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爆炸

    第二百九十八章爆炸

    两个城管大队的几十个人和两台钩机冲向了佳佳超市。

    那些小痞子一看城管的人和钩机冲了过来,脸上不仅露出了恐惧的神情,他们也怕死呀。再说,他们是为了钱,但是,要是命没有了,就是有钱,也不能画呀。用钱买来的人,在关键的时候,根本不管用。

    “轰!”

    一台大型的钩机,铁臂一伸,巨大的钢铁冲击锤,直接轰在了佳佳超市的楼体上。

    郑晓波一看自己唯一的财产,佳佳超市就要被拆除了,他的两眼立刻露出绝望而狰狞的怨毒目光。

    “何振南,你不让我活,我也要让你死,咱就同归于尽吧。

    郑晓波狞笑着拉开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胸前的炸药包,猛地一拉,导火索立刻发出如同毒蛇一般嘶嘶的怪鸣。

    “一起死吧!”

    郑晓波咆哮着、狂叫着扑向何振南。

    所有的人看到这恐怖的一目,顿时惊呆了。这可是嘶嘶冒着烟的炸药包。

    城管的人员和几位警察立刻开始逃命,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谁还顾谁呀?

    新城派出所所长王志良一看到郑小波的身上,竟然绑了炸药包,拉燃了导火索,疯狂的冲了过来,不由的大惊。

    但王志良毕竟是警官大学毕业的,他临危不乱,咔嚓一声顶上了子弹,就想击毙郑小波。

    但是,四处逃命的警察、城管和小痞子门,挡住了王志良的射击线路,这让王志良怒火暴涨。

    开枪射击,又不能射击他绑着炸药包的胸口。

    “都趴下!”

    “呯1

    王志良对着天空开了一枪。

    这一枪,对混乱的场面和逃命的人们,没有起丝毫的作用。

    八米……六米……四米……

    郑晓波狞笑着已经冲了过来。

    何振南的两眼死死地盯着郑晓波,他没有丝毫的退缩。

    等到郑小波冲过来的时候,王志良一步跨到了何振南的面前,把何振南护了起来。

    “一起死吧!”

    郑晓波嗷嗷叫着瞬间扑到。

    就在极其危险的时刻,一道人影,闪电一般的冲了过来,一脚踹在了郑小波的肚子上。

    “嘭!”

    一声闷响,郑晓波被这一脚踹的飞出十米开外,砸进了空无一人的佳佳超市之内。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爆响,郑晓波绑在身上的炸药包发出了猛烈的爆炸。一股黑烟烈焰腾空而起。

    “轰!”

    强烈的爆炸,让佳佳超市轰然倒塌,变成一片废墟。

    隐藏在人群中的郑晓水看到弟弟被炸得粉身碎骨,顿时泪流满面的跪在了地上。他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扭曲着、抽动着,双目露出极其可怕、如同毒蛇一般的诡异目光。

    何振南,欧阳志远,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你一家人都死。

    欧阳志远及时赶到,一脚把郑小波揣进了他的佳佳超市。

    所有的人都擦去了脸上的冷汗,刚才的情况真是危险至极呀,要是欧阳志远再晚来一秒,何振南和王志良都会被炸死。

    当欧阳志远接到严冬临的电话后,立刻高速的赶过来,当他来到出事的地点,就看到了郑晓波身上绑满了炸药,炸药发出让人心悸的嘶嘶蓝烟,冲向何振南。

    现场逃命的人很多,炸药包要是在人群中爆炸了,不知道要炸死多少人。

    欧阳志远一看,佳佳超市的门大开,里面没有人,他立刻一脚就把郑晓波踹了进去。

    炸药包在佳佳超市里面爆炸,比在人群里爆炸要安全的多。

    何振南和王志良看着爆炸后的佳佳超市,两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冷汗早已把衣服湿透。

    这个炸药包要是在人群中爆炸,后果不堪设想呀。

    幸亏欧阳志远及时赶了过来。

    何振南一把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谢谢你。”

    欧阳志远看着被汗水湿透了的何振南,苦笑道:“呵呵,正好赶到,再晚一秒,事情就麻烦了,以后拆迁,多带警察。”

    何振南冷笑道:“带再多的警察有用吗?只有王志良一个人站在我面前,危机的时刻,各自逃命,真是给警察丢脸。”

    这是王志良第二次保护何振南。

    王志良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你赶来的真是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欧阳志远道:“想不到郑晓波竟然这样的疯狂,身上绑了炸药包。”

    这时候,几辆消防车和很多警车赶了过来。公安局长耿建峰带领大批警察赶来。

    当耿建峰看到何振南没事的时候,他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

    耿建峰轻声道:“何县长,没有事吧。”

    何振南苦笑道:“我从小算过名,算命先生说我命大,能活到八十岁。”

    这时候,消防队员开始灭火。

    何振南看着满脸大汗的严冬临道:“灭了火后,立刻把废墟拆掉运走,明天就把街心公园建立起来,迎接检查。”

    严冬临忙道:“好的,何县长。”

    佳佳超市,最终以王晓波和他的佳佳超市同归于尽而拆除。

    黑三炮带领的小痞子门一看到出了人命,立刻一哄而散,逃的一干二净。

    三天之内,新城之内的违章建筑,被拆的一干二净,街道变得宽敞明亮。

    晚上的时候,欧阳志远来到了何振南的家,他在楼下,看到了一辆警车。

    这是谁的车?当欧阳志远敲门进去后,欧阳志远看到了新城派出所所长王志良坐在了沙发上。

    “呵呵,志远,来,坐吧。”

    何振南笑着站起来。

    王志良连忙站起来道:“欧阳县长,您快坐。”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不要客气,我来到这里,感到就是我自己的家一样,志良,你也坐吧。”

    “好的,欧阳县长。”

    王志良看到何县长和欧阳县长坐下后,他才坐下。

    变化真快呀,半年前,自己第一次和欧阳志远在一起喝酒,欧阳志远刚进入官场,只是个小小的秘书,现在人家竟然是副处级的县长了,自己只是从指导员变成了派出所所长,人和人不能比呀。

    何振南的爱人苏晓红端着菜,微笑着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笑着道:“志远来了。”

    苏晓红的肚子明显的大了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嫂子,你现在可不能干重活了,我看呀,你要雇个保姆了。”

    苏晓红的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看了一眼何振南道:“就我们这点工资,能雇起保姆吗?”

    欧阳志远道:“以后,洗衣做饭,都让何县长包了,你可不能出任何差错。”

    何振南笑道:“我哪有时间洗衣做饭?看来,还真的找一位保姆了。”

    欧阳志远笑着站了起来道:“嫂子,我来吧。”

    苏晓红连忙道:“没事,我干活习惯了,你坐吧,志远,我今天要好好的感谢你和志良,危机的时候,你们救了振南。”

    王志良连忙站起来道:“保护何县长是我的职责。”

    欧阳志远笑道:“我赶巧了,是何县长福大命大。”

    苏晓红刚端上来几个菜,门外又响起了脚步声,何振南去开门。

    “哈哈,来的早不如来得巧,苏局长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菜做的就是香。”

    公安局长耿建峰笑着走了进来。

    苏晓红已经是林业局的副局长了。

    何振南笑道:“呵呵,耿局,你来晚了,要罚酒三杯了。”

    欧阳志远和王志良连忙站起来,和耿建峰打招呼。

    耿建峰笑道:“志远、志良,你们做,今天,你们是大功臣。”

    欧阳志远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大功臣,我是赶巧而已。”

    耿建峰笑道:“就算是赶巧,你那一脚,竟然能把这位那个郑晓波一脚踢倒十米开外的佳佳超市里面,嘿嘿,真厉害呀。那个炸药包要是在人群里爆炸,那要死多少人?只要死了人,我这个公安局长也就完蛋了。”

    何振南笑道:“你完蛋,我更完蛋。咱们还能在这里喝酒?来,先喝三杯压压惊。”

    何振南开了两瓶茅台。

    王志良把把酒瓶抢了过去,开始倒酒。

    倒满酒后,何振南端起了酒杯道:“这第一杯酒,我感谢志远和志良在危机的关头,救了我,来,干了。”

    耿建峰笑着道:“救了你,也等于救了我,今天要好好的谢谢他们,来个一醉方休,干。”

    三个人呵呵笑着,连喝了三杯酒。

    欧阳志远道:“想不到郑晓波竟然这样疯狂,志良,何县长以后的安全,就交给你了,郑晓波还有一个哥哥叫郑晓水,这人比郑晓波更阴毒,为了防止他的报复,以后,何县长上下班,你派人保护,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耿建峰道:“我划出一辆新桑塔纳给你们派出所,专门保护何县长。”

    王志良道:“好的,欧阳县长、耿局长,保证完成任务。”

    在过去,何振南的安全是周玉海亲自保护的,现在周玉海去了运河县,何县长的安全,就由新城派出所负责。

    耿建峰道:“苏局长上下班,我们局里暗中保护。”

    何振南笑道:“不要这样劳师动众的,郑晓水有这么大的胆子吗?”

    欧阳志远道:“不能不防呀,人在疯狂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就像郑晓水一样。”

    王志良道:“我们会派人暗中监视苏晓水的活动,只要他有什么异常的动静,我们立刻就可以行动。”

    苏晓红终于忙完了,欧阳志远笑道:“嫂子,过来坐,一起吧。”

    苏晓红笑道:“你们喝吧,我休息一会。”

    何振南今天本来是想让欧阳志远给苏晓红看看,最近苏晓红感到有点累,全身酸痛。想不到,下午就发生苏晓波点燃炸药包的事情。何振南干脆把王志良和耿建峰一块请过来吧。

    王志良已经两次救了自己,自己应该好好的感谢人家一下。王志良那种临危不惧的作风,让何振南感到很满意,县公安局还缺少一个副局长,看来,王志良一定能胜任。

    酒喝的差不多的时候,何振南看着耿建峰道:“耿局,你们公安局还缺少一个副局长吧。”

    耿建峰笑道:“是呀,一直没有配齐。”

    何振南道:“志良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对工作极其的负责,你打个报告上来,对于志良这种能力极强的好同志,我们就应该给他压担子。”

    王志良一听,内心顿时极其的激动,眼睛里露出了炽热的亮光。

    耿建峰笑道:“好的,何县长,我回去就办。”

    欧阳志远笑道:“上次那些人冲击县政府的时候,志良就表现的极其果断英勇,这次面对郑晓波身上嘶嘶冒着烈焰的炸药包,志良表现的更加临危不惧,大义凌然,这种同志当然要重用。”王志良端起酒杯,站了起来,眼睛看着何振南、欧阳志远和耿建峰道:“谢谢何县长、欧阳县长、耿局长的信任,以后,我一定会尽心尽责的完成县政府交给的任务,维护好傅山县的治安,为我们傅山县的建设,贡献出自己的一切。”

    何振南笑道:“好,志良,以后你就跟着耿局了,县公安局有了你们这样的干部保驾护航,我们傅山县的发展就有了保证。志良,省政府的检查团就要到了,这一段时间,你协助耿局坐好保卫工作吧。”

    王志良大声道:“是,何县长。”

    一个小时后,耿建峰和王志良先告辞。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给你嫂子看看,最近你嫂子全身酸痛,很沉的样子,还感到很累。”

    欧阳志远笑道:“我看看吧。”

    苏晓红把手伸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把手指搭在苏晓红的脉门上,微微的闭上眼,仔细的查看着。

    过拉一会,欧阳志远放开手笑道:“孩子很健康,发育的很好,嫂子的反映是有点劳累,我给嫂子开一副中药,调理一下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何振南和苏晓红都放心了。

    欧阳志远给苏晓红开好了调理的药方子,交给了她。

    …………………………………………………………………………………………………………

    傅山新城西郊的一座楼房内,郑晓水脸色变得极其可怕,他猛地挥起手中的短刀,猛一甩手,刀光爆闪,嘭的一声闷响,刀尖扎进了墙上何振南的照片上。

    何振南、欧阳志远,我一定要干掉你们,为我弟弟报仇。

    王八蛋,你们害的我父亲进了监狱,现在又拆了我家的佳佳超市,杀了我弟弟,你们一定要死……,我要让你们全家都死。

    郑晓水的眼睛变的血红诡异,如同恶魔一般的可怕。

    二十六号早晨,省里的检查团终于来到了傅山县。

    来的主要领导人是省委副书记赵云峰、主管农业的副省长楚晓宇、主管卫生旅游教育的副省长姜大年,陪同前来的还有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

    十几名记者团跟在后面。

    市委书记周天鸿、市长郭文画、市公安局长赵大山陪伴左右。

    傅山县委书记王凤杰、县长何振南、常务副县长江宗武、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吴稷山、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戴立新、主管旅游的副县长魏光海,都站在路口迎接检查团的到来。

    公安局长耿建峰和王志良带领警察负责保卫。

    欧阳志远看到市里的领导陪伴在领到的左右,县长何振南和县委书记上前和领导们握手。

    欧阳志远看到,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吴稷山、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戴立新、主管旅游的副县长魏光海他们一脸渴望的、也想上前和领导们握手,但根本没有机会。

    欧阳志远干脆躲的远远的,他们没有机会,自己更没有机会。再说,自己也不想和楚晓宇、赵云峰、姜大年他们握手,自己的级别太低。

    庞大的检查团只是在县政府停留了一会,就开车出了傅山县城,开始参观绿蔬集团的无公害绿色有机蔬菜和养殖,以及红太阳集团的林果基地、生态园。

    何振南县长担任了讲解员,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他。县委书记王凤杰只是偶尔插几句话。

    绿蔬集团的无公害绿色有机蔬菜和养殖,以及红太阳集团的林果基地、生态园取得的成绩和规模,让所有的人在震惊的基础下,感到欣喜。

    他们绝没有想到,傅山县在几个月的时间内,能取得如此大的成绩。

    随同前来的记者们也感到很震惊。

    上午参观完这两个地方,下午检查团浩浩荡荡的到了崮山镇风景区。在崮山大酒店用过午餐后,检查团上了崮山主峰——天柱峰。

    崮山优美旖旎的迷人风景,把检查团的所有人都吸引住了,谁也没有想到,崮山风景区的风景,是那样的优美。

    在检查团上天柱峰的时候,欧阳志远没有跟上去,他见到了韩月瑶和艾丽娜。两个小丫头脾气相投,成了极好的朋友。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大哥,领导们都上了天柱峰,你为什么不去?”

    欧阳志远笑道:“领导们上了天柱峰,我是个小兵,凑什么热闹呀?还不如在下面和你们说话。”

    艾丽娜笑道:“欧阳大哥,你这两天上哪里去了?也不来看我?我都想你了。”

    欧阳志远知道,外国人的那种想,和我们中国人的想不一样。

    欧阳志远笑道:“我也想你们呀,所以,我没有上天柱峰。”

    韩月瑶笑道:“欧阳大哥,你在崮山呆几天?”

    欧阳志远道:“按照计划,检查团从天柱峰回来,就要去石头城,晚上在蝴蝶谷住宿,明天参观崮山镇猫儿乡的药材基地,下午参观新工业园。”

    艾丽娜揽着韩月瑶道:“我要在崮山多玩几天。”

    欧阳志远笑道:“随便,月瑶,照顾好艾丽娜。”

    欧阳志远道:“你们玩吧,我现在去石头城,安排领导们的住宿。”

    艾丽娜一听欧阳志远要去石头城,立刻笑嘻嘻的道:“我也想去石头城。”

    欧阳志远道:“你不是和喜欢喝韩月瑶在一起吗?”

    艾丽娜道:“月瑶姐姐这两天太忙,天天要接旅游团,累死了,我还是去石头城吧。”

    韩月瑶笑道:“我要不是要接旅游团,我也去石头城,可惜,不能和你们一起去石头城了。”

    欧阳志远苦笑着看着艾丽娜道:“艾丽娜,我去工作,那啥……你跟着不方便。”

    艾丽娜一瞪眼道:“有什么不方便?我到石头城去旅游,难道不允许?哼!”

    艾丽娜说完,走向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欧阳志远只得带着艾丽娜,去了石头城。

    越野车到达石头城通向羊耳峪乡的路口的时候,路口上竖起了一个高达十米的广告牌,牌子上写着:羊角峪乡万亩中药材基地和唐代万佛寺的大字。

    欧阳志远看到了高大的广告牌,心道,王青峰的行动还真快。这个广告牌竖起来的不错。

    欧阳志远竟然看到了,原来是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现在已经是羊耳峪乡长的青峰。

    王青峰一看到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他笑着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停下车,走下车,笑着王青峰道:“青峰,你怎么在这里?最近乡里的情况,还好吧?”

    王青峰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县长,乡里的情况很好,乡里所有能种植药材的土地,都种上了药材,乡亲们都领到了预付款和扶贫款,他们的心劲很高。万佛寺和万佛洞,已经开始修复了,到秋季,就能建成。”

    欧阳志远笑道:“好,羊角峪乡的老百姓,他们有盼头了,离好日子已经不远了。”

    王青峰看着欧阳志远道:“这都是在欧阳县长的关照下,羊角峪乡的老百姓才有奔头。”

    欧阳志远笑道:“青峰,你是专门在这里等我的?有什么困难要让我帮你解决吗?”

    王青峰笑道:“欧阳县长,所有的困难,我都能解决,我知道省里领导要来这里参观,欧阳县长你肯定要从这里过,所以,我就在这里等你,我要感谢欧阳县长让我做了羊角峪乡的乡长,我才有机会报答羊角峪乡的乡亲们,我王青峰一定能带领羊角峪乡的乡亲们,走向脱贫致富的道路。”

    欧阳志远看着王青峰道:“青峰,我看着你们羊耳峪乡,等到羊耳峪乡的乡亲们,真正的脱贫致富的时候,我给你开庆功会。”

    “好,一言为定。”

    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刚到蝴蝶谷的度假村,陈雨馨就迎了出来。

    欧阳志远把艾丽娜介绍给陈雨馨,陈雨馨一听艾丽娜竟然是美国惠瑞尔制药集团总裁惠瑞尔的女儿,很是吃惊。

    惠瑞尔集团可是国际上最著名的一个生物制药集团,他们生产的抗肿瘤药物,畅销全世界。

    艾丽娜拉着陈雨馨的手笑道:“雨馨姐姐,你真漂亮。”

    陈雨馨笑道:“艾丽娜更年轻、漂亮。”

    欧阳志远道:“雨馨,房间都安排好了吗?”

    陈雨馨道:“放心吧,检查团领导的房间、记者、公安的房间,都安排好了,游客都安排到了石头城宾馆了,我们的配套措施,很齐全。”

    欧阳志远道:“这两天游客的人流量怎么样?”

    陈雨馨笑盈盈的道:“不错,我们没有想到,周六和周日的游客会这么多,一天的人流量,竟然有四万人,看来,我们的宾馆还要再建几座,我相信,检查团回去后,通过那些记者的宣传,和新闻媒体的宣传,游客的人数,会暴增,五一节的人流量会更多。”

    欧阳志远笑道:“旅游业是任何行业都比不过的绿色环保行业,绝对大有发展前途。”

    陈雨馨道:“红太阳集团的果饮,我准备交给总经理去做,我以后,专做旅游,而且要加大投资力度,对了,志远,以后再发现新的旅游资源,可要先联系我。”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呀,肯定最先联系你,对了,我刚才见到羊耳峪乡长王青峰了,你们的万佛寺和万佛洞建设的怎么样了?”

    陈雨馨道:“力争三个月后对外开放,那精美绝伦的雕塑,绝对会震惊世界的雕塑界的。”

    陈雨馨把欧阳志远的房间安排在何县长的旁边,艾丽娜的房间和欧阳志远相邻。

    房间刚安排好,服务总台就传来吵闹声。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走到服务总台前,看到五六名西装革履的男人,簇拥着一位儒雅的中年男人,站在服务台前。

    这个男人穿着高贵得体,神情儒雅带着一丝冷傲,一双眼睛又出犀利的智慧。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

    那个男人的一个手下,在和服务台人员交涉,要求订好的房间。

    服务员在耐心的解释,今天为了迎接省里的检查团,这里的度假村今天不对外营业。

    但那个手下,一定要订几套房间。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道:“我记得你度假村旁边盖了二十套别墅,卖了吗?”

    陈雨馨摇摇头道:“那二十套别墅不卖,但我给你留了一套,主要是作为机动用的,专门用来接待贵客的。”

    欧阳志远笑道:“这人不简单,把他安排到别墅里。”

    陈雨馨点头道:“好的。”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走向那位儒雅的男人。

    那位中年男人看到了一位英俊潇洒的年轻人和一位高贵典雅的漂亮女人走了过来,他的眼睛一亮,露出了一丝惊奇的表情。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