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人工呼吸

    第十七章人工呼吸

    副乡长郝茂国连忙跑了过来,很激动的伸出双手道:“欧阳县长,您好。”

    欧阳志远伸手握住了郝茂国的手道:“你好,郝乡长,抗洪物资准备的怎么样了?”

    郝茂国大声道:“报告欧阳县长,我们泉上乡已经准备了三万条麻袋,六万方的沙石,一万根砂条木棒,还配备了打桩机和钢筋做成的铁笼、手电雨衣,随时准备抗洪抢险,确保巨山湖大堤的安全。”

    欧阳志远道:“不错,我去看看你们准备的物资。”

    “好的,欧阳县长。”

    副乡长郝茂国在前面带路,来到抗洪抢先指挥部的仓库。为了抗洪方便,抗洪仓库,就建在大提的后面,十几间仓库里,整齐的堆满各种抗洪物资。”

    欧阳志远看着那些抗洪物资道:“不错,郝乡长,你做的很好。”

    郝茂国连忙道:“是欧阳县长领导有方,是乡领导和乡亲们共同努力的结果,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郝茂国这人不居功自傲,工作很有条理,给欧阳志远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欧阳志远道:“去看看你们的值班室。”

    郝茂国连忙道:“我给您带路。”

    泉上乡抗洪抢先值班室,就在大堤的西面,是一座带有卫星天线的两层小楼,值班室全天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配套设施很全,有水位监控设施,而且竟然有一台电脑。这让欧阳志远很惊异。

    九十年代,在乡政府,很少有配备电脑的。

    郝茂国看着欧阳县长露出惊异的神情,忙道:“有台电脑,我们可以随时上查看天气预报,还可以监控湖面的水位,而且我们安装了水位报警系统,每时每刻都能知道水位是多少。”

    正在值班的值班员连忙站起来,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县长,您好。”

    欧阳志远道:“你好,坐下吧。”

    郝茂国透过窗户看着湖面道:“欧阳副县长,您看,透过窗户,就可以看到水位刻度线,还能观察湖面的情况,一但有险情,我们能随时掌握。”

    欧阳志远看着湖面道:“郝乡长,你们安排几个人值班?”

    郝茂国道:“欧阳县长,我们安排三个人值班,分早中夜三个班,岗位上,每时每刻都会有人的,都能把情况,随时报告。”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你们泉上乡的工作,做的很到位,我会向黄县长回报的,郝乡长,好好的干吧。”

    郝茂国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激动的道:“谢谢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和郭明开着车,来到水坝乡的大提。

    水坝乡的大提处在巨山湖的中段,湖水对大坝的冲击力和压力都很大,去年的这个时候,大堤曾经决过口,整个水坝乡受灾极其严重,几万亩水稻,全部绝产,而且还死了人。

    事后追究责任,把原来的乡长撤职,主管抗洪抢险的副乡长被送进了监狱。

    欧阳志远让郭明把六号车停到远处,防止有人看到。

    郭亮开着欧阳志远的越野,进入了水坝乡的大堤。两人下了车,走向大堤的中间段。这里的湖面更加宽阔,不远处就是大运河的航道,一队队装满焦炭木材的大拖船,在湖面上疾驰而过,击出排排巨浪。

    随着大运河的河道苏通,这条古老的运河,又恢复了繁荣的生机,我国北方大量的焦炭和木材,通过大运河,源源不断的运到我国的南方。

    现在,运河县的运河码头,准备扩建,将要建成一个大型的货物码头。

    欧阳志远正准备越过大堤,去水坝乡的抗洪抢险指挥部去看看,两辆奥迪轿车从北方疾驰而来,这时候,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竟然没在大人的带领下,突然跑向大提中间。

    最前面的奥迪司机,猛然发现横穿大提的小女孩,他连忙刹车猛打方向,车子发出刺耳的刹车声,滑向右方。但此时对过开过来一辆黑色桑塔纳,奥迪车竟然撞向那辆桑塔纳。

    奥迪司机吓得脸色苍白,再次孟打方向,车子快速滑向右方的防洪水泥柱。

    “嘭!嘭!嘭!”

    一声闷响,数根直径四十公分的防洪柱子,被奥迪轿车撞断。

    “嗖!”

    奥迪车高速冲下大堤,栽进了七八米深的湖面。

    这个极其惊险的场面,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万幸的是,那个小女孩竟然安然无恙,三辆车都没有碰到她。

    那辆冲进湖面的轿车,正在快速下沉,一个大水花翻上来,轿车已经沉入水中。里面的司机竟然打不开车门。

    不好,车门打不开,里面的人就危险了。

    欧阳志远脱下西装,扔给郭明,旋风一般的冲向大坝,扑通一声,跳进了湖里,一个猛子扎进了水下。

    湖水的浪很大,下面竟然还有暗流旋窝。

    欧阳志远刚一入水,就感觉到不好,两个十分凶猛的巨大旋窝,死死地把自己撤向死亡地带,旋窝的中心。

    欧阳志远全身用劲,快速的划动手臂,就想脱离旋窝的巨大吸力,但这两个旋窝的吸力极大,嘶啦一声脆响,欧阳志远的裤子,竟然被旋窝的吸力扯了下来。

    欧阳志远顾不上自己的裤子,一声大叫,猛划手臂,快速脱离了两个大漩涡的纠缠,游到了轿车沉入水面地方,猛地吸了一大口气,快速的下潜。

    这个地方的水深,竟然有七八米。欧阳志远在水底下看到了那辆奥迪。

    关诗琳今年二十三岁,大学毕业两年了。两年前,在父亲关锦程的安排下,进入了国家环保监察司。南水北调工程就要启动,关诗琳被抽到南水北调环保监察一室,担任副主任,专门负责南水北调工程的环保监察工作。

    今天关诗琳和主任张士亚来巨山湖运河段采取水样,检测运河附近大气污染的状况。关诗琳坐在第一辆奥迪车的副驾驶座位上。

    随同前来的还有燕京燕山集团总裁佐风帆。

    当奥迪车开到巨山湖大堤的时候,她立刻被这碧水连天、千帆点点的湖光山色迷住了,她拿出来照相机,还没来得极拍照,就感觉到天旋地转,奥迪车开始猛烈的撞击,然后冲向了湖面,轰的一声巨响,栽进了湖里。

    巨大的撞击,前面的气囊弹了出来,关诗琳并没有受伤,轿车快速的沉进水里,驾驶室里,刹那间一片黑暗。

    轿车刚一沉进水里,关诗琳就感觉到了强烈的恐惧和窒息。自己呼吸开始变得困难,四肢无力,想喊又喊不出来。她拼命的去开车门,但水中强大的压力,把门压得死死地,车门根本打不开。

    冷汗刹那间就湿透了她的全身。自己不能死,自己才二十三岁,自己还有疼爱自己的爸爸、妈妈和哥哥,自己的美好青春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关诗琳感到自己的胸膛快炸开了一般,她仍救拼命的拍打着车门,但她开始觉得意识渐渐的模糊起来。

    欧阳志远看到了水下的奥迪车,整个车身半截栽进了淤泥里,他快速的摸到了车门,猛地一拉,车门竟然纹丝不动。

    水下的压力太大,车门打不开。欧阳志远猛然感觉到从车门里传来了敲打震动声。

    里面有人,还活着。

    欧阳志远精神一震,猛地再次使劲的去拉车门,但车门仍旧没有拉开。

    欧阳志远急的一身冷汗冒了出来。

    他双手紧紧地攥住车门,运足功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猛地一拉。

    “咔嚓!”

    一声爆响,门把手被欧阳志远拽了下来。但车门仍旧没有打开。看来车门根本打不开了。欧阳志远快速的转到车前,一拳打向前面的玻璃。

    “嘭!”

    一声闷响,轿车前面的玻璃被哦欧阳志远打的粉碎。

    就在玻璃粉碎的一刹那,欧阳志远被湖水压进驾驶室里。欧阳志远一把摸到一个人,这个人的身体还是热乎乎的,好像是个女人,但已经没有了呼吸。

    欧阳志远一把就抓了过来,嘴唇刹那间就贴在了对方的嘴唇上,把临下潜之前的那口气,渡进了对方的口中。

    关诗琳就在昏迷的那一刹那,她迷迷糊糊感觉到,一声巨响,湖水疯狂的涌了进来,她感觉到,一个炽热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嘴唇上,一口氧气吹进了自己的口腔之内,让几乎就要爆炸的胸腔,刹那间舒服起来。

    关诗琳下意识的猛的狂吸,一下子把欧阳志远留了一点的氧气洗的一干二净。

    欧阳志远不敢怠慢,信手一摸,竟然摸到了司机,他一手抓着一个,快速的向上升起。

    在车祸发生的刹那间,第二辆奥迪的司机,及时的刹住了车,车上的监察一室主任张士亚一看关诗琳乘坐的那辆奥迪冲下了大堤,掉进湖里,顿时吓得他脸色煞白。

    关诗琳要是有什么闪失,关锦程部长能吃了自己。

    张士亚和佐风帆立刻冲下奥迪车,气急败坏的大声喊着:“谁会游泳,快去救人。”

    他们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他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快速的脱下西装,他扔给了另一个男人,跳下了湖水。

    “欧阳县长,小心!”

    郭明大声喊道。郭明也想下去,但他不会游泳,他只能冲到岸边,干着急。

    随行的记者们,强拍下了欧阳志远跳进湖里刹那间的镜头。

    又有几个人跳进了湖水里。

    但这几个人还没接近轿车入水的地方,都又拼命的游了上来,趴在地上狂喘。

    “那里有两个巨大的旋窝,过不去。”

    一个从水里逃出来的年轻人,双腿被旋窝绞的一片青紫,鲜血淋淋,腿上的衣服,竟然都被撤掉。可想而知,那两个旋窝是多么的可怕。

    张士亚一听这个男人大喊欧阳县长小心,他连忙问道:“小伙子,那人是谁?”

    郭明大声道:“是我们运河县的欧阳副县长,我们正在视察大堤。”

    “是位副县长?”

    几位随行的记者立刻围了过来,开始问问题。

    郭明担心欧阳志远的安全,一看记者围了过来,立刻大声道:“等救上来人再说。”

    由于那两个巨大的旋窝,人都能看到,没有人敢再跳下去,所有的人眼光都看着轿车入水的地方,他们的心脏都紧缩起来。

    但愿这个小伙子没有事呀,能把人救上来。

    燕山集团总裁佐风帆急的团团乱转,关诗琳是他正在追的女孩子,虽然佐风帆会游泳,但他并没有下去。

    佐风帆一看在没有人下去救人,立刻从怀里掏出一大叠钱,大声喊道:“快下去救人,谁下去救人,每人二百。”

    佐风帆这样一喊,很多人都鄙视的看着他,摇摇头。

    佐风帆一看没有人理,立刻大声道:“五百,涨到五百了。”

    一个老年人道:“你就是给一万,也没有人再下去,你看看几个小伙子的腿,都被旋窝搅得鲜血琳琳,如果不是他们的水性好,今天他们都上不来了。”

    郭明看着佐风帆,心道,这是什么狗东西,在这里故意炫耀有钱的吗?

    郭明看着佐风帆又把钱收回口袋里,他冷冷的指着那几个还在狂喘的年轻人道:“他们为了救人,腿都受了伤,你不说句感谢话?”

    佐风帆冷冷的道:“都是怕死鬼,人都没救上来,我感谢什么?”

    那些人一听,他们双眼都喷出了怒火,一个年轻人死死地盯着佐风帆道:“我们虽然没救上来人,但我们尽力了,下水了,你站在这里干什么?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没有胆量下去救人?你更是个怕死的胆小鬼。”

    “你!”

    佐风帆脸色一冷,眼睛里刹那间透出浓烈的杀机。

    这几个人真是找死,就是在燕京,也没有人敢这样对自己说话。

    “上来了!上来了!”

    人们立刻大声喊了起来,紧接着,欢呼声四起。

    刚才救人的那几个年轻人,二话没说,扑通扑通的再次跳进水里,去迎接欧阳志远。

    这些年轻人恐怕欧阳志远的体力不支。

    欧阳志远在水底下的时间太长,自己在嘴里储存的那点氧气,一下子被关诗琳吸的一干二净,又加上带着两个人从水底上来,因此,他的体力已经开始不支了。

    欧阳志远的武功再高,他也是平凡的人,离开氧气也不能活。

    好在,几个小伙子迎了过来,欧阳志远把司机推到他们前面,两个小伙子立刻把司机的头拖出水面。

    欧阳志远和另外两位小伙子,把关诗琳的头部,也托的高高的。欧阳志远没有丝毫的犹豫,吸了一口气,再次渡入关之琳的口中。

    提早一会抢救,这个女孩子就有生还的可能。

    可惜那个司机,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那个司机的脖子断了,脸已经转了一百八十度,面相后背了,早已气绝身亡。

    众人把那个女孩子架到岸边,欧亚志远立刻大声道:“男士离开,女同志过来,快,我要救人。”

    男人们快速的走的远远的,几位女人立刻围了过来,蹲在地上,围成一个圈。

    “嘶!”

    欧阳志远伸手撕开关诗琳的衣服,露出了关之琳的内衣。

    “滚开,你要干什么?”

    佐风帆一看欧阳志远撕开了关诗琳的衣服,他的醋意大发,一声爆叫,一步跨了过来,伸手去推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时间紧迫,不能耽搁一秒钟,否则,这个女孩子就抢救不过来了。欧阳志远不给他废话,一拳打在了佐风帆的下巴上。

    "嘭!“

    一声闷响,欧阳志远一拳把佐风帆打出七八米开外。

    佐风帆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飞了出去,砸到了污泥之中,弄得全身一片狼藉。

    好家伙,这一拳的力量,竟然把这个大个子打出七八米开外,厉害呀。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没有人知道,欧阳志远用的是巧劲,不会伤到这个高个子男人。

    两位女记者跑了过来。

    欧阳志远飞出一根银针,刺进关诗琳的眉心,然后,快速的给关诗琳做胸外按摩和人工呼吸。

    佐风帆从地上爬起来,他脸色变得一片铁青。这个王八蛋竟然敢打我?老子在燕京都没有人敢打我。

    他狞笑着。嗷嗷叫着就要冲了过去。但被张士亚一把拉住道:“让他救人。”

    那几个帮助欧阳志远把司机拉上来的年轻人,个个都一脸鄙视的看着他。

    众人本来想救那个司机,可是,那个司机早就没有了气息,全身冰冷,脸色青紫。人们只能摇头叹息的离开。

    “滴滴滴滴……”

    一辆龙海医院的救护车旋风一般的赶了过来,停在了路边,几位医生和护士抬着担架,冲了过来。

    佐风帆一看到医生来了,他立刻对着欧阳志远大声道:“医生来了,你快滚起来。”

    欧阳志远根本不理会那个疯了一般的男人。

    佐风帆咆哮着道:“你个王八蛋,占便宜是吗?医生来了,你快滚开,要是关小姐有什么意外,你死定了。”

    监察室主任张士亚也认为这个年轻人的医术不行,还没有把关诗琳救醒,他也害怕关诗琳出意外。

    张士亚大声道:“欧阳县长,请你闪开,医生来了。”

    龙海医院急诊科的医生,快速的推开众人,急诊科主任张冶大声道:“快抢救病人。”

    几为医生快速的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听是急诊科主任张冶的声音,他没抬头,立刻大声道:“给我心脏除颤器,快。”

    张冶认识欧阳志远,当年给老将军治病的时候,张冶向欧阳志远多次请教过手术上的难题。

    张冶一听是欧阳志远的声音,顿时大喜道:“欧阳县长,你在这里,快,给欧阳县长心脏除颤器。”

    两名护士快速的取出心脏除颤器,接通电源,递给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接过心脏除颤器,就按在了关诗琳的胸前。

    “噗!”

    一声闷响。

    “咳咳咳!”

    关诗琳的身体猛然的动了一下,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连吐了几口污水,睁开眼来。

    一张年轻、极其阳光,布满晶莹剔透汗水的笑脸,出现在关诗琳的面前。

    “好了,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欧阳志远小声道。

    关诗琳知道,肯定是对方救了自己。她微微的动了动嘴唇:“谢……谢……。”

    欧阳志远眨了一下眼睛笑道:“不用谢。”

    他转过身来,看着张冶道:““张主任,以后就看你的了。”

    张冶大声道:“快把病人抬到救护车上。”

    几位医生把关诗琳抬到了救护车上,继续治疗。

    “呵呵,欧阳县长,您怎么在这里?”

    张冶很尊敬欧阳志远,原来一直喊欧阳志远为老师,但张冶的年龄要比欧阳志远大上十岁,欧阳志远就不让他称呼自己,后来张冶就称呼欧阳志远的官称。

    欧阳志远道:“我来视察巨山湖的大堤,看到有人落水,就救了上来,张冶,救人要紧,你先去忙吧。”

    张冶点头道:“好的,欧阳县长,回头我请您喝酒。”

    张冶说完,快速的上了救护车。救护车同时把那个已经死亡的司机,也抬上了救护车,拉走了。

    佐风帆一看关诗琳被就醒了,他立刻也跟了过去。

    张士亚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走了过来,伸出手道:“谢谢欧阳县长,感谢您救了我们的人员。”

    欧阳志远握住了张士亚的手道:“不要客气,您是?”

    张士亚着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欧阳志远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中国南水北调工程项目部环境监察一室主任:张士亚主任。”

    欧阳志远连忙道:“张主任,您好。”

    张士亚道:“欧阳县长,我要去龙海医院,回来再感谢你。”

    张士亚说完话,快速的走向大堤,坐进奥迪车,疾驰而去。

    欧阳志远看着手中的名片,心道,好快呀,南水北调项目启动了?

    几个记者立刻围住了欧阳志远,开始拍照采访。

    “请问你真的是运河县的县长吗?你救人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问,水下有几个巨大的漩涡,是什么支持你,让你有这么大的勇气,跳进水里的?”

    “请问,你这么年轻,竟然当上了县长,你背后有什么背景吗?你父亲是不是政府官员?你是不是官二代?”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记者问的问题,有点变态。这家伙是什么狗屁记者?这不是欠扁吗?

    欧阳志远一边走,一边回答记者们的问题。

    就要上到大堤的时候,那个变态的记者又问了一个让欧阳志远暴走的问题。

    “请问一下,落水者要是个男的,你会用人工呼吸救他吗?你对关小姐实行人工呼吸的时候,你脑子里有什么想法吗……”

    “啪!”

    欧阳志远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沉声道:“我现在就有一个想法,就是揍死你个王八蛋,中国的媒体,都让你这种人玷污了。”

    老子拼命救人,却让这个变态的王八蛋在这里乱问一气,这不是侮辱自己吗?老子在救人,能有什么想法?这***真会问。

    郭明一看欧阳志远把一个记者打了一巴掌,顿时吓了一跳。我的天哪,这不是找事吗?记者也能打?

    那个记者被欧阳志远打得一愣,脸色立刻变得极其阴沉,他阴森森的道:“你身为县长,竟敢打人,我明天要把你打人的事,刊登在报纸上。”

    “滚!我不想看到你,你再乱说,老子把你扔下去。”

    欧阳志远一把扯住他的衣服领子,作势就要把他扔进湖里。

    这家伙吓得脸色煞白,腿都软了。

    那几个记者,连忙求情,欧阳志远才狠狠地推了他一下。

    记者们还想再问,欧阳志远大声道:“我要换衣服了,大家去忙正事吧,以后的问题,我拒绝回答。”

    那几个记者一看已经问不出来什么了,立刻坐车,赶往龙海医院。

    欧阳志远在越野车里换好衣服,看着从那个变态记者身上顺手摸过来的一张名片。

    星海晚报记者——卜诗人。

    我靠,还有叫这个名字的,卜诗人,真的不是人。星海晚报,是一个专门刊登影星**的小报,这个卜诗人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欧阳志远走出车来,郭明小声道:“欧阳县长,你打了那个记者,他不会报复你吧?会不会在报纸上攻击你?”

    欧阳志远笑道:“那人就是一个小报的变态记者,他不敢乱说的。”

    欧阳志远说着话,走向被奥迪车撞断的几根防洪柱子前。

    他心里很是纳闷,这么粗的钢筋水泥柱子,怎么会被撞断?即使撞断,水泥柱子也不会断为两截呀?里面应该还有钢筋吧。

    欧阳志远走到断了的水泥柱子前,仔细一看,顿时大吃一惊,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