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没有人性

    第九章没有人性

    胡同里很暗很深,欧阳志远的速度极快,瞬间就冲出了这条胡同。胡同的尽头,竟然是一片小树林,小树林里传来了女孩子的救命声。

    欧阳志远冲进小树林,昏暗的树林里,一个黑影在疯狂的撕扯着一个长发女孩子的衣服。

    那个女孩子,死命的挣扎着,护住自己的衣服。

    “你妈个逼的,老子要干死你,你不让老子干,老子就宰了你。”

    那个黑影,脸色极其的狰狞,一双血红的眼睛里透出肮脏的强烈**,他的手里,多出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刀子,一下子顶在了女孩子的咽喉出。

    “嘿嘿,死丫头,让老子好好的玩玩,你又不少什么,好好地听话,老子饶你一命,要不然,嘿嘿……”

    那黑影刀子一沉,一丝血迹在少女白皙的脖子上渗出。

    少女吓得脸色苍白,早已泪流满面。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小,我还在上学,我妈妈还在医院里住着,我还有一个小弟弟,求求你了,不要害我……。”

    少女流着泪,苦苦的哀求着。

    “嘿嘿,还小……,已经不小了,可以用了,再说,老子就喜欢玩小的,小的才够味、才紧呀……。”

    狰狞的男人狠狠的压在少女的身上,少女死命的挣扎着。

    那男人已经等不及了,使劲的撕扯着少女的衣服。

    “嘶……嘶……。”

    女孩子的衣服被死撕开,露出来白皙的娇躯。

    男人狞笑着,把手伸向女孩子的神秘之处。

    “哼,找死。”

    一声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这个男人吓了一跳,猛的站起身来,手里的刀子发出寒芒。他一看,昏暗的月光下,一个年轻的男人,正两眼喷火的盯着自己。

    “你***找死,竟然敢坏了老子的好事,老子宰了……”

    “嘭!”

    没等这个王八蛋说完,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这人嘴里传出来。

    “噗!”

    血水连同几颗牙齿,在这个王八蛋嘴里喷射出来。

    那人嗷嗷叫着从地上爬起来,手里的刀子寒芒一闪,对着欧阳志远的咽喉,狠狠地刺了过来。

    “老子宰了你!”

    欧阳志远一闪,躲过了刀子,一掌劈在了他的手臂上。

    “咔嚓!”

    一声骨头的碎裂声传来,那人的胳膊一下子耷拉下来。

    “啊!”

    那人嘴里发出一声哀嚎,一下子晕了过去

    欧阳志远脱下自己的西装,转过脸去道:“你快穿上。”

    那个女孩子已经从惊恐中清醒过来,接过衣服,快速的穿在身上,噗通一下子,跪在了欧阳志远面前。

    “呜呜……谢谢大哥救了我……谢谢您。”

    女孩子抽泣着,身体抖动的厉害。

    欧阳志远拨通了陈可剑的电话,把情况一说,陈可剑立刻带人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扶起小丫头道:“别害怕,警察马上就到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小丫头抬起脸来,竟然长得十分的漂亮清秀,一双大眼睛,还含着泪水。

    “我叫林小雅,在运河六中上学,我妈妈住院了,我刚从人民医院回来,就碰到了这个坏人,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上小学一年级。”

    林小雅流着泪道。

    欧阳志远拿出手帕给林小雅擦去泪水道:“你爸爸那?

    这一提起林小雅的爸爸,林小雅的眼里,立刻露出了恐惧,却带着愤怒的眼神。

    “我没有爸爸。”

    林小雅的表情,让欧阳志远下了一跳。

    这时候,远处传来警车的声音,几个警察冲了过来,带头的正是刑警副队长陈可剑。

    “欧阳县长,我们来了。”

    欧阳志远道:“那家伙身上有刀,企图伤害这个女孩子,被我碰到了。看看这人和那个连环杀人强和奸案有关吗?”

    两个警察发现了那个已经昏过去的罪犯,立刻把那人拷起来,押到了车上。

    林小雅一听警察喊自己的救命恩人欧阳县长,顿时大吃一惊,看着欧阳志远道:“您……您……是县长?”

    欧阳志远点点头。

    “噗通!”

    林小雅一下子跪在了欧阳志远面前,眼泪再次留了出来。

    “欧阳县长,求求您了,救救我妈妈吧……,我妈妈快死了,妈妈要是死了,我和弟弟都要成了孤儿了,求求你了……欧阳县长。”

    林小雅泪流满面的哭诉着。

    欧阳志远连忙把林小雅立起来道:“林小雅,快起来,有什么困难和我说,我给你解决。”

    林小雅哭泣着道:“欧阳县长,我妈妈得了重病,我们花光了家里的钱,医院已经给停针了,明天再不交钱,医院就要把我妈妈撵出来,呜呜呜。”

    欧阳志远道:“林小雅,你说清楚,你妈妈在那里住院?叫什么名字?在那个科室?”

    林小雅哭泣着道:“呜呜……,我妈妈在县人民医院住院,叫宋桂兰,住在胸外科,

    我妈妈要死了。“

    欧阳志远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主管文卫教的陈嘉禾的电话。

    “嘉禾,人民医院胸外科有个叫宋桂兰的女病人,住院费可能没有交,你先让医院不要断了她的治疗,继续用药,我明天把钱给交上。”

    陈嘉禾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笑道:“志远,好的,我立刻联系医院,你这家伙,现在几点了,还不睡觉。”

    欧阳志远笑道:“麻烦你了,嘉禾,谢谢。”

    陈嘉禾笑道:“打住,打住,咱是什么关系?那个病人的事,你放心就好了。”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看着林小雅道:“林小雅,你放心,你妈妈不会停药了,更不会被撵出来。”

    林小雅听到了欧阳志远刚才在打电话,说他要替妈妈交住院费,她的内心很是感动,人家可是县长呀。林小雅知道,妈妈不会被医院撵出来了,她激动地不得了,高兴极了。

    “谢谢您,欧阳县长。”

    林小雅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

    欧阳志远道:“林小雅,不要客气。”

    由于天太晚了,陈可剑在现场给林小雅录了口供,留下了联系地址后,

    把犯罪嫌疑人押走了。

    欧阳志远道:“林小雅,我送你回去吧。”

    林小雅点点头道:“谢谢您,欧阳县长。”

    两人穿过胡同,上了越野车。欧阳志远看了一眼林小雅道:“林小雅,你上高几了?”

    林小雅道:“我在上高三。”

    欧阳志远一听道:“你上高三?马上就要高考了,学习成绩怎么样?”

    林小雅脸上立刻露出了骄傲的神情道:“欧阳县长,我在高三级部第一名。”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笑道:“厉害呀,林小雅,第一名,燕京大学肯定没问题吧,你的成绩和我妹妹的成绩一样好。“

    林小雅道:“欧阳县长,您妹妹?您妹妹叫什么名字?在哪里上学?”

    欧阳志远道:“在龙海三中,叫欧阳娜。”

    林小雅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神情道:“欧阳娜?欧阳县长,欧阳娜是您的妹妹?”

    欧阳志远看着林小雅道:“你认识娜娜?”

    林小雅道:“我认识欧阳娜,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呢,市里每一年两次的三科联赛,我们都要参加,所以呀,我们认识。”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呵呵,想不到你竟然是娜娜的好朋友,太巧了。”

    林小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意。

    欧阳志远笑道:“你是娜娜的朋友,以后就叫我欧阳大哥吧,别叫我欧阳雪县长。”

    林小雅点点头道:“好的,欧阳……大哥。”

    到了林小雅家的时候,林小雅去开门。

    他们家住在一座小院子里,一间平房。小丫头竟然把自己的弟弟锁在了家里。

    房门一看,一个机灵的小男孩跑了出来,一双忽闪漆黑的大眼睛,带着一点惊喜。但小男孩很瘦,脸色有点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姐姐,你怎么才来,我的作业都写完了,饿死我了。”

    小男孩子一边大声道,一边看着欧阳志远,脸上露出一丝羞涩。

    林小雅道:“林军,姐姐这就去做饭。”

    林小雅走进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像样家具,只有一张桌子。但房间收拾的很干净。

    欧阳志远看着空荡荡的一间瓦房,心里一阵心酸。这家也太穷了。

    林军看着欧阳志远,有点怯怯的,小声道:“你是谁呀?你认识我姐姐吗?”

    欧阳志远看着看脸色有点营养不良,脸色发黄的林军,轻声道:“你叫我欧阳大哥就可以了,你的名字叫林军?”

    林军机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道:“我叫林军,欧阳哥哥,你看到我妈妈了吗?”

    欧阳志远道:“我没去医院,没看到你妈妈。”

    林军的眼里,露出失望的表情。

    欧阳志远拉过林军的小手道:“林军,明天你不是要上学吗?中午我来接你去看妈妈好吗?”

    林军那双漆黑的眼睛一亮,小家伙兴奋的道:“欧阳哥哥,我在红旗小学上学,你明天来接我,去看妈妈。”

    欧阳志远微笑着点点头。

    林小雅在帘子后面换好了衣服,把欧阳志远的西装拿出来,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你,欧阳大哥,您的衣服。”

    欧阳志远穿上衣服,看看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林小雅端出来饭菜,欧阳志远一看,鼻子不由得一酸。

    一样咸菜,两碗稀饭,两个馒头。

    两个孩子竟然只吃咸菜馒头,怪不得小林军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样子。

    欧阳志远从衣服里拿出五百块钱,放到了小雅的手里道:“林小雅,这里有五百块钱,你拿着给你弟弟和妈妈,买点营养品,林军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林小雅连忙推辞道:“欧阳大哥,不行,我怎么能要您的钱?绝对不行?”

    欧阳志远道:“林小雅,你看看林军的脸色,面黄肌瘦,明显的营养不良,你妈妈住院,肯定需要增加营养,这钱是给你弟弟和妈妈的。”

    林小雅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她的眼泪下来了。

    欧阳志远道:“我明天给你们街道居委会打着招呼,看看能不能要点补助,明天上午放学,

    我来接林军去看你妈妈。“

    林小雅流着泪道:“谢谢欧阳大哥。”

    “那好,我走了,你和你弟弟也该睡觉了。”

    欧阳志远刚想走了几步,大门被推开了,一个步态踉跄、满身酒气、胡子邋遢的男人走了进来,下了欧阳志远一跳。

    这人是谁?怎么半夜还串门?

    林军一看来人,脸色吓得蜡黄,出溜一下子躲到了姐姐的背后。

    林小雅也是脸色一变。

    那个醉汉一下子来到欧阳志远面前,喷着酒气,斜着醉眼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家?”

    欧阳志远一愣,在你家?这人是谁?

    这个醉汉一看欧阳志远没有理会自己,顿时破口大骂道:“你……***……是谁?再……不说话,老子……废了你。”

    欧阳志远最不喜欢骂人,也不喜欢被人骂,他的脸色一寒,冷冷的道:“你是谁?”

    醉汉一看欧阳志远不回答自己,反而问自己的是谁,不由得勃然大怒,转脸就想找东西打欧阳志远。他一转脸,一下子看到了林小雅手中的那五百块钱。

    这个醉汉眼睛一亮,骤然猛一转身,一下把林小雅手中的五百块钱,抢在手里,嘴里哈哈大笑道:“钱……哈哈……钱……。”

    林小雅一看手中的钱一下子被对方抢去,脸色一变,立刻冲了上去,大声道:“这钱你不能拿,这是欧阳大哥给妈妈弟弟买营养品的。”

    那个醉汉两眼一瞪,伸手就是一掌,打在了林小雅的脸上。

    林小雅的脸上顿时出现一个青紫的手掌印。

    林小雅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那个醉汉拿着钱,快速的向外走去,嘴里道:“老子要去把钱赢回来。”

    这个人不光是酒鬼,还是一个赌鬼。

    林军的小脸气的透红,猛然冲了过去,一下子死死地抱住了醉汉的大腿,哇哇的哭喊道:“这钱是欧阳哥哥给妈妈治病买营养品的,你不能拿去赌博,妈妈再不增加营养,妈妈会死的……。”

    林军的小脸上,满是泪水。

    那个醉汉两眼一瞪,破口大骂道:“滚你妈个逼的,那个臭女人子死了正好,省着他在老子面前唠叨。”

    “嘭!”

    醉汉一脚把林军踹到了一边,向外走去。

    “小军!”

    林小雅冲了过来,一下把弟弟抱在怀里,痛哭不已。

    欧阳志远一步拦在那个醉汉面前,两眼如同刀锋一般盯着这个醉汉,冷冷地道:“你是谁?”

    那个醉汉斜着眼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老子是谁?老子是这里的主人,老子要问你是谁?为什么要跑到老子的家里来?”

    欧阳志远要不是怀疑这家伙的身份,早就一脚踹过去了。林小雅说他没有父亲,但从这个男人的种种表现,他很有可能是林小雅的父亲。

    这是一个典型的酒鬼和赌鬼,肯定是喝光了、赌光了家中的一切。现在这家伙,竟然要把自己给林小雅的五百块钱抢走去赌,这还是人吗?刚才还说林小雅的妈妈,死了正好,这人真不是东西。

    欧阳志远看着林小雅道:“小雅,这人是你的父亲?”

    林小雅一听欧阳志远这样问,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流了下来,她的脸色苍白,神情激动的大声喊道:“他不是我父亲,我父亲早就死了。”

    那个醉汉一听林小雅这样说,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狰狞,咆哮着道:“你个臭女人,和那个老臭女人一样下贱,竟然敢咒老子死,老子打死你。”

    这男人嗷嗷叫着冲向林小雅。

    这个醉汉,果然是林小雅的父亲。

    被林小雅抱在怀里的林军,他的眼里,顿时露出了恐惧的神情。看样子,他父亲经常殴打林军,才让林军这样害怕。

    这人冲到林小雅的面前,抡起手掌,打向林小雅。

    猛然,被林小雅抱在怀里的林军,发出一声尖利的大叫,张开双手,一下子护住了姐姐,大声道:“别打我姐姐。”

    那个醉汉一楞,看着林军两眼喷出来的怒火,似乎迟疑了一下,但巨大的手掌,打向了林军的小脸。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