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污染

    第二百四十九章污染

    泗溪河的下游,是盘龙河,开发区工业园排放的污水,就会进入傅山县的盘龙河,

    现在,傅山县的几个投资项目,可都是省里的重点投资项目,更是有机生态绿色的种植项目,全部用盘龙河的水灌溉,如果盘龙河受到污染,那几个省里的重点投资项目,就会受到影响,那可是十几亿的投资呀。

    如果出现什么差错,按照干部问责制,自己就要负全部的责任。

    左逸雨没有什么后台,全凭借自己的智慧,又加上机缘巧合,才当上运河县的县长。现在出现了这种事,这让他很是心惊。

    “孙庆山,你是高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办公室的主任,污水处理厂泄漏的污水,如果污染了盘龙河,你要负全部的责任,我现在立刻命令你,马上组织技术人员,全力抢修污水处理厂。”

    左逸雨的口气极其严厉。

    孙庆山一听左逸雨让自己负全部责任,他在心里嘿嘿冷笑道,妈个逼的,老子负什么责任?老子是王广忠书记的人,你凭什么让老子负责?污水处理厂早就出现了多次设备事故,维修费用打了多少次报告,你***不批,说是没钱,你让老子怎么没办?

    虽然孙庆山这样想,但他也是知道,排放污水污染了盘龙河,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他立刻打电话给开发区污水处理厂的厂长赵国华,让他立刻抢修设备。

    “赵国华,你***不想干了?想干厂长的人,天天排成队,你要是修不好设备,让老子受到处分,老子先让你滚蛋。”

    孙庆山恶狠狠地骂道。

    全身油污的赵国华,几乎都哭了,他哭丧着脸道:“孙主任,我们正在组织技术人员,全力抢修,可是我们没有钱更换设备,报告都打了两年了,上面就是不批。”

    孙庆山冷声道:“***赵国华,我不问过程和原因,我只看结果,你要是修不好,你只有滚蛋。”

    “咔嚓!”

    孙庆山挂点了电话。

    孙庆山大声道:“马上开会,看看怎样堵住排污管道。”

    开发区的十几个领导,都端着茶杯,有的手里甚至还拿着报纸,慢慢的晃着走进了会议室,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一般看着报纸,一边等着开发区办公室主任孙庆山的到来。

    欧阳志远带着水利局局长周强、环保局长吴兴军终于赶到了运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

    好家伙,运河县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的规模,竟然比傅山县的经济技术开发区还要大,远远看去,无数的烟筒高高耸立,工厂一座一座的挨在一起,密密麻麻。

    从工业园的规模上看,运河县的工业,要比傅山县发达的多。

    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大门很是气派,装修的富丽堂皇,高大威猛。

    五六个保安站在大门前,指挥着着过往的车辆。

    欧阳志远刚想进去,两个保安拦住了去路。

    “哪里的车?干什么的?”

    一个保安把小红旗一摆,示意欧阳志远停车。

    环保局长吴兴军立刻大声道:“我们是傅山县县政府的,来找你们的开发区办公室主任孙庆山,有重大的事情商量。”

    那个保安一听是傅山县政府的,顿时不敢怠慢,连忙放行。

    三个人直奔开发区的办公楼。

    保安立刻把电话打到了开发区的办公室。

    开发区办公室主任孙庆山正在开会,商量污水处理厂快速抢修的问题。

    众人都喝足茶了,报纸也看完了,顿时开始表现自己,纷纷发言,发表自己的看法。

    整个会议室顿时有点乱糟糟的。

    工作人员急匆匆的走进了,趴在孙庆山的耳边道:“孙主任,傅山县县政府的人到了。”

    孙庆山一惊,心道,傅山县政府的人来的好快呀?难道污水流到了盘龙河?傅山县政府的人,不会来兴师问罪的吧?

    ***赵国华还没有修好?孙庆山根本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孙庆山刚想到这里,会议室的门就被三个人推开了。

    一个年轻人和两个中年人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欧阳志远和水利局局长周强、环保局长吴兴军。

    环保局长吴兴军手里拎着几个大袋子,袋子里散发出刺鼻的腥臭。

    欧阳志远脸色一沉,大声道:“谁是孙庆山主任?我是傅山县副县长欧阳志远。”

    孙庆山一听傅山县来了一位副县长,顿时吓了一跳,他连忙道:“我就是孙庆山。”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长的五大三粗的中年人,大声道:“孙主任,你们开发区的工业园,排放的污水,正源源不断的进入我们的盘龙河,污染了我们的河水,你们是怎么回事?你们还在这里看报纸喝大茶?”

    欧阳志远的口气极其严厉。

    孙庆山连忙道:“欧阳主任,我们开发区工业园的污水处理厂设备出现了事故,正在组织人员抢修,您先到客厅里休息一下吧。”

    欧阳志远大声道:“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能修好,我们盘龙河的河水已经受到了污染,孙主任,山南省的几个有机生态绿色种植重点投资项目,可都在盘龙河两边,都要用盘龙河的水灌溉,盘龙河被污染了,你可要负全部的责任,我要你马上关闭污水口,禁止继续向盘龙河排放污水。”

    孙庆山一看欧阳志远的口气变得极其严厉,他内心的火也慢慢的上来了。

    虽然你是傅山县的一位副县长,但自己也是开发区的主任,你***进来后,就像训小学生一般,嗷嗷的教训着我,老子也不是泥捏的。

    孙庆山的脸色一沉。冷冷的道:“欧阳县长,我们污水处理厂正在组织技术人员抢修,关闭排污口,你让污水向哪里排放?如果关闭了排污口,整个污水处理厂就会被淹掉,更不能处理污水了?”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我是说,关闭你们工业园的排污口。”

    孙庆山一听,不由得黑黑的冷笑:“关闭工业园的排污口?我可没有这个权力。如果关闭了工业园的排污口,整个工业园就会停产,嘿嘿,工业园停产,这个责任你能负的起吗?”

    欧阳志远一听孙庆山的话,顿时怒火中烧,冷冷的盯着孙庆山道:“你们的工业园不能停产,那就污染我们的投资项目?你们自己犯下的错误,难道要让我们来给你们买单?孙庆山,你立刻关闭排污口。”

    孙庆山的脸色顿时气的都绿了,立刻大骂道:“妈个逼的,你算那根葱?你敢命令老子?这是在运河县,不是你们的傅山县?”

    孙庆山辱骂自己的手下早就习惯了,现在一见欧阳志远如此的咄咄逼人,命令自己,这家伙顿时气昏了头,不自觉的骂了出来。

    欧阳志远平时挨过谁的骂?根本没有。

    欧阳志远一听孙庆山竟然敢骂人,立刻勃然大怒,劈手夺过环保局长吴兴军手里拎着的一个大袋子,扔向孙庆山。

    “噗!”

    袋子里的污水和一堆臭鱼烂虾砸了孙庆山一头一脸。孙庆山被砸的倒在了地上,全身顿时散发出让人恶心的腥臭。

    孙庆山的手下一看到自己的领导,竟然被打,个个大吃一惊。

    孙庆山巴拉掉身上的臭鱼烂虾,立刻咆哮着从地上爬起来,破口大骂道:“你***,敢打老子,老子要到县里去告你。”

    欧阳志远转过身道:“走,去他们的县政府。”

    看到欧阳志远竟然敢动手,水利局局长周强、环保局长吴兴军顿时目瞪口呆。

    欧阳县长真是彪悍呀。

    三个人转身走下楼去,直奔运河县的县政府办公大楼。

    在去运河县政府的路上,欧阳志远拨通了河县长的电话。

    “何县长,江石集团的人到了吗?”

    何振南没有离开水库,他看着远远不断的污水,冒着泡沫,散发着刺鼻的恶臭,何振南的心脏一阵刺痛。

    如果污水超过警戒线,污水排放到下游,全县的工作就白干了。傅山县脱贫致富的希望就会破灭了,又有多少村民再次陷入贫困之中。县政府的威信何在?党的威信何在?

    何振南拨通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

    “周书记,我是何振南。”

    周天鸿这时候,刚把市环保局长和水利局长都派了出去,赶往运河县。

    他一看是何振南的电话,接了过来。

    “周书记,污水距离警戒水位线还有两米,今天夜里十二点之前,如果不能关闭排污口,污水就会超过警戒线,如果不放污水,龙门水库就有垮塌的危险。”

    何振南的声音很沉重。

    市委书记周天鸿道:“振南,我已经派人过去了,不知道欧阳志远到了没有?”

    何振南道:“按照时间,已经到了。”

    何振南又把聘请江石集团来净化龙门水库污水的事情,向周天鸿汇报了。

    当周天鸿听到要用两个亿的费用时,周天鸿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沉思了一会,他也知道,要是能把龙门水库的污水,净化过来,花掉这两个亿,也算值了。这两个亿和几个投资项目,还有整个傅山县的脱贫比起来,后面的重要多了。

    周天鸿仔细的问了江石集团净化龙门水库的方法后大声道:“江石集团的人到了吗?”

    何振南沉声道:“还没到!”

    市委书记周天鸿道:“江石集团的董事长是不是江省长的儿子江宗石?”

    何振南忙道:“正是江省长的儿子江宗石。”

    周天鸿的心一沉。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江省长和省委书记萧远山虽然表面上配和很好,但两人在暗地里却不时很和谐。

    现在傅山县有难,江省长的儿子江宗石不会落井下石吧?

    何振南道:“周书记,有什么不妥吗?”

    但周天鸿已经挂了电话。

    这时候,欧阳志远的电话打了进来。

    “何县长,江石集团的人到了吗?”

    欧阳志远急切的问道。

    何振南道:“没有,我就在水库旁。”

    欧阳志远一愣,按照时间江宗石早就应该到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来?

    欧阳志远连忙拨打江宗石的电话。

    拨了好一会才接通。

    “江大哥,你怎么还没到龙门水库?”

    江宗石也是人,在欧阳志远和父亲之间,他选择了父亲的亲情。他按照父亲江川河的计谋,延缓了向龙门水库的速度。

    江宗石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江宗石道:“志远,不好了,专门生产生物污泥的厂家没有货,我这里只有一点存货,但不够用的,你看怎么办?”

    欧阳志远的心一下子沉到万丈海底,自己预感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江宗石舍弃了自己。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江宗石,我把你当作亲大哥,但你收了钱,竟然说没有货了,嘿嘿,你不仁,别怪我无义,嘿嘿,两个亿的货款,你一分不少的要给我吐出来。

    欧阳志远挂上了电话,他立刻拨通了李明的电话。

    “李大哥,你尽快的把技术人员派到龙门水库,用你的先进技术,净化龙门水库的污水,县长何振南在水库等你。”

    李明忙问道:“江宗石不参加了?他可收了你两个亿的货款。”

    欧阳志远道:“江宗石说,生产生物污泥的工厂,已经没货。”

    李明道:“我们已经看到龙门水库了,志远。”

    欧阳志远一听李明到了,他顿时大喜道:“李大哥,我现在把给你的价格,提高到一个亿。”

    李明笑道:“志远,我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人与人之间,不能只谈钱,我问你要六千万,我的利润已经有一千万了,所以呀,你的一个亿,呵呵,我还是不能要。”

    欧阳志远的眼睛湿润了,他知道,自己交到了一个真正的朋友。

    “谢谢,李大哥。”

    欧阳志远很感激的道。

    “志远,你还是要尽快的关闭污水排放管道,虽然我能把污水净化,但水质还是不能和没有污染的水相比,电视里放的,污水净化完了,那几个领导还喝了一口,那是作秀放屁,你们的几个投资项目,都是用来出口的,仍旧不能用这种水灌溉,外国人检测很严格的,你明白吗?”

    李明大声道。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李大哥,你尽快办吧。”

    欧阳志远再次拨通了人何振南的电话。

    “何县长,江宗石已经不能相信了,他接收了我们的两个亿汇款,但却没有买到生物污泥。”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何振南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你说什么?志远,江宗石怎么会这样?龙门水库的污水怎么办?整个傅山县怎么办?我们的两个亿怎么办?”

    何振南几乎咆哮起来,气的他全身剧烈的颤抖。

    江宗石是省长江川河的儿子,他怎么能这样做?

    欧阳志远听到了何振南的咆哮,他知道,何振南气坏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何县长,您不要着急,江宗石的两个亿,我要让他一分不少的吐出来。”

    何振南大声道:“我不是说两个亿的问题,而是说这一水库的污水怎么办?投资了十几个亿的项目怎么办?一个月后,省政府的检查团来到了,咱们就让他看这一水库又腥又臭的污水吗?志远,到时候,咱们全部被撤职,全部完蛋。”

    欧阳志远知道,何振南快要失控了。

    欧阳志远忙道:“何县长,你不要着急,我找到了一家叫蓝天集团的专门处理污水的企业,董事长叫李明,他们的业务,遍布全国,外国的业务也做了很多,他们引进了外国最先进的抛洒有益菌技术和生物污泥相结合的技术,他们立刻就到,价格六千万,保证能把龙门水库的污水全部净化。”

    “你……你……说什么?你又找了一家处理污水的集团公司?价格六千万?马上就到?这怎么可能?志远?你有分身术吗?对方要价六千万?江石集团可是要价两个亿。”

    何振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一队几十辆车的车队,快速的在公路上开了过来,停在了水库前面。

    十几辆高科技的集装箱客车上,写着蓝天集团的字样。

    何振南的眼睛有点湿润了。

    “志远,蓝天集团的人到了。”

    何振南大声道。

    欧阳志远一听何县长说蓝天集团的人到了,欧阳志远笑了起来道:“呵呵,何县长,您可要好好的接待,李明董事长,可是我的大哥。”

    何振南笑道:“好的,志远,他们净化完水库里的污水后,我亲自给他们端酒。”

    这时候,李明带着人走下车来,他看到了何振南。

    “何县长,您好,我是蓝天集团的李明,我们的人到了。”

    何振南连忙伸出手道:“李董事长,你好,欧阳县长给我说了,感谢你们呀。”

    李明一愣,欧阳县长?前一天欧阳志远还是主任,一天不见,升任县长了?好家伙,呵呵,这小子不错呀。

    李明笑道:“不用感谢,我们技术人员都到了,他们立刻进入现场,进行操作,整个操作过程,就怕要几天。”

    何振南连忙道:“辛苦了,李懂。”

    江宗石听到欧阳志远没有说话,对方挂断了电话。一种酸楚和失落在心头升起。

    自己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志远,你不能怪我,我不能选择你,只能选择我的父亲。

    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我,事情是你引起的。

    你殴打我的亲弟弟,用省委书记萧远山来压迫我父亲,让我的父亲向萧远山低头道歉。我的父亲一夜之间,头发变得花白了。

    这一切都是你引起的,所有的事情,都怨你。

    是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江宗石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

    市委书记周天鸿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一看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欧阳志远连忙按下接听键。

    “周书记,您好。”

    周天鸿快速的道:“志远,你让江宗石净化龙门水库的水,要小心江宗石在背后向你下手,他是省长江川河的儿子。”

    欧阳志远苦笑道:“周书记,江宗石已经下完手了。”

    周天鸿吓了一跳,连忙道:“难道他收了钱,没有去龙山水库?”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您猜对了,江宗石是收了钱,没有去龙门水库,他说生物污泥已经没有了。”

    “啪!”周天鸿狠狠地把茶杯砸在了地上。

    果然和自己推断的差不多。

    周天鸿大声道:“志远,两个亿的货款,必须追回来,另外再联系污水专业处理企业,尽快去龙门水库。”

    欧阳志远忙道:“周书记,我已经联系到了天蓝集团,他们的董事长李明,已经到达龙门水库,在和何县长一起对污水进行净化。”

    周天鸿一听欧阳志远已经联系到了天蓝集团,他们的董事长李明,已经到达龙门水库,在和何县长一起对污水进行净化,顿时惊奇的道:“你早有准备?”

    欧阳志远道:“巧了,前几天在南州,刚好认识了蓝天集团的董事长李明,我刚一知到盘龙河被污染,我就联系了李明董事长和江宗石两家,嘿嘿,江宗石中途退缩,我让李明来了。”

    周天鸿很佩服欧阳志远的先见之明,好小子,真有你的,我提你个副县长不亏。

    “志远,我已经派了市环保局长张明、水利局长吴坤到运河县了。”

    周天鸿大声道。

    欧阳志远一听周书记派人来了,连忙道:“谢谢周书记。”

    运河县政府办公楼就在眼前。

    欧阳志远挂了电话,开车直奔办公大楼。

    运河县政府会议室。

    县委书记王广忠、县长左逸雨正在开会,商量污水处理厂抢修的事项。

    王广忠看了一眼左逸雨道:“左县长,你说说经济开发区工业园污水处理厂的情况。”

    王广忠被市委书记周天鸿训斥了一顿,他的内心早就窝了一肚子火。

    经济开发区工业园污水的泄漏,肯定有人要为这件事负责,嘿嘿,绝不是自己,你左逸雨就怕难逃问责。

    左逸雨一听县委书记王广忠让自己介绍一下经济开发区工业园污水处理厂的情况,他立刻清了清嗓子道:“工业园的污水处理厂,由于常年连轴转,没有检修时间,致使机器大量的严重磨损,主电机烧坏,大水泵轴承和主轴断裂,现在,污水处理厂正在组织工人加班加点的抢修,他们已经几个小时没有休息了。”

    王广忠道:“主电机烧坏,电工的巡检没有到位,检测电机的温度计没人看吗?大水泵轴承主轴断裂,维修工干什么去了?每天的巡检到位了吗?污水处理厂长蒋光明在吗?”

    左逸雨道:“蒋光明带领工人们正在抢修。”

    王广忠道:“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张茂盛在吗?”

    左逸雨道:“张茂盛也在污水处理厂。

    左逸雨知道,王广忠今天,就怕要拿人开刀。

    王广忠冷笑道:“主管环保、水利的副县长将安山在吗?”

    坐在后面的将安山,冷汗早就把身上的衣服湿透了,他知道,今天自己就怕要受到处分。将安山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结结巴巴的道:“王书记,我在。”

    这时候,一位工作人员匆匆的进来道:“王书记,傅山县的人来了。”

    王广忠一愣,心道,傅山县的人来的好快呀。他们来干什么?来兴师问罪吗?

    王广忠道:“来的什么人?”

    工作人员道:“来的是一个副县长,还有水利局长和环保局长?”

    王广忠看到了副县长将安山道:“蒋县长,你下去接待傅山县的人,就说我们不在。”

    将安山心道,王广忠这是拿自己当挡箭牌。傅山县来的人肯定不好对付。

    将安山不敢说什么,他连忙道:“好的,王书记。”

    副县长将安山连忙走下楼,来到一楼的接待室,等候傅山县的人。

    当将安山透过窗户,看到工作人员带领三个人走进了县政府大院的时候,他不由得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

    来人竟然是在龙海人民公园殴打自己的欧阳志远。

    那次因为自己的孙子戳破了欧阳志远女儿的气球,结果自己的儿子蒋大彪和欧阳志远起了冲突。结果儿子连枪都掏了出来。

    可惜的是,这个王八蛋认识县公安局长周玉海。他把儿子威吓住了,自己和儿子都白白的挨了一顿打。

    嘿嘿,真是天下路窄呀,王八蛋欧阳志远,你今天来到了老子的地盘,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个王八蛋。

    将安山高兴的差一点晕过去。

    将安山没有想到,人家是来兴师问罪的。

    欧阳志远和周强、朱广果来到了运河县政府,被工作人员带到了县政府接待室的大客厅。

    欧阳志远透过巨大的玻璃窗一看,顿时一愣。他看到了自己在人民公园打过的将安山,竟然大模大样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来,将安山就是运河县主管环保、水利的副县长。嘿嘿,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欧阳志远走进了接待室,对着工作人员道:“我要见左县长和王书记。”

    将安山一听欧阳志远要见王书记和左县长,不由的冷哼一声,拉着长腔道:“你是谁呀?我们左县长和王书记,不是什么人想见都能见到的。”

    工作人员连忙介绍道:“这位是我们的将安山将副县长。将县长,这位是傅山县的副县长欧阳志远。”

    将安山一听,顿时一愣,欧阳副县长?不可能吧?前一阵子,这小子打自己的时候,还是个科级主任,今天怎么会能当副县长?假的吧?是不是傅山县没有人敢来,县领导派了欧阳志远来,故意给他按了个虚的副县长的头衔?回去后,就会拿掉?这和企业派人外出联系业务一般,都挂经理的头衔,但实际上都是小兵蛋子一个。

    欧阳志远本来肚子就窝了火,现在看到将安山竟然打着官腔,问自己是谁?欧阳志远脸色一沉道:“将安山,你立刻带我去见左县长和王书记,你们工业园排出的废水,正在污染我们盘龙河的龙门水库,如果要是因为你的原因,龙山水库垮塌,整条盘龙河受到污染,你将安山能担当的起吗?”

    将安山一听,顿时嘿嘿冷笑道:“欧阳志远,你个小小的科级主任,在我面前充什么大爷?我告诉你,左县长和王书记都不在,你有什么话,给我说。”

    欧阳志远一听将安山这样说,顿时冷笑着鄙视的看着将安山道:“给你说?你就是一个小小副县长,你能做的了主吗?”

    将安山一听欧阳志远小看自己,不由的嘿嘿冷笑道:“有什么事,你说出来,老子就能做主。”

    欧阳志远大声道:“立刻关闭排污口,不准再向盘龙河排污水?”

    将安山冷笑道:“欧阳志远,我们的污水处理厂出现了故障,工业园的污水根本没有地方排放,我们不向泗溪河排放,向哪里排放?”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们的污水处理厂出现了事故,不能让我们傅山县跟着受牵连吧?污水没地方排放,你们工业园可以停产。”

    将安山一听欧阳志远让开发区的工业园停产,不由的冷笑道:“嘿嘿,让工业园停产?欧阳志远,你不是做梦胡说八道吧?你知道运河县的工业园要是停产了,一天就要损失几个亿,里面有多少外资企业?嘿嘿,停产的费用,就你们贫困的傅山县,能陪得起吗?”

    欧阳志远几乎让这个王八蛋气疯了,大声道:“你们不能停产,就可以祸害我们傅山县吗?”

    将安山道:“谁让你们傅山县在盘龙河的下游?有本事,你把盘龙河截流呀?你们截流了,污水就不流向你们傅山县了。”

    欧阳志远气的差点背过气去。这***,说的是人话吗?

    欧阳志远终于忍不住怒火了,大骂道:“截你妈个比。”

    欧阳志远一脚踹在了将安山的肚子上,把将安山踹出老远。

    水利局局长周强、环保局长吴兴军一听将安山让欧阳志远去截流盘龙河,两人都被气的脸色煞白。

    我的天哪,运河县的副县长就这水平?这也太低了吧。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两人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竟然一脚把将安山踹飞。

    我靠,欧阳副县长也太厉害了吧。

    欧阳志远低声喝道:“走,上楼,一间屋一间屋的找他们,王广忠和左逸雨竟然躲起来不见我们,真是岂有此理。”

    水利局局长周强小声道:“可能在开会,他们的会议室就在三楼,我来过,我带欧阳县长去。”

    欧阳志远点头道:“好,咱们上去。”

    工作人员一看到欧阳志远一脚把安副县长踹了个大跟头,都吓得目瞪口呆。

    我靠,这傅山县的副县长太厉害了吧。竟然打人?

    工作人员立刻把电话打到会议室。县委书记王广忠一听傅山县的欧阳副县长竟然打了将安山,王广忠脸色一冷道:“傅山县的县长素质太低下了?他们竟然打人?是土匪吗?”

    下面的几个副县长和官员们,一听傅山县的副县长竟然打人,立刻都纷纷指责傅山县人的粗野、素质低下。都纷纷庆幸,自己没有去接待傅山县得人。

    众人正说着,会议室的门竟然被人一脚踹开,紧接着,一个黑乎乎的大塑料袋飞了进来,狠狠的砸在了中间的桌子上。

    “轰!”

    一声闷响,塑料袋顿时炸开,里面散发着恶臭的污水和臭鱼烂虾,到处飞溅,溅得所有官员们一头一脸,王广忠和左逸雨被劈头盖脸的浇了一身,又腥又臭,让人恶心。

    王广忠勃然大怒道:“谁仍的这些污水和臭鱼烂虾?”

    水利局局长周强、环保局长吴兴军终于知道欧阳县长的强悍了,我靠,污水和臭鱼烂虾溅了运河县长左逸雨和县委书记王广忠一头一脸。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走进了会议室,大声冷笑道:“各位领导,味道如何?这就是你们污染了我们盘龙河的味道!嘿嘿,各位领导,味道鲜美好闻吗?”

    众人一听这就是被污染的盘龙河的河水,都吓了一跳。

    他们都没想到,受到污染了的河水,竟然如此难闻,令人作呕。

    王广忠强忍恶心,咆哮着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道:“你是谁?”

    欧阳志远大声道:“傅山县副县长欧阳志远。”

    王广忠一听,顿时咆哮道:“欧阳志远,你竟然敢殴打国家干部,用污水臭鱼弄脏会议室?你……你们傅山县的官员,素质就这样低下吗?”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我们傅山县的官员素质再低下,我们不祸害别的县,你运河县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竟然祸害我们傅山县?嘿嘿,你们运河县的人都是这么高尚的吗?王书记?”

    欧阳志远从这个人的气质上,推测到,这个人有可能就是运河县的县委书记。

    “你……”

    王广忠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副县长,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县的污水处理厂出了事故,不能净化污水,只能把污水排放到泗溪河,我们的人组织了技术骨干,在抢修设备,争取尽快让污水厂恢复生产。”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王书记,你们什么时间能修好设备?你们现在排放的污水,已经进入了盘龙河的水库,污染了我们的盘龙河。王书记,山南省五大重点投资项目,崮山七十二群峰开发、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开发的绿色生态有机种植、清灵集团的药材基地、傅山新工业园,都分布在盘龙河的周围,你们污染了盘龙河,这几百亿的重点投资,都会受到污染,几百亿的投资,就会化为泡影,下个月,省政府的检查团就要到

    傅山县来检查这几个项目,几个月后,国家发改委也要到傅山检查,嘿嘿,王书记,要是省政府的官员和国家发改委的官员们,看到的是一条又腥又臭的盘龙河,所有的投资项目都被污染,嘿嘿,王书记,你的书记还能干成吗?左县长的县长还能干成吗?省政府的官员难道不会追究你们的责任吗?“

    王广忠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变得有点苍白。

    他知道,欧阳志远说的是实情。

    一个工作人员急匆匆的跑来道:“王书记,有大批的记者出现在污水处理厂的排污口,他们正在报道排污口向外排放污水的情况。

    王广忠一听,冷汗下来了。

    欧阳志远知道,市里和省里的记者都到了。

    他连忙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我们的工业园不能停产呀,要是停了,损失就是几个亿呀。”

    欧阳志远道:“你们损失几个亿,我们傅山损失的可是一百多个亿,还有你的县委书记的位子,嘿嘿,能否保住?哪头重,哪头轻,王书记,你掂量着吧。”

    王广忠的脸色变得一片煞白。

    运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工业园是王广忠一手建设起来的,总共投资二十多个亿,一百多家企业在里面安家落户。这要是停产,损失不可估量。

    不能停产呀。

    王广忠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咱们到污水处理厂看看去吧。”

    一位工作人员急匆匆的走进来道:“王书记,市环保局张局长和水利局李局长带人来了,正在上楼。”

    王广忠一听,冷汗顿时噼里啪啦的流下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