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暴漏

    第二十六章双规

    副县长陈嘉禾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就是快速的抢救那些受到伤害的病人。

    经过两个小时的清点,神经病医院里,真正的神经病人,直有三十名,而被迫害关押的上访老百姓,竟然有五十一人。

    在这里,老百姓的生命,就如同蚂蚁一般。

    大脑受到伤害的、接近植物人的有四个,剩下的,都有不同程度的呆傻。

    其中,有一个神经病,半呆傻的病人,引起了欧阳志远的注意。

    那人的眼神竟然在纪委书记陆庆田和欧阳志远进来的一刹那间,竟然闪过一丝亮光,但这亮光,要不是欧阳志远这样的高手,根本发现不了。

    三个主治医师被控制起来,经过询问,沈传喜他们是被金河乡派出所长金城时带着警察强制送过来的。

    纪委书记陆庆田带领纪委的人,立刻对院长杨尚伟进行审查。

    那些病人,都被送到运河县人民医院进行治疗。

    沈传喜几个人,由于被关进医院的时间短,受到的伤害比较轻,经过治疗,他们的神智恢复了不少。

    沈传喜终于能认出了欧阳志远,他立刻把自己被强行关进神经病医院的过程,向欧阳志远说了一遍。

    ………………………………………………………………………………………………………………………………………………………………………………

    金河乡乡政府。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忙碌,所有的救灾物资都发下去了。

    农业局长王宏运刚刚上任,热情极高,什么事情都要亲自过问实施。虽然累的他腰酸腿疼,但他并不觉得很难受,他的一切将翻开崭新的一页。

    王宏运这样干法,乡长金万和和党委书记岳建群、副乡长比巍山、派出所所长金城时都不能象和过去那样光动嘴,不动手。他们只得上前帮忙。

    分完这些救灾的物资后几个人都忙得满头大汗。

    金万和看王宏运道:“王局长,请到休息室洗把脸,休息一下。

    王宏运笑道:“好吧,咱喝杯茶,等着欧阳县长。”

    众人来到休息室,金河乡乡长金万和亲自双手递给王宏运一条热毛巾道:“王局长,您擦一把脸。”

    王宏运接过毛巾笑道:“谢谢。”

    旁边的乡党委书记岳建群看着金万和那张在王局长面前,露出卑媚的笑容,他心里鄙视极了。

    这个王八蛋在领导面前就会献媚。

    这时候,乡办公室主任高陵志走进来,小声道:“欧阳县长到了。”

    众人一听,连忙站了起来,金万和抢先向外面迎接。

    当众人走到大楼外的时候,看到了两辆警车和一辆越野车和几辆轿车开了进来。

    金河乡派出所长金城时,一看那两辆警车,竟然是县公安局的,顿时一愣,县局的人怎么会来金河乡?自己没有接到通知呀?

    欧阳志远从越野车里走下来,金河乡乡长金万和,满脸堆笑的、老远就伸出双手,走了过去。但当他看到从越野车里又下来几个人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刹那间凝结在脸上。

    那几个被送进精神病医院的村民,竟然从车上走了下来。

    沈传喜和那几个村民一走下来,两眼喷着愤怒的烈焰,死死盯住了派出所所长金城时。

    金城时的脸色一变,禁不住的后退一步。

    这几个刁民怎么出来了?而且是和县领导在一起。

    不好,事情败露了。

    另一辆轿车的门一打开,纪委书记陆庆田阴冷着脸出现在大家面前,更把所有的人吓了一跳。

    纪委书记陆庆田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有人落马。

    金河乡乡长金万和的内心不由得狂跳,神情露出一丝慌乱。

    乡党委书记岳建群一看纪委书记陆庆田来了,心里一喜,连忙迎了上去,伸出双手道:“陆书记,您来了。”

    陆庆田握住了岳建群的手道:“来了。”

    一辆警车的门打开,县局的副局长丁宝山,阴冷着脸,走了下来,另一辆警察,走下来刑警大队副队长陈可剑。

    派出所所长金城时毕竟干了几年派出所的所长,他反应极快,连忙伸出双手,走向副局长丁宝山,笑道:“丁局长,您好,您们来了,怎么不通知一声,我好去迎接您们。”|

    副局长丁宝山并没有和金城时握手,而是冷冷地道:“金城时,那几个人是你送进医院的吗?”

    金城时的神情顿时一僵,他结结巴巴的道:“是……我……。”

    丁宝山沉声道:“金城时,到局里去交代你的问题吧。”

    金城时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起来,他知道,自己玩了。他下意识的伸手握住了枪柄。

    丁宝山的眼睛如同刀锋一般,死死地盯住了他。

    陈可剑走过来,冷笑着下了他的枪。

    “带走!”

    陈可剑冷声道。

    两个警察走了过来,夹住了金城时,走向一辆警车。

    金河乡乡长金万和一看警察带走了金城时,他顿时陷入了万丈深渊,脸上的冷汗,流了出来。

    欧阳志远冷笑着看着金万和道:“金乡长,金城时把村民沈传喜送到精神病院进行药物迫害,你不会不知道吧?”

    金万和的内心,怦怦直跳,连忙道:“欧阳县长,这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

    金城时是在金万和的授意下,才把沈传喜他们送进精神病医院的,现在,他却推得一干二净。欧阳志远冷笑道:“沈万喜的事情你不知道,那么,赵树青是谁送进精神病医院的?”

    金万和一听欧阳志远提起赵树青,他的脸色顿时一变,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赵树青是金河乡财政所的副所长,他发现了金万和的贪污秘密,立刻写了秘密材料,到乡邮电局邮寄给县纪委办公室。

    可惜的是,赵树青的异常举动,引起了金万和的怀疑,而负责邮寄包裹的工作人员,是金万和的亲戚。

    那个检举材料落到了金万和的手里。

    金万和命令金城时暗中设计陷害,抓了赵树青。为了灭口,金万和让金城时把赵树青送进了精神病院,给了院长杨尚伟五千元钱,让杨尚伟把赵树青慢慢的干掉。

    杨尚伟暗暗地给赵树青下药,谁也没有想到,赵树青竟然干过医生,他发现了精神病医院的秘密。他先是装疯,骗过了医生,最有又装成受到了药物的伤害,装成又疯又傻的样子,终于逃过杨尚伟的眼睛。

    金万和那慌乱的眼神,没有逃过欧阳志远的眼睛。

    金万和道:“赵树青也是金城时送进神经病医院的,不过,赵树青确实是个疯子和傻子。”

    欧阳志远冷笑道:“金万和,你看看这是谁?”

    欧阳志远一指车门,一个人从车里,走了出来,他的两眼,死死地盯着金万和,一字一句的道:“金万和,你看我是谁?”

    金万和一听这个声音,顿时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他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起来。

    “赵树青?你没疯?”

    赵树青嘿嘿冷笑道:“我要是疯了,谁能把你送进监狱?我等这一天,已经很长时间了。”

    赵树青就是欧阳志远在医院发现的那个半疯半傻的人。

    当赵树青看到纪委书记陆庆田和一个年轻人走进病房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苦难借结束了。他认识纪委书记陆庆田,他原来的揭发材料,就是邮寄给纪委书记陆庆田的。

    他想不到,纪委书记陆庆田怎么会来到这里?

    赵树青立刻大声道:“陆书记,救救我。”

    赵树青这一嗓子,把陆庆田和欧阳志远都吓了一跳。欧阳志远早就注意这个人了,他立刻道:“你是谁?”

    赵树青的眼泪流下来了,他大声道:“我是金河乡财政所副所长赵树青。”

    陆庆田忙道:“你是赵树青?你怎么会在这里?”

    赵树青立刻大声道:“我被人陷害而强制送到这里来的。”

    陆庆田一指欧阳志远道:“这是欧阳县长,赵树青,你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赵树青一听这位年轻人竟然是副县长,他立刻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

    欧阳志远和陆庆田听完赵树青的话,两人非常气愤,在斟酌了一翻后,立刻把情况向县委书记王广忠和县长黄晓丽回报。

    县委书记立刻毫不犹豫的道:“立刻双规金万和。”

    欧阳志远和陆庆田立刻带人赶往金河乡。

    欧阳志远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这趟金河乡,竟然能引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现在,金万和一看到赵树青竟然没有疯,也没有傻,他知道,自己上当了,自己这次麻烦了。

    陆庆田看着金万和大声道:“金万和,跟我们走一趟吧,经过纪委研究决定,对你实行双规。”

    纪委书记陆庆田这一宣布,金万和差一点晕了过去,他感到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

    两位纪检人员,立刻夹住了金万和,在两位警察的帮助下,走向警车。

    这一变故,让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上午,派出所所长金城时和乡长金万和全部被抓了起来。

    党委书记岳建群的脸色变化不停,内心受到强烈的震动。

    他想不到,自己的对手竟然瞬间被双规,这是真的吗?

    欧阳志远看着岳建群道:“岳书记,金河乡的工作,你先抓起来。”

    岳建群一听欧阳县长这样说,内心不由得狂喜,但他表面上没有流露出来,他连忙道:“请欧阳县长放心,我一定抓好金河乡的工作。”

    农业局长王宏运也没想到,今天自己和欧阳县长来送抗灾物资,竟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金河乡的派出所长和乡长,都会被抓了起来。

    看来运河县真是不平静呀。

    金河乡的副乡长比巍山,早就吓得脸色都绿了,金万和和金城时被抓,自己还能幸免吗?

    欧阳志远他们没有再进金河乡乡政府,而是直接回了县城。

    虽然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但黄晓丽就在办公室里等着欧阳志远。

    市环保局长张明已经会龙海了,环保局留下了两位检测员,长住在焦化厂,以便监督焦化厂在生产过程中的排放物,是否超标。

    王广臣已经下令,让焦化厂减产,并开动了消烟除尘器和厂内的污水处理设备。

    王广臣知道,这次龙海市的环保局局长张明亲自来,就说明,龙海市已经下令治理焦化厂了,他同样听到,南水北调工程将要启动。可是自己投资建造的焦化厂,才生产两年,资金成本根本没有收回来,这要是让自己停产或着限产,自己就亏大了。

    一座焦化厂,自己投资了九个亿,还有一半的成本没有收回来,看来,情况不妙呀,弄不好,自己这次就要亏本了。

    看来,自己只有在夜里加快生产了,能多捞回来一点是一点呀。

    嘿嘿,市环保局留下了两个检测员,没有人不喜欢钱的。

    上午吃饭的时候,两位检测员被请到了焦化厂招待所,王广臣亲自作陪,好好地招待了他们。

    两位检测员,一个叫杜景春,另一个叫郭守东,两人都是三十左右的年轻人,但酒量极好,一斤白酒下去,竟然没有喝多。

    王广臣知道,两人竟然喜欢喝酒,呵呵,只要喜欢喝酒的人,自己就有办法对付他们,晚上有好戏看了。

    王广臣拨通了自己的侄子王磊的电话,让他安排好一切。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