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黄晓丽的父亲

    第二百六十二章黄晓丽的父亲

    按照县政府干部的问责制,运河县县长左逸雨负有主要领导责任。

    所有的市常委都知道,左逸雨是做了这次污染事件的替罪羊。

    左逸雨的县长,被撤掉了。

    左逸雨被撤,再次证明了一个道理,一个人在官场之中,首先要找到一个强大的靠山,如果没有靠山,在官场的任何一次残酷的争斗中,只能被别人无情的碾压。

    众人都明白,工业园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工业园,有了政绩,就是王广忠的。但要是出现了差错,罪过就是县长左逸雨的。

    市委书记周天鸿知道,要想把王广忠拿下来,是不可能的,但王广忠作为运河县的一把手,同样要负责任,县委书记王广忠被党内警告,记过处分。

    王广忠是市长郭文画的班底,周天鸿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运河县这次水污染事件,直接被省电视台的记者在省电视台爆了光,郭文画想让王广忠一点不受处分,根本不可能。

    市委书记周天鸿利用这次污染事件,给王广忠党内警告,记过处分,这就让王广忠失去了在明年换届的时候,升迁到市里的机会。

    周天鸿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本来,市长郭文化已经在市里给王广忠准备了一个位置,但王广忠受到了处分,这一切都付之东流。

    运河县缺了个县长,这让龙海市的官场,再次骚动起来。

    市委书记周天鸿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当他听到这个电话的内容后,禁不住大吃一惊。他立刻拨通了龙海市公安局第一副局长周茂航的电话。

    “周局,你立刻带上便衣,在去傅山的路口等我,跟我去傅山,保护一个人。”

    周茂航立刻大声道:“是,周书记。”

    周茂航一听周书记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带人去保护一个人,他二话没说,立刻带着身穿便衣的公安人员,没有坐警车,而是坐上几辆普通的桑塔纳,赶往前面的路口,去和周书记回合。

    当他们到达路口的时候,周书记的专车,已经在路口等候。

    “周书记,我们来了。”

    周茂航摇下窗户,看着周天鸿。

    “跟我到高速公路出口。”

    周天鸿说完,他的专车快速的向前滑行。

    周茂航知道,要周书记亲自让自己秘密保护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

    当一辆挂着京a的高级轿车,从高速路口下来的时候,周茂航大吃一惊。

    好家伙,是燕京下来的人。

    周天鸿同样看到了这辆车。他内心虽然狂跳,但他的车没动。他知道,人家是秘密来傅山的,并不想让别人知道。

    周忙航看到周书记的车没动,自己带领的车,同样没动。

    当那辆神秘的轿车开出一百米的时候,周天鸿道:“在后面跟上,保护好那辆车上的人。”

    周茂航道:“是,周书记。”

    周天鸿带领车队,远远的跟在那辆车的后面。

    今天是星期六,常务副县长黄晓丽下班后,开着车,直奔幼儿园,去接一帆。

    当一帆在幼儿园窗户后,看到妈妈来接自己,漂亮的大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一边蹦着一边高兴的大叫道:“妈妈……妈妈!”

    小丫头头上的十几个扎着蝴蝶结的漂亮的小辫子,来回的摆动着,跳跃着。

    幼儿园的园长谢娟看到常务副县长黄晓丽来接一帆,连忙亲自打开幼儿园的门,迎了出来道:“您好,黄县长。”

    黄晓丽看着谢娟笑道:“你好,谢园长,一帆给你添麻烦了。”

    一帆早就扑进了妈妈的怀里,伸出小手,搂住妈妈的脖子,再也不肯松开。

    “妈妈,你知道吗,一帆昨天梦到你了。”

    一帆伸出红润的小嘴,在妈妈的脸上亲了一下。

    “呵呵,一帆,梦到妈妈了?妈妈也梦到一帆了。”

    黄晓丽疼爱的看着女儿。

    “妈妈,我还梦到了爸爸,爸爸为什么没来接我呀?”

    一帆看着妈妈道。

    黄晓丽知道,欧阳志远这两天不在傅山。

    “呵呵,一帆,爸爸有事,过两天,爸爸就来看你。”

    黄晓丽刚说完,就看到一帆的小脸笑的好像绽放的花朵。

    “爸爸……爸爸……”

    一帆从妈妈的怀里挣脱下来,向后跑去。

    黄晓丽转脸一看,欧阳志远从越野车里,微笑着走下来。

    “爸爸……爸爸……。”

    一帆欢叫着,早已扑进了志远的怀里。

    一种温馨的情愫在黄晓丽的心田里慢慢的弥漫开来。黄晓丽走了过来,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回来了?”

    欧阳志远看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的黄晓丽,笑道:“下午回来的,这不,就来接一帆了。”

    “京州之行顺利吗?”

    黄晓丽并不知道欧阳志远到京州去干什么?

    欧阳志远笑道:“还可以。”

    远处一辆挂着京a拍照的高级轿车,慢慢的停了下来。

    车里一位六十左右的老人,透过窗户,看着远处的黄晓丽,花白的头发和嘴唇颤微微的颤抖着。他的眼睛有点湿润了。

    坐在后面的两位机敏的年轻人,走下车来,给老人打开车门。

    老人的神情有点激动,在另一位年轻人搀扶下,走下车来。老人看着黄晓丽,他的眼睛湿润了。

    “晓丽……。”

    黄晓丽正和欧阳志远说着话,猛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自己,黄晓丽的身子一颤,接着好像僵住一般。

    她抬起头来,看到了几年没有看到的父亲,正站在远处,哆嗦着嘴唇,看着自己。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爸……爸……爸爸……。”

    黄晓丽的眼泪流出来了,泪水已经模糊了自己的视线。

    “爸爸!”

    黄晓丽踉跄着,快步跑向自己的多年没见的父亲,一下子扑到了父亲的怀里。

    “呜呜……爸爸,您还好吗?妈妈还好吗?呜呜,对不起,是我错了。”

    黄稷山老泪横流,搂住了自己的女儿道:“晓丽,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爸爸今天顺路,来看看你,过去也怨爸爸的脾气太倔,你才离家出走,爸爸对不起你呀。”

    黄晓丽流着泪道:“爸爸,您是对的,对不起,都怪我不懂事,没有看清王世强的面目。”

    一帆看着妈妈,又看着欧阳志远道:“爸爸,妈妈怎么了?妈妈哭了?那个老爷爷是谁?”

    欧阳志远从来没有问过黄晓丽的过去,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黄晓丽一个女人,带着一帆,很不容易,这让欧阳志远很爱怜。

    看样子,这位老人可能就是黄晓丽的父亲。

    难道黄晓丽也和萧眉当年一样,为了婚姻自由,离家出走?

    可是黄晓丽找的那个王世强,可不是什么好人,又赌博,还吸毒,最后竟然想把一帆卖了,这人真不是个好东西。

    “妈妈,妈妈,您怎么哭了?”

    一帆的眼里也闪着泪花,看着自己的妈妈,又看着黄稷山老人。

    黄晓丽连忙转过身来,从欧阳志远怀里接过一帆,擦干眼泪道:“一帆,快叫姥爷。”

    老人看着自己的外孙女一帆,神情很是激动,哆嗦着嘴唇道:“晓丽,这就是我的外孙女一帆?”

    一帆看着陌生的老人,又看了一眼妈妈。

    黄晓丽点点头道:“一帆,叫姥爷。”

    一帆乖巧的一下扑到了黄稷山的怀里。

    “姥爷!”

    一帆的小嘴很甜,叫的老人老泪横流。

    “喔喔,一帆,乖孙女。”

    黄稷山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外孙女。

    “姥爷,你是妈妈的爸爸吗?我听见妈妈喊你爸爸,是吗?”

    一帆漆黑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姥爷。

    黄稷山笑道:“我们的一帆真聪明,姥爷就是一帆妈妈的爸爸。”

    黄晓丽看着志远道:“志远,这是我父亲。”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伯父,您好,我叫欧阳志远,是黄县长的同事。”

    黄稷山早就看到了这位长的很阳光的年轻人,从神情来看,年轻人和自己的女儿关系很不一般,而且一帆竟然叫他爸爸,难道女儿又找了一位新的男朋友?

    黄稷山微笑道:“你好,志远。”

    远处轿车里的周天鸿,看到老人从车里下来后,禁不住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正是那位老人,黄晓丽的父亲,黄稷山,黄部长。

    周天鸿在去年,通过秘密渠道,就知道黄晓丽是黄部长的女儿。当傅山县缺个副县长的时候,周天鸿毫不犹豫的把黄晓丽从党校,调到傅山县政府,担任副县长。当赵丰年身死,周天鸿力排众议,又把黄晓丽扶到了常务副县长的位置上。

    当时,欧阳志远就很是纳闷,周书记为什么一直力挺黄晓丽?

    周天鸿的眼睛看着黄部长,他知道,自己的这步棋,走对了。

    欧阳志远笑道:“晓丽,天色不早了,咱们回家吧。”

    黄晓丽看着父亲道:“爸爸,走,回家吧。”

    黄稷山点点头笑道:“好的。”

    一帆很乖巧的依偎在姥爷的怀里,和姥爷说着话,这让黄稷山高兴的合不上嘴。

    三人分别上了车,三辆轿车开向黄晓丽的家。

    当周天鸿在车里,看到欧阳志远和黄晓丽在一起的时候,他不由得皱起眉头。欧阳志远怎么会和黄晓丽在一起?他不是萧眉的男朋友吗?

    黄稷山、黄晓丽、欧阳志远走进了县政府宿舍。

    黄稷山看到自己的女儿住的很简朴,看了一眼黄晓丽道:“晓丽,这几年,你受委屈了。”

    黄晓丽低下头,不敢看父亲,小声道:“爸爸,是我没看清楚人,这是我自找的。”

    黄晓丽说着话,眼泪又流下来了。

    黄稷山叹了一口气。

    欧阳志远知道,父女两人一定有很多的话要说,因此,他走进了厨房,亲自要烧几个菜,来招待黄晓丽的父亲。

    黄稷山道:“过去的事,就过去吧,不要再提了。”

    黄稷山说着话,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的背影,小声道:“晓丽,志远是?”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两人的眼神,让黄稷山知道,欧阳志远和自己女儿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黄晓丽脸色一红,小声道:“爸爸,志远是一帆的干爸爸,也是我的同事,傅山县的副县长。”

    黄稷山一听,笑道:“不错,很年轻呀,竟能做到副县长这个位置,很是不错。”

    一帆笑嘻嘻的接口道:“不是干爸爸,是我的亲爸爸。”

    黄晓丽抱住一帆笑道:“是一帆的亲爸爸。”

    黄晓丽接着道:“志远很有才能,半年内,为傅山县引进了近百亿的投资,开启了傅山县建设成为绿色环保生态有机旅游大县的步法,现在,他还担任傅山县新工业园的主任。”

    黄稷山点点头道:“不错,晓丽,合适的话,就带着志远到燕京去见你的母亲吧。”

    黄稷山的意思,就是把欧阳志远当成了未来的女婿。

    可是黄晓丽知道,在现实生活中,欧阳志远不属于自己,他属于萧眉。

    黄晓丽低下头,垂下长长的睫毛道:“爸爸,我们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

    黄晓丽没有否认自己和欧阳志远的关系,她为的是欧阳志远以后的仕途。

    黄稷山一听女儿这样说,还以为女儿害羞,不好意思说出来。

    “姥爷,燕京在什么地方呀?很远吗?”

    一帆很会黏人,自从知道眼前的老人就是自己的姥爷之后,小丫头就没有从黄稷山的怀里下来。

    “呵呵,一帆,燕京离这儿很远,有时间,姥爷带你回燕京,去找你姥姥,你姥姥很想念你妈妈。”

    黄稷山笑道。

    一帆笑嘻嘻的看着姥爷道:“那爸爸一起去吗?”

    黄稷山笑道:“当然一起去了,到了燕京,姥爷抱着你去看长城、去看升国旗好吗?”

    一帆一听要去燕京,去看长城,去看升国旗,小丫头高兴的又蹦又跳。

    “谢谢姥爷。”

    一帆高兴的亲了姥爷一下。

    这时候,欧阳志远端着几个菜走了出来。

    “哇,爸爸做的菜好香呀。”

    一帆笑嘻嘻的看着爸爸道。

    欧阳志远道:“一帆,去洗手,一会给姥爷端酒。”

    “好的,爸爸。”

    一帆懂事的从黄稷山身上下来,去洗手。

    黄稷山洗完手后,欧阳志远拿出来两瓶玉春露笑道:“黄伯父,来,您尝尝我们傅山泉水酿造的本地酒。”

    欧阳志远说完话,两瓶玉春露,都被他打开。

    股股清凉的淡雅幽香,在瓶口飘了出来,沁人心肺。

    “好酒,玉春露,哈哈,志远,你怎么有这种极品美酒?”

    黄稷山一闻这淡雅的酒香,就知道这两瓶酒,就是在燕京高层流传着一种极品美酒。自己有幸搞到了三瓶,自己喝了一瓶,剩下的两瓶,自己送了领导。

    茅台酒太烈,上层的领导们,都不敢喝这种烈酒了。而玉春露的口味平和淡雅,让燕京的领导们,很是喜欢。

    欧阳志远的玉春露,在省城南州红楼,送给江石集团董事长江中石、山南酒业集团董事长秦剑,上调到国家能源部、王倩的父亲玩瑞国他们的玉壶春,有很多都被转赠到燕京领导的手里。特别是前几天,欧阳宁静和秦墨瑶带进燕京的那批玉春露和神仙醉,秦副总理和霍老,以及谢老将军,都把玉春露转赠给了很多人。

    现在,在燕京的上流社会,对于喜欢喝酒的领导们,谁拥有一瓶玉春露,就像有了宝贝一般。

    现在黄稷山看到,欧阳志远竟然像开启一般白酒的样子,开了两瓶玉春露,顿时露出了很惊奇的神情。

    黄晓丽一听父亲这样说,笑着道:“爸爸,您知道,这种玉春露是谁酿造的吗?”

    黄稷山看着女儿道:“是谁酿造的?”

    黄晓丽笑道:“就是志远的父亲酿造的。”

    “你……晓丽,你说这种酒是志远的父亲酿造的?”

    黄稷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欧阳志远笑道:“黄伯父,是我父亲酿造的。燕京的那些玉春露和神仙醉,都是我送出去的。”

    黄稷山笑道:“呵呵,志远,那些酒都是你送出去的?不错,在燕京,人家送我的玉春露,我都没舍得喝,最后送给我的老领导了。”

    欧阳志远一边给黄稷山倒酒,一边笑道:“呵呵,黄伯父,今天咱爷俩就多喝几杯。”

    黄稷山笑道:“好!。”

    欧阳志远是晚辈,首先敬了黄稷山三杯酒。

    “呵呵,好酒,志远,不错。”

    黄稷山连喝了三大杯玉春露,心里很是高兴。

    黄晓丽看着父亲高兴的样子,压在自己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来了。

    “姥爷,一帆给您端两杯酒,好吗?”

    聪明而可爱的一帆,笑嘻嘻的看着姥爷,给姥爷端起了酒。

    “呵呵,一帆,姥爷谢谢你。”

    黄稷山高兴的接过酒杯,连续喝了两杯酒。

    “爸爸,女儿不懂事,给让您和妈妈担心了,爸爸,对不起。”

    黄晓丽给父亲端了两倍酒。

    黄稷山喝完酒,叹了一口气道:“晓丽,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但愿你能忘记过去,带着你未来的夫婿,到燕京来,你妈妈很想你。”

    黄稷山说着话,看了一眼欧阳志远。

    阅人无数的黄稷山,一眼就喜欢上了女儿现在找的欧阳志远。小伙子不错呀。

    “好的,爸爸,过一短时间,我去看妈妈。”

    黄晓丽的眼圈红了。

    “嘻嘻,姥爷,我要去看姥姥。”

    一帆有黏在黄稷山的怀里。

    “呵呵,好,一帆,姥姥和姥爷在燕京等你们。”

    半个小时后,随同黄稷山一起来的一位工作人员走进来,小声道:“黄部长,时间到了。”

    黄稷山喝干了杯中的酒,站起身来道:“晓丽、志远,今天夜里我还要赶回燕京,一帆,姥爷今天不能陪你了。”

    一帆看着姥爷道:“姥爷,您要回燕京吗?”

    黄稷山抱起一帆道:“是的,一帆,姥爷要回燕京。”

    黄晓丽接过来一帆道:“一帆,姥爷还有事,咱们下去,去送姥爷。”

    说话间,众人走下楼。

    欧阳志远从越野车里,拎出两箱玉春露,放进黄稷山的轿车里道:“黄伯父,这两箱子玉春露,您带回去。”

    黄稷山笑道:“志远,两箱子,太多了。”

    黄晓丽道:“爸爸,路上小心。”

    两位工作人员,发动了轿车。

    一帆挥舞着小手道:“姥爷,再见!”

    黄稷山从窗户挥着手道:“一帆再见。”

    黄稷山的轿车消失在远处的夜色里。周天鸿的车队,远远的跟在了后面,一直送到了高速公路的入口。

    入口处,停着几辆轿车,在等候黄稷山。

    黄稷山的轿车,在那几辆轿车的簇拥下,向前开去。

    “妈妈,姥爷在燕京干什么?”

    一帆搂住妈妈的脖子,小声的问道。

    黄晓丽笑道:“姥爷呀,在燕京给人安排工作。”

    一帆调皮的一皱小鼻子道:“妈妈,我也要姥爷给我安排工作。”

    黄晓丽在一帆的小脸上亲了一下笑道:“好呀,等到我们一帆长大后,就让姥爷安排个好工作。”

    黄晓丽伺候女儿睡下后,来到了客厅。

    志远看着黄晓丽,轻声道:“晓丽,祝贺你,和黄伯父相见。”

    黄晓丽一边给志远倒了一杯水,小声道:“谢谢志远。”

    欧阳志远接过茶杯,喝了一口茶道:“晓丽,你和黄伯父有几年没见了?”

    黄晓丽眼圈一红,点点头道:“六年了。”

    欧阳志远伸出手来,握住了黄晓丽的手。

    黄晓丽叹了口气道:“六年前,我和王世强的婚事,遭到了爸爸和妈妈的激烈反对。爸爸妈妈并不是看不起一无所有的王世强,爸爸一直在中组部工作,阅人无数,他给我说,王世强不是可以托付终身之人,当时我太年轻,再加上任性倔强,我以为爸爸看不起王世强,才阻挠我们的婚事。结果,我和王世强不辞而别,来到了傅山。王世强刚开始并不是你见到的那样,他开始,也是很有上进心,但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挫折,王世强终于消沉了下来,他开始赌博,后来发展到吸毒,无可救药。”

    黄晓丽说着话,眼睛里充满着泪水。

    欧阳志远握住了黄晓丽的手,拿出手帕,擦去了她脸上的泪水,轻声道:“晓丽,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黄晓丽道:“我对不起爸爸和妈妈,是我辜负了他们,我没有在他们面前尽孝,但爸爸和妈妈一直在关心我。”

    欧阳志远轻轻的拥着黄晓丽,安慰着她。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欧阳志远回到了傅山中药厂。

    萧眉和冯秀梅已经回到清风园别墅去了。

    欧阳志远直奔生肌膏车间。

    今天值班的是刺芒特战队第一战斗小组,组长张立国带领五名特战队员,就守护在盛放母液实验室的外面。车间的外围,还有战士在巡逻。

    张立国看到欧阳志远亲自来检查,连忙上前迎了过来。他敬了一个军礼大声道:“刺芒特战队第一战斗小组张立国前来报道,欢迎欧阳上尉来检查工作。”

    欧阳志远回了一个军礼道:“立国,这几天要特别注意,有人在打我们生肌膏的主意,而且对方也是特战队。”

    张立国一听,神情顿时变得极其凝重,大声道:“任何国家的敌对分子,只要胆敢前来盗窃我们的成果,一律全部击毙。”

    欧阳志远巡视了一遍自己配制母液的实验室,还是比较满意这里的保卫措施。

    外面有战士巡逻,里面我们特战队的一个战斗小组,简直就是铜墙铁壁。

    看来,秦剑的燕京酒水订货会,自己是去不成了。

    最近,自己哪里都不能去,这里的保卫最重要呀。

    日本人山泽田野手上的眩光戒指是特战队的装备,他肯定和日本人神风特战队有关,一日不除去他们,自己绝不能够掉以轻心。

    …………………………………………………………………………………………………

    市委书记周天鸿暗暗地送走了黄部长后,带领周茂航返回龙海。

    公安局副局长周茂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他坐在沙发上,仔细的回想着今天晚上的一切。

    能让市委书记周天鸿亲自带队保护的官员,绝对是燕京里的高官。

    那辆车上坐的是谁?竟然去找傅山县常务副县长黄晓丽,而且现场还有欧阳志远,这让周茂航大吃一惊。

    看来,很多官员的背景,自己竟然不知道,还有欧阳志远和黄晓丽的关系,真是让人费解呀。

    周茂航快速的在内部电脑上登录,查询那个京a的牌照。当电脑上显示出来这辆车的主人是谁的时候,周茂航大吃一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