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回来

    第二百九十二章回来

    “志远,你好,我是王展辉,感谢你治好了我爷爷的病。”

    王展辉微笑着伸出了手。

    王展辉这人长的和他父亲王副总理一样,极其的儒雅,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并没有京城官二代的那些坏毛病,为人谦和。他没有从政,而是开办了自己的鹏程集团。

    欧阳志远握住了王展辉的手道:“王大哥,不用谢,我出身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责任。”

    王展辉笑道:“志远,到病房来吧,我爷爷想看看你。”

    欧阳志远道:“好吧,但病人要休息。”

    两人来到病房,王老恢复的很好,现在虽然还不能说话,但意识很清醒,当他看到孙子陪同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走进来的时候,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奇。

    这么年轻的大夫呀。

    欧阳志远走到王老的病床前,给王老号了一下脉,给王老开了一个方子,交给王展辉道:“拿三副药,一天一副。”

    所有的人都没想到,王老能恢复的这么块,这些医生的眼里,对欧阳志远都露出了敬佩的神情。贝尔德和休斯敦,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露出的是满脸的笑意。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辞别王老和王展辉,走出了病房。

    叶琴送欧阳志远到机场。

    “志远,今天多亏了你,耽搁你回傅山了。”

    叶琴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笑道:“叶琴姐,咱们是朋友,我就是在傅山,你一个电话,我都会跑过来的。”

    叶琴笑道:“就你的小嘴甜,叶琴姐会记得你的好处的,以后呀,有什么事,给姐打电话,姐一定帮你。”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说话算数。”

    叶琴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姐说什么话不算数了?小家伙?”

    欧阳志远看着叶琴那张妩媚成熟的俏脸,笑道:“姐说话算数,十月份发改委下来检查我们傅山县工作的时候,我门傅山县要举行秋季经贸洽谈会,到时候,我想举办一个大型演出活动,我邀请姐来主持节目。”

    叶琴笑道:“好呀,到时候,我一定来。

    欧阳志远笑着伸出了手。

    叶琴没有迟疑,同样伸出了她的小手,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再见,姐。”

    “再见,志远。”

    欧阳志远和艾丽娜坐下午的飞机,回到了龙海。

    他在机场停车场,开出了自己的越野车。越野车开出停车场,夕阳的余晖照的整个天空一片金黄。

    欧阳志远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回来了,现在正去幼儿园接一帆。欧阳宁静一听儿子在燕京回来了,立刻让秦墨瑶回家准备晚饭。

    秦墨瑶笑道:“小家伙还知道回来。”

    王倩从药房里走过来道:“秦姨,谁回来了?”

    秦墨瑶道:“你志远大哥回来了,走,王倩,咱回家准备晚饭。”

    王倩笑道:“好吧,秦姨。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开到幼儿园的时候,幼儿园还没放学。欧阳志远把车靠在一边停好。

    艾丽娜看着欧阳志远在这里停车,问道:“欧阳大哥,你来幼儿园接谁?”

    欧阳志远笑道:“来接我女儿。”

    艾丽娜一听,顿时大笑起来道:“欧阳大哥,你……你才多大?怎么会有女儿?”

    欧阳志远笑道:“干女儿。”

    艾丽娜道:“干女儿?嘻嘻,小丫头可爱吗?”

    欧阳志远笑道:“那是当然,我保证你一见面肯定喜欢。”

    半个小时后,幼儿园开始放学。欧阳志远走进了幼儿园,按照规定,接送孩子,老师要把孩子亲自交给孩子的家长,家长签字,才能把孩子领走。

    欧阳志远看到了老同学王美娟站在签字处,忙着核对家长的身份。呵呵,王美娟对工作还真负责。

    一帆看到了自己的爸爸,一双漆黑漂亮的大眼睛,猛然一亮,立刻高兴的手舞足蹈,两条羊角小辫子,上下颤动着,挥舞着小手,奔了过来,大叫道:“爸爸……爸爸……。”

    欧阳志远一把抱起了女儿一帆,把一帆举得很高。

    一帆咯咯的笑着,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道:“爸爸,你好几天不来看我了,我都想你了,妈妈也不来看我。”

    欧阳志远心里一痛,亲了一下一帆的小脸道:“妈妈要工作,忙呀,这不,今天爸爸来看你了,等到星期六,爸爸带你去找妈妈可以吗?”

    一帆一听要去找妈妈,小丫头高兴的伸出小手指头道:“爸爸,拉钩。”

    欧阳志远微笑着伸出手指,勾住了女儿细嫩的小手指,和女儿一起念道:“拉钩上吊,一般年不变。”

    “呵呵,志远,什么时间来的?”

    王美娟看到了欧阳志远,笑着走过来。

    欧阳志远连忙道:“王美娟,我刚来。”

    “王老师好。”

    一帆向王美娟问好。

    王美娟笑道:“呵呵,一帆也好,爸爸来接你,高兴吗?”

    一帆道:“很高兴。”

    欧阳志远在签字本上签了字。

    欧阳志远道:“王美娟,我们走了。”

    一帆挥舞着小手道:“王老师再见。”

    “再见,一帆。”

    王美娟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有点呆了。

    运河县副县长陈嘉禾静静的站在不远处,他刚下车,手里捧着一束玫瑰,就看着王美娟那呆呆的目光,不由得一愣。王美娟在看谁?那么痴迷?

    她可从来没有用这种痴迷的眼光看过自己。

    陈嘉禾顺着王美娟的目光,看到了欧阳志远。

    陈嘉禾的内心一跳,欧阳志远?难道陈美眷到现在还在喜欢欧阳志远?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在高中的时候,王美娟曾经喜欢过欧阳志远,难道这个臭丫头,还有想法不成?还在想着欧阳志远?

    想到这里,陈嘉禾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阴森。但这一丝阴森,转眼就消失了。

    王美娟的父亲是副市长王建功,自己还要借助王美娟,更上一层楼。

    他的脸上立刻露出温文尔雅的轻松表情,走了过去。

    “美娟,我来接你,鲜花。”

    王美娟猛然听到陈嘉禾的声音,吓了自己一跳,神情一阵慌乱。

    王美娟的慌乱,让陈嘉禾的心里在滴血。臭女人,果然在暗恋欧阳志远,嘿嘿,等到老子想法干了你后,再好好的收拾你。

    王美娟连忙道:“嘉禾,你回来了。”

    陈嘉禾笑道:“我来接你下班。”

    王美娟看到陈嘉禾微笑着捧着玫瑰,她的脸色一红,接过玫瑰道:“真漂亮。”

    …………………………………………………………………………………………………………

    艾丽娜看到欧阳志远抱着一个长的十分漂亮的小女孩子走了过来,小女孩晃动着可爱的小脑袋,快乐的唱着歌,她的两条羊角辫上的蝴蝶结,随着小脑袋的晃动,翩翩起舞。

    呵呵,太漂亮了。

    艾丽娜微笑着走下车道:“你是一帆吗?长的真漂亮。”

    一帆猛然看到一位蓝眼睛的漂亮姨姨,从爸爸的车里走了出来,在问自己。

    一帆看了一眼爸爸,笑嘻嘻的道:“你是谁呀?你也很漂亮,好像我家的大洋娃娃,白雪公主。”

    欧阳志远给一帆买过一个漂亮的大洋娃娃,叫白雪公主,一帆很喜欢那个洋娃娃。

    艾丽娜一听一帆夸自己漂亮,像白雪公主,顿时喜得笑个不停道:“一帆,真可爱。”

    欧阳志远笑道:“一帆,这是你艾丽娜姐姐,叫姐姐吧。”

    一帆看着艾丽娜,这个名字很拗口,一帆的小舌头还是转不过弯来,只得笑嘻嘻的道:“娜娜姐姐好。”

    艾丽娜高兴的一把从欧阳志远怀里,把一帆抱了过来,笑道:“一帆,姐姐喜欢你。”

    一帆咯咯的笑道:“一帆也喜欢姐姐。”

    欧阳志远笑道:“上车吧,回家喽。”

    三个人说笑着,看着越野车,直奔文化街的诊所。

    欧阳宁静接到儿子的电话后,等着秦墨瑶和王倩回家后,他就走到街口,看看儿子到了吗。

    欧阳志远远远的就看到,父亲正站在街口,向这里远望。志远的心里感到了说不出的温暖。儿行千里,父母担忧呀。

    欧阳宁静看到了儿子的越野车,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欧阳志远把车停到父亲身旁,连忙走下来,看着父亲道:“爸爸,上车吧。”

    “爷爷,快上来。”

    一帆看到了爷爷,小丫头大声的喊着。

    欧阳宁静笑道:“就这几步路,我走回去吧。”

    欧阳志远道:“上来吧,爸爸,还有病人吗?”

    欧阳宁静坐上车道:“还有几位,你师叔柳出尘回南州了,这几天的病人,反而多了。”

    “柳师叔回南州了?还回来吗?”

    欧阳志远问道。

    “过一段时间再来,他说回家看看。”

    “您好。”

    艾丽娜微笑着看着欧阳宁静,伸出了手。

    欧阳宁静看到了艾丽娜,竟然是一位漂亮的外国女孩子,抱着一帆,坐在车里。

    欧阳志远笑道:“艾丽娜,这是我父亲,爸爸,这是艾丽娜,我在背景认识的朋友。”

    欧阳宁静握了一下艾丽娜的小手道:“你好,艾丽娜。”

    艾丽娜惊奇的看着欧阳宁静道:“欧阳叔叔,你……你怎么这样年轻呀?根本不像欧阳大哥的父亲,到向欧阳大哥的亲哥哥。”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晕过去,这个小丫头。

    欧阳宁静笑道:“叔叔长的年轻。”

    越野车开到门诊前停了下来。欧阳志远看到朱文才正在给病人看病。欧阳志远笑道:“朱师叔,我来了。”

    朱文才笑道:“把一帆接回来了?”

    欧阳志远道“接回来了。”

    艾丽娜抱着一帆走下车来,朱文才一看,欧阳志远的车里,竟然走下来漂亮的外国小丫头,心道,志远身边到不缺少漂亮的小丫头,这次竟然有带回来个外国的小丫头,厉害呀。

    欧阳志远连忙给朱文才和艾丽娜互相介绍。

    艾丽娜大方的道:“朱叔叔,您好。”

    “呵呵,艾丽娜,你好。”

    欧阳志远道:“朱师叔,您休息一会,我给这几位病人看吧。”

    朱文才道:“呵呵,也好。”

    一帆跑过来道:“朱爷爷,你答应给我抓的蛐蛐,你抓到了吗?”

    朱文才笑呵呵的道:“抓到了,给,在这里。”

    一个透明精美的小蛐蛐罐,出现在朱文才的手里,嘟嘟的蛐蛐叫唤声,在罐子里传来。

    “谢谢朱爷爷。”

    一帆欢笑着接过蛐蛐罐。

    “走,一帆,爷爷陪你呀,斗蛐蛐去。”

    朱文才领着一帆,到里屋去了。

    欧阳志远和父亲快速的给病人看着病,开药方抓药。

    不一会,就给这几位病人看完了。

    等到这几位病人走后,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爸爸,您还记得卖给咱家宅院的那个人姓什么吗?”

    欧阳宁静一愣,看着儿子道:“记得,志远,有什么事吗?”

    欧阳志远道:“是姓孔吗?叫孔凡生?”

    欧阳宁静点点头道:“是的,那人的名字就叫孔凡生。”

    欧阳志远道:“爸爸,我在燕京碰到那个人了。”

    欧阳宁静一愣,轻声道:“孔凡生还活着?他卖这座宅院的时候,有五十多岁了,现在也有七十多了吧。”

    欧阳志远道:“他还活着,我见到他了,爸爸,他非常后悔二十年前,卖这位宅子的时候,要价太高,逼得你连我脖子上的玉锁都给了他,这人很后悔。”

    欧阳宁静笑道:“这也不能怨他,当时他老婆得了不治之症,急需用钱到燕京看病,多要钱,是正常,我也没怪他。”

    欧阳志远道:“父亲,他老伴的病没有看好,最后还是死了,老人一直没有再婚,至今还是独身一人。”

    欧阳宁静道:“这人用情专一,卖光了家产,给老婆看病,我当时见过他老婆,已经到了孤灯油尽的时候了,没有办法救了,再说,当时我已经发下了重誓,也不能给他老婆看病。”

    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人到老的时候,都想落叶归根,孔老想来这里看看他的老宅,爸爸,你同意吗?他还想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欧阳宁静一愣,沉思了一下道:“志远,这人也是性情众人,如果他想来住,就让他来吧,住多少年都可以。”

    欧阳志远笑道:“那,我回来给他打电话。”

    欧阳宁静笑道:“你怎么认识他的?”

    欧阳志远就把和孔凡生认识的过程,和父亲说了一遍。

    欧阳宁静笑道:“让孔老来吧,我们可以一起鉴赏古玩字画,喝喝茶,下下棋。”

    欧阳志远在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开车直奔傅山县。

    来到傅山县的时候,是上午十点,欧阳志远带着艾丽娜到彤辉大酒店,先给艾丽娜订了房间。

    在给艾丽娜订房间的时候,欧阳志远看到了韩月瑶走了进来。

    “月瑶,你怎么来了,没在崮山景区?”

    欧阳志远喊着韩月瑶道。

    韩月瑶是来迎接一个南州过来的旅游团的。欧阳志远这次到南洲、燕京,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南州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王诗茹的红都传媒和童天翼的八方旅游集团的宣传,效果很好,现在,就有大批的游客,已经来到崮山旅游区,省城南州来的最多。

    现在,风景点已经提前开放,所有的旅游设施,都投入了使用。

    韩月瑶一看到欧阳志远,顿时一脸的惊喜,连忙跑过来道:“欧阳大哥,你回来了,太好了。”

    韩月瑶一下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兴奋地摇晃着,高兴地小脸透红。

    欧阳志远笑道:“刚回来,看把你兴奋地,有什么喜事?快告诉我,让我也高兴一下。”

    韩月瑶高兴的道:“欧阳大哥,你这次南州和燕京之行,取得的成绩太好了,南州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的广告做的太好了,我看了,效果很好,现在,就有大批的游客,已经来到崮山旅游区,省城南州来的最多,我昨天接了五个旅游团,他们都还没走,第一天游玩崮山镇古城和崮山天柱峰地景点,夜里在崮山峰顶过夜,第二天早晨看天柱峰的日出,下山后,就到石头城、蝴蝶泉游玩,晚上在石头城住宿,观看萤火洞。”

    欧阳志远一听,他笑了,他知道自己做对了一件事。刚开始开发崮山风景区的时候,自己下了死命令,任何人不能动崮山古镇的一砖一瓦,如果谁胆敢乱建改建,立刻让公安局的抓人,而且和崮山镇镇长肖永成签订了责任书,只要有人动了崮山镇的一砖一瓦,立刻撤了肖永成的镇长。

    现在,崮山镇的古老建筑,保持了明清时期的原汁原味的古老风貌,没有任何的人造痕迹,现在人看什么?看的就是古城的那种久远的斑斑古迹的文化。

    欧阳志远道:“太好了,韩月瑶,你们一定要做好旅游设施的配套,备战五一假期的旅游高峰到来,我敢肯定,五一假期,游客就会大批的到来。”

    “我知道了,欧阳大哥。”

    韩月瑶看到了艾丽娜,顿时被这位漂亮的金发女孩子吸引住了。

    “欧阳大哥,这位是?”

    韩月瑶笑嘻嘻的看着艾丽娜。

    欧阳志远笑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台湾恒丰集团的未来总裁韩月瑶小姐,这位是美国惠瑞尔制药集团未来的总裁艾丽娜小姐。”

    两人都知道对方的集团背景,而且都是十**岁的年龄,都长得极其漂亮,两个小丫头顿时一见如故,拉着手,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欧阳志远笑道:“韩月瑶,你今天来酒店干吗?”

    韩月瑶笑道:“我在等一个旅游团。”

    欧阳志远道:“呵呵,正好,艾丽娜要到崮山旅游,我把艾丽娜就交给你了,你要专门派一位女员工,陪着她游玩,知道吗?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

    韩月瑶笑道:“好的,我专门派一个女性导游,陪着艾丽娜游玩,保证不出事。”

    欧阳志远看着艾丽娜道:“艾丽娜,你就跟着韩月瑶可以吗?”

    艾丽娜很喜欢韩月瑶,她笑道:“好的,欧阳大哥,你忙去吧。”

    欧阳志远又交代几句后,开车直奔工业园的办公室。

    自己几天没来了,工业园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把车停到办公室前,刚下车,就看到副县长戴立新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连忙道:“戴县长,到我办公室来,汇报一下这几天工业园的进度。”

    欧阳志远说完话,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戴立新一听欧阳志远让自己向他汇报工业园的进度,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过去,可都是欧阳志远要向自己回报工作,现在,县长何振南成立了省重点项目办公室,欧阳志远成了这个办公室的主任,妈个逼的,老子现在竟然要反过来,向欧阳志远回报工作,这不是打脸吗?

    戴立新阴冷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的办公室,不情愿的走了过来。

    “欧阳县长回来了。”

    办公室的小张连忙站起来,给欧阳志远倒水。

    欧阳志远点点头,坐在自己办公桌的椅子上,等着戴立新。

    其实,欧阳志远没有多想,更没有侮辱戴立新的意思,就是想听听这几天工业园的进度。可是人家戴立新可不这样想,他认为欧阳志远这是在寒碜自己。

    但戴立新又不敢不去,任命欧阳志远是省重点项目办公室主任,是县政府下了文的。

    戴立新走进了欧阳志远的办公室,小张连忙打招呼,并给戴立新倒了一杯水,端给了戴立新。

    欧阳志远笑道:“戴县长,坐吧。”

    “好的,欧阳县长。”

    戴立新坐在沙发上,仔细的把工业园的进度汇报了一遍。

    欧阳志远问的很仔细,几乎每个项目都问到了。

    十一点的时候,欧阳志远终于问完了。这一个小时的回报,让戴立新口干舌燥。

    当戴立新走出欧阳志远的办公室的时候,戴立新喃喃地道:“欧阳志远,你蹦跶不几天了。”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走出办公室,开车直奔县政府办公室。

    他刚走到何振南的办公室门前,就碰到了高小敏。

    高小敏好像提着东西。

    欧阳志远道:“高小敏,你干嘛去?”

    高小敏看到欧阳志远回来了,眼睛一亮,但随即又暗了下来,轻声道:“欧阳县长,我调走了。”

    欧阳志远一听高小敏调走了,笑道:“丫头,高升了调到哪里了?”

    高小敏笑道:“高升什么呀,欧阳县长,我调到市经贸委招商局,欢迎你到市经贸委做客。”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高小敏,咱也是一个办公室的,上午我给你送行?”

    高小敏笑道:“欧阳县长,就怕你没有时间,何县长知道你回来了,正等着你,下午肯定让你去崮山风景区,你这次到南州和燕京的效果不错,特别是南州,很多南州的游客都是组团来的,可能景区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来,有点措手不及,你进去吧。”

    欧阳志远看着高小敏,伸出了手道:“好的,小丫头,那我就不送你了,祝你到新的岗位,工作顺利。”

    高小敏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欧阳县长。”高小敏走下楼去。

    欧阳志远敲了敲门。

    “请进。”

    欧阳志远推开门,他看到了,崮山镇长肖永成在向何振南县长汇报工作。

    肖永成原来是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人,赵丰年死后,肖永成跟了何县长。肖永成这个人办事灵活认真,不死板,是个人才,看事情极准,是个人才。当年,欧阳志远第一次见到肖永成的时候,知道他跟了赵丰年,就感到很可惜。

    肖永成一看欧阳志远来了,连忙站起道:“欧阳县长回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坐吧。”

    何振南一看欧阳志远来了,笑着站了起来,狠狠地打了欧阳志远一拳道:“好小子,你这趟南州和燕京的成果不错,辛苦了。”

    何振南说着话,亲自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笑道:“你是县长,不能给我倒水。”

    何振南道:“你这趟到南州和燕京,取得了这样好的成果,我给倒杯水是应该的,全县的干部,都要像你这样,我情愿给他们都端水。”

    肖永成看到欧阳志远和何县长的关系根本不是上下级地关系,而且这样融洽,他的心里极其的羡慕,自己什么时候,能和何县长有这样铁的关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