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打人不犯法的地方

    第五章打人不犯法的地方

    林一鸣这个副县长,是王广忠一手提拔上来的,当然要替王广忠说话,可是,他和主管环保的副县长将安山不和,他立刻把责任推到了将安山身上。

    主要是,近年来,到上访局告状的,很多都是反映工业园污染问题的。有人来告状,林一鸣就要派上访局的人落实情况,督促环保局的人去改进,这就让将安山认为,林一鸣老是和自己过去不,找自己的麻烦。一来二去,两人的矛盾日益激化。

    原县长左逸雨,由于盘龙河污染事件,做了替罪羊,林一鸣更是把责任的一半,推到了左逸雨的身上。

    从这一件事上,欧阳志远就知道林一鸣这个人是个滑头。

    黄晓丽道:“林县长,下午你把上访记录和怎样处理的记录拿给我看,如果里面存在故意推脱的现象,我将要严肃的处理。”

    将安山狠狠地瞪了林一鸣一眼,眼里透出怨毒的寒意,***林一鸣,你等着,老子有机会,非弄死您不可。

    黄晓丽看着沈传喜道:“老人家,你们反映的这些事,我们下午就开始处理,明天给您答复吧,您们都换没有吃饭吧,来,在一起吃吧。”

    沈传喜老人看到黄县长已经答应处理这件事,他很感激的道:“谢谢黄县长,我们吃过了,我们回去等您的消息。”

    沈传喜大声道:“老少爷们,咱们感谢黄县长和王部长,咱们回去等消息吧。”

    十几个反映问题的老人,慢慢的走了出去。

    王部长看着黄晓丽道:“黄县长,这件事,就由你具体负责处理,你把处理的结果报给我,我想周书记回报。”

    黄晓丽点点头道:“好的,王部长,这件事,不论哪个部门出现的错误,我一定要严肃处理。”

    王部长道:“时间不早了,大家吃饭吧。”

    这一顿饭,吃的极其郁闷,就连饮料,大家都没有喝。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走出大厅,拨通了金河乡乡长金万和的电话。

    金万和正在和手下的人在饭店喝酒,她的电话铃声响了。

    金万和一看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的电话,他连忙接过来。

    “卫主任,您好。”

    卫建安的口气极其寒冷,阴森森的道:“金万和,你***怎么当的乡长,你竟然敢让沈传喜再次来县里闹事,你妈逼的不想干就卷铺盖滚蛋,想干乡长的都在排队,你立刻处理好这件事,否则,嘿嘿……。”

    卫建安挂上了电话。

    金万和被卫建安骂的狗血喷头,他的脸色立刻变得极其狰狞难看。

    ***沈传喜,竟然又偷跑到县里闹事,你***不让老子清静,老子就不让你好过。

    金万和转过脸来,死死地盯着正在对付一只鸡腿的副乡长比巍山,端起一杯茶就狠狠的泼到他的脸上。

    “比巍山,你妈隔壁的就知道吃,你主管的是信访,你不是说,你把沈传喜按住了吗?今天沈传喜又到县里去闹了,你***干嘛去了?”

    副乡长比巍山连忙咽下一口肌肉,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冷笑道:“这个***不想好了,老子这就派人把他抓起来,狠狠地修理他。”

    金河乡派出所所长金城时冷笑道:“打人是犯法的,嘿嘿……”

    比巍山狞笑道:“沈传喜这***犯贱,你一天不打他,他的皮子就痒痒,这种人就该打。”

    金城时喝了一口酒,阴笑道:“你打人是犯法的,但有个地方打人,是不犯法的。”

    比巍山忙道:“金所长,你快说,什么地方打人不犯法?”

    金城时笑道:“运河二院。”

    比巍山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他拍着金城时笑道:“金所长,还是你有办法。”

    运河县的第二人民医院,是一家精神病医院,位置就设在金河乡。里面关押着很多的精神病人。

    金河乡乡长金万和冷声道:“做的秘密一点,别让人看到。”

    比巍山笑道:“金乡长,你放心。”

    比巍山说完,立刻开始拨打电话。

    沈传喜他们的心情极好,县长都亲自出面过问这件事,金河乡的污染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这十几个人高兴极了,他们在小饭店里,每人美美的喝了一碗牛肉面。

    其实,老百姓的要求很低很低,只要能吃上饭,他们都会安分守己的。就是这么一个最低的要求,他们都得不到保证。

    这十几个人刚进入金河乡的地界,就被两辆面包车截住,从面包车里冲出很多凶神恶煞的人,他们手里拿着棍棒,把这十几个人围住了,疯狂的暴打了一顿,扯进了车里。

    …………………………………………………………………………………………………………

    办公室主任卫建安给金河乡乡长金万和打完电话后,又拨通了兴旺焦化厂厂长王广军的电话。

    “王厂长,你们下午收敛一点,这两天风声很紧,尽量不要有大烟大火的对外排放,很有可能黄县长要去你们那里检查。”

    王广军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的二哥,他原来和大哥王广臣在山西开煤矿,身价都在二十几个亿以上。这两年,国家对山西煤矿控制的严了,王广军就在运河县投资了十几个亿,建了两座焦化厂。

    焦化行业的利润极大,是个一本万利的生意。再加上他们可以直接从山西拉煤。在山西,煤的价格很便宜,内地能卖到三百多元一吨的的精煤,在山西购买,只需要几十块钱。

    王广军一听黄县长要来检查,他的脸色顿时冷下来了,狠狠地道:“这个娘们真是多事,惹恼了老子,老子找人做了他。”

    卫建安苦笑道:“王厂长,你不要说气话,黄晓丽的背景你是知道的,你能惹得起吗?就连市里的郭市长都不敢招惹黄县长,呵呵,你和那几个焦化厂的老板商量一下,尽快的把环保设备安装到位吧,周围的老百姓,反映很强烈的。再说,国家的南水北调工程就要实施了,你们焦化厂很快就会受到冲击,个人和国家抗衡,是不明智的。”

    卫建安放下了电话,转身走进了大厅。

    半个小时后,众人吃完饭后,王部长的专车到了。

    王部长临走前,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放心大胆的干吧,周书记在看着你。”

    欧阳志远点头道:“请王部长放心,我不会让周书记和您失望的。”

    众人送走王部长后,黄晓丽看着县政府的所有官员道:“现在,我们一起去工业园的焦化厂,进行现场办公,将县长,你叫上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带上检测设备。”

    将安山忙道:“好的,黄县长。”

    王广忠的脸,阴沉的很厉害,他没有表示什么,上了自己的车,车子开回了县委。

    黄晓丽知道,县委书记王广忠肯定不会去的。

    王广忠知道,刚才那是十几个农民来告状,肯定有人指使。要不,他们根本不知道县里的官员都早这里吃饭。

    王部长虽然没有说自己什么,但从表情上看,他肯定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

    一年后的换届选举,自己能否进入市里工作,王部长起着关键的作用。

    黄晓丽想治理污染,就让她折腾去吧,眼不见,心不烦。只要不挑战自己的底线就行。

    这边,黄晓丽的车队刚一出发,就有人把电话打到了兴旺焦化厂厂长王广军的手里。

    王广军立刻下令停止出焦,所有的工人都到焦炉上,把冒烟冒火的地方,全部用泥堵上。不一会,整座焦炉一片安静,大烟大火,全部消失。

    不论什么地方的人来检查,王广军都会用这种方法来搪塞。再加上他有钱,不论县级和市级的环保局来检查,他都会暗暗的递上红包。

    王广军看着已经不冒烟的焦炉,他带领着厂里的领导,早已在大门前等候黄晓丽。

    县政府的车队还没来到兴旺焦化厂,所有的人都闻到一股刺鼻、令人作呕的煤焦油味。这种煤焦油,呛得人睁不开眼,直钻人的脑子。

    黄晓丽是第一次来工业园,她没想到,焦化厂的味道是这样的难闻刺鼻。简直让人受不了。但是,焦化厂的工人是怎么忍受住这种让人恶心的味道?

    当车队到达兴旺焦化厂的门前,欧阳志远看到了十几个人簇拥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站在大门前。

    这个男人一身西装革履,大分头乌黑发亮,一双眼睛如同鹰隼一般,极其犀利,透出一丝不屑和寒芒。

    这就是王广忠的二哥王广军?兴旺焦化厂的厂长?身价二十几个亿的家伙?

    工业园里,一共有五家焦化厂,张广军的焦化厂规模最大,他的威望最高。再加上他的弟弟王广忠是运河县县委书记,那四家焦化厂,都听他的。

    这五家焦化厂生产的焦炭,大多数直接走运河的航道装船南下,供应南方几家大型的钢铁厂。

    王广军之所以在运河工业园建设焦化厂,他看重的就是廉价的运河航运。工业园就在运河边上,厂子距离运河码头很近,焦炭装上船就走,能到达南方很多的钢铁厂。

    欧阳志远知道,这是一个极其狡猾的商人。

    车队停下,黄晓丽的秘书李小云打开车门,黄晓丽走下车来。

    王广军连忙迎接,走了过来,一边伸出手,笑道:“欢迎黄县长光临指导。”

    黄晓丽伸出手,和王广军握了一下手笑道:“王厂长,您好。”

    王广军看着黄晓丽道:“想不到黄县长竟然这样年轻漂亮。”

    黄晓丽笑道:“王厂长说笑了,周围的群众反映你们的焦化厂大烟大火,向空中释放有毒气体,周围的水稻都被你们的黑烟和毒气熏死了,我们来检查一下,希望王厂长配合。”

    王广军一听黄晓丽这样说,不由的微笑道:“黄县长,欢迎你们来检查,有些人在造谣中伤,故意陷害我们,他们是眼红,您不信的话,到厂里看看吧,我们的焦炉是环保型的,都有小型污水处理厂,出焦和熄焦的时候,都开启自动氺式除尘除烟器,根本不向空中排放毒烟,如果您们不相信的话,可以进去检查。”

    欧阳志远知道,这家伙在撒谎,如果他们开启了这些除烟除尘装置和小型污水处理厂,整个运河县的污染不会这么严重的。

    黄晓丽笑道:“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王广军笑道:“好的,黄县长。”

    众人重新上了车,车队开进了兴旺焦化厂的生产区。

    人们走下轿车,来到了巨大的焦炉前。

    欧阳志远第一次看到这种二百多米长,近十米高的巨型炼焦炉,第一眼就感到很是震撼。

    整座焦炉的温度极高,一个个高大的钢铁炉门,把焦炉密封的严严实实,并没有很多的烟雾。

    整座焦炉静悄悄的,只有十几个工人在焦炉顶上坐着休息。当欧阳志远看到那些全身被烟火熏的乌黑,只露出一嘴白牙、如同下煤窑一般的工人们的时候,欧阳志远就知道,这些工人的工作环境,绝对极其恶劣。

    焦炉的油烟含有强烈的致癌物质——苯、萘、焦油,还有大量的粉尘。人们经常吸入这些毒素,就会致癌,或者患上肺部的疾病。

    一来检查,他们就停产吗?不生产肯定没有大烟大火呀?

    工人们那被熏的漆黑的只露出白牙的脸,就说明了,焦炉上,肯定会大烟大火的。这样检查,根本经检查不出来什么。

    欧阳志远仔细的看着焦炉周围的环境,看看什么地方能安装微型监控。

    自己的车上,还有李大鹏给自己的两套微型监控系统。

    王广军走到黄晓丽身旁笑道:“您看看,黄县长,我们焦炉都是按照国家环保标准建设的,根本没有什么烟雾毒火,你不要听信那些人的造谣中伤,您看看,焦炉上那些水式除烟除尘器,那都是几千万块钱的设备,我们都一直用着。”

    黄晓丽也知道,这样检查,根本也检查不出来什么。

    她看着王广军道:“王厂长,给我们的子孙,留下蓝天绿水白云,是我们每个人的职责,我希望你不要忘了这句话。国家的南水北调工程就要启动了,如果焦化厂的污染很严重,排放达不到国家的标准,就会面临着被关闭的危险,我希望你能正确的的对待这个问题。”

    王广军笑道:“好的,黄县长,您的话,我会记住的。”

    县政府的车队在半个小时后,又开出了兴旺焦化厂。

    王广军看着远去的车队,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不一会,焦化厂再次开始恢复生产。欧欧阳志远来到县政府大楼,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后,他在走廊里看到了农业局长石国虎、副局长侯万生、嘉熙雨三个人。

    欧阳志远对自己的秘书郭亮道:“你让卫建安通知我所管辖的部门正副局长,都来县政府小会议室开会,我要认识一下他们。”

    郭亮道:“好的,欧阳局长。”

    欧阳局长主管农业、林业、渔业、畜牧、水利和抗洪防汛,所有的人都到齐后,要有二十多个人。

    欧阳志远说完,走出自己的办公室,走向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办公室。

    第一天来,他要正式拜访王广忠。

    王广忠从运河大酒店回来,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点上一支烟。

    市委书记周天鸿通过何振南和欧阳志远,彻底的掌控了傅山县后,他又想通过黄晓丽和欧阳志远,掌控运河县。

    周天鸿的胃口不小呀。

    一年,再给我一年的时间,自己凭借运河县的经济在龙海市第一的政绩,进入龙海市做一名副市长,是绰绰有余。

    可是,有人不想让自己进入龙海市。

    山雨欲来风满楼呀。自从盘龙河污染事件开始,新的博弈就开始了。

    周天鸿毫不犹豫的拿掉左逸雨,就是为了夺取运河县的权力作好了准备。黄晓丽和欧阳志远的背景,给了自己很重的压力。

    一切都要小心行事。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智慧,并不亚于自己,最终却毁在了欧阳志远的手里。

    欧阳志远来到运河县第一天,就突击检查农业局,在农业局那自己的妹夫石国虎抓了个现行。

    石国虎睡觉,两个副局长侯万生、嘉熙雨打麻将。

    石国虎呀石国虎,你真是不省心。明明知道欧阳志远今天来上任,你竟然还敢在上班的时候睡觉,真是扶不起的阿斗。

    今天,那十几个上访的农民,就是针对工业园的焦化厂,更是针对自己。

    欧阳志远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呀。

    焦化厂的污染,不能不治理了。南水北调工程,为什么现在要启动?这不是给自己过不去吗?一年后再启动,自己早已不在运河县了,你就是把工业园全部停了,也和自己无关。

    王广忠拨通了自己二哥王广军的电话。

    “广忠,什么事?”

    王广军刚送走黄县长。

    王广忠沉声道:“二哥,你在生产焦炭的时候,最好打开销烟除尘器,开启污水处理设备,南水北调工程可是国家的重点工程,我不想焦化厂被关停。”

    王广军一听自己的弟弟要求自己开启销烟除尘器,开启污水处理设备,顿时面露难色,这些设备要是开起来,很浪费电力、人力和财力的,会让焦炭的成本增加很多。

    开启销烟除尘器和污水处理,都需要添加一种价格昂贵的除污制剂,价格极其昂贵。

    王广军点头道:“我尽量吧,广忠。”

    王广忠挂上电话,秘书冯济远敲门后,走了进来,小声道:“王书记,欧阳县长来了。”

    王广忠知道,欧阳志远这是来礼节性的拜访。

    王广忠道:“让他进来吧。”

    欧阳志远走进来,毕恭毕敬的叫声道:“王书记,您好。”

    王广忠笑着道:“志远,坐吧。”

    欧阳志远道:“谢谢您,王书记。”

    冯济远先给王广忠倒上水,又给欧阳志远端了一杯,然后退了出去。

    王广忠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咱们县可是龙海市的农业大县,主管农业,担子很重呀。”

    欧阳志远道:“王书记,我过去在傅山县主要负责工业园和招商引资,对于农业,还真视有点生疏,以后,还望王书记多多指点。”

    王广忠笑道:“我也没有什么经验,志远,碰到什么难题,只管来找我。”

    欧阳志远道:“谢谢王书记,以后肯定要麻烦你。”

    欧阳志远和王广忠说了半个小时的话,就告辞。

    这时候,志远管辖的几个部门的正副局长都到齐了,坐在了县政府的小会议室里。

    秘书郭亮走了过来道:“欧阳县长,人到齐了。”

    欧阳志远点头道:“好,我过去。”

    办公室主任卫建安看到欧阳志远走了过来,他一摆手道:“各位领导,静一静,欧阳县长到了。”

    大家一听欧阳县长来了,顿时静了下来。

    一位身材高大、英俊潇洒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大家顿时一愣,看到欧阳志远竟然是这样年轻,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他们听说来的主管农业的县长很年轻,但想不到,竟然这样年轻。

    我的天哪,刚二十出头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