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真漂亮

    第二百八十章真漂亮

    欧阳志远坐的是下午两点的飞机,飞往燕京的。

    自己座位旁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男人长的非常的魁梧,浓浓的漆黑眉毛,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全身透出一种干净利索的威武气势。

    欧阳志远心道,这个人绝对当过兵。

    欧阳志远来到自己的座位前,那个中年男人喝了一口水,吃了一片药。他一看到欧阳志远站在自己的面前,微笑着站了起来道:“你好,你的位置在里面吧?”

    欧阳志远道:“你好,我的在里面。”

    那人连忙让开,让欧阳志远进去。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

    那人到:“不客气,兄弟。”

    带着很浓的山南口音的这句兄弟,让欧阳志远的心中感到很温暖,欧阳志远对这人很好感。

    这男人等到欧阳志远坐好后,伸出手来道:“我叫云舞阳,山南省驻京办的。”

    欧阳志远笑着握住了云舞阳的手道:“我叫欧阳志远,龙海市傅山县的。”

    云舞阳笑道:“呵呵,都是山南省的,到了燕京,我们就是老乡,对了,我认识你们傅山县驻京办事处主任易志健。”

    欧阳志远笑道:“易志健,我也认识。”

    欧阳志远是县长,他当人认识傅山县驻京办事处主任易志健了。不过,欧阳志远还没在驻京办住过。

    飞机起飞时,颠簸的厉害,欧阳志远看到云舞阳用手扶住自己的腰,脸上露出微微的痛苦样子。

    欧阳志远知道,云舞阳的腰上,肯定有陈年老伤。

    飞机变得平稳后,欧阳志远看着云舞阳道:“云大哥,你腰上有伤?”

    云舞阳的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看着欧阳志远道:“呵呵,欧阳兄弟,你怎么知道我腰上有伤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看到你吃的药是伤药,飞机起飞的时候,你用手捂着腰部,我就知道你的腰部有伤,云大哥,你的伤是怎么得的?我是医生,我给你看看?”

    云舞阳笑道:“你是医生?太好了,你给我看看吧?我这老伤,折磨了我快二十年了,一到阴天下雨就痛,看了很多医院,就是没看好。”

    欧阳志远笑道:“那好,我给你看看。”

    欧阳志远说着话,抓过云舞阳的手腕,给他号脉。

    云舞阳一愣。欧阳志远笑道:“我是中医。”

    云舞阳道:“中医不错,很多西医治疗不好的病,咱们中医都能治好。”

    欧阳志远道:“云大哥的伤,确实是老伤,贴近脊髓,伤了筋脉,里面的东西虽然取出来了,但里面的筋脉没有长好,所以,一到阴天下雨就痛,不能碰凉水,更不能受寒。”

    云舞阳点点头道:“是的,欧阳兄弟。”

    欧阳志远贴近云舞阳的耳朵,小声道:“十年之前,就不能和媳妇亲热了吧?”

    云舞阳一听,神情一呆,脸色随即变得透红,扭扭捏捏的道:“不隐瞒欧阳兄弟,是这样,欧阳兄弟能治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能治。”

    云舞阳一听,神情不由得狂喜,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双手道:“那我先谢谢欧阳兄弟了。”

    云舞阳的伤口靠近脊髓,影响了下面的功能。

    欧阳志远道:“我看看伤口。”

    云舞阳掀起后腰的衣服,一道极其难看,如同蚯蚓一般的伤口,出现在欧阳志远的面前。欧阳志远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厉害的伤势,伤口再偏一点,整个脊髓就会被切断,这人就废了。

    欧阳志远一面触摸伤口,一遍道:“云大哥,是弹片切的吧?”

    云舞阳道:“我参加过越南自卫反击战,一个连的战士,就剩下五个人,我当时是突击班的班长。”

    欧阳志远拿出来生肌膏,轻轻的给那道伤口,抹了一些药膏。

    药膏一抹到伤口上,本来那针刺一般的疼痛,慢慢的消失,整个伤口变得清凉清凉的,极其的舒服,那丑陋的伤口,在慢慢的变淡。

    旁边座位上的一位大胡子的外国人,看的目瞪口呆,一双眼睛,顿时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

    我的上帝,太神奇了,这是中国的仙丹吗?

    “欧阳兄弟,你抹得是什么膏药,这么灵验?抹上就不疼了,伤口极其的清凉,好像在出冷气?”

    云舞阳高兴的全身颤抖。

    欧阳志远等待药液完全渗透到肌肉里后,放下云舞阳的衣服,笑着道:“生肌膏,我自己配的。”

    那名外国人一听到生肌膏三个字,全身不由得一震,两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手中的白瓷品,眼睛里露出一丝贪婪。

    云舞阳强压住自己的喜悦,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腰部,兴奋的道:“欧阳兄弟,不痛了,一点也不痛了。”

    欧阳志远又拿出一小瓶自己配置的内服伤药连同那瓶生肌膏,一块放到云舞阳的手里道:“云大哥,由于你的伤口时间太长,生肌膏和这瓶内服的药,给你了,生肌膏再抹两天,一天一次,内服的药,一天吃三粒,连吃一个星期,我保证你的伤势完好如初,呵呵,和媳妇也可以亲热了。”

    云舞阳一听,高兴的差点晕过去,他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兄弟,谢谢你。”

    欧阳志远笑道:“谢什么,你们为了祖国不受外人欺负,连命都不要了,我应该谢谢你们,是你们保卫了我们的国家,不受外族的侵略,人民才能安居乐业。”

    “您们好,能认识一下吗?”

    旁边的那个大胡子的外国人,主动地向欧阳志远伸出手来。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大胡子,伸出手来,握住了他的手笑道:“您好,当然可以。”

    大胡子微笑道:“我叫罗伯特,这是我的名片,认识你们很高兴。”

    大胡子双手拿出名片,恭恭敬敬的递给欧阳志远和云舞阳。

    欧阳志远接过一看,脸色一变,顿时露出惊奇的神情。

    惠瑞尔生物制药集团总经理罗伯特。

    惠瑞尔生物制药,是美国最大的生产抗肿瘤药物的集团,位置在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前端,资产有几万亿。

    欧阳志远没有名片,他笑道:“我在龙海傅山县政府工作,叫欧阳志远。”

    云舞阳有名片,他把自己的名片给了罗伯特。

    罗布特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先生,您有时间吗?我想邀请您参加今天晚上,我们在燕京白云大酒店举办的舞会,请您和你的朋友参加。”

    欧阳志远知道,惠瑞尔生物制药集团,在中国的投资很大,认识了他们,可以让他们到傅山投资建厂。

    欧阳志远笑道:“很荣幸能参加您们的舞会。”

    罗布特从手下接过几张漂亮的请柬,递给欧阳志远和云舞阳。

    云舞阳知道,燕京的白云宾馆,是燕京顶级最豪华的宾馆,那里简直就是天堂一般。参加那里的舞会,能认识很多的外国大财团的总裁,可以拉来无数的投资。

    驻京办事处的目的,就是接送自己省里的领导,还要专门负责在燕京的招商引资。

    欧阳兄弟真是自己生命中的贵人,如果不是欧阳志远给自己治病,象罗伯特这种级别的人,根本不会和自己说话。

    这位时候,传来飞机到达燕京的消息,罗伯特向欧阳志远要了电话号码。

    就在下飞机的时候,罗伯特悄悄走进云舞阳,小声道:“云主任,我要买你的那瓶生肌膏。”

    云舞阳一愣,看着罗布特狡黠的目光,他知道,对方是做制药生意的,生肌膏是人家欧阳志远给自己治病的,自己怎么能卖?

    云舞阳笑道:“罗伯特先生,那瓶药不卖。”

    罗伯特的眼里露出了不屑的神情,看着云舞阳笑道:“十万美元。”

    云舞阳一听,吓了一跳,十万美元,我的天哪。

    志远送给自己的这瓶药,竟然能卖十万美元。

    罗伯特看到云舞阳的眼里露出的惊奇神情,他笑了。罗伯特认为,中国人都是贪财的小人。什么不卖?只要自己能出让对方心动的钱,这个中国人,肯定会卖的。

    根据商业情报,中国最近生产的这种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已经引起了世界制药业的强烈震动,生肌膏神奇的愈合伤口的速度,养颜美容膏可以让人拥有一张不老的容颜,这两种药,总裁惠瑞尔早已下了命令,不惜任何代价,得到这两种药的样品和配方。自己今天终于见到了生肌膏的神奇。

    近二十年的老伤疤,竟然能神奇的消失,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养颜美容膏在市面上已经买到,但生肌膏一直没有买到。今天一定要买到生肌膏的样品。

    云舞阳看了一眼罗伯特,轻声道:“罗伯特先生,您出再多的钱,我都不会卖的,这是欧阳兄弟送我的,这里面有我们兄弟的情义,是无价的。”

    罗伯特冷笑道:“一百万美金!”

    云舞阳一听罗伯特出到一百万美金,这让云舞阳的内心狂跳,一百万美金,自己就是几辈子也挣不到这么多的钱。

    自己的确缺钱,一百万对自己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罗伯特从云舞阳的眼里看到了强烈的震惊。他知道,对方只是一个小官,绝对抵抗不了一百万美金的诱惑。对方是人,不是神,就是中国的神仙,也都喜欢钱。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

    总裁惠瑞尔已经命令自己,一定要找到生肌膏的样品。找到了样品,就可以化验出来里面的成分。

    云舞阳看着罗伯特,做了一个深呼吸,坚定的道:“不卖。”

    云舞阳的决定让罗伯特大感意外,他不解的看着云舞阳道:“云先生,你不缺钱?”

    云舞阳道:“我缺钱。”

    罗伯特道:“你既然缺钱,一百万的美金,你为什么不卖?你嫌少?”

    云舞阳摇摇头道:“虽然我缺钱,但东西是我兄弟欧阳志远的,他送给我是给我治病的,这份轻易,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情义无价,所以,你出再多的钱,我都不能卖。”

    欧阳志远就在前面,他的听力极好,那次在羊角峪万佛寺的石壁浮雕前,看到佛祖成佛的那一瞬间,他的武功又提高了一个境界,罗伯特和云舞阳的对话,欧阳志远听的一清二楚。

    欧阳志远知道,云舞阳这个朋友自己交定了。

    罗伯特遗憾的耸耸肩膀,在手下的陪同下,离开了云舞阳。

    机场外开来了几辆高级轿车,停在了罗布特的面前。看来,惠瑞尔集团的人来迎接罗伯特了。

    罗伯特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先生,别忘了今天晚上的舞会。”

    欧阳志远笑道:“我准时参加。”

    罗伯特的车队走了。

    云舞阳看着欧阳志远,他没想到,欧阳志远送给自己的生肌膏,罗伯特竟然出一百万美金来购买。

    他终于知道了,这种生肌膏的珍贵。

    云舞阳摸出生肌膏放到欧阳志远的手里道:“志远,谢谢你,这件东西太贵重了,罗伯特竟然出了一百万美金想买,我没卖,我还是给你吧,我怕丢失了。”

    欧阳志远又把生肌膏放回云舞阳的手里道:“呵呵,云大哥,罗伯特出一百万美,想买生肌膏,他们的目的是买回去化验成分,可是,这种生肌膏是我配置的,里面的成分是经过几十次化学反应后,才提炼出来的,他们根本化验不出来,最后的核心工艺,也在我的手中,他们买去,也是毫无意义,呵呵,你就放心用吧。”

    云舞阳一听,顿时放下心来,笑道:“真的,志远。”

    欧阳志远点点头。这时候,几辆轿车开了过来,山南省驻京办的人来接任了。

    欧阳志远在人群中,发现了傅山县驻京办事处主任易志健。

    易志健看到欧阳县长竟然和云主任在一起,不仅一愣,连忙走过来,先和云舞阳打完招呼,连忙道:“欧阳县长,您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刚到。”

    云舞阳并不知道欧阳志远是傅山的副县长,一直认为欧阳志远只是一般的干部,或者是医生,现在一听易志健称呼欧阳志远为县长,眼中顿时露出极其惊奇的神情。

    县长?志远是傅山县的县长?志远今年没有二十五吧?这么年轻呀。

    云舞阳笑道:“志远,你是傅山县的县长?”

    欧阳志远笑道:“是最小的一个副县长。”

    “好小子,竟然瞒着我。”

    云舞阳打了欧阳志远一拳,笑呵呵的道。

    欧阳志远笑道:“云大哥,我一个小小的副县长,哪里敢在您面前说自己是副县长?要是说了,那简直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

    龙海市驻京办事处主任吴占奎也在人群中,他也看到了欧阳志远和云舞阳在一起。欧阳志远的威名,他早就听说过了,前几天,龙海的那场政治风暴,把副市长张兴勇的儿子张继山、纪委书记戴宝楠的儿子戴世军、运河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儿子王磊送进了监狱,这些事,背后都有欧阳志远的影子,而市委书记周天鸿更是趁机在常委会上发飙,强制副市长张兴勇和纪委书记戴宝楠举手表决,把黄晓丽安插在本来属于市长郭文画地盘的运河县,去当县长。

    现在,欧阳志远竟然又和省驻京办主任云舞阳一起称兄道弟,这让吴占奎很是惊奇和震惊。

    欧阳志远等着吴占奎和云舞阳打完招呼后,连忙走过去,主动打招呼道:“您好,吴主任。”

    吴占奎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县长,你好。”

    云舞阳邀请欧阳志远去省驻京办事处的酒店去住,欧阳志远笑道:“我还是到我们傅山县的驻京办去住吧,不麻烦你了,云大哥。”

    几位省领导就住在省驻京办事处,云舞阳很忙,他坐车先走了。

    欧阳志远坐上了傅山县驻京办事处的面包车,和易志健来到了傅山县驻京办事处。

    傅山县驻京办事处的傍边,竟然是运河县的驻京办事处。

    傅山县驻京办事处也有第三产业,他们同样经营了一家大酒店,对外营业,傅山县来京的干部,都住在自己的大酒店。

    易志健亲自安排了欧阳志远的住处,欧阳志远看了看表,下午四点钟了,他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他透过窗户,看到了运河县驻京办事处的院子里,五六个人象抓犯人一般的从车上押下来一个五十多的男人。

    那个男人,满脸的沧桑,好像愤怒不止,但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而且被绑住了双手。欧阳志远知道,各个县的驻京办还有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是截访。只要发现来燕京上访的人,一律抓回去,押回原籍。

    看来那个中年男人,是一个上访户。

    欧阳志远有点好奇,这个中年男人,为什么来燕京上访?什么事不能再运河县解决?

    欧阳志远运足了听力,把五行神功发挥起来,顿时隐隐约约的听到,什么假化肥、假种子、骗人之类的话。

    但随即,那个中年男人被押进了一间小屋子里,关了起来,接着又传来了被打的惨叫声。

    我靠,运河县驻京办事处的人,真的打人?

    欧阳志远苦笑起来,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运河县的事,轮不着自己管。

    易志健敲门进来,欧阳志远看着易志健道:“易主任,刚才运河县押进来的那人是干什么的?”

    易志健道:“是一个叫路东升的男人,老上访户,状告假化肥假种子的事,从去年就开始上告,精神有点问题。”

    欧阳志远道:“我怎么听到,运河县的人员还打人?他们不怕把人打死?”

    易志健道:“他们打人有分寸,打不死的,打人的目的,就是不让路东升再上访,破坏龙海市的形象。”

    欧阳志远道:“龙海市驻京办事处主任吴占奎不过问?”

    易志健笑道:“吴主任只有一个命令,发现上访者,一律押回,那个县再有上访者,停发那个县驻京办所有人的出差津贴、奖金。”

    欧阳志远道:“咱们县有上访的吗?”

    易志健忙道:“很少,何县长下过死命令,傅山县的上访者,一律在本县解决,哪个部门解决不了的,就撤那个部门一把手的职务,所以,咱们县,几乎没有上访者。”

    欧阳志远道:“给我派辆车,我要出去。”

    易志健忙道:“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带着自己皮箱,坐上车,直奔全国酒水订货会的燕京国际展览中心。

    原来表哥秦剑邀请自己来参加这场全国酒水订货会的,但自己有事,没有时间参加,现在,自己正巧来燕京了,酒水订货会,还有两天,呵呵。自己要充分利用这两天的时间。

    欧阳志远在路上拨通了表哥的电话。

    电话一通,就传来了秦剑激动兴奋的声音:“志远,你猜猜,玉春露和神仙醉订出去多少?”

    欧阳志远已经从表哥的口气中知道,这两种酒绝对震撼整个酒水订货会。

    欧阳志远笑道:“定了多少?”

    秦剑笑道:“今年和明年的产量,全部订出去了,现在正在订后年的产品,哈哈,志远,你还有玉春露和神仙醉吗?用来品酒的玉春露和神仙醉,没有了。”

    欧阳志远道:“我有又带来了几瓶,是给外公和霍老的礼物。”

    “你说什么?志远,你来燕京了?”

    秦剑顿时大叫道。

    欧阳志远笑道:“我马上到国际会展中心,你出来接我。”

    秦剑一听,差点蹦起来,立刻快步走向大门外。

    欧阳志远从车里下来,看到了秦剑正从大门走了出来。

    “表哥!”

    欧阳志远喊道。

    “哈哈,志远,我可把你盼来了,走,进去看看咱们的展台。”

    秦剑笑呵呵的拉住了欧阳志远。

    两人来到了山南酒业集团的展台前。山南酒业集团的位置极佳,就在展台的一号位置。这个一号位置,是秦剑专门托人预定下来的,展位的租赁费,是个天价。

    但这个位置极好,只要客商一走进展览中心,第一眼就看到了山南酒业集团的展台。展台布置的引人注目,集团生产的各种名酒,明朗满目。

    展台前,围了很多客商,很多人都是想来品尝玉春露和神仙醉的,可惜的是,这两种酒,已经没有了。

    秦剑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看看,这些人都是想品尝玉春露和神仙醉的,你带来多少?”

    欧阳志远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要向我要酒,我给你带来了两箱,记住,省着品尝,只有签合同的人,才能品尝,那些喝蹭酒的一律没有,家里的酒也不多了。”

    秦剑一听欧阳志远给自己带来了两箱,高兴的差点晕过去。

    欧阳志远笑道:“你先别高兴的太早,这是有条件的。”

    秦剑笑道:“你是酒业集团的股东,你提出的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

    欧阳志远笑道:“给我一节展台,再准备放像机和高清晰彩电。”

    秦剑一愣,笑着道:“你要放像机和清晰彩电干嘛?”

    欧阳志远道:“你去准备吧,准备好了,就知道干嘛了。”

    两人来到展台前,秦剑让手下的人去准备放像机和清晰彩电。

    当秦剑拿出玉春露和神仙醉的时候,那些等候签约的客商,顿时骚动起来。

    秦剑让工作人员开酒,空气中顿时弥漫起来那种淡雅的清香,让人回味无穷。那些没有品尝过玉春露的客商们,终于品尝到了这种让人回味无穷的美酒。

    工作人员腾出一节展台,把放像机和清晰彩电摆好

    欧阳志远把崮山群峰的风光片放进了放像机中,电视上顿时出现了风就绝美的美丽迷人画面。

    魏佳佳不愧为专业制作广告的,她制作的风光片,画质清晰优美,而且还配了音。

    当崮山美丽的风光画面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人们顿时被这绝美的画面吸引住了。魏佳佳清脆甜美的配音,加上秀丽迷人的风景画面,让所有进入展厅的人,都停下脚步。

    “太漂亮了,这是哪里的风光?这么迷人?”

    “真是山清水秀,你看这瀑布,天哪,这么高,这泉水真清澈,真想喝一口。”

    “这云彩,真漂亮,快看,程琳琳,我的天哪,画美,人也美和仙女一样。”

    当画面转到石头城、蝴蝶谷和萤火洞的时候,人们齐声惊呼。

    石头城的雄伟高大巍峨的气势,一下子让人惊呆了,特别是城墙上雕刻的那条仰天咆哮的四爪螭龙,张牙舞爪,仰天长啸,全身透出一种绝霸天下的滔天王者气息,让所有的人热血沸腾,人们仿佛置身于金戈铁马嘶鸣、战鼓号角的古战场之中。

    “这是真正的汉代石头城!我的天哪,这是什么地方?竟然还能把汉代的石头城,保护的这么完整?”

    下面的蝴蝶谷,那成千上万的美丽蝴蝶,翩翩起舞,温泉朦胧,鸟语花香,一下子把所有的人都拉进了童话世界一般。

    萤火谷中,无数的萤火虫,如同繁星一般的璀璨,漫天飞舞,组成各种神秘的图案。

    当萤火洞中,成千上万的萤火虫,从山洞里飞出,组成萤火飞瀑的时候,所有的人都长大了嘴唇,惊呆了。

    萤火飞瀑之中,那十几只彩色萤火虫,在飞瀑上出现的时候,如同几颗彩色的星星,在瀑布上翩翩起舞,如同美丽的精灵一般。

    太漂亮了,简直是人间仙境。

    “哗!”

    掌声四起,人们被这美丽的风光吸引了。

    所有的人都记住了山南省龙海市傅山县崮山风景区的美丽画面。

    人们在看到这美丽的风景后,自然而然的在山南酒业的展台前停留,参观着展台。

    同时,前来看货的客商被玉春露的酒香吸引,把整个山南酒业的展台,围了起来。

    秦剑看着这火爆的人气,不由得冲着欧阳志远竖起了大拇指。

    志远,你真是个天才。

    傅山县的美丽自然风景,和山南酒业集团开始双赢。

    欧阳志远又拿出崮山风景的宣传小册子,发给客人,让人们详细了解傅山县。

    欧阳志远看着秦剑笑道:“表哥,怎么样?”

    秦剑笑道:“不错,志远,你太有才了,我敢说,这个周末,就会有大量的游客进入傅山县。”

    欧阳志远笑道:“所有的景点将在二十号开放,现在去不行。”

    秦剑笑道:“志远,你不了解现在大城市的人,他们都喜欢回归自然,他们在看了这种纯天然的自然风光后,根本不会等到你开放后再去游玩,所以,你们傅山县要做好准备,最起码的要准备好吃和住的地方,明白吗?特别是石头城、蝴蝶谷和萤火洞那种纯天然的地方,我敢说,不出一个星期,很多人就会去那里。”

    欧阳志远道:“崮山风景的广告,已经开始在山南省电视台的黄金时间播放了。”

    秦剑笑道:“好快呀,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所以,你们要提前做好吃住的安排。”

    欧阳志远道:“一会我就打电话,”

    秦剑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不会是专门来给我送酒的吧?”

    欧阳志远道:“表哥,我想找人把傅山风景的广告,打进中央电视台,你看看有认识的人吗?”

    秦剑笑道:“呵呵,好办,咱妹妹就在中央电视台当记者,而且,我认识广告部的冯部长,山南酒业集团的广告,就是冯部长代表电视台签的约,你的广告,我给你办。”

    欧阳志远顿时大喜道:“太好了,表哥。”

    秦剑道:“今天晚上如何?”

    欧阳志远道:“今天晚上不行,对了,今天晚上,美国惠瑞尔制药集团总经理罗伯特邀请我,到白云大酒店参加舞会,咱们一起去。”

    “什么?志远,惠瑞尔生物制药集团邀请你参加舞会?”

    秦剑一听,脸上顿时露出震惊的惊奇。

    欧阳志远笑道:“是呀,我们在飞机上认识的,罗伯特亲自邀请的。”

    秦剑道:“惠瑞尔生物制药集团,可是世界五百强中的企业,世界各地都有他们的制药厂,燕京白云大酒店,是专门涉外的大酒店,里面住的都是外国贵族,很多大财团的经理和总裁,都居住在那里,咱们今晚要好好的利用一下这次的舞会,多结识一些朋友。”

    欧阳志远笑道:“给萌萌打电话,和萌萌一起去。”

    秦剑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看谁来了?”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一看,就看到秦萌萌和一位身材高挑挺拔漂亮女子走了过来。

    那女子带着一副墨镜,秀发披肩,迎风飘去,修长身材,亭亭玉立,走起路来,阿娜多姿,丰满又散发着迷人魅力的胸部,微微颤抖着。圆圆的臀部轻轻摆动着,修长的小腿,白皙的脚丫,涂着鲜艳的豆蔻。整个身材,美得圆滑匀称,美得令人窒息。

    由于这位女子戴着墨镜,欧阳志远看不道她的脸,但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位女子是谁?

    秦萌萌看到了欧阳志远,快乐的如同小鸟一般跑过来。

    “表哥,你什么时间来的?”

    秦萌萌笑着保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高兴地不得了。

    欧阳志远笑道:“萌萌,我下午刚到,你下班了?”

    秦萌萌笑道:“刚下班。”

    这时候,那位美女微笑着走过来。

    秦萌萌笑着拉住了那位美女的手小声道:“表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叶琴。”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他知道,自己为什么感到自己认识见过这位美女,原来人家就是中央电视台的金牌主持人叶琴。

    叶琴看到欧阳志远,她墨镜后面的眼睛猛然一亮。

    好英俊潇洒阳光的男人。

    叶琴微笑着伸出手,大方的道:“你好,我是叶琴。”

    欧阳志远微笑着握住了对方柔软的小手道:“你好,我叫欧阳志远,萌萌的表哥。”

    叶琴的手一抖,萌萌的表哥?难道他就是秦萌萌经常提起来的那个表哥?秦总理的外孙?

    叶琴微笑着摘下了墨镜,露出那双清澈透明,充满着灵动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

    这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而且漂亮的让人心醉。

    真漂亮。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