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恐怖伏击

    第二百五十五章恐怖伏击

    老爷子的哮喘病一犯,江东省副省长、永和能源集团董事长张昌顺和随行人员顿时慌了神。这时候,老人的胸腔剧烈的起伏,脸色已经开始发青,嘴唇发紫,四肢开始抽搐起来。那位医生的神情有点慌乱,抢救的步骤,却快速而有条不紊。

    但老人这次发病,是由于路途颠簸劳累,心情紧张所致,突发性强,来势凶猛,再加上经常使用治疗哮喘的药物,已经产生抗药性。

    医生的药物竟然没有取得多大的效果。老人已经开始缺氧了。

    张昌顺的脸色巨变,眼里露出了绝望的神情。他知道,父亲已经不行了。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一步跨到老人面前,一把推来那个还在抢救的医生。

    张昌顺一见一位年轻人猛然闯了过来,而且一把推开了正在抢救父亲的医生。这让张昌顺很是生气恼怒,自己的父亲要是有个好歹,自己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年轻人的。

    张昌顺一声暴喝:“你想干什么?”

    护送张昌顺来京州的,江东市公安局局长郑元军一看有人捣乱,一声冷哼,一个锁喉擒拿,攻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也不看他,反身就是一掌,正劈在郑元军的胸口上。

    郑元军只觉得自己如中重锤一般,被劈的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十指连捻。

    “嗖!嗖!嗖!”

    寒芒爆闪,五六根银针在欧阳志远的手指间捻出,扎进老爷子脖子上的穴位。

    银针刚一扎进老爷子的穴道,老人喉咙里不再发出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声,欧阳志远没有停手,又是几根银针在手指间捻出,扎在老人的胸口上和双手的穴道上。

    在十秒钟之内,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下了三十多根银针。

    三十多根银针刚一扎完,老人的胸口已经慢慢的变得平稳,不再剧烈的起伏,呼吸变得平稳起来。他的脸色又泛起了一点血色,那种缺氧的青紫,渐渐的褪去,四肢已经不再抽搐,嘴唇不再抽动缺血。

    所有的人看到了这一幕,都被欧阳志远神奇的针灸惊呆了。

    随队医生本来在心里已经给老爷子下了死亡的结论,但竟然被一个年轻人,用针灸化解了老人的危机,硬是把老人救了过来,这让这位在江东省立医院最著名的内科大夫,佩服至极。

    张昌顺的脸上,更是露出狂喜的神情。他站起身来,一把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小兄弟,谢谢你救了我的父亲。”

    欧阳志远看着张昌顺道:“不用谢,幸亏我带着银针。”

    张昌顺的秘书吉庆年看着欧阳志远,连忙介绍道:“这位是我们江东省张省长、永和能源的董事长。”

    欧阳志远的神情一愣,好家伙,自己果然没有猜错,对方竟然是江东省的一位省长。

    秘书吉庆年在介绍张昌顺的时候,都是把副省长的副字去掉。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您好,张省长。”

    欧阳志远的神情很平静,脸上并没有露出老百姓见到高官那种惊恐的样子,这让秘书吉庆年很是惊异。

    张昌顺也是惊异对方面对自己很是淡定的样子。

    张昌顺笑道:“你好,小兄弟,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地方工作?多亏了你救了我的父亲。”

    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我在龙海傅山县工作。”

    “傅山县,呵呵,我知道,是山南省龙海最贫困的一个县,不过,听说,近来上了几个很好的项目,在竞争全国二十强绿色旅游大县的名额,很不错呀。”

    张昌顺也知道傅山县。

    欧阳志远道:“张省长,您父亲的身体根不能这样颠簸,更不能乘坐飞机,您怎么会带着您父亲坐飞机?你不知到这样做是很危险的?”

    张昌顺道:“志远,我是带着父亲去京州看病。”

    欧阳志远道:“你可以请医生到江东会诊的,何必走这么远的路?”

    张昌顺苦笑道:“对方答应给我父亲看病,就给足了我的面子了,我只能带父亲过去。”

    欧阳志远一听,心道,这位医生好大的架子,连江东省的省长也不买账?

    欧阳志远道:“您到京州,找谁给看病?”

    张昌顺道:“京州的齐凤云。”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冷笑道:“嘿嘿,齐凤云?他要价也不低吧。”

    张昌顺沉声道:“先前要价一百万,后来要价一百二十万。”

    张昌顺对齐凤云的趁火打劫,极其反感。

    欧阳志远冷笑道:“真黑呀,张省长,你父亲的病,我给你包治好,而且是免费,一分钱不要。”

    “你……你说什么?志远?你包治好我父亲的病?”

    张昌顺听后,很是激动。他已经亲眼看到了欧阳志远的神奇针灸技术,他也相信,欧阳志远有这个能力。

    欧阳志远点头道:“是的,我保证治好您父亲的哮喘。”

    张昌顺很是感激欧阳志远。刚才如果不是欧阳志远伸出援手,父亲就怕过不去这一道关口,死在飞机上。

    张昌顺道:“太好了,志远。”

    欧阳志远道:“飞机到京州后,你们最后出机场大厅,悄悄的找一家宾馆住下,休息一夜,不要让齐凤云发现。您父亲的哮喘,我已经用针灸给控制住了,短时间内,不会复发,我再给你开一个药方子,连喝三天,半月后,我到东江省再给老爷子治疗。记住,你们明天早晨,不要找我了,找一辆好的商务车,秘密把老爷子接到江东省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这样安排,怕的是齐凤云发现了自己给张昌顺的父亲治病,这家伙会对张昌顺的父亲偷偷的下毒手。

    张昌顺点头道:“好的,志远。”

    张昌顺把电话和地址给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又给老爷子仔细的看了一下脉,写了一个药方,送给张昌顺道:“三副药,一天一副当茶喝。

    张昌顺很感激的接过药方。

    那位随队的医生走过来,很是激动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好,欧阳医生,我叫卞锋,江东省立医院副院长,刚才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志远你在这里,张老爷子就危险了。”

    卞锋说着话,伸出手来。

    欧阳志远刚才看到卞锋的神情虽然有点慌乱,但抢救老爷子的时候,抢救的步骤准确,快速而有条不紊。

    卞锋的微微慌乱,是由于老爷子的身份。医生也是人,不是神,任何医生在抢救副省长的老爷子,都会有点慌乱的。

    欧阳志远握住了卞锋的手道:“不用谢,卞院长,我也是医生出身。”

    卞锋一听欧阳志远也是医生出身,不由得笑道:“志远,你有这一身精湛的医术,为什么不干医生这一行了?走进了仕途?”

    欧阳志远笑道:“我家还有中医诊所,我业余,还是要给人看病的。”

    这时候,空姐开始告诉大家,系好安全带,京州到了。

    欧阳志远又交代了张省长一些事情。欧阳志远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道:“你又救了一个人?那人是江东副省长张昌顺的老爹?”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我不能见死不救吧。”

    陈雨馨道:“我听说过张昌顺这个人,他的能力不小,是江东永和能源集团的董事长,最擅长建设水电站的项目。”

    欧阳志远笑道:“我治病救人,不分贵贱,他们在我的眼里,只是病人,再说,我又不建设水电站,呵呵。”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小声道:“欧阳大哥,你要是到我家,就怕要受委屈,我妈妈一直反对我自己找男朋友,我父亲要报颐长江的恩,非逼着我嫁给颐秋水不可。”

    欧阳志远冷笑道:“现在是什么时代了?亏得你父亲还是江南省的省委书记,竟然还要包办子女的婚姻,嘿嘿,雨馨,这件事,我管定了。”

    九点半正,飞机准时降落在京州机场。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两人拉着手,走进了机场大厅。

    张昌顺带着众人,果然在最后才下飞机。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刚走进大厅,就见一位中年人走过来,笑着道:“雨馨小姐,陈书记让我来接您们,车就在外面。”

    陈雨馨笑道:“赵伯伯为什么不来接我?”

    雨馨口中的赵伯伯,叫赵志强,是陈浩然的司机。

    中年人笑道:“你赵伯伯有事。”

    说话间,中年人接过陈雨馨的行李,笑眯眯的向外走去。

    一辆崭新的奥迪,就停在外面。

    陈雨馨的行李很简单,就带了十二盒养颜美容膏和几件衣服。欧阳志远更简单,他只随身带着一个小皮箱,里面有一个礼品盒。

    司机要把陈雨馨的行李箱放进后面的行李箱,陈雨馨怕碰坏了里面的养颜美容膏,就没让放在后面,而是放在身旁。

    京州的夜色很是繁华,灯红酒绿。

    奥迪车缓缓地启动,向前开去。欧阳志远是第一次来到京州,他慢慢的打量着这座陌生的城市。

    不远处,两辆轿车慢慢的跟了上来。

    市委书记陈浩然住在省委大院,位于仙子湖的东面,风景秀丽,极佳极佳。

    所以,奥迪车一直开向西面。

    奥迪车距离自己的家越近,陈雨馨的心情就更加紧张,她不知道怎样面对自己的母亲和父亲。

    欧阳志远感觉到了陈雨馨的紧张,和她粗重的呼吸。欧阳志远真替陈雨馨难过,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家,心里应该高兴温馨。家就应该是自己受伤后的避风港湾。

    但陈雨馨竟然害怕回家。

    欧阳志远紧紧地握住陈雨馨的手,轻声道:“雨馨,不怕,有我在。”

    陈雨馨感到从欧阳志远的手心里,传来阵阵温暖,这让陈雨馨紧张的心情,渐渐的放松起来。

    陈雨馨慢慢的把头靠在欧阳志远的肩膀上,微微的闭上她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她多么想永远的靠在这个山一般结实的肩头上呀。

    欧阳志远伸过来胳膊,把陈雨馨的娇躯,紧紧地搂在怀里。

    陈雨馨鼻子一酸,泪水再也忍不住了,顺着脸颊,扑簌的流下来。

    奥迪车转过一个十字路口,拐进了一条路两边正在拆迁的道路,嘈杂的施工声音,震耳欲聋。一辆拉满渣土的翻斗车,猛然在前面停了下来。

    奥迪车司机连忙刹闸,司机刚想左转超过这辆翻斗,后面两辆轿车,一左一右,猛然的高速赶上来,两辆车窗快速的打开,伸出了两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漆黑枪口。

    奥迪车的制动,一下子让欧阳志远和陈雨馨的身体向前猛地一冲。

    欧阳志远连忙抬头一看,他看到了一左一右的两把枪。

    “快趴下!”

    欧阳志远一爆喝,一下把陈雨馨按在自己的身下。

    “噗!噗!噗!噗!噗!”

    疾风暴雨一般的子弹,射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死死的趴在陈雨馨的身上,他感觉到了子弹在自己的后背上,发出尖利的厉啸,狂风一般射过,竟然把奥迪的车门,打掉半截。

    “快开车!”

    欧阳志远一声爆喝。

    几乎吓傻了的司机,顿时如梦方醒,猛加油门。奥迪车狂风一般的向前冲去。

    两辆开枪的车,一见奥迪高速的向前奔去,立刻高速的追了上来。

    欧阳志远由于是坐飞机来京州,他没有带枪。

    我靠,是哪个王八蛋要杀自己?自己刚到京州呀。

    他现在只能让司机高速的逃跑。

    后面的两辆轿车,高速的从后面追来。两把无声手枪,发出沉闷的噗噗开枪声,高速而来的子弹,打在了奥迪车的后面。

    “啊!”

    司机一声惊叫。

    欧阳志远一看,心里暗叫不好,远处两辆翻斗车死死的堵在路中间,挡住了奥迪车的去路。后面车里的两个杀手,一看前面的奥迪减速,顿时狞笑着用枪瞄准欧阳志远。

    左边的杀手,手指一动,刚想扣动扳机,一道寒芒在欧阳志远的手里无声的飞出来。

    “噗!”

    这把手术刀顷刻间扎进了这个杀手的眉心。

    “啊!”

    这个杀手发出凄厉的惨叫,一头栽了出来。轿车一下子撞在一堆砖头上,发生侧翻。

    几乎的同时,另一辆轿车扑到。欧阳志远一声爆喝,手里夺自影子杀手的化尸水,高速的喷出出来,正喷在另辆车的那个杀手的脸上。

    “啊!”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才惨叫传来,这个杀手的整张脸立刻冒着白烟,快速的溃烂。眨眼间,懒得露出了白森森的头骨。两颗眼珠发出噗噗的爆响,立刻炸了开来,露出了两个恐怖的血洞。

    欧阳志远手里飞出一根细线,一下子勾住那个杀手掉下来的那把无声手枪,猛然向后一拉,那把枪到了欧阳志远的手里。

    “轰!”

    一声爆响,这辆车撞在一根巨大的石头柱子上,发出猛烈的爆炸。

    这时候,前面的两辆翻斗车,发出强劲的轰鸣,狠狠的撞向奥迪车。

    “左拐!”

    欧阳志远猛然暴喝一声,奥迪车司机猛地做大方向。

    奥迪车擦着左边的翻斗车,冲了过去。

    机会来了。就在奥迪车和翻斗车交错的刹那,欧阳志远一声冷笑,抬手就是一枪。

    “噗!”

    这一枪正中司机的眉心。尸体从车里栽了下来。

    两辆翻斗车瞬间撞在一起。

    奥迪车高速的冲出这段路口。

    “好险呀!”司机狂喘着,擦去脸上的冷汗,慢慢的停下车来。

    欧阳志远向后一看,远处所有的车辆,在这一会的功夫,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地上的尸体和侧翻的轿车,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快的手段!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猛然看到一支乌黑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心脏和一张极其狰狞的脸。

    “啊!”

    吓得陈雨馨一声惨叫,闭上了眼睛。

    欧阳志远顿时目瞪口呆。

    这个司机竟然是个杀手。

    “你……你是谁?”

    欧阳志远冷声问道。这个司机根本不回答欧阳志远的话,而是扣动了扳机。

    “噗!噗!”

    两声闷响,两颗子弹直接打进了欧阳志远的左胸。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