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吐酒

    第二百七十七章吐酒

    欧阳志远乘坐的出租车,停在了明湖大酒店前。

    他走进大厅,要了一个标准间。

    志远美美的洗了一个澡后,换好衣服,他拨打着省电视台记者游思雨的电话。

    游思雨正在和电视台的几位好友在水云大酒店聚会。

    她的电话响了。

    游思雨一看电话号码,竟然是欧阳志远的。

    志远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游思雨站起身来,走向走廊。

    她的好朋友,广告部的魏佳佳看着游思雨笑道:“思雨,谁的电话?”

    游思雨笑道:“一位外地朋友的。”

    魏佳佳笑道:“外地朋友的?不是你的小白脸吧?”

    游思雨脸色一红,笑道:“死佳佳,乱说什么?”

    女记者秋红波笑道:“我们的思雨脸红了,不会真的是小白脸吧。”

    坐在游思雨对过的广告部副主任黄川渝看着游思雨苗条的背影,眼里露出一丝笑意。

    今天自己刚从外地赶回来,为的就是来参加今天的聚会。黄川渝的目的,就是能见到游思雨。

    黄川渝追了游思雨一年多了,多次想向游思雨表白,但每次,游思雨都巧妙地岔开话题。现在魏佳佳一说小白脸,黄川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安。

    游思雨来到走廊上,按下接听键。

    “你好,欧阳大哥。”

    游思雨没想到,欧阳志远会给自己打电话。

    “呵呵,游思雨,你好,我在南州。”

    欧阳志远笑道。

    游思雨一听欧阳志远在南州,连忙道:“欧阳大哥,你在南州?”

    欧阳志远道:“是的,游思雨,我来南州,是想请你帮忙。”

    游思雨道:“欧阳大哥,你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助你。”

    欧阳志远就把自己来南州的目的说了一遍。

    游思雨一听,不由得笑道:“呵呵,欧阳大哥,正好,我们聚会中就有广告部的副主任,你来水云大酒店吧,我在门前等你。”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大喜道:“谢谢你,游思雨。”

    游思雨笑道:“欧阳大哥,不用谢,我们是朋友。”

    欧阳志远带了一点礼物,打车直奔水云大酒店。

    游思雨走进房间,微笑着看着黄川渝道:“黄主任,我的一位外地朋友,想和电视台签个广告,不知道能行吗?”

    黄川渝看着游思雨道:“思雨,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当然可以。”

    魏佳佳笑道:“思雨,是哪里的朋友?男的女的?”

    游思雨道:“是龙海市傅山县县长欧阳志远,他们县的崮山风景区拍了风光片,是台湾玉女程琳琳来拍摄的,欧阳志远一会就到。”

    秋红波一听是程琳琳拍摄的,连忙叫道:“程琳琳?我的天哪,傅山县竟然能请到程琳琳?这么大的面子?”

    魏佳佳同样是程琳琳的粉丝,她看着游思雨道:“傅山县能请到程琳琳,他们手里肯定有程琳琳的纪念品,我要程琳琳的签名照片。”

    游思雨笑道:“只要欧阳志远有,肯定会给你们的。”

    黄川渝看着游思雨道:“龙海的傅山县,我听说过,不过这个县,是个贫困县,他们能有什么好的风景?”

    游思雨道:“台湾恒丰集团在崮山群峰投资八个亿,开发了崮山群峰,红太阳集团投资两个亿,开发了石头城。恒丰集团可是亚洲最有名的电子集团,而红太阳集团更是国内五百强企业,他们看准的风景区,绝对不会差的。”

    魏佳佳和秋红波都知道台湾恒丰集团和红太阳集团的大名。

    魏佳佳笑道:“游思雨,要是崮山的风景真的很好,咱们有机会去看看,我最喜欢旅游了,到时候,让你这个朋友管饭。”

    秋红波大声道:“我也去。”

    游思雨笑道:“好的,这个月省里的检查团就要到傅山县检查,到时候,我们记者部要派记者跟着去,你们要想去,都和我一块去。”

    游思雨说完话看了看表笑道:“客人就要到了,我下去接人。”

    欧阳志远来到了水云大酒店,就看到了游思雨走了过来。

    游思雨今天很漂亮,穿了一身的紫色羊绒套裙,使整个人显得典雅大方,而且青春四射靓丽。

    “|呵呵,游思雨,这么漂亮,我差一点认不出来了。”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伸出了手。

    游思雨看着欧阳志远,一段时间不见,欧阳志远更显得英俊潇洒,那双眼睛透着深邃的智慧,如同一泓秋水一般,让人心跳。

    “呵呵,欧阳大哥,你好。”

    游思雨脸色一红,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一种温润宽厚,从手心里传来,让游思雨的小手一颤。

    欧阳志远道:“这么巧,你和广告部的领导在一起吃饭?”

    游思雨笑道:“就我们四个人,不是什么领导,是朋友,走吧,上去后,我给你介绍。”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游思雨,谢谢你。”

    两人来到了他们的包间,走了进去。

    房间内三个人在看到欧阳志远的刹那间,魏佳佳和秋红波两人一呆,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我的天哪,果然是个英俊潇洒的小白脸,这么年轻的县长?年龄也就二十三四岁吧。

    有这么年轻的县长吗?

    魏佳佳和秋红波都不相信欧阳志远是县长。

    黄川渝带看到欧阳志远的刹那间,顿时一愣,他的脸色一变,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嘿嘿,真是冤家路窄呀,想不到,在这个地方,竟然碰到了他。

    游思雨的朋友,竟然是他。

    当欧阳志远看到坐在中间,同样一愣。我靠,不会吧,怎么这么巧?在机场和自己抢出租车,被自己撞到的两个男人中的一个,竟然坐在这里?

    游思雨笑道:“来,我和大家介绍一下。”

    游思雨把众人互相介绍了一番。

    欧阳志远没想到,被自己撞到的这人竟然就是广告部的副主任黄川渝。

    欧阳志远伸出手道:“你好,黄主任,认识你很高兴。”

    黄川渝的眼角闪过一丝冷笑,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你好,欧阳县长,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县长了。”

    欧阳志远笑道:“是副县长。”

    魏佳佳笑道:“欧阳弟弟,你今年有二十三吧?二十三岁的副县长,就是在全国,也没有几个吧?”

    秋红波道:“游思雨说你们傅山县的崮山风景区不错,你带来母带了吗?我们看看。”

    欧阳志远笑道:“带来了。”

    魏佳佳道:“放出来,我们看看。”

    那个年代,高级大酒店的包间里,都有放像机和电视,唱歌的时候,都是跟着放像机唱的。

    欧阳志远微笑着把母带放进放像机里,电视上的风景画面,一下子把众人吸引住了。

    崮山风景区最大的吸引人的是奇峰、瀑布、灵泉、云海、日出。

    台湾著名导演林凡带领人拍摄的画面,如梦似幻,云雾缭绕,奇峰、瀑布、灵泉、云海、日出,相互交错,不断地闪过,身着仙子彩衣的程琳琳,漫步在云雾之中,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又如同一位美丽的精灵一般。

    林凡导演不愧为台湾最著名的导演,他把如诗如画的自然景色,和程琳琳的清纯,有机的结合起来,让崮山的风景,刹那间就有了灵性。

    魏佳佳和秋红波两人都被这漂亮美丽的画面惊呆了。

    就连黄川渝也是暗暗地赞叹,傅山县的崮山风景太美了。

    但当他们看到石头城、蝴蝶谷和萤火洞的镜头时,三个人的脸上,露出了强烈的震撼。

    石头城浓郁的汉代文化,高大巍峨的城墙,仰天咆哮怒吼的螭龙,神秘的点将台。漂亮迷人的蝴蝶谷和让人震撼的萤火洞瀑布。

    特别是蝴蝶谷和萤火洞的神奇,让这两个小丫头恨不得立刻飞到蝴蝶谷和萤火洞。魏佳佳迷醉的喃喃地道:“太漂亮了,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秋红波大声道:“欧阳弟弟,我们要去傅山县,到时候,你要做我们的导游。”

    欧阳志远笑道:“这几个景点,要在二十号以后开放,你们要去的话,最好在二十五六号去,那时候的所有设施都能完成。”

    魏佳佳笑道:“好的,到时候,我们一定去。”

    游思雨看着魏佳佳道:“魏佳佳,你是专做广告片策划剪辑的,我给你复制一份,你帮忙做吧。”

    魏佳佳道:“好的,游思雨,欧阳弟弟,你们这段风光片派的很好,你想怎样做广告?”

    欧阳志远道:“魏佳佳,你是专门做广告片设计的,你看怎么做?做好了,我请各位到傅山旅游。”

    “万岁哦!”

    魏佳佳和秋红波两人高兴地叫了起来。

    魏佳佳道:“你来做广告的目的,就是来推广你们的风景区,欧阳弟弟,我建议你们最好在省新闻联播后面地黄金时间播几秒的广告,然后再做一个旅游风光片专题,在电视台播放,这样的效果,就会更好一些。”

    欧阳志远一听,眼睛一亮,看着魏佳佳笑道:“好,不错。”

    这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

    欧阳志远站起来笑道:“黄主任,这次来的匆忙,没有带什么好东西,这里有几包山里出产的茶叶,你们尝一尝。”

    欧阳志远说着话,从行李箱里拿出几包茶叶,每人两包,放在众人面前。

    欧阳志远离开石头城的时候,谢抗日送给欧阳志远不少的茶叶和土特产,这次,欧阳志远都带来了。

    黄川渝的眼里闪过一丝的鄙视,心道,乡巴佬就是乡巴佬,没见过什么世面,一点茶叶就想做广告?真是异想天开。

    黄川渝眼里一闪而逝的那丝鄙视,没有逃过欧阳志远的眼睛。

    麻痹的,看不起人是吧。我敢肯定,你个王八蛋,这辈子没有喝过这么好的茶叶,真是有眼不识金香玉。

    欧阳志远本来想送给黄川渝两瓶玉春露,一看黄川渝鄙视的目光,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游思雨拿起一包茶叶,放在鼻子上一闻,一股沁人心肺的清香传来,直透自己的骨髓,让自己神采奕奕,精神一振。

    游思雨也喜欢喝茶,不禁脱口道:“好茶,志远,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傅山出产茶叶?”

    欧阳志远笑道:“这茶叶是一位民间制茶高手,在崮山山崖上,灵泉旁边的几颗茶树上,采集最嫩的鲜叶,精制而成的,就是省长也不一定能喝到。”

    黄川渝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心里对欧阳志远更加鄙视了,嘿嘿,省长能喝你这破茶?你见过省长长得什么样子吗?你就吹吧。

    魏佳佳和秋红波也闻到了茶叶的清香,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连忙把茶叶放好。

    这时候,服务员把酒倒好了,欧阳志远和黄川渝喝的是山南特酿,三位美女喝的是红酒。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道:“黄主任,来,我敬您三杯酒,广告的事,就拜托给您了。”

    黄川渝微笑着端起了酒杯道:“欧阳县长,你尽快让魏佳佳制作好广告片,然后,咱们再商量合约的事,签约后,广告费到账,就能播出了。”

    魏佳佳笑道:“我连夜加班,把广告制作出来,欧阳弟弟,你明天来电视台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想不到黄川渝竟然答应的这么爽快。

    欧阳志远笑道:“好,那我就谢谢黄主任了,来,咱干了。”

    欧阳志远把酒杯和黄川渝碰了一下,一仰头,一杯白酒,已经下肚。

    黄川渝的酒量,在山南省电视台可是首屈一指的,这家伙很能喝。

    他看到欧阳志远一下子喝了一杯,不由得一愣,心道,老子一会喝死你。

    黄川渝随即道:“欧阳县长真是海量。”他说完,也是一饮而尽。

    欧阳志远和黄川渝连喝了三杯酒,两人都面不改色。

    游思雨笑道:“黄哥和欧阳大哥的酒量都不错,今天你们可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了。”

    黄川渝笑道:“欧阳县长,今天能认识你,真不错,来,我敬你三杯如何?”

    欧阳志远哈哈笑道:“好,黄主任。”

    两人再次连喝三杯酒。

    游思雨不知道欧阳志远的酒量如何,但他知道黄川渝的酒量在山南电视台是第一的,电视台台长出去喝酒,就经常带着黄川渝,任何人没见过黄川渝喝醉过。

    欧阳大哥要是和黄川渝拼酒,肯定会输的。

    游思雨关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少喝点。”

    欧阳志远笑道:“没事,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和黄主任很投缘,多喝几杯都没事。”

    当欧阳志远来到酒店的时候,黄川渝曾经怀疑过欧阳志远和游思雨的关系,自己追了游思雨一年多了,但游思雨就是不答应,他曾经怀疑过游思雨外面有男朋友,但一直没见过游思雨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难道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小白脸,是游思雨的男朋友?黄川渝看着游思雨对欧阳志远关切的目光,黄川渝的眼角露出了深深地妒忌。嘿嘿,***,在机场撞到我,现在又和老子抢女人,嘿嘿,你想做广告?老子玩死你。

    黄川渝这人为人阴险,表面上极其的儒雅,彬彬有礼,深得女孩子们的青眯。电视台的很多女孩子都对他有意思,但他只喜欢游思雨,别的女人他看都不看。

    其实欧阳志远和游思雨根本没有什么,主要是这家伙多疑。

    黄川渝和欧阳志远暗中拼酒,不一会,两瓶酒被两人喝完。

    欧阳志远不想和黄川渝拼酒,自己还要用这个王八蛋,更不想得罪他。但机场上抢出租车的事,并不怨自己。那辆车是自己先叫停的,黄川渝和另外一个男人就想先上,自己才用车门撞到他两个人。

    黄川渝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做了个手势。

    服务员又起了两瓶山南特酿。

    游思雨一看服务员又起了两瓶白酒,不由得吓了一跳,她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不要喝了吧,酒喝多了会伤身体的。”

    黄川渝看到游思雨这样关心欧阳志远,一股妒忌的怒火在心里窜上来。

    “呵呵,欧阳县长,今天能认识你,很高兴,来,咱们再喝几个加深酒。”

    黄川渝笑着端起了酒杯。

    欧阳志远知道,黄川渝想灌倒自己,但这个王八蛋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自己还不想得罪他,这怎么办?

    欧阳志远眼珠一转,有了办法。

    这一瓶酒快要喝光的时候,欧阳志远的舌头开始发硬起来,说话有点转不过弯来。

    黄川渝看着欧阳志远有点喝多了,顿时大喜,心道,乡巴佬,想和我拼酒,老子喝死你。

    男人都有一个坏毛病,在酒桌上,只要看到别人喝多说胡话,或者看到别人喝的尿了裤子,自己就特高兴,好像捡到钱一样。

    黄川渝一看欧阳志远的舌头硬了,高兴地他差点晕过去,他知道,自己今天赢了,要是让欧阳志远当场吐酒,丢人现眼,嘿嘿,女孩子都爱干净,游思雨肯定会恶心欧阳志远的。

    想到这里,黄川渝阴笑着,又端起了酒杯道:“来,志远,咱再加深几个,”

    欧阳志远道:“好……好……黄主任……,再……加深几个。”

    欧阳志远的舌头大了,酒杯差点没端住。

    游思雨连忙道:“黄大哥,欧阳大哥不能再喝了,再喝的话,他会醉的。”

    黄川渝笑道:“思雨,没事,志远的酒量很大,我们今天喝的很高兴,谁喝多了,就在宾馆住下。”

    欧阳志远道:“思……雨,没……事,我不会……喝多的,来……黄大哥……咱们干杯……,不醉不归……。”

    魏佳佳看着游思雨道:“思雨,欧阳喝多了。”

    欧阳志远道:“我可……没喝多……,来,黄大哥,咱再干三杯。”

    “当!”

    两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仰头喝光了酒杯中的酒,黄川渝幸灾乐祸的也喝光了杯中酒。

    紧接着,两人又连干了三杯酒。

    这三杯酒下肚之后,黄川渝从来不红的脸,竟然红了起来,脑袋有点发晕,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向上翻涌。

    这一下,吓了黄川渝一跳,坏了,今天怎么了?自己没喝多呀?怎么会要吐酒?

    自己是二斤半的酒量,现在才喝了不到二斤。

    自己怎么可能喝多了?

    黄川渝刚想到这里,一阵酒意狅涌而来,胃里一翻,猛一张嘴,一股酒箭喷射而出。

    “哇!”

    整桌的菜被喷的到处都是污物。

    一股难闻的酒气顿时弥漫了满屋。

    魏佳佳和秋红波、游思雨都是极其干净的女孩子,一见黄川渝当场出酒,魏佳佳和秋红波禁不住一声尖叫,连忙躲到一边去。

    欧阳志远结结巴巴的道:“呵呵……黄大……哥喝多了……,喷泉了……。”

    黄川渝喷射了一口后,脑子还很清醒,脸色顿时变得更加红了,极其的难看。

    今天自己丢人了。

    黄川渝是一个极其要面子的人,平时哪里这样狼狈过?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喝多了?

    欧阳志远一说自己喷泉了,黄川渝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猛的站起身来。

    他知道,今天自己载在对方手里了。欧阳志远也喝多了,但人家没有当场吐酒。

    黄川渝立刻装着喝多的样子,摇摇晃晃的走出房间。

    他现在只得装醉了。

    游思雨连忙道:“秋红波,你送送黄主任吧。”

    秋红波道:“好的,思雨。”

    黄川渝出了门,走的极快,他的司机一看黄主任下来了,立刻把车开了过来。黄川渝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开车!”

    司机发动了车子,快速的离开。

    欧阳志远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哼,王八蛋,给老子玩,老子玩死你。

    秋红波一看黄川渝的车开走了,她又走了回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