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炸药包

    第二百九十七章炸药包

    石国虎看着欧阳志远道:“先生,您还会看相算命?能给我仔细的看看嘛?”

    欧阳志远笑道:“算命看相,只是业余而已,我主要还是中医,等会我给你老婆看完病,再给你看看,对了,你老婆的病不轻,要用十分名贵的药材,费用要十万,你准备一下。”

    欧阳志远见过石国虎的那坐两层别墅,价值绝对在一百万以上,要是指工资,石国虎能买上两层楼的别墅吗?他的钱,肯定是不义之财,这次得狠狠地敲他一笔。

    石国虎一听要十万,这家伙刚才虽然说十万八万没问题,那只是空话,现在欧阳志远问他要是十万,还是把他下了一跳。

    石新桥一听对方要十万,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两眼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嘿嘿,十万,这也太贵了吧。”

    欧阳志远淡淡的道:“你们嫌贵,还是到龙海医院去看吧,来呀,下一位。”

    王广忠一听对方要十万,也是感觉到贵了,可是,在龙海医院,那些专家又看不了,查不出来毛病。只要能看好病,十万就十万吧。

    石国虎回头看了一眼王广忠,王广忠哼了一声,脸色很不高兴的样子。

    石国虎忙道:“好的先生,只要能看好病,我们这就去提钱。”

    石国虎让石新桥去到银行提钱。

    欧阳志远轻轻一动手指头,就能治好王广琴被封闭的灵智穴道,但他可不想让对方看出来。欧阳志远拿出银针,慢慢的给银针消毒,开始给王广琴扎针。

    随着欧阳志远的下针,王广琴的情绪慢慢的稳定下来,不在又唱又跳,她那双发直的眼睛,慢慢的有了生机,眼珠开始转动。

    石国虎一看自己妻子的病,有了好转,顿时惊喜不已,连忙扶住了自己妻子的手臂。

    后面的王广忠,一看自己妹妹的病有了起色,眼里顿时露出了一丝惊奇。

    欧阳志远看着石国虎道:“快给你老婆说话,唤醒她的意识。“

    石国虎一听先生这样说,连忙看着王广琴道:“广琴,你醒醒,你看我是谁?快醒醒!”

    欧阳志远快速的收针。

    当所有的银针收拾完后,王广琴的眼睛里终于有了神采,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开,看着是石国虎道:“老石,这是在哪里?”

    石国虎一看自己的老婆醒了过来,恢复了神智,高兴地眼圈红了,他扶住王广琴道:“广琴,你生病了,这里的欧阳先生,治好了你的病,快谢谢人家。”

    欧阳志远一边开药方一边笑道:“不用谢了吗,病人以后不能生气,不能骂人、多做善事,对了,家里不能养任何动物,否则,就有复发的可能。”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药单子交给朱文才的徒弟张平,去配药。

    张平拿了药方去配药。

    药配好后,欧阳志远告诉了怎么吃法,就示意石国虎把王广琴送到车里。

    县委书记王广忠,最相信风水和算命,他在运河县经常私下里找人看风水算命,在建设开发区工业园的时候,他都聘请了风水先生。

    欧阳志远装扮的先生,他的医术和刚才给石国虎相面事,让王广忠一阵心动。

    看看已经没有了病人,王广忠笑道:“先生,能给我看看吗?”

    欧阳志远看着眼前这位运河县最强势的县委书记,心道,这位县委书记,并不像外界传说的那样冷酷专横,反而有种很随和的感觉。

    欧阳志远道:“你是想看病,还是想看面象?”

    王广忠笑道:“先看病吧。”

    欧阳志远把手指按在他的脉门上,微微的闭上眼,过了一会,慢慢的道:“血压低,头头晕目眩,夜里咬牙,很响。”

    王广忠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脸色顿时一阵惊奇,这位先生说的很对,别人血压高,自己的血压反而低,夜里咬牙,而且很响,这个都能看出来,这不是神医吗?

    王广忠笑道:“先生,神医也。”

    欧阳志远笑道:“你夜里咬牙,是由于白天精神紧张所致,处理事情太多的原因。看样子,先生也是一位一方霸主,手手握权印的领导。”

    王广忠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呵呵,我只是一名平头百姓而已。”

    欧阳志远放开王广忠的手道:“先生不信,不看也罢。”

    王广忠笑了,脸上有点得意,轻声道:“先生看的不错,继续看吧。

    欧阳志远道:“先生华盖紫气升腾,官运动了,一年之后,先生和刚才的那位先生一样,有贵人提携,升迁的迹象已动,而且还有乔迁之喜。”

    王广忠一听,心里狂喜不已。一年后,自己果然能升迁,到市里工作后,肯定要搬家呀。

    这人看的真准。

    欧阳志远看着王广忠道:“不过……。”

    王广忠连忙道:“先生请讲。”

    欧阳志远道:“你以后遇事不要太独断,多和别人商议,多听别人的意见,如果不这样,你的这次升迁,还有点危险。”

    王广忠一听连忙道:“请先生指点迷津。”

    欧阳志远道:“你前面有位阴人,如果你能和阴人处理好关系,你这次的升迁,有惊无险,相反这人还能给你带来好运,如果你处理不好这层关系,一年之后的升迁,就危险了。”

    王广忠一听,心道,难道这人说的阴人就是县长黄晓丽不成?看来自己最好不去招惹这个女人最好。

    欧阳志远这样说的目的,就是保护黄晓丽。

    欧阳志远知道,王广忠的表面上很平易近人,但骨子里却极其的强势专横,谁要是违背了他的意愿,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想法拿下对方,毫不留情。

    现在,黄晓丽一个人在运河县,欧阳志远很不放心。

    这时候,石新桥取款回来了,当他看到母亲已经清醒过来,石新桥不由的狂喜。不论好人和坏人,都有亲情,石新桥的脾气虽然暴躁,但他很孝顺。

    只要把母亲的病治好,花再多的钱,都值得。

    石新桥走进门诊,把取回来的钱放在了欧阳志远面前道:“谢谢先生,十万在这里,你数数。”

    张平把配好的药递给石新桥。

    欧阳志远又给王广忠开了方子抓了药。

    王广忠拿着药道:“多谢先生指点迷津。”

    欧阳志远笑道:“放宽心胸,多做善事,搞好和别人的关系,就可以了。”

    王广忠一家人千恩万谢的走了。

    欧阳志远看着王广忠轿车的背影,他不仅笑了起来。

    朱文才看着欧阳志远道:“好小子,狮子大开口呀,十万,这人家真有钱。”

    欧阳志远道:“河县的县委书记、农业局长、刑警队大队长,能没有钱吗?”

    欧阳宁静走了进来,看着欧阳志远道:“给那女人看完了?”

    欧阳志远笑道:“惩罚一下就可以了,这十万块钱,就给那些看不起病的病人吧。”

    欧阳宁静点点头,他看到了儿子的印堂有点发暗,禁不住一楞。欧阳宁静仔细的看着欧阳志远的印堂,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志远,最近,小心一点,做事低调点。”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爸爸。”

    秦墨瑶抱着一帆走了进来。

    一帆惊奇地看着志远,笑嘻嘻的趴在志远的怀里,一下子把他的假胡子扯了下来。

    “嘻嘻,爸爸,真好玩。”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回到了傅山县,就接到了县长何振南的电话。

    “志远,晚上到我这里来,咱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晚上我正好有空。”

    何振南道:“省政府检查团还有三天就到,这几天,傅山县的市容市貌要突击一下,所有街道两旁的违章建筑,要全部拆除,你要督促城建局长严冬临在二十五号之前,完成清理违章建筑的工作。”

    欧阳志远苦笑道:“何县长,我忙不过来呀,工业园、崮山风景曲,现在我还要再管清理违章建筑的工作,你不是想累死我吧。”

    何振南笑道:“能者多劳,别人干,我不放心,再说,又不让你亲自去干,你只要严加督促城建局长严冬临就可以了,呵呵,晚上见,你嫂子做好饭等你,顺便给你嫂子看一下,再过三个月,你嫂子就要生了。”

    欧阳志远一听,哈哈大笑道:“恭喜你了,何县长。”

    欧阳志远刚放下电话,在工业园里转了一圈,城建局长严冬临的电话打了进来。

    “欧阳县长,事情有点不妙,我们在佳佳超市,何县长也在,郑晓波纠集了很多小痞子,要围攻我们,您快来。”

    严冬临的声音有点急促,现场十分混乱,声音很嘈杂。

    佳佳超市?佳佳超市是郑晓波开的。那是一个典型的违章建筑,建这座超市的时候,郑晓波的父亲郑俊熙还是城建局长,所以,没有人敢出来说话。现在郑俊熙由于贪污,被下了监狱,这佳佳超市就被提到了桌面上。

    不会吧?小痞子敢围攻何县长?警察是干什么吃的?公安局长耿剑锋不在?新城派出所所长王志良干什么去了?

    郑晓波的胆子不小呀,竟然敢纠集小痞子围攻何县长,这小子想干嘛?老子进了监狱,还这样嚣张?

    欧阳志远立刻开着越野,直奔佳佳超市而去。

    佳佳超市的位置,在规划里,是街心公园,却被建成了四层的大超市。

    城建局的市容监察大队已经多次给郑晓波下了拆迁通知,但郑晓波就是不听。

    今天下午,城建局长严冬临亲临现场,带着城管、公安,来强拆佳佳超市。

    下午刚一上班的时候,严冬临带着城管执法的两个大队,和两辆钩机,连同新城派出所的警察,来到了佳佳超市。

    佳佳超市的总经理郑晓波,纠集了一百多名的小痞子,手里拿着砍刀、钢管早已在超市等候。

    郑晓波的哥哥郑晓水,混在人群中,和黑狼黑三炮站在一起。

    郑晓水看着黑狼黑三炮,悄声道道:“黑三爷,保护住佳佳超市,我在十万的基础上,再给你加五万。”

    黑三炮贪婪的瞟了一眼四层的佳佳超市,嘿嘿笑道:“二十万。”

    郑晓水的眼里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机,盯着黑三炮道:“好,二十万就二十万。”

    黑三炮嘿嘿笑道:“郑爷就是爽快,你等好吧,我的兄弟个个都不怕死,嘿嘿,但那些警察,可都怕死。”

    严冬临走下自己的轿车,看着郑晓波道:“郑晓波,你的佳佳超市,属于违法乱建,为了迎接省政府的检查团,佳佳超市必须拆除。”

    郑晓波冷笑着鄙视的看着严冬临道:“严局长,我父亲在你这个位置的时候,你敢说佳佳超市是违法建筑吗?现在我父亲进去了,嘿嘿,你就带人来拆佳佳超市,说佳佳超市是违法建筑,严局长,我有正常的用地建设手续,你们强拆佳佳超市,是违法的。”

    严冬临冷声道:“郑晓波,你忘了吧,当年你建设佳佳超市的时候,我投了反对票,因为城市规划图上,这里应该是街心公园,我也知道,你所说的正常手续,是你父亲办的手续,这本身就是违法的,我当年同样劝阻了你父亲,但你父亲不听。现在县委和县政府统一行动,你的佳佳超市保不住了,郑晓波,你知道,个人和政府相抗,能抗的住吗?所以,郑晓波,配合政府拆迁吧,我给你申请一部分补偿。”

    郑晓波冷笑道:“给我申请一部分补偿?四层楼的佳佳超市,我花了五百多万,加上装修一共有近千万,你能赔我多少?嘿嘿,今天我在,超市就在,你要想拆我的超市,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过去。”

    “郑晓波,你不要和政府相抗,最后吃亏的还是你。”

    严冬临大声呵斥着郑晓波。

    郑晓波嘿嘿冷笑道:“我什么都没有了,父亲进了监狱,我只剩下这座超市,严冬临,你只要敢拆我的超市,老子要和你同归于尽。”

    新城派出所长王志良冷笑道:“郑晓波,你在给谁说话?如果你胆敢做出违法的事,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王志良一摆手,十几个警察围了过来。

    县长何振南已经给严冬临下了死命令了,今天必须把佳佳超市拆除,否则,就拿下严冬临的城建局局长。

    严冬临今天带来了两台钩机,新城派出所的所有警察全部配合。

    严冬临一挥手,大声道:“所有的城管人员,全部靠上去,警察同志也要靠想去,谁敢阻碍执法,全部抓起来。”

    三十多名城管和十几个警察,冲了过去。

    严晓波嘿嘿冷笑道:“严冬临,你敢。”

    严冬临过去在郑俊熙手下当副局长的时候,经常受到郑俊熙的打压,现在,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报仇雪恨了。

    严冬临冷笑道:“我为什么不敢?来呀,钩机过来,给我拆。”

    严冬临的话音一落,两台钩机轰隆隆的开了过来。

    混在小痞子中间的郑晓水沉声道:“黑三爷,看你的了。”

    黑三炮冷笑道:“放心吧,有我们在,他们不敢拆。”

    黑三炮一摆手,一百多名的小痞子,挥舞着砍刀和钢管,从人群中,嗷嗷叫着冲了出来。

    严冬临猛然看到这么多的小痞子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不禁吓了一跳。

    郑晓波一看黑三炮带着人来了,不由得呵呵大笑道:“严冬临,今天你只要敢拆老子的佳佳超市,老子就和你来个鱼死破。”

    严冬临看着冲上来的小痞子,看着新城派出所长王志良道:“王所长,看着那些小痞子。”

    王志良掏出了手枪,咔嚓一声顶上了子弹,高声道:“都退回去,谁敢上来,老子就开枪。”

    那些小痞子一看警察亮出了手枪,很多人都嘎嘎的大笑起来。他们知道,警察根本不敢开枪。

    他们手中的枪,还不如自己手中的的砍刀棍棒。

    黑三炮大喝一声:“冲过去。”

    一百多个小皮子如同潮水一般冲向了佳佳超市。

    “住手!”

    一声有力的暴喝,在后面传来。

    县长何振南,脸色阴沉着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他的新秘书周光书和几个工作人员。

    何振南知道,今天下午严冬临要来拆佳佳超市,他不放心,就过来看看。

    当他赶过来的时候,正看到那些小痞子中了过来,何振南立刻大喝了一声。

    但是,那些小痞子根本不怕任何人的威吓,一下子冲到了佳佳超市前面,把超市护住了。

    严冬临知道,今天就怕有麻烦,警察绝对不敢开枪,小痞子的人数太多,这要是打起来,自己这一方就怕要吃亏,要是何县长受了伤,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严冬临立刻给欧阳志远打电话,并把危机的情况告诉给了欧阳志远。

    严冬临连忙迎向何振南道:“何县长来了。”

    何振南大声道:“严冬临,这是怎么回事?”

    严冬临连忙道:“郑晓波抗拒拆迁,勾结黑社会人员,围攻我们。”

    何振南大声道:“现在是**领导的社会主义社会,绝不允许有黑社会横行霸道。”

    何振南立刻拨通了县公安局长耿剑锋的电话:“耿剑锋,我是何振南,你立刻带人来佳佳超市,逮捕所有的黑社会成员,一个都不能放过。”

    “是,何县长。”

    公安局长耿剑锋立刻带着几十名警察和特警赶了过来。

    何振南走到佳佳超市面前,王志良立刻带着警察,站在何振南的身边,以防不测。

    何振南看着郑晓波道:“郑晓波,你竟然敢勾结黑社会上的小痞子,抗拒执法,难道你不知道这是犯法的事吗?我命令你,立刻让开。”

    郑晓波一看何振南来了,脸色不由得一变,他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绝望。

    他知道,欧阳志远为人极其的强势,今天自己的佳佳超市,就怕保不住了。

    就是何振南撤了自己父亲的职的。何振南是自己的仇人,你不让老子活,老子也不让你活。

    郑晓波脸色阴冷的看着何振南,阴森森的道:“谁拆我的佳佳超市,老子我给谁拼命。”

    何振南道:“郑晓波,佳佳超市是违章建筑,整个傅山新城都在看着这里,今天的佳佳超市,一定要拆,你不要顽抗到底,再干傻事,如果你阻碍我们强拆,你就会犯法的,就会象你父亲一样,坐牢的。”

    何振南这一提起郑晓波的父亲郑俊熙坐牢的事,顿时引起了郑晓波的狂暴怒火。

    为了退赃,为了能得到轻判,郑晓波和郑晓水两人四处筹钱,卖了两处超市,现在,兄弟两人就剩下这一座佳佳超市了,如果再把这座超市拆了,兄弟两人,就一无所有。

    郑晓波恶狠狠的盯着何振南,阴森森的道:“你要敢拆了我的佳佳超市,老子和你同归于尽。”

    何振南哪里怕郑晓波地威吓,立刻大声道:“所有的人听着,我是县长何振南,佳佳超市是违章建筑,今天不论遇到什么情况,一定要把佳佳超市拆掉,如果谁胆敢阻拦,那就是抗法,一律抓起来。”

    一百多名小痞子一听对方是县长来了,他们的心里在打鼓。小痞子再厉害,也怕官。

    黑三炮嘿嘿冷笑道:“不用害怕,咱们人多,他们不敢把我们怎么样,今天只要保护住了佳佳超市,每人五百。”

    五百块钱在九十年代,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那个时候的工资,也就是几百吧。

    。小痞子们一听有五百块钱,他们的眼睛立刻露出贪婪的亮光。

    那个时候,小痞子的出场费,最多一天五十元,现在给五百,不少了。一百多的个小痞子立刻兴奋起来。

    何振南看着严冬临道:“立刻拆除佳佳超市。”

    严冬临大声道:“两个大队的城管听好了,立刻指挥钩机,拆除佳佳超市。”

    几十个城管人员立刻指挥钩机冲了过去。

    “谁敢拆?老子和他同归于尽。”

    郑晓波猛的拉开拉链,露出了身上绑着的炸药。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