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恶狗伤人

    第二百九十三章恶狗伤人

    欧阳志远和何县长要回报工作,肖永成连忙告退,走了出去。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说说你的南州燕京之行。”

    欧阳志远就把这次到南洲和燕京的过程,详细的向何振南汇报了一遍,但有的事情不能说的。欧阳志远说的,都是和广告有关的事。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讲的眉色飞舞,他不由得笑了。自己把志远拉进官场,是自己做的最有成就的一件事。

    欧阳志远的仕途,一定会比自己走的更远,二十三岁的副县级呀。自己二十三岁的时候,大学刚毕业吧。人和人不能比呀,志远背后强大的背景和他自己闯出来的人脉,让自己都难望其背。说不定以后,自己就会成为志远的下级。

    想到这里,何振南不由得哭笑起来。

    “志远,不错呀,你知道,昨天南州来了很多的旅游团,个人旅游也来了很多,我们不得不提前开放旅游景点和配套设施,但难免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到位,你今天下午休息,明天就到崮山风景管理处看看,备战二十六号省里的检查团和五一节的旅游高峰。”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笑道:“我还是下午就过去吧,时间紧迫呀。”

    何振南笑道:“注意休息。”

    欧阳志远道:“燕京八方旅游集团的蔡经理,现在就在崮山风景区考察,我去看看。八方集团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公司,这次如果他们能把崮山风景区纳入他们的旅游点,这对我们崮山风景区,会带来很多的游客资源。”

    何振南笑道:“那就辛苦你了,志远。对了,你的常委委员,已经通过了,以后就可以参加常委会了。”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何县长了。”

    欧阳志远心里很高兴,现在自己已经成为县委常委中的一员,以后,在常委会上,自己可以有权举手表决了。

    欧阳志远出了县政府,就拨通了萧眉的电话。

    一想到眉儿,欧阳志远的心里,就升起了团团暖意。不知道小丫头想自己了吗。

    萧眉不再傅山,她和干妈冯秀梅已经回到了南州,在准备参加香港药品器械博览会,他们要把美容养颜膏,打进香港国际市场。

    萧眉和手下人正在制定计划,忙的不可开交。

    萧眉一看是志远的电话,连忙走进里面的房间,接了过来。

    欧阳志远对着电话道:“眉儿,我想你了。”

    这一句话,让萧眉的心里一颤,眼圈有点红了。

    “小坏蛋,我也想你,回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萧眉的声音有点颤抖。

    欧阳志远小声道:“眉儿,我想要你了,你在哪里?在药厂吗?”

    萧眉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小坏蛋,我在南州,不再傅山。”

    欧阳志远一听萧眉不再傅山,他内心燃烧起来的热情,顿时被一盆凉水浇灭了。

    “眉儿,你到南州,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呀,我从燕京直飞南州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十分的郁闷。

    “志远,这两天太忙,我们再准备月初的香港药品器械博览会,等忙完这几天,我再回傅山,小坏蛋,先忍几天,等我回来,你想怎么就怎么好了。”

    萧眉笑着道。

    欧阳志远听着眉儿的话,呼吸感到一窒,老天,这能忍的住吗?

    欧阳志远笑道:“眉儿,什么是你想怎么就怎么好了?”

    欧阳志远听到了眉儿急促的呼吸声。

    “呸,小坏蛋,你不会忘记了想怎么就怎么的意思了吧。”

    萧眉的脸色变得潮红起来。

    欧阳志远坏笑道:“那啥……用嘴?”

    “呸!”

    这个小坏蛋,疯狂起来的时候,竟然用嘴亲那里,这……也太那个了吧。

    萧眉的眼睛里能滴出水来,喃喃的小声道:“小坏蛋,乖,等我回来……我……给你用……。”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颤,握住方向盘的手就有点不听使唤了,越野车冲向绿化带。

    欧阳志远吓得连忙踩刹车,同时快速的打方向。越野车的终于停在了绿化带的边沿。

    “志远,怎么了?”

    萧眉听到了欧阳志远急刹车的声音。

    欧阳志远道:“没事,光顾着和你说话,车子差点冲进绿化带。”

    萧眉连忙道:“志远,受伤没有。”

    欧阳志远笑道:“没有,我的开车技术,你还不相信吗?”

    萧眉连忙道:“志远,以后开车别打电话,别让我担心。”

    欧阳志远小声道:“好的,眉儿,挂了吧。”

    两人挂断了电话。

    一辆交警巡逻车停了下来,两个年轻警察跑了过来,敬了一个礼,大声道:“下来,我们怀疑你酒驾,下来检测。”

    欧阳志远打开车门道:“我还没有吃饭,那里来的酒驾。”

    看来,这两位警察不认识欧阳志远。

    两位警察没有闻到酒味,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没喝酒,你的车怎么会乱摆头,好象喝醉酒的一般?下来吹吹检测仪器再说。”

    欧阳志远只好下来,一个警察就要让欧阳志远吹气。

    这时候,又一个老警察走下车来,他一眼看到了就要吹气的欧阳副县长,他吓了一跳。

    这两个死小子,难道不认识欧阳县长的越野车?

    他俩忙跑过来,劈手夺过两名刚参加工作不久警察手里的仪器,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对不起,他们刚参加工作,不知道是您,对不起了。”

    两名年轻的警察一听,自己要查的,竟然是县长,两人顿时吓得脸色惨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欧阳志远笑道:“没事,没事,我刚才有点走神。”

    那名老警察道:“还不快向欧阳县长道歉。”

    那两名年轻的警察,连忙向欧阳志远道歉:“对不起,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忙道:“要道歉的是我,好了,你们忙去吧。”

    欧阳志远上了车,调整好方向,越野车直奔崮山风景区。

    出了城后,欧阳志远在旁边的一家小饭店停下车来,这家小饭店的柴火鸡抄的不错,欧阳志远来过两次。

    饭店门前竟然停了几辆桑塔纳。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纳闷,能做桑塔纳的人,一定是有地位的人,这些人怎么会来这种小饭店吃饭?

    看牌照,竟然是运河县政府的车。

    欧阳志远走了进去,大厅里坐满了一桌,欧阳志远一言就眼就看到了运河县的的副县长陈嘉禾坐在上位,他们的菜快吃完了,看样子他们就要结束了这顿饭,几个人都喝的红光满面,带着酒意。

    陈嘉禾他们来傅山干什么?

    陈嘉禾坐的是正位,他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走了进来。陈嘉禾也同样一愣,欧阳志远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也来吃饭?

    陈嘉禾这次来傅山,是带领着自己的手下,来傅山考察学习旅游的。

    陈嘉禾在运河县负责文教旅游卫生,这段时间,傅山县的旅游搞的有声有色,崮山风景区的广告竟然上了南州和中央电视台,这让运河县主管旅游的陈嘉禾心里痒痒的,他想来看看。

    下面的旅游局长姚万明、卫生局长杜伊中、教育局长田家水,财政局长于宝同是被陈嘉禾硬拉来的。

    陈嘉禾的目的,是要向财政局长于宝同要钱。

    运河县的旅游资源不是太多,古老的大运河横穿整个运河县。要说运河县的老城区,还是有看头的,运河古城在京杭大运河开凿的隋唐时期,运河城就已经建成了。运河古城历经一千多年的沧海桑田,老城区的名胜古迹,还是有的。

    开发运河古城,运河县早就有打算,但问题是,县委书记王广忠一心抓工业,古城旅游的开发,就一直放着,更不拨款。

    这让主管旅游的陈嘉禾很是郁闷。

    新任县长黄晓丽看到了运河古城的商机,在常委会上,黄县长提出来了开发运河古城的建议。但县委书记王广忠并不是很情愿,也没有支持,同样没有反对。

    黄晓丽就让陈嘉禾道傅山县的崮山风景区看看人家是怎样开发旅游资源的。

    今天,陈嘉禾带领几个人,就来到了傅山县。上午,他们在龙海玩了一上午,然后就开车到崮山群峰来看看。

    教育局长田家水原来在这个柴火炒鸡店吃过一次饭,觉得口味很好,今天,他们没在龙海吃饭,就来到了这里吃午饭。

    这些人,平时什么样的豪华饭店没去过?今天来吃柴火鸡,就是想换个口味。

    陈嘉禾想不到在这里能碰到欧阳志远。陈嘉禾本来不想和欧阳志远打招呼,可是,他看到,欧阳志远已经看到了自己。他只能站起来,毕竟两人是高中时期的同学。

    “呵呵,志远,你怎么来这里了?”

    陈嘉禾站了起来,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也想不到,在这里会碰到陈嘉禾。他对陈嘉禾没有任何的成见,连忙走过来道:“陈嘉禾,你也在这里,呵呵,真巧啊。”

    和陈嘉禾一同来的几位领导,一听这个进来的年轻人,竟然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直呼陈副县长的名字,不由得一愣,心道,这个年轻人是谁?太不懂礼貌了吧?

    这几个家伙也是喝的有点高了,脑子有点不转圈,他们也不想想,两人之间的称呼,是很随便的那种,两人肯定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副县长陈嘉禾主管的旅游局长姚万明,知道自己表现献媚的时刻到了。他脸色一沉,看着欧阳志远道:“年轻人,怎么这样不懂礼貌?这可是我们运河县的陈县长。”

    卫生局长杜伊中一看姚万明抢先献媚,他知道,自己的命运都攥在副县长陈嘉禾的手里,他立刻接口道:“是呀,年轻人,见了领导要尊重,你怎么连起码的礼貌都不懂,你没上过学吗?

    教育局长田家水的眼里露出了鄙视的目光道:“傅山县是龙海市最贫困的县,上不起学的人很多,这位年轻人很有可能没上过学,不知道尊重领导,陈县长,您不要生气,咱不和这年轻人一般见识。”

    欧阳志远一听这几个王八蛋说的不是人话,,脸色不由得一沉。世界上又不要脸的,没见过这样那不要脸的。溜沟子献媚竟然献道这种程度。

    欧阳志远冷冷的道:“我和陈嘉禾是同学,互相称呼名字,是显得亲切,你们三个人是陈嘉禾的手下吧,我们相互怎么称呼,不要向你们请示吧?”

    旅游局长姚万明道:“同学?嘿嘿,我和王书记还是小学同学,我现在见了王书记,还是要恭恭敬敬的叫上一句王书记,您好。你呀,年轻人,学着点吧,你还真嫩呀。”

    姚万明不屑的看着欧阳志远。

    姚万明真的和县委书记王广忠是小学同学。现在,姚万明见了王广忠,他敢不恭恭敬敬的叫王书记吗?

    欧阳志远冷笑道:“看来,我真的要叫一声陈县长了。”

    陈嘉禾心里高兴地差一点晕过去,呵呵,自己手下的三位局长,还真行,平白无故的教训了欧阳志远一顿,真爽呀。

    陈嘉禾反感欧阳志远,就是因为王美娟曾经喜欢过欧阳志远。

    虽然自己内心爽到了极点,但陈嘉禾为人阴险,表面上却连忙呵斥姚万明三个人道:“不要乱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傅山县副县长欧阳志远。”

    这三个家伙,本来还想趁着酒劲,继续挖苦这个年轻、不懂礼貌的后生,当陈嘉禾说出来欧阳志远就是傅山县副县长的时候,三个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不会吧,有这么年轻的副县长?陈嘉禾当副县长,就很年轻了,想不到,这个年轻人更加年轻,顶多有二十三岁吧?二十三岁的副县长,真是少见。

    财政局长于宝同是位比较阴沉的人,他今天没有说任何讥笑的话,他不太喜欢喝酒,所以他今天没有乱说。

    但他的直觉很准,当欧阳志远刚一进来的时候,他就感到这年轻人绝对不平凡。

    陈嘉禾笑着拉过来一张椅子道:“志远,还没吃饭吧,来,一起吧。”

    欧阳志远心里极其厌恶这几个人,但他笑着走了过来,坐在了陈嘉禾旁边。

    陈嘉禾叫过来老板道:“来,把这些菜撤下去,重新上几个好菜,再拿几瓶好酒。”

    老板连忙让人撤掉几个剩菜,上了几个拿手菜,又拿来了几瓶好酒。

    姚万明看着欧阳志远坐在了陈县长身旁,他心道,就是副县长有什么可怕的,你***又不是运河县的副县长,能管到老子吗?老子怕你个啥。

    陈嘉禾打开一瓶酒,作势就要给欧阳志远倒酒。陈嘉禾也就是做个样子而已。

    姚万明连忙接过酒瓶,先给陈嘉禾倒上,然后看着欧阳志远道:“呵呵,欧阳县长,来,我给您满上。”

    这个家伙,从心里没有给欧阳志远道歉的意思。

    陈嘉禾笑道:“志远,这位是旅游局长姚万明,这位是卫生局长杜伊中,这位是教育局长田家水,财政局长于宝同。”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端起酒杯道:“呵呵,嘉禾,各位局长,来,咱们初次见面,先喝三杯酒如何?”

    这几个人都是海量,姚万明早就和杜伊中、田家水使了眼色,一会几个人要联合灌欧阳志远,一定要把欧阳志远灌趴下。

    三个人的眼里,都闪烁着兴奋的眼神。

    姚万明嘿嘿笑道:“好的,欧阳县长,相见就是有缘,来,三杯酒。”

    陈嘉禾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几个人想灌欧阳志远,他并没有阻拦。喝多了,就到崮山酒店睡觉,房间已经订好了。

    几个人连喝了三杯酒之后,姚万明首先给欧阳志远单独喝。

    姚万明端起酒杯道:“来,欧阳县长,我敬你三杯酒。”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姚局长。”

    姚万明和欧阳志远连干了三杯。

    接下来,杜伊中、田家水和于宝同都和欧阳志远单独进行了三杯酒。

    让陈嘉禾没有头想到的是,平时都能喝斤半酒的姚万明、杜伊中、田家水和于宝同,喝道最后,竟然都出溜到桌子底下去了,而且嗷嗷的吐酒,弄得一片狼藉,臭气冲天。

    而欧阳志远竟然没有带一点酒意。

    陈嘉禾看着自己的几个手下,脸色变得很难看。

    欧阳志远笑道:“嘉禾,呵呵,你的手下酒量不行呀,看来,你们今天去不成崮山镇了,要不,我打120,把他们拉到医院去?”

    陈嘉禾看着丝毫不带酒意的欧阳志远,心道,难道欧阳志远做了手脚?这家伙怎么没有喝多?

    陈嘉禾看着四个人喝的脸色蜡黄,他也怕出事。他看了看几个司机,沉声道:“去医院吧。”

    欧阳志远看着几块辆车开向傅山新城医院,不由得冷笑不已。这几个王八蛋,酒量真的不行呀。

    这几个人,在新城医院,打了一天一夜的吊瓶,才苏醒过来,一个星期之后才出院。

    这让县委书记王广忠大发雷霆,在常委会上,狠狠地训斥了陈嘉禾一顿。

    欧阳志远赶到崮山风景管理处的时候,副县长魏光海和八方旅游集团的蔡文明经理,就在办公室。

    副县长魏光海,亲自陪同蔡文明一行四人,参观考察了崮山风景区。

    优美的崮山风景、崮山古镇、石头城、蝴蝶泉和萤火洞,让蔡文明震惊了,他对景区十分的满意。

    欧阳志远来到的时候,魏光海和恒丰集团总经理黄友平,正在代表风景管理委员会和蔡文明正式签订旅游合约。

    欧阳志远在崮山风景区一直呆到周末,他亲自检查风景区的各种配套措施,来迎接省里的检查团和五一节旅游高峰的到来。

    这几天,艾丽娜和韩月瑶,两人一见如故,成为好朋友,玩的开心极了。

    这几天,游客明显的多了起来,燕京八方旅游集团的第一批二日游客人来了很多,这让欧阳志远高兴地不得了。

    周五的上午,欧阳志远接到了黄晓丽的电话。

    “志远,我想一帆了,也想你。”

    黄晓丽的声音很低,让欧阳志远的心里一阵痛楚,黄晓丽到运河县担任县长,已经有十天了吧,一帆也想妈妈了,不知道黄晓丽在运河县顺利吗?

    黄晓丽是市委书记周天鸿安在运河县的一枚钉子,县委书记王广忠能愿意吗?现在运河县是王广忠一个人说了算,黄晓丽能左右局势吗?周书记在布什么样的局?

    欧阳志远道:“晓丽,明天上午,我带一帆去看你。”

    黄晓丽轻声道:“到了,给我打电话。”

    欧阳志远挂上了电话,看了看表,下午三点了。

    他找到副县长魏光海,说自己有事,请他明天和后天不要休息,要现场办公,迎接周末的游客高峰,有什么事,给自己打电话。

    魏光海道:“欧阳县长,你去办你的事吧,我在这里盯着,你放心。”

    欧阳志远在第二天早晨,驾车赶到了龙海,从家了接了一帆,开车直奔运河县。

    一帆听说要去见妈妈,小丫头高兴地又蹦又跳。

    运河县城在龙海的南面,出了龙海市,沿着国道,向南开,从巨山湖大堤上经过。

    中国北方最大的淡水湖——巨山湖,就紧靠着运河县西端,几十里路地大堤,是运河县每年防洪的重点。

    巨山湖的西面,是山南省湖西市的巨山县。

    “爸爸,快看白鹭!”

    一帆到了十几只白鹭在万亩芦苇荡上,急速的飞过。

    今年的雨季来的很早,已经下了几场大雨了,湖面已经开始上涨,运河县的防洪不容乐观。前几年打大水,巨山湖的大堤,决了一次口子,死了不少人。

    国家去年和今年投入了大量的资金,重新加固巨山湖的大坝。

    欧阳志远进过水坝乡的时候,看到很多人还在加固大坝,一根根将近四十公分的防洪水泥柱子,被深深地打进大坝下,来增加大坝的抗洪能力。

    欧阳志远看到十几个人簇拥着一个人,对着大坝在指指点点,大声讲着什么,还有两位挎着照相机的记者,在不断的给这位领导拍照,现场采访。

    那人肯定是个领导。

    车子在慢慢靠近,有民警在戒严,不让车子过去。

    欧阳志远心道,什么狗屁领导在讲话,纯粹在作秀装逼。中国的官员什么时候能不作秀不装逼,咱们中国就有救了。

    这***是什么官,竟然把道路戒严了?

    欧阳志远摇下车窗,仔细的看着那位领导,这一看不要紧,欧阳志远不由得一愣。我靠,这人自己认识,竟然是赵丰年的儿子赵宗彪

    这怎么么可能?赵宗彪在白水镇当镇长的时候,自己和黄晓丽暗访白水镇地黑铁矿,揭露出来赵宗彪贪污的问题,不是被双规了吗?现在,赵宗彪竟然又当官了,这怎么可能?

    难道赵宗彪买通了关系?

    欧阳志远下了车,看着旁边一位施工的老大爷,小声问道:“大爷,请问一下,那人是谁?”

    老人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水坝乡的赵书记赵宗彪。”

    欧阳志远有种想骂人的感觉。自己辛辛苦苦搬倒了赵宗彪,人家竟然换了一个地方,照样当官,而且比过去还要威风,而且还当了乡书记,真是牛逼呀。

    过了好一会,赵宗彪走了,戒严才结束。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讲话,竟然拦着老百姓,不让走路,好大的官威呀。可惜自己不是运河县的副县长,自己要是运河县的副县长,自己一定要问问赵宗彪,是谁给他的权力,戒严这段路,不让老百姓通过?

    上午十点,欧阳志远的车到了运河县古城。

    运河县人民公园就在古城运河得出旁边,星期六的人很多。欧阳志远和黄晓丽相约,带一帆坐船逛公园。

    欧阳志远停好车,带着一帆走到公园门口。

    公园门口卖各种小玩具的商贩很多,五颜六色的风车,一下子吸引住了一帆。

    一帆看着漂亮风车道:“爸爸,你看,大风车,多好看。”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一帆,爸爸给你买。”

    欧阳志远给一帆卖了一个彩色的风车。小丫头高兴地又蹦又跳。

    欧阳志远拿出电话,拨通了黄晓丽得出电话。

    “晓丽,在哪了儿?我们到了人民公园了。”

    一帆举着风车,走到不远处一个捏唐人的小摊前,看着。

    黄晓丽道:“我马上就倒,现在堵车。”

    卖唐人身后不远处的一户人家,大门敞开着,一条两米多长的大狼狗,嘴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咆哮,张着血红的大嘴,从院子里冲了出来,嗷的一声,把一个六十几多岁的老人扑倒在地,咔嚓一声,在老人的腿上咬了一口。

    老人的腿顿时鲜血淋淋。

    那只凶恶的狼狗,在咬了一口老人后,嗷的一声,扑向了手里拿着鲜艳大风车的一帆。

    所有的人顿时发出一声惊呼。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