

    那位微笑的老僧没有抬头看欧阳志远,但当他看到棋盘多出一颗白色棋子之后,神情一变,眼睛刹那间一亮。

    他毫不犹豫的落下一枚黑子。

    欧阳志远抓起一把白色棋子,啪的一声再次落下,速度极快,不让人多想。

    执黑子的老僧见状,脸上的笑容不见了,紧接着落下了一子。欧阳志远看也不看,啪的一声再次落子。老僧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但这时候,落子的节奏顿时被欧阳志远掌握起来,老僧又落一子。

    “啪!……啪……啪……!

    欧阳志远手里的十几枚白色棋子转眼间落完,老僧也下了十几手。

    这时候,欧阳志远笑了。

    “啪!”

    欧阳志远重新捻起一枚白色棋子,一下来个双打。

    老僧的呼吸一窒,双眼刹那间变得炽热起来,两眼死死地盯住棋盘,雪白的尺许胡须,随风飘舞起来。他紧盯着棋盘,看了一分钟,终于长叹一声,放下了那颗黑色棋子道:“你赢了。”

    这位老僧抬起头来,月光下,一位年轻的男子,拉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老僧想不到,对方竟然如此年轻。

    另一位老僧看到这位年轻的男子竟然在下了闪电一般的十几手后,竟然赢了无相大师,这让他惊异不已。

    欧阳志远忙道:“大师好。”

    无相大师笑呵呵的站起身来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小施主好棋艺,竟然能破了我的布局,呵呵,我布得局,可是出自绝代棋王——王积薪的棋谱。”

    欧阳志远笑道:“唐玄宗执政的先天、开元、天宝年间,在中国历史上出现了一位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一代围棋大宗师,这便是称雄唐代棋坛的围棋天下第一高手——被后人誉为“绝代棋王”的王积薪前辈,他的棋谱,无人能破。”

    无相大师一愣,随即笑道:“既然无人能破,我怎么会输?”

    欧阳志远笑道:“你是自己打败了自己。”

    无相大师看着欧阳志远,停顿了一会,不由得笑道:“呵呵,我明白了,你上来下的那几手快棋,根本不是破局,而是在气势上,取得先机,控制了落子的节奏,然后又闪电一般的连下十手,破坏了我落子的节奏,让我自己出现了破绽,你一个双打,终于让这一条大龙冲了出去,哈哈,小施主,你的慧根真厚。”

    欧阳志远笑道:“请教大师名号,什么都瞒不了你,我开始那几手,就是乱下,要的就是节奏。”

    老僧笑道:“贫僧无相,你上来的几手,杀气凌然,极其的犀利,如同刀锋一般,如果不应招,

    我的守势立刻就会被你攻破,根本不是乱下,敢问小施主棋出何人?你的棋风如同一座大山顶着一柄刀锋冲来,锐不可当,竟然有着当年陈毅将军的棋风。“

    欧阳志远笑道:“我叫欧阳志远,这位是我的妻子萧眉,我的棋艺,学自父亲,乃是家传,我看过陈毅元帅的棋谱。”

    无相大师笑道:“欧阳施主,想不到你如此年轻,竟然有这样的慧根,真是难得,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着相大师。”

    欧阳志远一愣,连忙施礼道:“着相大师,您好。”

    欧阳志远心道,好奇怪的名字,一个无相,一个着相。

    着相大师单掌施礼道:“欧阳施主,好高的悟性。”

    欧阳志远笑道:“着相大师,我是乱下。”

    无相大师笑道:“欧阳施主,下两局如何?”

    欧阳志远笑道:“无相大师,您可要手下留情。”

    无相大师笑道:“我可不一定下过你。”

    两人下了三局,欧阳志远赢了两局。这让两位大师十分的惊奇。

    这时候,月色已经西下,欧阳志远抱拳道:“今天能有幸认识两位大师,心中十分高兴,天色不早了,有时间再来拜访两位大师。”

    无相大师笑道:“欢迎欧阳施主常来。”

    欧阳志远和萧眉走出报国寺,船上的老者,正在喝着酒。

    老人家一看欧阳志远回来了,连忙咱起身来笑道:“客官回来了?可曾见到无相方丈?”

    欧阳志远笑道:“无相大师原来是报国寺的方丈?”

    老人笑道:“正是报国寺的方丈。”

    小船靠岸的时候,欧阳志远送给了老人两瓶玉春露,又给了老人二十元船钱,老人笑眯眯的留下了,没有丝毫的矫情客气。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惊异。

    萧眉要回去准备参加香港国际药品博览会,第二天早晨,就回去了。欧阳志远一直把眉儿送到了巨山湖的大坝上。

    欧阳志远在向无相大师介绍自己的时候,称呼自己为妻子,这让萧眉很是感动。两人几乎缠绵了一夜。

    水坝乡大堤上,金鑫集团的工人们,还在加固大坝。欧阳志远看到了沈朝龙。

    沈朝龙正和总经理刘吉昌看着图纸,说着什么。

    欧阳志远走了过去。

    沈朝龙一抬头,看到了欧阳志远,立刻大声道:“志远,你怎么来了?”

    陈朝龙和欧阳志远的关系,心如兄弟,仍旧称呼他为志远,并没有叫他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给沈朝龙来了个熊抱,笑呵呵的道:“工程进行的怎么样了?”

    沈朝龙道:“正在加紧施工,估计还要一个星期。”

    欧阳志远道:“当年你们的工地和佳腾集团的工地挨着,他们使假,你们没有看到?”

    沈朝龙道:“当年建造大堤的时候,工期很紧,很多工期都是在夜里加班完成的,再加上魏桂堂这个人防范很紧,别人根本过不来。”

    欧阳志远道:“梁夫中死了,他把所有的罪责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魏桂堂只是接受罚款。”

    沈朝龙道:“魏桂堂这人是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的哥哥,极其的狡猾,城府极深,做事不留任何把柄,你抓不到他的尾巴的。”

    欧阳志远心道,市委党组书记魏振伦那天联合市长郭文画想拿下自己,就是防止自己调查他的哥哥,水坝乡大堤事件,肯定和魏振伦有关系。老子一定查出来事情的根源。

    欧阳志远道:“梁夫中的家人在哪里?”

    沈朝龙一听欧阳志远问起梁夫中的家人,他叹了一口气道:“梁夫中的唯一儿子梁建,就要大学毕业了,想不到,竟然得了白血病,现在在他母亲王燕的陪护下,在南州血液病医院治病。”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真是一个不幸的家庭。

    沈朝龙接着道:“梁建的病,看了两年,花尽了梁夫中所有的积蓄,前一阵子,梁建的配型成功,但要40万手术费,梁夫中拿不出来。谁也没有想到,梁夫中会跳楼。”

    欧阳志远心中一动,忙问道:“梁夫中是佳腾集团的经理,不会就有那几个钱吧?”

    沈朝龙道:“虽然梁夫中是经理,但他只是个打工的,攒了几十万,但进了医院,几十万对于白血病来说,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主要是梁建的病拖了两年,才配型成功。”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