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污染的后果

    第三十一章污染的后果

    最不高兴的就是主管招商的副县长贾正村。招商工作一直是自己负责的,况且自己在这几年的招商工作中,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自己正打算全力以赴的坐好惠瑞尔集团的招商引资工作,现在,王书记竟然把接待惠瑞尔的工作交给欧阳志远,这不是抢自己的权利吗?欧阳志远是主抓农业的,他的手伸的未免太长了吧?

    县经贸委主任李兴强的脸色同样不好看,他看了一眼副县长贾正村,小声道:“贾县长,有人抢我们的饭碗。”

    贾正村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极其的难看,他知道,自己不能乱说,更不能不听王书记的。自己是王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不能对王书记有任何的怨言。但是他的内心,开始对欧阳志远不满起来。

    欢迎晚宴定在晚上八点举行。现在是六点,还有两个小时。欧阳志远抽空给萧眉挂了个电话。

    “眉儿,我晚点回去陪你,美国的惠瑞尔集团来洽谈投资,我要接待他们。”

    萧眉一听是惠瑞尔来了,笑道:“前几天,惠瑞尔派人来我我接触,希望合作,在外国生产美容膏和生肌膏,但被我一口回绝了,想不到他们还是不死心,竟然追到运河县了。”

    欧阳志远道:“我和惠瑞尔交谈了一下,他们确实要在龙海市投资建厂,但目前还没有确定位置。他们的抗癌生物制剂,供不应求,急于扩大生产。”

    萧眉一听,笑道:“惠瑞尔想送你一个人情,他在哪里投资都可以,但他为什么跑到运河县去找你?他心里想的还是生肌膏和养颜膏。”

    欧阳志远道:“这种两种药物,任何人想也别想,再说了,我又不主管招商,他能否投资,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惠瑞尔没有任何的附加条件,想投资就投资吧。”

    萧眉道:“商人的最终目的,就是赚钱。投资就要有个好的投资环境,龙海市的高薪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环境要比运河县的工业园好上数倍,你们运河县的工业园,不适合制药厂,你们那里的污染太严重了,我来到运河县,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鸡蛋硫化氢的味道。”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的污染,主要是那几座焦化厂,现在,南水北调项目,就要实施了,焦化厂肯定要关闭。”

    萧眉笑道:“志远,何止焦化厂要关闭,就怕你们运河县的工业园整体就要关闭。”

    欧阳志远一愣,连忙道:“眉儿,你听到什么消息了?”

    萧眉道:“南水北调环保监察室的工作人员,已经把南水北调东线的水质化验完了,你们运河县的水质,污染最严重,省里已经接到发改委的建议,要求关闭运河县的工业园,现在省里正在研究具体的实施方法,你们龙海市也得到了消息,已经把搬迁运河县的报告交上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那就是要重新建设一个新的工业园?”

    萧眉笑道:“很有可能是这样,老工业园先运行着,等着新工业园建成后,就开始搬迁。”

    欧阳志远道:“新工业园最快也要一年才能建成呀。”

    萧眉道:“这种事情不能急,南水北调现在只是在做前期准备,距离真正动工,肯定还要有一段时间,也许是两年,也许是十年,你们的工业园也不是说,立刻就关闭。但是,你们的焦化厂,最好立刻关闭,整个运河县的空气,都被焦化厂污染了。”

    运河县委书记王广忠来到了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的房间,拜访了马明远。

    马明远的秘书张庆云给王广忠倒了水后,退了出来。

    王广忠把运河县的工作情况,向马明远作了详细的回报。

    马明远重点问了水坝乡大堤的补救措施和当前的抗洪救灾情况,马明远都一一详细的回报。

    当谈到环保问题的时候,马明远看这王广忠道:“王书记,工业园的焦化厂是你二哥王广臣的吧。”

    王广忠的脑子极其灵活,常务副市长马明远一说这句话,王广忠心里一沉,他就知道,马明远肯定对焦化厂很不满意。

    王广忠忙道:“马市长,虽然兴旺焦化厂是我二哥的,但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焦化厂的污染,一直在治理中。”

    马明远看着王广忠道:“王书记,你要有个心里准备,市里决定让运河县的焦化厂,逐渐的限产,最后关闭,我希望,你能做通你二哥的工作。惠瑞尔总裁对你们工业园的空气质量,提出了不满。”

    马明远的话音一落,虽然王广忠心里极其震惊,但他的脸色没有任何的不满,立刻道:“我坚决拥护市里领导的决定,我二哥王广臣的思想工作,由我来做。”

    马明远一听王广忠这样说,很是满意道:“呵呵,还是我们的老同志呀,思想觉悟就是高,好呀,市里等你的好消息。”

    王广忠忙道:“我是党员,一切以国家和党的利益为重。”

    马明远道:“王书记,你们运河县要有个思想准备,运河县的工业园已经影响了国家南水北调的工程,污染了运河的水质,省里和市里很有可能决定,搬迁工业园。”

    王广忠也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但现在从常务副市长嘴里说出来,这个消息看来是真的。搬迁和重新建设工业园,已经是铁的事实。

    王广忠道:“马市长,工业园的选址定了吗?”

    马明远道:“初步的规划是,要距离104国道和津浦铁路不远,但要远离运河,地势开阔,不能低洼,要做到五十年内不落后。”

    王广忠一听,他的内心顿时再次燃烧起来,眼睛变得炽热起来。嘿嘿,在自己任期的最后一年内,竟然又赶上一个工业园的建设,真是太好了。

    这是个最能体现政绩的最好机会,自己一定要抓到手里。如果能和惠瑞尔集团签订投资协议,让惠瑞尔在新工业园落户,这将是一个绝好的开端。

    王广忠走出马明远的房间后,和秘书冯济远,走向惠瑞尔的房间。

    他要拜访惠瑞尔总裁。

    欧阳志远和萧眉通完话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既然自己负责接待惠瑞尔,自己要有办公室。欧阳志远的房间,就挨着惠瑞尔。

    惠瑞尔和罗伯特坐在沙发上,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运河县的工业园,根本不适合惠瑞尔生物制药的条件。惠瑞尔生物制剂的生产条件,必须没有一丝的污染。

    虽然王广忠让焦化厂暂时停止生产,但是空气中仍旧漂浮着大量的灰尘,还有那难闻的臭鸡蛋味道。

    惠瑞尔虽然一心想得到生肌膏和养颜膏的国外生产权,但要让他在污染严重的运河工业园来投资二十个亿,他是不会干的。

    惠瑞尔看着罗伯特道:“罗伯特,现在怎么办?运河县的工业园污染这么严重,根本不适合制药厂进驻,我们这一趟白来了?”

    罗伯特看着惠瑞尔,摇了摇头道:“惠瑞尔总裁,我们再和欧阳县长谈谈吧,他就住在我们隔壁,艾丽娜也在。”

    惠瑞尔站起身来道:“好的,生肌膏和养颜膏的国外生产权,我一定要拿到。”

    两人走向隔壁欧阳志远的房间。

    艾丽娜早已没见欧阳志远了,小丫头正在欧阳志远的房间里,和欧阳志远说话。

    “艾丽娜,在傅山风景区玩的怎么样?开心吗?”

    欧阳志远笑着看着艾丽娜。

    “呵呵,欧阳大哥,那个地方太神奇了,有漂亮的蝴蝶,神秘的萤火虫,而且竟然还有彩色的萤火虫,我想要一直那种彩色的萤火虫,陈姐姐没有答应,我和月瑶姐姐,夜里去偷,我们竟然掉进了水里,月瑶姐姐的脚趾都被水里的螃蟹夹住了,疼得哇哇大叫。”

    小丫头兴奋的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笑道:“既然这么好玩,你怎么不在那里多玩一段时间?”

    艾丽娜撅着嘴道:“陈姐姐和月瑶姐姐太忙了,没有人陪我玩,对了,陈姐姐说,过两天来运河县看你。”

    欧阳志远笑道:“是吗?”

    陈雨馨要来看自己,小丫头肯定是想自己了。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

    欧阳志远大声道。

    房门被推开,惠瑞尔和罗伯特微笑着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笑道:“惠瑞尔总裁,罗伯特经理,快请坐。”

    欧阳志远的秘书郭明看到惠瑞尔和罗伯特竟然来拜访欧阳县长,他的两颗眼珠子差点掉下来。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呀?惠瑞尔和罗伯特可是无数位领导都想拜见的人物呀。他们竟然来拜见欧阳县长,简直不可思议呀。

    郭明连忙给两人倒水。

    艾丽娜笑嘻嘻的抱着惠瑞尔的胳膊道:“爸爸。”

    惠瑞尔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我们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欧阳志远道:“是的,有一个多月了,国内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惠瑞尔道:“处理完了,我们的药品已经供不应求了,所以,我们想再投资二十几个亿,建一个现代化的制药厂,可惜的是,你们运河县的工业园,太落后了,而且污染严重,根本不适合药品的生产。”

    欧阳志远苦笑道:“呵呵,既然这里不适合建设制药厂,惠瑞尔总裁,为什么今天还住在这里?不回龙海?”

    惠瑞尔笑道:“我们是朋友,我想和你叙叙旧,再说,我现在对你们国家的中药很感兴趣,正在研究你们很多古老的药方,我的主要产品是抗癌药物,但是,我们生产出来的抗癌药物,副作用很大,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还杀死正常的细胞,这对人体伤害很大。我在研究你们中国的中医,发现你们中医用来抗癌的药物,副作用就很小,欧阳县长,如果你能提供疗效极佳的抗癌药方,我们合作生产中药抗癌系列的药剂,我相信,我们合作的会很愉快的。”

    欧阳志远的眼睛一亮,是呀,咱们中医在抗癌的斗争史中,有很多成功的例子,就是自己在给癌症病人治疗后,痊愈的也有,能延长病人生命好几年的更多。自己有这么多的古老神奇的药方,为什么不能生产抗癌系列的中成药呢?

    欧阳志远点头道:“当然可以。”

    惠瑞尔笑道:“好,你提供系列药方和药材,以及生产工艺,我们惠瑞尔集团提供资金设备和技术,我想,我们的合作,一定能成功。”

    罗伯特道:“欧阳县长,我们虽然能合作,但是,你们运河县的工业园不行,如果投资,我们也要有地方呀?”

    欧阳志远笑道:“运河县的工业园就要搬迁,我们准备要建设新的工业园,新工业园的规模比龙海市的高新技术开发区的规模,还要大。你们看过正在建设中的傅山工业园了吗?那个工业园就是我负责设计和建设的。”

    惠瑞尔大声道:“你们要建设新的工业园?傅山县的工业园,我们的人看过,虽然还没有竣工,但的确建设的不错。”

    惠瑞尔派人到天信药业和萧眉谈判的时候,到过傅山工业园。

    罗伯特道:“建设新的工业园,要很长时间吧?”

    欧阳志远笑道:“傅山县的工业园从开始申请到建设好,只有半年的长时间,所以,运河县的新工业园同样不会太长时间,而且只要土地审批下来,制药厂就可以和工业园一起建设,走傅山工业园的模式。”

    惠瑞尔道:“运河县的新工业园,欧阳县长你负责?”

    欧阳志远摇摇头道:“不知道谁负责。”

    罗伯特笑道:“呵呵,还是空中楼阁。”

    这时候,传来敲门声。

    欧阳志远道:“请进。”

    郭明忙去开门,进来的竟然是县委书记王广忠和他的秘书。

    这个不可能出现的画面,再次冲击着郭明的视觉和大脑,这让郭明一下子呆住了。王书记怎么可能来拜访欧阳县长?

    秘书冯济远看着郭明发呆的样子,笑道:“郭明,你怎么了?”

    郭明这才从呆滞中清醒过来,连忙道:“对不起,王书记、冯秘书。”

    王广忠是来拜访惠瑞尔的,他和秘书冯济远走到惠瑞尔的办公室,惠瑞尔的随行人员说,惠瑞尔去了欧阳志远的办公室。

    这一句话,让王广忠和冯济远都大吃一惊。

    什么?惠瑞尔去了欧阳志远的房间?难道惠瑞尔去拜访欧阳志远?这……这……不可能吧?

    欧阳志远和惠瑞尔到底是什么关系?

    惠瑞尔总裁是什么身份?

    王广忠看了看表,晚上七点了,还有一个小时,欢迎宴会就要开始,要尽快的和惠瑞尔交流一下呀。

    王广忠走向欧阳志远的房间,冯济远敲门。

    欧阳志远一看走进来的是王广忠,他瞬间就明白,王广忠是来拜访惠瑞尔的,惠瑞尔不再房间,他就来这里了。

    欧阳志远连忙迎上来道:“王书记,您好。”

    王广忠笑道:“志远,我来拜访惠瑞尔总裁,听工作人员说惠瑞尔总裁在你的房间里。”

    惠瑞尔笑着站起身来道:“王书记,您好,请坐吧。”

    王广忠忙道:“您好,惠瑞尔总裁。”

    欧阳志远微笑着和秘书郭明退了出去。领导和惠瑞尔谈话,欧阳志远不想听。

    惠瑞尔一看欧阳志远退了出去,大声道:“欧阳县长,你不要走,我们一起谈谈吧。”

    王广忠本来不想让欧阳志远在房间内,但现在惠瑞尔要把欧阳志远喊回来,王广忠忙道:“志远,不要出去了,一起说话吧。”

    欧阳志远一见两人都喊自己回来,他就没在坚持,又走了回来。

    王广忠笑道:“坐吧,志远。”

    欧阳志远连忙道:“谢谢王书记。”

    王广忠看着惠瑞尔道:“惠瑞尔总裁,您对我们运河县的工业园感觉怎么样?”

    惠瑞尔笑道:“王书记,您想听实话吗?”

    王广忠点点头道:“当然想听实话了。”

    惠瑞尔道:“你们的工业园十分的落后,而且污染严重,根本不适合药品的生产。”

    惠瑞尔的口气带着不屑和鄙视,和欧阳志远说话的口气完全不同。

    如果不是欧阳志远在运河县,惠瑞尔根本不会来这里,更不会和王广忠说上一句话。

    王广忠感觉到了惠瑞尔的冷漠和鄙视,他连忙道:“惠瑞尔总裁,我们的工业园是有点落后,污染有点严重,但我们已经准备建设新的工业园了,旧的工业园逐渐的要关闭。”

    惠瑞尔道:“刚才我和欧阳县长谈论过新工业园的事,如果我们要投资,首先的条件就是没有任何的污染,要谈投资的话,等你们把工业园的焦化厂关闭了再谈。”

    王广忠一听惠瑞尔和欧阳志远谈过新工业园的事,心道,欧阳志远的消息真快呀。

    焦化厂那可是二哥投了十个亿的家底子,让焦化厂停产,二哥非拼命不可。焦化厂的成本,到现在只收回来一半。

    自己能逼迫二哥停产关闭吗?如果不让焦化厂停产,人家惠瑞尔集团可不投资呀。

    自己的仕途和二哥的亲情,哪个重要?

    王广忠的脸色变幻不停。当年二哥在开发区建焦化厂的时候,自己曾劝过二哥,说焦化厂的污染太大,政府会干涉的。但二哥说,焦化厂的利润极大,投资十个亿,四年就可以回本了。

    现在生产了两年了,果然,投资收回了一半。但让人想不到的是,南水北调在酝酿了将近十年后,现在开始启动了。

    投资有风险,谁也不会想到,有这个变故。

    省里和市里,就要下决心了,关闭焦化厂是势在必行啊。二哥阻挡不住,自己更抵挡不住。

    如果自己来抵挡,自己努力了一辈子的仕途,就要付之东流。

    惠瑞尔看到王广忠在沉思,他笑道:“好了,今天就谈到这,我们先休息一会。”

    惠瑞尔和罗伯特站起身来,走向房门。

    王广忠和欧阳志远站起身来,把惠瑞尔送到门口。

    王广忠送完惠瑞尔后,并没有走,而是又回到了欧阳志远的房间。欧阳志远给王广忠倒了一杯水,端给王广忠道:“王书记,您喝水。”

    王广忠接过水杯,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和惠瑞尔认识多久了?”

    欧阳志远笑道:“认识一段时间了,在燕京认识的。”

    王广忠并不清楚欧阳志远的背后是谁。他笑着道:“不知道你有希望让惠瑞尔在运河县投资吗?”

    欧阳志远笑道:“王书记,关闭焦化厂,是铁板上订丁,谁也改变不了,只要焦化厂关闭,惠瑞尔的投资,就好谈了,呵呵,二十多亿的投资呀。”

    王广忠想起了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的话。他的天平,开始向自己的仕途倾斜。

    上天又给了自己一次机会,自己为什么不好好的把握住呢?无论是谁阻挡自己的仕途,自己都要毫不犹豫的铲除。

    想到这里,王广忠的眼睛,变得炽热起来。

    晚上八点的宴会一个小时后就结束里了,欧阳志远心里惦记着萧眉,他立刻开车回家。

    市里的领导都住在阳泉大酒店。

    佳腾集团的璀璨星海大酒店。

    魏传临狠狠的把一个茶杯摔在地上,茶杯被摔得四分五裂。

    ***欧阳志远,坏了老子的生意,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魏传临恶狠狠地大叫着。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本来把惠瑞尔一行安排到璀璨星海大酒店。魏传临和魏传宝立刻命令大酒店的工作人员,做好接待准备。

    他们准备好了最好的高档房间和美味佳肴。

    运河县的一般接待,定点的是运河大酒店。但是惠瑞尔的身份很是高贵,所以,卫建安就把惠瑞尔安排到璀璨星海大酒店,可是,谁也没想到,王广忠竟然把接待任务交给欧阳志远,而欧阳志远却把惠瑞尔他们安排到阳泉大酒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