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连环套

    第二百五十六章连环套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都没想到,这个司机竟然是冒充的,而且是一个恐怖的杀手。

    欧阳志远刚问了一句话,这个杀手毫无征兆的就开了枪。

    两发子弹,打在了欧阳志远的心脏部位。

    这是一位身手绝顶的高手,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的杀气,而且开枪快如闪电,就是欧阳志远这种高手,都没有反应过来。

    “欧阳大哥!”

    陈雨馨一看到欧阳志远中枪,立刻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一把抱住了欧阳志远,眼泪狂流而下。

    这个杀手的枪,两眼寒芒一闪,猛然对准了陈雨馨的后脑。

    他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手指在慢慢的加力。

    他想连陈雨馨一起干掉。可是主人吩咐,只杀男的,女的绝不能动一分一毫。

    就在扳机扣到击发临界点之前,他停住了手指。手掌一翻,那把手枪消失在手里。

    一丝讥笑在嘴角一闪,他刚想下车。

    一支漆黑的枪口,对准了他的眉心。

    “哼,想走,没这么容易吧?”

    一声冷哼,在陈雨馨的怀中传来。

    欧阳志远推开陈雨馨,手里的枪死死的锁定杀手的眉心,两眼透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气。

    这个杀手猛然一惊,手指一动,就想掏枪。

    “嗖!”

    一道寒芒一闪,一根银针穿透了他的手腕。

    “啊!”

    杀手的嘴里发出一声短而粗的惨叫,整条手臂顿时抬不起来。

    欧阳志远阴森森的死死盯住杀手,一字一句的道:“不想死的话,就别动。”

    陈雨馨一看欧阳志远没有死,顿时喜极而泣,再次尖叫起来。

    “欧阳大哥,你……你没有死!”

    欧阳志远从怀里掏出一面已经碎裂的古代护心铜镜。

    古迹斑斑的铜镜上,两颗子弹被死死的卡住。

    欧阳志远在来京州之前,就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一场残酷的猎杀,齐凤云绝不会放过自己的。欧阳志远在朱文才的保险箱里,找到了一块古代战将的护心铜镜,他暗暗地藏在怀里,护住了自己的心脏。

    欧阳志远没想到,这个司机竟然是杀手,更没想到,他的身手竟然这样快捷。

    万幸的是,这个杀手瞄准的是欧阳志远的心脏,连开两抢。

    欧阳志远将计就计,等到这个杀手收起收起手枪,他立刻用那把抢来的手枪,对准了这个王八蛋,而且发出一根银针,刺透了他的脉门,废了他的一条手臂。

    这个杀手,一见欧阳志远从怀里摸出来一面碎裂的铜镜,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狰狞。他一声怪叫,左手猛地一拉,这人的胸前竟然露出一颗嘶嘶冒着白烟的手榴弹。

    “一起死吧!”

    这个杀手嚎叫着扑了过来。

    不好,这***要和自己同归于尽。

    欧阳志远猛地一拳轰开还剩半截的车门,拉住陈雨馨,闪电一般的滚下车来,抱起陈雨馨,冲向一片黑暗的乱石后面,死死的趴在地上。

    但是,等了好一会,手榴弹竟然没有爆炸。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肯定上了那个杀手的当了。

    这个王八蛋真狡猾,那颗手榴弹肯定是假的。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眼里含着泪花。危机的时候,欧阳大哥用自己的身子,替自己挡住了子弹,护住了自己。

    陈雨馨的眼泪流了出来,黑暗中,她久久的凝视着欧阳志远,抽泣着道:“谢谢欧阳大哥。”

    陈雨馨的话刚说完,她的炽热娇唇,一下子印在了欧阳志远的嘴唇上。

    欧阳志远一下子呆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陈雨馨的胳膊,死死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娇嫩的香唇,疯狂的亲吻着欧阳志远,她的小舌头,伸进了志远的口腔,一下子和志远的舌头绞在了一起。

    这是欧阳志远第三次救了自己。

    刚才的暗杀过程,让陈雨馨受到了强烈的刺激。

    当那两把枪的子弹,狂风暴雨一般的射来的时候,欧阳大哥一下子趴在了自己的身上,用他坚实的身体护住了自己。当那个司机杀手的子弹,打进了欧阳大哥的左胸的时候,陈雨馨的心,也跟着死了。那一刻,泪流满面的陈雨馨,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和欧阳大哥一起死。

    当欧阳志远从他的怀里伸出那把枪的时候,这让陈雨馨欣喜若狂,喜极而泣。

    那个杀手拿出嘶嘶冒着白烟的手榴弹的时候,欧阳大哥并没有放弃自己,而是抱着自己一起翻滚。

    从这一刻开始,陈雨馨决定,自己一生都不可能再离开欧阳志远了。

    陈雨馨毫不犹豫的亲吻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是一名正常的男人,刚才历经了两次极其危险的生死,这让欧阳志远更是紧张不已。现在在黑暗中,被陈雨馨这一亲吻,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猛一翻身,一下子把陈雨馨压在身下,狠狠地吻着陈雨馨。

    黑暗中,两人忘记了一切,疯狂的亲吻着。志远的手,伸进了雨馨的衣服里。

    远处的一个路口,一辆轿车内,那个司机杀手,一双诡异的眼睛,还在盯着那辆被欧阳志远轰掉一扇门的奥迪,他手里拿着一个遥控器。

    过了好一会,志远和雨馨从亲吻中醒过来。

    陈雨馨的脸色娇红,娇喘吁吁的,在黑暗中,闪着那双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志远,咬着志远的耳朵道:“志远,我是你的,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欧阳志远紧紧地搂住雨馨,在雨馨的娇唇上亲了一下道:“小丫头,你的箱子还在车上。”

    陈雨馨这才想起,自己带的礼物,都还在那辆奥迪里面。

    “雨馨,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拿箱子。”

    欧阳志远说着话,弓着身子,从黑暗中快速的走了出来。他把身子压得很低,高速的蛇形运动着。

    远处那辆轿车里的司机杀手,一看到欧阳志远从黑暗中冲了出来。他笑了,笑的极其诡异冷酷。他就知道,对方要来取车里的行李。

    他用假手榴弹吓走了欧阳志远,他在车里留下了一颗遥控炸弹。只要对方去拿行李,自己就按下手里的遥控器。

    嘿嘿,你还是逃不过老子的手掌心。司机杀手狞笑着,看着远处的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在快速的接近那辆装有炸弹的奥迪车。

    十米……八米……六米……四米……

    司机杀手的手指,按在了红色按钮上。

    欧阳志远看到了陈雨馨的小皮箱。他口袋里的手机猛然发出轻微的震动和报警声。

    “有炸弹!”

    欧阳志远快速的趴在地上,不敢再动。

    志远的手机可是国安给配的,这种手机有干扰和勘探危险物品的功能。

    好歹毒周密的布局。

    那个司机杀手临走之前,竟然在车上装有炸弹。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一根细绳,猛地一甩。细绳前端的不锈钢丝瞬间缠住了陈雨馨小皮箱的把手。

    欧阳志远猛地一拉,小皮箱快速的被志远拉了过来。欧阳志远趴在地上,快速的检查了小皮箱,没有发现炸弹和别的什么危险的东西。

    欧阳志远在向四处搜索,没有发现那个司机杀手。

    他没有站起身来,以防有阻击手,在瞄准自己。欧阳志远拖着皮箱,快速的匍匐前进。

    他一直爬到黑暗之中的那堆乱石后面,才起身和陈雨馨汇合。

    “欧阳大哥,怎么了?”

    陈雨馨正感到欧阳志远的行动怪异,连忙问道。

    “奥迪车里有遥控炸弹,那个司机杀手还没有离开。”

    欧阳志远小声道。

    陈雨馨一听,顿时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一拉陈雨馨道:“快走!”

    两人沿着一道墙的黑暗死角,快速的消失在那片还没有拆迁完的居民区。

    当那个司机杀手看到欧阳志远在距离奥迪车四五米的时候,竟然猛地趴带地上,不再起来,这让司机杀手,很是纳闷。

    难道欧阳志远发现了遥控炸弹?不可能呀,自己的遥控炸弹藏的很严密,对方距离奥迪车又太远,绝对不可能发现炸弹的。这家伙正在怀疑,猛地看到,欧阳志远快速的爬回,身后还拖着一个小箱子。

    这让司机杀手大吃一惊。他知道,自己的计谋失败了,只气的他暴跳如雷。

    欧阳志远怎么可能发现自己要炸死他?这根本不可能呀。

    欧阳志远,你一定会死在我的手里。

    半个小时后,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出现在京州大酒店客房里。

    他两人现在十分的狼狈,全身脏兮兮的,灰头灰脸。欧阳志远要了一套房。

    两人好好的洗完澡,换了衣服后,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谁要杀我们?”

    欧阳志远现在没有任何证据,他不敢肯定,是齐凤云对自己下的手。

    在京州,自己有两个没见过面的仇人,一个是齐凤云,另外一个就是万通集团的颐长江。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从龙海来京州?而且还要冒充陈浩然的司机,来接陈雨馨和自己?

    欧阳志远道:“雨馨,我要来京州的消息,你和谁说了吗?”

    陈雨馨摇着头道:“欧阳大哥,我没和任何人说,包括我的父母。”

    欧阳志远一听陈雨馨没有和任何人说,他沉思了一会,心道,难道消息是在龙海传过来的?

    欧阳志远道:“雨馨,颐秋水知道我和你一起来京州吗?”

    陈雨馨一听,失声道:“难道是颐秋水?“

    欧阳志远道:“雨馨,说说情况。”

    陈雨馨连忙道:“颐秋水邀请我和他一起来京州,被我拒绝,奥,对了,他也是八点的飞机,但我怎么没有看到他?”

    欧阳志远一听,冷笑道:“肯定是颐秋水看到了我们,他走漏了消息,现在有两种能,一是颐长江为了让你嫁给她的儿子,他自己找杀手,对我下手。”

    陈雨馨一听,顿时吓了一跳,颐长江敢派人来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接着道:“第二种情况就是,颐长江把我来京州的消息,透漏给齐凤云,齐凤云派人,对自己暗下杀手。如果至这样的话,颐秋水就和齐凤云勾结在一起了。”

    陈雨馨的脸上露出了惊骇的神情。

    “欧阳大哥,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陈雨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颐长江和齐凤云都是江南省的名人,他们怎么会派人来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真的。雨馨,我给你说的这些话,你千万不要透露给任何人,包括你父亲、母亲,你明白吗?”

    陈雨馨点点头道:“欧阳大哥,我不会说出来的。”

    两人在夜里十一点的时候,来到了省委宿舍大院。

    省委书记陈浩然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和妻子姬秀娟在等女儿回来。

    九点半的飞机,自己派取得人早已回来了,竟然没有接到,这让他很是生气。

    但女儿确实就坐了这班飞机回来了。

    雨馨能到哪里去?为什么不直接来家里?

    姬秀娟已经拨打女儿的电话好几次了,竟然无法接通。这让姬秀娟很是着急。

    这时候,保姆神情很不自然的走了进来,看着陈浩然和姬秀娟道:“陈书记,雨馨回来了。”

    陈浩然看着保姆道:“雨馨怎么才回来?干么去了?我的司机为什么没有接到她?”

    保姆还没来的极回答,陈雨馨走进客厅。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陈雨馨看着爸爸和妈妈道。

    姬秀娟连忙站起来道:“雨馨,你怎么才回来?我和你爸爸正着急呢,九点半的飞机,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陈雨馨忙道:“妈妈,我在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我是和一位朋友一起来的。”

    姬秀娟一愣,看着自己的女儿道:“一位朋友?什么朋友?”

    陈雨馨停顿了一下,看着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她本想大声说出来,但话到嘴边,声音低了下来。

    “爸爸、妈妈,我自己找了一个男朋友,他就在外面。”

    陈雨馨的声音很低,但姬秀娟和陈浩然仍旧听的很清楚。

    姬秀娟的脸色一变道:“雨馨,你说什么?你……你自己找了一个男朋友?而且领到家里来了?你……你怎么能这样?明天你父亲就要在你***寿宴上宣布你和颐秋水的婚事了,你怎么可以自己找男朋友,我们怎么向颐家交代?你个死丫头,气死我了。”

    姬秀娟一听自己的女儿,竟然私自自己找男朋友,而且还把男朋友带进家里,差一点气死。

    陈浩然一听女儿自己找了一个男朋友,而且已经领了回来。陈浩然毕竟是省委书记,大淡定的多了。他只是脸色一沉道:“是呀,雨馨,你这样,让爸爸很难做的。”

    陈雨馨的眼圈一红,看着自己的妈妈和爸爸,内心里那种憋了很久的委屈,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喷射出来。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有血有肉、有自己感受的人,我有权力自己找男朋友,找自己爱的人,我不是你们的私有财产,我有自主独立的人格,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

    陈雨馨的声音极大,几乎是狂喊出来的,最后的声音都变音了。

    姬秀娟被女儿的狂喊惊呆了。

    陈浩然也是吓了一跳。两人都盯着自己的女儿,女儿过去不是这样,一直是个性格温柔、从不和父母顶嘴的乖孩子,这……今天是怎么了?

    姬秀娟看着自己的女儿,仿佛不认识一般。

    陈雨馨狂喊完这几句话,泪水如同涌泉,顺着脸颊狂流而下。

    姬秀娟停了一会,脸色冷冷的看着雨馨道:“我绝不允许你自己找男朋友,你是我的女儿,是我生的,是我养的,你就要听我的话!”

    姬秀娟几乎也是喊了出来。

    “呵呵,想不到,江南省省委书记家里竟然这样**,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我们国家在刚解放就颁布了婚姻法,婚姻法里面明文规定,婚姻自由,然何人都不能干涉婚姻自由,否则,就是犯法。”

    欧阳志远说着话,从外面走了进来。

    姬秀娟一看,一位长的很英俊魁梧的年轻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了进来。

    姬秀娟的脸色一冷,盯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你凭什么说我?你怎么会进来的?”

    欧阳志远笑道:“伯母,您好,我叫欧阳志远,是雨馨的男朋友。”

    “你说什么?你就是死丫头的找的男朋友?你……你快走,我们家不欢迎你。”

    姬秀娟一听对方竟然是自己女儿找的男朋友,顿时气愤至极。

    陈浩然要比姬秀娟沉着的多了,他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他一下子被欧阳志远的英俊潇洒、特别是欧阳志远那双明亮而深邃的眼睛,吸引住了。

    陈浩然知道,这位年轻人,绝对不简单。

    陈浩然看着欧阳志远,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道:“雨馨,怎么不介绍一下?”

    陈雨馨一看欧阳志远竟然自己走了进来,这让她吓了一跳。

    两人刚才商量好了,等到陈雨馨去喊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才能进来。

    欧阳志远在外面听到陈雨馨的母亲和陈雨馨的争吵声,他实在忍不住了,才走了进来。欧阳志远没有想到,陈雨馨的母亲是这样的自私和专横。

    陈雨馨一听爸爸让自己介绍欧阳志远,她连忙道:“志远,这位是我的父亲,那位是我母亲。”

    欧阳志远连忙道:“伯父、伯母,您们好。”

    陈雨馨道:“爸爸、妈妈,这是欧阳志远,我的男朋友,家在龙海,他在龙海傅山县,担任副县长。”

    姬秀娟不屑的冷哼一声,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不要喊我伯母,我可担当不起。”

    在姬秀娟的眼里,这种年轻的小白脸,全身上下一无是处,根本不能和颐长江的儿子颐秋水相比。

    “欧阳志远?龙海傅山县的副县长?”

    陈浩然感到这个名字很熟悉,但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说过。龙海市傅山县的名字,自己却在中央的一个会议上,听说过。

    傅山县是山南省龙海市最贫困的一个县,几个月内,这个贫困县的名字,却已经出现在发改委的档案中,而且,在中央召开的一次省委书记参加的会议上,山南省省委书记萧远山,专门介绍了傅山县的发展过程。

    眼前的这位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实在太年轻了,竟然是傅山县的副县长,这在全国也是很罕见的。

    欧阳志远的背后肯定不一般,但省级领导干部,没有姓欧阳的。

    陈浩然指了指沙发道:“坐吧。”

    欧阳志远微笑道:“谢谢陈伯伯。”

    欧阳志远坐在了陈浩然的对面。保姆端上来四杯茶。

    陈雨馨一看父亲让欧阳大哥坐下,她连忙端给父亲一杯茶,给母亲也端了一杯。

    但姬秀娟冷哼一声,把脸转到一边去。

    陈雨馨又给志远端了一杯茶。

    陈浩然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们傅山县发展的很快,又建立了新的工业园,特别是台湾的恒丰集团,投资二十多个亿,建设跨国的电子中心城,很不错呀。”

    欧阳志远一听陈浩然竟然也知道傅山的工业园,还知道台湾恒丰集团的投资,不由得笑道:“陈伯伯也知道傅山的工业园?”

    陈浩然道:“你们山南省委书记萧远山在中央会议上,专门介绍过傅山县,对了,我们省的龙头企业,清灵药业集团,就在你们傅山县建立了中药材基地。”

    陈浩然刚说到这里,眼睛猛然一亮,看着欧阳志远道:“我想起来了,六年前,是你的药方救活了清灵药业。段正春和我说过你,呵呵,我说你这个名字怎么有点熟悉。”

    欧阳志远笑道:“陈伯伯,我的药方只是一个好的因素,清灵药业集团,那是在段大哥的正确领导下,才发展长大的。”

    欧阳志远的谦虚,让陈浩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陈浩然道:“段正春确实是一位企业集团的好领导,你的药方起了关键的作用,志远,谈谈你们傅山的发展规划和前景,让我们江南省好借鉴一下。”

    陈浩南知道,山南省要把傅山县竖为一个典型,肯定有他的好经验,陈浩然想听听傅山县的经验。

    欧阳志远就把傅山县先从崮山七十二群峰开发讲起,一气讲到新工业园的最新建设阶段。欧阳志远讲的眉色飞舞,陈浩然一边听着,眼里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陈雨馨看到父亲和欧阳志远谈的很投机,她悄悄的退了出去,跑向***房间。

    雨馨的奶奶,还没有睡,人一上了年纪,就睡的很晚,起的很早。

    老人也知道明天是自己的八十大寿,她有点兴奋的睡不着。她正坐在轮椅上看电视。

    当雨馨出现在老人家面前的时候,老人高兴的一把拉住了雨馨的手,高兴的流着眼泪道:“丫头,不想奶奶了?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来看奶奶?”

    雨馨握住***手道:“奶奶,我给你打电话,打不通,我很想您呀,您看,您明天过八十岁的大寿,我今天就赶过来了。”

    雨馨的奶奶笑道:“丫头,你父亲要你和颐秋水订婚,你是怎么想的?你不是不喜欢颐秋水吗?你说,奶奶给你做主。”

    雨馨的奶奶这样一说,陈雨馨的眼圈一红,眼泪下来了。

    雨馨的奶奶一看自己的孙女哭了,顿时慌了神,连忙道:“小丫头,别哭,快说,谁欺负你了,奶奶给你做主。”

    陈雨馨哭泣着道:“奶奶,我不喜欢颐秋水,更不想嫁给他,我自己找了男朋友。”

    陈雨馨的奶奶一听,自己的孙女,自己找了男朋友,连忙道:“雨馨呀,你自己找了男朋友,小伙子长的好看么?有多高?长的好看不?什么时间带过来,让奶奶看看?”

    陈雨馨忙道:“奶奶,我把他带来了。”

    陈雨馨的奶奶一听,雨馨把自己的男朋友带来了,不由得吓了一跳,心道,儿子和儿媳都想让雨馨嫁给颐秋水,但雨馨竟然把自己找的男朋友带来了,儿媳还不翻了天。

    “雨馨,快把你男朋友带过来,让我看看。”

    陈雨馨的奶奶笑眯眯的道。

    陈雨馨道:“奶奶,他正和爸爸说话,我去叫。”

    陈雨馨的奶奶一听,小丫头的男朋友正和儿子说话,不仅有点担心,儿子可是一心想把雨馨嫁给颐秋水的,小丫头的男朋友能和儿子谈一块去吗?

    陈雨馨快步走向客厅。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