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相反的结果

    第二百七十九章相反的结果

    王宝才仗着自己的父亲王光业是副台长,在电视台无人敢惹,而且极其的嚣张,早就养成了坏脾气,如同一位被惯坏的孩子一般。

    被宠坏的孩子,在什么地方,都会吃亏的,更成不了大器。

    昨天在机场大厅之外,没有抓住撞倒自己的人,让他窝了一肚子的火,现在竟然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碰到了这家伙,真是老天开眼了。

    王宝才猛的站了起来,指着欧阳志远咆哮着骂道:“你个王八蛋,昨天碰倒了老子,没抓住你,嘿嘿,你今天到送到门上了,老子揍死你。”

    王宝才一边骂着,一边冲了过来,照着欧阳志远的脸上就是一拳。

    王宝才的叫骂和殴打,把魏佳佳吓了一跳,小丫头顿时呆住了。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王科长咒骂着冲了过来,而且一拳打向自己的面门,欧阳志远的脸色顿时一寒。

    麻痹的,比老子还嚣张,只有老子打人,哪有你个王八蛋行凶?

    是你先惹的老子,这可不能怨老子打人了。

    欧阳志远猛一闪身,躲过了这一拳。

    王宝才是武警出身,身手敏捷,一看这一拳走空,拳头一缩,如同铁杵一般的肘部,带着尖利的风声,捣向欧阳志远的太阳穴,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狗东西,下手狠毒,顿时起了杀机。

    他毫不犹疑的一脚踹在了王宝才的肚子上。

    “嘭!”

    一声闷响,王宝才整个身子飞了起来,砸在了自己的办工作上。

    强大的冲击力,把办工作砸得支离破碎,声音传出老远。

    黄川渝听到了王宝才屋里传出来的打斗声,他狞笑着快速拨打南州公安局长黄继田的电话。

    南州市公安局就在省电视台旁边,和电视台有一百米的距离。

    黄继田和电视台的副台长王光业是朋友,和黄川渝极其的熟悉。他正在开会,一听有人在电视台里殴打王光业的儿子王宝才,他立刻命令副局长张天奎亲自带队,赶往电视台。

    黄川渝通知完黄继田,立刻再通知保安部。

    保安部副部长韩耀武一听有人暴打副台长王光业的儿子,韩耀武知道,表现自己的时候到了,他立刻带领十几个保安,冲了过来。

    魏佳佳立刻拨打游思雨的电话。

    王宝才哪里吃过这种亏,他嚎叫一声,咆哮着从地上爬起来,嗖的一声,从怀里拿出一把弹簧刀,恶狠狠地对着欧阳志远的心口,就是一刀。

    欧阳志远想不到这家伙会动刀,而写对自己下了死手。他知道,这人的品行,恶劣到了极点。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猛一闪身,一掌劈在了王宝才的手腕上。

    “咔嚓!”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传来,欧阳志远一掌批断了王宝才的手腕。

    欧阳志远最恨的就是向人吓死手的王八蛋。如果自己不会武功,自己今天就会死在这里。

    “啊!”

    王宝才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倒在了地上,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脚把他踢到了一边去。

    “住手!”

    保安部副部长韩耀武带领保安冲了进来。他看到了欧阳志远一掌劈断了王宝才的手腕,同样看到了王宝才用刀捅向欧阳志远。

    我的天哪,都动了刀子了。这人是谁?怎么敢和王宝才打架?嘿嘿,不论你是谁,你今天打伤了王宝才,老子就不会放过你。

    韩耀武知道,自己立功的时候到了,只要自己抓住了打人者,副台长王光业不会忘了自己的,保安部的部长,就要退休了,嘿嘿,多好的机会呀。

    韩耀武用手中的橡皮棍一指欧阳志远道:“抓住这小子。”

    十几个保安立刻挥舞着橡皮警棍,冲向欧阳志远。

    “住手,是这个人先打我的,我是自卫。”

    欧阳志远对着冲过来的保安大声喝道。

    但冲上来的保安根本不听欧阳志远的解释,他们同样抱着表现自己的**,冲向欧阳志远。

    十几根警棍,闪着幽兰的电火花,砸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的武功再好,也经受不住电棍的高压冲击。

    欧阳志远绝不能让这些人的电棍,电着自己。欧阳志远一声大叫,一脚踹飞冲

    在最前面的两个保安。

    两个保安惨叫着砸向后面的几个人。

    “扑通扑通!”

    后面的被砸到了一大片。

    韩耀武一看自己的手下被砸到了一大片,立刻挥舞着警棍,无声无息的冲了过来。

    这家伙是个暗下毒手的高手,如同毒蛇一般,一棍砸向欧阳志远的顶门。

    欧阳志远打得火起,一看这家伙竟然暗中偷袭,直接一个窝心脚,踹来了他的胸脯上。

    “噗通!”

    韩耀武被欧阳志远踹的飞了出去。

    这时候,外面警笛声大作,七八名警察,在副局长张天奎的带领下,拎着手枪,冲了上来。

    “住手!”

    张天奎一声暴喝,整个场面,立刻静了下来。

    王宝才认识张天奎,他一看张天奎带着警察赶到,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自己的手腕,恶狠狠地咆哮着:“张叔叔,快把这个王八蛋抓起来,他打断了我的胳膊。”

    张天奎道:“他跑不了。”

    欧阳志远一看王宝才和这位冲上来的警官打招呼,叫这个人为张叔叔,就知道王宝才认识这个警察。

    张天奎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在电视台打人,在老子的地盘惹事,给老子找麻烦,看老子不剥了你的皮,来呀,把这人给我拷起来,带回局里。”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警官不说人话,不由得冷哼一声道:“你是谁,我看看你的证件?你是怎样做警察的?来到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拷我?你难道平时就是这样办案的吗?”

    张天奎一听,脸色变得极其阴冷,恶狠狠地道:“你是什么狗东西?敢看我的证件?老子把你弄到公安局,好好的收拾你,拷上他。”

    张天奎的话音一落,两个警察拿着手铐冲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你是南州公安局的吧?你们局长黄继田怎么没有来呀?”

    上次,欧阳志远和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帆冲突,就是南州公安局长黄继田带人来抓自己,结果,被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呵斥了一番。

    最后引起了萧远山和江川河的巅峰对决。

    欧阳志远一提起局长黄继田,吓了张天奎一跳,就连要用手铐考欧阳志远的那两个警察,也停了下来。

    “你……你认识黄局长?”张天奎知道,敢在电视台里闹事的人,肯定不简单。

    欧阳志远道:“不认识。”

    张天奎一听对方说不认识黄局长,顿时咆哮如雷,知道对方在戏弄自己,他脸色一沉,恶狠狠地道:“抓起来。”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脸色阴沉、五十多岁地男人在几个人的簇拥下,快步赶来。

    “爸爸,他打断了我的胳膊。”

    王宝才一看父亲带人来了,立刻大叫着。

    王光业正在自己的办公室,他接到了有人在电视台打了自己儿子的消息,他顿时暴跳如雷大叫道:“是哪个王八蛋敢打自己的儿子?”

    王光业立刻赶了过来。

    王光业一听对方打断了自己儿子的胳膊,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阴冷,看着张天奎道:“张局长,立刻把这人抓起来,好好的审问。”

    欧阳志远一听王宝才喊这人爸爸,心道,这人是谁?看样子是个当官的。

    欧阳志远冷笑道:“看样子,你也是个负责人,你是谁?不问事情的原因,就袒护比的儿子吗?”

    后面的一位工作人员献媚的道:“这是我们电视台王光业台长,你竟然敢打断我们台长儿子的胳膊,真是找死。”

    欧阳志远一愣,省电视台长不是窦志同吗?难道换台长了?

    欧阳志远冷笑道:“省电视台长不是窦志同台长吗?什么时候换了台长了?”

    王光业瞪了身后拍马屁的那人一眼,恶狠狠地盯着欧阳志远,阴森森的一字一句的道:“我是副台长王光业,你今天打断了我儿子的胳膊,我要你的命。”

    王光业五十多岁了,就有着一个儿子,而且是三十多岁才有的,所以,从小就十分的溺爱,现在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人打断了胳膊,他气得失去理智。

    欧阳志远这个副台长说话,更是嚣张至极,我靠,打断他儿子的胳膊,就要自己抵命,这也太张狂了吧。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王光业,你要我的命,你有这个本事吗?”

    王光业一听对方这个小白脸比自己还要张狂,不由得暴怒道:“张局长,请你立刻把这人抓起来,严加审问。”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张局长,按照程序,你要问问我们为什么打架吧?你是副局长,你不会什么都不问,就抓我吧?”

    欧阳志远这句话,让张天奎一愣,他知道人家说的对,公安局要现场做调查问询。

    但张天奎明显的偏袒王宝才。张天奎大声道:“问什么?现场的情景很明确,你大闹电视台,冲击国家新闻机构,打伤王宝才,罪行证据明显,来呀,立刻把这人拷起来。”

    几个警察再次扑向欧阳志远。

    “慢着,我有话说。”

    魏佳佳看着张天奎大声道。

    副台长王光业冷森森的盯着魏佳佳,一字一句的道:“魏佳佳,你想说什么?你可不能乱说话,你和王宝才都属于广告部的,都是电视台的,你不能帮着外人吧?”

    王光业的眼睛如同刀锋一般,盯住魏佳佳。他在赤和裸的威胁魏佳佳。

    魏佳佳早已看不惯王宝才的所作所为,再加上,王宝才曾经骚扰过她,再说,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魏佳佳知道的一清二楚。

    魏佳佳性情比较刚烈,是一位有正义感的小丫头,她根本不惧怕王光业的威胁。

    魏佳佳看着王光业道:“王台长,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我知道的一清二楚,张局长,你不能抓人家欧阳志远。”

    张天奎神情一愣,难道这个小丫头要帮助这个叫欧阳志远的这个小白脸?她要是帮助这个小白脸,说出对王宝才不利的话,今天的事情就不好办了。

    张天奎知道,王宝才就是一个惹祸的家伙,从今天的情况看,很有可能,是王宝才惹了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小白脸,人家才打断了他的胳膊。

    绝不能让这个小丫头说出什么,先把这个小白脸抓走再说,嘿嘿,只要把你抓到公安局,老子有几百酷刑对付你,不死也要你脱层皮。

    想到这里,张天奎大声道:“小丫头,有什么事跟我到公安局再说,来呀,立刻把欧阳志远带走,马上。”

    张天奎下了死命令了,今天一定要抓走欧阳志远。

    魏佳佳立刻大声道:“张局长,是王宝才首先辱骂殴打欧阳志远的,而且他还掏出了刀子,猛刺欧阳志远,欧阳志远被迫自卫,属于正当防卫,你们不能带走欧阳志远。”

    魏佳佳的话一出口,顿时引起看热闹的人一片大哗。看热闹的员工立刻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但他们不知道王宝才为什么拿刀刺这个年轻人。

    “住口!魏佳佳!”

    王光业恼羞成怒的暴喝,两眼冷森森的盯着魏佳佳道:“你再乱说,我开除你。”

    魏佳佳冷冷的道:“王副台长,电视台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还有窦台长。”

    王光业一听魏佳佳这样说话,他的嘴角剧烈的抽搐着,两眼恶狠狠地盯着魏佳佳。

    王光业的眼睛早就盯着正太长的那个位置,可惜,台长窦志同一直坐得很稳,自己没有机会。

    张天奎知道,这件事夜长梦多,必须带走欧阳志远。

    张天奎向自己的几个亲信警察一使眼色,几个警察立刻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张天奎竟然让手下的人偷袭自己,顿时很生气,两脚就踹倒了两个警察。

    欧阳志远这一踹了警察,张天奎终于有理了,他掏出了手枪,狂喊道:“这人袭警,马上拷起来他,拘捕就开枪。”

    所有的警察一听,立刻掏出了手枪,瞄准了欧阳志远。

    “住手!”

    一声冷喝在外面传来,一位五十露头的儒雅中年人,和几个人快步走了过来。

    魏佳佳一看窦台长到了,顿时大喜,大声道:“窦台长。”

    这位中年人,正是山南省电视台台长窦志同。

    窦志同接到了省委宣传部长杨佳成的秘书刘伟的一个电话,说龙海市傅山县的县长欧阳志远来做广告,请尽快办理。

    窦志同知道,如果没有省委宣传部长杨佳成的吩咐,刘伟不敢给自己打这个电话的。自己电视台台长的位置,是杨部长提拔的。窦志同决定亲自过问这件事,他拿起电话,刚想拨打广告部的电话,楼下就传来了刺耳的警车声。

    警察拉着警笛,来电视台干吗?

    窦志同刚想到这里,自己的秘书小张快步走了进来道:“出事了,窦台长。”

    窦志同沉声道:“什么事?”

    小张急促的道:“一个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在广告部和王宝才打起来了,王副台长赶了过去,公安局的张副局长也带着人到了。”

    “你说什么?欧阳志远和人打起来了?”

    窦志同吓了一跳,这个欧阳志远难道就是刘秘书嘴里的欧阳志远?

    不好,自己要亲自去看看。

    欧阳志远可是刘伟专门安排的,这要是出了事,自己可担待不起。

    窦志同立刻叫上人,赶了过来,刚进了广告部,就看到现场极其混乱,一片狼藉,警察都亮出了手枪。

    窦志同立刻出声喝住了混乱的场面。

    魏佳佳立刻跑过去,把事情的经过,快速的向窦台长汇报了一边。

    窦志同一听,两眼狠狠的瞪了一眼王宝才,快步走向欧阳志远,伸出手道:“请问,你是龙海傅山县的欧阳县长吧?。”

    欧阳志远一看来人,一脸的正气,而且长相儒雅,刚才魏佳佳叫他窦台长,就知道这人是电视台长窦志同。

    欧阳志远连忙握住了窦志同的手道:“窦台长,您好,我是欧阳志远。”

    王光业听到了魏佳佳向窦志同回报的事件过程,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又看到窦志同和欧阳志远十分的客气,心里不由得一惊。

    这个叫欧阳志远的人,竟然是龙海傅山县的县长?一个小小的县长,窦志同竟然对他这样客气,难道欧阳志远有什么背景?

    窦志同大声道:“刚才我接到了杨部长的电话,说你来办理广告,我立刻赶了过来,想不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真是对不起。”

    窦志同故意在王光业的面前说是杨部长打来的电话,好震慑王光业。

    我靠,不会吧,窦志同的级别也是正厅,怎么能给一个小小的处级县长道歉?

    副局长张天奎有点疑惑。

    王光业一听杨部长,顿时吓了一跳,杨部长?那个杨部长?难道是省委宣传部的杨部长?

    王光业想到这里,脸色顿时有点惨白,要是省委宣传部的杨部长,自己倒霉了。

    欧阳志远道:“谢谢窦台长,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和魏佳佳刚进来,王科长就如同发疯一般的辱骂我,上来就打我,而且动了刀子,我现在报警。”

    欧阳志远说完话,一脚把王宝才的那把刀子,踢到张天奎的面前,两眼盯着张天奎。

    张天奎刚想说话,外面再次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张天奎一看,他看到了公安局长黄继田带着人快步赶来。

    这让张天奎一愣,心道,黄局长怎么会亲自赶来?难道他要来抓欧阳志远?

    张天奎连忙迎了过来道:“黄局长,您亲自来了?我正想把欧阳志远抓走带回局里,这家伙太嚣张了,竟然打断了王宝才的胳膊。”

    黄继田狠狠地瞪了一眼张天奎,冷哼一声道:“住嘴,谁让你来抓欧阳县长的?回去我再给你算账。”

    黄继田带着人走到王宝才面前道:“王宝才,你现在涉嫌殴打他人,持刀伤人,请你跟我们回去调查。”

    一名警察戴着手套,用塑料袋装上了王宝才的那把尖刀。

    两名警察拿出了手铐,咔嚓一声,铐住了王宝才的手腕。王宝才的手腕受伤了,只疼的惨叫了一声。

    所有的人都被这截然相反的结果弄呆了。

    黄继田还开着会,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当他看到电话号码时,吓了一跳,是副厅长周江河的电话。

    黄继田连忙走出去,按下接听键。

    “黄继田,你是好了疮疤忘了痛吧?”

    电话里传来周厅长恼火的声音。

    黄继田吓了一跳,连忙道:“周厅长,您说,我不明白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周江河冷笑着道:“你竟然敢派张天奎到电视台去抓欧阳志远,我看你的公安局长干到头了。”

    黄继田的脑袋翁的一声,差点爆了,冷汗流了出来。

    “周厅长,您……您……是说,在电视台和王宝才冲突的是欧阳志远?”

    黄继田吓得冷汗湿透了后背的衣服。

    上次欧阳志远暴打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帆,引起了市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的对决,差一点把自己吓死,现在欧阳志远又和别人起了冲突,自己还派人去抓欧阳志远,自己不是找死吗?

    周厅长道:“王宝才殴打欧阳志远,而且还动了刀子,你立刻带人去。”

    “咔嚓!”

    周江河挂上了电话。

    黄继田顾不上开会了,立刻带人赶了过来。

    副台长王光业一看黄继田竟然把自己的儿子拷上了,顿时大吃一惊,连忙道:“黄局长,怎么回事?”

    黄继田小声道:“王台长,你儿子招惹了惹不起的人,上面来电话,让我抓人,我不得不抓,再说了,你儿子王宝才无缘无故的打人,还动了刀子,不好办呀。”

    黄继田转过身来大声道:“带走。”

    王宝才顿时傻了眼,他看着父亲大声道:“爸爸,救救我。”

    王光业连忙跟了过去。

    在楼下的车里,王光业塞给了黄继田一张卡,小声道:“黄局,这是怎么了?”

    黄继田吓得连忙把那张卡放回王光业的手里,小声道:“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我给你说,欧阳志远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亲外甥,你儿子惹了大祸了。”

    王光业一听,头嗡的一声,好象炸开一半,一下子吓呆了。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这……这,自己的儿子不是找死吗?

    王光业的大脑一片空白,走下黄继田的警车。

    魏佳佳捡起自己制作的广告片,看着窦志同道:“窦台长,这是欧阳大哥的广告片。”

    窦志同连忙道:“走,我带你们到黄川渝办公室去办手续。”

    欧阳志远看着魏佳佳道:“佳佳,谢谢你刚才主持正义。”

    魏佳佳脸色一红笑道:“不用谢,这是我做人的标准。”

    欧阳志远道:“可是,有很多人在关键的时候,特别是在领导面前,不会像你一样坚持正义的。”

    魏佳佳笑道:“我不是别人呀,我是魏佳佳。”

    来到黄川渝房间的时候,黄川渝已经知道了王宝才被警察带走了,这让他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难道欧阳志远背后有人?

    当他看到窦台长满脸堆笑的亲自带领欧阳志远来办手续的时候,黄川渝差一点晕过去,欧阳志远背后绝对有人。

    这时候,游思雨和秋红波从外面赶了回来,两人临时有任务,在接到魏佳佳的电话后,立刻赶拉回来。

    当她们看到窦台长带着欧阳志远再在办手续的时候,两人悬起来的心才放下。

    魏佳佳把情况和游思雨说了一遍,但两人都不明白,王宝才为什么上来就辱骂欧阳志远。

    在窦志同的亲自过问下,欧阳志远广告片的合同签完了,广告费也打折了。

    黄川渝看着欧阳志远和游思雨两人在一起说话的样子,他的心几乎气炸了,但他隐藏的极深,没有表现出来。

    这个世界上,坏人并不一定受到报应,这次,最狡猾的黄川渝,逃过了一劫。

    中午的时候,电视台长窦志同亲自安排了一桌,请了欧阳志远、魏佳佳、游思雨、秋红波,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省台最著名的主持人姚晴晴也被请了过来。

    欧阳志远在电视上,经常看姚晴晴主持的电视节目,很欣赏这位风姿卓越的大美人。

    事后,窦志同知道了欧阳志远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亲外甥,这让他吃惊不已

    下午,欧阳志远专门拜访了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给周厅长带了两瓶酒和两包茶叶。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