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神经病医院

    第二十五章神经病医院

    黄晓丽这样说,让欧阳志远的心里感到很温暖,他忍不住伸手抚摸着黄晓丽羞红的脸蛋。

    “小坏蛋,开着车呢。”

    黄晓丽红着脸,小声道。她感觉到志远的掌心是那样的温暖。她忍不住抓起志远的手,摩挲着。

    当两人来到清香全羊倌的时候,店里的生意很好,已经坐了很多人。

    欧阳志远打着伞,走下车,给黄晓丽打开车门,然后,紧紧地把黄晓丽拥在怀里,免得雨水淋湿了她。

    两人找到一个位置,欧阳志远要了一个爆羊肚、一个爆羊肠,两个凉菜和一大腕香辣的冒着热气的羊肉汤。

    黄晓丽笑道:“真香呀。”

    欧阳志远拿出两瓶玉春露,微笑道:“天冷,喝杯酒吧。”

    黄晓丽点点头。欧阳志远给黄晓丽倒上一杯,又给自己满上。

    外面的雨下的更大,电闪雷鸣,地动山摇。

    欧阳志远举起杯来,看着黄晓丽道:“来,晓丽,干杯。”

    黄晓丽端起酒杯,两人轻轻的碰了一下。

    黄晓丽微微的扬起妩媚的脸,喝光了杯中的酒,一丝红润爬上了她的脸颊,让她本来红润的漂亮脸颊,更加妖娆美丽。

    黄晓丽看着志远给自己倒满,小声道:“志远,想不到你能来运河工作。”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酒笑道:“我也想不到,当周书记突然提出来的时候,吓了我一跳。”

    黄晓丽抿了一口酒,深情的看着志远道:“当听说你要来的时候,我一夜没睡好。”

    欧阳志远笑道:“为什么没睡好?”

    黄晓丽小声道:“想一个小坏蛋,小流氓。”

    欧阳志远坏笑道:“你是县长,不能乱想的,就是想了,也只能想我这样的好人,不能想小坏蛋,更不能想小流氓。”

    黄晓丽喝光了酒,轻声道:“你就是那个小坏蛋、小流氓。”

    欧阳志远笑道:“我可是国家干部,**员,一个好人,嘿嘿……。”

    “呸!你还是好人……。”

    欧阳志远刚想说话,抬头看到一个人打着伞,走了进来,那人一收雨伞,赫然就是在青山绿水夜总会,被豹哥追杀的林跃峰。

    林跃峰四下看了看,没有看到有可疑的人,他要了两个菜和一瓶酒,自己喝了起来。

    由于雨水打湿了他的袖子,林跃峰挽起了袖子。欧阳志远的目力极好,一看林跃峰的胳膊,顿时大吃一惊。

    林跃峰胳膊的经脉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眼。

    林跃峰竟然吸毒。这家伙在哪里弄来的毒品?难道运河县有毒品?

    林跃峰不一会,就吃完了饭,那一瓶酒,他竟然如同喝凉水一般,灌进了肚子里。然后,结了帐,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有急事。”

    欧阳志远说完,冲了出去。

    “咔嚓!”

    一道闪电,照的整条街道,一片雪白。可是,竟然失去了林跃峰的踪迹。

    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来回的找了两趟,都没找到林跃峰,这家伙走的好快。

    他原来经常去青山绿水夜总会,难道林跃峰在那里吸过毒?青山绿水夜总会,他现在肯定不敢去,那个叫豹哥的家伙,在追杀他。

    欧阳志远回到了清香全羊馆。

    黄晓丽道:“志远,什么事?”

    欧阳志远道:“我看到一个熟人,这个人叫林跃峰,是农机厂的工人,他有一个女儿叫林小雅,一个儿子叫林军,妻子宋桂兰还在人民医院住院,但这家伙是个酒鬼赌徒,我刚才还发现他的胳膊上,布满了密密麻麻麻的针眼,他在吸毒。”

    “吸毒?”

    黄晓丽大吃一惊,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林跃峰在吸毒。”

    黄晓丽失声道:“你是说,运河县城有毒品?”

    欧阳志远道:“肯定有。”

    两人吃完饭后,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直奔青山绿水夜总会,透过车子的玻璃窗户,欧阳志远指着这家夜总会道:“我原来在这里救过林跃峰,当时他被七八个小痞子,从这里面追了出来,要砍了林跃峰,说他欠了钱。那些小痞子,被我打跑了。”

    黄晓丽道:“你查一下青山绿水的老板是谁?让周玉海派人来监视。”

    欧阳志远摇了摇头道:“警察不行,会打草惊蛇的,我自己找人监视他们。”

    欧阳志远拨通了李玫和王超然的电话,吩咐了他们几句。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他们是谁?”

    欧阳志远道:“是两个能力很强的朋友。”

    第二天早晨,龙海市环保局局长张明,亲自带队,带着检测仪器,在刚一上班的时候,就来到了县政府。

    县长黄晓丽带领县政府的官员们在门前迎接。

    欧阳志远要去金河乡送抗灾物资,他把自己复制的焦化厂夜里暗暗生产的视频,复制了一份,给了龙海市环保局局长张明。

    欧阳志远和新任代理农业局局长王宏运,带着车队,开向金河乡。

    代理农业局局长的王宏运,是原来的第三副局长,他前面还有副局长侯万生、嘉熙雨。

    本来想提侯万生担任代理农业局长的,但侯万生在上次欧阳志远对农业局的突击检查中,这家伙参加打牌,被县长黄晓丽直接否定,黄晓丽和欧阳志远最后一致提议由第三副局长王宏运担任代理农业局长。

    金河乡就在工业园西北方,距离工业园很近。

    车队在经过沈家庄的时候,欧阳志远下了车,整个车队都靠路边停了下来。

    由于整个金河乡的位置都处在工业园的下风口,焦化厂的烟尘和毒气,都被东南风吹了过来,虽然下了半夜的雨,但后半夜,雨停了以后,从焦化厂刮过来的黑烟和毒气,仍旧凝结在水稻的水稻穗和叶面上,大片的水稻,如同墨染了一半,乌黑一片。

    稻田里,很多农民在给稻田排水。

    欧阳志远走过去,看着一位老农道:“大爷,您知道沈传喜的家在哪里吗?”

    老人一听欧阳志远打听沈传喜,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慌乱,他连忙向四处看了看道:“不知道。”

    说完话,老人快速的走到水稻田的另一个地方去了。

    欧阳志远顿时一愣。自己一问起沈传喜,老人为什么脸上露出慌乱的神情?

    欧阳志远又问了几个在地里干活的老农,那些人同样脸上都露出一丝惊慌,都说不知道。

    沈传喜肯定出事了。要不然,这些村民的脸上不会露出这种惊慌的神情的。

    欧阳志远在远离沈家庄的一块地里,走到一位六十多岁,正在用脸盆给水稻田排水的老人面前,微笑着道:“大娘,您好,我来帮你舀水吧。”

    这位老大娘正愁的自己稻田被雨水淹了,正在开花的稻穗都被泡在了水里了,一看到,一为年轻人要帮着自己舀水,老人很高兴的道:“谢谢你,小伙子。”

    欧阳志远这一动手,农业局长王宏运和跟来的小伙子们,还有借调过来农机厂的师傅们,立刻动起手来,快速的安装了一台抽水机,柴油机刚一启动,稻田里的的水,就快速的抽向旁边的排洪沟里。

    老人高兴的连忙感谢。

    在另一块地里排水的是老人的儿子,他一看有人用抽水机帮助母亲给稻田排水,连忙跑过来表示感谢。

    欧阳志远看着他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笑着道:“我叫沈传军,谢谢您们了。”

    欧阳志远笑道:“这台机器就送给你们了,你们家的稻田拍完水后,还可以帮助别人家的稻田排水,可以吗?”

    沈传军一听说这套抽水设备送给了自己,顿时大喜道:“谢谢你们,我会帮助乡亲们排水的。”

    欧阳志远道:“会用吗?”

    沈传军道:“会用。”

    欧阳志远道:“你们村长的书记在吗?”

    沈传军道:“他们一大早都到乡政府去了,说是要领县里给的抽水机。”

    他说着话,恍然大悟似得,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们是县上的领导吧?”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沈传军,你告诉我,沈传喜在哪里?”

    沈传军一听,连忙向四周看了看,他小声道:“看样子,您是好人,如果你真的是县上的领导,你快去县里的神经病医院,去救沈传喜,乡里的派出所,嫌沈传喜告状,把他抓走了,关在神经病医院好多天了,村里的领导和乡里的领导不让说,谁要是说了,一律抓起来。”

    沈传军说完,连忙离开这里,去看抽水机。

    欧阳志远一听,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阴沉。金河乡政府的人,竟然私自抓告状的人,而且关进了神经病医院,这些人真是恶毒呀。

    欧阳志远又让人卸下来几套抽水设备,留下两位农机厂的工人,帮助沈家庄的人排涝抽水,然后让农业局长王宏运带着车队,开向金河乡政府。

    欧阳志远和秘书郭明,开着车,直奔神经病医院。

    金河乡乡长金万和、乡书记岳建群和金河乡的大小干部,早就在金河镇前等候多时了。

    农业局长王宏运走下车来,乡长金万和、乡党委书记岳建群连忙迎了过来。

    金河乡乡长金万和是县委书记王广忠提拔上来的,他为人强势,一直把乡党委书记岳建群压在下面,所有,现在是金万和走在前面,而身为一把手的岳建群,反而走在后面。

    他们接到通知,是欧阳副县长和农业局长王宏运一起下来,但车队里却没看到欧阳副县长。

    乡长金万和很远就伸出双手,一脸卑笑的握住了王宏运的手道:“欢迎王局长来我乡指导工作,传经送宝。”

    王宏运笑道:“金乡长,你客气了。”

    乡党委书记岳建群伸过手来道:“欢迎王局长来指导工作。”

    王宏远笑道:“你好,岳书记。”

    两人又和农业局随行人员握手。

    金乡长看着王局长道:“王局长,欧阳县长不时和您一块来的吗?”

    王宏运道:“欧阳县长在路上遇到别的事,他一会就到,他让咱们先把设备都先分给各个村庄带回去,立刻参加抗灾抽水,来的路上,我们看到很多相亲们在给稻田排水。”

    金乡长连忙道:“好的,王局长,村里的干部们都带来了车,车都在乡政府等着呢。”

    车队开进了金河镇。

    金河镇的乡政府,就坐落在金河镇最繁华宽阔的十字中心街头。

    二十几个村的村长和书记,都在等候。

    他们一看县里的车队到了,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意。

    一套抽水设备,要一千多块,村里根本买不起。昨天夜里又了暴雨。

    农业局长王宏运没有讲话,他立刻让人按照报上来的套数,把带来的十几辆大卡车的设备,都分给了那些乡村。

    农机厂的工人们,现场教会一同前来的村民们。教会他们使用,和要注意的操作规程。

    县精神病医院,并不在县城里,而是在郊区。

    欧阳志远拨通了县公安局局长周玉海的电话,把情况和周玉海一说,周玉海立刻派副局长丁宝山和刑警副队长陈可剑带人过来。

    欧阳志远又把情况向县长黄晓丽汇报了一遍。

    黄晓丽正陪着市环保局长张明检查焦化厂,当她听到金河乡把沈传喜关进神经病医院的消息,把黄晓丽气的差点晕过去。

    黄晓丽立刻让主管卫文教的副县长陈嘉禾和纪委书记陆庆田,赶往县精神病医院去救人。

    精神病医院院长杨尚伟长正在带领医生巡视病房,上个星期,金河乡送来的那**个人,每天都在闹,杨尚伟让医生在他们的饭菜里,掺上镇静安眠的药物,这几天,那几个人老实多了。金河乡派出所所长金城时,给了杨尚伟一万块钱,说是乡里出的医疗费。

    杨尚伟心照不宣的收下了那一万块钱。

    县精神病医院不光收治了金河乡的精神病患者,别的乡政府,也送来了不少精神病患者。所有的治疗费用,都是乡里出的。

    杨尚伟对这类精神病人,全部在饭菜里掺镇静安眠药物,不让他们大吵大闹,而是让他们睡觉。你不要打他,也不要骂他们。

    杨尚伟认为,天下最好治的病,就是精神病,不要给他们打针,也不要用电疗,只要让他们睡觉就可以了。

    杨尚伟看完所有的病人,他刚回到办公室,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了。

    杨尚伟一看是门卫的电话,他接过来道:“什么事?”

    门卫大声道:“杨院长,新来的欧阳县长来了。”

    杨尚伟一听,顿时一愣,欧阳县长主管农业,他来医院干什么?难道来看病人?没听说哪个精神病人是他的亲戚呀?

    “快快有请。”

    杨尚伟连忙大声道。欧阳志远虽然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但人家的级别可是副县级

    杨尚伟连忙走出办公室,去迎接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已经走进医院的的办公楼。

    欧阳志远看到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四十多岁的男人,带着医生迎了出来,看到他的胸牌上,写的是院长杨尚伟。

    欧阳志远看着杨尚伟,并没有伸出手和他握手,而是冷冷的道:“你就是院长杨尚伟?”

    杨尚伟没想到,欧阳副县长竟然这样年轻,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这怎么可能?这么年轻怎么会当副县长?

    杨尚伟一看欧阳志远没有和自己握手,而是直接问自己是否是杨尚伟,这让杨尚伟很是生气。

    心道,你就是副县长,你又不主管卫生系统,你这样年轻,老子都四十了,你这样和老子说话,你这不是失礼吗?

    杨尚伟道:“欧阳县长,我叫杨尚伟,是县神经病医院的院长。”

    欧阳志远道:“你然你是院长,我要见沈传喜。”

    杨尚伟一听欧阳志远要见沈传喜,心道,难道沈传喜是欧阳志远的亲戚?

    杨尚伟道:“欧阳县长,我带你去吧。”

    欧阳志远跟着杨尚伟来到了沈传喜的病房,粗大而结实的铁门里,有一张床,上坐着一个蓬头污面、一脸呆傻的男人。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难道这人就是沈传喜?不会吧?前几天还好好的。

    欧阳志远道:“打开房门。”

    杨尚伟让人打开房门。欧阳志远走了进去,看着沈传喜道:“老沈,我是欧阳志远,老沈……。”

    但沈传喜的目光呆滞,眼神僵直,瞳孔好像没有焦距一般。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一把抓过沈传喜的手腕,手指搭在他的脉门上。

    欧阳志远眼里顿时射出阴森森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杨尚伟到:“你给病人用的什么药?你立刻把沈传喜的病例拿来我看。”

    从脉象看,沈传喜的脑子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如果再过几天,他的小脑就会开始萎缩,治疗不好的话,就会成为植物人。

    杨尚伟的神情一愣,金河乡送过来的这几个人,根本没有诊断,而是直接给他们用药了,更没有诊断书和病例。金河乡的要求,就是不让他们乱说乱动,一个月给一万元的治疗费。

    现在欧阳志远要看病例,根本没有。

    杨尚伟连忙给一个医生使了一个眼色,让那个医生去写病例。

    但欧阳志远是什么人?他一看杨尚伟的表情和他向那个医生在使眼色,就知道,沈传喜被人用药物伤害了大脑,而且对方根本没有写病历。

    这时候,外面传来警车的凄厉警笛声,两辆警车,开了进来。

    杨尚伟一听外面有警笛声,他的脸色一变,知道坏事了,他拔腿就想跑。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一把抓住了他的白大褂,把他拎了回来。

    这时候,十几名警察在副局长丁宝山和刑侦大队副队长陈可剑的带领下,冲了进来。

    欧阳志远立刻道:“丁局,精神病院长杨尚伟,涉嫌私自给好人乱用过量的镇静睡眠药物,你快带人搜一搜,看看这个医院有多少病人?”

    丁宝山立刻道:“好的,欧阳县长。”

    “陈可剑,你带人看住杨尚伟,我向领导汇报这里的情况,立刻让县医院派人来。”|

    欧阳志远感到事情重大,立刻拨通了黄晓丽的电话,把情况向黄晓丽说了一遍。

    黄晓丽一听,立刻让县医院院长陈朝海带领内科和脑科专家赶了过去。

    这时候,副县长陈嘉禾和纪委书记陆庆田,带着卫生局长杜伊中来到了。

    当副县长陈嘉禾接到县长黄晓丽的电话后,陈嘉禾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一片阴冷。

    由于欧阳志远把农机厂分给县领导房子的事,捅了出去,这三十套房子,都被王广忠勒令退了出来。

    农机厂分给陈嘉禾的房子,被退了回去。这让陈嘉禾的内心很是生气。这套房子,是陈嘉禾留着和王美娟约会住的。现在退了回去,自己和王美娟连个约会的地方都没有。

    现在,欧阳志远的手,又伸到卫生系统来了。你管好自己的农业和水利就行了,何必多管闲事?县精神病医院,可是自己直接管辖的医院,如果县精神病医院出了问题,自己吃不了兜着走。欧阳志远呀,咱们是老同学,你可不能这样坑我。

    卫生局长杜伊中看着陈嘉禾道:“陈县长,您说,欧阳县长是不是管的太宽了?他管得的是农业,咱们管的是卫生,您说,这八竿子打不着地事,他为么找咱们医院的茬?要是医院出了什么事,陈县长,这事就麻烦了。”

    陈嘉禾冷冷的道:“精神病医院能出什么事?这里不出医疗事故的。欧阳志远反应的问题是,金河乡把病人送到了精神病医院,他说那几个人没有病。有病,人家金河乡政府把人送到精神病医院……。”

    陈嘉禾说到这里,猛然停住了,不好,他隐隐感到了一丝的不安在心头升起。

    陈嘉禾最近看到过一个新闻,就是哪一个县,为了社会的稳定和谐,把所有到省里和燕京上访的人,偷偷地抓回来,全部关进神经病医院,天天用药物控制他们的言行,致使很多本来没有病的人,药物中毒,都得了小脑萎缩,成了植物人。

    最后,事情被一个记者装成神经病,进入医院卧底,把事情捅了出来,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最后,主管卫生系统的副县长、主管信访的副县长,全部被撤职查办,院长被送进了监狱。

    我靠,金河乡不会把好人送到了精神病医院看起来了吧?

    要是这样,自己就完蛋了。

    想到这里,陈嘉禾的冷汗湿透了后背。他看了看前面纪委书记陆庆田的轿车,不禁后怕起来。

    欧阳志远,你真是多管闲事呀,咱不带这样坑人的。

    半个小时后,纪委书记陆庆田和副县长陈嘉禾终于赶到精神病医院。

    陈嘉禾一眼就看到了院子里停了两辆警车,我的天哪,警察都惊动了。陈嘉禾的心脏,瞬间强烈的收缩起来,内心狂跳。

    陈嘉禾和纪委书记陆庆田快步走向医院的大楼,两人一眼就看到了刑侦副队长押着精神医院长杨尚伟走了过来。

    刹那间,陈嘉禾的大脑一片空白。完蛋了,出事了。杨尚伟竟然被警察押了出来。

    卫生局长杜伊中一看刑侦副队长押着精神医院长杨尚伟走了过来,顿时吓了一跳,大声道:“杨尚伟,你怎么了?”

    杨尚伟一看主管卫生系统的副县长陈嘉禾和卫生局长杜伊中来到了,还有纪委书记陆庆田。他的脸色顿时一片死灰,他知道,自己是完蛋了。整个医院关押了近五十名各个乡送来的上访户,有几个已经成了植物人。

    今年自己收了各个乡镇送来的治疗费,有六十多万了。

    还没等杨尚伟回答,欧阳志远和副局长丁宝山走了过来。

    纪委书记陆庆田立刻道:“欧阳县长,情况怎么样?”

    欧阳志远的脸色很难看,他看着纪委书记陆庆田道:“里面有很多被药物伤害了脑子的人,还有几个植物人。”

    卫生局长杜伊中一听,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欧阳志远道:“这些人都没有病例,也没有诊断证明,都是被送来后,在饮食中,被加了大剂量的镇静和安眠药物,都伤害了脑子。”

    陈嘉禾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

    陈嘉禾的脸色阴沉的就象这时候的天空,他立刻命令和卫生局长一块来的工作人员,去检查病人。

    这时候,两辆救护车快速的开了进来,救护车上快速的走下来运河县人民医院院长陈朝海和五六名医生,十几位护士。

    人民医院院长陈朝海一看到副县长陈嘉禾和卫生局长杜伊中,连忙上前打招呼。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