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变态的郑晓水

    第三百章变态的郑晓水

    欧阳志远的车刚进入傅山县城郊区的一个拐弯处,两辆黑色的桑塔纳急速的迎面看来。由于道路不是很宽,再加上拐弯,后面的一辆桑塔纳,竟然直接撞了过来。

    欧阳志远猛打方向,黑色桑塔纳几乎擦着欧阳志远的车身,呼啸而过。

    这个王八蛋,怎么开的车?

    透过车窗,欧阳志远看到了一个有点熟悉的背影。这人是谁?开这么快,干什么去?

    欧阳志远狠狠地瞪了一眼,开着越野车,直奔工业园。

    工业园副主任陆建、宋忠军,在办公室的等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到两人笑道:“陆建、宋忠军,呵呵,工业园建设的速度很快呀。”

    陆建笑道:“欧阳主任,长顺集团建设的速度很快,绿蔬集团的办公大楼,今天就可以拆脚手架了,他们的冷库和生产车间都已经建好,再过十天,就可以生产,进行蔬菜和肉食类加工。”

    欧阳志远笑道:“辛苦了,陆建、宋忠军,等工业园建成,我给你两人端酒,工业园的建成,离不开你们两人的功劳。”

    宋忠军笑道:“这全是大家团结在一起的结果,个人是无法完成的。”

    陆建道:“天成集团的供电设施已经进入了收尾工作,一个月内,就可以交工,江石集团的污水处理厂,同样进入收尾,两个月后,整个工业园就可以竣工,工期能提前两个月完成。”

    欧阳志远笑道:“这太好了,下午,省里的检查团就到了,陆建、宋忠军,你们准备好迎接,一定不能出现什么差错。”

    陆建道:“是,欧阳县长。”

    何振南县长陪同检查团参观完了猫耳乡中药材种植基地后,又参观了崮山药材批发市场。

    众人吃过午饭后,整个车队,开始返回傅山县城,准备参观新工业园。

    何振南把头靠在座位的后背上,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领导们看到了猫耳乡的巨大变化,崭新的公路,新建的希望小学,田地里绿油油的药材,还有乡亲们脸上挂着的充满希望的开心笑容,这一切,都让省里的领导们非常满意。

    主管工业的副省长楚晓宇副省长,已经决定把猫耳乡药材基地,作为全省种植药材的示范基地,进行全省推广。市委书记周天鸿在参观完崮山药材批发市场后,感到药材批发市场的规模还是太小,他已经现场批示,要建设一个更大规模的药材批发市场,来适应傅山县药材大县的发展,并下拨一部分建设资金。

    所有的一切,对傅山县的发展,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何振南的电话响了,何振南一看,竟然是个陌生的号码。他直接的挂掉。

    但是,自己刚挂掉,电话又响了,这次竟然是妻子苏晓红的号码。何振南立刻接了过来。

    但一个阴森冷酷的声音,却从电话里传来:“何振南县长,你好呀。”

    何振南一听这声音,顿时一愣,自己妻子的电话,怎么会在这个冷酷的男人手里?

    想到这里,何振南立刻大声问道:“你是谁?你怎么会有我妻子的电话?”

    郑晓水嘿嘿狞笑道:“何振南,我是郑晓水,你让我父亲蹲了监狱,又杀了我弟弟,拆了我家的佳佳超市,嘿嘿,我要让你的妻子和儿子死。”

    何振南一听,脑子翁的一声,差点炸开。

    “嘿嘿,何振南,你的老婆现在就在我说的手上,哈哈哈哈,我看你老婆怀孕了吧,你也是四十多的人了,老婆怀孕可不容易,嘿嘿,你不许报警,一个人来,带上二百万,如果报警的话,你就等着替你老婆收尸吧。”

    郑晓水狞笑着道。

    何振南的冷汗,顺着后背,哗哗流了出来,把衣服都湿透了。

    “郑晓水,你不要乱来,一人做事一人当,是男人的话,就放了我老婆,你说你在哪里?我一个人去。”

    何振南大声道。

    郑晓水一脚踹在苏晓红的肚子上。

    “啊!”

    苏晓红发出一声惨叫。

    何振南一听是妻子苏晓红的惨叫声,他立刻大叫道:“郑晓水,你不要乱来,不要伤害我老婆。”

    郑晓水哈哈狂笑道:“何振南,你害的我家破人亡,嘿嘿,我也要你断子绝孙,记住,带二百万现金,不许报警,一个小时后,来北郊马沂山朝阳洞,嘿嘿,你要是敢报警,老子在山上,看的很清楚,我就立刻划开你老婆的肚皮。哈哈哈哈……”

    “咔嚓!”

    郑晓水挂断了电话。

    何振南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苍白,他立刻拨通了耿建峰的电话,急声道:“耿建峰,不好了,郑晓水绑架了苏晓红,他让我带上二百万的现金,到北郊马沂山朝阳洞。”

    何振南知道,自己如果不报警,自己和自己的老婆都要完蛋。

    县公安局长耿建峰一听,顿时吓了一跳,自己已经派了两个警察暗中保护苏晓红,怎么还回出现这种事。

    耿建峰不敢怠慢,连忙道:“何县长,你不要着急,我立刻向市局赵局长汇报,我们商量解救苏晓红。”

    何振南焦急的道:“北郊马沂山朝阳洞,就在公路边,从山顶看公路,看的很清楚,郑晓水不要让报警,如果他看到警察出现,会立刻杀了苏晓红的。”

    耿建峰道:“好的,我们商量一下。”

    赵大山局长就在车队的后面,耿建峰立刻拨通了市局赵大山的电话,把情况向赵大山回报。

    赵大山一听,也是吓了一跳。省领导和省厅的人都在,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这事传到省领导和周厅长的耳朵里,影响不好。

    赵大山连忙把情况汇报给市委书记周天鸿。

    周天鸿一听,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这不是添乱吗?在这种情况下,竟然发生绑架县长何振南老婆苏晓红的恶劣事件,省里领导要是知道了,影响不好呀。

    周天鸿立刻道:“不要让省里的领导知道,赵大山,立刻组织人营救。”

    赵大山的车离开车队,和耿建峰的警车停在了路旁。

    周天鸿立刻拨通了何振南的电话。

    何振南一看是周书记的电话,立刻接过来。

    “何县长,工业园你就不要去了,你放心的和耿建峰、赵大山他们配合,营救苏晓红。”

    周天鸿沉声道。

    何振南连忙道:“周书记,我……我还是去工业园吧。”

    周天鸿道:“工业园的情况,让欧阳县长介绍吧。”

    何振南一听周天鸿提起欧阳志远,他的眼睛一亮,立刻道:“周书记,北郊马沂山朝阳洞,就在公路边,从山顶看公路,看的很清楚,郑晓水不要让报警,如果他看到警察出现,会立刻杀了苏晓红的,欧阳志远武功极好,我想让他参加营救,您看……。”

    周天鸿道:“那好,你立刻联系欧阳志远,工业园的事,我让副县长戴立新介绍吧。”

    何振南连忙道:“好的,周书记。”

    何振南立刻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正和陆建他们商量工业园的事情,自己的电话响了,欧阳志远一看,竟然是何县长的,欧阳志远连忙按下接听键。

    “志远,郑晓水绑架了你嫂子。”

    何振南焦急的话在电话里传出来。

    “什么?郑晓水绑架了嫂子?在哪?”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在北郊马沂山朝阳洞,郑晓水不让报警,让我带二百万现金,一人去北郊马沂山朝阳洞,现在市局的赵大山和耿建峰在研究怎么营救你嫂子,你快来。”

    何振南急促的道。

    欧阳志远了立刻道:“好的,何县长,我马上就到。”

    欧阳志远立刻把情况和陆建他们交代了一下,让陆建他们做好迎接检查团的准备,自己立刻坐上越野车,直奔北郊马沂山。

    副县长戴立新一看欧阳志远在这能和省里领导面对面的时候,竟然急急忙忙的离开去救人,他心里不由的狂喜至极,哈哈,老天有眼,这次自己终于可以在省里领导面前,代表工业园的说话了。说不定,自己可以由此进入省里领导的视线,获得领导的认可提升。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

    你个傻逼欧阳锋志远,竟然放弃了这个机会,去救人,毕竟年轻呀,呵呵。

    戴立新开始准备在领导面前,怎样介绍工业园的成绩了。

    欧阳志远赶到北郊的一处现场临时成立的临时指挥部,市局局长将大山和耿建峰正在研究怎么营救苏晓红。

    欧阳志远看到了一脸憔悴的何振南,他连忙走过去,看着何振南道:“何县长,你不要担心,我一定能救出来嫂子。”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一定要救出你嫂子。”

    赵大山和耿建峰已经研究出来营救苏晓红的计划。

    正面由两名警察化装成何振南的亲戚和何县长带着二百万上山,正面吸引苏晓水的注意力,特警从右两侧的山峰绕过去,进行突然袭击,救出人质。

    耿建峰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特警们,从右侧绕过去,你从左侧上去。”

    赵大山冷冷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我看你就不要插手这件事了,这是我们公安局的事,免得你破坏了我们的行动。”

    欧阳志远淡淡的道:“是何县长邀请我来的,而且周书记已经同意了,要是赵局长你让我来,我根本没有时间来。”

    赵大山脸色一寒,这家伙直接拿周书记压自己,真是岂有此理。

    赵大山冷冷的道:“要是由于你的参加,让营救失败,欧阳志远,你要负全部责任。”

    欧阳志远冷笑道:“营救不会失败,要是失败了,肯定是你的责任。”

    欧阳志远带好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开着越野车,直奔马沂山朝阳洞的左侧。

    马沂山虽然是一座不太高的山峰,但地势陡峭,前面地势开阔,从朝阳洞向下望去,能直接看到公路,没有任何的隐蔽地方。

    欧阳志远把车停好,开始从左侧的死角,开始爬山。

    朝阳洞位于马沂山的半山腰,郑晓水把苏晓红带到这里来,肯定是想把何振南引到开阔地的山下,很有可能,不是马晓水一个人干的。

    马晓水和黑三炮一直有来往。欧阳志远猛然想起来,自己见到的那两辆差点碰到自己越野车的黑色桑塔纳。

    当时自己没有想起来那个熟悉的背影是谁?现在终于想起来了,那人就是黑三炮。

    对方有两辆桑塔纳,看来对方一定有五六个人。

    朝阳洞下面,一定有对方的埋伏。这次郑晓水是想要钱,还是想杀了何振南?如果郑晓水一心要杀何振南,那么,何振南就危险了,何振南一到埋伏射击的范围,郑晓水就会开枪。

    如果郑晓水要拿二百万现金,他们就不会立刻向何振南开枪。自己成功营救苏晓红的机会就会更大。

    欧阳志远爬到半山腰,距离朝阳洞有一百米的时候,他掏出特制的望远镜开始搜索。果然,在朝阳洞正前方的下面一百米处的草丛中,发现了一名杀手。

    那个杀手手里有一只手枪。

    欧阳知道,附近肯定还有一个杀手,和这个杀手相互掩护。

    欧阳志远搜索好一会,竟然没有发现令一个杀手,这让欧阳很是纳闷。

    这时候,欧阳志远看到,何振南和另外两个人,提着一个大包,已经上来了。

    一定要找出来另外一个杀手。

    欧阳志远伸手从怀里掏出那只电子鸟,拿出遥控接收器,放出了那只电子鸟。

    拳头大小的电子鸟无声无息的飞了出去,在朝阳洞下方盘旋。

    电子鸟发回来的图像,在接收器上快速的闪过。

    猛然,接收器上,出现了一个红点在闪烁不停。

    好狡猾的家伙,这个杀手,竟让藏在两块巨石下。这人手里也有一把手枪。

    欧阳志远操控着电子鸟,慢慢盘旋接近朝阳洞。

    朝阳洞很大,是由于断层而形成的一个山洞。欧阳志远在采药的时候,来过一次。

    欧阳志远在洞口旁,又发现一个杀手。

    这人还在抽烟,一双三角眼闪烁着冰冷的寒芒。

    欧阳志远让电子鸟飞进山洞里。山洞里的画面,立刻传来过来。

    欧阳志远让电子鸟落在山洞的一块岩石上,静止不动。

    披头散发的苏晓红,脸色苍白,被绑住了双手,嘴里塞了一条毛巾,半躺在一块巨石上。

    欧阳志远仔细得瑟看着苏晓红,心道,苏晓红好不容易怀了孩子,千万不要伤了。

    画面中,脸色狰狞的苏晓水和黑三炮就站在洞口里。郑晓水手里拎着一把枪,正用望远镜看着何振南。

    郑晓水绑架苏晓红,一是要钱,第二个,就是要干掉何振南。

    他请了黑三炮帮忙,给了黑三炮五十万,他答应黑三炮,事成后,再给黑三炮五十万。

    自古就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黑三炮为了这一百万,终于答应干上一票,然后远走高飞。

    他没想到,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的路。

    苏晓红是傅山县林业局副局长,绑架国家干部,勒索县长,这个罪名能让他在牢里吃一辈子不花钱的饭。

    通过望远镜,郑晓水看到了何振南和另外两个人,已经开始爬山。

    他立刻拨通了何振南的电话。

    “何振南,不要关手机,你找死,立刻让那两个人滚蛋,否则,我立刻干了苏晓红。”

    电话里传来郑晓水冷酷的阴森声音。

    何振南道:“郑晓水,我身体不行,我拎着二百万,根本爬不上山。”

    郑晓水恶狠狠地道:“留一个人,让另一个人立刻滚蛋,否则,老子立刻杀人。”

    何振南知道,郑晓水这人很变态,他说的到,就能做到。何振南立刻让那一个人回去。

    何振南和那个人拎着钱袋,向山上爬来。

    “何振南,老子要看看钱。”

    郑晓水阴冷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里传来。

    何振南道:“这么远,你怎样看?”

    郑晓水冷声道:“不要你问,你打开钱袋子。”

    何振南立刻知道,郑晓水肯定有望远镜。

    何振南打开了口袋,一叠叠蓝色的百元大钞,出现在郑晓水的望远镜里。

    “好,别耍花招,你们上来,否责,死的是你们。”

    欧阳志远拿起望远镜,看到右面的特警在快速的接近洞口。

    不好,那几名武警,没有发现隐藏在两块巨石下面的那个杀手,杀手会发现特警的。

    欧阳志远立刻拨通了耿建峰德才电话。

    “耿局,特警前方五十米处,隐藏了一个杀手,不要让特警接近。”

    耿建峰一听,刚想联系山上的特警,但是,已经晚了。

    那名杀手立刻发现了试图接近洞口的特警,这家伙对着一名特警就是一枪。

    “呯1

    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这名特警的脸上,那个特警一头栽倒在地。

    这个杀手竟然知道特警身上穿了防弹衣,他直接打特警的头。

    枪声一响,特警的位置,刹那间暴露了。

    赵大山和耿建峰都听到了枪声,他们的心一紧,知道特警暴露了。

    那几名特警立刻对着巨石下面的杀手还击。

    “呯呯呯1

    水泼一般的子弹,打向那个杀手。可是,那个杀手躲在岩石下面,根本打不着他。

    郑晓水一听外面传来枪声,就知道不好,他立刻对着电话咆哮道:“何振南,你妈个逼的不讲信誉,你个王八蛋不想要你老婆孩子了?立刻让那些警察滚蛋。”

    郑晓水和黑三炮立刻拉着苏晓红,走到了洞口,用枪指着苏小红的太阳穴。

    耿剑锋通过望远镜看到了郑晓水用枪顶住了苏晓红的太阳穴,立刻联系特警,让那些特警停止射击。

    何振南一听到了枪响,就知道右边的特警被发现了,冷汗立刻湿透了后背。自己的妻子有危险了。

    电话里立刻传来郑晓水的咆哮。

    何振南立刻大声道:“郑晓水,你不要乱来。”

    郑晓水咆哮着道:“何振南,你狗娘养的,立刻让警察滚蛋,我数十下,那些警察不滚蛋,老子就打死你的臭老婆。”

    耿剑锋在何振南的从电话上安装了窃听器,郑晓水的声音传了过来。

    耿剑锋立刻让上去的特警撤下来。

    何振南看到了右边的警察,在撤退,他立刻大声道:“郑晓水,警察已经撤下来了。”

    郑晓水用望远镜看着那些撤下来得人武警,他恶狠狠的骂道:“你***快上来。”

    欧阳志远快速的向洞口接近。

    他看到了何振南的脸色有点苍白,很是紧张。

    自己只要进了山洞,干掉郑晓水和黑三炮,轻而易举。

    还有八十米,自己就到洞口了。

    埋伏在洞口的那个杀手,他的视角正好能看到自己这个方向,这让欧阳志远前进的速度很慢。

    看来,只有先干掉洞口旁边的那个杀手才行。

    自己距离那个杀手太远,还得再靠近一点。

    欧阳志远借着石头和草丛的掩护,慢慢的接近那名杀手。

    这时候,何振南和那个警察正好经过第一个杀手的身旁,那个杀手立刻冲了出来,用枪顶住欧阳志远的头,恶狠狠的道:“快走。”

    还有六十米。

    欧阳志远怀里的手枪,有效射程是五十米。他快速的装上消音器。

    何振南来到了第二个杀手的身旁,那第二个杀手也站了出来,用枪顶住了你那个化妆的警察。

    郑晓水看着两个杀手押着何振南就要走上来了,他关上手机,狞笑着道:“钱一到手,立刻杀了这个臭娘们和何振南,咱们走后洞下山,立刻远走高飞。

    可是,现在欧阳志远却不能在移动了,押着何振南的那两个杀手,已经就要来到洞口,自己一动,就会被发现。

    欧阳志远的冷汗下来了,何振南只要一进洞口,郑晓水肯定立刻杀人灭口,拿钱走人。

    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耿剑锋从望远镜里看到了欧阳志远。嘿嘿,好小子,快接近洞口了。

    耿剑锋立刻命令没有撤下来的特警,准备随时支援。

    赵大山看着耿剑锋道:“欧阳县长不太好接近那个洞口,何县长就要进山洞了。”

    耿剑锋道:“何县长只要进山洞,就会很危险。”

    赵大山道:“不行的话,就让特警强攻。”

    耿剑锋道:“特警一强攻,何县长、苏晓红就危险了,郑晓水肯定开枪。”

    欧阳志远急的冒汗了。欧阳志远猛然想起了电子鸟还在山洞里,他得出眼睛一亮,立刻操控电子鸟飞了出来。

    电子鸟盘旋了一周,立刻扑向了洞口旁边的那个杀手。

    洞口的那个杀手猛然看到一只鸟箭一般扑向自己,这个家伙立刻下了一跳,连忙一闪。

    欧阳志远要的就是这个时间。他立刻那影子身法提高到极限,扑了过去,瞬间把两人的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五十米之内。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噗!”

    子弹直接打进了那个杀手的眉心。那家伙的后脑勺立刻爆出一个窟窿,污血和脑浆喷出三米开外。

    正在用个望远镜观察的赵大山顿时大吃一惊,瞳孔暴缩。欧阳志远竟然有枪?他怎么会有枪?

    这怎么可能?

    耿剑锋也看到了欧阳志远开抢了。耿剑锋知道欧阳志远有枪,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欧阳志远。

    耿剑锋转脸看了一眼赵大山,他看到了赵大山脸上的惊异。耿剑锋知道,欧阳志远有枪地事,

    不能让赵大山知道。赵大山可是郭文画的人。看来自己要说个谎了。

    耿剑锋故意大声道:“好枪法。”

    赵大山拿下望远镜,转脸看着耿剑锋道:“欧阳县长怎么会有枪?”

    耿剑锋道:“我给的,他去救人,肯定要用枪。”

    赵大山冷冷的道:“你这是在违反枪支管理条例。”

    耿剑锋道:“一切为了救人,如果欧阳县长没有这把枪,他怎么能干掉那个杀手?怎样救苏局长和何县长,他是冒着生命的危险救人呀。”

    赵大山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欧阳志远干掉了那个杀手,立刻闪电一般的冲进山洞。

    郑晓水正看着洞外的何振南他们,猛然一个人影如同狂风一般的冲了进来,把郑晓水吓了一跳,他猛地转身就想开枪。

    “嘭!”

    一声轻微的枪响,欧阳志远抢先开枪,一枪打在了郑晓水的手腕上。

    “欧阳志远!”

    黑三炮一声怪叫,对着欧阳志远就要开枪。

    “嘭!”

    欧阳志远的子弹打在了黑三炮的眉心。

    黑三炮的后脑,刹那间炸开,脑浆污血喷出很远。

    欧阳志远一脚踹在郑晓水的肚子上,直接把他踹出五米开外,拾起了那两把枪。

    郑晓水一下子晕了过去。

    “志远!”

    苏晓红的眼泪下来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抱起苏晓红,把她藏起来,小声道:“千万别出声,下面还有两个杀手,他们和何县长马上就上来了,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救何县长。”

    欧阳志远说完,快速的冲向洞口。

    押着何振南的两个杀手,还有十几米就到洞口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拨通了耿剑锋的电话。

    耿剑锋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立刻结了过来。

    “志远,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压低声音道:“我已经救下了苏局长,黑三炮死了,苏晓水受伤,你让狙击手干掉外面的两个杀手。”

    耿剑锋一听志远已经救下来苏晓红,顿时大喜道:“好,我让特警配合你,在杀手就要进山洞的瞬间,你们一起开枪。”

    耿剑锋立刻联系特警阻击手,准备找机会干掉那两个杀手。

    “欧阳县长救下了苏局长,黑三炮死了,苏晓水受伤。”

    耿剑锋看着赵大山道。

    赵大山一听,脸上露出了惊异的神情。

    好厉害的欧阳志远。

    山洞口的欧阳志远,藏在一块巨石后面,手里的枪对准了一个杀手的眉心,他在等待机会。

    近了……五米……三米……两米……

    就在两个杀手一步进入山洞的刹那,欧阳志远手里的枪和外面武警的阻击步枪同时响了。

    “呯呯1

    “噗噗!”

    两个杀手的脑袋,被打得爆开了。

    污血和白花花的脑浆,嘶嘶的喷射出三米开外。

    何振南和那个警察刹那间趴在了地下。

    十几名特警冲了进来。

    欧阳志远笑着站了起来,连忙把何振南拉了起来,笑道:“何县长,任务完成了。”

    何振南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欧阳志雨,眼圈红了。

    “志远,谢谢你。”

    何振南紧紧地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他知道,如果不是欧阳志远的话,这些警察根本救不了自己的妻子。

    欧阳志远道:“呵呵,不用谢,嫂子在里面,我把她藏起来了。”

    欧阳志远领着何振南找到了苏晓红的藏身之地。

    苏晓红看到了自己的丈夫,眼圈一红,泪流满面。自己差一点见不到自己的丈夫了。

    “振南!”

    “晓红!”

    两人一下子紧紧地抱在了一起。这一时刻,何振南不再是一名县长,而是一名丈夫。

    欧阳志远笑着看着两人。

    何振南喃喃地道:“晓红,你没有事,我就放心了。”

    苏晓红流着泪道:“我没事,孩子也没事,我们得救了。”

    两人互相看着,脸上还挂着眼泪,但都笑了。

    三人来到洞口的时候,武警押着苏晓水走了过来。

    郑晓水在经过何振南身旁的刹那间,他的脸上的瞬间变得极其狰狞,竟然一下子抱住了何振南,猛的拉开了怀。

    “嘶嘶嘶……”

    一根导火索,发出毒蛇一般的嘶鸣。

    我的天哪,这家伙和他弟弟一样,身上竟然藏有炸药。

    所有的武警脸色都变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