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变态的人

    第二百八十五章变态的人

    罗伯特拿过酒瓶,示意不要服务员服务。

    服务员躬身退出贵宾厅。

    罗伯特亲自给惠瑞尔和欧阳志远倒上酒。

    欧阳志远看着罗布特,心道,今天惠瑞尔请自己来喝酒,不知道有什么事?

    上次在飞机场,罗伯特竟然出价一百万,购买云舞阳手中的生肌膏,难道,惠瑞尔的今天这顿饭,是为了生肌膏?

    生肌膏的销售,已经被军方买断,而且列为国家特级机密,军队派了大量的武警和特战队保护生肌膏的生产。生肌膏不能和任何国家的企业联合生产,防止泄密。

    生肌膏的配方,已经转给了天信药业,更不可能再给别人。

    另一种可能,就是他们在打养颜膏的主意,但养颜膏同样不可能和别的企业来分享。

    这两种东西,只能在自己眼皮底下生产。每隔一段时间,自己都要进入实验室,配制母液。

    如果和别的企业联合生产,肯定会泄密。

    罗伯特和惠瑞尔相互看了一眼,罗伯特笑道:“欧阳县长,来,认识就是有缘,咱们喝两杯如何?”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罗伯特先生,来,惠瑞尔先生,咱们共同干两杯。”

    惠瑞尔下据起酒杯道:“好的,欧阳县长。”

    三个人干了两杯酒。

    罗伯特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我听说你们傅山县的风景不错,艾丽娜要去傅山看看。”

    欧阳志远笑道:“欢迎惠瑞尔、罗伯特和艾丽娜小姐,到傅山旅游,顺便到我们傅山开发区工业园看看,最好能投资建厂。”

    罗伯特笑道:“我们惠瑞尔生物制药集团,在你们中国很多地方都建有分厂,在中国投资了几百个亿。傅山县的投资环境,只要符合我们的条件,我们可以在傅山投资建厂。”

    欧阳志远笑道:“我这里先谢谢惠瑞尔先生了。”

    罗伯特倒上酒道:“欧阳县长,我们惠瑞尔集团,想和欧阳县长你个人合作。”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笑道:“和我个人合作?我个人有什么好合作的?”

    罗伯特看着欧阳志远道:“我们想和你的生肌膏合作。”

    欧阳志远心道,罗伯特终于露出了真正的目的。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不可能和任何外国企业合作的。他们竟然能查出来生肌膏是自己的,养颜美容膏肯定也能查出来。

    欧阳志远笑道:“罗伯特先生,你们来晚了,生肌膏的配方,我已经转给天信药业集团了,而且是永远转让,不可能再和你们合作。”

    罗伯特大笑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发生,我们查到,你转给天信药业集团的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配方,天信药业给你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这个价钱太低。如果欧阳县长转给我们,我们就会在傅山工业园投资十个亿,建成一座大型的现代化制药厂,而且,这个药厂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归你,再加上一千万的配方转让费。”

    好家伙,条件不错,可惜,再好的条件,也不能转让呀。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罗伯特先生的厚爱,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诚信,有很多事情,不时用金钱能买到的,生肌膏的配方,已经属于天信集团,我不会言而无信的再次转让。”

    惠瑞尔看到欧阳志远如此的坚决,他的内心不由得冷笑,中国人就是虚伪,每个人都喜欢金钱,却偏要装出清高的样子,钱是好东西呀,嘿嘿,我就不相信,你能逃脱金钱的诱惑。

    惠瑞尔笑道:“欧阳县长,天信药业给你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根本值不了几个钱,而我们给你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价值是天信药业的十倍,配方转让费,我给你加到三千万美金,你看怎么样?”

    惠瑞尔说完话,看着欧阳志远,他的眼里露出了一丝不屑。嘿嘿,中国人,我要用钱砸开你的虚假防线,三千万美金,相当于你们两个多亿的人民币了,你见过这么多的钱吗?

    欧阳志远从惠瑞尔的眼睛里,看到了那丝不屑的鄙视,他心里知道,惠瑞尔看不起自己。

    欧阳志远心道,你***看不起老子,老子就是不把生肌膏的配方转给你,气死你个老东西。

    欧阳志远笑道:“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配方转让费,三千万美金,确实不少,我很想专卖给你们。”

    惠瑞尔一听,呵呵,有门,欧阳志远动心了,嘿嘿,你们中国人真虚伪呀,不就是想多要点钱嘛?嘿嘿,我们有的是钱。生肌膏的配方一到手,自己就可以快速的生产,把生肌膏的产品,卖给国家的军方,自己就大赚特赚了。

    欧阳志远接着道:“但是,生肌膏的配方,已经不属于我了,是属于天信集团的。”

    惠瑞尔一听,本来微笑的脸一下子僵硬了,得意的笑容,凝结在了自己的脸上。

    惠瑞尔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自己开个价。”

    欧阳志远笑道:“诚信无价,生肌膏的事情,不用再提了。”

    欧阳志远一口咬死了。

    这下,罗伯特和惠瑞尔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

    罗伯特看了惠瑞尔一眼,对着欧阳志远道:“能谈谈养颜美容膏吗?”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来晚了一步,养颜美容膏同样转给了天信药业集团,不过,你们可以代理他们在外国的销售权。销售权的利润,是十分丰厚的。”

    惠瑞尔和罗伯特的脸上露出了十分失望的表情。

    惠瑞尔心道,这个中国人,真的不喜欢金钱吗?几个亿的金钱,放在他面前,他竟然拒绝,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惠瑞尔看着欧阳志远道:“我明天就要回国了,罗伯特要去南方视察我们投资的企业,养颜美容膏的国外代理权,我回来以后,亲自到天信药业去谈。”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道:“我在傅山等候惠瑞尔先生的到来。”

    惠瑞尔笑道:“好的,欧阳县长。”

    这时候,艾丽娜走了进来道:“爸爸,我不和你一起回国了,我要到傅山风景区看看,那里的景色真美,简直就是梦幻一般的世界,十分的美妙。”

    惠瑞尔笑道:“可以,艾丽娜,你几乎游遍了整个中国,有欧阳县长照顾你,我很放心。”

    欧阳志远笑道:“欢迎艾丽娜小姐到傅山来旅游观光。”

    几个人吃过饭后,欧阳志远告辞。

    艾丽娜下午没有事,笑嘻嘻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媳妇……大哥,我下午没有事,可以和你一起玩吗?”

    欧阳志远并不讨厌艾丽娜,他笑道:“可以,上车吧。”

    欧阳志远下午,要去找表嫂王诗茹,到红都传媒签订合同。

    欧阳志远的奔驰刚开出白云大酒店,就接到了叶琴的电话。

    “志远,你不是很喜欢王欣怡吗?我和秦萌萌到燕京大酒店去看望王欣怡,你去吗?”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好的,王欣怡一直是我梦中的偶像,我肯定要去,咱们在哪里汇合?”

    叶琴笑道:“在燕京大酒店门前。

    王欣怡的歌声,极其的好听,特别是她的音质,如同来自十分遥远的前世,带着一丝灵动、一丝怀旧,一丝企望,一丝牵挂,能把人的思绪,带的很远很远。每当耳边响起王欣怡的歌声之时,欧阳志远的心灵就会发出强烈的共鸣,脑海里就会出现一些已经忘掉了的画面,那画面仿佛是自己不可逆转的前世,或者是自己的虚幻的未来,一切都在虚幻和现实中,来回的转换。

    每当欧阳志远听完王欣怡的歌,欧阳志远就会忘记自己所有的烦恼,沉醉于一种幻觉之中。这幻觉就是一个无声的世界,没有一切的嘈杂,寂静的就像胎儿的世界一般。

    艾丽娜也是十分喜欢王欣怡的歌,小丫头一听要去见王欣怡,高兴的立刻大叫起来。

    透过窗户,惠瑞尔看着欧阳志远的车开出白云大酒店,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

    他没想到,欧阳志远会拒绝自己十分丰厚的条件。

    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三千万美金的转让费,这是普通人,一百辈子都挣不到的金钱,欧阳志远竟然拒绝,真是让人费解。

    惠瑞尔道:“罗伯特,欧阳志远身上打不开缺口,我回来后,咱们就从天信药业里面打破缺口,来买断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配方。”

    罗伯特笑着道:“欧阳志远不喜欢钱,肯定还有别人喜欢钱。”

    惠瑞尔笑道:“金钱是个好东西。”

    罗伯特道:“小姐和欧阳志远在一起,安全吗?”

    惠瑞尔道:“欧阳志远是个中国式的君子,有点迂腐,他不会伤害艾丽娜的,你放心。”

    ………………………………………………………………………………………………………

    燕京大酒店十楼的贵宾套房里,漂亮的王欣怡,坐在宽大的阳台上,看着马路上匆匆来往的车辆,她的眉头微微的皱着。

    这场燕京个人演唱会,自己本来不想来的,经纪人徐国忠说破了嘴皮子,王欣怡才来到燕京。

    燕京这个地方,让王欣怡不太敢来,她害怕一个人。

    去年的自己那场个人演唱会,在燕京举办的十分成功,但有一个人,差一点毁了自己的清白。

    所以,王欣怡根本不想来燕京。

    “砰砰!”

    外面传来轻微的敲门声。

    王欣怡知道,门外面的走廊里,有六个保镖,一般人,是进不来的。

    王欣怡轻声道:“进来吧。”

    门开了,经纪人徐国忠走了进来,看着王欣怡小声道:“赵斌来了。”

    真是怕谁来,谁就来呀。

    王欣怡害怕的那个人,就是赵斌。

    去年王欣怡来开个人演唱会的时候,遭到了燕京黑社会老大白宝山的威吓和敲诈,甚至伤害。

    是赵斌救了她。

    王欣怡很感激赵斌,和赵斌成为好朋友。

    赵斌长的魁梧高大,英俊潇洒,再加上显赫的家事,让王欣怡有点心动。可是,有一天,赵斌喝醉了酒,说出了一个让王欣怡十分愤怒的事。

    白宝山原来威吓和敲诈,甚至伤害自己的事,竟然是赵斌早先安排好的,赵斌好扮演英雄救美的一出戏。

    王欣怡看透了赵斌的本来面目,彻底的和赵斌断绝一切关系。好在赵斌还没来得极伤害自己。但自己和赵斌断绝一切往来的那天晚上,赵斌露出来了丑恶的面目,借着酒意,疯狂的想侵害自己。

    幸亏保镖队长陆海山救了自己,才使自己脱离了危险。

    过去的伤害,让王欣怡很害怕见到赵斌。今天这个家伙又来干什么。

    王欣怡看着徐国忠道:“徐经理,我不想见到他。”

    徐国忠小声道:“王小姐,你知道赵公子的背景,他背后是谁?他一个电话,就可以内地封杀我们,他动一动手指,我们救活不到明天。”

    徐国忠的话,让王欣怡打了个寒颤,他知道,赵斌就是个恶棍。

    徐国忠道:“外面就有我们的保镖,如果赵斌想干什么,你一喊,保镖就会进来,再说,大白天的,赵斌也不敢乱没来。”

    王欣怡知道,徐国忠说的对。现在是大白天,外面又有人,赵斌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好吧,你让赵斌进来。”

    徐国忠点头道:“赵斌就在门外。”

    徐国忠的话音刚落,房门被打开了,赵斌一身酒气的走了进来。

    徐国忠退了出去,关好门。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狞笑。

    王欣怡这次来燕京开演唱会,是赵斌暗中让徐国忠安排的,赵斌给了徐国忠二十万。

    赵斌生性好女色,去年通过使用奸计,认识了王欣怡,还没来得及下手,自己就喝醉了酒,结果稀里糊涂的乱说,让王欣怡知道了自己联合黑社会头子白宝山,欺骗王欣怡的事。

    结果王欣怡一怒之下,和赵斌断绝了往来。

    一年了,每当赵斌听到大街上传来王欣怡的歌声的时候,赵斌就想起了王欣怡。

    赵斌派人给了徐国忠二十万,让徐国忠把王欣怡骗来。

    今天王欣怡刚到,赵斌就赶了过来。

    王欣怡一看赵斌又喝了酒,立刻警觉起来,后退了一步。

    赵斌嘿嘿的冷笑着道:“王欣怡,一年没见面了,想死我了,你想我了吗?”

    赵斌说完话,一把拉住了王欣怡的手。王欣怡脸色一冷道:“赵斌,你放尊重点。”

    王欣怡猛的甩开赵斌的手,但赵斌趁机一下子搂住了王欣怡的细腰,猛的向怀里一带,王欣怡的整个身子,就被赵斌搂在了怀里。

    “你……赵斌,你放开我。”

    王欣怡大声叫着,希望外边的保镖听到自己的喊声。

    但外面的保镖,早就被徐国忠买通了,撤到走廊的尽头。

    赵斌狞笑着猛一伸手,打了王欣怡一记耳光。

    “啪!”

    王欣怡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青紫的掌印。

    王欣怡一声大叫,一头撞在了赵斌的胸口上,一下把赵斌撞得四脚朝天,倒在地上。

    “救命呀!”

    王欣怡一边大叫着,一边向外冲去。但赵斌算计了很长时间,终于有机会侵犯王欣怡了,他怎么能让王欣怡逃走?这家伙一个虎扑,把王欣怡扑倒在地,一下子压在了王欣怡的身上,狞笑着狂叫道:“你个臭女子,你当你是谁?老子玩你,是看得起你,你知道,外面有多少女人洗干净躺在那里,掰开等着我老子干,老子今天干你,是看的起你。”

    赵斌说着话,疯狂的撕扯着王欣怡的衣服。

    “嘶嘶!”

    王欣怡的外衣被赵斌一下子撕裂,露出紫色的小衣和那双饱满高翘的饱满。

    由于王欣怡剧烈的喘息着,那饱满剧烈的颤抖着,仿佛一下子就要弹跳出来。

    赵斌一声淫笑,张嘴咬向王欣怡的乳峰。

    ……………………………………………………………………………………………………………………保镖队长陆海山刚走到走廊的位置,就看到经纪人徐国忠和赵斌走向了王欣怡的房间。

    走廊里飘散着浓烈的酒气。

    陆海山心里一惊,赵斌这个王八蛋到王欣怡的房间里去干什么?而且还喝了酒。去年这个王八蛋就想伤害王欣怡,被自己撞破,让他没有得逞。

    结果这个王八蛋找人打了自己一顿,自己躺在床上两个月没有下床。

    在王欣怡刚成名的时候,陆海山就当保镖了,负责保护王欣怡。

    陆海山十分喜欢王欣怡,但陆海山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根本不能和王欣怡走到一起,自己配不上人家,自己的身份太低了。陆海山把这份喜欢藏在心底。

    当赵斌在欺负王欣怡的时候,陆海山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

    现在赵斌又来找王欣怡,陆海山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陆海山立刻走向王欣怡的房间。

    他刚走两步,就看到徐国忠从王欣怡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徐国忠俩眼死死的盯住陆海山,阴森森的道:“陆海山,你想找死?去年的两个月还没躺够?你忘了去年,是谁给你求的情?”

    陆海山被徐国忠的眼神盯的一缩脖子,连忙退到一边。

    去年陆海山差点被打死,是徐国忠求的情。

    “快滚回去,不想死的话,别管闲事。”

    徐国忠凶狠的盯着陆海山。

    保镖的工作,都是徐国忠一手操办的,陆海山不敢反抗,他低着头,退到走廊的尽头。

    徐国忠看到陆海山退了回去,他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候,王欣怡的房间里,猛然传来王欣怡的一声尖叫。

    陆海山再也忍不住了,冲向王欣怡的房间。当他刚跑出两步,就看到叶琴、秦萌萌和一个年轻人、一个外国女孩子走了过来。

    陆海山认识叶琴和秦萌萌,他立刻大叫道:“快去救王欣怡,有人在欺负她。”

    叶琴和秦萌都认识李海山,两人一听有人在欺负王欣怡,不由得吓了一跳。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欺负王欣怡。

    叶琴大声道:“快带路。”

    欧阳志远一听,身形早就如同闪电一般,冲向传来打斗声音的那套房子。

    赵斌终于把王欣怡压在身底下,撕裂了王欣怡的衣服,竟然隔着内衣,一口咬向王欣怡的乳峰。

    王欣怡一声尖叫,拼命地反抗着,一掌打在赵斌的脸上。

    “啪!”

    赵斌的脸上多了一个青紫的手掌印和几道血印子。

    “你个臭女人,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赵斌如同疯了一般,咆哮着,疯狂的撕扯着王欣怡的衣服,同时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压在了王欣怡的身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