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晚上不要关窗户

    第六章晚上不要关窗户

    众人都被欧阳志远的年轻惊呆了。

    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自己的脑袋都熬秃了,才混个科级的局长,看看人家,二十出头,就是副处了。人和人不能比呀。

    很多人在惊叹之余,眼里又露出不屑的神情。呵呵,一个小毛孩子,竟然很到了副县级,嘿嘿,可能有个好爹吧?现在的社会,就是拼爹的年代。

    科级的小干部,他们根本不知道欧阳志远的背景。

    欧阳志远看到了这些人不同的表情,心里笑了。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大声道:“现在,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新来的欧阳县长,大家欢迎。”

    卫建安说完话,带头拍起手来。

    下面的局长们,都噼里啪啦的拍起手来,那几个看不起欧阳志远的局长,连拍手都懒得拍。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大家好,我是欧阳志远,新来的副县长,主管咱们县里的农业、林业、渔业、畜牧、水利和抗洪防汛。我在傅山主管招商引资和建设工业园的工作,对新任的这些工作,还不太熟悉,以后,还要请在座的老前辈们指导,我在这里谢谢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站了起来,给大家鞠了一躬。

    下面的局长们都感到新来的副县长和蔼可亲,很多人再次拍起了手掌,那几个看不起欧阳志远的人,看到欧阳志远这样,心里也就有了点平衡,也跟着拍起手掌来。

    志远坐下来,微笑道:“今天在这里开个会,就是想和大家见个面,随便说说话,拉拉呱,相互认识一下,大家对以后的工作,有什么好的建议。”

    这些局长副局长们,可都是老狐狸,一辈子在官场里滚打,都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没有一个敢轻易开口的。

    欧阳志远看着没有人说话,他大声道:“今天我是第一天来到运河县,正好路过林业局,心里就想,道理自己的家了,进去看看吧,当时是不到十一点,同志们,你们说,我看到了什么?”

    众人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所有的目光投向局长石国虎、副局长侯万生、嘉熙雨三个人。

    他们发觉,石国虎三个人的脸上,在淌冷汗。

    这三个人怎么了?为什么会流冷汗?欧阳志远在林业局里看到了什么?

    石国虎平时仗着自己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妹夫,眼睛长到额头上了,目空一切,对谁都不服气,今天见到欧阳志远怎么会流冷汗?

    欧阳志远离开林业局的时候,石国虎的内心很是恼怒。欧阳志远在前一阵子,打了自己的老婆和儿子,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来运河县当副县长,而且第一天就抓住了自己在睡觉。

    难道这***是自己的克星不成?

    石国虎连忙坐上自己的专车,去找自己的大舅哥王广忠。

    但王广忠去了运河大酒店。

    当他等到王广忠回来以后,就把情况向王广忠说了一边。

    王广忠看着自己这个笨蛋妹夫,恨不得扇他一记耳光。自己的妹妹怎么会找到这样一个笨蛋,简直就是烂泥扶不上墙。欧阳志远来之前,自己就打电话告诉过石国虎,今天欧阳志远到任,让他小心点。

    但石国虎竟然还我行我素,带头在上班的时间睡觉,而且手下的两个副局长还在打麻将。

    王广忠知道,欧阳志远不会放过石国虎的。王广忠不想把事情闹大,更不想让石国虎的事情连累了自己。石国虎只是自己的妹夫而已,这和自己的仕途比较,自己可以轻易的牺牲掉他。

    自己不想主动去招惹欧阳志远,相反,还要在自己任期的最后一年内,和欧阳志远搞好关系。自己的目的,就是进入龙海的领导圈子。

    石国虎的意思就是想让王广忠给求个情,不要让自己在会议上做检查。

    王广忠冷冷的道:“石国虎,你是想稳坐局长这个位置,我看你还是要在会议上念检查吧,欧阳志远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把火他是一定要烧起来的,现在,他烧到你的身上,怨不得别人,是你自找的,好好的承认个错误,别再节外生枝。”

    石国虎看到大舅哥不帮助自己,只好自认倒霉。

    欧阳志远坐在主席台上,看了一眼石国虎道:“我在林业局看到了什么?还是让石局长来说吧。”

    石国虎的脸色涨的很红,他顾不上擦去脸上的汗,站了起来,拿出写好的检查,结结巴巴的念到:“各位领导,您们好,我对不起领导,对不起党,今天上午,我不该在上班的时间在办公室里睡觉,我现在做深刻的检查,我没有严格的要求自己,没有起到带头作用……。我以后,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绝不会再在办公室里睡觉,请领导监督我以后的表现。”

    所有的人一听,石国虎竟然念的是他的检查,顿时都大吃一惊,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这怎么可能?石国虎竟然在这里念检查?石国虎是谁?他可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的亲妹夫,这过去,整个运河县无人敢惹,现在欧阳志远竟然能让石国虎当着大伙的面,念检查,这也太变态了吧?这不是主动挑战王广忠吗?更是在打王广忠的脸。

    石国虎在念检查之前,肯定会和王广忠说这件事,县委书记王广忠竟然没有阻止这件事,这太诡异了。

    欧阳志远敢主动挑战王广忠,这就说明,欧阳志远的背景绝对不一般呀。

    本来对欧阳志远一脸不屑的那几个家伙,立刻收起了鄙视的眼神。

    欧阳志远看着石国虎道:“石局长,希望我下次到了林业局,看到的是你们在辛勤的工作。”

    石国虎连忙道:“一定,我一定好好地工作,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道:“坐下吧,是该好好的反思一下。下面侯万生副局长岗和嘉熙雨也说一下自己的事情吧。”

    侯万生和嘉熙雨两人也是冒着冷汗,站了起来,两人同样先后念了一份检查。

    欧阳志远等到两人念完检查后,看着大家,沉声道:“同志们,你们听听,这还是政府机关吗?领导带头睡觉打牌,而外面就有十几名吃不上饭的老农告状无门,没有一个人过问,这还是咱们党领导的干部吗?以后不论什么职能部门,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不论是谁,全部就地免职。”

    欧阳志远再说这句话的同时,如同刀锋一般的眼光,掠过所有人的眼睛。

    二十几位官员的心神,瞬间如同针刺一般,都缩了缩脖子。

    能让石国虎在会议上念检查的欧阳志远,让所有的人都感到欧阳志远的可怕之处。

    欧阳志远今天开这个会,就是立威。他知道,整个运河县的各个部门领导,几乎都是王广忠提拔起来的,如果自己不狠狠的烧上三把火,这些家伙根本不会理自己。

    欧阳志远道:“大家回去后,把今后的工作打算和建议以及目前要解决的事情,都写出来,明天交给我,我要看。

    欧阳志远又看着主管抗旱防洪办公室主任梁启山道:“梁主任,今年的雨水有点足,你把巨山湖大堤和春江水库的防洪措施重点写出来给我,我急着看。”

    欧阳志远知道,巨山湖大堤和春江水库的防洪,已经刻不容缓。

    梁启山连忙站起身道:“好的,欧阳县长,我明天就给您。”

    一个小时后,欧阳志远走出来会议室。

    他在自己的办公室坐了一会,走向县长黄晓丽的办公室。

    黄晓丽的秘书赵小云看到欧阳志远走了过来,连忙打招呼道:“欧阳县长,你好。”

    欧阳志远笑道:“你好,小赵,我要见黄县长。”

    赵小云道:“好的,欧阳县长,我去通报。”

    赵小云走向里间,敲了敲黄晓丽的办公室道:“黄县长,欧阳副县长来了。”

    黄晓丽正在看一份文件,听赵小云说,欧阳志远来了,她抬起脸来道:“让欧阳县长进来。”

    赵小云让欧阳志远进来。

    欧阳志远走进黄晓丽的办公室,看到黄晓丽正看着自己,眼里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欧阳县长,坐吧。”

    黄晓丽指了指沙发。赵小云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退了出去。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她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

    “呵呵,想不到你来运河县?”

    欧阳志远笑道:“怎么?不想让我来吗?”

    黄晓丽喝了一口水,抿嘴小声笑道:“当然想让你来。”

    说完这句话,黄晓丽的脸红了,内心呯呯直跳,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就是没有想到你会来。”

    黄晓丽低下头,脸色红的如同彩霞。

    欧阳志远一伸手,握住了黄晓丽有点汗津津的小手,小声道:“我也没想到,当周书记告诉我,让我来运河县的时候,也把我吓了一跳。”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傅山县丢了,真可惜。”

    欧阳志远轻轻的把黄晓丽拥在怀里,小声道:“傅山县和你相比,我情愿丢掉傅山县,和你在一起。”

    黄晓丽抬起脸来,看着欧阳志远道:“小坏蛋,你来了,我就不再害怕王广忠了。”

    欧阳志远道:“王广忠没有什么可怕的。”

    黄晓丽道:“整个运河县的官员,几乎都是王广忠提拔起来的,简直就是铁桶一般。”

    欧阳志远笑道:“就是钢桶,我也能让他裂开,今天我让王广忠的妹夫石国虎在会议上念检查,他敢不念吗?”

    黄晓丽笑道:“那是你抓住了他的现行,他上班睡觉,你处理他是天经地义的,就是王广忠,他也说不出来什么,你呀,以后行事不要太高调。”

    欧阳志远道:“我就是要让石国虎在会议上念检查,就是告诉那些人,如果谁不好好地干,我就有权利拿下他。”

    黄晓丽笑道:“所以,你就拿石国虎开刀?”

    欧阳志远道:“他是撞枪口上了,怨不得我。”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今天,那十几个上访告状的人,是你出的主意吧?”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哼,告了两年状,竟然没有人理,推来推去,这些人还是**领导的官吗?焦化厂的污染,如果不在治理,我敢肯定,焦化厂周围的村庄,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黄晓丽道:“今天你也去焦化厂了,只要有人来检查,他们就停产检修,并没有大烟大火的排放,除非能找到证据。”

    欧阳志远笑道:“证据我来找。”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周玉海的电话。

    按下接听键后,电话里传来周玉海的声音:“哈哈,志远,想不你竟然来运河县,咱们兄弟,又在一起了,哈哈,晚上六点,阳泉大酒店,咱一起喝酒。”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叫上丁宝山和陈可剑。”

    “好,不见不散。”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笑着看着黄晓丽道:“晚上一块喝酒。”

    黄晓丽道:“我不去了,我要是去了,你们肯定不自在,喝不尽兴,对了,你的宿舍分到什么地方?”

    欧阳志远道:“四号楼。”

    黄晓丽笑道:“我在三号楼,在你前面。”

    欧阳志远小声道:“晚上不要关窗户,我去找你。”

    “呸,小坏蛋,一看你就不是好人,有门不走,要走窗户。”

    黄晓丽想起来这家伙有走窗户的嗜好。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接到了副县长陈嘉禾的电话。

    “志远,祝贺你来运河县担任副县长,晚上咱喝一杯,怎么样?”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嘉禾,晚上阳泉大酒店。”

    陈嘉禾笑道:“不见不散。”

    晚上六点正,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准时出现在阳泉大酒店前。周玉海他们已经到了,陈可剑看到欧阳志远的车,他立刻过来道:“欧阳县长,二楼牡丹厅。”

    欧阳志远笑道:“都来了?”

    陈可剑点头道:“周局和丁局到了。”

    欧阳志远转脸看到了陈嘉禾从一辆桑塔纳上走下来,他的身后,竟然是王美娟。

    看样子,这家伙竟然把王美娟追到手了。

    欧阳志远笑道:“陈嘉禾,把王美女追到手了?”|

    陈嘉禾笑道:“幸不辱使命。”

    王美娟一看到欧阳志远,顿时一愣,眼睛不禁一亮。陈嘉禾没有告诉她今天喝酒的人中,有欧阳志远。他只是说,和朋友们一起吃饭。

    王美娟在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眼中的那抹亮光,没有逃出陈嘉禾的眼睛。

    王美娟笑道:“志远,你怎么会在运河县?”

    陈嘉禾笑道:“美娟,志远现在已经到运河县当县长了。”

    “真的?那你们在一起工作了,以后要互相帮助呀。”

    王美娟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笑道:“那当然了,谁让咱们是同学呀?一辈子同学八辈子亲。”

    陈嘉禾竟然和欧阳县长是同学,这让陈可剑吃了一惊,他连忙过来的招呼道:“陈县长,您好。”

    陈嘉禾笑道:“可剑,你也来了。”

    虽然陈嘉禾看到陈可剑也一起来喝酒,愣了一下,瞬间他就明白,陈可剑是欧阳志远的朋友。

    四个人来到牡丹大厅,周玉海和丁宝山早已把凉菜点好了。他们两人看到陈嘉禾,都笑着站起来,和陈嘉禾打招呼。

    “陈县长来了。”

    陈嘉禾笑道:“呵呵,周局、丁局,你们好。”

    欧阳志远笑道:“都坐吧,今天不醉不归。”

    石默兰微笑着走了进来,身后的服务员端着四瓶茅台和红酒走了过来。

    “欧阳县长和陈县长今天都来了,呵呵,小店蓬荜生辉呀。”

    陈嘉禾笑道:“石老板的生意不错呀。”

    石默兰道:“都是兄弟们的帮忙。”

    欧阳志远坐到了贵宾座,陈嘉禾坐在了旁边。

    石默兰笑道:“最近我们阳泉大酒店请来了一位专做烤全羊的大师傅,一会,我就把烤全羊端上来,大家品尝一下。”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很长时间没有吃烤全羊了,今天可以解馋了。”

    服务员给大家倒上酒,周玉海端起酒杯道:“来,首先走三个酒,祝贺志远来到运河县工作,三杯都起了。”

    丁宝山道:“好,干三个。”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兄弟们。”

    几个人共同举起了酒杯。

    陈嘉禾一听周玉海竟然没有称呼欧阳志远为县长,而是称呼志远,陈嘉禾就知道,周玉海和欧阳志远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