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杀人灭口

    第三百零一章杀人灭口

    “一起死吧!”

    郑晓水嗷嗷的疯狂叫着,脸色变得极其狰狞,如同咆哮着的恶魔一般。

    这个家伙要把何振南一起炸死。

    所有的特警都惊呆了,他们只能下意识的卧倒在地。

    旁边的苏晓红一声尖叫,扑向已经疯狂的苏晓水。

    她想把丈夫救下来。

    “嘭!”

    一声低沉的闷响,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一枪打在苏晓水的太阳穴上。

    “噗!”

    郑晓水的整个头部,在刹那间炸开,污血和脑浆夹杂着破碎的头盖骨,喷出三米开外。

    “嘭!”

    欧阳志远一脚就把郑晓水的死尸踹出将近十米。

    “趴下!”

    欧阳志远瞬间把何振南和苏晓红按倒在地。

    “轰!”

    一声巨响,如同天崩地裂一般。炸药把郑晓水的尸体炸的粉碎。

    “走!”

    欧阳志远拉着何振南和苏晓红冲出了硝烟弥漫的朝阳洞。

    特警们纷纷随后冲了出来,剧烈的咳嗽着。

    真是危险至极,再慢一秒,何振南和苏晓红就危险了。

    欧阳志远擦去了脸上的汗水,刚才的冷汗已经把自己的衣服湿透了。

    大批的警察赶了过来。

    过来好一会,何振南和苏晓红才回过神来。在过去,两人根本没有经历过这种危险火爆的场面,真是九死一生呀。

    何振南和苏晓红两人再次抱在了一起。危险地时刻,妻子苏晓红扑向郑晓水,这让何振南很是感动,又是心疼。

    …………………………………………………………………………………………………………

    省里的检查团到了新工业园,副县长戴立新率领陆建、宋忠军他们前来迎接。

    由于何振南和欧阳志远都不在,现场引荐工作就由常务副县长江宗武来完成。

    江宗武过去在省政府工作,和副书记赵云峰、副省长楚晓宇、姜大年都很熟悉,江宗武就把戴立新介绍给了几位领导。

    这让戴立新对江宗武很是感激。

    戴立新伸出双手,媚笑着和每一位领导握手。

    江宗武看着省委副书记赵云峰道:“赵书记,副县长戴立新,是傅山县工业的主管领导,新工业园是在戴县长的直接领导下,建立起来的。”

    江宗武把建设工业园的所有功劳,都按到戴立新的身上了。他根本不会提起欧阳志远。

    省委副书记赵云峰微笑道:“小戴呀,你是工业园的主要领导,今天就由你介绍工业园的情况吧,咱们边走边介绍。”

    戴立新高兴地差点晕过去,嘿嘿,天上掉馅饼,这次终于砸到老子的头上了。

    这次,自己只要被省里的领导记住,自己就有希望再高升一步,嘿嘿,欧阳志远,等到老子做了你的领导,老子玩死你。

    戴立新连忙道:“好的,赵书记。”

    这时候,所有的镜头都开始对准了戴立新和赵云峰。

    后面的市长郭文画笑了。现在傅山工业园的建设,已经初具规模,欧阳志远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戴立新表现的很到位,新工业园的所有功劳,都要记在戴立新的头上。

    看来,省委副书记赵云峰和楚晓宇对戴立新的印象不错,戴立新没有让自己失望呀。

    市委书记周天鸿就有点郁闷了,谁也想不到,关键的时刻,何振南的妻子会被人绑架,欧阳志远要去帮助警察营救苏晓红。

    工业园的所有功劳都被戴立新抢去了,欧阳志远不白干了?戴立新可是郭文画的秘书和办公室主任呀。

    当检查团来到台湾恒丰集团的电子城的时候,戴立新的介绍更加卖力。恒丰集团在电子城的投资,竟然高达二十个亿,这让几位领导很是惊异。

    再加上电子城周围的韩国、新加坡和日本、美国的几家大型的电子集团的投资,让这个电子城的规模更显得庞大,投资竟然达到一百个亿。

    现在,电子城的厂房同样处在收尾工作,一排排整齐的厂房和高楼,让领导们很是满意。

    在电子城的门前,戴立新和领导们合影留念,这让戴立新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当检查团参观到长顺集团承建的绿蔬集团食品厂办公大楼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发生意外的事故。

    “轰!”

    一声闷响。

    几十米的办公大楼地脚手架,轰然倒塌。十几名正在拆脚手架的工人被顷刻间埋在钢制的脚手架之中,整个现场顿时,哭喊一片,烟尘四起。

    所有的人在刹那间惊呆了,省里领导们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片。

    很多记者冲向倒塌脚手架的现场,开始拍照录像。

    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顿时大吃一惊,脸色巨变。

    这怎么可能?关键的时候,竟然会出现这种安全事故。

    反应最快的宗鹏飞立刻拨打了120急救车。

    戴立新的脸色微微一变,但他的眼睛里却透过一丝的兴奋亮光和狰狞。

    “快去救人!”

    戴立新立刻大声喊道。

    工业园副主任陆建和宋忠军两人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

    怎么会这样?安全措施自己抓的最紧,脚手架怎么会倒塌?

    宋忠军带领人快速的冲向倒塌的脚手架。

    市委书记周天鸿快速的拨打县长何振南的电话。

    “何振南,你和欧阳志远立刻赶来工业园,工业园的脚手架发生倒塌,十几个工人被埋在废墟里,要快。”

    周天鸿的口气十分的严厉。

    何振南和欧阳志远刚来到山下的公路上,还没来的及喘口气,何振南就接到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

    何振南一听,顿时大吃一惊,立刻道:“志远,工业园发生安全事故,工业园的脚手架发生倒塌,十几个工人被埋在废墟里,快去救援。”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一变,我靠,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省里的检查团就在工业园呀,关键的时候,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十几名工人被埋,这要是死了人,很多人都会要受处分的。

    欧阳志远立刻冲向自己的越野车,箭一般的开向工业园。

    耿剑锋一听工业园发生事故,立刻组织警察赶往工业园参加救援工作。

    欧阳志远的眉头皱的很紧,工业园主抓安全的是副主任宋忠军,宋忠军平时抓的很严,怎么还会出现事故?脚手架倒塌,整个脚手架都是连在一起的,怎么会能倒塌?

    浓重的阴影,压的欧阳志远喘不过气来。

    自己必须尽快赶到工业园,参加救援,千万不能死人呀。

    欧阳志远的车,在十分之内赶到了工业园。

    绿疏集团的办公大楼四周,很多人在快速的清理脚手架的钢管,几辆救护车发出凄厉的尖叫,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冲向倒塌的脚手架。

    看到欧阳志远赶了回来,戴立新的眼里露出了一丝狞笑和幸灾乐祸的神情。

    嘿嘿,欧阳志远,你的副县长还能保的住吗?你不是在老子面前牛逼吗?我看你这次怎么牛逼,怎么渡过这道坎?

    后面的何振南县长和耿剑锋都赶了过来,参加了救援。

    十分钟后,第一个工人,全身是血的被抬了出来。这人受伤极重。

    欧阳志远出手如风的快速点了他的几处穴道,止住了流血,一根银针扎进了他的眉心,吊住了他的一口气。

    欧阳志远看着医生快速的道:“立刻抢救。”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救援,十几名工人被扒出来,虽然欧阳志远运用了自己的错绝顶医术在现场抢救,但仍旧有两个人在挖出来的时候,已经死亡,欧阳志远也没有回天之术。

    两名工人死亡,四名工人重伤,六名工人轻伤。

    谁也没想到,省里的这次检查团,以这种方式结束。

    欧阳志远静静的站在倒掉的脚手架前,没有说一句话。

    这次工业园的安全事故,死了两名工人,重伤四个,轻伤六个。

    有人要对这次事故来负责。上面肯定要追究责任人的过错。

    负责工业园安全的副主任宋忠军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对不起,这次事故,是我的责任,上面要处分,就处分我吧。”

    欧阳志远摇摇头,看着宋忠军道:“忠军,你参加过很多工业园的建设,那些工业园的脚手架有倒塌的吗?”

    宋忠军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我在湖西市巨山县的工业园当技术员的时候,曾经出现过一次脚手架倒塌的事件。”

    欧阳志远道:“查出是什么原因了吗?”

    宋忠军道:“事后按照安全三不放过手册,检查了那些脚手架,发现了是脚手架的钢管卡扣不合格,造成卡扣断裂,脚手架倒塌。”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拿出一个断裂的卡扣道:“忠军,你看看这个卡扣。”

    宋忠军从欧阳志远的手里接过那个卡扣,仔细的看着。

    猛然,宋忠军的脸色一变,脸上露出极其震惊的神色。

    这个卡扣已经断裂成两半,但裂口竟然有旧伤。

    宋忠军脸色一变,立刻大声道:“竟然有人使用废旧不合格的卡扣?这怎么可能?谁的胆子这么大?”

    宋忠军和陆建俩人立刻从倒塌的脚手架里,翻出十几个碎裂的卡扣。当他俩人看过那断裂的卡扣时,俩人的脸色巨变。

    所有的卡扣都是废旧的卡扣,断裂的裂口上,都有旧伤。

    有人在搭建脚手架的时候,使用了不合格的废旧卡扣。

    宋忠军看着欧阳志远道:“他们脚手架的管扣卡,我亲自检查过,当时都是合格的,怎么会出现这些废旧的管卡扣?”

    欧阳志远拨打了长顺集团董事长张长顺的电话。

    董事长张长顺现在死的心都有了,自己的工地竟然出现了这种安全事故,警察已经传讯过他了。现在,张长顺正在医院看望受伤的工人。

    死了两个人,重伤了四个,自己的长顺集团就怕要完蛋了。

    死者家属还没有来到,要是来到了,自己就怕没有好果子吃。

    张长顺的电话响了,他一看,竟然是副县长欧阳志远的电话。

    张长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他感到自己对不起欧阳县长。是欧阳县长把绿蔬集团的厂房交给自己的。欧阳县长对自己十分相信,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给欧阳县长惹了麻烦。现在死了人,就怕欧阳县长要受到处分。

    张长顺连忙把电话接过来,愧欠的道:“对不起,欧阳县长,我给您惹祸了。”

    欧阳志远道:“先别说这些,你们负责脚手架管卡口的工人是谁?”

    张长顺忙道:“这个人叫孙乔志,他专门负责管卡扣的检查、防腐和保存。”

    欧阳志远立刻道:“他在哪里住?立刻把这人找到。”

    张长顺忙道:“他就住在工地的锅炉房。”

    欧阳志远立刻道:“马上去锅炉房,找到孙乔志。”

    宋忠军道:“我知道锅炉房在哪里。”

    欧阳志远大声道:“快,一起去。”

    几个人快速的跑向锅炉房。

    陆建一边跑一边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您是怀疑有人故意破坏?”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宋忠军亲自检查过要使用的钢管卡扣,当时是好的,但倒塌的脚手架上使用的钢管卡扣,为什么都是报废的?肯定有人掉了包,把好的换成了报废的。”

    陆建大声道:“我知道了,找到了保管员孙乔志,就明白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对,一定要找到孙乔志。”

    当三个人赶到孙乔志住的地方时,三个人大吃一惊。

    孙乔志的所有东西都不见了。

    欧阳志远立刻扯过一个人道:“快说,孙乔志到哪里去了?”

    那人忙道:“孙乔志回老家去了。”

    欧阳志远一听,脑袋翁的一声,差点爆开,立刻问道:“走了多长时间了?孙乔志的老家在哪里?”

    那人道:“走了一个小时了,他的老家在泰水。”

    欧阳志远立刻道:“到长途汽车站。”

    三个人立刻冲向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欧阳志远道:“陆建留下,看护现场,任何人不能动现场,我和宋忠军去追孙乔志。”

    “好的,欧阳县长。”

    陆建留了下来。

    欧阳志远和宋忠军跳上越野车,直奔长途汽车站。

    到了汽车站,两人在候车大厅没有发现孙乔志。欧阳志远立刻跑到服务台。

    “同志,问一下,泰水的长途汽车走了吗?”

    一位服务员道:“走了半个小时了。”

    欧阳志远一听,低声道:“追!”

    两人开车,沿着省道,向泰水方向追去。

    半个小时候,两人追到了那辆开往泰水的长途客车。欧阳志远拦下了那辆客车,在最后面,看到了孙乔志。

    孙乔志一看到欧阳县长和宋主任亲自追来了,立刻吓得脸色惨白,拉开窗户跳了下去,冲向了一个小树林。

    欧阳志远脚尖一点,跳下了窗户,拦在了孙乔志的面前。

    孙乔志吓得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大声道:“欧阳县长,您可不能抓我呀,脚手架倒了,死了人,你们不能抓我呀,那些钢管卡扣,我明明的把所有的报废的和坏了的,都挑出来了,放到一边,脚手架上怎么全都是报废的光管卡扣?这可不怨我呀。”

    欧阳志远看着孙乔志的表情,他不象撒谎的人。欧阳志远道:“不是你的事,你为什么要跑?”

    孙乔志结结巴巴的道:“我……听说……你们要抓我蹲大牢,我家里还有老娘和孩子,我不想……蹲大牢呀。”

    欧阳志远脸色一寒道:“谁说我们要抓你?”

    孙乔志道:“工头朱文清。”

    欧阳志远看着孙乔志道:“谁是朱文清?”

    孙乔志道:“朱文清是我们架子工的工头,他给我说的,你们要抓我坐牢,还给了我路费,让我快跑。”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道:“带着孙乔志,回去找朱文清。”

    两人立刻带着孙乔志,赶回新工业园。

    救援工作结束后,检查团回到了县政府会议室。

    省委副书记赵云峰总结了傅山县近期的工作,充分肯定了傅山县取得的成绩,并高度赞扬了傅山县几个投资项目取得的成果。

    当他谈到了新工业园的这次安全事故时,赵云峰道:“对于工业园这次的安全事故,一定要追究主要领导的责任。”

    赵云峰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里透出一丝冷意。

    他和副省长楚晓宇都知道,工业园主任是欧阳志远,主管工业的,就是今天在工业园介绍情况的副县长戴立新。

    欧阳志远打过赵元峰的赵斌,更打过楚晓宇的儿子楚浩南。

    赵云峰和楚晓宇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这让副县长戴立新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今天以为天上掉馅饼,砸到了自己,却没想到,馅饼砸破了自己的头。

    戴立新是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更是主管工业园的副县长。

    赵云峰没有多说,带领检查团回到了省城南州。

    山南省省政府大楼。

    省长江川河坐在办公桌旁,看着墙上山南省的行政地图,目光落到了傅山县。

    傅山县工业园发生了安全事故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

    死了两人,重伤四人,轻伤六人,已经构成了重大安全事故。

    江川河点上了一颗烟,傅山县的发展成绩是肯定的,但出了重大安全事故,就要有人来为这件事负责,不然怎么对公众交代?

    江川河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秘书侯海涛,沉声道:“这件事要有人负责,你给龙海市郭市长打个电吧。”

    侯海涛轻声道:“好的,江省长。”

    侯海涛慢慢的退了出去。

    ………………………………………………………………………………………………………

    当欧阳志远赶到工业园,看到朱文清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来晚了。

    朱文清倒在了一个水泥墩子上,几根钢筋穿透了他的身子。

    周围的一位工人说,朱文清是从六楼摔下来的,当时的声音很响。

    欧阳志远知道,有人杀人灭口。

    是谁杀了朱文清?

    不一会,警察赶了过来,带队的是王志良。

    欧阳志远立刻把情况向何振南汇报了一下。

    何振南一听是有人故意偷偷地换了刚管卡扣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狠狠地一拳打在了桌子上。

    何振南立刻打电话给耿剑锋,让他亲自带队破案,一定要找出来幕后指使人。

    欧阳志远把孙乔志带到自己的办公室。

    孙乔治看到了摔死的朱文清,他早已吓得脸色苍白,全身打哆嗦,说不出话来。

    朱文清一死,线索就断了。

    欧阳志远给孙乔志倒了一杯水,里面他悄悄的放了一颗安神丹。

    孙乔治接过来那杯水,咕咚咕咚的一气灌进肚子里。

    过了好一会,孙乔治才慢慢的安下神来。

    欧阳志远看着孙乔志道:“孙乔志,朱文清还和你说过什么?朱文清平时和谁经常在一起?”

    孙乔志静下心神道:“朱文清就是说,脚手架倒塌,是我没管理好卡扣,把报废的卡扣用上了人,这才使脚手架倒塌,砸死了人,公安局的要抓我坐牢,他让我快跑,给了我路费,他不让我会老家,可是我害怕,没有听他的,我想娘了,就坐上了回老家的车子。朱文清是工头,他和很多人都经常在一起,我也不知道那些人是谁。”

    欧阳志远知道,朱文清肯定知道幕后人是谁,这才遭到灭口。

    朱文清一死,线索断了。

    欧阳志远正在思考着问题,长顺集团的董事长张长顺敲敲门,站在了门口。

    欧阳志远连忙道:“张懂,快进来。”

    张长顺走进来,看着欧阳志远道:“对不起,欧阳县长,我给你添麻烦了,我连累了你。”

    欧阳志远道:“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竟然有人偷偷的换了钢管的卡扣。”

    张长顺一听,吓了一跳,失声道:“欧阳县长,你是说,有人故意破坏?朱文清的死,是有人杀人灭口?”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肯定是的,宋主任曾经亲自检查过那些钢管卡扣,当时都是好的,没有报废的,但倒塌的脚手架上,有一多半的刚管卡扣,都有裂纹,我敢肯定,有人偷偷的换了。”

    张长顺一听,他的眼睛一亮,立刻拉着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县长,我在工地上,暗暗地按了监控摄像头,为的是防止立杰集团的人来偷东西,说不定监控里能拍下那个换刚管卡扣的人。”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狂喜,一把抓住张长顺的手道:“快!快去看看。”

    张长顺道:“走,快去看看。”

    欧阳志远立刻拉住孙乔志,和张长顺上了越野车,再次冲向张长顺的工地。

    三个人赶到工地的监控室的时候,张长顺调出了监控孙乔志保管钢管卡扣的区域。

    欧阳志远的内心怦怦直跳,但愿能找到有关影像。

    张长顺找了好长时间,一声大叫道:“欧阳县长,你看,找到了。”

    欧阳志远一看,画面上果然有人鬼鬼祟祟的在把报废了的管卡扣上刷漆,把那些旧伤裂缝盖上,然后,又把那些刷过漆的废旧管卡扣,和好的换下来。

    干这件事的人,不光一个人干的,小工头朱文清竟然也参加了。

    欧阳志远指着一个陌生的人影道:“孙乔志,这人是谁?”

    孙乔志一看那人,顿时大吃一惊道:“这人是朱文清的表哥马志增,立杰集团的一个小工头,他经常来找朱文清喝酒。”

    立杰集团!竟然是立杰集团捣的鬼。戴立杰,你是找死呀,竟敢指使人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故意让长顺集团出事故。

    ***心真毒,长顺集团死了人,市里肯定会处理我欧阳志远。

    这件事,难道副县长戴立新也参与了?嘿嘿,戴立新,只要你参与了,老子同样不会放过你的,你死定了。

    欧阳志远立刻把这一情况想耿剑锋说了。

    耿剑锋立刻命令王志良带着警察,秘密抓捕马志增,不能走露半点消息。

    立杰集团傅山县的临时办公室。

    戴立杰拿出一个包着五万元现金的纸包,放在马志增的面前道:“立刻远走高飞,你的老婆孩子,我会照顾的。”

    马志增看着那包现金,眼前顿时亮了起来,快速的把现金装进自己的包里,转身下了楼,坐上一辆桑塔纳,上了公路。

    戴立杰看着马志增的背影,眼里露出冷酷的杀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