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羊耳峪乡

    第二百七十三章羊耳峪乡

    陈雨馨和康静的车,都是外地的车牌,他们正巧排在最前面。

    羊耳峪乡的位置,比较偏远,财政更是很困难,是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派出所里,就有八名正式民警,六名协警。

    在农村,协警就是临时工,工资很低,正式民警的工资有三百多元,而协警就只有一百多元。他们的主要收入,就是自己私下里罚款。

    而干协警的,都是一些素质很低、争强好斗的年轻人,根本没有什么纪律约束他们。

    今天是星期六,派出所里有副所长沈传国和三名警察、还有协警潘振发、周长飞和郭玉山。

    几个人开着警车,在饭店里喝完酒,回到派出所后,潘振发向周长飞使了个颜色。周长飞笑嘻嘻地看着沈传国道:“沈所,咱们……”

    周长飞做了个捻钱的动作。

    副所长沈传国瞪了周长水一眼,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这三个人一看副所长沈传国没有反对,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得意的诡笑。

    三人开着警车,半小时后,来到了石头城和羊耳峪乡的交界地方黄风口设卡。

    设卡收钱,一般都是协警干的事情,正式的警察不干。

    近一段时间,由于石头城的开发,石头城每天都来不少游客,从北路过来的游客车辆,都要经过黄风口。

    他们在这里设卡,征收过路费,每辆车五元。

    一个小时内,他们已经收了一百多元,这让三个人高兴极了。

    看到有四五辆轿车开了过来,潘振发笑的两眼都成了一条缝,嘿嘿,四辆车。当他们看到前面的车,是挂着外地牌照的车辆时,三个人高兴地差点晕过去。

    人都有一种欺负外乡人的劣行,嘿嘿,外地车辆,这下可以狠狠地宰他们一下。

    周长飞和郭玉山两人喷着满嘴的酒气大声道:“停车,检查!”

    陈雨馨和康静的司机停下车。潘振发早就撕下了四张收据,每辆车上夹了一张,大声道:“过路费,每辆车二十元。”

    周长飞透过车窗,看到了陈雨馨和康静,这个家伙一愣,哈哈,好漂亮的美女。

    “下车检查,下车检查。”

    醉眼朦胧的周长飞,两眼盯着陈雨馨,嘴角流出让人恶心的狞笑。

    陈雨馨和康静是什么级别?两人根本没有理会外面的周长飞。

    欧阳志远冷笑着把车向前一提,走下车来,看着周长飞,冷冷的道:“你们是谁?谁让你们在这里设卡收费的?”

    欧阳志远一看这三个人都没有警号,就知道这三个家伙是协警,不是正式的警察。这三个狗东西满嘴的酒气,肯定喝了酒,在私自设卡收费的。

    如果都这样私下里设卡收费,谁还愿意来傅山旅游?

    三人之中,郭玉山的脾气最暴躁粗野,加上他喝了酒,现在一听有人问他们是谁,是谁让收费的,顿时引起了这家伙的嚣张气焰。

    郭玉山嘴里喷着酒气,一双血红的眼睛瞪着欧阳志远到:“你妈隔壁的是谁呀?竟然敢问老子是谁?看老子不抽死你。”

    这家伙竟然张口就骂。

    在农村,老百姓普遍的都太老实,而这些协警都是平时嚣张惯了,对老百姓张嘴就骂,抬手就打,根本没有人敢反抗。

    欧阳志远在平时,根本没有人敢骂他,现在竟然有人找死,自己还真要成全他。

    但是,还没等欧阳志远动手,志远身手的韩月瑶,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丫头,而且脾气火爆,她一听对方骂人,小丫头二话没说,直接冲了过去,抬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小丫头这一掌打得又快又狠,快如闪电。

    郭玉山被打得眼冒金花,转了一个圈,一头栽倒在地,把鼻子都摔破了。

    这个狗东西,平时都是他打人,根本没有人敢打他,现在,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一掌抽飞,不由得勃然大怒,他快速的从地上爬起来,咆哮着,嗷嗷叫着从怀里抽出警棍,扑向韩月瑶,嘴里大骂道:“妈个逼的,你敢袭警,老子打死你个臭女人……。”

    欧阳志远不等他郭玉山扑过来,一脚踹在郭玉山的肚子上。

    “嘭!”

    一声闷响,郭玉山惨叫着飞出老远,砸落在远处的麦地里。

    欧阳志远留了情,没下重手。

    周长水和潘振发两个人一看郭玉山被从车上下来的一个染着红头发的女孩子,一巴掌打倒在地,又被一个小白脸一脚踢飞,两人吓了一跳。

    这不反了天了,竟然有人敢打协警,这还得了?

    潘振发这人脑子反应极快,立刻掏出对讲机,给副所长沈传国联系。

    “沈所长,不好了,我们在黄风口被人打了,你快带人来。”

    副所长沈传国和三位警察正在打麻将,一听潘振发报告,竟然有人殴打他们,立刻推到麻将大声道:“兄弟们,有人在黄风口打了潘振发他们,快去支援。”

    几个人跳上警车,拉着凄厉的警笛,冲了出去。

    周长水一看郭玉山被人打倒在地,他的脸色一变,看着欧阳志远恶狠狠地道:“你们是谁?竟敢袭警,真是找死呀。”

    后面的王青峰一看打了起来,连忙跑下车来,就想说话,但被欧阳志远拦住。

    欧阳志远冷笑着看着周长水道:“你是谁?嘿嘿,你们是协警吧?协警竟然敢收过路费,每辆车竟然要二十元,你们还真敢要呀,谁让你们收的这钱?”

    周长水看着欧阳志远,咆哮着道:“老子是羊角峪派出所的民警,你们从我们修的公路上经过,就要交钱,你们不交钱,还打人,老子弄死你们。”

    周长水手里多出一把警棍,警棍发出幽蓝的刺目电火花,恶狠狠地一棍戳向欧阳志远的面门。

    韩月瑶这小丫头,更是彪悍至极,一看对方的电棍戳向欧阳大哥的面门,小丫头一声暴喝,一脚踢在周长水的手腕上。

    周长水的手腕一麻,警棍嗖的一声,飞上了天空。

    韩月瑶一个侧踹,直接把周长水踹出三米开外。

    陈雨馨和康静两人看到韩月瑶那两个大男人打倒在地,两人禁不住目瞪口呆。

    好厉害的小丫头。

    远处传来了凄厉的警笛声,两辆警车在远处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

    唯一没有被打的潘振发一看支援的警察来了,顿时变得十分嚣张,他指着欧阳志远几个人,阴森森的道:“你们几个王八蛋,真是找死,竟然敢殴打警察,一会把你们抓起看来,老子要好好的和你们玩玩。”

    “嘎吱!”

    两辆警车停在路旁,副所长沈传国和三位警察冲了下来,三名警察手里,都拎着手枪,满脸的杀气。

    潘振发一看副所长沈传国和三名警察来到了,他立刻献媚的看着沈传国大声道:“沈所长,就是他们殴打了我们。”

    周长水和郭玉山连滚带爬的从麦田里冲出来大声道:“沈所长,抓住这几个王八蛋,活剥了他们的皮。”

    沈传国的脸色,阴沉的就象黑色的锅底,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沉声道:“妈个比的找死,竟然敢打老子的人,来呀,把这几个王八蛋都拷起来,带到派出所,好好地查一查他们的底细。”

    沈传国话音刚落,那三名正式的警察和潘振发冲了过来。

    “沈传国,住手,你想干什么?”一声极其威严的暴喝,在后面传来。

    王青峰一步从欧阳志远身后走出来,两眼盯住沈传国。

    脸色阴冷的沈传国一听这声音,身子顿时僵住了,脸色巨变。他连忙抬头一看,顿时全身一哆嗦,大吃一惊,结结巴巴的道:“王……主任……您……您怎么在这里?”

    派出所副所长沈传国当然认识羊耳峪乡走出来的唯一的高官,就是五眼泉村的县

    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

    沈传国做梦都没想到,王青峰竟然在这几个人中间。能和王副主任在一起的人,绝对不简单。我的天哪,今天自己惹祸了。

    那三个警察和潘振发一看所长竟然认识对方,而且还喊对方为王主任,六个人都呆住了,立刻停了下来。

    王青峰逼视着沈传国道:“沈传国,你竟然敢私自设卡,强收过路费,立刻带着你的人走,等候处理。”

    沈传国的冷汗把衣服都湿透了。

    后面的周长飞、郭玉山一看沈传国在对方的面前,和孙子一样,满脸堆笑,冷汗淋淋,两人吓得差一点尿裤子。

    我的天哪,对方是什么官?把沈传国吓成这样?

    王青峰转过身道:“欧阳县长,咱走吧。”

    欧阳志远看着王青峰道:“一定要严肃处理这几个人,石头城就要对外开放,如果再有人设卡收钱,这将影响极坏。”

    王青峰道:“好的,欧阳县长,我这就给张光群打电话,让他严肃处理他们。”

    欧阳志远说完话,转身瞪了一眼沈传国,上了自己的车。

    沈传国看着远去的几辆车,差一点晕过去。

    王主任竟然叫那个年轻人为欧阳县长?难道他就是哪个建设工业园的欧阳志远副县长?我的娘呀,今天死定了。

    周长水结结巴巴的道:“沈所长,他们是……?”

    沈传国一巴掌打在了周长水的脸上,恶狠狠的道:“你们就给老子惹祸,县政府的车子你们也敢收钱?这不是找死吗?”

    周长水和郭玉山一听,对方竟然是县政府的人,只吓的脸色煞白。

    五眼泉村,是因为这个村庄的中心,有五座甘泉,常年不干,因此,这个村庄就叫五眼泉村。

    五眼泉村很穷,所有的房子,全是山草搭成的草房子,没有一间瓦屋。

    很多的农家院落,竟然没有院墙。

    欧阳志远的车队,开进了五眼泉村。

    几乎的同时,羊耳峪乡长张光群和书记卢景山已经知道,欧阳县长和县政府办公室王主任得出车队,开向了五眼泉村。

    他们带着人,连忙赶了过来。

    王青峰家,就在新修好的公路旁边。三间茅草屋,一米多一点高的院墙。

    陈雨馨、康静和韩月瑶都被这里的贫穷惊呆和震惊了。

    王青峰带着大家刚走进自家的院子,他就小跑起来,冲向自家的房子。

    “娘,我回来看您来了,您的病好一点了吗?娘,我来了!”

    王青峰冲进自己屋里,他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正躺在病床上,昏暗的光线下,娘的脸色蜡黄,咳嗽不止。

    王青峰为了工作,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回来了,他的母亲这两天想儿子想的非常厉害。丈夫和两个女儿下地干活去了,在乡里上中学的二儿子,今年就参加高考了。

    老人家不舍得花一分钱,所有的钱都供三个孩子上学,自己有病,更是不舍得看。

    老人家听到了儿子的呼唤,她仿佛在梦中一般。

    她艰难的抬起头,看到自己日夜思念的儿子正冲了进来。

    “峰儿,是你吗?想死娘了。”

    老人家一把搂住了扑在床前的儿子。

    “娘,是我,您的儿子来看您来了……。”

    王青峰看着母亲,眼泪流了出来了。

    老人家搂住自己的儿子道:“峰儿,娘没事,你来了,可别误了你的工作。”

    王青峰忙道:“娘,我来之前,和领导请了假了,领导批准来的。”

    王青峰的娘道:“请假了,就好,峰儿。”

    陈雨馨、康静和韩月瑶,就是欧阳志远都没想到,王青峰家里这样贫穷。

    三个小丫头的心里,都酸酸的。

    三间草房,竟然没有隔间,墙壁皮是用泥做的,已经被烟火熏得乌黑。

    整个房间内,就有三张用木板支起来的床,一张桌子,别的竟然什么都没有。

    他们终于知道,什么是家徒四壁了。

    欧阳志远退出屋子,拿出了电话,拨通了杨凯旋的电话。

    “凯旋,我是欧阳志远。”

    杨凯旋连忙道:“志远,什么事?”

    欧阳志远道:“你准备好四间民房的建筑材料,明天就来羊角峪乡五眼泉村的王青峰家,给他家建房子,所有的费用,我出。”

    杨凯旋一听是给王青峰的家建房子,不由得笑道:“志远,看不起人是吗?明天上午我就让人过去给王主任建房。”

    欧阳志远道:“费用还是我出吧,免得别人说什么?你明白吗?”

    杨凯旋一想,还是志远想的周到,王青峰可是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自己给他建房,别人肯定会说什么,如果志远出钱,别人也说不出来什么。

    杨凯旋道:“好的,志远,就这么办。”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石头城有我的建筑工地,我来给王主任建房子吧。”

    欧阳志远叹了一口气道:“谁建都一样。”

    陈雨馨道:“这里太穷了,我要在这里投资。”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红红的眼睛道:“羊耳峪乡的领导们,我估计他们就快来了,还是按照原来的合同,和乡亲们签合同吧。”

    陈雨馨点点头。

    欧阳志远走进屋子里,看着王青峰道:“青峰,我给大娘看看。”

    王青峰连忙道:“娘,我给你请了大夫了,让大夫给你看看病。”

    老人家一听,自己的儿子请了大夫,连忙道:“峰儿,请大夫干吗?这要花多少钱?”

    欧阳志远连忙道:“大娘,我和青峰是兄弟,我是大夫,不用花钱的。”

    欧阳志远说话间,握住了老人的手。

    欧阳志远的一句,我和青峰师兄弟,让王青峰的鼻子一酸,眼泪流出来了。

    老人家一听,请的大夫,是儿子的兄弟,老人家挣扎着就想坐起来。

    欧阳志远忙道:“大娘,不要起来,我给您号号脉。”

    老人家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日劳成疾,伤了经脉。但由于拖得时间太长,老人有瘫痪在床的危险。

    欧阳志远道:“所有的人都出去,青峰你留下来,我给老人扎针,疏通经脉,然后给大娘下药,三副药,十天之内,保证老人家能下床活动。”

    王青峰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很高,他一听欧阳志远说,母亲十天后就可以下床,顿时高兴极了。

    陈雨馨、康静、韩月瑶走了出去。这时候,院子里来了很多看热闹的乡亲们。他们看到了三位美女走了出来,都一下子惊呆了。

    这时候,院子外的大路上,开来了几辆车,车子停在了公路上,羊耳峪乡长张光群和书记卢景山快速的走下车来,羊角峪乡派出所所长王鸿运紧跟在领导后面。

    羊耳峪乡长张光群和书记卢景山接到了欧阳县长和王主任直奔五泉眼村的消息,连忙通知派出所所长王鸿运,立刻赶往五泉眼村,迎接领导。

    看热闹的乡亲们一看乡长和乡党委书记来了,都连忙闪到了一边。

    走在最前面的书记卢景山一眼看到了站在院子中间的三位漂亮的女人。凭借三个人外面的奥迪和蓝鸟轿车,他就知道,这三个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

    书记卢景山微笑着看着三个人道:“请问,您们是?”

    康静的司机道:“这位是清灵集团的总经理康经理,那位是红太阳集团董事长陈董事长,这位是恒丰集团总经理韩小姐。”

    乡党委书记卢景山一听自己前面的三位美女,竟然是在傅山县投资的三位财神爷,内心又是激动,又是狂喜。

    羊耳峪乡长张光群和书记卢景山,连忙和三位美女握手问好。

    他们绝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三位美女财神爷。

    红太阳集团、清灵集团和恒丰集团,在傅山县的投资,出手就是几个亿,这在当时来说来说,就是天文的数字。

    这让羊耳峪乡长张光群和书记卢景山羡慕的要死。但是羊耳峪乡的位置太偏,原来根本没有公路,要不是开发石头城,这里根本没有这么宽的公路的。

    所有的投资,和羊角峪乡无关。

    现在,三位财神爷就在眼前,两人激动地差一点晕过去。

    “欢迎您们来羊耳峪乡做客。”

    卢景山激动的握着陈雨馨的手道。

    韩月瑶一撇嘴冷笑着道:“欢迎我们来做客,你问问你们派出所的警察在路上都干了些什么事?”

    羊耳峪乡长张光群和书记卢景山并不知道沈传国的手下在半路上私自设卡收钱,两人一听韩月瑶这样说,顿时都一愣。

    张光群的眼睛如同刀锋一般的射向王鸿运道:“王所长,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羊角峪乡派出所所长王鸿运已经知道了三个协警干的好事,他一听人家告到了乡长张光群的面前,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连忙把派出所副所长沈传国的手下潘振发他们私设关卡收过路费,结果收到了欧阳县长和王主任头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羊耳峪乡长张光群和书记卢景山一听,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

    党委书记卢景山沉声道:“王鸿运,立刻开除潘振发、周长水和郭玉山,停了副所长沈传国的职,让沈传国写出深刻的检查。”

    王鸿运顾不上擦去冷汗,连忙道:“好的,卢书记,我立刻打电话,让王指导员去办。”

    派出所副所长沈传国可是乡长张光群的亲外甥。党委书记卢景山借机,毫不犹豫的停了沈传国的职,这让乡长张光群很是郁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