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安装监控

    第八章安装监控

    石墨兰一看欧阳志远一巴掌把王磊打飞,顿时吓了一跳。

    她知道王磊的老爹是县委书记王广忠,欧阳志远竟然敢殴打王磊,今天的事闹大了。

    但人家欧阳县长是为了我石墨兰,这个人情,自己记下了。

    房间内的汪一泓不认识欧阳志远,这家伙本身也是个极其嚣张的家伙,他一看王磊被人打倒了,立刻抓起一张椅子,嗷嗷叫着冲了出来。

    “你妈个逼的,敢打人,也不看看你打的是谁?”

    汪一泓狞笑着,手中的椅子,发出尖利的怪啸,砸向欧阳志远的面门。

    “欧阳县长,小心!”

    石墨兰一看汪一泓抡起椅子,砸向欧阳志远,她立刻大声提醒。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冲出来的家伙,更是凶狠嚣张,抡起椅子就砸自己。欧阳志远一脚就踹在砸来的椅子上。

    “嘭!

    一声闷响,整张椅子被欧阳志远一脚踹的粉碎,四分五裂。椅子后面的汪一泓被强大的惯性带出三米开外,砸向梅花厅里面的桌子。

    “嘭!“

    梅花大厅里的桌子,被汪一泓的身子砸的粉碎,菜汁、盘子、碗筷四处飞溅横飞。

    坐在桌子后面的赵宗彪猛然站了起来。

    欧阳志远看到了赵宗彪那双如同毒蛇一般的诡异眼睛,正怨毒的瞪着自己。

    赵宗彪!

    欧阳志远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能看到赵丰年的儿子赵宗彪。

    难道这一切,都是赵宗彪在暗中捣鬼?

    王磊嗷嗷叫着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抓起了一张椅子腿,咆哮着冲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蔑视的看着王磊,不屑的道:“真是脓包一个。”

    “我宰了你个王八蛋。”

    王磊抡起椅子腿,砸向欧阳志远。欧阳志远一闪,让过王磊,但旁边的卫小山一看机会来了,拿起一个酒瓶子,狠狠的砸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又是一脚,把卫小山踹出三米开外。

    “住手!”

    石新桥带着五六名警察冲了过来,几名警察手里都拎着手枪。

    “嘿嘿,欧阳志远,又是你,你竟然敢聚众闹事,殴打他人,嘿嘿,我这次看你怎么说。”

    石墨兰一看刑警大队长石新桥带着警察赶来了,顿时吓了一跳,知道事情不好办了。石新桥可是王磊的表哥。

    欧阳志远盯着石新桥道:“石队长,聚众闹事的是你表弟王磊,你问问往他是什么原因打起来的?”

    王磊一看表哥带着警察来了,顿时有了底气,嗷嗷叫着道:“表哥,快把这个狗东西抓起来,给我狠狠地打。”

    汪一泓满身菜汁的冲了出来,大叫道:“石新桥,我让你立刻把这人铐起来,弄死他。”

    汪一泓的老爹,可是政法委书记汪东升,主管运河县的公安系统。

    石墨兰立刻走过来道:“石队长,你可要先调查清楚,是王磊他们先动手打的我,抢了欧阳县长他们的菜。”

    王磊一听石墨兰这样说,顿时恶狠狠地道:“石墨兰,你个臭女人,我这就让你的阳泉大酒店关门。”

    “是谁这么大的口气,敢关我女朋友的酒店?”

    一个熟悉极其强势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来。

    石新桥连忙抬头一看,我的天哪,竟然是公安局长周玉海,后面还有副局长丁宝山、刑警副队长陈可剑、副县长陈嘉禾。

    欧阳志远过来后,那个女服务员就跑向牡丹大厅,把烤乳羊被抢,石墨兰被打的事情说了一遍,周玉海一听,勃然大怒,立刻赶了过来。

    石新桥心道,这些人怎么会在一起?难道欧阳志远和他们在一起在这里喝酒?

    女朋友?谁是周局长的女朋友?石墨兰?

    石墨兰一看周玉海过来了,而且,周玉海竟然当中称自己为他的女朋友,这让石墨兰的心里,感到很温暖。

    石新桥连忙道:“周局长、丁局长、陈县长,您们怎么在一起?”

    周玉海看着石新桥道:“石新桥,你带人跑到这里干什么?”

    石新桥忙道:“我接到报警,有人在这里打架,我就带人赶过来了。”

    周玉海看到了石墨兰脸上的青紫巴掌印,心里一痛,走了过来,看着石墨兰道:“墨兰,谁打的?”

    石墨兰的眼圈一红,盯着王磊道:“王磊打的。”

    周玉海两眼死死地盯着被欧阳志远打的鼻青脸肿的王磊,一字一句的道:“小子,你是谁?为什么打我女朋友?”

    周玉海早就知道这家伙是王磊,但他故装着不认识。

    王磊想不到,周玉海、丁宝山、还有陈县长都在一起,难道他们和欧阳志远在一起喝的酒?

    这些可闹大了,石墨兰竟然是周玉海的女朋友,这怎么可能?以前没有听说过呀?

    周玉海为人极其强势,他的老爹可是龙海市第一副局长,更是无人敢惹,就是自己的老爹,也不敢去招惹他。

    王磊结结巴巴的道:“周……局,我不知道石老板是你的女朋友……对不……”

    “啪!”

    周玉海一记耳光就打在了王磊的脸上。

    周玉海是特战队出身,他的脾气比欧阳志远还要火爆,在公安局里,无人敢惹,就是政法委书记王东升都不敢轻易地招惹他。现在自己的女朋友,竟然被一个小孩子打了,这让周玉海很生气。

    王磊被打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敢打我的女朋友,真是找死。”

    周玉海看了一眼石新桥道:“石新桥,你正好带着人来了,把这个家伙带走,好好的审问一下,他是谁?为什么这么嚣张,敢抢老子的烤乳羊,还敢殴打我的女朋友,这不是找死吗?”

    周玉海这样一说,石新桥顿时难办了,自己不能抓自己的表弟吧。

    汪一泓从地上爬起来,他这次也傻了眼。自己和王磊抢的烤乳羊竟然是周玉海、丁宝山他们的,还有陈县长。

    欧阳志远肯定是和周局他们一起喝酒的,王磊这次搞的是什么?看样子,他是故意在找茬,故意抢了人家的烤乳羊,故意打的石墨兰。王磊你脑子进水了吧,敢惹周玉海、丁宝山和陈县长?你的老爹再厉害,人家的老爹可是龙海市公安局的第一副局长,人家在龙海市工作,自己的父亲也不敢招惹周玉海,这下被王磊害死了,看来,自己这顿打,是白挨了。

    陈嘉禾咳嗽了一声,看着周玉海道:“周局,他是王书记的儿子王磊。”

    周玉海皱了皱眉头,沉声道:“不会吧?陈县长,王书记的儿子能随便打人?随便抢人家的的东西?我看,还是带回局里,好好的审问一下。”

    周玉海看了一眼丁宝山道:“丁局,这人你亲自审问。”

    这下,石新桥傻了眼了。

    汪一泓连忙道:“周叔叔,我是汪一泓。”

    周玉海早就看到了汪一泓,他和汪一泓很熟悉,汪一泓是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党委书记王东升的儿子,他经常去局里。

    周玉海是故意装着没看到他的。、

    汪一泓这一喊周叔叔,周玉海不好再装没看到他了。

    “一泓,你怎么在这里?”

    汪东升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这个面子不能不给,周玉海治好装着看到了汪一泓。

    汪一泓不好意思的道:“周叔叔,我看是误会了,他真是王书记的儿子王磊。”

    欧阳志远冷声道:“就算他是王书记的儿子,难道,王书记的儿子就能抢人家的菜?殴打周局的媳妇?这也太嚣张霸道了吧。”

    欧阳志远冷哼道。

    汪一泓冷声道:“你是谁?”

    欧阳志远冷笑道:“副县长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我靠,是他。那个让戴世军、张继山、王磊蹲了一个月的欧阳志远。我靠,竟然是这个大变态。

    汪一泓一下子明白了王磊为什么强抢烤乳羊,殴打石墨兰。王磊和欧阳志远有仇,但他肯定不知道,石墨兰是周玉海的女朋友。

    汪一泓可是听说过欧阳志远的厉害,传说,赵宗彪的弟弟赵宗亿、他的老爹赵丰年,都是死在了欧阳志远的手里。欧阳志远是市委周书记的人,他在盘龙河污染事件中,竟然敢把臭水死鱼烂虾,扔到了县委书记王广忠和县长左逸雨的身上。这个人,还是少惹为妙。

    周玉海的脸色一冷道:“你就是王书记的儿子,也不能随便抢人家的烤乳羊,殴打我女朋友吧。”

    欧阳志远道:“打人是犯法的?石老板,你报警了吗?如果没有报警,你现在就报警,警察领导都在这,现在让石新桥队长坐笔录。”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王磊和石新桥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周玉海脸色一沉,看着石新桥道:“怎么?石队长,你没听到欧阳县长的话吗?你立刻录口供。”

    陈嘉禾一听欧阳志远和周玉海两人这样说,他就明白,今天的事,不好了解了。

    这时候,一位阳泉大酒店的男员工走了过来,递给石墨兰一盒录像带道:“石总,刚才对方打人抢烤乳羊的视频,被监控录了下来,这是录像带,我录好了两份,这是一份,可以交给警方,作为控告他们的证据。”

    王磊、汪一泓和卫小山一听人家把自己这一方打人抢烤乳羊的录像带都制好了,三个人顿时傻了眼。

    人家竟然在饭店里,安装了监控。这下可好,自己大人的证据被人家拍下来了。王磊有点后悔今天的事了。自己今天坐的事太莽撞了。

    自己是让仇恨冲昏了头脑。

    石墨兰把录像带交给丁宝山道:“丁局,这是他们打人抢菜的证据。”

    丁宝山看着王磊道:“王磊,看来,你今天真的到警察局走一趟了,随便打人,要是被拘留15天的。”

    王磊的脸色都绿了。

    陈嘉禾接到了一个电话,竟然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的。

    “嘉禾,让王磊向欧阳志远和周玉海道歉。”

    王广忠只说了这一句话,就挂上了电话。

    陈嘉禾收起了电话,看了一眼王磊,走了过去,小声道:“你父亲让你向欧阳县长和周局道歉。”

    王磊一听陈嘉禾这样说,他的嘴角剧烈的抽搐着,疯狂的仇恨,差一点烧毁了他的灵智。

    王磊虽然嚣张跋扈,但他很听父亲的话。

    父亲肯定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但他不方便出面,只有通过陈嘉禾传话。

    王磊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虽然他一万个不愿意道歉,但事实面前,他不得不低头。

    他不知道周玉海、丁宝山他们和欧阳志远一起喝酒,更不知道石墨兰是周玉海的女朋友。如果是欧阳志远自己,他还可以和欧阳志远对决一次。

    这口气,他永远的咽不下去。

    以后有的是机会,欧阳志远,你等着,老子总有一天,会干掉你。

    他默默的走到欧阳志远和周玉海面前,低声道:“对不起,欧阳县长、周局。”

    欧阳志远看着王磊终于低下头,向自己和周玉海道歉。欧阳志远的耳朵极其灵敏,陈嘉禾接到王广忠的电话,欧阳志远听的很清楚。

    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有人向王广忠回报情况,县委书记王广忠不方便出面,他只有通过陈嘉禾来传话。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王磊,你躲不起我们什么?”

    王磊的脸色顿时变得青紫,你个王八蛋,我都向你道歉了,你还问我对不起你什么,你也太过分了吧。

    王磊道:“我不该强抢你们的烤乳羊,不该打了石老板,对不起。”

    欧阳志远冷笑道:“给石老板道歉。”

    王磊走到石墨兰面前,小声道:“对不起,石老板。”

    欧阳志远道:“打坏的椅子和桌子,还有石老板的医药费,我们的那只烤乳羊,这些你都要赔偿。”

    王磊一听,差一点晕过去。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自己只好自认倒霉。

    “欧阳县长,您说,赔多少?”

    王磊小声问道。

    欧阳志远道:“不多,赔十万吧。”

    王磊一听,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十万块,你去抢好了。他顿时哭丧着脸道:“欧阳县长,十万块钱,能买几百张桌子了。”

    欧阳志远道:“桌子不值钱,桌子椅子的钱不让你赔偿了。”

    王磊一听,顿时大喜,连忙道:“谢谢欧阳县长。”

    “但你打了石老板,人家女同志金贵,医药费得赔一万吧。”

    欧阳志远沉声道。

    真黑呀,一巴掌,竟然让自己赔偿一万,这一巴掌真值钱,一万就一万吧,总比赔十万强。

    王磊连忙点头道:“好的,欧阳县长,您说一万就一万。”

    欧阳志远接着道:“别的不赔偿,我亲手烤的那只烤乳羊,里面添加了很多的珍贵药材,是专门招待陈县长、周局长和丁局长的,竟然被你们抢走糟蹋了,这羊,你要赔偿。”

    王磊一听欧阳志远要让自己赔他的烤乳羊,心道,一只活羊最多一百块,烤熟了卖,也就二百快吧,赔偿就赔偿吧,过了这道坎,老子不会放过你的,老子再找回来。

    王磊道:“我赔偿,赔偿多少呀?”

    欧阳志远道:“我的那些名贵的药材,是由千年人参、万年冬虫夏草、成型灵芝、开花的何首乌,精制而成,你就赔偿两万快钱吧。”

    “噗!”

    王磊的脸色一片煞白,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个踉跄,差一点栽倒在地。

    我靠,真黑呀,两万块一只羊,你***是金羊?

    石墨兰、周玉海他们差点笑出来。

    就连陈嘉禾也是倒吸一口冷气。麻痹的,你的羊真贵呀。

    汪一泓他们知道,欧阳志远在砸杠子,是狮子大开口,谁的羊能值两万块?

    王磊哭丧着脸道:“欧阳县长,我哪有两万块呀?”

    欧阳志远黑黑的冷笑:“王磊,你要是拿不出来这赔偿羊的钱,那咱就公安局见,按照规定,你要被拘留十五天,外加罚款。”

    周玉海道:“丁局,既然王磊不愿意赔偿,那就走正常的手续吧,石新桥,陈可剑,把人带走。”

    陈可剑摸出手铐,走向王磊。

    王磊忙道:“欧阳县长,我真的没有这么多钱呀。”

    陈嘉禾道:“王磊,你有多少?”

    王磊哭丧着脸道:“我身上就有一万五。”

    陈嘉禾道:“凑够两万吧,我给你讲个情,那只羊,就赔偿一万吧,你看可以吗,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道:“看在陈县长的面子上,共计两万,否则,只能走法律程序了。”

    王磊一听,知道这次挨宰是肯定的了。他连忙向汪一泓、卫小山他们借了一部分钱,终于凑够两万块钱。

    王磊把钱递给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这是两万块钱,您收下。”

    欧阳志远道:“你给错了对象,你是赔偿人家石老板的,羊也是人家的。”

    王磊连忙把钱双手递给石墨兰。

    王磊和汪一泓、卫小山赔完钱后,和赵宗彪离开了房间。石新桥也带着警察离开了。

    欧阳志远能从赵宗彪身上,感到股股浓烈的杀意。虽然赵宗彪刻意的压抑着,但欧阳志远仍旧能感觉的到他对自己的强烈恨意。

    欧阳志远看着赵宗彪道:“赵乡长,我回来到水坝乡,视察水稻的长势,你做好准备。”

    正向外走的赵宗彪停下道:“欢迎欧阳县长来指导工作。”

    赵宗彪说完,走出了阳泉大酒店。

    欧阳志远看着陈嘉禾道:“嘉禾,赵宗彪是怎样到水坝乡担任乡长的?”

    陈嘉禾道:“这两个月,我在外地学习,你是知道的,前一阵子,我刚回来。我在学习之前,赵宗彪还没有担任水坝乡的乡长。”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道:“今天没有喝好,大家等一会,我再去烤一只乳羊,呵呵,今天要一醉方休。”

    石墨兰把那两万块钱递给欧阳志远道:“志远,谢谢你了。”

    石墨兰已经不称呼志远为欧阳县长了,她把志远当成了自己的弟弟。在关键的时候,欧阳志远能帮助自己,这让石墨兰很感动。

    欧阳志远笑道:“两万块钱是王磊赔偿给你的,给我干吗?我才不要。”

    周玉海笑道:“志远可不缺钱,呵呵,他这家伙身上的钱,多的花不了,两万块钱放在酒店里吧,我们以后来喝酒的时候,就当酒钱了。”

    石墨兰笑道:“你们以后来喝酒,我免费,这两万块钱,我替你们,捐给希望小学吧。”

    周玉海笑道:“好呀。”

    欧阳志远道:“石姐,运河县最好的大酒店是哪家?”

    石墨兰道:“咱们的阳泉大酒店,是四星级,也可以。最好的,不好说,天安集团的卫东林,也就是刚才卫小山的爹爹,他们家的蓝天和白云大酒店,也是四星级的,就我们三家还算上档次的大酒店。”

    欧阳志远笑道:“刚才那小子,就是卫东林的儿子卫小山?可惜了,这孩子和王磊、汪一泓、赵宗彪在一起,早晚会出事。”

    石默兰笑道:“志远,你问这个干什么?”

    欧阳志远小声道:“透露给你一个商业秘密,运河县很有可能重建新的工业园,到时候,会有大批的外国投资商来运河县投资建厂,石姐,你抽时间,把上面几层的房间,好好地装修一下,都利用起来。”

    石默兰的眼睛一亮,看着志远道:“真的?”

    欧阳志远点头道:“真的,傅山县的老工业园,根本不适应现代化高科技工业园的要求,那些重污染的企业,都要砍掉,新的高科技环保型的工业园,势必要代替老的工业园,到时候,会有很多人来这里住的,所以,你要做好准备呀。”

    石默兰点头道:“谢谢你,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什么?谁让你是我的嫂子呢?”

    石默兰脸色一红,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周玉海笑道:“走,继续喝酒。”

    几个人散场的时候,十点多了。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直奔工业园。

    在工业园内,他把车停好,带着几套微型监控装置,翻墙头,进入了兴旺焦化厂。

    当他一进入兴旺焦化厂的时候,就感觉到阵阵热浪,夹杂着灰尘和刺鼻的气味,直扑过来,让人几乎窒息了。

    欧阳志远差一点被熏的晕过去。

    猛然,焦炉上火光冲天,黑烟滚滚。巨大的推焦车发出震天的轰鸣,他的十几米长的推焦杆把赤红的、冒着烈焰的红焦,从焦炉中推了出来。

    整个焦炉的灰尘和黑烟,瞬间就如同火山喷发一般,冲天而起,吹向远方。股股让人恶心的煤焦油味,直钻欧阳志远的脑子。

    我的天哪,这,污染也太厉害了吧?怪不得周围的水稻都被染成黑色,都要绝产。金河乡的水稻死亡,肯定是真的。看来,自己要到金河乡去看看。

    对方有除尘、消烟机,为什么不开启?

    盛满赤红焦炭的洗焦车,发出阵阵轰鸣声,开进了洗焦塔。

    瀑布一般的混黄污浊的黑水,在洗焦塔上面喷洒而下,污水浇在赤红的焦炭上,阵阵灰白的蒸汽,裹着带着强烈刺鼻味道的有毒气体,顺着几十米高的洗焦塔,冲天而起,散布到了大气中。

    欧阳志远看的目瞪口呆。

    我的天那,这些有毒的蒸汽,就直接的排放到大气层中?

    阳志远终于知道,整个运河县的空气,为什么这样浑浊呛人。

    工业园里有五座这种焦化厂,天天这样污染,人还能活吗?这些丧尽天良的黑心老板。

    欧阳志远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按装好了微型监控。

    这种微型那个监控,可以把拍摄下来的画面,用电波的形式传到欧阳志远的接收器上,自动记录下来。

    欧阳志远在五个焦化厂,都按了一套监控。这些监控,是志远从赵大鹏那里专门要来的,都是国际上最先进的微型监控。

    欧阳志远安装完后,开着车,出了工业园。

    现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了,陆陆续续有工人开始下中班了。

    欧阳志远开着车,不是很快,他打开一点窗户,让微风透进来。如水的月光,洒进车窗。

    县政府宿舍大院,自己分到了房子,还没有去看看。

    车子在经过一段比较黑的路段时,欧阳志远猛然听到一个胡同口里,隐隐约约传了奇怪的声音。欧阳志远的耳朵极其灵敏,他感到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三更半夜的,有女孩子……。

    不好,欧阳志远想起来,运河县这一段时间,发生的连环强和奸杀人案。

    他立刻把车停靠到路边,快速的下车,冲向那个胡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