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 改变主意

    第二百五十八改变主意

    齐雯还是那么的妩媚漂亮,高贵中透着一丝的忧伤,双目之中,只是多了一丝冷艳。

    欧阳志远的心里很是不平静,充满着痛痛的酸楚。自己的初恋呀!

    在所有的恋情中,人的初恋,是很难走到一起的,里面有着太多的泪水、欢乐和忧伤。

    齐雯到傅山寻找自己,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残酷的杀戮。

    自己伤了齐南,是无奈之举,而齐威的死,更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自己。当时,如果不时国安的帮助,死的将是自己。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齐凤云这个卑鄙的小人,在幕后操纵。

    欧阳志远狠狠地瞪了一眼齐凤云。

    昨天夜里,如果不是师父救了自己,就怕自己已经死在了齐凤云和李国栋两人的联合一击了。这两个王八蛋。可是顶尖的高手。

    漂亮的陈雨馨把细腻洁白的胳膊,跨在了欧阳志远的胳膊上,两人从后面走了出来。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刚一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让所有的人眼前一亮。

    好一对漂亮的金童玉女。

    欧阳志远的英俊潇洒,阳光中透出儒雅高贵的独有气质和陈雨馨的妩媚典雅、如小鸟依人的感觉,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人们顿时都愣住了,这是哪里来的漂亮小伙子?和陈雨馨这样般配?

    省委书记陈浩然和妻子姬秀娟看到欧阳志远和自己的女儿一起走出来,两人的脸色变得不自然。

    陈雨馨挎着欧阳志远走向自己的哥哥。

    欧阳志远的内心苦笑起来。该来的终究要来的,自己能躲避吗?这样也好,齐雯能找到陈慕雪这样的男朋友,以后也是一个很好的归宿,免得受齐凤云的连累。

    陈雨馨笑吟的看着哥哥和齐雯道:“哥哥、嫂子,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欧阳志远。”

    陈慕雪今天下午才从外面赶回来,他立刻赶到齐凤云家,把齐雯接出来。

    陈慕雪正和朋友说话,猛然听到妹妹说话,他转过身来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妹妹雨馨正挎着一位高大魁梧、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站在自己身边。

    妹妹的男朋友不是颐秋水吗?怎么换人了?自己的父母怎么会允许妹妹换男朋友?

    不过,眼前的这个男人,真是很优秀,颐秋水根本不能和这个年轻的男人相比。

    高大、威猛,阳光中透出一种斯文儒雅,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些。

    陈雨馨看着哥哥盯着欧阳志远看,不禁笑道:“哥哥,你傻了?”

    欧阳志远大方的伸出手道:“大哥,您好,我是欧阳志远,雨馨的男朋友。”

    陈慕雪疼爱的瞪了妹妹一眼,微笑着伸出手,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你好,志远。”

    “来,介绍一下,这是你们的嫂子,齐雯。”

    陈慕雪把身边的齐雯介绍给欧阳志远。

    当陈雨馨向陈慕雪介绍欧阳志远的时候,齐雯就看到了欧阳志远。

    刹那间,齐雯如同遭了雷击一般,整个人都呆住了,她的脸色变得苍白。

    欧阳志远,欧阳大哥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和陈雨馨在一起?

    齐雯的眼前红了,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欧阳志远,欧阳志远……。

    齐雯的脸色急剧的变幻不停。自己是爱欧阳志远,还是恨他。

    几年前两人在大学里甜蜜的初恋,让齐雯苦苦等了欧阳志远六年,她最后只身一人到龙海去寻找欧阳志远。

    在傅山的崮山镇,两人再次重逢相聚,两人在别墅里温馨的缠绵,都让齐雯忘不了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是自己的初恋,更是自己唯一的恋人,自己的第一次,就给了欧阳志远。

    可是,傅山别墅里面,哥哥惨死在自己面前的画面,让齐雯最终选择了离开。

    大哥毕竟是自己的亲人,一母同胞。还有自己的四哥齐南,同样被欧阳志远伤害。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自己的父亲和欧阳志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齐雯不知道。她只知道,欧阳志远杀死了自己的亲大哥,打傻了自己的四哥。自己已经不能和杀死了自己的亲大哥,打傻了自己四哥的欧阳志远在一起。

    齐雯答应了陈慕雪的求婚。

    现在,欧阳志远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看着自己。

    齐雯不再爱欧阳志远的所有借口,刹那间就如同地震里的大楼,瞬间倒塌。

    她知道,自己还是爱着欧阳志远,自己忘不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伸出手道:“你好。”

    欧阳志远没有敢称呼齐雯为嫂子,他怕齐雯受到刺激。

    齐雯强忍自己的失态,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小声道:“你好。”

    志远的手,还是那样的温暖宽厚。这只手,曾经摸了自己全身每一寸肌肤。

    欧阳志远感到了齐雯的颤抖,他知道,齐雯的内心肯定不平静。一股温热的内力,通过欧阳志远的掌心,进入了齐雯的手心,进而传遍了齐雯的全身,让齐雯激动的心神变得平稳起来。

    这时候,欧阳志远感到了两双如同毒蛇一般的眼睛,在盯着自己,好像要吃了自己一般。

    欧阳志远松开齐雯的手,转过身来,他看到了颐秋水和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正在死死地盯住自己。

    欧阳志远笑了。颐秋水!

    颐秋水旁边的那个高大的中年人,肯定是颐秋水的老子颐长江。

    颐长江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他走向了省委书记陈浩然。

    陈浩然已经把欧阳志远的事,和颐长江商量完了,等自己的母亲生日过去过后,就让颐秋水和女儿登记结婚,而寿宴上的事,陈浩然让颐长江装作没看见。

    这让颐长江十分的窝火。可是他又不能说什么。

    这边,陈慕雪发现了齐雯的神情有点异常,他关切的看着齐雯道:“雯儿,你怎么了?”

    齐雯强笑道:“慕雪,我有点不舒服。”

    陈慕雪疼爱的拥着齐雯道:“走,雯儿,到沙发上休息一下,奶奶一会就出来。”

    “谢谢,慕雪。”

    陈慕雪拥着齐雯走向旁边的沙发。

    颐秋水忍受不了,欧阳志远给自己戴了绿色的帽子,而且是一顶墨绿色的。

    颐秋水走向欧阳志远和陈雨馨。

    “雨馨,你好。”

    颐秋水强忍怒火,和陈雨馨打个招呼。颐秋水眼睛透红,恨不得咬一口欧阳志远。但在临来之前,父亲吩咐过自己,不要在寿宴上闹事,陈浩然已经答应,寿宴之后,就让自己和陈雨馨登记结婚。

    颐长江告诉颐秋水,即使陈雨馨和欧阳志远真的有什么,颐秋水也要忍耐,只要和陈雨馨结了婚,整个颐家就会借助省委书记陈浩然的势力,在江南省无所不能。

    就是带上绿色的帽子,也要忍耐。

    陈雨馨看着颐秋水过来打招呼,陈雨馨的脸色一冷,鄙视的看着颐秋水道:“颐秋水,我不想看到你,你滚!”

    陈雨馨对颐秋水在彤辉大酒店里,向自己下春药的事,一直耿耿于怀,愤恨不已。当时,自己的衣服都被颐秋水这个畜生脱光了,要不是欧阳志远及时赶到,自己的处子之身,就会被颐秋水夺走。

    陈雨馨根本不想看到颐秋水。

    陈雨馨的声音很大,几乎整个客厅都能听到。

    人们的眼光都看了过来。

    颐秋水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极其难看。

    陈雨馨接着大声道:“颐秋水,你听好了,你以后不要打搅我,我的未婚夫是欧阳志远。”

    陈雨馨是故意大声宣布的。她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欧阳志远是自己的未婚夫。

    就连远处的陈浩然和姬秀娟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让陈浩然的脸色很是难看,就是颐长江的脸色,也是很不自然。

    这时候,陈浩然的秘书,神色匆忙,又带着激动快步走道陈浩然身边,小声道:“陈书记,燕京的霍家来祝寿了。”

    “你说什么?”

    陈浩然一听,禁不住大吃一惊。旁边坐在沙发上的江南省长吕发远和常务副省长乔万山更是大吃一惊。

    燕京的霍家?省委书记陈浩然和燕京的霍家搭上关系了?江南省长吕发远和常务副省长乔万山两人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旁边的颐长江更是大吃一惊。

    陈浩然如果和燕京的霍家,搭上关系,自己就要更加小心了,陈浩然不简单呀。

    陈浩然连忙问道:“谁来的?”

    秘书恭恭敬敬的道:“霍天武。”

    陈浩然激动的差一点晕过去。我的天哪,霍天武亲自来给母亲祝寿,这怎么可能?霍天武可是霍家未来的掌门人,霍老爷子的大儿子。

    霍天武亲自来,就是代表霍老爷子亲自来。这陈浩然受宠若惊。

    前一段时间,自己通过关系,拜见了霍老,和霍老搭上了关系。霍老很赞赏自己的能力,和自己谈了一个多小时话。并默许收下了自己的礼物。

    在中国,对方只要收下你的礼物,事情就已经办成了一半了。

    陈浩然看着秘书道:“快带路,我亲自去迎接。”

    陈浩然说着话,和秘书快速的向外走去。江南省长吕发远和常务副省长乔万山也连忙跟在了后面。

    颐长江和齐凤云看着三位巨头走了出去,两人也都站了起来,但两人不再体制之内,不知道霍家是何许人也?但从三人凝重的表情来看,对方绝对是滔天级别的人物,而自己只是个商人,还没有资格跟出去。

    今天霍天武来到了江南省的京州,他是奉了霍老的命令,来巡视全国的家族企业,更重要的是,霍老让他结交那些才华横溢的省府一类的官员,来壮大霍家的势力,给明年的换届打下基础。

    霍天武知道,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前一段时期拜见了父亲,而且父亲已经默许了陈浩南加入霍家的战舰。正好霍天武听说陈浩然的母亲过八十大寿,他立刻带人过来了。

    象陈浩然这样的官场奇才,霍老当然要拉拢在自己的帐下的。

    陈浩然归了自己,整个江南省就属于霍老了。

    霍天武看到了陈浩然满脸堆笑的亲自出来迎接,霍天武心里知道,自己今天来对了。

    霍天武没有进入体制,但他掌管着整个霍家的所有企业。

    陈浩然远远的就伸出了双手,笑道:“霍懂,有失远迎呀。”

    霍天武伸出右手,和陈浩然的双手握在了一起,笑道:“我听说伯母八十大寿,今天特地来祝贺。”

    陈浩然的母亲要比霍老大很多,所以,霍天武称呼陈浩然的母亲为伯母。

    这个称呼更加拉近了陈浩然和霍家的关系,这让陈浩然很是感动。

    霍天武的手下把礼物献上来。

    陈浩然连忙道:“谢谢霍懂,感谢霍老,霍懂,快,里面请。”

    霍天武很会拉拢人心,他没有松开陈浩然的手,两人携手走向客厅。到了客厅,陈浩然把江南省长吕发远和常务副省长乔万山介绍给了霍天武。

    两人连忙和霍天武握手问好。

    在江南省,陈浩然极其的强势,江南省长吕发远和常务副省长乔万山,根本不能和陈浩然抗衡,两人只能紧紧地跟在陈浩然的后面。

    陈浩然知道,在这个场合,自己只能把江南省长吕发远和常务副省长乔万山介绍给霍天武,别的人,级别根本不够。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正在戏弄颐秋水,猛然看到陈浩然、江南省长吕发远和常务副省长乔万山急匆匆的走了出去,欧阳志远就知道来了大人物。

    他心道,是谁来的?能让江南省三大巨头亲自迎接?

    当霍天武和陈浩然携手进来的时候,欧阳志远一眼看到了霍天武。

    我的天哪,陈浩然竟然和霍家有关系。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武,他的脑子快速的转动着,猛然,欧阳志远眼睛一亮,呵呵,自己有办法让陈浩然不会把陈雨馨嫁给颐秋水了。

    这个主意让欧阳志远很是高兴。霍天武这人虽然有点高傲,在燕京对自己还是不错的。

    欧阳志远拉着陈雨馨走了过来。

    坐在沙发上的霍天武正和陈浩然说话,他一下看到了欧阳志远拉着一位极其漂亮的女孩子,看着自己,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

    霍天武连忙站起来笑道:“志远,你怎么在这里,你拉着的是谁呀?这么漂亮?。”

    省委书记陈浩然、江南省长吕发远和常务副省长乔万山三个人一看霍天武站了起来,竟然微笑着向欧阳志远打招呼,这让三个人大吃一惊,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情。

    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一个小小的欧阳志远,竟然和滔天势力的霍家未来的掌门人霍天武认识,而且霍天武竟然主动的站起身来,笑着和欧阳志远打招呼。这让三个人震惊的几乎晕了过去。

    欧阳志远到底有什么来头?和霍家是什么关系?

    省长吕发远和常务副省长乔万山都有点后悔,刚才和欧阳志远说话的时候,只是微微的点点头。就是这微微的点头,还是看在陈浩然的面子上才点头的。

    他们也认为,小白脸没有什么好东西。

    最震惊的要数陈浩然了,旁边的姬秀娟更是瞪大双眼,她更知道霍家在燕京的地位,对自己来说,就是天。

    而就是这天级的人物,竟然主动和欧阳志远打招呼,这让一直看不起、鄙视欧阳志远的姬秀娟,内心狂跳不已,不知所措,她的脑袋翁的一声,差点爆炸。

    姬秀娟后悔的要死,要是欧阳志远和霍天武有什么至亲关系,自己不就把事情做砸了吗?姬秀娟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看来,女儿的眼光还不错,嘿嘿,现在,颐秋水就要靠边站了。就是自己不把女儿嫁给颐长江的儿子颐秋水,颐长江在霍天武面前,敢放一个屁吗?

    欧阳志远的手和霍天武紧紧地握在了一起,笑着道:“霍大哥,您好,这是我的未婚妻陈雨馨。”

    霍天武喊着陈雨馨笑道:“志远,你真有福气,找到这么一位漂亮的未婚妻。”

    欧阳志远笑道:“雨馨,叫霍大哥。”

    陈雨馨脸色微红,伸出手道:“霍大哥,您好。”

    霍天武握了一下陈雨馨的手道:“呵呵,好,志远,什么时候结婚,我要喝喜酒。”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到时候,肯定要请霍大哥,而且要请霍大哥当我们的证婚人。”

    “哈哈,好,一言为定,到时候,我有一份厚礼,要送给你们。”

    霍天武大笑道。

    陈雨馨早已羞得满脸透红。

    欧阳志远知道,只要有这句话,霍天武当自己和陈雨馨的证婚人,极其精明的陈浩然,还要把女儿嫁给颐秋水吗?

    这时候,时间已到,陈雨馨和姬秀娟到屋里去接老太太。

    众人都又坐下。

    远处的颐长江,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虽然他不知道这个霍天武是什么人物,但他从三大巨头的神情来看,这位霍懂,肯定是一位滔天级别的人物。

    如果这位滔天的人物,给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当证婚人,自己的儿子不就没有希望了?自己赞助给陈浩然的那些资金,不就白花了?

    霍家……霍家……。

    猛然,颐长江的脸色狂变,失手把一杯茶打到,茶水洒了出来。

    颐长江的双眼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难道……难道眼前的这位霍家的人物,就是燕京的霍家?我的天哪!

    想到这里,颐长江感到后背上的冷汗,一下子湿透了自己的衣服。

    如果这位霍懂是燕京霍家的人,自己的儿子就彻底的没有希望了。

    颐长江知道陈浩然的为人,他是一位极其精明的人物,欧阳志远如果和霍家有关系,陈浩然绝对不会把女儿嫁给自己的儿子的。

    旁边的齐凤云的脸色同样变幻不停,他也不知道霍家到底是谁?但他从省委书记陈浩然、江南省长吕发远和常务副省长乔万山三人的表情来看,霍家绝对是上面下来的人物,而欧阳志远竟然和这位霍懂这么熟悉,齐凤云感到了不妙。

    姬秀娟和女儿走向老太太的房间,姬秀娟看着女儿道:“雨馨,你知道志远和霍家的关系吗?”

    姬秀娟已经开始改称呼,称呼欧阳志远为志远了。

    陈雨馨并不知道欧阳志远和霍家的关系,她摇摇头道:“妈妈,霍家到底是什么人物?我看爸爸和吕叔叔、乔叔叔,都很紧张?”

    姬秀娟一听女儿不知道,心里不免有点失望。

    一个主意已经在姬秀娟的心里拿定。霍天武以后要当欧阳志远和女儿的证婚人,呵呵,女儿绝对不能再嫁给颐秋水了。

    自己的丈夫刚刚攀上燕京的霍家,呵呵,不论欧阳志远和霍家是什么关系,欧阳志远的价值,肯定要比颐长江大的多。

    这个关系要好好的利用一下。

    陈浩然的母亲,自己已经打扮好了,她的双腿在欧阳志远神奇的针灸下,已经完好如初,自己可以走路了。

    “妈,您准备好了吗?”

    姬秀娟现在的心情极好,对婆婆的称呼,也很是亲切。

    陈雨馨扶住奶奶道:“奶奶,时间到了,咱们出去吧。”

    老人家穿的干净利索,微笑着道:“可以出去了。”

    这时候,陈幕雪和齐雯走了进来,两人推着一个漂亮的蛋糕车。

    陈幕雪道:“奶奶,时间到了,走,咱们出去吧。”

    “呵呵,好,乖孩子。”

    姬秀娟、陈雨馨搀扶着老人,陈幕雪和齐雯推着点着蜡烛的蛋糕车,蛋糕车里发出祝你生日快乐的悦耳旋律,走了出来。

    众人一看老寿星出来了,每个人都站了起来,拍着手掌,随着蛋糕车的旋律,唱起了祝你生日快乐的生日歌。

    老人家很是激动,一连说着谢谢大家。

    众人都纷纷把礼物拿出来。

    虽然能来参加陈浩然母亲生日寿宴的人,都是和陈浩然走的最近的人,但陈浩然的身份在那里了。他们带来的礼物,都很贵重。

    颐秋水为了讨好未来的岳父,父子两人下了大本。不知深浅的颐秋水以为欧阳志远拿不出来什么好东西,他鄙视的看了欧阳志远一眼,拿出一个一尺多的礼盒,慢慢的打开。

    礼盒里,竟然是一尊价值不菲的白玉老寿星。

    这尊老寿星,手拿拐杖,拐杖上面雕刻着葫芦,象征着多子多福,寿星旁边,站着一只嘴里叼着灵芝的梅花鹿,象征着万事如意,福寿双全。

    整件老寿星是白玉精工雕成,雕工很是精湛细腻,玉质纯净,价值不菲。

    颐秋水洋洋得意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你给老人家带来了什么礼物?”

    欧阳志远看着颐秋水嚣张的脸色,顿时很郁闷,他从包里拿出一个方形的段子面的礼盒,放在了桌子上,慢慢的打开。

    礼盒一打开,众人的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欧阳志远带来的礼物,竟然也是一尊雕刻着的老寿星。

    但欧阳志远这尊老寿星,竟然是一块水头极好的老玻璃地三色翡翠雕刻而成。

    整座老寿星,晶莹剔透,宝光闪烁,如同一块颜色纯正的冰冰一般,及其好看。

    三色翡翠,红黄绿,本身这三种颜色,在翡翠玉石中,就被称为福禄寿。

    这种三色的玻璃地翡翠,在玉石界里,极其的名贵,价格比黄金还贵。

    这件好东西,是欧阳志远在朱文才的保险柜里面拿出来的。

    这尊老寿星,是清代宫廷里的宝物。

    是朱文才给大户人家看完病,向人家要的。

    颐秋水很少见过翡翠,他看到这尊老寿星,透明纯净的就像玻璃一般,他以为就是玻璃做的。他根本不知道玻璃地的翡翠,是所有翡翠中最名贵的翡翠。

    “呵呵,欧阳志远,你丢人吗?在哪里弄个玻璃的老寿星,来骗吃骗喝的吗?”

    颐秋水哈哈大笑着讥笑着欧阳志远。

    来拜寿的里面,很多都是识货之人,当他们一看到这么大一块玻璃地的福禄寿三色翡翠,顿时都大吃一惊。

    这真是大手笔了,绝对价值连成。

    当他们听到颐秋水说这尊老寿星是玻璃做城的,顿时都哄笑起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