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利用

    第二百七十二章利用

    欧阳志远明白,江宗武是在利用自己。

    但是,不在其位,而不谋其政,自己如果过问这些事,那副县长吴稷山、魏光海怎么说?他们肯定不高兴,这不是制造矛盾吗?老子才不被你利用,自己还是只抓工业园吧。

    江宗武一听欧阳志远有拒绝的意思,连忙道:“志远,都是为了党的工作,为了把傅山县的经济搞上去,更是为了迎接省政府这次的检查,为发改委下来检查验收,打下基础,志远,你还是接下来吧。”

    江宗武能放下自己的个人恩怨,恳求欧阳志远抓这几个项目,他的目的就是明年的县长位置。

    明年换届,何振南肯定要进入市里工作,自己是常务副县长,接替何振南县长的位置,非自己莫属。关键是,自己要做出来成绩。自己如果做到了县级,再回到省政府工作,自己就有了资本,叔叔江川河仅能给自己安排一个好的位置。

    现在,崮山旅游项目建设的有点缓慢,如果能在省领导检查前,对外开放,呵呵,自己陪着省领导登上崮山群峰的山顶,那是何等的风光。

    欧阳志远是何振南手下的一头驴,这头驴,我江宗武为什么不用呢?只要自己能借助这头驴的力量,达到自己的目的,自己管他这头驴是谁的?

    欧阳志远笑道:“江县长,我只是一个代副县长,更不是县常委,您让我把权力硬插到两位副县长的工作范畴,我也没有那个权力呀?别人也不会听我的,江县长,你还是找别人吧。”

    江宗武一听,心道,这***真是个官迷,他这是嫌弃官小呀,想把那个代县长的代字去掉,还想进县常委,故意不接受,嘿嘿,胃口不小呀。

    欧阳志远说完话,站起身来道:“江县长,没有别的事情,我回去了。”

    欧阳志远说完,走出了江宗武的办公室。

    江宗武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他冷笑着,拿起电话,拨通了县长何振南的电话,把自己的想法向何振南汇报了一下。

    何振南一听,就知道,江宗武升迁常务副县长,给了他强大的自信心。这家伙的权力意识开始清醒。不过,江宗武再怎么样,还是能被自己掌控的,他提出来把这几个投资项目独立组成一个管理办公室,让欧阳志远担任投资项目管理的办公室主任,这个方法还是可行的。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喝了一杯茶,高小敏就进来了。

    “欧阳县长,何县长请您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

    高小敏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苦笑道:“这还让人活吗?自己刚坐下,茶还没有喝一口。”

    高小敏笑道:“欧阳县长,您是领导,您不忙谁忙?我们想这样,还没有机会呢。”

    欧阳志远看着漂亮的高小敏笑道:“小敏,我看你的气色,越来越好了,人更加漂亮了,那个啥?谈恋爱了?”

    高小敏的脸色一红道:“瞎说,成天忙的不可开交,哪里有时间谈恋爱?我都老了?”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小丫头,你才多大,还都老了?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对象?”

    高小敏红着脸道:“欧阳主任,何县长找你,你去晚了,他会发脾气的?”

    小丫头说完,跑了出去。

    欧阳志远心道,要不,自己做一次月老,把小丫头介绍给王青峰。

    欧阳志远走进何振南的办公室,何振南正在看文件。

    “何县长,您找我?”

    欧阳志远一屁股坐在何振南对面的沙发上。

    何振南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你还真清闲呀。”

    欧阳志远一愣,笑道:“我哪里清闲了?每天累的要死。”

    何振南道:“你上午到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笑道:“黄县长一个人到运河县去任职,她的女儿没人照顾,我把黄县长的女儿送到了龙海,让我父母帮忙照看一下,这没有什么吧。”

    欧阳志远没有撒谎,他实话实说。

    何振南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递给他一张还散发出油墨香味的县政府文件。

    这张纸肯定是刚刚打印出来的。

    欧阳志远一看题目,顿时愣住了。

    这是一份傅山县政府,关于成立省重点投资项目管理办公室的通知。

    通知的内容和江宗武给自己谈的内容一样。

    就是把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清灵集团和恒丰集团的投资项目,连同工业园这五个大的建设项目,单独提出来,成立管理办公室,办公室主任何振南,副主任江宗武、欧阳志远。组员:戴立新、吴稷山、魏光海、王青峰……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看完了吗?”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拒绝了江宗武,江宗武肯定向何振南汇报了。

    呵呵,在过去,江宗武和何振南可是政敌,现在,两人竟然联合起来了,嘿嘿,真是不可思议。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这件事,根本行不通。”

    何振南道:“说说原因。”

    欧阳志远道:“我在副县长中,是最小的一个副县长,而且还是一个代理副县长,你让我当这个主任,管理戴立新、吴稷山、魏光海他们,你说,他们能服吗?再说,我还不是县常委,你们的会议,我又没有权利参加,我怎么能管理他们?你还是另找高明吧,我不行。”

    何振南道:“你的代理,我负责给你去掉,县委常委,有县委书记王书记给你解决,你现在就给我去工作。“

    何振南狠狠地瞪了欧阳志远一眼。

    欧阳志远一听何振南给自己解决这两件事,顿时笑道:“谢谢何县长。”

    欧阳志远走出了何振南的办公室,高兴的差点蹦起来,自己的代理去掉,自己也是县委常委了,以后开会,再也不是列席参加了。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前,就看到王青峰指挥着两位办公室工作人员,在给自己的办公室挂牌子。牌子上写着:省重点项目管理办公室。

    好家伙,效率还真快。

    运河县副县长陈嘉禾下午就赶回了运河县,运河县的官场,就怕要重新洗牌,重新站队了。

    陈嘉禾一进入县政府的办公大楼,就感到了一种骚动不安和压抑的气氛,充满着县政府办公大楼的每个角落。

    很多人都躲在暗处,议论着什么。

    上午,龙海市委组织部长王成国亲自把黄晓丽县长送过来,这让很多人对黄晓丽的背景开始揣测起来。

    能让龙海市委组织部长王成国亲自送来的官员,背景肯定不简单呀。

    县委书记王广忠亲自带人,到县政府门前迎接王部长和黄县长。

    上午的午饭,也就是欢迎宴会,王广忠安排在县政府招待所,王部长没有走,参加了欢迎宴会。

    说是宴会,但中午不能饮酒,所有的官员都喝的是饮料。下午,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和工作人员,给黄晓丽安排了住处。

    分给黄晓丽的房子,是县政府大院的九号新楼,东单元三楼的东户,一套崭新的三室一厅一卫的房子。

    陈嘉禾副县长,是县委书记王广忠一手提拔起来的副县长,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就走向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办公室。

    运河县的县政府和县委办公大楼是两座楼,两个院子,但两座楼是连在一起的,中间有走廊,从县政府办公楼可以通过楼梯,直接到县委办公室大楼。

    陈嘉禾轻轻的敲着王广忠的办公室。

    王广忠的秘书冯济法打开门一看是陈副县长,连忙道:“请进吧,陈县长,您不是明天才上班吗?”

    陈嘉禾笑道:“很多工作等着我要做,在家里休息,心里不踏实。”

    冯济法笑道:“那好,我给你通报一下,您坐下休息一会。”

    陈嘉禾点头道:“好的,冯秘书。”

    冯济法走向里面的办公室。

    县委书记王广忠在里面的套房办公。不一会,冯济法走出来道:“陈县长,王书记让你您进去。”

    陈嘉禾连忙站起来道:“好的,冯秘书。”

    陈嘉禾走向王广忠的办公室。

    王广忠这一段时间很郁闷,儿子王磊和市里领导的几位公子,到傅山县游玩,没想到,惹下了塌天大祸,几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竟然招惹了燕京天成集团的两位总经理,到现在,自己的儿子和那几位公子,都还在监狱里蹲着。

    今天上午,市委组织部长王成国又送来了一位县长黄晓丽。

    王广忠让人暗中调查了黄晓丽的社会背景,竟然什么都没有查出来,但从黄晓丽这半年来的升迁速度,让王广忠大吃一惊。

    黄晓丽原来是傅山县党校的副校长,副科级干部,后来被市委书记周天鸿提拔为傅山县的副县长,三个月内,由于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意外死亡,直接又被周天鸿提拔为常务副县长。

    现在,周天鸿又借着盘龙河污染事件,再次把黄晓丽的位置推到正处县级的级别上。而且把黄晓丽推到了运河县县长的位置上。

    黄晓丽到底是什么背景,能让周天鸿这样重用她?却为什么自己查不出来黄晓丽的背景?自己曾经在昨天问过市长郭文画,但市长郭文画同样说,在调查之中。

    难道市长郭文化也不知道黄晓丽的背景是谁?“

    看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呀,自己以后要小心。

    陈嘉禾敲过门后,走了进来。

    “王书记,您好,我回来了。”陈嘉禾恭恭敬敬的看着王广忠道。

    王广忠抬起头,看了一眼陈嘉禾道:“回来就好,明天就可以正常上班了,嘉禾,学习这两个月,有什么感受呀?”

    陈嘉禾道:“王书记,这两个月,我开阔了视野和眼界,看到了我们县文化教育卫生的不足。”

    王广忠笑道:“呵呵,不错吗,知道了不足和差距,我们才能改进,你回去好好的写一份报告给我看看。”

    陈嘉禾连忙站起身来道:“好的,王书记,那我回去了。”

    王广忠点点头。

    陈嘉禾本来还想去拜访新来的黄县长,但办公室主任卫建安说,黄县长回宿舍安排住出去了。

    欧阳志远下班后,开车直奔傅山中药厂。

    为了安全,萧眉和干妈已经搬回厂子里去住了。

    欧阳志远的车刚一来到傅山中药厂,就看到,工厂的大门前,多了很多岗哨。全是手持自动步枪的武警。

    人和车进出,检查极为严格。

    经过上次夜里的那场袭击,傅山中药厂的保卫工作,更加严格。

    欧阳志远的车子刚一靠近工厂的大门前,四名武警就走了过来,其中有一名武警战士,手里拿着金属探测器。

    欧阳志远为了避免麻烦,他知道,这些武警更不会泄密,他直接拿出自己的军官证和持枪证。

    但这四位战士仍旧严格的仔细核对了军官证和持枪证,然后敬礼放行。

    欧阳志远把车子停在大楼前,同样,大楼的一层入口处,检查也是很严格,每位上楼的工作人员,都要检查。

    欧阳志远走进萧眉的办公室,看到萧眉正在忙碌着。

    欧阳志远笑道:“下面的检查真严格。”

    萧眉笑道:“当然要严格检查呀,防止坏人进来。”

    欧阳志远笑道:“我可不是坏人。

    萧眉小声道:“你白天是好人,但晚上就变成坏人了。”

    欧阳志远坏笑道:“有人希望我晚上变成坏人。”

    “呸!小坏蛋,上三楼去吧,看看我们的房间,装修的效果怎么样?”

    萧眉瞪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到了三楼。

    整个三楼,装修了好几套很别致温馨的房子,虽然不是很豪华,但一进入房间,一种家的温馨,立刻充满着欧阳志远的心头。

    呵呵,这样装修不错,如果太豪华,一看就象宾馆一般,让人不舒服。

    欧阳志远看完房子,他知道,萧眉还要忙碌一会,他走下楼,开车直奔生肌膏的生产车间。

    今天值班的是特战队第一大队,第二战斗小组的成员,组长李东升。

    欧阳志远认识李东升,在龙海市局的副局长焦兴赞袭击自己的时候,就是李东升带人,救了自己。

    欧阳志远道:“东升,今天你们值班?”

    李东升敬了一个军礼道:“志远,是我们值班。”

    欧阳志远自习的检查了一遍各种报警系统和监控系统,又检查了自己实验室的报警系统。

    上次,就是李大鹏给装的震动波报警系统,起了作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开着车,先在工业园转了一圈,安拍好工作后,又到商店买了一些礼物后,开车直奔县政府大楼。

    今天是周末,整个办公大楼,就只有值班的。

    王青峰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他感激的跑下楼来。

    父母含辛茹苦的把自己和姊妹们拉扯大,自己还没有享一天福,就病倒在床,自己感到,对不起父母。现在欧阳县长亲自去给母亲看病,这让王青峰很是感动。

    “欧阳县长,您来了。”

    王青峰现在,对欧阳志远并不是客气,而是在心里生出一种尊敬。

    欧阳志远笑道:“青峰,以后不要喊我县长,叫我大哥就行了。”

    王青峰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好的,欧阳大哥,有人的时候,我喊您欧阳县长,没人的时候,我叫您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笑道:“好吧。”

    王青峰叫了一辆桑塔纳,和欧阳志远的越野开向羊耳峪乡。

    羊耳峪乡比较偏远,在石头城的北边。

    现在已经是初夏,道路两边的温室大棚,一座又一座的连在一起,早上市的蔬菜和水果,都在装车。

    欧阳志远想下车看看,但是,羊耳峪乡的路程很远,两人在天黑前,还要赶回来,欧阳志远不敢耽搁。

    车子刚到崮山镇,欧阳志远就看到了很多的游客,走向崮山群峰。

    欧阳志远知道,崮山群峰现在还没有正式开放,就有这么多的的游客,要是一个月后,能正式开放,游客会更多。

    程琳琳拍摄的风光片,还没有在中央电视台播放,过几天,自己要亲自到燕京去联系一下,风光片一定要在黄金时间播出。

    透过车窗,欧阳志远看到了崮山风景管理处六层大楼前,寒月瑶的跑车,就停在大楼前。

    欧阳志远笑了,小丫头最近变得知道帮助爷爷料理恒丰集团的事务了,自己快有一个月没有见到小丫头了。

    崮山镇比过去更加繁荣,整个崮山镇已经分为老城区和新城区两部分。老城区古老的街道,不允许改建和扩建,只能保持古老建筑的原汁原味,几百年明清的建筑风格,亭台楼阁,让人迷醉遐想。

    新城区的城街道又宽又平,建设了很多的酒楼和旅游宾馆。

    不远的将来,崮山镇绝对会成为一个繁荣的旅游中心。

    欧阳志远在街头看到了愈大的广告牌,广告牌上,标有石头城、蝴蝶谷和萤火洞的路标,以及宣传画。

    欧阳志远想起了陈雨馨。陈雨馨回来了吗?最近怎么没和自己联系?欧阳志远想起了自己和雨馨的一夜缠绵。

    车子刚开出崮山镇,欧阳志远从倒车镜里看到了一辆红色跑车,从后面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把车速减下来,韩月瑶的声音就从后面传了过来。

    “欧阳大哥,你到哪里去?”

    欧阳志远停下车,韩月瑶笑嘻嘻的从跑车里走下来。

    欧阳志远笑道:“我去给人看病,月瑶,你怎么跟来了?”

    韩月瑶拉开车门,坐进了欧阳志远的车里笑道:“我在楼上,正用望远镜看金雕,却看到了你的越野,这几天没事,嘻嘻,我跟你去散散心。”

    欧阳志远笑道:“你的跑车怎么办?”

    韩月瑶用手向后一指道:“让后面的尾巴派人开回去。”

    欧阳志远一看,一辆奔驰在后面开过来,车里坐的是王朝阳。王朝阳的脸色阴冷的象乌云一般。

    他认识这辆越野,这是欧阳志远的车。

    王朝阳一直在追韩月瑶,但韩月瑶不给他一点的机会,而且明白的告诉他,自己不会嫁给他的。

    王朝阳知道,韩月瑶喜欢的是欧阳志远。这让王朝阳恨不得杀了欧阳志远。

    韩月瑶打开车窗大声道:“王朝阳,麻烦你把我的车开回去,我有事。”

    王朝阳阴冷着脸看了一眼韩月瑶,没有言语,但那双眼里的深处,闪过了一丝冷酷的杀机。

    这一丝杀机,一闪而过,但却被欧阳志远看到。

    欧阳志远心里一惊,王少阳动了人杀机?他要杀谁?杀韩月瑶?还是要杀谁?

    欧阳志远赶时间,他开动越野车。

    “欧阳大哥,你这是到哪里给人看病?”

    韩月瑶笑嘻嘻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指后面的桑塔纳道:“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的母亲病了很久了,我过去看看。”

    韩月瑶笑道:“远吗?”

    欧阳志远道:“在石头城背面的羊耳峪乡。”

    “石头城?呵呵,欧阳大哥,我还没去过石头城,我听雨馨姐姐说过神秘的石头城、蝴蝶谷和萤火洞,咱们去看看吗?”

    韩月瑶高兴地大叫道。

    欧阳志远道:“有时间的话,去看看。”

    韩月瑶笑着道:“欧阳大哥,太好了。”

    十二点的时候,两辆车赶到了石头城的三岔路口,石头城就在这个三岔路口西面三公里处。但欧阳志远要先赶到羊耳乡。

    王青峰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羊耳乡距离这里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你看,这些路,都是新修的,在过去,这里全是山路,根本不能过车。”

    欧阳志远看着四周的庄稼长得并不是很好道:“青峰,羊耳峪乡怎么不和清灵集团签订合同,种植药材?你看,地里的庄稼长势并不好,但要种植药材,收益肯定很好的。”

    王青峰道:“羊角峪乡的位置有点偏,明年可能要向这里发展。”

    欧阳志远道:“这里的路已经通了,就不在偏远,老百姓早种一天药材,就能早脱贫一天。”

    欧阳志远拿出电话,拨通了清灵集团总经理康静的电话。

    “康姐,我问你一下,有没有现在能种植的药材?”

    康静微笑道:“有呀,志远,你在哪里?”

    欧阳志远道:“康姐,我在石头城。”

    康静呵呵笑道:“志远,不会吧?你在石头城?我怎么没看到你?”

    欧阳志远一愣,接着笑道:“康姐,你在石头城?”

    康静笑道:“呵呵,我现在和雨馨在一起,正在石头城游玩。”

    欧阳志远笑道:“雨馨回来了?”

    康静道:“回来了,石头城的开发建设,已经收尾,风光片也已经拍摄完了,估计一个月后,就能对外开放。”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太好了,康姐,你让雨馨接电话。”

    “好的,志远。”

    康静把电话递给陈雨馨。

    陈雨馨就在康静的身边,她听到欧阳志远声音的那一刹那,雨馨的心,在剧烈的颤抖。雨馨在京州回来好几天了,石头城的旅游开发建设,已经收尾,旅游配套扫服务设施都已经建完。

    陈雨馨拿起电话道:“欧阳大哥,你好。”

    欧阳志远笑道:“雨馨,你回来了,太好了,你的石头城、蝴蝶谷、萤火洞建设完了?就快能接待游客了吧?”

    陈雨馨笑道:“都已经建设完毕,特别是蝴蝶谷的温泉疗养宾馆,都已经能投入使用了,欧阳大哥,你在石头城,我没看到你呀?”

    欧阳志远道:“我就在距离你们三公里的岔路口上,我要到羊角峪乡给人看病,对了,你和康姐有时间的话,和我们一起到羊角峪乡,看看能不能在羊角峪乡投资?”

    陈雨馨笑道:“好的,我和康姐姐马上过去。”

    十分钟后,几辆轿车,从石头城的方向开了过来。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走下车来,王青峰早就听到,欧阳志远要让红太阳集团和清灵集团投资羊耳峪乡,这让王青峰很是激动。

    “雨馨姐姐、康静姐姐,您们好。”

    韩月瑶早已跑过去,一把拉住了陈雨馨和康静的手,抱在了一起。

    王青峰连忙上前打招呼。

    欧阳志远道:“康姐,雨馨,你们好。”

    “志远,我和雨馨早就商量好了,我们已经决定,进一步的扩大投资,从出了崮山镇开始,到石头城,公路两边的乡镇,都纳入我们投资计划,把我们的投资和旅游结合起来,这样更好。”

    欧阳志远笑道:“这个主意不错,康姐,你看,羊角峪乡是王主任的家乡,这个乡镇也纳入投资计划如何?”

    康静笑道:“咱一起去看看吧。”

    陈雨馨道:“只要没有什么污染,大概都可以。”

    欧阳志远笑道:“走吧,咱们到有羊耳峪乡青峰家里再说吧。”

    大家上了车,好几辆轿车开向羊耳峪乡。

    车队刚进入羊耳峪乡的地界,就被几名醉熏熏的警察拦住。

    “站住,停车检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