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兄弟之情

    第二百九十五章兄弟之情

    石国虎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他把自己的小儿子石新桥叫过来,阴冷的脸看着石新桥道:“是怎么回事?”

    石新桥在父亲面前,不敢隐瞒什么,就把狼狗咬人,自己的母亲和自己殴打被咬的老头的事情,连同欧阳志远和黄县长在场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时候,石新桥已经知道了那个年轻人,是傅山县的副县长欧阳志远。

    石国虎听完自己的儿子说完,他伸手就打了石新桥一记耳光。

    “啪!”

    耳光打在了石新桥的脸上,石新桥的脸,顿时肿了起来。

    石国虎看着自己的儿子,沉声道:“这种事,你们也能干出来?又让黄县长抓了个现行,你们不是找死吗?”

    石新桥被父亲打了一巴掌,他的心里对欧阳志远恨得要死。

    石国虎看着自己的妻子,还在病床上说着胡话,他的车眉头皱了起来。自己的老婆怎么会疯了?难道是当时生气造成的?

    罪魁祸首还是欧阳志远。

    狼狗咬了一个贱民,咬了就咬了,给几个小钱就可以了,你***欧阳志远,偏偏跑来运河县管闲事,你***吃饱了撑的?

    这个欧阳志远和黄县长是什么关系?竟然抱着黄县长的女儿?看来,两人的关系不一般呀?

    自己的电话铃响了,石国虎一看,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的。

    石国虎连忙接过来,立刻就招来王广忠的一顿臭骂。石国虎等到王广忠骂完了,小声道:“大哥,广琴病了,神志有点不清。”

    “你说什么?广琴病了?”

    石国虎的话让王广忠吓了一跳,自己的妹妹病了,而且神志不清醒,这是怎么回事?狼狗咬人的时候,不还是能打人骂人吗?虽然自己不喜欢这个妹妹,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王广忠立刻叫车,赶往县医院。

    欧阳志远走进黄晓丽的新家的时候,看着宽敞明亮的房间,志远笑道:“呵呵,不错,还是当县长好呀。”

    黄晓丽笑道:“这又不是我的,是县政府的房子。”

    “妈妈,咱家真漂亮。”

    一帆抱住妈妈的脖子,笑嘻嘻的道。

    黄晓丽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道:“一帆的房间更漂亮,走,咱们去看看。”

    “妈妈,我的房间有大熊猫吗?”

    一帆兴奋的问道。

    一帆最喜欢大熊猫布娃娃了。

    黄晓丽亲了一下一帆道:“有,当然有了,还有白雪公主,七个小矮人。”

    黄晓丽打开了儿女的房间,一帆的小床上,摆满了好几个漂亮的布娃娃。这是黄晓丽专门给女儿准备的。

    “哈哈,妈妈,我爱你。”

    一帆转身亲了妈妈一下,然后,冲向自己的小床,抱住了一个又一个的布娃娃。

    欧阳志远轻轻的带上一帆的房门,从后面,一下子把黄晓丽抱在了怀里。

    黄晓丽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心跳加速。她感到了欧阳志远宽厚的胸怀,是那样的温暖。

    黄晓丽把头靠在了欧阳志远的胸脯上,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欧阳志远感受到了黄晓丽加速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他慢慢的俯下头,炽热的嘴唇一下子扑捉到了黄晓丽柔嫩的嘴唇。两人热烈的吻在了一起。

    吻了一会,黄晓丽轻轻的推开欧阳志远,看了看女儿的房门,脸色羞得如同彩霞。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在和布娃娃一起玩呢。”

    黄晓丽道:“志远,谢谢大叔和大姨,帮我照看一帆。”

    欧阳志远握住黄晓丽的手笑道:“那啥……谢什么,都是一家人。”

    黄晓丽呸了一声道:“谁和你是一家人呀。”

    欧阳志远小声笑嘻嘻的道:“不和我是一家人?不可能吧?我们都那个了……。”

    黄晓丽叹息了一声,慢慢的转移了话题,她把头靠在了志远的怀里,轻声道:“燕京之行顺利吗?”

    欧阳志远揽着黄晓丽的纤腰道:“很顺利,崮山风景上了山南省和中央电视台的广告,和燕京的八方旅游集团签了合约,又认识了很多的外国大财团的总裁们,我准备在金秋十月,发改委下来验收检查傅山县的时候,举行大型的文艺演出,举办傅山风景旅游节,和秋季经贸洽谈会一起召开,加大傅山县工业园的投资规模。”

    黄晓丽笑道:“这个主意不错,文化和旅游相结合,然后经贸搭台,绝对能取得很大的效果。”

    欧阳志远笑道:“崮山风景区,前几天,就来了大量的游客,旅游区的所有配套设施,都提前开放了,我估计,今天和明天,游客会更多。”

    黄晓丽道:“傅山县的旅游资源极其丰富,不远的将来,傅山县的旅游收入,将占正个县经济收入的一大部分。再加上药材业的种植,不久的将来,傅山县的经济,一定能赶上运河县。”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运河县同样有丰富的旅游资源,运河县古城,可是中国最古老的一座古城了,相传从春秋战国时期就开始建城了,到了汉代,规模就很大了,到了隋唐京杭大运河开凿的时候,进入鼎盛期,到了明清,更是十分的繁荣。开发运河古城,绝对能取得很大的效果。你们运河县,还有抗日战争时期的运河大战纪念馆。运河大战可是国民党在抗日战争期间,取得的一次最辉煌的胜利,这更是一个旅游看点,另外,你们的运河沿线风光,也是旅游项目的很大看点,这一切,都可以开发出来。”

    欧阳志远这么一说,黄晓丽的眼睛开始明亮起来,但随即又黯然。

    黄晓丽道:“我已经让副县长陈嘉禾带领他的手下,到你们傅山县去参观学习了,但愿他能有所收获。”

    欧阳志远心道,这几个酒囊饭袋早已在昨天被自己灌倒了,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指望他们考察学习,有所收获,可能吗?

    黄晓丽接着道:“运河县工业园德才污染太严重,已经严重的影响了整个运河县城老百姓的生活质量,就是把运河古城开发起来,人家游客一到运河县,看到的是黑烟滚滚,闻到的是,浑浊的空气,你说,他们还会来吗?”

    欧阳志远道:“我第一次来,就知道运河县的开发区位置不对,太靠近县城,而且竟然选择在县城东南角的上风口。整个夏季的东南风一吹,工业园的烟尘和废气都会吹到县城上空,你说,这个县城,人还能住吗?当时,建立工业园的人,没有考虑吗?还有,污染最严重的焦化厂,你们竟然上了四座工厂,这是明显的违反了,国家明令禁止在城郊建设焦化厂的规定。有这四座焦化厂,运河县能不被污染吗?”

    黄晓丽点头道:“我上次,在常委会上提到了工业园污染的问题,但工业园是县委王书记亲自建立起来的,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发表任何意见。”

    欧阳志远道:“你们运河县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黄晓丽知道,欧阳志远的思路很宽阔,连忙问道:“哪一条路?”

    欧阳志远道:“就是把工业园挪走,关停焦化厂。”

    黄晓丽一听,皱了皱眉道:“这根本不可能,整个运河县的经济,就指望着工业园。”

    欧阳志远道:“你看你们工业园招商引资,都是引来的是什么企业?焦化厂、造纸厂、化工厂,哪个企业都是别的省市县不欢迎的重污染企业,嘿嘿,都让王广忠抓来了,你看看运河县的空气,污浊呛人,我还要警告你们,要防止呼吸道疾病和肺炎的大爆发,特别是儿童,呼吸道肺炎要是大爆发,会引起呼吸衰竭和心肌炎,会死人的。”

    黄晓丽一听,神情顿时就紧张起来。

    欧阳志远到:“你们可以重新选址,远离县城,再建设一个新的工业园,逐渐的把老工业园里的企业挪过去,那些污染严重的企业,限令他们整改,如果达不到排放标准,一律关停。而且,我听到了一个可靠的消息,就是国家要投资一个国家重点的工程,就是南水北调工程,投资达几千亿,这个南水北调工程的线路,就是要经过大运河,我敢说,这个工程一开始,你们工业园的污染肯定就会引起国家南水北调工程指挥中心的主意,立刻就会有被国家关闭的可能。”

    “国家重点的工程,南水北调工程?”

    黄晓丽第一次听说这个工程。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这是我在燕京获得的消息,你们要做好准备,如果你们的工业园被关停了,这个损失就大了,所以,工业园的污染,你们以后要重点治理,特别是那五座焦化厂和几个造纸厂,另外,你们的污水处理厂也不行,上次,盘龙河污染事件,左逸雨做了替罪羊,如果下次再污染盘龙河,你可是县长呀。”

    黄晓丽道:“谢谢你,志远,我今后的工作,重点就是治理工业园的污染严重的问题。”

    欧阳志远笑道:“好了,不谈工作了,咱们做饭吃饭。”

    黄晓丽笑道:“冰箱里有我准备好的菜,我去做饭。”

    欧阳志远笑道:“还是我做饭吧,你多陪陪一帆,我明天就把一帆带回龙海,你们这里的空气,我喘气就感到不顺畅,而且有种怪味,一帆可不能在这里呼吸这种被污染的空气。”

    黄晓丽本来这次就想吧一帆留在自己的身边,现在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她感觉还是把一帆留在龙海吧。

    …………………………………………………………………………………………………………

    县委书记王广忠来到人民医院的时候,他看到了疯疯癫癫的妹妹,脸色变幻不停。

    王广琴的大儿子,新国农资公司总经理石新建也赶了过来。

    县医院院长姬宗明和各个科室的主任都未在了王广忠的周围。

    王广忠看着姬宗明道:“姬院长,查出来什么毛病来了么?”

    姬宗明擦去脸上的冷汗道:“王书记,还在检查,前面所有的检查,都显示正常,到现在,还没有查出什么毛病。”

    王广忠气的冷哼一声道:“查不出什么毛病?你们医院是干什么吃的?”

    王广忠一发怒,姬宗明身上的冷汗,早已把身上的衣服湿透了。

    “石新桥,你给我过来一下。”

    王广忠狠狠地瞪了一眼石新桥,走进了一间办公室。

    “好的,舅舅。”

    石新桥连忙跟在王广忠身后,走进了那间办公室。

    王广忠盯着石新桥冷声道:“说说当时的情况。”

    石新桥更是不敢隐瞒,只得把实际情况向舅舅说了。

    王广忠看着石新桥道:“你是说,你母亲想去殴打欧阳志远,欧阳志远一闪身,你母亲摔倒了,起来后,就是这个样子了?”

    石新桥点点头道:“是这样的舅舅,但这件事,归根结底就怨那个欧阳志远,那个狗东西是傅山县的副县长,凭什么跑来运河县管闲事?如果不是他来管闲事,我母亲能发疯吗?”

    “住口!”

    王广忠狠狠地瞪着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外甥,沉声道:“到现在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埋怨别人,放狗咬人,不给人看病,还打人家,整个龙海,就你们家能干出这种变态的事情来,你的任何事,从今天开始,不要来找我,滚出去。”

    石新桥嘟囔着道:“咬了一个穷鬼,有什么大不了的。”

    “滚!”

    王广忠大声吼着,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玻璃杯,砸向石新桥。吓得石新桥冲了出去。

    王广忠走出那间办公室,看着自己的妹夫石国虎道:“实在不行,就转院到龙海市立医院。”

    石国虎道:“好的,大哥。”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在阳泉大酒店定了房间。

    欧阳志远可不敢在黄晓丽的家住上一夜,这里毕竟是县政府宿舍大院,人多嘴杂,对黄晓丽的影响不好。

    欧阳志远定好房间,就开始联系运河县公安局长周玉海。

    “周玉海,在哪里?”

    周玉海这两天忙的不可开交,运河县最近出了一件大案子,一个变态的杀人狂,已经在夜里杀了三个走夜路的女孩子了,而且是强和奸杀人。

    这让整个运河县城的老百姓,陷入了恐慌之中。

    这件案子,由刑警队长石新桥亲自带队破案,但一个月过去了,竟然毫无头绪。这让周玉海极其的恼火。

    市公安局长赵大山在电话里,把周玉海骂的狗血喷头。今天在案情分析会议上,周玉海同样把怒气都发泄到了刑警队长石新桥的身上,狠狠地训了石新桥一顿。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周玉海的电话响了。周玉海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他微笑着接了过来。“周局,您在哪里?”

    周玉海一听欧阳志远这样称呼自己,不由得笑道:“欧阳县长,咱不带这样称呼的。”

    欧阳志远笑道:“晚上我请你喝酒。”

    周玉海笑道:“你在傅山,我在运河城,老兄,太远了,为了一场酒,你不会让我赶到傅山吧。”

    欧阳志远大笑道:“我就在运河场,晚上阳泉大酒店贵宾大厅见。”

    周玉海一听欧阳志远就在运河城,不由得跳了起来道:“志远,你真的在运河城?这太好了,带上你的玉春露,今天晚上,不醉不休。”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保证你喝个够。”

    晚上六点的时候,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直奔阳泉大酒店。

    欧阳志远本来想让黄晓丽和一帆一起去,但黄晓丽不喜欢这种酒场,欧阳志远就没再坚持。

    当欧阳志远赶到阳泉大酒店的时候,就看到了周玉海和两个人站在大厅前,在张望着。

    欧阳志远停好车,周玉海跑过来,狠狠地给欧阳志远来个熊抱。

    “哈哈,志远,你怎么会来运河城?”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专门来找你喝酒的。”

    周玉海笑道:“好,房间我订好了,春江轩。”

    欧阳志远从车里拎出一箱子玉春露笑道:“今天,管饱。”

    周玉海身后的两个三十左右的精干男人,看着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两人笑了。

    周玉海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兄弟,傅山县副县长欧阳志远。”

    这两人一听,眼前的这位年轻人,竟然是傅山县的欧阳副县长,两人不由的大吃一惊。我的天哪,这么年轻的副县长?欧阳志远的大名,是如雷贯耳呀。

    上次,盘龙河污染事件,欧阳志远大闹运河县常委会,把死鱼烂虾臭水,扔了所有常委一身一脸,就连王书记和左县长,都没放过,真是牛逼呀。

    前一阵,又听说,把龙海市纪检书记戴宝楠的儿子戴世军、副市长张兴勇的儿子张继山、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儿子王磊,送进了拘留所。最后,市委书记周天鸿点头后,才把这三个人放出来。

    周玉海指着左边的三十岁的高大男子道:“丁宝山,公安局副局长,我的好哥们,这位是陈可剑,刑警队副队长,也是我的好哥们。”

    欧阳志远连忙握住他们的手道:“你们好,周玉海的兄弟,就是我欧阳志远的兄弟。”

    欧阳志远这一句话,一下子拉近了几个人的距离。

    欧阳志远的级别,可是副处级,欧阳志远竟然把自己当兄弟,这让丁宝山和陈可剑非常的感动。

    四个人走进了春江轩。

    四个人刚坐好,身穿一身月白真丝旗袍的,阳泉大酒店的老板石墨兰微笑着,走了进来。

    石墨兰刚走进春江轩大厅,整个大厅里就猛然一亮,一种淡雅清香的味道,立刻充满着整个大厅。

    这个女人真漂亮。

    石墨兰的身高竟然有一米七五,高挑挺拔,极其的匀称,白皙干净的瓜子脸,如同玉雕一般,一双清澈妩媚的大眼睛,如同一泓秋水吗,闪烁着清灵的智慧,漆黑的青丝,盘在头上,一根价值不菲的碧玉发簪,别再青丝之上,更透出一种让人不敢亵渎的高贵。

    随着石墨兰的走动,胸前的那双饱满高翘的双峰,微微颤抖,让人魂飞魄散。

    更让人着迷的是,这女人有一双修长圆润的腿,这双美腿,要比她的上身微微长一点,这就让这个女人的身材比例,达到魔鬼的层次,十分吸引人。

    石墨兰身后的女服务员拿过来两瓶茅台。

    石墨兰微笑着,露出了玉贝洁白的牙齿。

    “周局,您好,欢迎周局光临我的小店。”

    石墨兰微笑着,从身后的小姐手里接过两瓶茅台,放在桌子上。

    当石墨兰刚一进大厅的时候,欧阳志远就看到周玉海的眼睛猛然一亮,欧阳志远明显感到了周玉海的心跳在加速,呼吸频率加快。

    欧阳志远看着石墨兰,眼里露出了一丝惊异,这个女人竟然还是处子。

    石默兰微笑着看着周玉海道:“周局,今天怎么有空,来喝酒呀?”

    周玉海常来阳泉大酒店,和石默兰很熟悉,他笑道:“石老板,我今天来宴请兄弟,上菜吧。”

    石默兰点头道:“好的,周局。”

    服务员开始上菜,石默兰看了一眼周玉海,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看着石默兰婀娜多姿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周玉海,悄声道:“周玉海,怎么?喜欢上了?我们周局动情了?”

    周玉海笑道:“扯淡,我能动情吗?”

    欧阳志远拿过那两瓶茅台,打开了一瓶笑道:“不错呀,人家竟然送了两瓶茅台,大手笔呀。”刑警副队长陈可剑连忙抢过酒瓶,给欧阳志远满上。

    公安局副局长丁宝山笑道:“只要我们跟周局来喝酒,人家石姐就会送酒,呵呵,今天竟然送了两瓶茅台,呵呵,沾光了。”

    周玉海举起酒杯笑道:“来,今天给志远接风洗尘,连走三个。”

    欧阳志远笑道:“好,三杯就三杯。”

    丁宝山和陈可剑也举起了酒杯,四个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三杯酒过后,志远看着周玉海道:“玉海,你来运河县这么长时间了,感觉怎么样?”

    周玉海笑道:“在哪儿都一样,收获都不小,但收获最大的是,我交到了两位兄弟,就是丁宝山和陈可剑,志远,我和丁宝山、陈可剑的兄弟之情,没有说的,来,咱们再走两杯,”

    周玉海说话间,又喝了两杯。

    丁宝山和陈可剑一听周玉海这样说,两人什么话都没说,看了周玉海一眼,连喝了两杯酒。

    欧阳志远很喜欢两人的豪气,也是直接喝了两杯酒。

    周玉海呵呵笑着:“好,兄弟,宝山、可剑,志远虽然现在是县长,呵呵,他对我和亲兄弟一般,以前,他救过我的命,是我的生死之交,以后,咱们都是兄弟。”

    欧阳志远笑道:“好,为我们都是兄弟干杯。”

    四个人举起了酒杯。

    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道:“玉海,石新桥那个人怎么会能当上刑警队长?”

    陈可剑一听欧阳志远提起石新桥,脸色一沉道:“石新桥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的亲外甥,他的刑警大队长,是副局长将大彪提起来的,这人心狠手辣,凭借自己的猛劲,破过一些案件,但脾气暴躁,就喜欢实用刑讯逼供,志远,他和你有冲突?”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今天上午,我在他家门前,揍得他鼻青脸肿。”

    陈可剑和丁宝山一听,不由得吓了一跳,两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特别是副局长丁宝山,他在平时的工作中,都让着石新桥,欧阳志远竟然在石新桥的家门口,把他打了一顿,这怎么可能?王广忠不会发飙?

    周玉海一听,不由得笑道:“石新桥惹着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这个狗东西,和他娘一样,简直没有人性,他家的大狼狗咬了过路的一个老人,把老人的腿,咬的鲜血淋淋,他们不光不给老人看病,石新桥的娘反而跑出来破口大骂老人,石新桥和他娘还一起殴打被狗咬的老人,你们说,这一家人还有人行吗?老子就是看不惯这些欺负老百姓的恶霸,呵呵,我直接把石新桥狠狠地揍了一顿,结果他报警,将大彪赶到,如果不是黄县长到了,我会把将大彪再揍一顿。”

    周玉海大笑道:“打得好!”

    陈可剑瞪大了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你说什么?你打过将大彪?”

    周玉海笑道:“志远在龙海市人民公园,曾经打过将大彪和他的老爹将安山,盘龙河污染事件中,志远再次打了将安山,哈哈,这些人的确该打。”

    陈可剑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打了石新桥,县委书记王广忠没把你怎么样吧?”

    欧阳志远笑道:“石新桥理亏,黄县长让将安山亲自处理石新桥,并把老人送到医院,包公养伤,赔礼道歉。”

    周玉海道:“黄县长怎么会在哪儿?”

    欧阳志远笑道:“黄县长正好从那里过。”有些事情,志远是不能说的。

    陈可剑和经宝山这次终于知道了欧阳志远的威名。

    两瓶茅台,让四个人喝的底朝天。欧阳志远开了两瓶玉春露。

    酒一倒出来,那种淡雅的清香,让几个人精神一震,

    周玉海闻着这好闻的酒味笑道:“好酒,还是那种味道。”

    经宝山笑道:“志远,这是什么酒?这样好闻?”

    周玉海道:“是志远的父亲自己酿造的玉春露,来,大家尝尝。”

    周玉海说完,一口气喝了两杯。

    丁宝山和陈可剑也喝了一口,仔细的品尝着,酒一入口,那种清爽甘醇的香甜,瞬间透过喉咙,散布到自己,让人精神一震,顿时敢道神采奕奕,如沐春风一般。

    两人顿时连喝三杯。

    周玉海笑道:“哪有你们这样喝酒的?简直就是牛饮,你们知道,志远到燕京办事,送给那些部级领导,就是两瓶玉春露,这种酒,在燕京的官员之间,已经成为珍品。”

    丁宝山笑道:“真的?志远?”

    欧阳志远点点头笑道:“周玉海没有说谎。”

    东宝山刚想说话,石默兰端着酒杯走了进来,她是过来敬酒的。

    当她一进房间,就闻到了一种极其甘醇的酒香,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看着周玉海道:“周局,你们喝的是什么酒?这么好闻?”

    刚才周玉海没来的极介绍,现在石默兰进来敬酒,周玉海道:“石老板,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兄弟,傅山县副县长,欧阳志远。志远,这位是阳泉大酒店的老板石默兰。”

    石默兰早就注意了欧阳志远,他一听这个年轻人竟然是傅山县的副县长,漂亮的眼睛顿时露出惊奇的神情。我的天哪,副县长?有这么年轻的副县长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