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舞会

    第二百八十一章舞会

    叶琴看着欧阳志远,又把墨镜带上。

    她是公众人物,如果不戴上墨镜,会被人发现的。

    秦剑笑道:“叶琴,来了。”

    秦剑早已和叶琴认识。

    欧阳志远微笑着掏出两张请柬一晃道:“两位漂亮的美丽小姐,晚上我请你们参加舞会,请赏光。”

    “舞会?谁举办的?”

    秦萌萌眼睛一亮,接过请柬一看,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白云大酒店,艾丽娜的生日舞会请柬。”

    秦萌萌大声道。

    欧阳志远笑道:“你怎么知道是生日舞会?谁是艾丽娜?”

    秦萌萌笑道:“我是听亲闻部的朋友说的,今天白云大酒店有个生日舞会,是惠瑞尔集团总裁惠瑞尔为他的女儿艾丽娜举办的,可是,很少邀请中国人参加,表哥,你怎么会有生日舞会的请柬?”

    欧亚志远笑道:“我在飞机上认识了惠瑞尔集团总经理罗伯特,他给了我几张请柬,邀请我参加舞会。”

    叶琴看着请柬笑道:“罗伯特可是个极其傲慢的家伙,志远,他怎么会邀请你参加舞会?”

    欧阳志远当然明白,这家伙看重的不是自己,而是生肌膏。欧阳志远又不能说。

    欧阳志远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位小姐,快去准备吧,我正好没有舞伴,今天你们就做我的舞伴吧。”

    秦萌萌笑道:“呵呵,表哥,我们去准备。”

    秦萌萌拉着叶琴走出了展会的大厅。

    欧阳志远道:“表哥,二舅到燕京开会,住在了哪儿?”

    秦剑笑道:“我爸爸就住山南省驻京办事处。”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笑了,呵呵,山南省驻京办事处距离自己住的地方不远。

    秦剑看了看表道:“咱也去准备吧,走,去买两套新的男西装,好参加今天晚上的舞会。”

    两人说着话,走出了大厅。

    “志远,你这两天不可能会去,我把这辆奔驰给你用。”

    秦剑说着话,递过来车钥匙。

    欧阳志远看到,一辆崭新的奔驰轿车,停在自己的面前。

    欧阳志远本身就非常喜欢好车,一看到这辆豪华的奔驰,高兴的道:“是不是太奢侈了,我就一个小副处级干部,能开这么一辆豪华奔驰吗?”

    秦剑呵呵笑道:“志远,到了京城,才知道官小,呵呵,就你这种副处级干部,在京城,一块砖头下来,砸中几百人,全是你这种小干部,嘿嘿,副处级,各大部委传达室里看门的,都是处级干部。”

    欧阳志远苦笑道:“表哥,咱不带这样糟蹋人的。”

    秦剑笑道:“我是让你认清自己。”

    两人开着车,到了品牌西装专卖店,两人买了几套意大利名牌西装。

    秦剑让欧阳志远买套白色的纯羊毛进口的阿尼玛西装,欧阳志远说,这种西装穿在身上,过于招摇,好像**一般。

    欧阳志远挑了一套咖啡色的,一套月白色的,皮鞋和衬衣各来两套。

    秦剑笑着道:“志远,你这是吃大户吧。”

    欧阳志远笑道:“秦剑,你是表哥,我不吃你,你让我吃谁?我都穷死了。”

    秦剑笑道:“你别向我哭穷了,你在南州的红楼,赢了楚浩南和颐秋水四个亿,你当我不知道?你还有清灵药业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天信药业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我的山南酒业也有你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你可比我有钱了。”

    欧阳志远道:“楚浩南和颐秋水的四个亿,有两个亿还打着白条呢,那些股份都还没分钱呀。”

    秦剑笑着道:“不分钱,那些股份都是钱呀。”

    欧阳志远穿了那套月白色的西装,他站在镜子前道:“表哥,看看怎么样?”

    秦剑一看欧阳志远穿上这套西装,神情顿时一呆,人是衣服马是鞍,说的不错。

    身高一米八二的欧阳志远,穿上这套西装,极其的合适,更显得英俊潇洒,风流阳光倜傥。

    自己在燕京的圈子里算是一位英俊的人物,但要是和欧阳志远比,就差的远了。

    欧阳志远的母亲秦墨瑶,是江南水乡的美女,配上魁梧高大儒雅北方人的欧亚宁静,就是金童玉女。而欧阳志远继承了两人的优点,比父亲还要英俊潇洒。

    旁边两位漂亮的女服务员,看着镜中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极其阳光的欧阳志远,两位小姐看的痴了。

    我的天哪,好漂亮的男人。自己要是能这个男人那个啥,死了也情愿。

    秦剑看到了两位小姐呆痴的表情,禁不住笑了。

    “唰卡吗?小姐?”

    秦剑小声的提醒着两位迷醉的漂亮小姐。

    两位已经进入了幻觉的售货小姐,顿时惊醒过来,脸色变得透红,神情慌乱不已。

    呵呵,女孩子也这样花痴。

    秦剑打了一个电话后,两人开车去接叶琴和秦萌萌。

    叶琴和秦萌萌住在电视台宿舍,两人住对门。

    当欧阳志远看到身穿一袭白色晚礼服,出现在欧阳志远面前的时候,欧阳志远惊呆了。我的天哪,真漂亮。

    叶琴的身高,有一米七二,在白色的晚礼服下,衬托的更加婷婷玉立,风姿卓越。

    漆黑的长发披散在后背,那张明媚的脸庞,带着一丝羞涩,如同朝霞,肌肤白凝如玉,光洁的额头,那双如同秋水一般的眼睛,清澈透明,透着一丝灵动,小巧的琼鼻,红润的娇唇,修长白皙的脖颈下,那双精美的锁骨,让人心醉。适中的开领,微微露出两抹洁白细腻的饱满弧度。特别是胸前那双饱满的坚挺,微微上翘,极其的引人注目。叶琴的双腿修长,线条柔和饱满匀称,脚上是一双月白色的漂亮皮鞋。

    叶琴看着欧阳志远,同样也是一呆。

    好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极其阳光的男人。

    秦萌萌穿了一身紫色的晚礼服,很是好看,配上萌萌的身材和气质,更显得高贵典雅,令人心动。

    欧阳志远笑道:“好漂亮的两位仙女。”

    叶琴一听欧阳志远的嘴这样甜,脸色微微一红,羞涩的笑了。

    秦萌萌笑道:“表哥,今天便宜你了,我和叶琴两位美女做你的舞伴。”

    欧阳志远道:“萌萌做我的舞伴,叶琴做表哥的舞伴。”

    秦萌萌笑道:“我哥有舞伴,马上放到。”

    秦萌萌的话刚落,一辆奥迪慢慢的停在了宿舍楼前,从车里走下一位身穿一身嫩黄色晚礼服的漂亮女孩子。

    秦萌萌笑道:“我嫂子到了。”

    欧阳志远看着楼下的那位婀娜多姿的女孩子,心道,表哥的女朋友真漂亮。

    秦剑笑道:“美女们,下楼吧。”

    秦剑说完,早已跑下去了。

    几个人下了楼,欧阳志远笑道:“表哥,把你美丽的女朋友介绍哦一下吧。”

    那位漂亮的女孩子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脸色一红笑道:“秦剑,这位是……?”

    秦剑笑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常提起的,我的表弟欧阳志远,志远,这是你未来的嫂子,燕京红都市传媒董事长王诗茹。”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手道:“漂亮嫂子,见到你真高兴。”

    王诗茹笑着握住欧阳志远谂过来的手道:“呵呵,志远,你表哥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年轻英俊。”

    欧阳志远笑道:“嫂子再夸我,我都不知道我是谁了。”

    众人一听都笑了起来。

    秦萌萌和叶琴上了欧阳志远的奔驰,王诗茹上了秦剑的那辆奥迪。两辆车开向白云大酒店。

    白云大酒店的豪华总统套房。

    惠瑞尔制药集团总裁坐在豪华的办公室里,听着总经理罗伯特回报在飞机上碰到欧阳志远,亲眼看到生肌膏的经过。

    惠瑞尔看着罗伯特:“样品买到了吗?”

    罗伯特道:“对方不卖。”

    惠瑞尔道:“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已经世界制药领域,掀起了一成风暴,神秘的中国中医,再次引起来人们的关注,罗伯特,多和欧阳志远接触,最好我们能和欧阳志远联合生产这两种药物,把这两种药物,推向国际市场。”

    罗伯特道:“总裁,据我们的情报显示,养颜美容膏正在市面上销售,销售场面极其的火爆,供不应求,现在,天信集团正在向全国拍卖各大城市的代理权,而海外的代理权,还没有开始,我们可以抢先和天信药业接触一下,最好取得海外的代理权。但生肌膏,早已就开始生产了,却没有上市,已经被中国的军方控制垄断。所以,养颜美容膏有可能联合生产,但生肌膏却没有希望。”

    惠瑞尔道:“没有我们惠瑞尔办不成的事情,你以后,和欧阳志远多接触一下,获得他的友谊。”

    罗伯特微笑道:“总裁,我已经邀请他参加艾丽娜的生日舞会了。”

    惠瑞尔笑道:“很好,罗伯特,你真是我的好助手,今日的舞会,就多邀请一些中国的年轻人来吧,这些年轻人背后的实力,都不能小视,我们要广交朋友,才能把惠瑞尔做成世界上最大最强的生物制药集团。”

    罗布特道:“请柬已经发下了,到时候,会有很多的中国年轻人来参加舞会的。”

    罗伯特的助手,送来了欧阳志远的资料。

    惠瑞尔接过资料,仔细的看着。

    欧阳志远,男,二十三岁,中医世家出身,现任龙海市傅山县副县长,工业园主任。罗伯特也拿着一份看着。二十三岁,真年轻呀,竟然做到了傅山县的副县长。

    惠瑞尔不满的看着罗伯特的助手道:“我要欧阳志远的详细资料,再详细点。”

    “是,总裁。”

    那名助手退了出去。

    惠瑞尔看着罗伯特道:“罗伯特,你们得到养颜美容膏的样品已经一个多月了吧?为什么里面的成分,到现在还没有化验出来?你的实验室都在干什么?真是一群猪猡。”

    罗伯特道:“总裁,中国人的中医,极其的神秘,他们不太懂中医的药理,并不像我们西医药品的成分那样,一目了然。中药的成分,都是相互转换过来的,而且相生相克,同样一棵草,长在山前和山后的药性都不一样,而且公的草药,竟然还会变性,上个月是公的,下个月就是母的,这很让人费解,实验室的人,都快要发疯了。”

    惠瑞尔惊奇的看着罗伯特道:“真的?野草也会变性?”

    罗伯特点点头道:“中国是一个很神奇的国家,他们的东西更神奇。”

    “亲爱的,爸爸,我的生日舞会准备的怎么样了?”

    一声甜美的声音,在外面传来。

    惠瑞尔听到女儿艾丽娜的声音,脸上露出了慈祥的微笑道:“小甜心来了。”

    一位身材高挑,十**岁、金发碧眼的漂亮女孩子,穿着一身漂亮的白色晚礼服,好像公主一般的走了进来。

    小丫头长的十分的漂亮,金色的头发,如同波浪一般,披散在白皙修长的后颈上,那双蓝色的,如同梦幻一般的大眼睛,带着一丝欣喜和期待,看着自己的父亲。

    惠瑞尔和自己的女儿拥抱了一下道:“我的小公主,已经准备好了,舞会马上就开始了。”

    “谢谢爸爸,您看我的项链漂亮吗?”

    艾丽娜晃动着脖子上一串红宝石做成的古老的名贵项链,看着爸爸道。

    “艾丽娜,我的小甜心,你的项链很漂亮。”

    惠瑞尔笑着道。

    这一串古老的红宝石项链,是惠瑞尔在一位中国大收藏家的手里买的,女儿十分的喜欢中国古老的宝石翡翠首饰。

    女儿还想要一只彩色的老翡翠镯子,可惜一直没有买到。那名老收藏家答应,给艾丽娜留意一下,碰到的话,一定买下来。

    艾丽娜看着父亲,举起了白皙修长的胳膊道:“爸爸,还缺少一只彩色的镯子。”

    惠瑞尔笑着道:“我的公主,只要见到,爸爸会给小公主买的。”

    罗伯特看了一下表道:“总裁,时间到了,您和小姐下去吧。”

    惠瑞尔点点头,艾丽娜挽住父亲的胳膊,走下楼去。

    欧阳志远和秦剑他们来到白云大酒店的时候,大酒店门前,停满了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名车,简直就是车展一般。

    几个人拿着请柬,进入了白云大酒店的贵宾大厅。

    酒店里的装修十分的豪华、宽敞、明亮,贵宾大厅竟然数百平米,很多各国的年轻人,端着酒杯,都在亲切的交谈着。

    有几对年轻人,在舞池里翩翩起舞,蓝色的多瑙河舞曲,在大厅里回旋,让人陶醉。

    那个外国侍者在看到欧阳志远的请柬时,眼睛一亮,原来眼里高傲的神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副奴颜卑膝的样子。

    几个人在侍者的安排下,来到了最前排的位置。

    这个位置,是贵宾中最好的位置。秦剑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心道,侍者竟然把这个位置给志远,难道他们弄错了?

    叶琴更是经多见广的主持人,她的内心也是不解,这个贵宾位置,怎么会安排自己几个人坐呢?

    秦剑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这可是贵宾位置,不会安排错吧?”

    欧阳志远笑道:“表哥,惠瑞尔的人会安排错吗?肯定不会。”

    叶琴看着志远笑道:“志远,你和或瑞尔总裁有什么关系?”

    欧阳志远笑道:“没有关系呀?我都不认识惠瑞尔,只是见过他们地总经理罗伯特。”

    叶琴抿着嘴笑道:“惠瑞尔集团肯定会有事求你,这才把咱们安排在贵宾席。”

    欧阳志远心道,好聪明的丫头。惠瑞尔集团,肯定看重自己的生肌膏。但生肌膏喝美容养颜膏是不能和任何人合作的。就怕惠瑞尔集团要失望了。

    侍者端来一盘红酒,微笑着道:“请您慢用。”

    橙红色的红酒,散发出甘甜的幽香。

    几个人每人拿起一杯红酒,优雅的喝着。

    欧阳志远感觉到,一双眼睛在远处狠狠地盯着自己,这眼睛里透出一股凌厉的杀意,如同毒蛇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我靠,不会吧,燕京也有自己的仇人?不可能呀?

    欧阳志远顺着敌意的眼光一看,顿时苦笑不已。欧阳志远看到了楚浩南和赵斌正坐在远处,阴森森的盯住自己。

    真是阴魂不散呀。

    楚浩南正在燕京办事,他的爷爷楚夫勇可是中宣部副部长,而赵斌的爷爷,就是燕京的赵老赵鸿远。

    欧阳志远在南州,可是打过赵斌和江宗帆。

    楚浩南和赵斌来的时候,欧阳志远已经进来了。楚浩南和几位朋友进来后刚坐下,楚浩南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和秦剑、秦萌萌他们坐在一起,而且还有中央电视台最著名的主持人叶琴。

    这个情景把楚浩南吓了一跳,欧阳志远怎么会和秦剑他们坐在一起?秦剑可是秦副总理的孙子,这个背景,在燕京无人敢惹。欧阳志远难道和秦剑有亲戚?

    欧阳志远是秦总理的外孙,秦总理做了保密的措施,几乎很少有人知道。楚浩南当然不知道。

    自己不敢惹欧阳志远秦剑他们,但别人不一定不敢惹?楚浩南的心里狞笑着。

    他扯了扯赵斌的手,小声道:“你看那是谁?”

    赵斌顺着楚浩南的眼光一看,他的瞳孔骤然爆缩,眼睛充血,股股凌厉的杀气狂射而出。

    欧阳志远!这个王八蛋怎么在这里?哈哈,在南州老子被你打了,对你没办法,但现在是燕京,嘿嘿,你送上门来了,真是找死呀。

    旁边一位二十**岁的男人看着赵斌道:“赵斌,你和这人有仇?”

    赵斌沉声道:“黄哥,这件事您不要问了,我和他有仇,这人在南州打过我。”

    黄天旭一声冷哼道:“赵斌,那人和你有仇,你敢在这里动手吗?如果这里发生什么冲突,就是你爷爷都保不住你。”

    赵斌也知道,白云大酒店是涉外酒店,绝不也能在这里惹事,他压住自己的怒火,点头道:“我听黄哥的。”

    这时候,舞曲再次响起,很多年轻人滑进了舞池。

    楚浩南和赵斌竟然在这里?

    真是冤家路窄。

    哼,老子不惹你,你要是惹老子,老子可不是省油的灯。

    欧阳志远收回了目光,微笑着站起来,向叶琴做了个邀请的姿势道:“小生能请美丽的公主跳个舞吗?”

    叶琴站起身来,微笑着把手递给欧阳志远。两人随着舞曲,滑进了舞池里。

    欧阳志远在大学的时候,舞跳得就很好,曾经迷倒了无数的女孩子,当时,欧阳志远的心中,只有不辞而别的齐雯。

    而叶琴的舞姿,更是娴熟流畅,两人配合的竟然极其的默契。

    欧阳志远的英俊潇洒,加上叶琴的美丽漂亮,两人如同金童玉女一般,翩翩起舞,顿时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好英俊潇洒的男人,好漂亮美丽的叶琴。

    舞厅里,几乎所有的人都认识中央电视台金牌主持人叶琴。但人们都知道,叶琴的性格极其高傲,多少京城的公子少爷追求叶琴,都被叶琴拒绝。

    和叶琴一起跳起舞的这个小白脸是谁?怎么这样陌生?

    嘿嘿,叶琴挂上了一个小白脸?老子也是小白脸呀。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黄天旭端着一杯酒,微笑着走了过来。

    秦剑看到黄天旭走了过来,他微笑着站了起来。

    “秦哥,你好。”

    秦剑笑道:“天旭,最近忙什么?”

    黄天旭笑道:“纪委里能忙什么?天天还是那些事。”

    黄天旭现在,任中纪委第五监察处办公室主任,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是厅级干部了。他的老爷子就是中组部的黄部长。

    中组部部长黄稷山,为人正直,自己的儿子黄天旭是凭借自己的本事进入中纪委第五监察处地。

    黄天旭接着道:“秦哥,你的生意不错嘛,广告天天在中央电视台上播放,生意越做越大。”

    秦剑笑道:“我不是当官的料,只有做生意了,代我向黄伯伯问好。”

    黄天旭笑道:“我父亲喜欢喝酒,昨天还念叨你,你上次送给我父亲的玉春露,他都不舍得喝,每次只喝一杯。”

    秦剑笑道:“等过一段时间,我的新酒厂开始生产,我多送给黄伯伯几瓶。”

    黄天旭笑道:“玉春露真的不错,我喝了一杯,我该说没这种酒的口味,比茅台还要甘醇,生产出来后,一定大卖,你在哪里弄得那种酒。”

    秦剑道:“是我一位远房的表弟酿造的,在那,和叶琴跳舞的那位。”

    秦剑的爷爷秦副总理专门吩咐了秦剑和秦萌萌,在外人面前不要说出欧阳志远的身份,免得有人暗下黑手。因此,秦剑故意把欧阳志远说成是自己远房的表弟。

    黄天旭为人不错,在京城里少爷圈子里的威望很高,就连骄横无比,有着强大背景的赵斌,都服气黄天旭。

    但秦剑又想把欧阳志远介绍费欧阳志远,多认识人,就多一条路。特别是象黄天旭这种威望极高的人。

    黄天旭一听酿造玉春露的人,竟然是那个和叶琴跳舞的英俊潇洒的年轻人,他的眉头不禁皱了一下。

    这个年轻人怎么会在南州打了赵斌?赵斌是谁?谁敢打赵斌?赵斌的父亲赵云峰可是山南省的省委副书记。

    打完赵斌,而又能全身而退,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黄天旭顿时对这位年轻人发生了强烈的兴趣。

    黄天旭笑道:“呵呵,你远房的表弟,小伙子不错,叫什么名字?”

    秦剑道:“欧阳志远,龙海市傅山县的一位副县长。”

    黄天旭一听,神情一变,但他不露声色,眼睛却死死的盯住了欧阳志远。

    前一段时间,父亲到山南省龙海市傅山看了自己的妹妹黄晓丽,回来后,神情极其的高兴,在和自己喝酒的时候,说了妹妹的情况。父亲说,妹妹和傅山县的一位年轻的副县长处的很好,那人叫欧阳志远,而且,自己的外甥女黄一帆很喜欢那人,并叫欧阳志远爸爸。

    难道就是他不成?我的天哪,这么年轻的副县级干部?欧阳志远刚二十出头吧。自己当处级干部的时候是二十五岁。

    王世强那个王八蛋骗了自己的妹妹,让妹妹和父亲决裂,离家出走。妹妹的感情坎坷呀,在外面一个人受了这么多念得罪,父亲看到妹妹现在的样子,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来了。

    这时候,所有的舞伴年轻人都停了下来,舞池里只剩下欧阳志远和叶琴,两人在翩翩起舞。

    所有的人都被这对金童玉女熟练、配合默契的舞姿吸引住了。

    就连走到楼梯口的艾莉娜,也惊呆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