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朋友的坑害

    第二百四十八章朋友的坑害

    运河县委书记王广忠挂死了电话,这让何振南极为生气,气的他脸色铁青。

    这是什么狗屁县委书记?这样不负责任?

    何振南立刻拨打运河县长左逸雨的电话,但左逸雨的电话,竟然竟然不方便接通。

    正在这时,欧阳志远赶了过来。

    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和清灵集团的投资,花费了欧阳志远无数的心血,这几个乡的农民,还指望着这三大集团的投资,脱贫致富,走出困境。

    而傅山县是否能评上全国二十强的绿色旅游大县,还是靠这几个集团的投资。

    如果整条盘龙河被污染了,这一切都将化为乌有,十几亿的投资全部完蛋。

    原来自己让在盘龙河的上游建立水文观测站,就是要防止运河县的污水排放到盘龙河里,现在,果然应验了。

    嘿嘿,只要盘龙河被污染,王广忠、左逸雨,一个都不能放过,老子要告到省里,甚至中央。

    欧阳志远立刻打电话给龙海电视台的赵雅婷、乔柳烟她们,让她们赶往傅山县的龙门水库。欧阳志远又给山南电视台的游思雨记者打了电话。

    让这些记者狠狠地给运河县的污染曝光。

    欧阳志远做完这些,赶到了县政府。

    何振南一看欧阳志远来了,立刻道:“志远,快走,马上到龙门水库,现在污染带已经到达龙门水库了,一定要把污水在龙门水库闸死,绝不能让污水到达下游。”

    欧阳志远道:“好的,何县长。”

    两人和分管农业环保的副县长吴稷山,立刻驱车赶往龙门水库。

    距离龙门水库还有几百米的距离,欧阳志远他们就闻到了股股恶臭在龙门水库的方向传来。看来污染很严重呀。

    何振南和欧阳志远赶到龙门水库的时候,水利局长周强、环保局长吴兴军和很多官员早就在水库的水坝上等待了。

    水库的水闸已经被放下来,但水库里的水,已经泛着泡沫发黑发臭,发出刺鼻的味道,大量的死鱼,白花花的漂在了水面上。

    整个傅山县的几十万人吃的就是盘龙河的水,现在盘龙河的水已经不能吃了。

    环保局长吴兴军一看到何振南县长到了,立刻跑过来回报。

    “何县长,我们已经查明,污染源来自运河县的泗溪河上游,是运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工业园排出来的污水,主要是造纸厂、焦化厂和制药厂的污水,运河县的污水处理厂,已经开不起来了,可能出了事故。”

    环保局长吴兴军大声回报着。

    何振南的脸色变得铁青一片。肯定是运河县的污水处理厂出了问题,污水处理不了,直接排放到泗溪河里,导致污水流入盘龙河。

    现在龙门水库的水位距离大坝的警戒水位还有三米,等到水位超过警戒线后,如果不放水,整个大坝就有垮塌的危险,但如果放水,污水就会污染整个盘龙河,傅山县这一时间段的工作就白干了,所有的投资都会打了水漂。

    一个月后,省里的检查团来看什么?来看被污染的的盘龙河吗?

    一定要截住污水的源头。

    欧阳志远看着水库上游源源不断的涌下来的污水,他的脸色变得更难看。

    他立刻拨打江石集团的董事长江宗石的电话。

    江宗石就在傅山县工业园。他今天的脸色也是很不好看。

    自己的父亲,山南省省长江川河打来了电话,告诉了江宗石,欧阳志远在南州暴打了他的弟弟江宗帆,并迫使自己的父亲,向省委书记萧远山低头道歉。

    这件事让江宗石的心里很难受,更是恼怒至极。

    欧阳志远,我对你可以呀,一直把你当兄弟看待,在南州,你和颐秋水、楚浩南有矛盾,是我江宗石给你出面调停。你的新工业园污水处理厂,我一口承揽下来,几乎不挣钱,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交你这个朋友?

    你竟然殴打我的亲弟弟,迫使我的父亲向你岳父萧远山低头道歉,你也太不讲究了吧。

    在友情和亲情之间,江宗石肯定会选择自己的父亲。

    自己的父亲毕竟是一省之长,竟然被逼迫的向人道歉,这让父亲一夜没睡觉,头发也白了很多。

    江川河已经给江宗石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他再和欧阳志远称兄道弟,就和江宗石断绝父子关系。

    江宗石正感到很是恼怒的时候,欧阳志远的电话到了。

    江宗石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江宗石以为是欧阳志远来向自己道歉的。江宗石的心里好受了一些。

    江宗石很欣赏欧阳志远的为人和他的才华,他是真心想和欧阳志远结交。如果欧阳志远向自己道歉,自己可以原谅他,暗中仍和他是朋友。

    “志远,什么事?”

    现在的欧阳志远,忙的焦头烂额,他根本没有想到,江宗石在等着他道歉。欧阳志远不是神仙,他同样会犯错误。他忽略了江宗石是谁的儿子。

    “江大哥,现在我碰到难题了。”

    欧阳志远现在只想向江宗石求救污水智利的问题。

    江宗石一听欧阳志远是让自己帮帮的,而不是向自己道歉,这让江宗石怒火中烧。

    嘿嘿,欧阳志远,你有困难想到我江宗石了?

    也罢,我江宗石不交你这个朋友也罢,我江宗石照样活的潇洒自如。

    江宗石不懂声色的道:“志远,你说吧,是什么事?”

    “江大哥,运河县的污水处理厂出了问题,大量的工业污水,排放到盘龙河里,污染了我们的水源,您有什么办法,能净化水库里的污水吗?”

    欧阳志远着急的大声道。

    江宗石一愣,如果盘龙河的水被污染了,整个傅山县就完蛋了,什么脱贫致富,什么狗屁绿色有机旅游二十强大县,全部完蛋。

    想要净化水库的污水,唯一的办法就是大量向水库里投放生物污泥。

    这种生物污泥里含有大量的能分解污水毒素的有益活性细菌,所有的污水厂,都是用生物污泥来处理净化污水的。

    但这种生物污泥,价值极其的昂贵,在运输过程中,要不断的打氧气,否则,有益细菌就会死亡,很难运输,要用专业的车辆运输,而且价格昂贵,每吨要数万元。净化整个龙门水库的生物污泥,就怕要耗资亿元以上。

    江宗石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大量向水库里投放生物污泥。”

    欧阳志远一听有办法净化水库里的污水,他顿时大喜,立刻道:“江大哥,我要这种生物污泥。”

    江宗石冷笑道:“欧阳志远,这种生物污泥,价值极其的昂贵,在运输过程中,要不断的打氧气,否则,有益细菌就会死亡,很难运输,要用专业的车辆运输,而且价格昂贵,每吨要数万元。净化整个龙门水库的生物污泥,就怕要耗资两个亿元以上,你们傅山县没有这个钱吧?”

    江宗石故意把价格翻倍。欧阳志远,我本想和你当兄弟,可是你不把我当大哥,对不起了,有钱不赚是王八蛋。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靠,两个亿。

    欧阳志远立刻道:“江大哥,我先向何县长汇报一下,你等我。”

    江宗石道:“你想好了,而且是现款,厂家收到货款后,才能发货。”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了,江大哥。”

    欧阳志远跑向何振南的面前,立刻把江宗石能净化水库里的污水的消息告诉了何振南。当何振南听到要两个亿的时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两个亿,傅山县根本拿不出来。

    除非动用新工业园的资金。

    但是,如果不净化水库里的污水,等到污水过了警戒线,水库只能放水,整个盘龙河就会被污染,傅山县就完蛋了,即使事后追究运河县的责任,又有什么用?整个傅山县的投资全部化为泡影了。

    何振南自己不敢做主,他立刻把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县委书记王凤杰。

    王凤杰也知道,傅山县的生死时刻到了,如过傅山县完蛋了,自己再想那个龙海副市长的位置,要比登天还难。

    王凤杰立刻召开县委的常委会,把这一情况通报给大家。

    众人顿时都傻了眼,如果污水污染了盘龙河,所有的工作都白做了,但动用新工业园的两个亿资金,净化龙门水库的水,这么大的事,谁敢做主。

    县委书记王凤杰立刻让大家举手表决。

    这些常委们都知道,自己举手只是象征性,如果出了问题,有县委书记王凤杰和县长何振南担当,自己举手又何妨?

    动用新工业园两个亿的资金,终于在县常委会上通过。

    县委书记王凤杰立刻把这一情况和何振南说了。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县委常委会已经通过,决定动用新工业园的两个亿的资金,先净化龙门水库的污水。”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只能这样了。”

    欧阳志远立刻和江宗石联系。

    “江大哥,县里已经同意出两个亿,你给我帐号,我们转账,转账后,请你立刻带人过来,净化水库的污水。”

    江宗石笑了,但他的笑容里,带着一丝遗憾和无奈。他收了这两个亿后,自己和欧阳志远的兄弟之情,将化为乌有。

    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呀。

    县里的财政局迅速的把两个亿转进了江宗石的账户上。

    何振南知道,必须尽快堵住污染源头,才能彻底的杜绝污水向盘龙河里排放。

    派谁去和运河县交涉?

    这个人的背景要极其的深厚,后台很硬,更要有大无畏,勇往直前的强大气魄。

    运河县的领导,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肯定要百般刁难自己派去的人。

    这个人的头脑还必须转的很快。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他沉声道:“志远,要想彻底不让污水进入盘龙河,必须堵住运河县的排污口,志远,你能带人去运河县交涉吗?”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苦笑道:“何县长,我就一个科级小干部,能和那些处级的干部说上话吗?人家能理我吗?县委书记王广忠和县长左逸雨能理我吗?”

    何振南一听,沉思了一下,他再次拿起电话,拨通了县委书记王凤杰的电话。

    何振南道:“王书记,我们急需派人到运河县去交涉污水事件,这里的情况极其危机,如果污水继续向龙门水库排放,当污水越过警戒线后,龙门水库,就必须放污水。所以如果我们派人过去,运河县的人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肯定要百般刁难咱们派去的人。我们派过去的人,背景要极其的深厚,后台要硬,更要有大无畏,勇往直前的强大气魄和排除一切阻力的人,才能镇住运河县的人。所以,我想派欧阳志远带人过去,可是,志远的级别太低,只是个科级,就怕和那些副处和正处的县长们说不上话,您看怎么办?”

    王凤杰一听,就明白了何振南的意思,他想提高欧阳志远的级别。

    现在,傅山县还缺少一个副县长,可是县常委会,只有推荐提名权,最后的决定要看人大的意见和市里的意见,但是还有一个例外,就是,县常委会,能在危机的时刻,提名通过一位代理副县长。但这件事,自己要请示市委书记周天鸿。

    县委书记王凤杰立刻把何振南的意思向还没有走的常委们转达了。

    这些常委们都知道,谁去运河县,谁就会担着更大的风险。

    运河县的县委书记王广忠是市长郭文画的人,去了运河县,就会得罪王广忠。无论谁得罪了王广忠,市长郭文画就会记住你的。

    嘿嘿,就让欧阳志远去吧,提一个临时的代理副县长,让欧阳志远就当一次炮灰吧。

    无论拥护欧阳志远的,还是反对欧阳志远的,竟然全票通过提名。

    这让王凤杰大感意外。

    王凤杰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何振南。

    何振南心急如焚的道:“王书记,您请示一下市委的周书记。”

    王凤杰道:“好,我这就打电话。”

    王凤杰拨通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把运河县排放污水,进入了傅山县的盘龙河,污染了龙门水库,以及要是污染了整条盘龙河的后果,傅山县委县政府要把欧阳志远提为代理副县长,派去运河县交涉的事情,给周书记说了一遍。

    周天鸿一听运河县排放的污水污染了傅山县的盘龙河,就是周天鸿自己,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知道要是整条盘龙河被污染了,傅山县所有的投资都将化为泡影,十几个亿的投资呀。

    下个月,省里的检查团就到了,如果他们看到的是一条散发着刺鼻臭味的盘龙河,如果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和清灵集团的所有种植的作物,要是受到污染,就是自己,也会受到处分的,就怕何振南的县长也干不成了。

    新工业园和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清灵集团的投资,都是省里的重点工程,五个月后,秦副总理就要来傅山县考察,发改委也要来。

    如果傅山县由于污染而完蛋,就是省里的领导,也会受到牵连。

    这个责任,没有任何人能担当的起的。

    周天鸿立刻大声道:“我同意欧阳志远提升为代副县长,全权负责和运河县的交涉,全力堵死污染源。”

    王凤杰一听周书记同意了,他立刻电话告诉了何振南。

    何振南一听周书记同意了,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县常委会提名通过,市委周书记同意,你已经被提为代副县长,你立刻带领水利局局长周强、环保局长朱广国,到运河县开发区的污水处理厂交涉,督促他们立刻关闭排污口。”

    欧阳志远一听自己提了个代理副县长,他苦笑道:“何县长,放心吧,我尽量关闭他们的排污口。”

    欧阳志远知道,这一趟运河县,阻力一定很大。

    欧阳志远带着很多冒着泡沫的瓶装污水和腥臭的死鱼烂虾,赶往运河县。

    江宗石收到了两个亿的生物污泥款,他立刻组织技术人员,抢运生物污泥,赶往龙门水库。

    江宗石的心情很是烦躁不安,他不想和欧阳志远决裂,可是,自己又不能不站在父亲的一方。欧阳志远殴打弟弟和迫使父亲向萧远山低头道歉德才事,让江宗石不能忍受。

    浓浓的亲情,终于战胜了他和欧阳志远的友情。

    江宗石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爸爸,傅山县发生了污染事件,运河县开发区的污水,污染了傅山县的盘龙河,我现在正在抢运生物污泥,赶往盘龙河进行河水净化。”

    江宗石沉声道。

    “什么?盘龙河受到了污染?”

    这个消息让省长江川河大吃一惊。

    傅山县的新工业园、固山七十二群峰的开发、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和清灵集团的投资,都是省里的重点项目,而且每个投资项目都在发改委的监控之中。

    盘龙河要是受到污染,所有的投资都毫无意义了。

    江川河的脑子快速的运转着,脸色变幻不停。

    如果傅山县的几百亿的投资失败,整个傅山县的领导班子,都将受到处分,何振南的县长就会被拿下来,就是龙海市的领导班子也要动一动。

    龙海市的市委书记周天鸿想要在换届中,进入省领导班子的计划,就要完蛋。

    虽然自己的底班市长郭文画也会受到处分,但主要的责任在周天鸿。

    哈哈,好机会呀。

    欧阳志远、何振南、周天鸿,都会受到处分,撤职。天助我也。

    江川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

    “宗石,你听我的,盘龙河的河水,你要慢慢的净化,最好让盘龙河全部污染,别的你不要问,明白吗?”

    江川河的语气里,透出了浓烈的杀意。

    江宗石一听父亲的话,顿时大吃一惊。他随即明白了父亲的意图。父亲竟然要牺牲整个傅山县,来清除掉欧阳志远、何振南和周天鸿。

    江宗石的眼角剧烈的抽动着,嘴里不断着倒吸着冷气。

    自己能拥护父亲的计谋吗?江宗石的心在剧烈的挣扎着。

    牺牲整个傅山县的利益,江宗石实在不忍心。可是,自己如果不答应父亲,自己就是背叛了父亲,血浓于水呀。

    欧阳志远在车上,心急如焚,越野车如同脱缰的野马,向前冲去。

    不知道江宗石把生物污泥运到了龙门水库了吗?但愿江宗石能净化那些污水,毕竟花了两个亿呀。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在南州认识的蓝天集团董事长李明,他也是污水处理的专家。

    为了保险,欧阳志远快速的拨通了李明的电话。

    “李大哥,我是欧阳志远。”

    李明一听是欧阳志远的声音,连忙道:“志远,你回到傅山县了。”

    欧阳志远道:“李大哥,我回到了傅山县了,我有个问题,想向你请教。”

    李明笑道:“什么事,志远,你说吧。”

    欧阳志远道:“我们县的一条十分重要的大河被污染了,污水源源不断的进入了水库,我们闸死了流水,我想把水库里的水净化,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李明一听,吃惊的道:“盘龙河受到污染了?”

    欧阳志远一愣道:“李大哥,你怎么会知道盘龙河?”

    李明笑道:“你们傅山县新工业园的污水处理厂,我们蓝天公司准备投标的,呵呵,想不到你们直接给了江石集团,我们事先勘探了你们傅山县所有的河流,盘龙河是你们傅山县的一条大河,所以,我知道盘龙河。而你们投资的那几个大项目,都和盘龙河有关系,你又这么着急,所以,我立刻就猜到了是盘龙河受到了污染。”

    欧阳志远道:“李大哥,你有什么更好的方法,解决龙门水库的污水吗?”

    李明道:“你为什么不找江宗石解决?”

    李明奇怪的问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我们已经汇给了江宗石两个亿,他要用生物污泥来净化水库里的污水。”

    “你说什么?两个亿?”

    这个数字把李明吓了一跳,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用两个亿来净化龙门水库的污水,这也太黑了吧。如过自己用生物污泥做这个污水净化,最多八千万就能完成。

    江宗石不是欧阳志远的朋友吗?江宗石怎么会坑害欧阳志远?

    如果自己用外国最新的活菌净化技术和生物污泥联合净化,最多六千万就能完成。江宗石竟然要两个亿。

    欧阳志远从李明的惊异语气中,察觉到了什么,他的心一沉,内心顿时紧张起来。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自己心里升起来。

    欧阳志远道:“李大哥,难道用不了这么多?”

    李明心道,何止用不了这么多,江宗石坑死你了。但李明摸不清欧阳志远和江宗石的关系到底怎样,他不敢乱说。

    李明笑道:“也许进货的渠道不同,也许生物污泥含菌量的不同,所以价格上会有差异,志远,你不要随便怀疑你的朋友。”

    欧阳志远低下头,轻声道:“李大哥,如果让你来做龙门水库污水的净化,你需要多少钱来完成?李大哥,你是我秋鹏大哥的朋友,就是我欧阳志远的朋友,请您说实话。”

    李明沉思了一下道:“我们打算投标你们的污水处理厂的时候,我带领我的助手考察过盘龙河。我有个习惯,每到一各地方,都要把对方的河流考察一下,做到心中有数,你们龙门水库我去过,如果让我做,我会采取最新的国际污水处理方法,就是活菌净化技术和生物污泥联合净化,最多六千万就能完成。”

    李明是一个比较正直的人,再加上,欧阳志远是萧秋鹏的妹夫,他认为,江宗石要的价格,存在了欺骗坑人的迹象。

    欧阳志远一听李明只要六千万,他的心终于沉到了低,变得极其寒冷。

    江宗石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自己打了江宗帆的事情。这让欧阳志远心中一痛。难道江宗石在记恨自己?记恨自己打了他的弟弟?故意宰了自己一刀?但当时自己并不知道那个人是江宗石的弟弟呀?

    两个亿,江宗石竟然多要了一个多亿,这也太贪心了。

    欧阳志远的脑海里在急剧的思考着对策。如果江宗石起了坑害自己之心,自己就要预防他不真心净化龙门水库的污水。

    如果自己关闭不了运河县的污水,龙门水库的污水就会超过警戒线,龙门水库就会放水,处理不好的污水,就会向下流去。

    欧阳志远连忙道:“李大哥,我想请你帮忙。”

    李明道:“说吧志远,你想让我干嘛?”

    欧阳志远道:“污水就是从龙门水库上面的支流泗溪河流,流进蟠龙河的,我想请你准备好活菌净化技术和生物污泥,到龙海市等候,如果江宗石不能按时净化龙门水库的污水,我想请你在上游的泗溪河和龙门水库的下方净化污水,防止污水扩大。价格就按照你提出来的六千万,可以吗?”

    李明沉思了一下,点着头道:“志远,如果我这么做了,肯定会得罪江宗石,他以后就会排挤我们蓝天公司,我想请你在萧书记面前,说明我这次帮你的过程,可以吗?”

    李明知道,江宗石肯定会报复自己的。如果欧阳志远在省委书记萧远山面前说明自己这次危急中,救了欧阳志远,救了傅山县,那么,萧远山以后就会帮助自己的。

    李明不得不考虑这些问题。

    欧阳志远道:“李大哥,你放心,我会在我岳父面前说的,而且,以后我会介绍工程给你的。”

    李明点头道:“那好,就这么定了,我准备好人员和活性菌和生物污泥,我等你电话。”

    欧阳志远道:“谢谢你,李大哥。”

    欧阳志远这是在准备两套方案。如果江宗石真的想暗中坑害自己,关键的时候,自己就让李明帮助自己。

    李明派一部分人在泗溪支流就开始净化污水,那么流进盘龙河的污水,它的毒性就会降低,另一部分人在龙门水库下面,防备着污水流出来,只要有污水流出,立刻采取净化措施。

    再说市委书记周天鸿在接到傅山县委书记王光杰的电话后,他立刻拨打了运河县委书记王广忠的电话。

    “王广忠,你立刻查清你们县开发区工业园向傅山县盘龙河排放污水的情况,然后向我汇报,我告诉你,如果你们排放的污水影响了傅山县的建设和投资,就是郭市长也保不住你,你要负全部的责任!”

    “咔嚓!”

    周天鸿挂上了电话。

    运河县委书记王广忠听到了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口气极其的严厉,他不敢怠慢,立刻拨打了县长左逸雨的电话。

    “左县长,开发区工业园的污水是怎么回事?”

    王广忠的声音很高,他自己被周天鸿训斥了一顿,这让他很不高兴。

    县长左逸雨现在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他刚刚接到开发区管理办公室主任孙庆山的电话。

    孙庆山说,开发区的污水处理厂出现了事故,不能净化污水,现在,大量的污水,只能排放到泗溪河之内。

    左逸雨一听,顿时大吃一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