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贵人

    第二百九十六章贵人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微笑着伸出手道:“您好,石姐。”

    石墨兰笑了,欧阳志远没有喊自己石老板,反而喊自己石姐,这让石墨兰感到很亲切。这让她对欧阳志远的印象极好。

    石墨兰笑道:“志远,既然你称呼我为石姐,我就不称呼你欧阳县长了,我以后,直接叫你志远吧。”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石姐,兄弟之间在一起喝酒,千万别叫官衔,叫了就显得生疏。”

    石墨兰笑着先和周玉海、丁宝山他们喝了两杯,当她和欧阳志远喝酒的时候,欧阳志远给她倒了两杯玉春露。玉春露刚一倒出来,一种清爽甘醇的香甜,就飘进石墨兰的琼鼻之中。

    石墨兰眼睛一亮,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这是什么酒?这么好闻?竟然有种淡雅的清香。”

    欧阳志远道:“自家酿造的酒,叫玉春露,石姐,你尝尝。”

    石墨兰微笑着,用她那红润的嘴唇抿了一口,一股甘醇的清香,充满着自己的口腔,然后散向自己全身的骨髓,让人全身通泰。

    “好酒,志远,不错。”

    石墨兰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道:“石姐,那咱就喝两杯。”

    石墨兰很豪爽的和欧阳志远连喝了两杯酒。

    欧阳志远和石墨兰刚喝完酒,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微笑着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两个身材高大的保镖。

    “周局长,您好,看到你在这里喝酒,我过来敬你两杯。”

    中年男人微笑着从手下人手里,接过两瓶茅台,放在了桌子上。

    石墨兰看着卫东林笑道:“卫懂来了。”

    卫东林笑道:“石老板,您好,您今天真漂亮。”

    石墨兰笑道:“谢谢卫懂的夸奖。”

    欧阳志远不由得苦笑起来,看来,今天这场酒要被别人打扰了,兄弟之情不好再续下去了。

    周玉海一看天安集团董事长卫东林过来敬酒,他微笑着站了起来道:“卫懂,你好。”

    天安集团是龙海市有名的财团之一,他们的业务规范很广,集团发展很快,董事长卫东林是一位极其精明的投资商,人脉极广。

    卫东林和周玉海、丁宝山喝了两杯酒,周玉海把卫东林和欧阳志远相互介绍认识。

    卫东林这人性格豪爽,喝酒干脆利索,一双眼睛透出深邃的智慧,这让欧阳志远对卫东林的印象很好。

    欧阳志远和卫东林喝了两杯茅台后,整桌喝酒的气氛更加浓烈。

    不一会,两瓶茅台就空了。

    经过一阵推杯换盏,丁宝山和陈可剑首先败下阵来,提前退场。过一会,酒会结束。

    欧阳志远送周玉海走出大酒店。

    周玉海的酒量很好,脸上只是微微带着酒意。

    志远看着周玉海道:“喜欢上了石墨兰?”

    周玉海吓了一跳,脸色微微发红,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看石墨兰怎么样?”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看样子,你们互相都有感觉吧,在酒桌上,都眉目传情,贼眉鼠眼的,老实交代,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周玉海打了欧阳志远一拳道:“什么叫贼眉鼠眼的?这叫对眼,也不叫勾搭。”

    欧阳志远笑道:“是,是叫对眼,呵呵。”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今天来运河县干什么来了?你别说是来专门找我喝酒的。”

    欧阳志远笑道:“黄县长想女儿了,我把一帆给她送来了。”

    周玉海知道,欧阳志远是一帆的干爸爸。

    “黄县长一个人不容易,竟然能到运河县来当县长,不错,嘿嘿,王广忠好像在让着黄县长。”

    周玉海笑着道。

    欧阳志远知道,王广忠可能知道黄晓丽的背景,只要黄晓丽不和王广忠的根本利益发生冲突,王广忠不会轻易招惹黄晓丽的。

    欧阳志远道:“王广忠是书记,黄晓丽是县长,他们只能互相配合,搞好运河县的工作,明年就要换届了,这是个非常的时期,更是抓政绩的最后阶段,王广忠可不傻,他要的是政绩,不是斗争。”

    周玉海道:“黄县长没来前,县长左逸雨可是被王广忠压得抬不起头来,在常委会上,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力,王广忠可是极其的强势,一切的决策,都由王广忠一个人说了算。”

    欧阳志远笑道:“左逸雨太软弱,这人的投机心里极重,更主要的是,他没有站队。在官场里,你没有站好队,最容易成为别人的牺牲品。盘龙河污染事件,就充分的说明了这个问题。”

    欧阳志远说的这句话,让周玉海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周芒航。

    父亲周芒航原来一直在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之间来回摆动,左右逢源。周天鸿和郭文画很是闹怒。

    现在,父亲好像向市委书记周天鸿那里跑得勤了。

    石墨兰远远的看着周玉海和欧阳志远,她看到两人在台阶上,说笑着拉着呱,石墨兰走了过来。

    “玉海,志远。”

    石墨兰看着两人,把周玉海忘在房间里的外套,给周玉海披在身上。

    “你看,这么大的人了,还忘衣服。”石墨兰娇嗔的看着周玉海。

    周玉海笑道:“这不,光顾着和志远说话,忘记了。”

    其实,衣服是周玉海故意忘在那里的,他想让石墨兰送过来,和石墨兰说说话。

    欧阳志远看着石墨兰笑道:“石姐,看来以后我不能叫你石姐了。”

    石墨兰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不叫我石姐,你叫我什么?”

    欧阳志远笑道:“应该叫嫂子。”

    石墨兰没想到,欧阳志远会这样说,她和周玉海相互的看了一眼,脸色红到了白皙的耳垂。

    欧阳志远笑道:“我该回去睡觉了,你们有什么悄悄话,尽情的说吧。”

    欧阳志远说着话,走回酒店。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竟然走回酒店,笑道:“你住在酒店里?”

    欧阳志远道:“我住在六楼208房间,那啥……,嫂子,住宿费给我打对半的折。”

    石墨兰原来并不知道欧阳志远住在这里,她笑道:“今天给你免费。”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嫂子,那啥……还有免费的小姐吗?”

    周玉海笑道:“你可是党员,不能有那种想法。”

    …………………………………………………………………………………………………………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嘿嘿,不知道晓丽在干什么?

    这家伙又穿好了衣服,打开窗户,竟然从窗户一跃而下。

    一帆很会黏人,也许是很长时间没看到妈妈的原因,小丫头躺在妈妈的怀里,让妈妈讲故事。

    黄晓丽讲了一个有一个,小丫头就是不睡。

    等到小丫头睡着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

    黄晓丽把一帆抱到她的房间,给一帆盖好被子。

    黄晓丽洗过澡,穿着白色的真丝睡袍,蓬松着头发,对着镜子梳理着秀发。

    欧阳志远来把车停在了县政府宿舍外面的角落里,直接翻墙而入,来到了黄晓丽的楼下,他的身形如同猿猴一般上了上三楼。他来到黄晓丽的卧室窗户外,透过窗户窗帘的缝隙,欧阳一眼看到,黄晓丽正站在梳妆台前,梳理着湿漉漉的秀发,刚刚洗完澡的黄晓丽,全身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清香,漆黑的头发下,修长的脖颈,极其的精致,圆润的肩头,在灯光的照射下,细腻光滑,白色睡袍里,那双饱满高跷,隐隐约约的颤抖着。纤纤细腰,两边优美的弧度下,是丰满高跷的诱人臀部。

    欧阳志远悄悄的打开窗户,如同狸猫一般,身子一缩,就钻进了房间内。

    欧阳志远从后面,一下子抱住黄晓丽。

    当黄晓丽感觉到有人,刚想喊,欧阳志远的手,一直子捂住了她的嘴唇,这让黄晓丽吓得魂飞魄散,拼命的反抗。

    “是我!”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轻声道。

    黄晓丽一听那熟悉的声音和自己熟悉的男人气息,她本来僵硬的身子,一下子软了。

    我的天,志远是怎么进来的?

    黄晓丽刚想说话,欧阳志远的嘴唇,一下子含了她的娇唇。

    黄晓丽呢喃着,娇躯,一下子变得火热起来,如同香泥面团一般,瘫软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欧阳的嘴唇,轻轻的亲在黄晓丽敏感、如同白玉一般的耳垂上。

    麻酥的热气让黄晓丽好像过电一般,从柔嫩的皮肤痒到骨髓里。

    身为医生的欧阳志远,他知道,哪里是女人的敏和感区,说话间,哈着热气的牙齿,轻轻的咬了一下黄晓丽的耳垂。

    “嘤咛!”

    如同电流一般的麻酥微痛,透过耳垂,一下子传到黄晓丽的灵魂深处,那种强烈**的感觉让黄晓丽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脸色变得透红,漆黑的长睫毛,微微的抖动着,醉眼如丝。

    “喔,欧阳……,你怎么来了?小坏蛋,吓死我了。”

    她,呢喃着,垂下漆黑修长的睫毛,微微张着嘴,呼吸变得十分急速,如同久旱的禾苗,急需甘露的浇灌喷洒一般。

    欧阳紧紧地抱住黄晓丽的娇躯,嘴唇疯狂的吻着黄晓丽,吻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娇唇、她的耳垂。

    欧阳的吻极其的疯狂热烈,他恨不得把自己的灵魂,和黄晓丽融化在一起。

    黄晓丽着转过身来,两只修长白皙的胳膊,搂住欧阳的脖子,吐气如兰。

    “小坏蛋,好好的爱我……爱我……”

    “晓丽,我爱你……我爱你……你是我的生命……”

    “小坏蛋,我也爱你……一生一世,永远的爱你……”

    “晓丽……晓丽”

    “小坏蛋,好好爱我吧,我今天要和你在一起,我要你,我今天是你的……”

    月光如水,洒下柔软的银辉。

    “晓丽,幸福吗?”

    志远紧紧地搂住,如同猫儿一般躺在自己怀里的黄晓丽。

    “幸福。”

    黄晓丽小声回答着,小手摸着志远的胸脯,把整个娇躯都紧紧地贴在志远的身上,她想让自己自己的爱人,融化在一起。

    “黄晓丽,我要永远这样抱着你,不分开。”

    “志远,我们永远不分开。”

    黄晓丽睁开如同星辰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爱人,微微的抬起头来,在志远的唇上,亲了一下。

    “呵呵,晓丽,我还想要。”

    “小坏蛋,喂不饱的小马驹。”

    ………………………………………………………………………………………………

    龙海市立医院的病房,王广忠通过关系,找到了院长张延清。

    院长张延清和脑神经专家、脑外科专家一起对王广琴进行了会诊,但仍旧没有找到王广琴的毛病出在哪?

    各种检查的数据都很正常,这让院长张延清傻了眼。

    自己当了半辈子的医生,还没有见过这种怪病。

    张延清看着石国虎道:“你是病人的家属吗?”

    石国虎在运河县是农业局长,农业系统的霸主,但在龙海医院,那他就是小学生。

    石国虎看着张延清院长,连忙陪着小心道:“张院长,您好,我是病人的丈夫。”

    张延清道:“你妻子娘家的人,有人得过这种病吗?”

    张延清怀疑有遗传的因素在里面。

    石国虎连忙道:“她娘家人,没有人得过这种病,我妻子正好好的,和人吵了一架,摔倒了,就成这样了,又哭又笑又唱。”

    张延清道:“说说事情的过程?说不定能找到病因。”

    石国虎一听医生让自己说说吵架的过程,心道,这怎么说呀,这要是说出来,自家的狗咬了人,老婆不光不给人看病,还打骂人家,自己去打人摔倒的,要是这样说,大夫和护士非得把自己的老婆扔出去不可。

    石国虎忙道:“医生,是这么回事,我老婆和邻居吵架,邻居动手打了我老婆,我老婆去打那人,结果摔了一跤,起来后就成这样了。”

    张延清一听,看着石国虎道:“你老婆的病,在中医上,是气迷心窍,迷了心智,所以才这样,这个病呀,最好去看中医。”

    石国虎一听,差点晕过去。这是什么破医院呀,什么狗屁专家,查不出来病,又推向中医。

    石新桥忙道:“张院长,您看,到哪里去看中医?您给指一条道,我谢谢您了。”

    张延清看着石新桥道:“我认识一位中医很高明的人,不过人家现在不做医生了,如果这个人能给你母亲看病,你母亲的病,大面能看好。”

    石新桥连忙道:“您老费心了。”

    张延清道:“看在市卫生局长孙局长的面子上,我给你问问。”

    王广忠拖了市卫生局长孙阳,孙阳直接给龙海市立医院长张延清打电话,让张延清组织专家会诊。但会诊的结果让张延清头痛了,查不出来病因。这要是不认识的病人,张延清会让病人先住上一阵子,慢慢的治疗。但这位病人是市卫生分局长孙阳的熟人,张延清可不想耽搁。

    从王广琴的症状和发病的过程,王广琴是由于生气,气迷心窍,迷了心智,才脑子不清醒的。

    张延清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给欧阳志远打电话。

    欧阳志远已经回到了龙海,他在龙海的诊所正和父亲说话。欧阳志远一看是龙海市立医院张院长的电话,他按下了接听键。

    “呵呵,张院长,您好。”

    张延清道:“你好,志远,我这里有一个病人,神志有点不请,胡言乱语,但有查不出来什么毛病,你能给看看吗?”

    欧阳志远笑道:“那里的病人?熟人的吧?”

    张延清道:“市卫生局孙阳局长的介绍来的,经过专家会诊也没有查出来什么毛病,看在孙局长的面子上,我想让你给看看。”

    欧阳志远笑道:“你让病人来诊所吧,我正好在。”

    张延清道:“好的,我这就让他们过来。”

    欧阳志远惦记着崮山风景区,在第二天上午,带着一帆就回来了。

    魏光海打电话来,神情极其激动的告诉欧阳志远,周六一天就接待了五万多名游客。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也是极其的高兴。五万名游客,门票十元,就是五十万的收入,再加上游客的吃住,每人消费一百元来算,就是五百万。

    我的天哪,这样一算,把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一天五百万,一个月下来,那是多少?厉害了。

    按照恒丰集团和傅山县政府的五五分成协议,恒丰集团投资的八个亿,很快用不了几年,就能收回来。整个崮山镇的老百姓,就会很快的富裕起来。

    半个小时后,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看到了一辆挂着运河县政府牌子的轿车,开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愣,我靠,这不是运河县政府的一号车吗?王广忠的专用轿车?

    不会这么巧吧,难道车上是王广琴?

    轿车在门诊外不远出停了下来,第一个下车的就是运河县刑警队长石新桥。第二个下车的竟然是县委书记王广忠。

    欧阳志远立刻把事情的整个过程给爸爸说了一遍。

    欧阳宁静是个嫉恶如仇的人,他一听欧阳志远说这一家人这样没有人性,顿时脸色一沉道:“这种人活该让他自生自灭,得到报应。”

    欧阳志远气愤王广琴一家人没有人性,暗暗地封了王广琴的灵智,教训一下她。想不到,这一家人竟然阴阳差错找到这里来了。

    欧阳志远给父亲悄悄的说了几句话,抱起一帆,进了里屋,让妈妈和王倩看好一帆,不要让一帆出来。欧阳志远快速的给自己易了容。

    欧阳志远不想让王广忠和石新桥认出自己来。

    今天王广忠开车到市立医院来看自己的妹妹,正巧石新桥和石国虎扶着王广琴下楼。

    王广忠就让司机开车,一块过来。

    欧阳志远走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位七十多岁,长着花白胡子的老中医了。

    朱文才看着欧阳志远化装成个老头,不禁笑道:“志远,你这是玩的哪出戏?”

    欧阳志远把事情的过程,给朱文才说了一遍,朱文才也是气愤不已。

    朱文才把所有的多余板凳都收起来,只留下病人坐的一把椅子。

    欧阳志远笑道:“朱师叔,呵呵,你还是嫉恶如仇。”

    朱文才道:“以我的脾气,打死我,都不会给这种畜生看病。”

    这时候,司机、石新桥和石国虎架着王广琴走了进来,王广忠拿着茶杯,跟在后面,走了进来。

    石国虎和石新桥扶着王广琴走进诊疗室,诊疗室里还有七八位病人在前面排号,两位老先生正在给人看病。

    石新桥的眉头不禁皱了一下,他看了一眼那些一脸病容的排号病人,眼里顿时露出一丝厌恶的鄙视,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神情,在石新桥的脸上现出来。

    石新桥大声道:“那位是欧阳先生?我们是龙海医院张院长介绍来的,请给我们先看吧,我们还有急事要办。”

    张延清对石国虎说,找欧阳先生看病,别的没有说什么。

    在中国,不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走后门。石新桥抬出张院长,意思就是不想排号,直接看病。但那些病人早就排了一上午的号了,一听有人要插队,心里都很生气,一个肝火旺盛的男人立刻道:“不许插队,我们都排了一上午了,谁没有急事呀?我老婆急着生孩子,看完毛病,我就去医院。”

    “是呀,我们都有急事,你有急事也到后面排队吧。”

    “谁是张院长?认识张院长有什么了不起?认识张院长,你找张院长看病呀,到这里干什么?”

    老百姓最反感的就是仗着有人走后门。人们顿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嘻嘻……我是玉皇大帝……。”

    “放狗……放狗咬这些穷鬼……贝贝,咬呀。”

    王广琴还处在呆迷之中,就是迷了心志,还想放狗咬人,这女人的心真是歹毒。

    装扮成老人的欧阳志远看了一眼石新桥,沉声道:“到后面排队去。”

    石新桥在运河县哪里排过队?谁敢让他排队?

    石新桥一听这位老先生让自己到后面排队,他顿时一瞪眼道:“龙海医院的张院长让我们来找欧阳先生看病,谁是欧阳先生?”

    化装成老头地欧阳志远道:“我就是欧阳先生,大家每个人都有事,你们到后面排队吧。”

    石新桥一听这位老中医这样说,脸色一沉道:“老先生,我们可是市卫生局孙阳局长的亲戚,你这个小门诊部,也属于市卫生局管辖吧。”

    欧阳志远笑道:“排队吧,就是市长来我这里,也得排队,否则,我不会给你们看的。”

    石新桥还想再说,石国虎连忙向儿子使了一个眼色,摇摇头。

    石新桥冷哼一声,扶着王广琴坐在最后的一张板凳上。

    王广忠看着欧阳志远化妆的那个老头,心道,好倔强的老先生。

    王广忠的司机想给书记找一张凳子坐下,但他找了一圈,竟然没有看到凳子。司机看着朱文的徒弟张平道:“小兄弟,这位是我们的王书记,能给找一个座位吗?给王书记坐一会?”

    司机故意说出自己身后的人是王书记。

    张平早已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微笑道:“对不起,我们就这几张凳子,你看,我都站着。”

    司机差一点被呛过去,心道,这是什么破诊所,连一张凳子都没有?

    王广忠早已累的两腿发酸了。他哪里受过这种罪?在运河县,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到了这个小诊所,竟然连一张凳子都没有。

    几个人排了一个小时的队,终于排到号了。

    石国虎和石新桥扶着王广琴坐到桌子前。

    石国虎连忙道:“先生,您给看看。”

    欧阳志远把手搭在了王广琴的手腕上,微微闭着眼,过了好一会才到:“给人吵架了?”

    石国虎连忙道:“先生看的真准,我家属给人吵架了。”

    欧阳志远继续道:“病人平时脾气暴躁上火,伤了肝,经常骂人打人,伤了肺,病人发病之前,和人吵架,激动的时候,摔了一跤,迷了心志,伤了小脑,这个病,不好下药呀。”

    石国虎和石新桥一听这位老大夫说的,一点不假,两人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但一听不好下药,两人顿时吓了一跳。

    石国虎连忙道:“先生,求求你,花多少钱都可以,只要能治好我老婆的病。”

    欧阳志远看着石国虎道:“虽然你的家境,也不是一般的人家,但我对你说,要看好你老婆的病,这药材很贵的,不知道吗,你能否舍得。”

    石国虎心道,再贵我也得看呀,我大舅哥就在后面站着,我能不看吗?

    石国虎忙道:“先生,只要你能看好病,十万八万,都没问题。”

    王广忠一听石国虎这样说,心道,真是个笨蛋,哪有你这样来看病的?这样说话,人家会一杠子砸死你。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石国虎道:“我看你是一位能抓钱的贵人,而且手握大印,是一方之主,而且有贵人提拔,一年之内,还有升迁的可能。要想升迁的快,抓的钱多,你和你老婆要多做善事,积功德,只有这样,你老婆的病才能好。”

    中国的很多官员,都相信风水和算命。石国虎更是相信,后面的王广忠比石国虎更迷信。

    石国虎一听这位老先生这样说,顿时大喜。

    还有一年就要换届,自己的大舅哥王广忠早已给自己安排好了一个副县长的位置,自己肯定能升迁呀,贵人提拔,王广忠就是自己的贵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