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围攻农业局

    第十三章围攻农业局

    欧阳志远的讲话不用多,他主要让巨山湖水库的水坝、泉上、莲花三个乡,春江水库下面的春水乡,这几个乡的乡长,在台上回报他们怎样准备抗洪抢险?现在采取了什么预防措施和以后的打算。

    这四个乡的乡长都在台上发了言。

    水坝乡的乡长赵宗彪发言的时候,欧阳志远看了一眼王广忠和县组织部长孟凡贵。

    赵宗彪能担任水坝乡的乡长,肯定是这两个人的杰作。

    嘿嘿,一个贪污犯,能担任水坝乡的乡长?狗改不了吃屎,赵宗彪在水坝乡,肯定有不干净的地方,自己有机会要查一查。

    会议进行到尾声的时候,欧阳志远看到了农业局长石国虎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样子很着急的。农业局肯定出了什么事。

    秘书郭明走了过来,在欧阳志远的耳边急促的道:“欧阳县长,农机厂的工人罢工了,他们在围攻农业局。”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农业局果然出了事。

    会议结束后,欧阳志远立刻开着开着越野,冲向农业局。

    自己主管农业局,如果农业局出了事,自己可要担当责任。农机厂的事可真多呀,刚刚倒塌了老平房,现在他们竟然冲击农业局?工人罢工?半年没开工资了?这季光宝是干什么吃的?不行的话,就换人。

    车子刚到农业局,欧阳志远就看到几百名工人们,正围着农业局,大吵大闹,现场很多警察在维护秩序。

    农业局长石国虎的脸色变得一片铁青,金桥派出所所长吴福友一脸冷笑的站在石国虎身旁,手里竟然拎着手枪,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石国虎看着愤怒的二百多名工人,大声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敢冲击国家机关,这是要犯法的,要判刑的。”

    一个愤怒的工人道:“石局长,反正我们都要饿死了,你说我们想要干什么?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工资,我们要房子。”

    “半年不开工资,你们当官的良心,都让狗吃了,你们天天有酒有肉的吃着喝着,还顾我们工人的死活吗?”

    “我们要工资,我们要活下去,我们的孩子要上学,我们家里有声明的老人。”

    “农业局要是不问事,我们就到县政府去告,半年不开工资,新房子又不分给我们工人,这是不让我们活呀,工友们,他们不让我们活,我们也不让他们好过,冲呀。”

    贰佰多名愤怒的工人,嗷嗷叫着冲向石国虎他们。

    金桥派出所所长吴福友一声冷笑,咔嚓一下顶上了子弹,对着天空就是一枪。

    “嘭!”

    沉闷的枪声让这些愤怒的工人一呆,但这也惹起了人们的狂暴性格。

    工人们被这一声枪响激怒了,他们嗷嗷叫着再次冲了过来,几名警察根本拦不住暴怒的工人们,他们被压抑的太久了。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副局长侯万生一看暴怒的人群,冲了过来,吓得他脸色煞白,就知道不好,首先撒腿就跑。副局长嘉熙雨拉住局长石国虎道:“局长,快走。”

    派出所所长吴福友一看场面失去了控制,他也被吓得脸色苍白,他又不敢开枪,跟在石国虎后面就向楼上跑。

    但石国虎和嘉熙雨跑的太慌,扑通一下,摔倒在大楼前的台阶上。

    后面的工人,转眼冲了过来,这些人有点失去了理智,这也是他们受的苦难太多,几个人挥起拳头,打向石国虎。

    欧阳志远看到了这一幕,心里很是着急。人在愤怒中,往往会失去了理智,石国虎可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他根本不经打,这要是出了人命,自己肯定也脱不了干系。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住手!”

    欧阳志远这一声暴喝,用上了内力,简直就是霹雳一般,在众人的头上炸开,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

    那几个想暴打石国虎的工人,顿时一愣。欧阳志远早就冲了过来,一把拉起石国虎和嘉熙雨挡在那些人前面。

    “你是谁?为什么阻拦我们?”

    一个工人看着欧阳志远,大声的责问道。

    欧阳志远大声道:“我叫欧阳志远,是新来的主管农业的副县长,你们有什么事,可以向我反映,我帮你们解决。”

    一位工人情绪激动的大声道:“什么狗屁县长,你们都是官官相护,我们半年都没开过工资了,你们有吃有喝,你们会问我们工人的死活吗?盖了新楼,都让你们当官的住了,你到农机厂老平房看看,我们工人住的是什么样的房子?又潮又黑,一下雨,里外都漏雨,已经是几十年的危房了,你们问过吗?你们简直就不是人,反正老子也不想好了,今天老子就豁出去了,一定要找到一个能说话的当官的,我要当面责问他。”

    另一位工人情绪更是激动,而且泪流满面,大声道:“半年不给钱,我的母亲没钱看病,在上个月,死在家里,我的孩子没钱交学费,已经辍学在家,天天到街上捡垃圾,你说,这些当官的,还有人性吗?

    一位面黄肌瘦的中年妇女,流着泪,扑通一声,跪在了欧阳志远面前,放声大哭道:“求求你们,发给我们一个月的工资吧,我们实在揭不开锅了,我的孩子都营养不良,都在生病,可我没有钱给他们看呀。”

    欧阳志远的心脏强烈的收缩着,他连忙扶起来这位中年妇女,大声道:“工人师傅们,我叫欧阳志远,是新来的主管农业的副县长,你们反应的问题,我保证三天之内给你们解决,请大家都不要冲动。”

    一个工人大声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你又凭什么让我们相信?”

    后面地郭明大声道:“同志们,欧阳县长在傅山县刚调过来,傅山县那么贫穷,他都能带领整个县的农民们脱贫致富,一个农机厂的事情,难道会解决不了吗?你们放心,欧阳县长说话是算数的。”

    “什么?您就是那个带领傅山县农民致富的欧阳县长?”

    这些工人中,有很多人在电视里看到过新闻。

    “欧阳县长?您不是在傅山县建设新工业园吗?择那么调到运河县了?”

    一个亲戚在傅山县城的工人大声问道。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昨天刚调过来,同志们,咱们都不要冲动,冲动解决不了问题,有问题,直接向我反应,我保证三天内给你们解决。”

    那个刚才向欧阳志远下跪的中年妇女立刻道:“欧阳县长,我俩个孩子都在家里躺着,由于营养不良,都生病了,可是,我没有钱,我求求你,能让医院先给我孩子看病吗?等我有钱了,我再还给医院。”

    欧阳志远道:“好,这个问题,我当场给你解决,我让医院出救护车,先给你两个孩子看病。”

    欧阳志远说完,拿出了电话,按下了免提,拨通了院长陈朝海的电话。

    “陈院长,我是欧阳志远,请你立刻派来救护车,到农机厂老宿舍,来接两个生病的孩子,费用我回来去交。”

    电话里立刻传来了院长陈朝海的声音:“好的,欧阳县长,你让病人的家人说清楚地址,我们的救护车,立刻就到。”

    欧阳志远把电话放倒那位中年妇女嘴边道:“你家住在什么地方,说给县医院院长听,他们的车立刻就到。”

    那位中年妇女留着泪,连忙道:“我叫蒋玉枝,家住农机厂平房第二排宿舍,三号院。”

    院长陈朝海道:“好的,我闷得救护车立刻就出发,请你的家人在家里等候。”

    欧阳志远道:“谢谢你,陈院长。”

    欧阳志远关上电话,拿出二百块钱道:“将大姐,这是贰佰块钱,你先拿着给孩子买点吃的,三天之内,我给你们解决工资。”

    将玉枝接过钱,立刻再次扑通一下,跪在了欧阳志远面前,顿时失声痛哭,说不出话来。

    欧阳志远道:“郭明,用我的桑塔纳,把将大姐送回家,让她陪孩子上医院。”

    郭明连忙道:“好的,欧阳县长。”

    郭明扶着将玉枝走向那辆桑塔纳。

    那些工人看到这位欧阳县长现场这样处理问题,一下子把欧阳志远围了起来,纷纷的向欧阳志远反映问题。

    工人们反应的问题,主要就是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半年没有开工资了,第二个就是新建的宿舍楼,存在分配不公得出问题。

    欧阳志远看着大家道:“工友师傅们,我主管农业,你们属于农业局,我就是你们的直接领导,你们的问题,我会亲自给你们解决,请大家放心,工友们,都回去上班吧。”

    那些工人们看着欧阳志远,还有点迟疑。

    欧阳志远道:“我保证三天之内,给你们处理好问题,请大家放心。”

    一个工人站出来道:“好,欧阳县长,我们就相信你一次,三天后,如果还解决不了我们的工资,还有住房问题,我们就去县政府。”

    欧阳志远道:“请大家相信我。”

    那个工人道:“好,大伙都散了吧。”

    几百名工人,开始慢慢的散去。

    欧阳志远转过身来,看着石国虎道:“石局长,到办公室里来一下。”

    石国虎看到几百名工人终于退走,他连忙擦去脸上的冷汗,看着欧阳志远道:“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来到石国虎的办公室,欧阳志远坐在办工桌边上的椅子上道:“石局长,你把农机厂楼房分配名单拿给我。”

    这时候,石国虎的心神已经恢复过来。欧阳志远要看楼房分配表,不知道季光宝是怎样安排的,自己是有一份楼房分配名单,但不能给欧阳志远看。

    石国虎忙道:“欧阳县长,农机厂宿舍分配方案,季光宝那里有最终的分配名单。”

    欧阳志远一皱眉头道:“你这里没有?”

    石国虎道:“季光宝说送来,但到现在还没有送来,我给他打电话,让他亲自送过来。”

    欧阳志远知道,石国虎在撒谎,农机厂宿舍分配名单,季光宝肯定要上报给农业局的。石国虎是不想给自己看,嘿嘿,你不想给我看,就说明里面更有问题。

    欧阳志远道:“不要了,你把你们农业局的财务科长叫来。”

    石国虎一时间不知道欧阳志远叫财务科长干什么,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办公室主任张小林道:“你去把李科长叫来。”

    张小林点头道:“好的,石局长。”

    张小林说着话走出石国虎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笑道:“还是我去吧,石局长在办公室里等一下。”

    石国虎刚想说什么,欧阳志远早已走出办公室。石国虎的脸色一变,他不知道欧阳志远要干什么,但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财务科就和石国虎的办公室,相隔三个门。张小林走进财务科,看着李明伟道:“李科长,欧阳县长找你。”

    李明伟一听新来的县长要找自己,吓了他一跳。心道,欧阳县长找我干什么?

    李明伟刚想问张小林,欧阳县长为什么要来找自己,张小林道:“李科长,欧阳县长不论问你什么事情,你都不要乱说,如果拿捏不准怎么回答,你就说不知道,知道吗?”

    李明伟看着张小林道:“这些事,不要你教,我知道怎么做。”

    李明伟的话音刚落,他就看到一位年轻人推门进来了。

    张小林一愣,随后连忙介绍道:“李科长,这位就是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笑道:“李科长你好,我是欧阳志远,我想看看农机厂这两年的农机补助款的发表,你拿给我。”

    张小林一听欧阳志远要看农机厂地农机补助表,不由得吓了一跳。农机补助款是国家为了农民能买的起农具,而采取的一种补贴,这种补贴分为两种,一种是把补贴款直接补贴给生产农机的工厂,让工厂直接把农机的价格,降下来。另一种是,当农民把农机买回来后,拿着发票,到农机局报销一部分。

    运河县没有设立农机局,农机厂直接归农业局管理,欧阳志远要查的,就是第一种的补贴款。

    国家每年花费了大量的资金进行补贴,运河县是个农业大县,农机厂获得的国家补贴,肯定不少,但竟然半年发不出工资来,这让欧阳志远很是纳闷,再加上有人反映,季光宝用这项补贴盖了楼,而且有贪污的迹象。欧阳志远就是想知道,农机厂到底得到了多少款项的补贴。

    张小林的脸色狂变,欧阳志远就知道有鬼,而财务科科长李明伟的眼光却瞟向张小林。

    欧阳志远一晃身子,挡在了张小林的面前,不让李明伟的眼光看到张小林。

    欧阳志远的声音一冷,双眼如同刀锋一般死死的盯住李明伟,同时一股强大的官威压向李明伟,压的李明伟几乎透不过气来。

    李明伟被欧阳志远看的心里发毛,冷汗顺着后背,流了下来,他连忙道:“好……的,欧阳县长……我拿给你。”

    李明伟转过身,打开身后的文件柜,拿出来几叠表,递给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这是这几年内,农机厂领到的国家农机生产补偿资金的明细表。”

    欧阳志远接过来翻了翻,上面有石国虎、季光宝的签字。

    欧阳志远笑道:“这些我要仔细的看看。”

    李明伟连忙道:“好的,欧阳县长,您尽管看。”

    欧阳志远把明细表收起来,走了出去。后面的张小林,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李明伟,跟在欧阳志远身后,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拿到了农机厂生产农机补助资金的发放表,放进自己的公文包里,回到了石国虎的办公室。

    石国虎的心里正纳闷,欧阳志远找财务科长李明伟干吗?

    欧阳志远走了进来,看着石国虎道:“石局长,为什么农机厂半年没有开工资?”

    石国虎一听欧阳志远问起农机厂没有开工资的事,连忙道:“欧阳县长,现在,生产农机的钢铁原材料一直在涨价,但国家规定的农机价格,却一直没有变,都是亏本卖的,哪里有钱开工资?”

    欧阳志远一听这话,顿时冷笑起来道:“嘿嘿,石局长,原材料是在涨价,农机的价格虽然没变,但国家给农机厂的生产补贴,同样每年在增长,一台机器,国家补贴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省里的补贴是百分之十到二十,这样,一台农机,农机厂的成本只有百分之五十左右,按照这样算法,农机厂绝对挣钱,而且利润很高,嘿嘿,怎么会没有钱开工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