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吓破了胆

    第二十四章吓破了胆

    欧阳志远这一说,顿时把朱文福吓得脸都绿了,要是运河县开发区的所有企业都不走工商银行的帐,一年就是数千亿,自己的损失就大了,省工商行的王行长还不吃了自己,自己就得滚蛋走人。自己经营了这么多年的位置,就付之东流了。

    想到这里,朱文福脸上的冷汗噼里啪啦的掉下来。他故意不上擦汗,连忙道:“志远,咱们可是老朋友了,你可要帮我好好的和你们的领导说一声,求个情,我已经命令石军武带着所有的手续去你们县政府赔礼道歉了,以后,你们县政府需要贷款,只要说个数,我们立刻放贷。”

    欧阳志远笑道:“朱行长,看在咱多年的老朋友份上,我给你问问,那个石军武真不是个东西。”

    朱文福忙道:“他给你们县政府道完谦,我就撤了他。”

    欧阳志远笑道:“朱行长,石军武是你的人,想怎么处理,那事你的事。”

    欧阳志远说完挂上了电话。

    朱文福刚打完电话,办工作上的座机就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省工商行办公室的号码,朱文福连忙接过来。

    “朱行长,你们龙海分行是怎么回事?半个小时之内,被人转走了一百个亿,你是怎么工作的?你要是不行,老子换人。”

    电话里传来办公室主任张成宝的声音。

    朱文福连忙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道:“张主任,是傅山县几家企业在大量的使用资金,那些资金很快就会再回来的,请您放心。”

    办公室主任张成宝冷哼一声道:“朱文福,你好自为之,如果你完不成今年的任务,我只好换人了,你别怪我没和你打招呼。”

    朱文福连忙道:“好的,张主任,您放心,我一定能完成任务。”

    “咔嚓!”

    办公室主任张成宝挂断了电话。

    再说石军武接完朱文福的电话,吓得他脸色苍白,冷汗狂流。我的天哪,半个小时被人家转走一百个亿,这……怎么可能?县政府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说动这些企业转走资金?

    一百亿,可不是个小数目。

    不会是欧阳志远那小子吧?这家伙要是有这个本事,还向自己贷款?一千多万的资金,就难住他了,这家伙绝对没有这个本事。

    很有可能是新来的黄县长。这么年轻的就能当上县长,她的背景肯定不一般。自己为了和欧阳志远斗气,致使工商行流失了一百个亿,这个损失大了,就怕要惊动山南工商行。

    山南工商行要是追究责任,自己的运河分行行长就完蛋了。

    石军武顿时后悔的要死,他连忙叫上所有办手续的人,亲自带着人,奔向县政府。

    欧阳志远打完电话后,看着黄晓丽笑道:“石军武这种小人,就该好好的治一治他,要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黄晓丽笑道:“行了,志远,他能把钱送来就可以了,对了,水坝乡的大提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就把自己在龙海市发生的一切,仔细的向黄晓丽回报了一遍。

    黄晓丽一听,眉头皱了起来,看着欧阳志远道:“佳腾集团总经理梁夫中这一跳楼,线索就断了,魏桂堂就逃过了一劫,我们县里的蛀虫,也挖不出来了。”

    欧阳志远道:“魏桂堂这人极其的狡猾,他在水坝乡大堤建设中,所有的贿赂,都是总经理梁夫中出面的,这家伙早就留下了为自己开脱的后手。”

    黄晓丽道:“魏桂堂就逍遥法外了?”

    欧阳志远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公安局已经开始调查佳腾集团的魏桂堂了,只要又证据,立刻拘留他。”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看到银行的车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石军武,嘿嘿,我要治的他腚眼向上。“

    “呸!你文明点。”

    黄晓丽脸色一红,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秘书郭明给自己倒上一杯茶。

    工商行长石军武,来到县政府大厅,办公室主任卫建安就迎了过来道:“石行长,您来了,欧阳县长在办公室里等你。”

    石军武一听,这家伙的脸色一下子变绿了,什么?欧阳志远等着自己,难道那些企业把资金转走,是欧阳志远的原因?不可能吧?欧阳志远这样年轻,能有这个本事?

    石军武虽然这样想,但他的脸上没有留露出来,连忙道:“好的,卫主任。”

    石军武忐忑不安的跟在卫建安后面,走向欧阳志远的办公室。

    卫建安敲了敲门。秘书郭明道:“进来吧,欧阳县长正等着石行长。”

    卫建安笑道:“石行长,你进去吧。”

    石军武有点慌乱的,他小心的走进了欧阳志远的办公室,看到欧阳志远在看一分文件。他没有敢说话,也不敢坐下。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石军武来到了,他是故意不理会石军武,仍旧看着自己手里的文件。

    石军武今天是来道歉领罪的,欧阳志远看文件,他就不敢抢先说话。

    欧阳志远的一份文件,竟然看了半个小时。石军武就站在那里半小时,没有敢动。不过,汗珠子却噼里啪啦的流了一地。

    欧阳志远终于把目光从文件上拿开,看着石军武,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奇的神情道:“石行长,你不是不再运河县的工商行吗?我们财政局的人去了好几趟,都没见到你,嘿嘿,你回来的这么快?你不会是躲着不想见我们吧?”

    欧阳志远说着话,目光如同刀锋一般狠狠地此刺向石军武。

    石军武感觉到了欧阳志远身上强大的官威,顿时吓了一跳,连忙结结巴巴的道:“对不起,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冷哼道:“对不起?你对不起我什么?”

    石军武小声道:“我不该躲着不见您们财政局的人,我正式向您道歉,对不起,欧阳县长,您们县政府要的一百万贷款,我立刻让人来办理手续,他们都在外面等候。”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说要贷给我们一百万,老子就要你的一百万吗?老子不稀罕你的一百万,你以为老子没有钱?嘿嘿,石军武,老子要是真的想贷款,我还要找你吗?我一个电话打到朱文福那里,别说一百万,就是一个亿,老子也能带出来,老子是高看你一眼,想给你一个机会,想不到,你竟然给脸不要脸。你以为农业局长石国虎的死,是因为我?嘿嘿,我告诉,石国虎的死和我任何关系都没有,那是他犯了法,被人灭了口,如果他不死,也会把牢底坐穿的。”

    石军武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一会又变成了紫色,冷汗噼里啪啦的流了下来,他也顾不上擦。

    “欧阳县长,您大人有大量,您就原谅我一次吧,一百万,不,你们县政府不是还差六百万吗?我立刻让人给财政局办理六百万的贷款手续。”

    石军武可怜巴巴的哀求着,他知道,如果欧阳志远不答应自己,朱文福绝对饶不了自己,自己就会被撤职。

    欧阳志远死死地盯着石军武,冷哼一声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原来的嚣张气焰哪里去了?石军武,你和我玩,你还早着呢,你看这个工商行的钻石级的信用卡,里面有一百亿,我手指头一动,就会把里面的一百亿转走,哈哈,要是这一百亿被转走,别说是你,就是朱文福都会被撤职。”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手里竟然有一张工商行的钻石级别的信用卡,这种卡的用户极少,就是山南省也就就几张吧,里面的金额可是一百亿呀,他怎么会有这种级别的信用卡?龙海市就只有一张,那就是台湾恒丰集团的韩董事长有一张,难道韩总把这一张信用卡给了欧阳志远?

    如果欧阳志远真的把这张钻石级的信用卡里面的钱转走,自己就得下地狱。

    “噗通!”

    石军武腿脚一软,跪在了地上。

    这张卡可不是欧阳志远的,而是韩建国让欧阳志远保存的,将来留给韩月瑶的。欧阳志远拿出来,就是要彻底打趴下石军武。

    石军武嘭嘭的扣了两个头道:“欧阳县长,您就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旁边的秘书郭明,一看石军武竟然给欧阳县长跪下了,只惊得目瞪口呆。

    我的天哪,欧阳县长真厉害,竟然能让石军武跪在面前,厉害呀。地方的银行和电力,一般的是无人敢惹,就是政府在和他们打交道的时候,也都是小心翼翼呀。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走了进来,当他看到工商行行长石军武跪在欧阳志远面前的时候,不仅大吃一惊,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石军武怎么了?难道石军武有病不成?

    欧阳志远冷声道:“起来吧,带着你的人,去到财政局办手续,六百万。”

    石军武一听欧阳志远答应了,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感激涕零的道:“谢谢欧阳县长……谢谢欧阳县长,立刻贷给县政府六百万。”

    石军武低着头,快速的走了出去。

    什么?石军武竟然能答应贷给县政府六百万?这怎么可能?

    卫建安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王书记请您过去一趟。”

    欧阳志远站起来道:“好的,我这就过去。”

    卫建安走出欧阳志远的办公室,心道,就是王书记见到工商银行行长石军武,也是客客气气的,现在,石军武竟然跪在了欧阳志远的面前,而且石军武还主动的贷给县政府六百万,这在过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原来银行贷给政府的钱,顶多一百万,而且是,还差一个月到期的时候,就开始跟在后面要账。

    难道石军武有什么把柄被欧阳志远抓住?

    卫建安来到王书记的办公室,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当王广忠听到,佳腾集团的总经理梁夫中跳楼自杀的时候,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石坝乡大堤的事件,终于过去了。

    “王书记,欧阳县长马上到。”

    王广忠道:“欧阳县长在市委市政府要了一百五十万的救灾款,加上银行的贷款,还差六百万。工商行的那一百万,还要让欧阳县长去跑跑。”

    卫建安忙道:“王书记,还差的六百万,不用跑了,欧阳县长解决了。”

    王广忠一听,吓了一跳,看着卫建安道:“你说什么?还差的六百万,让欧阳县长解决了?不可能吧?”

    卫建安小声道:“工商行行长石军武亲自带人来办手续,而且……。”

    王广忠看到卫建安吞吞吐吐,禁不住脸色一冷道:“说。”

    卫建安忙道:“石军武竟然跪在了欧阳志远面前。”

    王广忠一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狠狠的瞪了一眼卫建安道:“胡说八道。”

    卫建安连忙道:“王书记,我亲眼看到的,石军武就跪在欧阳志远的面前,他们一看到我进来,欧阳志远马上让石军武起来,带着人到财政局去办手续了,贷款数额不是原来的一百万,而是六百万。”

    王广忠一听,脸色顿时一变,好厉害的欧阳志远,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石军武屈服,而且贷款六百万。

    王广忠想起来,欧阳志远在傅山开发区工业园的时候,他竟然调动关系,把市电力能源集团董事长张兴强逼走的事。

    王广忠对欧阳志远变得更加忌惮起来。

    这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秘书冯济远道:“请进。”

    欧阳志远走了进来,看着王广忠道:“王书记,您找我?”

    “呵呵,志远,坐下吧。”

    冯济远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和卫建安一起退了出去。

    “谢谢王书记。”

    欧阳志远坐在了沙发上。

    “志远,说说你到市里要钱的情况和水坝乡大堤的事情。”

    王广忠看着欧阳志远道。

    “好的,王书记。”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给了我一百万,马市长批了五十万,一共要来了一百五十万。”

    王广忠道:“距离一千六百五十万还差很多呀。”

    欧阳志远笑道:“工商行的石军武他发贱,本来答应贷款给咱们一百万,但这家伙,出尔反尔,竟然故意耍咱们,财政局的同志去了好几趟,他却躲了起来,这不是找揍吗?要是我以前的脾气,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了,让他满地找牙。”

    王广忠心道,你现在让人家跪在你面前,比打的他满地找牙还厉害。

    王广忠笑道:“打人是不对的。”

    欧阳志远笑道:“所以呀,我忍住了,我用了一点手段,让石军武乖乖的带着人来,求着我接受他贷给咱的六百万,哈哈,正好够用的了。”

    王广忠早已知道了答案,否则,他一定会认为欧阳志远在说大话。

    王广忠道:“志远,呵呵,你用了什么方法,让石军武主动求着你贷款六百万?”

    王广忠是人,他的心里同样充满着好奇,他想知道,欧阳志远是怎么做到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让傅山工业园的几个大企业,把他们在工商银行上的资金,全部转走,哈哈,想不到竟然有一百亿。这一百亿,在半个小时被转走,肯定立刻引起了龙海市工商行和山南省工商行的注意和调查,他们立刻就知道了是石军武的自身原因。您想,龙海市工商行行长朱文福能饶了石军武吗?一百个亿呀,运河县工商行一年的业绩,都没有一百个亿。”

    王广忠一听,心道,好厉害,转走一百个亿,几乎能让龙海市工商行瘫痪。

    王广忠笑道:“所以,石军武就来求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即使没有龙海市工商行的朱文福,我同样一个电话,就能让石军武滚蛋。”

    欧阳志远没有说大话,他的二舅母王娟,就是山南省工商行的行长,要想拿下石军武,还不是小菜一碟。

    王广忠笑道:“不错,有了这六百万,咱们救灾的钱就够了,志远,你说说水坝乡大堤的情况。”

    欧阳志远又把水坝乡大堤的事情说了一遍。

    王广忠听了后道:“志远,你不光负责农业,还负责运河县的水利,水坝乡的大堤加固,你要经常去看。”

    欧阳志远点头道:“好的,王书记。”|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外面又下了暴雨,霹雷闪电,天变得黑暗起来。

    黄晓丽的办公室亮着灯,她还没有下班。

    欧阳志远走向黄晓丽的办公室,在敲门后,走了进去。

    黄晓丽道:“回报完工作了?”

    欧阳志远道:“汇报完了。”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笑道:“还是你有办法,石军武竟然能贷给咱们六百万。”

    欧阳志远笑道:“对付这种人,就要用非常的手段。”

    黄晓丽道:“今天又来了一批抽水机、柴油机抗灾物资,这批物资,就给受灾较严重的金河乡,你明天带着物资去金河乡,上次沈家庄的沈万喜和乡亲们来上访,金河乡的污染问题,你去看看。”

    欧阳志远道:“污染问题是将安山管辖的范围,又不属于我管,我怎么问?”

    黄晓丽道:“可是,焦化厂污染了地下水源,污染了你管辖的水稻,你难道不问?”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马上就要派市环保局的人下来,到焦化厂安装检测系统,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这样,焦化厂就不敢不启动他们工厂内部的环保设施,更不敢偷偷地排放烟尘和污水了。”

    黄晓丽道:“但愿他们能遵守规则。”

    欧阳志远道:“你想让焦化厂的王广军遵守规则,有可能吗?你看看我拍下来的,他们夜里偷生产的画面,烟尘和有毒气体,肆意排放,根本不开启消烟除尘器,污水横流。”

    欧阳志远说话间,把自己安装的监控拍下来的画面,放了出来。

    黄晓丽看着画面上黑烟滚滚,毒气四射,有毒的气体随意排放,只惊得目瞪口呆。

    这简直就是毒气生产工厂。

    欧阳志远道:“五座焦化厂,必须关掉。”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一座焦化厂的利税每年将近两个亿,五座就是十个亿,王书记肯定不会同意的。”

    欧阳志远道:“我得到了一个消息,国家就要下文件,拆除所有污染严重的六六型焦炉,工业园这五座焦炉,正好是六六型,但不知道文件什么时候下来。”

    黄晓丽道:“消息可靠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可靠。”

    六点钟地时候,两人走下了县政府大楼,黄晓丽让司机先回去,她坐进了欧阳志远的越野,外面的雨下的很大,一道又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

    欧阳志远道:“天气有点凉,我知道一个地方的羊肚、羊肠爆的不错,咱们去尝尝。”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上了你的车,你到哪儿,我都跟到你哪。”

    黄晓丽说完这话,她那漂亮的白皙脸蛋,红红的,如同染了彩霞一般,说不出的妩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