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床上唱歌

    第一章床上唱歌

    欧阳志远看着耿建峰道:“耿局,我怀疑,原来对我的那几次暗杀,都和这个七爷有关,为什么查不到这个人?”

    耿建峰道:“这个人极其的狡猾冷酷,心狠手毒,做事缜密,没有任何的纰漏,原来我参加过市里公安局的几次行动,都毫无所获,最后都不了了之,前功尽弃。”

    欧阳志远的眼里透出了浓烈的战意,嘿嘿冷笑道:“我一定要抓住他。”

    回到清风园十六号别墅,欧阳志远刚洗完澡,就接到了萧眉的电话。

    “志远,工业园的事,我听说了,不要太累着,我父亲在周旋这件事。”

    电话里传来萧眉担心的声音。

    欧阳志远听到萧眉的声音,感到自己的心里暖暖的。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萧伯伯的关心,眉儿,我没事。”

    萧眉小声道:“注意安全,遇到事情,别一个人去做。”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眉儿,我想你了。”

    萧眉轻声道:“志远,我也想你了,过两天,我到傅山看你。”

    欧阳志远笑道:“来吧,眉儿,我洗好等你。”

    萧眉的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起来,她咬着嘴唇,轻声道:“小坏蛋,眉儿也洗好去找你。”

    欧阳志远听到了萧眉粗重的呼吸,嘿嘿笑道:“我想要,使劲的要。”

    萧眉的眼睛迷离起来,电话差一点掉下来,身体有点发软,她把娇躯靠在沙发上,呢喃的道:“要吧,眉儿都是你的,你想怎么要,就怎么要。”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眉儿,我想听你唱歌……。”

    萧眉笑道:“唱歌?三更半夜的唱什么歌?”

    欧阳志远嘿嘿笑道:“就是三更半夜在床上唱的歌。”

    萧眉脸色一红:“呸……找打……小坏蛋……。”

    第二天八点整。

    省常委扩大会议,省委会会议大厅。

    省检查团昨天下午回到了省城南州,今天,常委扩大会议上,省委副书记要回报检查傅山县的工作。

    会议由省委秘书长卫国清主持。

    省委书记萧远山在七点五十八的时候,准时出现在会议大厅里,走向自己的位置。

    省长江川河看着萧远山的身材,挺得笔直,日同一根标枪一般,带着强大的气势,走进了会议室。

    萧远山越来越强势了,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现在,已经彻底的和萧远山联合在一起,开始打压自己。这让江川河很是恼怒。

    江川河看着萧远山,嘿嘿,萧远山,你再强势,我看这次,你的女婿欧阳志远能逃过这一劫吗?死了两个,重伤四个,这个责任,就由你的女婿欧阳志远来承担。

    本来一个县的发展,不需要在省委扩大会议上讨论。但傅山县已经不再是一个一般的贫困县了,傅山县已经成为山南省唯一有实力冲击全国二十强绿色环保旅游大县的黑马。

    这匹黑马,一定要在全国的评选中胜出。

    距离发改委的验收,还有几个多月的时间,傅山县的建设,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

    省委秘书长卫国清宣布会议开始。

    参加这次会议的,除了省委常委外,副省长、副书记,以及有关各部门都参加了这次会议。

    会议首先有省委书记萧远山发言。

    省委书记萧远山看了大家一眼道:“大家好,今天咱们开的这个省委扩大会议,专题就是傅山县的建设,现在,大家先看傅山县发展的情况。”

    墙上的大屏幕,立刻出现了省检查团在检查傅山县时,拍摄下来的画面。

    一座座设施先进的恒温钢结构温室大棚,大棚内,各种绿色有机蔬菜,长势喜人。身穿白大褂的农民,喜笑颜开的在收获西红柿。

    一行行已经开始挂果的珍奇果树,在初夏的季风里,欢快的摇曳。科技含量极高的生态园,一棵西红柿,竟然长成参天大树,四五米高,树上挂满了红彤彤的成熟果实。

    优美迷人的崮山风景区,让人惊叹的神秘石头城,蝴蝶谷、萤火洞。

    人声鼎沸的崮山镇药材批发市场,成排的汽车,等着装运药材,发往全国各地。

    猫耳乡的药材种植基地,开着绚丽多彩小花的各种中药材,长势喜人,农民们看着绿色的药材,笑逐颜开,眼里充满着强烈的希望。

    一座座整洁明亮的希望小学,传来孩子们郎朗的读书声。

    大屏幕上的这些画面,都让领导们惊呆了。

    这就是那个吃不上饭,全国都有名的讨饭县吗?

    在过去,在全国,人们一看到讨饭的,就想起山南省的傅山县。每到冬天的农闲时节,整个傅山县的所有村子,几乎空无一人,不论大人小孩,组成讨饭大军,全都出动到全国各地讨饭。人们一问,你们是那里的人?他们都回答是傅山县的。

    现在,傅山县的变化真大呀。

    傅山县的画面放完,萧远山看着大家道:“看了这段录像,大家有什么感想?”

    下面的人们纷纷议论着。

    没想到,傅山县变化的这么大。

    我原来去过傅山县,那是一个极其贫困的小县,现在竟然发展的这么快,真是不错呀。

    嘿嘿,过去可是有名的讨饭县呀。

    我听说,傅山县在半年内,拉来了一百过亿的投资,农业旅游的投资,达到了几十个亿,全县的小学教育,开始实行免费义务教育,他们还设立了一个亿的助学救助基金,让每一位上不起学的学生,都能上学。

    这所有的变化,都是一个人在起着很大的作用,这些投资,都是副县长欧阳志远拉来的。

    欧阳志远?那个最年轻的副县长?

    萧远山听着下面的议论,微笑道:“现在,就让省委赵副书记介绍一下傅山县建设的建设情况吧,大家欢迎。”

    下面的掌声响起来。

    省委赵副书记赵云峰,客观详细的把傅山县的经济建设发展情况,汇报了一遍。

    萧远山在赵云峰汇报完后,看着大家道:“傅山县的所有发展,都是在这半年之内的时间,发展起来的,同志们,这是一个什么速度?如果我们山南省所有的县市,都以这个速度发展,我们的山南省何愁建设不好?金秋十月,发改委就要下来验收团,检查验收傅山县的绿色环保旅游,我们一定要确保傅山县顺利进入全国二十强绿色环保有机旅游大县的名额,不论哪个部门拖了后腿,政策服务不到位,哪个部门就要负完全的责任。”

    在几位领导发完言后,省长江川河开始总结。

    江川河看了一眼大家道:“傅山县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值得肯定,所有的部门,都要配合好,一定要让傅山县进入全国二十强绿色旅游大县的行列。我们在看到成绩的同时,也要看到我们的不足,这次,傅山工业园发生的两死四重伤的重大安全事故,敲响了我们的警钟,我们有些干部,取得了一点成绩,就会沾沾自喜,忘乎所以,放松了警惕,导致事故的发生。这次工业园的安全事故,影响极坏,我建议,要对责任人,严肃的处理。”

    江川河的这几句话,让在场的领导们都一惊,省长江川河终于按捺不住,首先向萧远山叫板发难。

    “我同意江省长的意见,傅山县工业园的这次安全事故,被很多外省媒体,捅了出去,报纸电台都做了报道,对我们山南省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为了治病救人,杜绝此类的事故再次发生,我建议,对事故责任人,进行处理,可以敲响我们的警钟。”

    副省长楚晓宇和省长江川河站在统一战线上。

    省委宣传部长杨佳成看了一眼楚晓宇道:“处理不处理责任人,我看,在问题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要下这么早的结论。有的人,是不是太心急了,再说,就是处理县级的责任人,我觉得,也不应该在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提出来吧,下面还有龙海市委的存在,楚副省长,你说,我们要提出处理副县级干部,嘿嘿,那要龙海市委干吗?干脆,把龙海市市委砍掉算了。”

    杨佳成这话,就是指出来,楚晓宇和江川河在越权。处理县级的干部,要由龙海市市委决定。

    楚晓宇脸色微微一寒,看着杨佳成道:“我提出来,只是一个建议,我们并没有直接参与干涉龙海市委的意思。”

    常务副省长秦明月道:“杨部长说的对,我们不能干涉龙海市委的工作,不要急于处理一些事情,傅山县工业园的安全事故报告,龙海市委还没有递交上来,就有人提出来处理意见,确实欠妥,我们干部领导中,这种毛躁激进不稳重的做法,不可取,以后要改正。”

    秦明月这几句话,直接把干涉龙海市委工作的帽子,扣在了江川河和楚晓宇的头上,这让江川河的脸色很难看。

    省委书记萧远山道:“我同意秦省长的一见,我们在等龙海市委的事故报告,不过,现在,傅山工业园安全事故,有了最新的进展,工业园脚手架的倒塌,是有人故意破环陷害,犯罪涉嫌已经抓获,正在审理之中,这件事已经上升到刑事案件。江省长,傅山县的问题,要由龙海市市委自己处理,我们不要干涉,再说,我们的目的,并不是怎样处分我们的干部,而是怎样领导好我们的干部,为老百姓服务,怎样建设好我们的山南省。”

    萧远山的口气很是强硬,直接一锤定音的否决了江川河的意见,并警告大家,不要干涉龙海市委的工作。并告知这件安全事故,已经转为刑事案件。

    如果是刑事案件,欧阳志远的责任,就轻多了。

    萧远山的强硬口气,带着警告的成分,他明确的告诉大家,我是山南省的老大,一切问题,我说了算。

    省长江川河刚想说什么,萧远山看了看表,根本不看江川河,一声冷笑道:“今天先到这里,散会。”

    萧远山说完,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省长江川河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的难看。江川河再次领教了萧远山的强势。

    萧远山的强势,粉碎了江川河想对欧阳志远下手的想法。

    一个星期后,傅山县工业园安全事故处理文件下来了。

    撤销欧阳志远工业园主任,给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戴立新,党内警告处分。

    欧阳志远仍旧是傅山县的副县长,戴立新的党内警告处分,却让他在一年后的换届中,吃了大亏。

    欧阳志远不再担任工业园主任,五一节期间,他和萧眉沉醉在傅山迷人的风景区之间,一身的轻松。

    崮山风景区和陈雨馨的石头城,在五一节期间,迎来了游客的高峰,一天竟然接待十多万游客,这让整个傅山县的领导和市委领导都惊呆了。

    每位游客消费最低二百元,整个风景区的一天营业额就是二千多万。

    同时,崮山风景区的迷人风景,让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极其的迷醉震惊。

    五一节后,欧阳志远接到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

    欧阳志远和萧眉一起回到了龙海。

    王倩在五一节前,回燕京去看望父母了。一帆被黄晓丽接回了运河县。家里就剩下欧阳宁静、秦墨瑶和朱文才。

    今天诊所也是很清闲,欧阳宁静不在诊所,他在家忙着他的玉春露酿造,这批酒马上就好了。

    欧阳志远和萧眉刚来到门诊门前,秦墨瑶就从门诊里面走了出来。

    “妈妈,我们来看您了。”

    萧眉微笑着拉住了婆婆的手,把带来的礼物苏州一品坊的精致丝绸拿了出来。

    秦墨瑶疼爱的看着萧眉道:“好孩子,来看妈妈,妈很高兴,还带什么礼物。

    萧眉扶着婆婆的胳膊道:“我知道妈妈喜欢穿旗袍,我就让人捎来几块料子,给妈妈坐两件旗袍吧,”

    苏州一品坊的丝绸,是整个苏州最好的手工作坊,他们手工刺绣的旗袍面料,在九十年代,一块就售价五千左右,价格极其昂贵。

    秦墨瑶的娘家,在江南省是贵族世家,这么名贵的丝绸料子,让秦墨瑶眼前一亮。欧阳志远笑道:“妈妈,这是萧眉的心意,我们孝敬您是应该的。

    秦墨瑶拉着萧眉道:“回家,今天娜娜在家,咱一家人吃个团圆饭。”

    欧阳志远笑道:“马上就高考了,娜娜怎么来了?”

    秦墨瑶微笑道:“娜娜说,想你了,她有很长时间没见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这小丫头。”

    三人刚到家门前,一阵阵甘醇的酒香,从院子里飘来,沁人心肺,极其好闻。

    欧阳志远一步快进院子,看着父亲在忙碌着,密封的瓦缸被父亲打开。

    “呵呵,爸爸,这批酒好了?”

    欧阳宁静笑道:“好了,这批酒比上次更加甘醇。”

    萧眉笑道:“爸爸,您的酿酒技术,更加纯属了。”

    欧阳宁静笑道:“萧眉,等你回去后,给你父亲带两箱,这次酿的酒,能活血健体,增加人的抵抗力。”

    萧眉笑道:“谢,爸爸。”

    “哥哥,梅姐,你们来了,我想死你们了。”

    欧阳娜一听到哥哥的声音,从堂屋冲了出来,保住了哥哥的胳膊。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马上就要高考了,准备的怎么样了?”

    欧阳娜笑嘻嘻的道:“我根本不要准备,平时怎么样,就还是怎么样,燕京大学,我是有把握考上,我要提前一个月进京,去看外婆和外公,我还没见过外婆外公呢。”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到时候,我带你去。”

    欧阳娜笑道:“到时候,咱们先到南州,去看二舅,再从南州坐飞机,到燕京。”

    欧阳志远道:“好,咱先看二舅。”

    一家人终于坐在一起,吃了个团圆饭。

    吃完饭后,欧阳志远开车直奔龙海市委大楼。

    志远刚到二楼,就看到周书记的秘书宗鹏飞走了过来。

    “呵呵,志远,周书记在等着你,快来吧。”

    宗鹏飞看着欧阳志远笑道。

    欧阳志远笑道:“宗大哥,能不能透个信,周书记有什么指使?”

    宗鹏飞笑道:“好事,走吧。”

    两人来到周天鸿的办公室前,宗鹏飞敲敲门。

    “请进!”

    宗鹏飞笑道:“周书记,欧阳县长来了。”

    周天鸿道:“让志远进来。”

    宗鹏飞道:“进去吧,志远。”

    欧阳志远和宗鹏飞走进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办公室。

    “周书记,您好。”

    欧阳志远连忙向周天鸿问好。

    宗鹏飞给周书记添了水,又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然后退了出去。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五一假期,崮山南风景区的人气不错吧。”

    欧阳志远笑道:“周书记,何止是不错,而是很好,一天客流量,竟然超过十万,估计一天的营业额都在二千多万。”

    周天鸿一听,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二千多万?不错呀。”

    欧阳志远笑道:“这才是刚开始,随着我们崮山风景区的名气不断提高,七十二群峰全部开发出来,游客的流量会逐渐多起来的。”

    周天鸿点头道:“不错,志远,辛苦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辛苦不算什么,只要能让傅山县的百姓们,脱贫致富,我就心满意足了。”

    周天鸿道:“如果我们龙海所有的官员,都有你这种想法,何愁龙海市不会成为山南省中的经济强市。”

    欧阳志远不好意思的道:“呵呵,我只是想想而已,可不能都像我,我还有很多的缺点。”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到过运河县,而且到过运河县的工业园,你认为运河县的工业园前景如何?”

    欧阳志远一听周书记问自己对运河县工业园的看法,不由得一愣,随后笑道:“运河县的工业园,前景不妙,我敢说,不出两年,甚至一年,这个工业园就要关闭。”

    周天鸿的神情一愣,看着志远道:“你说什么?不出两年,这个工业园就要关闭?说说原因,运河县的工业园,可是运河县的经济支柱,同样,也是龙海市经济中的重要的一部分,运河县之所以成为经济大县,就靠着工业园的产值,如果关闭了这个工业园,运河县就完了。”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您肯定知道,运河县工业园的污染极其严重,您听说南水北调工程吗?”

    周天鸿脸色一变,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点点头道:“我知道这个国家工程项目。”

    欧阳志远道:“据我在燕京得到消息,这个国家重点工程,很有可能两三年内就要动工,南水北调的线路,正好通过运河县的大运河,您说,污染极重的运河县工业园,和国家南水北调工程相比,哪个重要?”

    周天鸿的神情,变化不停,他知道,只要南水北调项目一启动,运河工业园就怕要受到影响。

    欧阳志远道:“运河县的工业园选址就是个错误,他靠运河太近,再者,整个运河县城的空气都被它污染了,一进运河县城,根本不能喘气,空气中那种刺鼻的气味,人们根本承受不了。奥,对了,现在是初夏季节,运河县要防止由于污染造成的呼吸系统疾病的爆发。”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如果你是运河县的县长,你怎么办?”

    欧阳志远笑道:“和傅山县的工业园一样,重新建设一个新的工业园,老工业园内所有的污染企业,全部砍掉,建立象傅山县那种绿色环保型、高新技术的科技工业园。”

    周天鸿的眼睛一亮,随即笑道:“志远,你想不想接受挑战?换个新环境?”

    欧阳志远笑道:“周书记,您不会想把我调到运河县去吧?”

    周天鸿道:“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曹炳坤同志,肝癌晚期,已经到北京治病去了,运河县缺个主管农业反的副县长,我准备把你调去,你看怎么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