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打击报复

    第十二章打击报复

    康建生这样一说,很多人的胆子都大了起来,顿时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嘿嘿,什么分房子呀?纯粹就是季光宝个人在卖房子,谁暗中送的钱多,谁就能分到房子。”

    “所有当官的都分到了房子,我们老百姓有几个分到房子的?”

    “和季光宝关系好的,懂得溜须拍马的,都有房子住呀。”

    “我听说呀,不是我们农机厂的人,都分到了房子,你说,这是什么事?我们都没有分到房子,别的单位为什么能分到我们单位的房子?这不是拿我们的房子,来送人吗?”

    人们的情绪被点燃起来,很多人开始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康建生看着黄晓丽道:“黄县长,工人师傅们,反映的问题,都是实情,您可以调查一下。”

    黄晓丽道:“好的,康建生,这些事,我们一定能调查清楚,给工人师傅们一个圆满的答复。”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走出医院,黄晓丽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农机长属于你的管辖之内,调查农机厂宿舍分配的事情,还是由你去调查吧。”

    欧阳志远道:“好的,黄县长。”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走了过来道:“黄县长、欧阳县长,下午两点,在县委会议室召开防汛抗洪会议。”

    黄县长点头道:“好的,卫主任,我知道了。”

    卫建安道:“欧阳县长,您是分管领导,到时候,您要发言的。”

    欧阳志远点点头。

    众人回到县政府后,欧阳志远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仔细的看了运河县防洪的主要地方,那就是巨山湖大坝和春江水库以及春江的沿岸。

    春江是一条发源于北部山区的一条大河,河水常年不干,汹涌澎湃,北方几个省山区的泉水,大部分都汇集到春江,经过春江,流进巨山湖。

    天成集团承建的水电站,就在春江水库下方十里的一个山涧。

    巨山湖的防洪,就是巨山湖大提。欧阳志远已经多次开车经过那个地方了。明天自己就要去实地详细的考察。

    欧阳志远在电脑里,调出来前几年巨山湖的防汛抗洪措置,自习的研究起来。他一直看到下班的时间。

    十一点半,秘书郭明手里拿着一份发言稿,敲着门。

    “进来吧。”

    郭明走了进来道:“欧阳县长,下班的时间按到了,这是您下午的发言稿,我准备好了。”

    欧阳志远接过郭明的发言稿看着,郭明的发言稿写的很好,语言简练、层次分明,更重要的是,主题部分十分明确,主要写了,防洪抢险的十大措施和方法。

    “呵呵,郭秘书,写的不错。”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郭明脸色一红,神情露出一丝喜悦,笑道:“谢谢欧阳县长的表扬。”

    欧阳志远道:“郭秘书,午饭一般的都怎么吃?”

    郭明道:“大多数的领导,都到县政府食堂吃饭,欧阳县长,这是您的饭菜票,是县政府的补助,每个月一百元。”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好,咱就去县政府食堂吃饭。”

    县政府食堂,又干净又宽敞明亮,饭菜很好,并不亚于街上的饭店。所有的县领导都有饭菜票补助,而且饭菜的经费,都是政府补贴。

    这里的一份小炒辣子鸡,竟然只要一元,就连成本都不够。

    食堂里的人很多,下面几大局的很多局长、书记,都到这里吃午饭。他们来吃饭的目的,并不是只是吃饭,而是来交流感情,希望能和县政府的领导说上一句话。

    欧阳志远来到食堂的时候,郭明已经把饭菜打来了。

    欧阳志远竟然将看到县委书记王广忠也在这里吃饭。但王广忠身边,竟然没有几个人,只有他的秘书冯济远和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陪着他吃饭。

    而每位副县长,都有自己的固定位置,都在自己分管的各大部门饭桌上吃饭。

    欧阳志远看到了自己分管的几位局长,就在左边的一张饭桌上,正在边吃边谈。

    农业局长石国虎不在,防洪抗旱办公室主任梁启山、水利局长宋毅、林业局长徐玉水、畜牧局长张成虎、渔业局站长肖永军都在。

    几个人一看欧阳志远来了,都连忙站起来打招呼。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不错,这种吃饭很特别,都坐下吧。”

    众人都笑着坐好。

    几个人的饭菜,都放在了桌子的中间,众人可以随便吃。中午不许喝酒,众人只是吃饭。

    欧阳志远笑道:“要是有杯酒,该多好呀。”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大家都笑了,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这些机关的局长,都是酒精考验的领导,每个人的酒量,都是海量,欧阳志远这一提起酒,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意。

    防洪抗旱办公室主任梁启山笑道:“我听说欧阳县长的酒量极好,号称千杯不醉,上次在傅山县,竟然把陈县长带领的考察队,全部灌趴下,都住了几天医院,呵呵,厉害呀。”

    众人一听,都笑了,他们都听说这件事了,但当时,欧阳县长还没有来运河县工作。

    欧阳志远笑道:“那是陈县长带领人去考察傅山县的旅游,他们几个人想灌我,呵呵,结果他们全部趴下了。”

    水利局长宋毅道:“欧阳县长开发的崮山风景区,真不错,我前几天去过一次,那景色漂亮极了,让人流连忘返,简直就是仙境。”

    林业局长徐玉水笑道:“再好的景色,那是人家傅山县的,可惜呀,咱们这里没有那么美的景色,眼馋呀。五一期间,崮山风景区一天的营业额竟然好几千万,欧阳县长,您刚把崮山风景区建设好,竟然调了过来,真是可惜呀,您的功劳都让给人家了。”

    欧阳志远笑道:“谁让咱是**员?什么功劳不功劳的,只要傅山县的老百姓收入提高了,能脱贫致富了,我就心满意足了。”

    水利局长宋毅道:“咱们运河县虽然没有景色美丽的地方,但咱们有全国闻名的水乡古城……运河古城,可惜的是,没有人开发。如果运河古城开发成功,咱们运河县的旅游收入,也不一定次于傅山县。”

    渔业局站长肖永军道:“嘿嘿,又不是没有投资商来过?你闻闻这里的空气,污浊刺鼻,充满着一种让人头痛的臭鸡蛋味,谁敢来运河县开发旅游?人家来了,保证不再来第二次。”

    欧阳志远看了看远处正在吃饭、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张茂盛,还有主管环保的副县长将安山。

    是呀,运河县的污染太严重了。

    可是,县委书记王广忠暗中纵容默许,没有任何人敢提出来运河县空气污染的问题。王广忠要的是工业产值和政绩,只要运河县的工业产值能在龙海保持第一,别的事,他根本不管。

    欧阳志远笑道:“环保和旅游都不属于咱们管,呵呵,下午就召开防洪工作会议,梁主任准备好材料,吃完饭,送到我办公室里。”

    梁启山笑道:“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又看着渔业局站长肖永军道:“肖局长,巨山湖的水位上涨,很有可能影响你们养殖业,你要做好准备措施,等会,把材料给我,我要看看。”

    肖永军忙道:“好的,欧阳县长。”

    农机厂厂长季光宝接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医院里,康建生在县长黄晓丽面前,告了自己一状,状告自己在分配楼房中,贪污受贿,这让他十分恼怒。

    康建生,你吃着厂子里的,用的厂里的,竟然在黄县长面前说老子的坏话,嘿嘿,你***不是找死吗?你等着,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康建生给劳资科科长龚守军打电话。

    “龚科长,康建生原来在收料处工作是吗?”

    劳资科科长龚守军一听是厂长季光宝打来的电话,连忙道:“是的,季厂长。”

    季光宝冷声道:“等他出院后,让他去烧锅炉,对了她的老婆赵敏干质检员吧?”

    龚守军道:“好的,季厂长,她的老婆做质检工作。”

    季光宝狠狠地道:“下午就让他老婆到刷漆车间报道,嘿嘿……。”

    龚守军连忙道:“好的。”

    刷漆车间是农机厂最累最脏的活,油漆味能把人呛死,而且有毒。嘿嘿,康建生,我让你乱说,嘿嘿,等你出院,老子饶不了你。

    季光宝又拨通了保卫科长阎立本的电话。

    “阎立本,你查一查康建生在当收料员的时候,收过人的东西没有?吃过送料人的饭没有?”

    季光宝冷笑着道。

    阎立本是季光宝的小舅子,担任农机厂的保卫科科长,他也听到了康建生在黄县长面前告了自己姐夫一状,如果不是康建生的腿断了在住院,他早就派人把康建生抓起来狠狠地教训一顿了,现在一听姐夫让自己去查康建生,顿时大喜道:“好的姐夫,我立刻去查,嘿嘿,这个***找死,就是没有什么事,我也能查出来什么事。”

    季光宝道:“好,你和金桥派出所的吴所长一块去办这件事。”

    金桥派出所所长吴福友和季光宝是仁兄弟,他正好负责这一片区域的治安工作,平时,经常和季光宝一起喝酒打麻将。

    “好的姐夫,我下午就去办。”

    阎立本恶狠狠地道。

    季光宝放下电话,看到行政科长张兴来正要敲门。

    “进来吧。”

    季光宝沉声道。

    张兴来恭恭敬敬的道:“季厂长,我来了。”

    季光宝看着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张兴来道:“要是上面来查住房分配,你知道怎么回答吗?”

    张兴来道:“知道,季厂长,我一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

    季光宝笑道:“好,不要有什么漏洞。”

    张兴来笑道:“本来就没有什么漏洞,都是按照正常手续分的房子,嘿嘿,能有什么漏洞?有漏洞的话,就是那四十套房子,哈哈,如果黄晓丽和欧阳志远敢查那四十套房子,他就是和整个运河县体制内的官员为敌,嘿嘿……。”

    季光宝狞笑道:“那他就是找死,他的副县长也干不长。”

    两人互相看着,禁不住狂笑起来。

    下午两点,运河县抗洪抢险工作会议,在县委会议室里正式召开,参加会议的是全县各个部门的主管领导和各个乡镇的乡长镇长。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主持会议。

    会议首先由县委书记王广忠讲话。

    王广忠的秘书冯济远把话筒给王广忠摆好。王广忠威严似得看了一眼所有的官员。他的眼光,如同刀锋一般划过所有人的心神,让人们的心里一颤。

    王广忠的眼光告诉了所有的人,包括黄晓丽和欧阳志远,我王广忠,还是运河县的老大,运河县,还是我说了算。

    王广忠的讲话很有力度,而且极其的简洁,根本不用发言稿。

    “同志们,大家都看到了,今年的雨季来的很早,雨势凶猛,而且密度极大,一个月内,竟然连降九场大雨,这在往年是不多见的,所以,今年的抗洪防汛任务非常严峻。今天早晨,在暴雨中,直属于林业局的农机厂,他们的宿舍出现了倒塌现象,砸伤了十几名工人,这在过去是没有出现过的,因此,我们要加强认识,不能麻痹大意。去年的雨季,巨山湖水坝乡的大提,出现决口,致使几万亩水稻受灾,颗粒无收,水坝乡的乡长朱文杰负有直接领导责任,被撤职。今年的抗洪防汛工作,还是要和各个乡镇的一把手,直接签订责任状,不论哪个部门出现了事故,那个主管责任人,直接撤职查办,追究刑事责任,该判刑的,决不手软。因此,每位领导都要做好抗大洪防大汛的准备,储备好抗洪物资,演练转移群众的应急行动。特别是巨山湖边上的水坝、泉上、莲花三个乡,春江水库下面的春水乡,都要最好准备。哪里一旦出现险情,书记和乡长,必须到场,站在第一线,组织抗洪抢险,如果有人怕死,胆敢临阵逃脱,发现一个,撤职一个,决不手软。我的话讲完了。”

    王广忠的话音一落,下面的掌声热烈的响起来。

    欧阳志远很佩服王广忠的讲话,不愧为县委书记呀。

    王广忠讲的这一段话,语言犀利,重点突出,简短而有力,把抗洪的严峻性和出现事故的后果,直接摆在了大家的面前,更把直接领导人的责任,分的一清二楚,让领导带头抗洪抢险,而且必须带头,否则,直接拿下。

    第二个讲话的是县长黄晓丽。

    黄晓丽的讲话,很简单:“同志们,运河县是龙海市农业产值最高的大县,农业在运河县占有重要的地位。而水稻在我们农业中,是最主导的粮食作物,而运河县的汛期,正是春稻灌浆收割和夏稻插秧的季节,所以,这个时期的抗洪防汛,是我们运河县最重要的事情,所有的工作,都要给抗洪防汛让路,具体的工作,由主管抗洪防汛的欧阳副县长讲讲吧。”

    黄晓丽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卫建安站起来道:“现在,请欧阳县长讲话。“

    欧阳志远看着大家道:“大家好,各位领导好,我叫欧阳志远,刚从傅山县调过来,担任运河县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我比较年轻,在工作中,经验肯定不足,以后,还要王书记、黄县长和各位领导帮助,我在这里谢谢大家了。”

    欧阳志远说完话,向下面鞠了一躬。

    县委书记王广忠笑道:“志远,谦虚了,你在傅山县取得的成绩,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你就不要谦虚了。”

    欧阳志远那几句话,让王广忠很高兴。

    欧阳志远道:“王书记,那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那是整个傅山县所有干部努力的结果,现在,我们运河县,也要团结在王书记的周围,打好抗洪防汛这一仗。”

    王广忠道:“志远说的好呀,我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力争今年的防汛,没有任何的事故发生。”

    下面的官员看着王书记和新来的副县长欧阳志远之间,是那样的融洽,心里都有点糊涂。

    嘿嘿,官场中没有永久的敌人,只有政治利益呀。

    王书记和欧阳志远的关系,真象表面上那样吗?欧阳志远在以前,可是把王书记的儿子王磊,送进了看守所,昨天,在阳泉大酒店,又打了王磊。听说,最后是王书记做了让步。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呀。谁不知道,王书记在运河县,说一不二,极其的强势,但在和欧阳志远的关系上,竟然在妥协,这让王广忠提拔起来的干部,很是纳闷。

    王书记是市长郭文画的人,而欧阳志远却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人,就是打死这些官员,他们都不会相信王书记会和欧阳志远那样融洽。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